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是你的能力,你們都以爲是什麼特異功能吧。”釋彌夜嘴角一翹,“這些不過是死掉的妖精留在人間的妖力,被人類繼承了而已。”

“啊?”曲林靜完全傻眼了,“我真的以爲是特異功能……”

“特別重案行動組。”電梯到了,釋彌夜又拖着曲林靜走出了電梯,“宋警官剛剛跟我說了,看他的意思,似乎特別重案行動組的主要成員,各個都有妖力。如果真的就是特異功能的話,我國有那麼多特異功能人士嗎?可是你也應該知道,各種野史傳記上面都提到過,歷史上,是有妖的!中國上下幾千年,得有多少妖啊!”

“竟然是這樣!”曲林靜還是有些不可思議,“那鬼力呢?鬼力又是怎麼一回事?”

“待會再講好嗎?”釋彌夜泰勒太自己的手,“可以鬆開了吧!總得讓我開門吧!”

曲林靜立刻鬆開手。

門一打開,釋彌夜就看到客廳的燈還亮着,劉安娜正坐在沙發上看電視。

聽到響動,劉安娜也站了起來:“是小夜回來了?可算是回來了!擔心死媽媽了!”看到跟在釋彌夜身後的曲林靜,劉安娜又是一愣,“這位是……”

“阿姨您好!我叫曲林靜。”對於自己死乞白賴的到了釋彌夜家裏的曲林靜還是有些窘迫,“那個,那個,我是,是釋彌夜的同事!”

“同事?”劉安娜驚愕的張大了嘴。

釋彌夜拿出了一雙拖鞋遞給曲林靜:“媽媽,你別聽她瞎說,我和曲小姐都是去協助破案的而已。”

“哦,這樣啊!”劉安娜挽了挽袖子,“你們餓了嗎?小夜,要不要媽媽去做點夜宵?”

“我不餓。”釋彌夜話音剛落,就聽見了咕嚕一聲。她立刻怪異的看向了曲林靜。

“不,不好意思……”曲林靜恨不得地上有條縫讓她可以躲一躲。

劉安娜輕輕一笑:“有什麼不好意思的,阿姨給你們做點吃的去!”

“我就不用了,我還不餓!”釋彌夜走進了客廳。

“我是因爲在公安局吃的盒飯……很難吃……所以沒吃多少。”曲林靜羞愧得腦袋都要埋在胸口上了。

見劉安娜進了廚房,釋彌夜才偏頭看着曲林靜:“原來你知道我的名字啊!你一直管我叫‘喂’,我還以爲你不知道呢!”

“你……”曲林靜立刻惡狠狠的瞪了她一眼。

釋彌夜去衛生間裏轉了一趟,從夜晝裏摸出了一套全新的洗漱用品擱在了梳洗臺上:“曲小姐,這邊一套沒開封的是給你準備的……新睡衣沒有,如果不介意的話,待會我去找一套我的給你穿。”

曲林靜支吾了半天,才支吾出了兩個極小聲的字:“謝謝。”

因爲已經是九點多鐘了,所以劉安娜也只是簡單的下了麪條。

“謝謝阿姨!”見劉安娜端了麪條出來,曲林靜趕緊接了過來。

“不用不用,小心燙啊!”劉安娜笑眯眯的叮囑了曲林靜兩句,才又憂慮的看着釋彌夜,“小夜,剛剛到公安局,知道什麼了嗎?”

“媽媽,你下午說的那個女大學生失蹤的事情,我已經提議葉局長立案了。”釋彌夜一指正在給麪條吹氣的曲林靜,“一共四起失蹤案,明天我和曲小姐就要去那些人家裏瞭解一下情況。”

白色鬱金香 曲林靜的手一抖,好不容易吹涼的麪條又摔回了滾燙的麪湯裏。

“小夜,你既然這麼喜歡……”

“我不考警校!”釋彌夜鬱卒的看了劉安娜一眼,“我只是想趁着放假多增長點見識而已。”

劉安娜無可奈何,只得嘆了口氣。

吃過了麪條,曲林靜堅持要自己洗碗,釋彌夜也勸了幾句,劉安娜纔回房去睡覺。

“你既然這麼喜歡破這些稀奇古怪的案子,你爲什麼不考警校?”曲林靜洗了碗出來,倒是有些好奇了。

“我不是喜歡破案,我只是……有不得已的原因,我必須讓自己強大起來,而顯然,破這些案子是個能讓我強大起來的方式。”釋彌夜一聳肩,“去警校只是浪費時間,還很受管束。保持現在的樣子不是很好嗎?我不加入特別重案行動組,但是我和宋警官保持互相幫助的關係——我幫他調查一些非人爲的案子,在我遇到某些事情需要他幫忙的時候他也能盡力的幫我的忙。”

“不得已的原因?”曲林靜本來很好奇,但是想到自己也有不方便對釋彌夜說的事情,便也沒有再問,岔開了話題,“明天我們去程曉雪家裏?”

