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男孩伸手向西一指:“剛纔從那邊拿來的,那邊好多人在睡覺……”

葉知秋和柳雪對視一眼,心裏都明白了,看來,南洋尋根團的宿營地,就在附近。「第一更」 這個小鬼頭身上的衣服,就是從南洋尋根團那裏偷來的,難怪這麼不合身。

葉知秋眼珠子一轉,說道:“小孩,我這裏還有多餘的衣服,送你一套,但是你先把那個老鬼放出來。”

“你先把衣服給我!”小孩子很精明。

葉知秋點點頭,從揹包翻找衣服。

其實葉知秋的衣服,對着小屁孩來說,更加不合身。葉知秋只不過是哄哄他,讓他放了老鬼許兆麟,同時故意拖延時間,來了解這個鬼東西的來歷。

柳雪趁機問道:“小朋友,你有沒有父母?”

小屁孩很神氣,指天又指地:“天爲父,地爲母。”

“原來是個孤兒,好可憐……雖然天爲父,地爲母,但是你的父母,卻不能陪你玩。”柳雪故意說道。

小屁孩愣了一下,惡狠狠地瞪了柳雪一眼:“不要你管!”

柳雪也不生氣,說道:“不如這樣,你跟我們一起玩吧?”

小屁孩不說話,眼神裏似乎有些渴望。

這時候,葉知秋也找出了一套衣服,給小孩遞過去。

小孩接過褂子就往身上套,手忙腳亂地穿上,低頭仔細打量,卻忽然叫道:“你騙我,這衣服也不合身!”

說罷,小屁孩拔腿就跑。

“你妹的,這是騙我衣服來了!”葉知秋大怒,拔足去追:“給我留下來!”

王晗也同時行動,腳尖點地,急縱而出,和葉知秋一起,包抄這個小孩子。

小屁孩的奔跑速度也不慢,但是他穿了一條又肥又長的褲子,行動難免不利索。

忽然間,小男孩被自己的褲腳一絆,砰地一聲摔倒在地,向前翻了一個跟頭,跟大皮球一樣。

與此同時,小男孩的屁股後面,也“卟”地一聲響,真的放了一個屁!

隨着屁響,許兆麟的鬼影飄了出來,大叫:“老大,這娃娃好厲害!”

小屁孩果然沒有騙人,老鬼許兆麟,成了他肚子裏的一個屁。

葉知秋哭笑不得,上前一腳踏住小屁孩的後背:“別動,老實點!”

可是腳下一滑,那個小屁孩就像泥鰍一樣擺脫了葉知秋的腳下,揮手一掃,打在葉知秋的小腿上!

“臥槽!”葉知秋腿上劇痛,痛徹骨髓,急忙跳起,軟鞭出手,向地上的小孩抽去!

萬萬沒想到,這孩子的力道這麼大,差點把葉知秋的腿骨給打斷了。

小男孩就地一滾,身體忽然變大,將身上的衣服脹裂,迎戰葉知秋。

衣服沒了,小孩子也變成了巨無霸,跟葉知秋差不多大,身材之肥胖,卻超過兩個葉知秋。

乍一看,就是一堆白乎乎的肥肉,站在葉知秋的面前。

“果然是妖怪,竟然還會變!”葉知秋手上的長鞭捲起,帶着風聲劈去。

那怪物捱了兩鞭子,根本不在意,嘻嘻一笑,轉身就逃。

王晗運劍如風,擋住了怪物的去路,頃刻間在怪物身上刺了七八劍,每一劍都是穿心而過!

“不要傷害他!”柳雪奔了過來,一邊大叫。

王晗刺中了七八劍,但是這怪物還是根本不在意,傷口迅速癒合,也沒有血跡流出。

正在驚詫的時候,又聽見柳雪的吩咐,王晗只好收劍,稍微退後兩步。

可是就在這時候,怪物忽然軟軟地坍塌下來,身體似乎化成了一層油膏,平鋪在地。

“不好,這東西要逃走!”葉知秋也不管柳雪的吩咐了,抽出赤元劍向着地上一指:“赤元出鞘,劍化無極!”

