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這樣,我居然都沒死?

真是福大命大,阿彌陀佛!

白俠還在笑,我又是羞愧,又是惱怒,忍着渾身的痛,站了起來,大聲道:“別笑了!白俠,你真是一點都不實在,一點都不厚道!”

“我,我怎麼了?”白俠強忍着笑,問道。

“上面有那麼一隻大公雞,你怎麼不提前告訴我?”我說:“我差點被它給啄死!”

“我不是告訴你了嗎。”白俠道:“還讓你防備着,有隻會啄鬼的雞。你自己不小心,怎麼能怪我?”

這話說的我倒是也無言以對,我只好道:“那你也沒說,它會把我丟下山來啊。”

“天地良心,我說了。”白俠道:“我說它會讓你翻個大跟頭,對不對?”

“我天!”我道:“這跟頭就是從半山腰翻到山腳下?”

“對啊。”白俠道:“你還嫌這個跟頭不大?”

我瞪大了眼,實在是不知道該怎麼反駁了。

半天,我才氣哼哼的說:“你就不怕我被摔死?”

“這漫山遍野,都是厚厚的一層桃花瓣,還有桃樹葉子墊着。”白俠笑道:“這都能摔死你的話,你也就別活了。”

“我說不過你!”我惱怒道:“反正就是你戲弄我!”

“好了,好了。”白俠道:“不吃一塹,不長一智嘛。你現在再上去,不就什麼都知道了,也有所防備了?”

這個捕快不太冷 “你跟我一起上去!”我道:“那半山腰裏有一座山門,巨大的桃木門,根本就打不開,想要翻過去,就會被那大公雞啄!無計可施!” 白俠道:“我跟你一起過去,也沒辦法幫你。那大公雞仍然是要啄鬼。”

農門悍妻忙種田 我看着白俠道:“那你是怎麼進入帝宮的?”

“我跟你不一樣啊。”白俠道:“你是真正的鬼,我是假鬼。封住了三燈,充其量算是活死人罷了。所以那大公雞不會啄我。”

我道:“那我該怎麼過去?”

白俠道:“沒辦法,只能硬拼。只要你能降服了那大公雞,你就能過去那道山門。”

“不是吧?!”我瞪大了眼睛,道:“那大公雞簡直就是個怪物!而且還會飛,牙尖嘴利的,我怎麼跟它鬥?它力氣還那麼大,能抓起我,把我丟到山腳下!還要我降服它,你開什麼玩笑?!”

“可是要想過山門,就必須得降服它。”白俠道:“否則,你也到不了山頂。”

我道:“那桃木門只能是翻過去嗎?沒有別的法子嗎?”

“那桃木門當然是不能翻的。”白俠道:“什麼叫做門?有開有合才叫做門,既然做了門,就是爲了讓人進的,而不是讓你去翻的。”

“可是那桃木門非常奇怪,上面光禿禿的什麼都沒有。”我道:“沒有開關,沒有門把手,沒有門環,沒有門釘,沒有門栓,連它是從哪裏開的,怎麼開的,我都不清楚,就算是我打敗了那大公雞,也沒辦法打開桃木門,仍舊是要翻過去啊。”

“誰說的桃木門是光禿禿的?”白俠道:“你難道沒有看見那桃木門的頂端是連着那大桃樹的嗎?”

“我看見了。”我回想着那桃木門的模樣,道:“可是那又怎麼樣?”

“這大桃樹是有靈性的。”白俠道:“那桃木門不是做出來的門,而是天然生出的門,是大桃樹長出來的門。”

“啊?”我一愣,難以置信的說道:“大桃樹長出來的門?這怎麼可能?!”

“有什麼不可能的?”白俠道:“我聽他們說過,這大桃樹是第一任酆都大帝種在度朔山後的,經過萬千歲月,才長到這種程度……歷任的酆都大帝都甚是喜歡這棵大桃樹,這大桃樹受了酆都大帝的薰陶,也生出了靈性和靈力,這棵桃樹的東北一端,有一段拱形的枝幹,樹梢一直彎下來,遞次盤旋,一層摞着一層,直接捱到地面,就像是一扇天然的大門!也就是你所看見的那扇桃木門了!它是大桃木專門爲酆都大帝的地宮所長出來的門,非同小可!”

