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是性能低配一點嘛!

說到就去做,小蘑菇配合夏豆的要求,不斷演化天蠱,並讓天蠱進入到攝魂洞天中。

可這第一步就陷入了困難。

擁有完整天道之力的天蠱剛一進入攝魂洞天,就讓攝魂洞天有點難受,進去五個天蠱,已經是極限了。

再多一個葉晨都感覺攝魂洞天要崩潰。

單是第一步就已經打破了夏豆千萬隻天蠱聯合運轉的想法。

司藤的生命大道作為電源,也作為顯示器,充斥其中,而夏豆則是用盡自己的力量,用自己的灰霧異象串聯這些天蠱,將天蠱的能力和所見投影。

廢了九牛二虎之力,直道馬克、冉冰、飛雪都順利成為了洞天之靈后,她還是沒能成功。

「別催,馬上就好,這就和打遊戲一樣,你得多來幾條命玩。」

聽到夏豆的話,葉晨嘴角抽搐,這也就是自己命多,短短几天,為了不斷刷新她犯下的錯誤,自己都已經死了上百條命了。

「精氣神相連,馬克,冉冰,你們調動龍象洞天的血河流入進來。」看到馬克和冉冰,葉晨思緒一動,然後開口道。

「另外,飛雪,調動紫霞洞天的紫雲進行輔助,阿青用生死輪迴的力量穩住天蠱的異動。」

葉晨不斷調集力量來輔助夏豆,這小丫頭明明很菜可卻有一種不服輸的精神,這就需要強大的輔助了,否則!

他可不想一個勁兒地被她玩死。

7017k 抱歉!…

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請記住聶先生又蘇又撩的閱讀地址:https:///157538/

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

聶先生又蘇又撩最新章節、聶先生又蘇又撩卡卡西、聶先生又蘇又撩全文閱讀、聶先生又蘇又撩txt下載、聶先生又蘇又撩免費閱讀、聶先生又蘇又撩卡卡西

卡卡西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他的作品包括:隱婚總裁:女人,這次來真的、火影之最強老師、聶先生又蘇又撩、

。 成全:「虎子哥,貴人這是把狼群給連窩端了嗎?」

成虎點點頭:「尊敬一點,你們也是,一會都收斂一些,別看貴人是個女子,看看這些狼,都是貴人一個人的手筆,所以不該有的心思別瞎動,自己摸摸身上扛着的狼,皮沒壞,可是骨頭都是斷的,一下就打死了。」

成虎可沒忽視人群里有些人的小心思,但是為了整個村子的安全,成虎還是特意出聲提醒一番。

跟着人群走的三皇子別有深意的看了一眼王成虎,倒是沒想到這還是個明白人,又有點功夫,或許離開的時候可以將人帶走。

王成虎也沒想到自己這一番舉動還能讓自己一下攀上了一座大靠山,走出了一條截然不同的路。

穀苗兒回來的動靜不大,大冬天的,村民們才剛被村長召集了一回,所以這個時候又全都窩回了家中,狼群下山的事情弄得人心惶惶的,家家戶戶都是緊鎖門窗。

這也就是驚了馬了,林毅等人連忙走了出來,正好看到穀苗兒把狼丟在院子的地上。

林毅看都不看地上的狼,上前抓住穀苗兒,然後仔仔細細的檢查起來。

林毅:「這兔皮襖壞了,可傷到裏面?」

穀苗兒:「沒有沒有,都好著呢,就是可惜了這襖子。」

一群人看着呢,穀苗兒怪不好意思的,此時村長家的三個兒子兒媳婦都聚在了一起,加上幾個孩子,可不就湊成了一大群人了。

林毅:「你沒事就好,襖子壞了就扔了,反正帶的多,一會讓人給你燒水沖洗一下,換一身新的。」

穀苗兒:「嗯,等我把這些狼都殺了,剝了皮然後再洗。」

林毅:「我們吃不了那麼多,狼皮喜歡便留着,狼肉分出一部分做酬勞,讓村裏人弄就好,王家村有屠夫,也有獵戶,不用擔心剝出來的皮子不好。」

王村長聞言連忙站了出來:「使不得使不得,能得夫人將狼群殺了就已經是大恩了,夫人若是想要殺狼,我一會就讓人來弄,若是夫人不需要那麼多,可以拉去府城,府城有專門收野物的地方,這狼連皮子帶肉的賣,價錢還不低。」

