對於這片海域,青木同樣知之甚少,僅僅是外圍航道一般的游輪都不敢隨意掠過。

北海十二暗島,從半空之中鳥瞰而下,這十二座島嶼的占海面積極大,大致上分為外六島嶼,中五島,內一島的方位劃分。

而在這十二暗島的包裹之內,更是有著無數的不知名島嶼,有如一個獨立王國一般。

更是相傳,無數年來還從未有人踏上過最中間的那座神秘島嶼,其上有著一些什麼人,武道中人也不得而知,哪怕是外環海域的六島,在普通人的眼中也是極為神秘的存在。

葉飛臉上的表情,倒是沒有多大的變化,看了青木一眼之後,隨即淡笑一聲。

「崔虎最近在做些什麼?」葉飛臉上的笑容不變,此時低聲開口問道。

這次的海外之行,葉飛較為不放心的當數崔虎這傢伙,他的戰力雖然不俗,但比起真正的強者,還是要差上不少。

而眼前的青木道人,實力雖然不如崔虎,但為人心思較為縝密,反而更讓葉飛放心。

「葉先生,我來找您,就是為了此事,崔虎近些天與那火如風走到很近,不是不是該提醒他一下?」青木道人臉上露出無奈之色,望著眼前之人開口道。

崔虎的性子向來如此,他想要說些什麼那貨也聽不進去,也唯有葉飛出面才能鎮得住他。

「哦,火如風么…此事你怎麼看?」葉飛眼中閃過一道精光,此事興中也有了幾分猜測。

這艘游輪上,除了他自己與那火如風之外,還有著兩位強者,正是崔虎與青木道人二人,這二人的戰力在築基境內都是極強的存在。

那火如風見到在自己不願出手,如今顯然是把心思放在了崔虎身上。

青木道人深吸一口氣,隨即開口道:「這片海域游輪經過,都要付出一定的代價,陳家之人早有準備,就算沒有我們,也能安全地渡過此地。」

「虎子性子比較直接,我怕他被人利用,葉先生還是親自出提醒下他比較好。」

青木臉上露出認真之色,一旦真的與暗島上的人發生衝突,對於葉家而言沒有半點好處,最後得利的反而是陳家之人。

葉飛聞言輕輕搖了搖頭,對於崔虎他極為信任,這貨並非真的毫無頭腦,此事無需他過多地干涉。

就是二人交談之時,一直前行的海龍號,忽然明顯的變得慢了許多,身處觀景台內的二人,也是在瞬間察覺到了異樣。

葉飛轉過頭來,隨即緩步走到了觀景台的前方,目光向著遠處的海面掃去,青木道人立刻跟上,恭謹地站在了其身後。

隨著葉飛的目光望去,只見前方不遠處的海面之上,忽然出現了一片薄霧,四周空氣中的溫度,也是在陡然只見下降了許多。

海龍號不斷地靠近薄霧,前行的速度也越發的減慢起來,游輪內的眾人紛紛察覺到了異樣。

一層的普生意人,被陳家之人限制不讓離開大廳,而二層的武道中人則是紛紛走了出來,來到了甲板之上向著前方海面望去。

陳家之人並沒有權利限制武道中人的自由,而這些人顯然不是第一次前往海外,對於即將要發生的事情大多猜到了幾分。

「進入暗道海域了,就算是陳家的游輪,也要繳納過海稅才能繼續航行。」

「這次有火前輩在,那些人應該不會獅子大開口吧…」

「難說…」

游輪的甲板之上,各大武道世家之人,此時都是忍不住紛紛開口議論道。

海龍號已然靠近了海上薄霧,經過長距離的減少滑行,巨大的游輪終於停下了海面之上,穩穩地矗立在了前方薄霧之前。

就在此時,一道劍芒在半空之中閃過,只見那火如風的身影憑空而立,站在半空之中俯視著前方。

在他的身後同時還有一人,此時還出現一道人影,此人身上泛起血紅色光芒,同樣踏在半空之中,望向前方的薄霧,他的臉上閃過一絲興奮之色。

「咦…那不是前幾天,幫助寧家人的那位前輩嗎?」

「他竟然也是築基境的強者!」

「…」

半空中之人正是崔虎無疑,他的出現之後,游輪甲板上的眾人,也都是瞬間認出了其身份。

踏空而行便是代表著超越了化境宗師,游輪甲板上的武道中人,此時眼中都是不免露出震撼之色,兩位築基強者齊聚的場面可謂不多見。

