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回答了一句:“巴蜀陳家。”

馬文生聽後,悚然驚呆在原地,久久不語,然後拉着我往門外走,到了門外,馬文生跟我說:“哎呀,小兄弟,沒想到你竟然是陳家的,陳家的陳懷英還在不?”

我見馬文生不像是什麼惡人,也就沒有哄騙他,直說:“陳懷英是我爺爺,已經死了。”

聽我說陳懷英是我爺爺,他猛一呆滯,上下打量了我好久說:“沒想到你竟然是他的孫子,難怪有這樣的本事。”

觀其神情言語動作,應該是認識我爺爺的,不止認識,還比較熟悉。

就說:“您認識我爺爺?”

馬文生連連點頭:“既然你是陳懷英的孫子,那你可要小心一些了,張家的人就在這奉川縣裏,世界上沒有不透風的牆,要是讓他們知道了你是陳懷英的孫子,可能會報復你,畢竟你們兩家關係不是很好。”

馬文生言語之中滿是關懷,我聽後恩了一聲。нéíуапGě最新章節已更新

說了這麼幾句,趙小鈺扶着她的母親走了出來,趙銘和他妻子連聲對我道謝,趙銘問:“陳浩兄弟,你救了我妻子,你有什麼要求,我會盡量滿足你的。”

我還沒開口說要求,趙小鈺搶答:“他沒有要求,陳浩很容易滿足的。”

趙銘虎視趙小鈺一眼,以責怪語氣說:“小鈺,陳浩是高人,你怎麼能這麼說話呢?”

趙小鈺嘟嘟嘴,挺胸說:“什麼高人,還沒我大呢。”

我對這趙小鈺很無語,也很無奈,她都這麼說了,我自然不好再提什麼要求,轉頭看向趙小鈺:“你不是要去張家嗎?我剛好現在有時間。”

以趙小鈺工作狂的性子,自然這會兒去了,得知我們要去張家,馬文生也跟我們一同前去,去時囑咐我到了張家千萬不要透露我是巴蜀陳家的人的事情。

我點點頭。

趙小鈺一愣:“陳浩,你是陳家的?你是不是跟陳懷英有關係?你認不認識他?”

我就知道她要這麼問:“陳懷英是我爺爺。”

我說完,趙小鈺突然剎車,我身體由於慣性直接撞在了前排的座椅上,生疼得很。

趙小鈺挽挽袖子,顯得很氣憤:“好你個陳浩,姐姐對你那麼好,這麼重要的事情,你竟然瞞着我。”

шшш. ttKan. c o

我聳聳肩沒做解釋,也沒見她對我多好。

去往張家的路上,把我爺爺的事情跟他們說一遍,馬文生聽後感嘆了一句:“看來當初陳家並沒有把陳懷英交給張家,不過沒想到陳懷英那樣的人,這麼快就死了。”

趙小鈺對我隱瞞身份的事情很不滿意,我心說這也不能怪我,當時我都不知道你信不信得過呢。

驅車到了張家別墅大門,門口兩個二十五歲左右的年輕人走了過來,看見趙小鈺的奧迪車,走過來拍了上下。

我們之後從車上走下來,這兩人一見趙小鈺,眼裏多了一份**邪。

人有好人壞人,鬼有好魅壞鬼,這兩人典型的就是活着的色鬼,臉色蒼白,陽氣不足,陰氣有餘,並非天然而成,而是縱慾過度造成的。

他們兩人認識趙小鈺,嘿嘿笑了兩聲:“這不是實習警員趙美女嗎?是來這裏找哥哥我們玩的嗎?”

趙小鈺眉頭一皺,受不了這種語言,一記絕陰撩戶腳上去,卻被這痞子給夾住了,趙小鈺差點兒摔倒,我上去扶了她一把。

馬文生這會兒上去說:“張詩白、張詩黑,你們兩人讓開,我們找你父親有點事情。”

趙小鈺收回了腳,拿出她實習警員的證件,沉着臉說:“警察辦案,讓開,不然告你們妨礙公務。”

這張詩白、張詩黑看了馬文生幾眼才讓開了路,完全不把趙小鈺放在眼裏。

我們這才能進去,進去時聽他們兩人嘀咕說:“都開上小三車了,裝什麼聖潔。”

進入別墅中,打量一番,屋子比趙小鈺家的大了不止一倍,屋裏也更有生氣一些,有不少人正坐在沙發上商議事情。

我們進去,一個五十歲左右的中年人起身過來,馬文生馬上上前說:“張先生,我們來是有一些問題想問你的。”

看見警察到來,他沒多在意:“那倆小子犯了事兒,你們找他們去,我們正在忙。”