我聽得目瞪口呆,道:“居然是這樣長出來的門,那它的開合,豈不是全憑大桃樹自己的意思了?”

“聰明!”白俠道:“酆都大帝在的時候,度朔山中住着一百零八將和衆多帝兵,想要下山的話,必須出的那桃木門,而桃木門開不開,就看大桃樹的意思了。”

我愕然道:“那萬一有急事的話,桃木門不開,豈不是要誤了事兒?”

“不會的。”白俠道:“那大桃樹的意思,就是酆都大帝的意思,酆都大帝的意思就是大桃樹的意思。所以,桃木門開不開,雖然看起來是由大桃樹決定的,可是卻也是酆都大帝暗中授意。”

“可現在酆都大帝不在了。”我道:“那就全看大桃樹的意思了?”

“對,也不對。”白俠道:“你就是酆都大帝的轉世,那門開與不開,應該看你的決心。反正我去的時候,桃木門是會開的,但是我不會幫你去叫門,萬一你連累的我也進不去門,那可如何是好?求人不如求己,你還是自己努力吧,否則以你現在的這種程度,你就算是回到了陽間,也仍舊會被打死。”

我沉吟了片刻,道:“我知道了。那隻大公雞呢?這桃木門有這種神奇的來歷,那麼那隻大公雞就沒有嗎?”

“也是有的。”白俠道:“那大桃樹有一條枝幹,生的很長很長,而且是完全盤旋繞來繞去的長着,結果就盤成了一個窩,看上去像是一個鳥巢——那樹枝據說展開來有幾百裏那麼長——鳥巢中住着一隻金雞,也就是剛纔啄你的那大公雞了。這金雞的來歷不俗,也是酆都大帝當年養的,不過與其說它是金雞,不如說它是鳳凰,因爲它像極了鳳凰,死了之後,還能浴火重生,類似不生不滅。當年酆都大帝養它是要它月出啼叫報時用的,後來它就住到了大桃樹上,守着山門,叫一聲,度朔山的上上下下都能聽到。而且如果有陰間道行高的鬼魂,渡過了弱水之海,想要到鳳麟洲上偷桃子吃,都會被金雞給啄死!”

“還有鬼魂來偷桃子啊。”我驚詫道:“膽子真大。”

“因爲大桃樹有靈性嘛。”白俠說:“據說吃了它結的桃子,道行至少能提升一倍。不過平生也只能吃一次有用罷了。”

“是嗎?”我不由得仰面看了看那大桃樹,見葉子和花瓣中,隱隱約約結的似乎是有果實,我不由得嚥了一口吐沫。

白俠笑道:“你如果饞了,可以去偷着摘一顆嚐嚐。不過,還是要先打敗金雞,否則,桃子沒吃着,命先沒了。”

“算了。”我搖搖頭,道:“還是先登上山頂再說吧。登上了山頂之後,如果還有空餘的時間,我就去摘個桃子試試。那金雞有沒有什麼弱點?”

“有。”白俠道:“它的弱點就是攻擊有限。它會飛,會啄,會抓,會撲,會叫,會撓,但是它不動招數。它的厲害,只是建立在它天生的神力和速度之上。只要你足夠激靈,足夠靈巧,能超越它的速度,能耗盡它的力氣,它就算是被你制服了。”

“這算是什麼弱點?”我失望道:“我耗盡它的力氣談何容易!它一直盤踞在大桃樹上養精蓄銳,我還要先爬到山門上,累的半死了,纔跟它打,到底是誰耗誰啊?”

白俠道:“你現在的本事不低,在陰間一路走來,磨練也足夠了,變化也足夠了。只是你一直在成長,反而會感覺不到自己的成長,還以爲自己跟以前那麼弱罷了。要對自己有點信心!”

“可我是真的很弱啊。”我苦惱道。

“那是因爲你接觸的都是絕頂高手。”白俠道:“所以反倒很容易忽視到自己的高度。老陰山魏氏家族,蓮城慕鴻飛,蕩鬼天師鍾馗,孟婆,都市王,元神,還有我……有很多對你來說,道行和境界是高不可攀的,所以你在我們面前就算是進步很大,你自己仍然無法察覺。就好比你在小的時候,站在泰山腳下仰望,跟你長高了許多,仍然站在泰山腳下仰望,還是會覺得自己相當渺小,小如芥子。這道理是一樣的——不過,那金雞可不是泰山,你更不是芥子。”

白俠說完,拍拍我的肩膀,道:“我也只能幫你到這裏了。快些去吧,疲憊對你來說,不是最大的敵人,勇氣和決心纔是。”

“好!”