此時半空之中崔虎,並沒有理會游輪上眾人的目光,他的眼中彷彿只有前方的薄霧,身上隱約泛起了一絲戰意。

海龍號頂層觀景台內,青木道人見此情景,臉上的表情不禁微變。

「葉先生,虎子他…」青木眼中閃過一絲擔憂之色,看如今這陣勢,陳家之人顯然是不準備選擇妥協了,一會怕是免不了一場大戰。

葉飛目光一閃,他的靈識掃向崔虎之時,在感受到虎子身上的戰意之後,他也是瞬間明白了崔虎心中的想法。

「沒事,看下去,若是真有強者與之一戰,對崔虎而言也是個好事。」葉飛面露微笑,並沒有過多的在意,目光同時掃向前方。

一旁的青木道人,此時點頭稱是,不敢在多說什麼。

只是他體內的真氣,隨之暗自運轉起來,一旦事情不對,他便會毫不猶豫地出手,他與崔虎的關係比起表面上看上去的好的很多。

游輪的半空之中,隨著兩位築基強者的出現,前方的薄霧似乎也被這股威壓之力,壓製得有些扭曲翻滾。

在眾人的目光之下,只見是有一陣海風拂過,前方的薄霧慢慢散開一條通道,一艘不大的木船出現在了眾人的視線之上。

這艘木船看上去平淡無奇,比起海龍號巨大的船身,可謂是顯得渺小無比。

在這木船之上,站在一位身穿黑披風的中年男子,此人看上去四十多數,身形有些精瘦,眼中如有幽光閃過,黑髮黃膚竟是一位華夏人。

「在下黑澤,久聞中南劍仙之名。」此人面色平靜,抬頭望著半空,同時向著火如風一抬手。

他在開口的同時,目光也是在崔虎的身上掃過,並沒有做過多的停留,便是收回了目光。

火如風臉上露出輕笑,此人他並不陌生,實力與他相差無幾,他如今有崔虎相助,後方的游輪內更有葉飛坐鎮,自然不會懼怕此人。

「黑澤,你我之間無需多言,有火某在此,陳家的游輪你攔不住。」火如風一臉的自信之色,掃了下方之人一眼后,沉聲開口說道。

下方的木船之上,那位名叫黑澤的男子聞言,臉上的表情沒有過多的變化,只是抬頭輕看了火如風一眼。

「火兄,這片海域的規矩,不用在下多說了吧。」黑澤聲音低沉,緩緩開口回應道。

半空之中的火如風一聽這話,臉上的表情頓時陰沉了幾分,身上的氣勢同時一凝,靈識鎖定了下方之人。

「哼,你有資格與火某談規矩?」火如風冷哼一聲,手中的長劍不知何處祭出,一股衝天的氣勢頓時爆發,顯然是隨時準備出手。

他此言一出,海龍號甲板上的眾人,眼中都是露出了激動之色,他們對於盤踞在此地這些人,自然也都是厭惡至極。

寧家父女二人,此時也身處甲板之上,均是一臉的嚴肅之色望著前方。

在看到崔虎的身影之時,寧小鳳的臉上不免露出激動之色,她收回目光之後,便是忍不住四下大量起來,似乎是在尋找葉飛的身影。

但讓寧小鳳略感失望的是,她心中所想之人此刻並沒有出現。

游輪下方的海面之上,那黑澤臉上的表情,慢慢變得陰寒起來,同時身形一躍而起,一股不弱於火如風氣勢,同時從他的身上爆發出來。

「壞了此地的規矩,這艘游輪過不了這片海域。」黑澤沉聲低語,一股肅殺之氣從在他的身上轟然升起,向著前方橫掃而來。

幾乎沒有過多的猶豫,他的身形帶起一道黑芒,便是向著火如風猛然衝去。

火如風低喝一聲,手中長劍帶出劍影,在眾人的目光之下,二人在半空之中撞擊在了一起,狂暴的真氣在海面上肆意,掀起了陣陣巨狼。

二人實力相差無幾,但火如風手中的長劍不俗,交手之下隱約對方壓制。

只是想要擊殺黑澤,憑藉他一人之力,顯然是做不到的,二人的實力實際上並沒有太大的差距。

「劍芒!」火如風目光一橫,體內的真氣遠轉到極致,向著手中的長劍內瘋狂湧入,同時發出一聲低喝。 隨著他手中的長劍揮動,霎時間無數泛著凌厲之芒的劍影,飛舞在了海面的半空之中,將前方之人的身形封鎖。