這是一點都沒把馬文生放在眼裏,想想在趙小鈺母親那裏,別人很尊重馬文生,到了這裏,好像馬文生只是一個普通人一樣。

這人叫張家利,外面那兩痞子的父親,路上時候我瞭解過,也是我四孃的堂兄,當時逼迫陳家把我爺爺交出去,並且把陳家逼出奉川縣,他就是主要作用人之一。

也正是因爲這項功績,他在張家的地位纔不低。

趙小鈺是個火爆性子,見張家利態度不好,上前就說:“我想問關於你堂妹張東離的事情,我最近接手的一樁兇殺案,嫌疑人很可能是你們張家死去的張東離。”

我聽後頓時就無語了,這小妮子腦子是不是有問題,一點都不知道藏拙,這樣問,別人能給你消息纔怪。

趙小鈺一說,這裏其他人全都站了起來盯着我們,跟黑社會一樣,有些嚇人。

張家利聽後遲緩了幾秒,然後讓坐在沙發上的那些人給我們讓個位置,讓我們坐下,問趙小鈺:“問吧,你想知道什麼?”

對於張東離的事情,他似乎很平靜,並沒感覺到奇怪。

趙小鈺問道:“張東離是不是真的死了?還有,當初陳家交給你們的陳懷英,他狀況怎麼樣?”

“哼。”說到這事兒,張家利好像很氣憤,“陳家把陳懷英交給我們是假,來偷屍纔是真,東離的屍體在十六年前被陳懷英偷走了,我們這些年一直在找陳懷英的下落,我知道的就這些了,你們可以走了。”

我開口問了一句:“陳懷英爲什麼要殺張東離?沒有原因,他不可能這麼做吧?”

張家利這才注意到我,打量了我好一陣:“你有些面熟……”

我心裏咯噔一下,不會這麼快就認出來了吧。但越是心虛就越要保持冷靜,神色不變看着他。

張家利看了我一會兒後說道:“當初張家和陳家聯手驅鬼,陳家恬不知恥派陳懷英出來,以老欺小,爲了贏還不惜殺害了我堂妹,這就是原因。”

我爺爺我最瞭解不過,肯定不是這個原因,不過也沒準備再問了,不然會物極必反。

見沒話說了,趙小鈺也不想多問,我也感覺這棟別墅很奇怪,一進來就能感受到一陣陣冷意。

趙小鈺起身說:“陳浩,我們走吧。”

我恩了一聲,剛起身走了兩步,張家利就叫住了我們:“等一下,你姓陳?”

趙小鈺馬上就捂住了嘴,知道自己說漏嘴了。我轉身看去,張家利拍了拍手,外面衝進來十來個打手,將我們團團圍住。

趙小鈺馬上生氣,怒道:“你們想幹什麼?準備襲警嗎?”

張家利以及一直坐在那裏的張家人向我走了過來,說:“你和馬文生可以走,這個陳浩不能走。”

趙小鈺不依:“陳浩,我們走,誰敢上來,我就一槍崩了誰。”

說完還真的就拿出了槍,我徹底服了這丫頭,太虎了一些,她絕對敢做出這種事情來。

張家利笑了笑,這時人羣裏一個年齡大約二十三歲左右的西裝男子站了起來,一臉陰柔笑意,還算英俊,翩翩公子一個。過來的時候扭動了一下手裏的一個玉石扳指。

立馬就一個穿着華麗的化生子出現在了他面前。

這男子摸了摸這化生子的頭,說:“過去把他的腿打折。”

馬文生馬上打圓場,那年輕人看向馬文生:“馬先生,這是我們張家和陳家的事情,你們馬家準備參與進來嗎?”

放怪物一條生路不行嗎 馬文生馬上就不說話了。

那化生子徑直向我衝來,我心想着化生子肯定不好糊弄,摸了摸我手上的扳指,把扳指裏面的那化生子給放了出來。 ?黑閣下一章已更新Н·нéiУāпGê·СΟмШШШ.НéiУАпGê.СОM我這化生子是被我哄騙過來的,他的那個明顯是自己養的。[燃^文^書庫][www].[774][buy].[com]

養鬼是最邪惡的事情,據說有些爲了養出戰鬥力強悍的鬼,會專門將人便得怨氣滔天,然後加以方法將他們靈魂抽離變成鬼怪,從而供自己趨勢。

不知道他這個化生子是怎麼搞出來的,感覺危險十足。

我將扳指裏的胖小子放出來,張家的人一怔,好像對我放出化生子這事兒很奇怪。

“哼哼,陳家的人說我張家養鬼有傷天和,你陳家人不也一樣在養鬼嗎。”張家利說了句。

我對陳家和張家的恩怨完全不瞭解,不過是有人欺負到我頭上,我還擊而已。

馬文生對我放出化生子的事情一樣很吃驚,不過還是上來說:“陳浩,這張嘯天是張家年輕一輩的天才,師從正規的趕屍道道士,驅使鬼魂和行屍很有一套,不要和他硬來。”

我也不想硬來,不過這不硬來已經不行了,要不反抗的話,還真讓他打折我的腿?

