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白笑得更加燦爛,看了我一眼,然後縷了下我的頭髮,對着妖王說道:“這次的事我們還得從長計議。就算要攻打邪靈域,也得光明正大的大,現在人家軒王勢單力薄,還受了傷,我們乘人之危也不好,所以先放他回去吧,妖王,你看怎麼樣?”

妖王面無表情的看了小白一眼,然後又瞟了一眼我,大笑道:“的確,的確。”

說完後就對着小白說道:“白少主是否進去坐坐。”

“可以……順便談談接下來的事。”

說完小白就瞟了眼蔚軒,然後胳膊搭在我的肩上。跟着妖王走着。

蔚軒一臉迷惘的看着我們。

十七大叫道:“小雨子,你去幹什麼,他出賣了我們。”

我沒有理會十七的呼聲,只是低着頭,任憑小白親密的抱着我的肩。

沒走幾步,就感覺手腕被拉住。

回頭看去,蔚軒正一臉憤怒的盯着我。

停下腳步,小白瞟了眼蔚軒,爬在我的耳根處,說道:“跟他斷絕關係。”

小白的話讓我的心一顫,現在小白只是讓妖王放了我們,可並沒有跟妖王解除聯盟。

現在還必須得聽小白的。

剛剛還因爲蔚軒的那句“我相信不是你殺的我。”而欣喜。而現在……

現在就要我跟他斷絕關係。

回頭看向蔚軒,用力的甩開他的手,故意裝作很厭惡他觸碰到我,說道:“你幹什麼?”

蔚軒一驚,隨後說道:“跟我回別墅。”

我壓制了一下悲傷的情緒我,笑着說道:“別墅?你現在自身都難保,怎麼保護我,我纔不要回去,跟着小白多好,到時候他攻佔了你的邪靈域,我就可以跟着享福了。”

說着話時,眼淚在眼睛裏打着轉。但是我憋着,任然笑着。

蔚軒眼瞳變得更加藍,由於太過憤怒,表情顯得有些扭曲。

牙齒髮出咯吱的響聲。肉眼能看見他的拳頭在發抖。

“原來你真的這麼勢利。”

看到蔚軒這樣,我真的不想再編下去,轉身拉着小白就走。

不想再繼續傷害他。

他好不容易纔放下對我的恨,他還沒來得急對我溫柔,我不想讓他再出恨上我。

我剛回頭,蔚軒就拉住我,憤恨的說道:“我能走到這個地位,就一定能抱住這個地位,你就等着瞧。”

他的手握得特別緊,讓我無法掙脫。

“呵……等你抱住了你的地位,再來找我也不遲,現在就別再糾纏了,放手。”

我臉色陰沉的對他訓斥着。

小白皺着眉,掰開小白的手,說道:“她的意思已經很明確了,你還想纏着他嗎?”

說完小白就拉着我走了。

偏着頭,餘光看到蔚軒一拳錘到地上。

轟隆一聲,地上出現了一道深坑,隨後便聽見蔚軒憤怒的吼叫聲。 轟隆一聲,地上出現了一道深坑,隨後便聽見蔚軒憤怒的吼叫聲。

萬分難過的跟着小白走着,小聲問道:“你怎麼回事?”

不明白小白爲什麼這樣做,以前的小白根本就不會這樣。

就算是他現在變了,我也要知道理由。

小白看了下我,說道:“因爲我不再想做以前那個只會付出而不求回報的我了。”

他說這話時,表情格外恐怖。

不對,現在的小白不只是變了那麼簡單,而是給我的感覺不像是小白。

“你是不是答應了姥姥的邀請?”

小白看了下我,沒有回答。

肯定是這樣,小白已經慢慢變得像姥姥那樣的。

我正好趁這段時間多觀察觀察小白。 機器人修真傳奇 說不定還能找出姥姥改變的原因。

不過……蔚軒怎麼辦。

今天被我把話說的那麼狠,他好不容易轉變的心會不會又回到原樣。

但當着小白的面我又不好直說。

什麼時候偷溜着出去跟他解釋下。

他還會原諒我嗎?

小白看了我一眼,說道:“還在想他?”

我搖了搖頭,他一直看了我許久才移開視線。

來到妖界的宮殿,小白和妖王在談事情,而我則一個人在外面閒逛。

幾次想着出妖界找蔚軒,但我能力夠,根本辦不到。

所以只好一直這樣留在妖界,練習吹長笛。

真想像另一個靈魂那麼強大。

由於一直都吹不響,於是坐在石頭上看着長笛發着呆。

想着蔚軒剛纔拉住我的手說想信我的畫面。

心裏到現在都還是樂滋滋的。

可轉念又想到蔚軒憤怒的錘地的那個畫面,心像被撕裂一般痛。

“嘿……你好。”

聽到這活潑的聲音,我趕緊擡頭看去。

一個陌生女人正站在我面前對着我笑着。

“你是?”

我疑惑的望着他。這個女人看上去年齡不大,但給人的感覺很好相處,扎着一個馬尾,給人很有活力的感覺。

她她毫不猶豫的坐到我旁邊。笑着我道:“我叫伊娜,你叫我娜娜就好。”

這個女的挺有意思的,我在腦子裏想了一圈,我貌似真的不認識她。

“你認識我嗎?我貌似不認識你吧!”

她搖了搖頭,說道:“我不認識你,但是我認識跟你在一起的那個男人。”

他在說這句話時,眼中充滿了崇拜。

跟我在一起的男人,第一反應就是蔚軒,但現在我是跟小白在一起的。

“你說的那個男人是穿着白是衣服嗎?”