那黑澤似乎沒有想到,眼前之人出手這般果斷,一時間顯然有些沒有反應過來。

「火如風,你剛開始就耗費這麼多真元,這一戰看來在最終獲勝的是黑某了。」黑澤儘管被劍氣壓制,但臉上卻是露出笑容。

只見他手中迅速掐訣,全身的爆出出來的罡氣翻滾,化作了一道無形屏障。

半空之中的火如風,此時再度發出一聲冷哼,他不惜耗費真氣將此人封住,便是要將其一擊必殺,不然以他築基後期的實力,怎麼可能在戰鬥犯這樣的錯誤。

「崔虎兄弟,你還不出手更待何時?」火如風目光一閃,轉頭望向後方的崔虎。

這崔虎的力量,他算是了解過一番,只要擊中那黑澤一拳,此人便會死在他的劍下。

前方被劍氣封住的黑澤,此刻聽到對手的話語,臉上的表情頓時變得難看了幾分,在抵抗劍氣的同時,抬眼望向後方的崔虎。

而此時的崔虎,似乎有些愣神,看了火如風一眼之後,那目光如同在看待一個白痴。

「你把你虎爺當什麼人了,這種乘人之危之事,你虎爺不屑為之。」

「你要是打不過,就給你虎爺滾開。」崔虎身上的血芒一凝,眼中泛起了戰意,但卻是沒有選擇直接出手。

他之所以站出來,目的極為單純,那便與強者一戰,磨鍊自己的武道,並非是想要幫助哪一方。

前方的火如風不禁一怔,在反應過來之後,他臉上的表情瞬間變得鐵青。

「你…」火如風忍不住咬了咬牙,一時間有些語塞,想法這麼多武道中人看著,他總不能就這樣退去吧。

此刻前方的半空之中,那被劍氣封鎖之人,此時也是忍不住多看了崔虎兩眼,眼中閃過一絲微光,顯然他也是沒有想到。

下方的游輪之上,甲板上的眾人,都是面面相覷,不免露出愕然之色。

但他們都是武道中人,按照武道界的規矩,崔虎的話語確實沒什麼毛病,而且值得人拍手稱讚,但在這樣的環境下,卻是有些不太合適。

此時游輪的觀景台內,葉飛也是忍不住搖頭輕笑,此事他早有所料。

一旁的青木道人則是一臉的古怪之色,在明白過來之後,他望向崔虎的目光,不免多了幾分敬佩之色。

回想起二人第一次見面的情景,崔虎這種純粹的性格,似乎從來沒改變過半點,就算是如今的青木,隨著實力的提升,心性上難免都會有些波動。

游輪的半空之中,火如風此時額頭冒出冷汗,這樣瘋狂的消耗力量,對他可謂極為不利。

眼看前方之人就要衝出封鎖,火如風的面色變得陰沉至極,他全身的真氣涌動之下,身形隨即向後退了數丈之遠。

「收。」後退的同時,火如風低喝一聲。

前方半空之中的劍影,隨著這掌中的掐訣,慢慢的消失在了空氣之中,那邊泛著靈光的長劍,同時凝聚在了他的掌中。

「崔兄,你請便。」火如風臉上的表情難看至極,此時也顧不上面子。

若是早知如此,他就不該貿然出手,等著崔虎與那黑澤交戰之時,趁機出手偷襲定能一舉擊殺此人。

如今之際,已然顧不得後悔,只能希望那崔虎不要手下留情,直接將此人斬在此地,不然一旦動靜鬧得太大,他們怕是真的離開這片海域。

「你早就該退下了,這小黑子實力還算不錯,沒有你虎爺出手你哪是他對手。」崔虎瞥了火如風一眼,身形閃動,帶起了一道紅芒。

後方風火如風,目光一寒臉上的表情有些變化不定,顯然是被崔虎的話語氣得不起。