嗖嗖劍氣射出,打在那怪物的身上。

可是怪物在地上扭動着,緩緩侵入地下,消失不見。

就像一盆水,潑在乾燥的土地上,被土地吸收了一樣。

它就在葉知秋的眼皮下消失,葉知秋卻沒辦法留住它。

柳雪奔過來,看着空蕩蕩的地面,有些惋惜地說道:“可惜可惜,被他跑了。”

“雪兒,這到底是什麼東西?”葉知秋問道。

柳雪笑了笑,說道:“我想起來他是什麼東西了……他就是地上的肉靈芝,又叫太歲或者無骨太歲。”

“無骨太歲?”

“沒錯,這東西也是得天地靈氣而生,三千年纔可以成精,修煉成人形。”柳雪點點頭,又說道:“你師父和天下道門所說的崑崙寶物,說不定就是這個無骨太歲。”

葉知秋皺眉:“這東西是寶貝?”

“非常寶貝,比唐僧肉還要寶貝。吃它一口肉,百病不生,延年益壽。也只有崑崙山才能生出來這東西,而且需要三千年才能養成,你說寶貝不寶貝?”柳雪說道。

葉知秋大是懊喪:“可惜讓它跑了,要不,倒是奇貨可居,發一筆橫財!下次再遇上,一定抓住它,一半用來熬湯,一半用來紅燒!”

“你們都是惡人,竟然想吃我!”無骨太歲忽然又冒了出來,站在五丈之外,衝着葉知秋大叫:“誰吃誰還不一定,你們小心點,別讓我吃了你們,把你們都變成我肚子裏的屁!”

再次冒出來的無骨太歲,還是先前那個小男孩的模樣,肥嘟嘟胖乎乎的,雖然身上沒有一片布,卻神氣活現,絲毫不害羞。

“臭小子別走,看看誰吃誰!”葉知秋一個奇門遁形,向着無骨太歲殺去。

“又來?”無骨太歲身子一矮,鑽進了泥土中。

冥月暗妃 葉知秋衝了過來,卻終究撲空。

“算啦知秋,無骨太歲已經修煉成形,如果我們真的吃了它,也有傷陰德。它也就是喜歡惡作劇,並無害人之心,放它去吧。”柳雪走過來,說道。

“好吧,聽你的。”葉知秋說道。

不放人家也不行,因爲人家已經跑了,你抓不住。

三人對視一眼,走向山洞。

卻不料山洞那裏,小屁孩的身影一晃,揹着葉知秋等人揹包,嗖地跑遠了!

“糟糕,我們的食物都被那東西偷走了!”葉知秋吃驚,急忙奮力去追。

可是無骨太歲很牛逼,竟然帶着三個揹包,一起鑽進了土裏,消失不見。

“這個小王八蛋,把我們吃的喝的,換洗衣服,洗漱用品,全部帶走了!”葉知秋跺腳大叫。「第二更」 大家辛辛苦苦背上來的東西,被它掃蕩一空。

還好,葉知秋的法器包都是隨身帶着的,要不,更加損失慘重。

“這傢伙,是調皮了一點……”柳雪也微微皺眉。

王晗也傷腦筋,說道:“這小東西神出鬼沒,防不勝防,只怕以後還會跟我們搗蛋,還是要抓住它才行。師父,有沒有什麼東西,可以剋制它?”

今天被無骨太歲偷了換洗衣服和食物,如果下次,連身上的衣服都被偷了,該怎麼辦?

軍婚錦繡:老公,棒棒噠 柳雪緩緩搖頭:“我想不出有什麼東西,可以剋制無骨太歲。”

葉知秋也沒撤,說道:“剩下的東西,我們隨身帶着,看緊點吧。真是流年不利,遇上了這個小太歲!”

都說太歲頭上動土,是沒有好下場的,果然沒錯!