“胖小子,是他的對手嗎?”我問我身邊這胖小子。

胖小子馬上搖頭,一把抱住了我的大腿,身上冰冷得很,讓我打了一個冷顫。

張嘯天見我的化生子怕了,笑了一聲:“不過是一隻普通小鬼,也敢來闖我張家。”нéíуапGě最新章節已更新

他說完,他的那化生子眼睛突然變成了藍色,齜牙咧嘴向我走了過來,手裏還出現了一根長狼牙棒,這是要肉搏的節奏呀。

砰砰!

趙小鈺突然朝天放了兩槍,然後說:“你們敢在警察面前打人? 結婚,不可能 還有沒有把法律放在眼裏?”

張嘯天看向趙小鈺:“在張家,沒有法律。”

那化生子被驚嚇了一下,不過並沒影響到他的行動,徑直向我衝過來,正要一棒子揮下來的時候,張嫣眼睛一籃,突然過去,硬生生抗下了狼牙棒,然後手輕盈一揮,一把抓住了那化生子。

一般來說,方內之人都能看到張嫣,但是陳文給張嫣做了那頂帽子,張嫣只要戴上,除了我之外,其他人很少能看到。當然,實力超越了陳文的人,或許能破了陳文的法,看到張嫣。

這一變動將張家人驚呆了,張嘯天也大驚:“藍奴,回來。”

那被張嫣抓住的化生子抽出手,返回了張嘯天的旁邊,之後四處找起了張嫣的身影。

張家利也凝神看了一陣,沒發現張嫣的蹤影,就說:“陳家的人還真捨得下手筆,竟然給你配了這樣一個人物保護你。今天張家奈何不了你,不過只要你在奉川縣,就逃不過張家的手心,今天先放過你。”

我心裏暗暗鬆了一口氣,那個化生子和張嫣都是藍眼的,要是再打下去的話,張嫣沒準兒就露餡了。

想要人怕你,首先自己就不能害怕。

我一直記得這個真理,說:“我爺爺和你們的恩怨,我會找出真相的,別以爲只有你們有正規道士的背景,陳家也不會怕你們張家,我們走。”

我心砰砰狂跳,生怕他們發現不對再把我們留下來,想要快速逃離,卻只能假裝鎮定離開。

一同出了這別墅,又遇見了張詩白和張詩黑兩人,看見趙小鈺手裏拿着槍,這會兒不敢用言語挑逗了,放我們離開。

到了車上,我才真正鬆了一口氣,這樣裝逼真的不太好,心臟都快跳出來了。

上了車,馬文生呆滯看了我幾眼,然後說:“陳浩兄弟,有機會到我馬家去做客,我們馬家一定以高的儀式迎接你。”

趙小鈺一邊開車一邊說:“馬爺爺,你是不是看上陳浩了?我聽說您有個孫女,陳浩這麼好色,您可以把孫女許配給他。”

知道馬文生有心拉攏我,但我還是欲哭無淚:“我什麼時候好色了?”

內心雖然好色,但是咱從沒表現出來好不好,不然張嫣這樣美到極點的女子還能逃過我的手心?

趙小鈺不討論這個話題,嗤嗤笑道:“陳浩你今天好強,把張家的人嚇得都不敢說什麼了,你知道嗎,姐姐我最喜歡能力強的男人了。”

我又馬上默唸:定心靜神,百鬼不侵。

趙小鈺說的話太有歧義了。

回了趙小鈺的家,趙銘和趙小鈺的母親都還沒睡,見我進來,很是熱情。

趙銘起身說:“張家的人無法無天,你們去了這麼久還沒回來,我正想去找你們呢。”

趙小鈺回答:“有陳浩在呢,今天把張家的人嚇得一愣一愣的。”

之後與趙銘說了幾句話,然後回了屋。

今天表面雖然風光,但是實際不然,張嫣瞞得了一時,瞞不了一世,張家的人指名道姓要報復我,我得儘快做好準備纔是。

回屋見張嫣正揉着手腕,在張家的時候,那化生子一棒打在了她手腕上,我不是鬼,不知道鬼痛不痛,所以就沒在意。

看張嫣這神情,我知道了,鬼也知道痛的。

“很痛嗎?”我問了句。

張嫣馬上鬆開了手衝我搖頭。

我臉一虎:“不痛纔怪,下次不要那樣去擋了。”

“你沒事就好。”張嫣羞答答回答。

我稍微出神一會兒,翻起了陳文的筆記,找了一陣,看到陳文記載的一段話:魂爲精,魄爲炁,萬般感覺皆由魂魄與軀體共同承受,其程度,魂爲先、魄次之、軀最後。

也就是說,痛覺的話,魂魄感覺比軀體更強烈!