但礙於葉飛的威懾,此時的他也不敢多說什麼,只能轉身回到了海龍號之上。

半空之中那黑澤,身形早已經恢復,他抬頭看了前方之人一眼后,隨即雙手抱拳,向其禮貌地一抬手。

「多謝!」

「可否告知在下名諱,如今的華夏武道界,還願意遵守武道界規矩的人著實不多見了。」黑澤面色真誠,望向前方的崔虎緩緩開口道。

但凡華夏武道界之人,淪落海外多半是實屬無奈在,崔虎方才的舉動讓此人很是感動。

「江東葉家,崔虎。」崔虎同時禮貌抬手,眼中的戰意越發的濃郁起來。

前方的黑澤聞言,不禁眉頭微皺,在他的記憶中,江東市好像屬於淮江地帶,在他的理解之中這淮江應該沒有築基強者才對。

還沒等黑澤想明白,他便是只感到一股渾厚之力,已然將他的身形籠罩。

前方的崔虎全身紅芒閃動,身形閃動的速度可謂極快,幾乎是眨眼之間,就出現在了他的眼前。

「這速度…」黑澤瞳孔微縮,他更是驚訝地發現,前方之人身上的氣息,與普通的武道中人大不相同,那是純粹的氣血之力。

半空之中的崔虎,此時大喝一聲,右拳已然被一股如血的紅芒包裹。

「吃你虎爺一拳。」崔虎面露狂笑,拳鋒已然降臨。

這一拳的力度顯然不俗,掀起的那股無形之力,如似要劃破空氣一般,直指黑澤的胸膛而去。

後方的游輪之上,方才退回的火如風,在感受到崔虎身上的氣息后,臉上忍不住露出了笑容,這樣的力量就算是他在沒有防備之下,也是難以將其接下。

海龍號頂層觀景台內,葉飛一直緊盯著前方半空之中二人的交手,他的目光在落在那黑澤身上時,眼中不禁閃過一道微光。

「這個人,不對勁。」葉飛內心暗道,靈識隨即散開,在不讓此人察覺之下,將其身形籠罩在了其內。

這一看之下,葉飛頓時忍不住直接站起身來,臉上的表情有些微變。

在他的靈識之下,竟是發現這個人體內,有著一顆內核,其上湧現這奇異之力,覆蓋此人全身,這葉飛頓時驚訝不已。

在他的傳承記憶中,有著清晰的記載,體內凝核,身中藏丹,這是突破了先天之境,才會產生的身體變化,而前方之人只是個小小的築基境後期而已。

「嗯?在力量上,似乎弱了許多,這內核究竟是何物…」葉飛內心不禁暗道,若非是前方二人正在交手,他定會忍不住將那黑澤擒來研究一番。

一旁的青木道人,並沒有注意到葉飛的變化,他在看到崔虎的那一拳揮出之後,也是微微點了點頭。

「葉先生,看來勝負已分,虎子的那一拳之力,足以轟殺築基中期的強者。」青木眼中是有精光閃過,此時忍不住開口說道。

青木對於崔虎的實力,可謂是極其了解,畢竟二人之間交手切磋過無數次。

「不見得,那個人還隱藏著實力。」葉飛在收回靈識之後,隨即低聲開口數道。

他此時望向前方半空,眼中多了幾分興緻,那人體內的內核,定是有著什麼奇異的力量,這一點讓葉飛心中產生了好奇。

青木微微一愣,有些不太明白葉飛的意思,就算那人隱藏了實力,崔虎的那一拳此人是無法躲開了,在那股氣血之力下,怕是築基後期也會身受重傷。

只是不等他再次開口,只見前方不遠處的半空之中,便是傳來一聲震耳的悶響。

「轟隆!」無形的反震之力,在海面之上響起巨浪。