“剛剛你聽到我說我要和你一起去的時候,你不是慌了一下嗎?”釋彌夜戲謔的看着她,“其實你留在我家裏也沒有什麼,正好閒來無事陪我媽聊聊天。”

“我跟你一起去!”曲林靜這會幾乎是不假思索了,“跟着你比較安全。”

“跟着我也未必安全!”釋彌夜嘆了口氣,“我洗漱好了,你也快去吧!待會我好好給你講講鬼力和妖力的事情。”

躺在牀上,釋彌夜給曲林靜講了鬼力和妖力,倒是把曲林靜的興趣勾起來了,又纏着釋彌夜說了一些發生在甲乙高中的事情,才心滿意足的睡着了。

第二天一大早釋彌夜就醒了。看了一眼還在睡覺的曲林靜,釋彌夜飄着下了牀,洗漱了又坐在沙發上,攤開了地圖看了起來。

四起失蹤案沒有在一個區,至少從地理位置上釋彌夜沒有看出什麼異常,而從失蹤地點也沒看出什麼,兇手就好像是隨機作案一樣——如果兇手真的是人的話。

只是對比着四個人失蹤的地點、場景、時間,釋彌夜越來越懷疑犯案的一定是鬼非人,而且說不定還不是同一只鬼。只是白魅昨天都放出了那樣的威壓了,那些鬼也應該都逃得無影無蹤了吧!要找兩個“證鬼”恐怕都困難!

釋彌夜嘆了口氣,腦子裏卻又浮現出昨晚在那所賓館門口看到的那個東西。釋彌夜是真的沒有看清它到底是什麼,甚至連樣子都不清晰,只能模糊的辨認出它伏在賓館的天台上,在賓館外牆上的霓虹燈的光芒耀眼中,它越發顯得模糊不清。

雖然現在是白天,可是釋彌夜一點都沒有再過去看一下的念頭。那個東西給她的感覺太不詳了,如果沒有白魅在身邊,她是絕對不敢再去了,就算她再怎麼懷疑那個東西是殺死周曉龍他們的元兇,她也不敢。白魅也說過,叫她不要再查殺死周曉龍他們的鬼——昨天白魅明明都放出了那樣的威壓了,可是那個東西竟然還在白原市!它居然完全不畏懼白魅的威壓!

想到這一點,釋彌夜又有些膽寒,那個東西也只有等白魅徹底的養好傷之後,釋彌夜纔敢叫上白魅一起去收拾它。搖了搖頭,釋彌夜又開始研究起那四起失蹤案。 根據葉局長昨晚說的情況來看,至少程曉雪的家裏是跟另外三家完全沒有關係的,所以是有人蓄意報復的可能‘性’第一個被排除了;如果不是爲仇,第二個可能就是爲財。可是程曉雪失蹤都快五天了,程家人也沒有收到什麼勒索電話。

“說不定還真的是器官販賣組織做的。”釋彌夜咬着筆頭,“前幾年沿海地區不是發生了很多了嗎?可是爲什麼又要擄走一個才六歲的男童呢?可是如果這個案子真的不是人做的,是鬼做的,那兇手又沒有辦法抓到了!”

釋彌夜有些鬱卒了。不管怎麼樣,她還是要先證明這件事情的確是人做的——是人做的,總比是鬼做的要好。

曲林靜打着呵欠走了出來:“你一大早的又在寫什麼?什麼時候醒的?怎麼不叫我啊?”

“我在研究這四起失蹤案的關聯。”釋彌夜擡起頭,“你快去洗漱吧!我媽媽估計買菜去了,等會我們去公安局去找葉局長派個真正的警察跟着,否則我們是沒有辦法調查的。”

曲林靜點了點頭,走進了衛生間。

劉安娜買了菜和早餐回來,釋彌夜草草的吃了些,便拖着曲林靜走了。

到了公安局,葉局長卻沒在,不過他也想得周到的調了一個警察等着她們——鄭文俊。

“釋彌夜同學,曲小姐。”鄭文俊笑呵呵的‘摸’着自己的腦袋,“局長說我們都認識,相處起來會比較融洽。”

釋彌夜對於這個大嘴巴無話可說,只是拖着曲林靜上了警車。

一路到了城南區,釋彌夜很快就找到了程曉雪的家裏。

因爲獨生‘女’兒的失蹤,程家所有人都顯得很焦躁,一見到警車停在自家樓下,程家立刻就下來了人:“怎麼樣?是不是我家雪兒找到了?”

