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這個時候,一名學生用顫抖的聲音呼喚著其他人。

在這名學生的手中,拿著一個奇怪的儀器,此時的他,正一臉駭然地盯著儀器上顯示的數字。

「喂,小郭,你竟然還帶著『測段儀』,這東西好像價格不菲吧?」

「原來小郭你的家裡那麼有錢啊,連這種『測段儀』竟然都捨得給你買。」


其他人看到名叫小郭的手中儀器,頓時調侃了起來。

「別說這些,你們快過來看看,我剛剛用『測段儀』對那個少年進行了測試,你們看看這數字!」

名叫小郭的學生,臉上有著難以掩飾的震驚。

大家相互對視了一眼,然後一致地湊了過去。

當他們看到「測段儀」上面的數字時,一個個張大了嘴巴,竟然好半天都沒有從震驚中恢復過來。

「我靠,五……五段,這尼瑪不是在開玩笑吧!」

「五段加速,那個少年他才多大,竟然已經達到了五段,我的老天,這豈不是說,他比葉風雪還要變態與恐怖!」

「不只是五段,這個數字說明著,那個少年已經達到了五段巔峰。」

「老天啊,這也太誇張了吧,五段巔峰,豈不是說即將進入到六段加速的境界?」

「就算是查木齊老師,也不過才剛剛五段初期加速而已,那個少年,竟然已經達到了五段加速巔峰,這也太可怕了吧?」

「我看……不會是儀器出故障了吧?」

「扯蛋,我這儀器可是前兩天剛買的,質量絕對有保證!」

這些普通生,懸浮在半空之中,開始在那裡七嘴八舌地議論起來,全然忘記了他們還在競速中。

也難怪,剛剛一閃而過的那名少年,帶給他們的震撼實在是太劇烈了。

要知道,在整個「風鳥帝國」,可是非常崇拜速度的!

「喂喂,你們快看,好像又過來一個傢伙!」

就在這時,其中一位學生突然伸手一指,大聲喊道。

大家立即停止了議論,向著那個方向看去,果然看到一個模糊的白點在逐漸放大。

「是葉風雪,這回錯不了!」

「我靠,葉風雪終於行動了么?」

「喂,小郭,快用你手中的『測段儀』測測,葉風雪達到了什麼段位?」

葉風雪的速度很快,而且看她的神情,似乎專註著什麼,並未與這些同學打招呼,速度不減地從眾人身邊一閃而過。

「四段初期,小郭,你還說不是儀器壞了!」

當大家看清「測段儀」上面的數字后,並沒有像剛開始那樣驚呼,反而一致認為是儀器出現了問題。

之所以會這樣想,是因為在前不久,他們每個人剛剛完成段位測試,葉風雪明明就是三段加速,怎麼可能短短几天的工夫,就變成了四段?

。。。。。。

此時的葉風雪,雙眉緊鎖。

她沒有想到,在自己無視極限,使出「四段加速」之後,竟然還是無法追到那個少年。

「怎麼會這樣,同齡人當中,不可能有比我的速度還快的人,何況那個少年的年紀,明顯比我還小,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葉風雪想不明白。

忍受著因為超負荷使出「四段加速」帶來的巨痛,葉風雪不放棄地繼續追趕,這還是她頭一次體會到不甘心!

然而,她的堅持,並沒有帶給她希望。

那個少年的身影越來越遠,最後竟然消失在了她的視野里。

「為什麼他的速度可以那麼快,難道他使用的不是『翔技』?」

葉風雪心中的疑惑越來越多,她迫切地想要追上那個少年,然後問明白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我不能放棄,他的加速度雖然快,但很有可能不能持久,我只要堅持下去,就一定還有機會。」

懷著這樣的信念,葉風雪如風一般,筆直向前。

。。。。。。

東方修哲保持著這樣一種勻速的狀態,向前飛馳著,完全一副不知疲憊的樣子。

他並不知道後面有一名少女,正在急切與不甘地追趕著他。

當然,他更不知道,在自己眼裡很平常的飛行速度,給多少人帶來了難以平靜的震撼。

「肚子好餓啊,看來應該找個地方吃點東西了!」

東方修哲飛行了這麼久,魔力沒有耗盡,反倒是肚子空了。

「還好,這前方似乎有著一個不小的城鎮!」手中拿著地圖,東方修哲掃了一眼,然後嘴角一揚,「看來應該再飛行一段時間就可以到了,不行,肚子等不及了,自己還是加快點速度吧!」