在眾人的目光之下,崔虎的那一拳之力,確實穩穩地擊中了此人,但卻是被一道透明的水牆,可給硬生生擋住在了其三寸開外。

黑澤全身泛著淡淡的水汽,下方的海水如同被一股奇異之力吸扯一般,化作一條條水柱,湧向他的體內,源源不斷的力量,湧入了此人跟前的水牆之中。

「哈哈…過癮,再來!」崔虎眼中紅芒暴漲,發出一聲大笑,聲音中透著興奮之感。

能夠憑藉凝聚之力,擋住他一拳的人,確實不算多見,就是那青木道人,想要擋住他的力量,也必須依靠青木劍。

前方這位名叫黑澤的男子,此時已然將崔虎體內的戰意徹底點燃。

黑澤此時目光一閃,反手一揮之下,他跟前的海水,凝聚出上百道水刃,帶著呼嘯之聲,向著前方之人猛然斬去。

此時海龍號的頂層內,葉飛眼中靈光閃動,仔細地觀察著那黑澤的攻擊手段,他眼中的興緻越發濃郁起來。

這個人與崔虎交手,並沒有運用體內的真氣之力,而是在不斷地提身子內那顆內核的能量,這股奇異之力,竟然能夠控制下方的海水之力。

不依靠靈力,凝聚天地之力為己用,這種手段倒是葉飛手中的時之刃,有著幾分相似之處。

「青木,若是換做是你,可有把握勝過此人?」葉飛臉上露出淡笑,此時轉頭看了青木一眼低聲開口問道。

根據他的推斷,那火如風應該不是此人的對手,崔虎與之一戰,想要勝之也絕非易事,在海面上交手此人佔據天然優勢。 觀景台內,青木望著前方半空之中二人的交手,臉上的表情露出了複雜之色。

「此人施展的…不像是是道術,在沒有防備之下,我估計難以勝之。」青木深吸一口氣,此時也是如似開口回應道。

觀葉家整體的實力,青木算是中等偏下的存在,除了他的好友大山與那楊武之外,其他的人他都不是對手。

葉飛臉上的表情平靜,此時也是微微點頭,青木所修的功法,似乎與他手中的青木劍有相輔相成之效,以至於在修鍊上葉飛沒有給與過多的指導。

相對葉家其他人來說,戰力上確實要弱上許多。

「嗯,你不是那人的對手,這艘海龍號上,除了我之外也唯有崔虎能與之一戰。」葉飛看了青木一眼,低聲開口回應道。

青木聽到這話,也是忍不住暗嘆一聲,他抬頭望向前方的半空之中,見到崔虎全身爆發出來的氣血之力,心中不免有些羨慕。

「葉先生,我能不能也向虎子一樣,今後專門修鍊氣血之力?」青木收回目光,臉上帶著認真之色,望著葉飛開口問道。

縱觀葉家之人,幾乎都是戰力遠超本身實力。

而青木道人的戰力,只能說勉強高於同等境界的武道中人,遇到築基中期的強者,一戰都有些吃力更別說後期高手了,著實有些拖了葉家後腿。

「青木,修鍊之道,沒有真正的強弱之分。」

「任何功法修鍊到極致,都有著難以形容之威,你的青木劍並不比的崔虎所修氣血之力差。」葉飛目光閃動,深深地看了身旁之人一眼回應道。

青木的實力儘管進展不快但極為穩固,相比起崔虎而言,此人今後定會先一步踏入先天,在重新修鍊氣血之力,顯然有些得不償失。

一旁的青木聞言,頓時眼前一亮,隨即抬手向著眼前之人一拜。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