鄭文俊有些無奈的搖搖頭:“還沒有。對了,這兩位是局裏派來的特別調查員。”

“你們好,你們好!”程家人忙不迭的打招呼——雖然其中一個看上去跟他們的寶貝‘女’兒大不了多少。

“我就想問一下,程曉雪失蹤的那天,她的確是沒有什麼異狀嗎?”釋彌夜‘摸’出了本子和筆,看上去倒也像那麼回事。

“沒有,絕對沒有異狀!”回話的是程曉雪的爸爸,“那天中午吃飯的時候她還在給我們講學校裏發生的那些趣事呢”

釋彌夜咬了咬筆頭:“你們平時有得罪什麼人沒有?”

“這些上次來的警察也都問過了,我們都老實本分的,哪有得罪什麼人啊!”程曉雪的爸爸有些無奈。

釋彌夜點了點頭:“那我知道了,我們走吧!”

“走?”曲林靜一愣。

“是啊,關於程曉雪的案子我們不是都看了調查報告了嗎?”釋彌夜收好本子和筆,“我只是想要確實的走一遍程曉雪失蹤那天走過的路線而已。”

見那個警察帶着兩個調查員要走了,程曉雪的媽媽終於忍不住一把抓住了曲林靜的手,眼淚一下子就流了下來:“調查員小姐,請你們要找到我家雪兒啊!我的雪兒才十三歲啊!”

“我……”曲林靜瞥了釋彌夜一眼,見她一副裝作沒有看到這邊的樣子,也只得硬着頭皮開口,“阿姨你放心,我們一定會找到她的。”

程曉雪的爸爸也抹了抹眼淚:“這都好幾天了……是生是……我們都要知道才行啊!”

釋彌夜沉默了一下,終於還是嘆着氣開口了:“不管怎麼說,你們做好最壞的心理準備吧!”

程曉雪的媽媽呆了呆,撲到了程爸爸的懷裏,失聲痛苦。

走出了那個小區,曲林靜才忍不住開口:“釋彌夜,你剛剛那樣說,會不會有點太殘忍了?”

“給人家希望,最後再帶給人絕望——這纔是最殘酷的。”

“啊,我知道了,先讓他們絕望,最後給他們帶來不算好的消息,對他們來說也是好消息了吧!”

釋彌夜淡淡的看了曲林靜一眼:“不,程曉雪應該真的是死了。”

“啊?”曲林靜傻眼了。

讓鄭文俊開車去江寧區的那所高中等着,釋彌夜帶着曲林靜上了地鐵。

地鐵是修在地下的,所以整個地鐵站裏充斥着各種各樣的鬼。這也就是釋彌夜爲什麼要堅持來沿着這條路走一邊的原因——她要看看在地鐵裏能不能找一點線索。

地鐵是平均五分鐘一班,釋彌夜跟曲林靜起碼等了半個小時,纔等到那天程曉雪乘坐的那一班。一上車,釋彌夜就在整輛地鐵裏搜尋起來。很快,她就發現了一個目標。

此刻的地鐵裏雖然不是很滿,但是也不算空。釋彌夜走到一個角落裏,讓曲林靜站在自己對面。手上妖力一閃,她淡淡的看着她和曲林靜之間的那隻魂:“問你點問題。”

“什麼問題?”曲林靜有些奇怪。

“我看得到你。”釋彌夜的手就擱在那個那隻魂的額頭上,“我想你一定知道我可以很輕易的就消滅你。”

那隻魂還沒有回答,曲林靜就先反應了過來,立刻就意識到釋彌夜在跟誰說話。她兩條‘腿’裏可發起抖來,勉強靠着後面車廂壁的支撐纔沒有癱到地上去。

那隻魂比曲林靜更驚慌失措:“你,你要問,問我什麼?”

“星期天下午三點多鐘,有一個穿黃‘色’羽絨服的小‘女’孩子上了這輛地鐵,你有印象嗎?”

那隻魂更慌了:“這一輛地鐵上得有多少人啊!我怎麼知道你問的是哪個啊?”

“其實很簡單。”釋彌夜收回手,“你有沒有看到你的那些同類們,有誰有什麼異樣嗎?”