收好地圖,意念一動,空氣中的風元素,就像是飢餓的狼群,紛紛向著東方修哲撲來。

幾乎是一瞬間,東方修哲的飛行速度又提升了一個檔次,就像是一道穿梭雲空的光。

如果說先前是勻速飛行,那麼為了早點吃上午飯,東方修哲已經開始了衝刺飛行。

如果此時再有人對他進行「段位測試」,不知又會是一個什麼樣的結果?(未完待續。) 施展著「翔技」,查木齊在前面飛馳著,迎面而來的風聲,呼呼作響。

再次回頭望了一眼,嘴角不禁笑了笑,暗道:「這幾個小王八蛋,平日里挺張狂的,看來還是有點實力的,竟然能夠跟到這個地步。」

在他的身後數百米的位置,孫佩三人正拚命追趕著,雖然看起來有些疲憊,但速度並沒有減慢,照這樣看來,一口氣飛回「震羽魔武學院」絕對不成問題。

與之相比,那些普通生的實力就差太多了,到現在為止,早已看不見了一絲蹤影,甚至都不知道被甩下了多少距離?

可能是因為查木齊走神的緣故,孫佩三人趁機將距離拉近了許多。

「查木齊老師,你不會是累了吧?」孫佩有些逞能地哈哈大笑一聲。

「小子,你還差得遠呢,我這是故意放水,難道你就看不出來!」

查木齊冷哼一聲,他十分清楚孫佩這名學生,稍微有一點進步就自滿,比別人強一些就開始自大,平日上課,鬼主意最多,最讓查木齊感到頭疼的是,這個傢伙經常不服從管教,儼然就是一個惹事精!

這一次的孫佩,沒有再說什麼,而是在心裡默默地計算著與查木齊的距離。

「還有二十米,只要再接近二十米,就到自己的攻擊射程了。」

孫佩的手中,正悄悄握著一塊飛鐵石,只要進入到他的有效射程,便會毫不猶豫地出手。

先前查木齊說得很清楚,就算攻擊到他,也是算數的。

孫佩雖然一向自大,但還沒有到愚蠢的地步。

他現在的「段位加速」,不過才是二段中期,想要在速度上戰勝五段初期的查木齊,根本就是不可能!

他的機會只有一種,那就是偷襲。

「還有十五米……」

「十四米……」

「十三米……」

當還有十米的時候,孫佩的眼睛驟然一亮,體能的鬥氣,瘋狂湧出,小腹收縮,彎腰弓背,雙腿膝蓋更是彎曲成九十度角。

「一段加速!」

孫佩的身體驟然向前竄出,就像是彈跳而起的螞蚱,速度竟然提升了近一倍。


「二段加速!」

體內的鬥氣,再次澎湃地湧出,比之剛剛,更加瘋狂。

「嗖」的一聲,孫佩的速度又一次提升。

他現在的速度,是施展普通「翔技」的兩倍,就像是脫線的箭,直接沖向查木齊。

前方的查木齊,看到孫佩一下子將速度提升至二段,並沒有吃驚。


「沒用的,除非你們能夠像葉風雪那樣,達到『三段加速』,不然的話,就算只是五十米,對於你們來說,也是不可逾越的鴻溝。」

查木齊如此說著,便準備使出段位加速。

段位加速,有著一個缺點,它無法一下子將速度提升到最高段,必須由最初的一段開始,中間需要一個短暫的過渡。

可是,就在這時,孫佩的嘴角突然露出一抹狡黠的笑來。

「嗖!」

手中的飛鐵石已然出手,化作一道寒光,襲向查木齊的後背。

「想法雖好,可是攻擊的手法太粗糙了!」


讓孫佩沒有想到的是,查木齊竟然很輕易地閃過了他的偷襲。

「嗖嗖嗖!」

就在這個時候,史豪斌和費雲松兩人也出手了,點點寒芒,直接罩向查木齊。

這一次的查木齊沒有選擇左右躲閃,而是使出段位加速,直接拋離了飛向自己的暗器。

「老師的速度也太誇張了吧!」

「不愧是學院里的『速度之星』啊!」


史豪斌與費雲松是又吃驚,有佩服。

「天空戰鬥,速度決定一切,你們還差的太遠呢!」查木齊的聲音突然從前面傳來,「老師先走一步了!」

還未等孫佩三人反應過來,查木齊以極快的速度遠去,片刻的工夫,已經到了千米之外,並且距離還在以驚人的速度擴大。

「還以為可以成功呢,現在看來,是沒有希望了。」

孫佩的速度漸漸慢了下來,速度再次恢復到「翔技」的普通狀態。

這是「翔技」的第二大缺點:無法一直保持「段位加速」,在「段位加速」使用過後,需要一定的時間來休息。

就在三人顯得有些沮喪的時候,突然,身後傳來了一陣異樣的破空之聲。

三人同時一驚,回頭向身後的方向看去。

「嗖!」

一股狂風撲面而來,三人僅只是在那一剎那間,見到了一個模糊的身影從身邊飛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