正在鬱悶之時,忽然西風吹來,夾雜着驚恐的呼喝怒罵之聲。

仔細聽,竟然有六壬門門主尹志琨的聲音。

“南洋尋根團的聲音,他們在西側不遠處,應該是遇到情況了!”葉知秋說道。

“要不要過去看看?”柳雪問道。

“看看也好。”葉知秋點頭。

三人收拾一下,立刻動身,向西側奔去。

聽聲音似乎不遠,但是一口氣奔行了七八分鐘,這才見到南洋尋根團的營地。

他們的營地安排在山谷裏,篝火明亮,四周是七八頂帳篷。

葉知秋站在高處,可以清晰地看見,營地上,尹志琨帶着幾個門人弟子,提着寶劍,正在東張西望,如臨大敵。

一晌貪歡:誤惹首富大人 而篝火旁邊,則睡着幾個傷者,模樣非常奇怪!

柳雪的感知能力,更勝於柳煙,所以看得清楚,叫道:“長脖子!”

“長脖子?什麼東西?”葉知秋問道。

“那幾個傷者的脖子,都變得很長,有二尺多長!”柳雪指着那邊說道。

二尺多長的脖子?葉知秋愣了一下,定睛細看,果然看見篝火邊的幾個傷者,脖子都老長!

人類怎麼會有這樣的長脖子?葉知秋百思不得其解。

山谷的營地上,尹志琨也發現了這邊的動靜,正在注視。

葉知秋大聲叫道:“下面可是六壬門的尹志琨門主?我是茅山葉知秋!”

尹志琨聞言大喜,急忙揮手叫道:“葉道友,我們這邊出事了,你趕緊過來看看,幫我一把!”

葉知秋點點頭,帶着柳雪和王晗,向山谷中而去。

又走了三分鐘,葉知秋等人這纔來到營地。

舉目一看,這裏躺着四個傢伙,脖子都有二尺多長,模樣恐怖又詭異。

其中還有一個美女,就是葉知秋早上放過、免於三刀六洞處罰的那個。

那四個傢伙倒是沒死,躺在地上,驚恐地睜着眼睛,扭動着脖子,雙手在脖子上抓來抓去,表情痛苦,似乎奇癢難當!

因爲脖子太長了,他們沒辦法坐起來。一坐起來,腦袋就會耷拉下來,得用手捧住纔可以。

而營地上的其他人,則全部用衣物圍住了脖子,藏頭縮尾的樣子。

“這……怎麼回事?怎麼這個美女,變成了……長頸美女?”葉知秋驚駭地問道。

那個美女就是脖子變長了,其他東西都沒變,臉蛋還是那麼漂亮,胸部還是那麼飽滿,屁股還是那樣風騷。

尹志琨急的跺腳,說道:“是一個詭異小人做的手腳!”

“詭異小人?”葉知秋不解。

尹志琨指着一個長頸人,說道:

“我等正在休息,也安排了門人守夜值班。卻不料,不知從何處冒出來一個三尺長的小人,在守夜弟子的脖子上,吹了一口氣。這弟子頓時覺得脖子上奇癢無比,就用手來抓。誰知道,脖子越抓越長,就變成長頸鹿了!

衆人過來查看圍觀的時候,小人再次出現,又吹了三個弟子!”

“那個小人呢?”

“跑了!”

“他長什麼模樣?”葉知秋又問,同時心裏嘀咕,莫非又是無骨太歲乾的?

真沒想到,無骨太歲還有這個邪術!

幸好自己和柳雪王晗沒有中招,否則,那麼長的脖子,以後怎麼見人?

想到這裏,葉知秋也不由得豎起衣領,縮了縮脖子。

那個長頸美女躺在地上,叫道:“是一個白鬍子小老頭,身高只有三尺,穿着過去的長衫!”

白鬍子老頭?

葉知秋和柳雪對視一眼,心裏都在想,這模樣不是無骨太歲啊!

無骨太歲是個小孩子的模樣,而這裏出現的邪惡小人,卻是一個白鬍子老頭,形象相差太多。

尹志琨連連點頭:“那個東西,我也親眼看見了,神出鬼沒,就像鬼影一樣,一閃就沒了。葉道友,你們也要保護好脖子,千萬別中招!”