我提了一口氣,仰面看了看山,吼了一聲:“衝!”

吼完,仍舊是一路狂奔,朝着山門進發而去!

我確實是進步了。

因爲,我纔剛剛爬過一次山,也纔剛剛從山上摔下來,可是就那麼片刻的說話功夫,等我再次爬山的時候,已經不覺得累和痛了。

不說別的,元氣恢復的速度,至少是比以前快的多了!

而且,也不會再單純的需要靠飲食來補給能量了。

因爲,我的身體,已經越來越能攝取到天地之間的菁華了! 一路狂奔,眼看着山門就在不遠處了,我才放緩了腳步。

稍稍調整了一下,不至於到了山門前,太過疲憊,讓那大金雞佔了以逸待勞的便宜。

其實,我並沒有瞧見大金雞在哪裏。

山門前靜悄悄的,看上去什麼動靜都不像是會發生的樣子。

如果不是之前我吃過一次虧的話,我也不會想到這桃木門上,居然還暗藏“殺機”。

我悄然走到桃木門下,正想仰臉去看看,大金雞是否藏在大桃樹中,結果剛一擡頭,就感覺到一股勁風自上而下,撲壓而來!

不用再看了,也不用想了,必定是金雞下來了!

我趕緊往後躲避!

剛跳開一步來,就聽見“噗”的一聲輕響,那金雞已然落在了地上!

這是我第一次正面看見那金雞的模樣!

我還是不得不感慨於它的體型巨大!

它昂着腦袋,高度只比我略低一些而已,一樣望去,就令人心中發憷!

它渾身上下的雞毛,全都是金光燦燦的,迸發着亮光,耀耀奪目!

就連那大雞冠子,也是金黃的!

兩條筆直堅硬的腿,一雙金鉤也似的爪子,看上去觸目驚心!

重生暖婚,厲少寵妻甜爆了 長長的嘴,尖銳的喙,更是讓我暗自捏了一把冷汗!

小時候,就因爲怕被公雞啄,逢年過節要殺雞的時候,都不敢去抓,現在倒好,讓我對付這麼大個的一隻!

上山之前,一鼓作氣提起來的膽量,在這片刻之間,在被那金雞歪着腦袋偏着臉,瞪視我的情況下,幾乎要冰消瓦解了。

“喔喔……”

金雞喉嚨中開始發出了低沉的嘶吼,它的一雙雞爪子也開始在地上劃拉起來——深入滿地的桃花瓣中,直接划動山石,發出令人心悸的摩擦音!

它脖子上的雞毛,也聳起了一圈!

金黃色的雞冠,轉瞬間竟然變了顏色——變得有些通紅如血!

它的翅膀,微微張了起來!

這是要開打的節奏啊!

我心中剛泛起了這個念頭,就聽見一聲震耳欲聾的嘹亮啼叫:“喔喔喔!”

然後就看見那金雞撲閃着翅膀,朝我飛奔而來!

我不得不說,這金雞的叫聲,也是攻擊敵人的法寶!

剛纔它猛地一叫,我感覺腦袋都要被炸開了!

太尖銳,太高亢了!

就好像是一根錐子,刺進了耳朵裏一樣!

而且,它又是在叫聲中發動了攻擊,我稍稍一怔,它就衝到了的跟前,腦袋伸出老長,朝着我胸口啄來!

屁股上的疼還沒完全恢復呢,我趕緊往旁邊閃避——我準備聽從白俠的意見,暫時先奉行只守不攻的對策,跟它耗下去!

耗到它沒勁兒爲止!

我這一躲,金雞撲了個空,直衝衝的從我身邊躥了過去,我剛剛一得意,冷不防那金雞的翅膀居然又反向打了回來!

直接扇了我個正着——一股巨力衝撞而來!

我直接被打飛了出去!

幸好地上滿滿的都是桃花瓣,摔了下去,也沒有什麼大礙——可是,我心中對那金雞的畏懼,卻是更加深刻了。

剛纔它那一翅膀扇出來的力量,實在是太大了!

果然不愧是天生神力!

這樣的力量,叫我得堅持多少回合,才能慢慢給它耗盡?