馬上找起了止痛的方法,一會兒後找到。

讓張嫣到我面前來:“把手腕伸出來。”

張嫣猶豫了一下才伸出手腕,我伸手握住了她手腕,她一慌張,想要抽離,卻被我死死抓住,她抽不出去,我隨後念道:“一二三四五、金木水火土、石金被刀傷,補來補,補來補,不過二三五,太上老君急急如令!”

張嫣聽後嗤地一聲笑了出來。

我也覺得這咒語挺奇怪的,不過陳文就是這樣寫的。

唸了幾遍,鬆開張嫣,張嫣很驚喜說:“一點都不痛了誒。”

就這時,趙小鈺穿着浴袍突然衝了進來,把我嚇了一跳,問她進來幹什麼。

趙小鈺確實生得美麗,很少有男人見了不動心,不過我陽氣少,天生不能近女色,再好的東西,我也只能看看而已。

趙小鈺說:“我不是說過你要是治好了我母親,不管有什麼要求,我都會答應你的嗎?你有什麼要求?不管什麼要求哦。”

“嘎!”我驚愕住了,從沒見過這麼開放的女子。

張嫣這會兒到我耳邊提醒我:“你不能行房事的。”

我恩了聲,跟趙小鈺說:“我不是你想的那種人。”

趙小鈺虎視我一眼:“姐姐也不是你想的那種人。”

說完轉身就出門,看着她背影,隱約在她的身上看到一團黑氣,但又不大確切。

在屋子裏休息了一陣,門又被砸響,我以爲是趙小鈺,就很無奈去開門,開門卻見是趙銘,趙銘一見我就說:“陳浩兄弟,你快去看看小鈺的母親,她又出事了。”

我聽後馬上跟出去,到了趙小鈺母親房裏,見趙小鈺母親又變成了之前那樣,而且更加嚴重了一些。

還是被鬼上身了。

普通人絕對不會這麼頻繁被鬼上身,除非有人做手腳。

陳文在書中記載了一種招鬼之術,想把鬼招到別人身上,只有一種辦法,那就是在對方身體上動手腳。

“我能檢查一下她的身體嗎?”我問趙銘,畢竟男女有別。

趙銘急切說:“只要能治好她,怎樣都可以。”

我恩了一聲,褪掉了趙小鈺母親外面的衣服,並沒脫光,留下了一件。

將她翻了個身,找了好幾圈也沒發現有什麼奇怪的東西,正要放棄的時候,看到趙小鈺,每次趙小鈺離她母親近一些的時候,她母親狀態就會嚴重一些,趙小鈺本身精氣神好像也要差一些。

趙小鈺見我打量她,說:“你看我幹嘛呀?快救救我媽媽,求你了。”

“你把衣服脫了看一下。”我對她說,心想趙小鈺身上肯定有問題。

趙小鈺馬上雙手抱胸問我想幹嘛。

我看過去,也不用脫了,在她的手腕處發現了一串小字符,問她:“這是什麼?”

趙小鈺滿不好意思:“小時候貪玩,去刺的紋身,本來早就想把它去掉的,但是一直沒時間去醫院。”

看不出來趙小鈺這虎妞以前竟然還刺青。

我看了一下,她刺青分明刻着辛酉、壬辰、丙辰、己巳這幾個字,這是別人的生辰八字。

也就在這時候,張嫣突然拉了我一下,低聲說:“在農村的那個白眼嬰靈追過來了,我感覺到就在附近。” ?黑閣下一章已更新Н·нéiУāпGê·СΟмШШШ.НéiУАпGê.СОM嬰靈的報復心很強,我身邊這嬰靈就是報復我的時候被我哄騙過來的,那白眼嬰靈在農村追着我不放也就算了,沒想到竟然追到這裏來了。[燃^文^書庫][www].[774][buy].[com]

不過張嫣並沒有預警,說明暫時還沒有危險。

我就把注意力放在了趙小鈺的身上。

辛酉、壬辰、丙辰、己巳這八字代表的是一九八一年四月八日巳時出生的人。

“你自己要紋身師刻的這幾個字?”我問趙小鈺,刻應該也是刻自己的生辰八字,但趙小鈺年齡不符合,便以爲是趙銘的生辰八字。

趙小鈺啊了一聲,好像很詫異:“這是生辰八字?那個紋身師隨便給我刻的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