開什麼玩笑,一出手就能殺死那麼多狼的人,他們那裏敢佔便宜,不用掏錢就很不錯了。

穀苗兒聞言倒是眼前一亮,是啊,自己怎麼就忘了呢。

穀苗兒:「這些狼確實太多了,我挑十隻出來,狼王的皮不錯,可惜讓我弄了個口子,到了府城,收野物的地方也幫忙處理吧,不然這現在弄了鮮血淋漓的帶回府城也不方便。」

王村長:「有的有的,您只管放心。」

林毅:「既然如此,那麼就勞煩村長讓人幫忙趕牛車把這些狼都送到府城,順便的帶一下路。」

穀苗兒:「對,還有十隻呢,那些我就不要了,把這些送城裏,明天我再來。」

王村長聞言心臟撲通撲通的狂跳:「不行不行,怎麼能占您的便宜,您能幫忙將狼群殺了已經十分不錯了,我們沒給您倒拿錢就好了,能問您一個問題嗎?」

。 三個兒媳婦,二婆都是一視同仁的。

可一開始,二婆交代的是水華嬸過去問情況。這會因為會觸霉頭,就叫和五婆幾個兒媳婦不和的水才嬸過去,這多少有些欺負人。

所以二婆正準備拒絕和大娘的提議,決定還是讓水才嬸過去。

雖然三十一歲是最大的,不能隨便去別人家裡。可這都是限制當事人的,可沒限制當事人的媳婦。

水才嬸覺得和大娘說得很對,她先二婆出聲前說,「娘,那就我過去看二叔他們。我這人說話直,有什麼說什麼。二嬸他們說不過我的,也不敢把我怎樣的。」

和大娘點頭附和,她就很喜歡水華嬸每次懟,那個女人幾個兒媳婦,氣得說不出來。

「對,就二春娘過去。要是他們敢要什麼,二春娘可不怕他們,一個個給懟回去。」

可內心裡,和大娘還是想讓五婆他們一家自生自滅好了,她看向二婆,勸道,「依我看,還是不過去好了。」

「管他們死活的,這都是他們自己活該。平常只積怨,不積德,現在得報應了。」

二婆搖頭,說,「都是一家人。既然都知道他們出事了,自然得去關心一下,看有什麼能幫得上忙的。」

「這都拉了一晚上還沒好,這該脫水了。要是還繼續拉,看來只能請大夫來看了。」

和大娘幸災樂禍道,「那就讓他們拉脫水,暈過去最好。手裡明明握著錢,偏偏不捨得花幾十文錢看大夫,買葯。」

朝五婆家的方向呸了一聲,和大娘罵道,「這都是他們活該,自找的!」

玉蓮聽得直感嘆,和大娘對五婆可真的是恨之入骨啊!