我也來不及想這個問題了,因爲那金雞把我扇倒在地之後,一個轉身,扭過腦袋來,又朝我衝殺了過來!

我趕緊從地上一咕嚕爬了起來,瞅着金雞伸長了腦袋,大有不啄死我不罷休的趨勢,我就腳底發寒,渾身長毛。

“喔喔喔!”

又來了!

雖然已經領教了多次,可是高度緊張的時候,它猛然一叫喚,仍舊是把我嚇了個半死!

叫聲中,金雞已到,伸嘴就是一啄,那速度,真是快如電閃雷鳴!

我早有防備,看見它腦袋動的時候,就開始躲了!

沒想到,這次金雞也長了記性——上一次啄我,它用力過猛,直接從我身邊衝了出去,這一次,它見我躲開,竟然立即撲閃着翅膀,趁着衝勁兒,飛騰起來,身子在半空之中,一雙利爪朝着我的腦袋抓來!

這把我嚇得——就算是沒抓到,劃到我的臉了,那也是不得了啊,英俊的相貌立時就不能保證了。

眼下,四周無人無鬼,我也不顧形象了,腦袋一縮,雙手一抱,朝着地上一個翻滾,狼狽躲了過去!

不得不說,地上落滿了桃花瓣,真是有好處。

翻滾起來,一點都不覺疼痛,還能嗅到花香,讓我精神一震,真是妙不可言——哎呀,又攻來了!

金雞落下,凌空一道利爪,彷彿是人舉着砍刀一樣,朝我劈了下來!

白俠居然說金雞不懂招式,這分明就是行家才能施展出來的手段!

我身子急忙後仰,一個倒空翻,閃躲了開來,然後站定了身子。

心中已經是有些慌了。

因爲太吃力了!

再這麼打下去,不要說耗盡這金雞的力氣了,我自己先不行了。

就連躲,都快躲避不及了。

心中剛剛泛起了這個念頭,我就猛然看見那金雞使勁揮舞起來的翅膀,瘋狂扇動了一把!

剎那間,我想到的是,這金雞不會是想扇風把我給吹跑吧?

但是,下一刻,我就意識到自己的不對了!

因爲金雞扇動的目標,不是我,而是地上的桃花瓣!

一陣怪風平地而起,無數桃花,夾雜着粉塵,洋洋灑灑飄然而起,全都朝着我撲了過來!

“不好!”

這金雞果然不愧是酆都大帝養的,簡直是太狡猾了!

這分明是要迷我的眼睛,讓我看不清楚它啊!

我只覺得眼前一陣紛紛揚揚,倉猝之際,我也只能忙亂的往後去躲,恍惚之中,我隱隱約約看見金光一閃,再穩住神情的時候,那金雞赫然就在眼前了!

又是一翅膀扇了過來——這次,毫無疑問是打在了我的身上!

一股大力傳來,我直接趴在了地上!

然後肩頭一緊,顯然是金雞的一雙爪子已經按住了我!

我急忙掙扎着回頭望去,只見金雞又是朝着我的屁股啄了下去!

我天!

這孽畜!

真是大膽放肆猥瑣!

“我是酆都大帝轉世,不要——啊!”

我話還沒有說完,臀部已經是遭受到了金雞無情的重創!

一聲慘叫,估計遠在山腳下的白俠都能聽到。

我在疼痛之中,感覺自己的身子再次被提了起來,那金雞已經撲閃着翅膀,騰空而去,抓着我,又朝着山下拋去!

“我還會回來的!”

我憤怒的狂吼一聲,然後趕緊雙手抱好了腦袋。片刻間,兩耳旁的風聲,再次呼嘯而起!

一股怪力推着我往山腳下瘋狂滾去!

當我被滾的七葷八素,五臟六腑都快要衝體而出的時候,終於感覺像是停住了。

“又下來了啊。”

我擡起頭時,看見的第一樣東西,就是白俠那張幸災樂禍的臉,還有嘴角的一抹猥瑣笑意。

我呻吟着,艱難的坐了起來,看了看白俠,有氣無力的說:“讓白大哥賤笑了。”

“這沒什麼,我預料之中。”白俠接了一句話,突然一愣,瞪着我道:“你說的是見笑還是賤笑?”

“哦,是奸笑。”

“你這小子!”白俠道:“活該被啄屁股!”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