那隻魂猛的搖頭。

“真的沒有?”釋彌夜又‘逼’問了一句。

“真的沒有!”那魂都快崩潰了,“我們平時就飄‘蕩’在這地鐵站裏,幾乎都沒有去招惹過那些人。只是昨天突然……好恐怖的感覺!好多的人……鬼就都逃了……但是我們真的沒有做過什麼害人的事情。”

釋彌夜這才點點頭,伸手拽過曲林靜到一排空位上坐下了,鬆開曲林靜那汗津津的手,釋彌夜頂着滿車廂人異樣的眼光,開口了:“姐姐你幹嘛那麼不好意思啊!不就是幫我對一下臺詞嗎?”

滿車廂的人這才收回了目光,自己忙起了自己的事情來。

下了地鐵,曲林靜抓着釋彌夜,眼淚汪汪的:“剛剛有個鬼吧!就在我們中間,有個鬼吧!”

“怕什麼,那是沒有鬼力的魂。”釋彌夜找了個位置坐下,又開始等待程曉雪乘過的第二班地鐵。

曲林靜這下是真崩潰了:“難道這種事情待會還要再來一次?”

“當然了,我必須問清楚。”釋彌夜的表情有些凝重,“我之所以要沿着這條線走一次,就要排除掉程曉雪是被殺掉的可能‘性’。”

“可是程曉雪不是在公‘交’車上失蹤或者是在某一個站下車後才失蹤的嗎?”

“你覺得,公‘交’車上會有鬼嗎?”釋彌夜攤攤手,“如果程曉雪真的是在公‘交’車上因爲鬼而失蹤的,那麼有可能在地鐵上她就被鬼跟着了;而程曉雪若是在中途下了車,那麼她的失蹤就一定是人爲的。因爲鬼要殺一個人的話,沒有必要特意的讓她去某一個地方。”

她又睨了曲林靜一眼:“怎麼,你害怕?”

“很怕。”曲林靜實話實說,“得知就有一隻鬼站在自己的面前,我真的很害怕。”

曲林靜難得的坦率倒是讓釋彌夜側目了一下。

這次地鐵很快就來了,釋彌夜如法炮製的找到了一隻鬼問清楚了,才拖着曲林靜出了地鐵站。

“現在怎麼辦?”曲林靜擦了擦自己額頭上的汗水。

逃跑計劃,總裁夫人帶球跑 雖然釋彌夜跟她說了這些鬼都不是什麼厲害的鬼,但是來源自心底的恐懼是沒辦法那麼輕易的消除的。

“如果從地鐵站到公‘交’車站這裏也問不出一個結果的話,那麼程曉雪的失蹤必然就是人爲的!”釋彌夜的表情也嚴肅了起來,“之後我們再去其餘三個受害者失蹤的地方問問,如果真的都不是鬼做的……那麼這件事情我就不會再管了。”

“不管了?”曲林靜大吃一驚。

“如果是鬼做的,那麼需要我的幫忙。”釋彌夜一攤手,“如果是人做的,那麼偵查破案這些就是警察的工作了。”

“可是,可是你不是說一開始想要接觸這個案子是因爲那個‘女’大學生是你媽媽的朋友的‘女’兒嗎?”

愛入膏肓 “我只是覺得,如果真的不是鬼做的,我也幫不上什麼忙了。”釋彌夜苦笑了一聲,“而且肯定又會被人罵是多管閒事。”

“誰會罵你啊!這可是爲人民除害的事情啊!”曲林靜抓着釋彌夜,“而且我覺得,你的腦子……”

她的手指在太陽‘穴’哪裏轉了一個圈,釋彌夜立刻睨了她一眼:“你是說我腦子有病?”

“不是啦!”曲林靜差點被她氣死,“我是說你腦子很聰明!應該能夠幫助警察破案的啊!”

“可是這本來就應該是警察的職責。”釋彌夜聳了聳肩,又開始物‘色’目標。

曲林靜對於這次的失蹤案件是好奇得不得了,可是如果釋彌夜不‘插’手的話,她也不敢——現在白原市的情形太恐怖,曲林靜半步都不敢離開釋彌夜。

想了想,曲林靜又開口:“如果是宸雲請求你幫助破案呢?”

釋彌夜沉‘吟’了一下:“如果是宋警官的話……”

曲林靜心裏立刻酸溜溜了起來。

“鑑於我以後可能還會有會麻煩到宋警官的地方,可能我會幫忙吧!”釋彌夜又是一笑,“不過我只是一個高中生,跟那些經驗豐富的老偵探專員肯定不能比,所以我應該提供不了什麼幫助。”

“一個良好的團隊需要的是不同類型的人,因爲那樣才能提供不同類型的構思。思維反差越大,就越能提出具有建設‘性’的意見,就能爲整個團隊帶來更有大的優勢。”

聽着曲林靜說完這堆話,釋彌夜也有些詫異了:“我還以爲你……原來……你是什麼職業?”