葉知秋不敢怠慢,急忙打開法器包,就地畫了幾道辟邪符,貼在自己和柳雪王晗的後脖子上。

這符咒能否管用,葉知秋不知道。

但是貼上紙符,總算是多了一層防護。

尹志琨倒是好心,又找來衣服,撕成布條,讓葉知秋等人纏住脖子上。

葉知秋讓柳雪和王晗圍上布條,自己卻強充好漢,擺手道:“我就不用了,如果那東西出現,再說。”

尹志琨點頭:“葉道友是茅山高人,自然不怕他。不過,還請葉道友想想辦法,看看能否幫我們的幾個門人,讓他們的脖子縮回去……”

“我也沒辦法可想,這等怪異之事,聞所未聞。”葉知秋苦笑搖頭,看着地上的幾個長脖子。

地上的幾個傢伙,脖子似乎又長了一點。

冷王獨愛:嬌柔小師姐 最厲害的那個,脖子長到了三尺長,上面頂着一個碩大的腦袋,看起來倒像是一棵蘑菇。如果再給他的腦袋和脖子上,加上一個套子,那就有點男人的那個鳥玩意了……

尹志琨重重地嘆氣:“唉,真是出師未捷,剛剛纔到崑崙山,就發生這種怪事。”

“只怕前面怪事更多。”葉知秋聳聳肩,拉着柳雪走到一邊,低聲問道:“關於這些長脖子,雪兒有看法嗎?”

“我也不明白,這是怎麼造成的。”柳雪搖頭。

就在這時,一個六壬門的弟子大叫:“他又來了,大家護住脖子!”「第三更」

茅山鬼捕書友羣,一五四、一二六、二八二,歡迎大家! 葉知秋急忙回頭,和柳雪背對背而站,查看四方。

這樣背對背站着,可以防止那東西從身後偷襲。王晗也提着寶劍,重點保護師父柳雪。

果然,有一個矮小的身影,在帳篷間跳躍,行動非常利索。

看那身姿步法,和無骨太歲截然不同。無骨太歲是個胖大小子,雖然奔跑速度也不慢,但是畢竟帶着憨態。

而現在出現的身影,卻是一個老頭子,一大把雪白的長鬚。

六壬門的弟子們,一見到這個東西,立刻背對背圍成了團,誰也不敢動,包括門主尹志琨。

那白鬍子老頭,順着帳篷外跳躍轉圈,眼神灼灼地盯着衆人,似乎在尋找機會動手。

尹志琨衝着葉知秋大叫:“葉道友,有沒有辦法拿下他?”

葉知秋正在施展陰陽眼查看,沒有回答。

這個白鬍子老頭,和無骨太歲一樣,身上不見邪氣妖氣,不知道什麼怪物。

非妖非鬼的東西,葉知秋也不知道自己的茅山術對他是否管用。

“我去試試!”王晗忍不住,揮動寶劍,向着白鬍子殺去。

白鬍子看見有人殺來,面露喜色,嗷地一嗓子撲上來,撮着嘴,就要對王晗吹氣。

王晗不敢怠慢,劍法展開,一劍快似一劍,一輪急刺!

篝火的照耀下,漫天劍影紛飛,四周風聲大動。

而王晗的身影也急速飄動,圍着白鬍子老者纏鬥。

因爲王晗的動作太快,所以看起來,就好似有三四個王晗,在圍着老者奔跑出劍一般,令人眼花繚亂,虛實難分。

六壬門的弟子們看着,無不駭然變色。他們一開始只知道葉知秋厲害,卻沒想到,葉知秋身邊的一個小姑娘,都有如此的劍法造詣!

參與昨晚移魂行動的兩個傢伙,更是瑟瑟發抖,後怕不已。

尹志琨也佩服得五體投地,問道:“葉道友,這位姑娘也是貴派的人嗎?好神奇的劍法!茅山派,果然是藏龍臥虎,天下道門重地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