二婆和水華嬸對視,「你去看看情況。他們要是下不了炕,就說晚上我們給他們送飯過去。要是太嚴重了,還是勸人請大夫來一趟。」

「知道了,娘。」說完,水華嬸就起來,去廚房拿紅雞蛋,準備去五婆家。

其他人,接著往下聊別的八卦。

和大娘知道的八卦消息是最多的,她小點聲和二婆說,「我們水才就是有福氣,今天風和日麗的,是個辦喜事的好日子。」

指著前面一個方向,和大娘說,「可不像前天,那邊那家做壽,從早上一直下雨到晚上。」

這個也是和和大娘有仇的人,所以和大娘說著的時候,臉上是帶著幸災樂禍的笑。

「人大師都說了,今年得忌水,否則得破財,更不能在生辰這一天辦壽宴。可她偏偏不聽,就覺得這個日子最好。」

「這下好了,那天真的下一天雨,親戚來不了。就連他們家的灶頭,也被水淹了。人氣得暈過去,還病了一陣子。」

和大娘樂道,「這可不就是大師說的破財受災了!」

「家裡,里裡外外那麼多人都在勸她,可她就是不聽,這會出事了。她反過來怪大家,不攔著她。」

「她也不想想,就她那個潑辣的樣子,誰敢去勸她,不怕被她抓破臉,打出血啊!」

「要我說,她也是活該。」

這件事,前天鬧得很大,該知道的人都知道了。而在場的,除了不關心這些事的玉蓮,其他人多少都知道一些。

二婆也聽水生嬸說過這事,她說,「不是說,大師說那天日子好,所以他們才定在那天。」

「她還說,要去找那位大師麻煩了,說他算得不準,要人退錢。」

和大娘反駁,「准,怎麼就不準了。我就在她家隔壁,她們平時說什麼,我都聽到。我都聽到她說了……」

一旁聽八卦的玉蓮,聽到這,心裡有些疑惑。

和大娘說她聽到了,這是怎麼聽到的?

具她所知,她們兩家的房子,可是隔著二米的巷子。人家在屋裡商量,和大娘這耳朵,到底是有多順風,這都能聽得那麼清楚。

這邊和大娘還沒說完,外邊有人進來,說是親家來了。

一聽,二婆和水才嬸就起來,去院子門口迎接人。

來的是水才嬸父母,二婆對趕路來的兩人說,「親家、親家母,我們進屋裡坐。」

三大娘看了院子的眾人,對三大伯說,「屋裡你們男人喝著聊著,我們女人,就在外面嗑瓜子,嘮叨嘮叨。」

三大伯點頭,和二個兒子,就隨著聞聲趕出來迎接的水才叔進屋裡去喝酒聊天。

水才嬸倒了一碗茶水給剛坐下的三大娘,「娘,喝水。」

三大娘接過碗喝茶,她看著臉色紅潤的閨女,心裡安心多了。

等人喝完茶水,二婆問道,「親家母,你們今天是從那裡來的,怎的比以往晚來一個時辰。」

說起這事,三大娘也是一肚子委屈,「我們五更天就出發了,本以為辰時就到。結果也是倒霉,遇到萬家村的出殯隊。這不,我們就饒了一個山頭,這才到的。」

趕喜事,最怕就是途中會遇到喪事,這可是會沖煞到的,所以只能繞路。

聽到的和大娘,問三大娘,「萬家村?是冬至那天,請神出事,那個萬家村嗎?」

不等三大娘回答,和大娘又和幾個不知道的媳婦解釋,「就是每年舉辦冬至請神的那個萬家村。」

「聽說每年成千上萬的人,從五湖四海,趕往萬家村,就為了參加這個請神祈禱。」

她很是遺憾道,「前兩年,我也過去了,還求到了神水。今年,因為有法天大師出席,除了神水,還有大師親手寫的平安符。」

「要是我今年過去,或許還能得到法天大師的平安符。」

解釋完了,和大娘又問三大娘,「我聽說,今年請神出事了。所以,才會有人死了。這是不是真的?」

作為和萬家村隔一個山頭的三大娘解釋,「那都是外地人胡說的,沒有的事,今年請神很成功。」

「只不過,在請神完下山的時候。剛好碰上兩條有仇村子的人在打架,所以才有兩個小孩子不小心被推下山,摔死了。」

和大娘明了,「原來是這樣的。我聽人說,說是請了災神來,所以才出事的。」

三大娘糾正,「不是的,請神很成功。只能說兩個孩子有些不行,被波及到了。」

這個話題過去了,大家又聊起別的話題。

不一會,水花嬸回來。

玉蓮看人的臉色,很是平靜,沒有動怒什麼的。想來,是沒有被刁難。

二婆問,「怎麼樣?」

水華嬸說,「都拉脫了,躺在炕上動不能動,都是二叔一個人在看著。剛吃了二叔煮的葯,都在睡。」

聽到沒有什麼大問題,二婆放心多了。

。 林辰軒的嘴角也同樣泛出了冰冷的笑容,山本柳二郎能想到的事情,他怎麼能想不到?就在山本柳二郎撤回拳頭的同時,他也撤回了拳頭,同樣轟出另一隻蓄力已久的拳頭砸向山本柳二郎的心口、心口是人體最薄弱的位置,只要能砸的中心口,就算殺不死他,也絕對能重傷!