她用力的點了點頭,說道:“沒錯就是他,百靈域的少主,又帥,人又好。”

看着她臉花癡的模樣,我忍不住笑了。

“你不會是喜歡他吧?”

她一臉興奮,毫不猶豫的回答道:“沒錯,我就是喜歡他。”

我驚訝的看着娜娜,她真是個奇怪的人,喜歡一個人居然能這麼輕易就說出來。

想當初,我喜歡上蔚軒,可是一直都不敢跟任何人說。

想想。原來當他時的我是那麼膽小。

“我怎麼沒聽到他提起你?你怎麼會在妖界?”

他對着我傻笑了兩下,說道:“嘿嘿……他不認識我,我本來就是妖。”

這下我瞬間就懵了,小白不認識她?

難道說。她是單相思?還是喜歡上了一個根本就不認識自己的人。

我對着娜娜發了下呆,說道:“那你是怎麼認識他的?”

娜娜特別激動的說道:“都是很久以前的事了,他帶人來跟妖王談事情,我正好看見了他。瞬間就被他,迷上了,然後我就到處打聽他的消息,原來喜歡他的人很多。我只是其中一個而已,不過……他以後肯定會取我。”

我再次被他的話震撼了,是說她傻好呢,還是說她可愛好呢。

她爲什麼會這麼有自信。

我笑了下。說道:“那你加油哦……”

她點着頭說道:“還不知道你叫什麼呢。”

“舒雨澄……”

“那我就叫你澄澄吧,澄澄,你跟他是什麼關係?感覺你們兩個好像很要好。”

她在說這句話時,情緒明顯低落了下來。

我看着她,猶豫了一會,說你道:“我們只是朋友。”

話剛說完,她立即跳了起來,說道:“那太好了,我還以爲你們兩個是……不過現在就放心了。”

看着她高興的樣子,感覺她真是可愛。

小白在剛開始認識我時,也是經常笑,可是現在,他的笑容卻越來越少了。

“澄澄,不說了,我還有事,本來是想跟他表白的,可是到現在都還沒出來,我呆會再來吧。”

我笑着點了點頭,看着他高高興興的哼着小曲離開了。

不知道小白在知道她的存在後會是什麼心情。

笑了下,拿出長笛繼續練習着。

沒過多久。小白就從大殿出來,一臉嚴肅。

他來到我身邊,說道:“今天就先在妖界呆一晚,明天回白靈域。我還有些事要辦。”

我點了點頭,說道:“你承諾過不會攻打邪靈域的。”

他瞪得我,眼神格外恐怖,這樣瞪了我我一會後。

又面帶笑容的說道:“我會兌現的。”

說完他就帶着我來到一處屋子裏。說道:“今晚就睡着。”

“我們兩個一間房?”

腦海裏出現的第一個問題就是這個。

他瞟了我一眼,說道:“怎麼,不行嗎?”

瞬間讓我緊張起來。

隨後他又笑着摸了摸我的頭,說道:“有兩間房。你睡這一間,我在隔壁。”

長呼一口氣,還好有兩間房。

“早點休息。”

我點了點頭,他便走了出去。

我坐在牀上,看着窗外的月亮,想起蔚軒站在月光下英俊的模樣。

心裏一陣抽痛,不知道以後還能不能見到他。

突然想起小白手上的黑斑,今晚我得去確認下,看看到底是怎麼回事。

聽見他回了房間,我就跑了出去,正好看見他正要關門。

他看了下我,問道:“有什麼事嗎?”

“我能進去跟你聊聊嗎?”

進到他房間。看到他手上的白色手套已經取下。

手心中出現一塊黑色,記得有一次看見一個黑色一直蔓延到了他的胳膊上。

那到底是怎麼回事?

他笑了下,說道:“想說什麼就直接說吧。”

小白現在給我的感覺又回到了以前,跟那時威脅我時完全不同。

我沉默了一會。說道:“你手上到底是怎麼回事?你的靈霧變灰跟那個黑色的斑有關係嗎?”

他看了一下自己的手,說道:“只要你不再離開我,一切都會沒事的。”

怎麼會跟我扯上關係?難道說,他手上的斑是因爲我而起的?

當時我體內的另一個靈魂說小白身上有着跟她一樣的氣息。

而記得姥姥在三年前,最後幫我封印體內的陰氣後,整個人好像受了傷。

我問姥姥怎麼回事,姥姥說是被我體內的陰氣傷了,但並沒有什麼大事。

那很有可能就是因爲我體內的靈魂。

現在想想,好像所有事都是因爲那個靈魂,只要把那個靈魂的事搞清楚,也許所有不解的事都能解決。

“還是不想告訴我嗎,我現在都答應要跟你回白靈域了。你還是要瞞着我。”

小白,抓住我的手,說道:“只要你一直跟着我,我會慢慢跟你說清楚一切的。”

慢慢說?我根本就沒有那麼多時間聽他慢慢說。

我的時間並不多。而且……我並不打算一直跟着他。

我還是不想就這樣離開蔚軒。

“既然這樣,那我就先回房間了。”

說完我就起身回了房間。

一直翻來覆去都難以睡着,早上也醒得特別早。

就在我們要開妖界時,昨天那個娜娜又出現了。

站在前面高興的對着我招着手。

我笑着跑了過去。說道:“你這麼早?”

她點了點頭,瞟了一眼小白,說道:“我很早就在這等着了,今天。我要幹件大事。”

就在我正疑惑的時候,小白走過來,問道:“這是誰?”

娜娜瞬間就緊張起來,對着小白,結巴的說道:“你好……我,我叫伊娜,我一直都很喜歡你。” 娜娜瞬間就緊張起來,對着小白,結巴的說道:“你好……我,我叫伊娜,我一直都很喜歡你。”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