“喂!麻煩你說話說完好不好!”曲林靜差點沒跳起來,“你以爲我是什麼?現在又覺得我是什麼?”

“我以爲你只是一個比較驕縱的大小姐,現在看起來你也不是那麼沒用。”釋彌夜更坦率,“所以纔想要問問你的職業。”

“我是外國籍華人。”曲林靜偏過頭,沒有再說別的。

釋彌夜也只是微微一笑,沒有再多問,轉而尋找起下一個目標。

不出意料,在地鐵站通往公‘交’車站的這段短短的路上也沒有得到什麼消息。

釋彌夜換了一口袋的硬幣給了曲林靜:“走吧!”

“幹嘛?”硬幣的分量可不輕,擱在兜裏沉甸甸的。

“坐公‘交’車!”

不得不說,釋彌夜想出來的辦法有些笨,但是也相當的有用。

她記錄下了每一個附近的監控拍攝不到的公‘交’車站,到了就下車,隨便找個遊‘蕩’在附近的鬼,問清楚星期那天有沒有看到有鬼跟着一個黃‘色’羽絨服的‘女’孩子下車,或者是這附近有沒有鬼跑去跟着那個‘女’孩子。但是形容程曉雪的相貌可能這些鬼不知道,可是如果一個人的身邊跟着鬼的話,這些鬼的印象就一定會很深刻。 只是六個沒有監控的公‘交’車站穩下來,釋彌夜沒有得到一點結果,反而是曲林靜暈車暈得一塌糊塗,抱着垃圾桶就在一邊狂吐。 *79小說&

“你沒事吧!”釋彌夜一邊拍着她的背,一邊從夜晝裏拿出了餐巾紙和礦泉水。

“沒事……嘔……”曲林靜吐了好一會才緩過勁來。擦了嘴漱了口,曲林靜又疑‘惑’了,“你,你這些是什麼時候買的?”

“帶在身上的。”釋彌夜‘摸’出手機看了看時間,“走吧,我們先去江寧區的那個高中。”

“江寧區?”曲林靜一怔,“距這裏可不近。”

“或者你要選擇回城南區的那個小學?鄭警官已經去那裏等我們了。”釋彌夜把曲林靜拽了起來,“走吧,這次不需要一個站一個站的停了,我們直接打車過去。”

到了江寧區的那所高中,鄭文俊正在跟‘門’衛處瞭解情況。見到釋彌夜和曲林靜,鄭文俊‘精’神一振:“釋彌夜同學,曲小姐,你們來了?”

釋彌夜點了點頭:“去確認了一下,程曉雪的失蹤的確是人爲的——我想她也不應該是自己走失的。”

“局長他們都在這裏呢,正在調查郭雨燕的情況呢!”鄭文俊有些興奮,“釋彌夜同學,你是用什麼辦法確認的?”

釋彌夜微微一笑:“問鬼啊!”

鄭文俊立刻打了個寒顫。

曲林靜白了他一眼:“沒出息!”

鄭文俊一噎。

千億豪門:霍少入戲太深 鄭文俊帶着釋彌夜他們走到了大辦公室裏,果然看到了葉局長。

“第一個發現郭雨燕失蹤的人是誰?”釋彌夜進來,劈頭就是一句。

葉局長指了指旁邊坐着的一個‘女’生;“是這位同學。”

“你是什麼情況下發現郭雨燕失蹤的?”

那個‘女’生有些詫異的看了釋彌夜一眼,見所有的警察對於釋彌夜的行爲都沒有什麼意見,她纔開口:“是前天晚上的事情。那天下午我和郭雨燕兩個人一起翻圍牆出去上網,由於網吧人很多,所以我們沒有坐在一起。等到過了十點我從QQ上叫她準備下線回學校了,可是她一直都沒有迴應,QQ也沒有下線。於是我就大她位置上去找她。可是她的衣服和包都放在凳子上,人卻沒在了。我問了一下坐在她左右的人,他們說一個多小時前郭雨燕就離開了。我後來翻了一下她的包,發現她的身份證和錢包、手機全部都放在包裏的。 愛上你,時光傾城 我想她是去上廁所去了,就到廁所裏去找她,可是她沒在,問了問坐在廁所附近的人,他們也說不清楚……後來我覺得有些害怕了,就趕緊回學校告訴班主任了。”

“因爲郭雨燕長得很漂亮,所以當時這個同學和他們的班主任都擔心她出事了,發動了保安在網吧和學校附近找了兩個多小時,沒有找到,所以班主任才報的警。”葉局長在一邊補充。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