他要讓山本柳二郎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用他的招式對付他!更能擊垮他的武士道精神!一旦精神被擊垮!接下來想戰勝他,就容易多了。

有人曾經戲稱,兩位高手之間對決,不在乎武力!因為一旦成為高手,所有人的武力都差不多,想要取勝,就要在智慧上壓制對方,誰更有智慧,誰想的遠,誰才是最後的贏家!事實證明,這句話說的的確很有道理。

林辰軒比山本柳二郎想的多,所以最終的贏家,一定是他!

感受到那股恐怖的力量,山本柳二郎心中一顫,快速抽回左拳抵擋,而他的右拳,卻改變的路線,朝著林辰軒的心口砸去。不就是硬碰硬嗎?反正自己服用了禁藥,無論是力量還是身體的強硬程度,都在很大程度上提升了!他相信自己絕對能承受的住林辰軒的這一拳,並且自己的拳頭,會把林辰軒打死!

「砰……」由於林辰軒的出拳的時間比較早,所以他的拳頭先砸中了山本柳二郎,不過砸中的卻不是心口,而是山本柳二郎左邊的胳膊。「死吧!」林辰軒並沒有收回拳頭,反而把全身的力量,都凝結在了這一拳之中。

「卡擦……」山本柳二郎感覺自己的胳膊好像被大岩石砸中了一般,瞬間失去了知覺,胳膊更是不由自主的朝下落去。轟斷山本柳二郎的拳頭之後,林辰軒的拳頭再次轟了出去,狠狠的朝著山本柳二郎的胸在山本柳二郎的胸口上。

這一拳,林辰軒使出了全身的力量,甚至感覺還有點超強發揮……

只聽「咔嚓」一聲,山本柳二郎胸前的肋骨直接被林辰軒的拳頭轟的粉碎,大量的鮮血從他嘴裡噴了出來,原來猥,瑣的臉龐也變得極其猙獰,而他的身體更是被這一拳砸的連連後退,原本砸向林辰軒的拳頭,還沒有到達,就被強迫收了回去。

鮮血飛濺……

山本柳二郎整個人已經分不清東南西北,大腦嗡嗡作響,胸前更是傳來一種無法用語言形容的劇痛,好像天塌下來,正好砸在他的身上似得!

可是他卻告訴自己,千萬不能倒下去!自己可是島,國的天才!山本家族未來的希望,如果倒下去了,家族的聲譽一定會一落千丈!為了家族,為了武士道,絕對不能倒下!

雖然他努力的告訴自己不能倒下,可林辰軒卻不會放過他,整個人宛如一頭餓狼撲了上去,對著搖搖欲墜的山本柳二郎拳打腳踢,每一拳,每一腳,林辰軒都毫不留情的用盡了全力,他知道,如果自己今天不殺了他,這傢伙將來一定會成為自己的大敵!

面對林辰軒暴風雨般的攻擊,山本柳二郎根本無法做出任何反應。

「死吧!」見山本柳二郎已經徹底失去了神智,林辰軒握緊拳頭,一股龐大的力量瞬間爆發,然後就看見卡擦的一聲,眾人還沒看清林辰軒是怎麼出的拳,山本柳二郎的身體就飛了出去,宛如榴彈炮一般。就這麼直接飛了出去,最後更是直接撞在了大廳里的牆壁上,把結實的混凝土所做的牆壁都撞出了一個大坑!

所有人都目瞪口呆的看著這一幕,不管是韓世虎,陸勝寒,柳雲,或者龍少天,全都目瞪口呆的看著這一幕,太可怕了!這傢伙真的是人嗎?竟然一拳能把人打成這樣!還把牆壁給震碎了,這一拳的力量,究竟有多大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