居然平分秋色。

“不可能,你的身體怎麼能達到這個程度!”

第一次,鄭傑震驚了。

“不可能的事情,還多着呢!”

我以前從來也沒有進行過新的神鬼第三變,一切都還在適應過程中,所以剛纔那一拳,只是一個試探。

但也就是這個試探,讓我發現了不少好玩的東西,比如說我身上流動的鬼氣。

我發現吃了冰蓮以後,我身上的鬼氣,居然也帶着一絲寒冷的氣息。

我偷偷的朝着旁邊輸出過這種鬼氣,熾熱的岩漿壁,瞬間就被凍成了冰塊,雖然很快它就恢復了過來,但是這種程度,也着實有些嚇人了。

“再怎麼不可能,你也就是個人類而已!”

對面的鄭傑對着我說道。

“還有,不要以爲,提階功法只有你纔會!”

說着,他一聲大吼。

下一刻,他全身的肌肉,都開始爆炸起來,我可以感覺到,他身上爆棚的力量,不,不只是這樣,就連他的能量等級,也進行了提升。

終於最壞的情況還是發生了,對方也會提階功法,不過好在我之前也沒有盡全力,所以最後的勝負,還未可知。

想到這裏,我又多了幾分信心、。

“來吧!”

“餮神吞天!”

一股奇異的能量,從他的身上傳遞出來。

這是比吞食天地更強大的祕書,不過現在的我,絲毫沒有畏懼。

“你要戰,那便戰,鬼王撼天!”

一道饕餮神牛的虛影出現在了,鄭傑的身後,這虛影蓄勢

待發,似乎隨時看有可能朝着我這邊頂過來,而與此同時,一道強大的虛影出現在我的背後。

他這一招餮神吞天,重點應該不是在吸,而是在他身後饕餮神牛的那一頂,吸只是前半段的控制技能,而要是被頂中了,那絕對完蛋。

當然,這只是相對於一般人來言的,我有信心,我的鬼王撼天,一點也不會比他的鬼術差。

就在這個時候,對面的鄭傑朝着我一指,我也朝着他錘了下去。

我們兩個的攻擊交匯,天上的兩道虛影,也開始交匯。

下一刻,饕餮神牛虛影頂住了我的鬼王虛影肚子,我的鬼王虛影,也是一下子錘在了饕餮神牛的背上。

這應該算是,兩敗俱傷?

不,其實是對面的鄭傑贏了,鬼王虛影打的是他的背,而他攻擊的是我們的肚子,肚子是屬於比較薄弱的地方,和背相比,自然受到的傷害要更大。

虛影異象之間的比較輸了,一陣巨大的反噬朝着我襲來。

這邊和鄭傑直接的攻擊,也開始見了分曉,就是這麼反噬的一愣神的功夫,我被鄭傑打的飛了出去。

劇痛,從我的渾身上下傳遞開來,我感覺渾身的經脈都要斷了。

果然,薑還是老的辣,雖然我的神鬼第三變都已經完成了進階,但硬拼依然不是鄭傑的對手,不過,今天這場戰鬥,我是不會輸的。

因爲此時此刻,花藤已經纏繞過來,我的身體正在迅速的恢復,鬼氣也在補充,而對面的鄭傑,我敢肯定他現在並不好受,因爲他雖然贏了,但此時此刻傷的一定比我重,因爲我之前的鬼王撼天,目的主要不在於攻擊,而是強行的吧我的寒冰鬼氣,打入了他的體內。

果然,下一秒鐘,寒冰鬼氣開會發揮作用了。

“這是什麼情況?見鬼!”

鄭傑開始一聲大吼,他的身體由內而外,開始出現了冰渣子。

“傻逼,沒什麼情況?就是,你上當了!”

我朝着鄭傑看着,饕餮的恢復能力還是很強的,我必須乘勝追擊。

“鬼神閃!”

雖然有了恢復,但是想再用一次鬼王撼天,那基本不可能,所以我選擇了鬼神閃這個速度最快的鬼術。

立馬到了他的跟前,鬼神閃並沒有穿破他,但也對他造成了中創。

“花藤助我!”

我一聲吼,然後體內饕餮內丹的力量,也開始發揮。

“禁,禁,禁!!”

我的手速飛起,一瞬間打出了十五個印訣。

這個鄭傑肯定是不能殺的,我要做的是要封印他。

“你休想!”

鄭傑開始了激烈的反抗。

(本章完) 不過,他的反抗是徒勞的,因爲一切都在我的計算之中。

他現在修爲下降的程度,剛剛好可以被我給封印起來。

“不!!”

他又是一陣的掙扎,但是絲毫沒有用處,因爲現在,我已經完全的把他給封印住了。

“搞定了!”

我看着鄭傑,拍了拍手。

搞定了最大的一個,其他的就好辦了,本來他們就已經被花藤給弄的差不多了,後面需要我做的事情,就是一個一個的封印他們了。

當然這個事情,也並不需要我親自動手,因爲還有蘇小魅他們呢!

蘇小魅和林蛋蛋,也都加入了封印的隊伍,畢竟如果只是我一個人的話,等我封印完畢之後,我估計他們的修爲都可以恢復了。

山膏這小子也已經被我給放了出來,不過,他的修爲顯然還沒有涉及到封印這個方面,所以他只能在一邊幹看着。

“快,快,左邊那個傢伙的修爲要恢復了,你們快上!”

山膏這傢伙也沒有閒着,他無聊了一會,就開始做總指揮了。

“右邊的那一個!”

爲了怕花藤把他們給吸死了,所以我讓花藤放開了他們,現在就變成山膏看着了,這小子玩的不亦樂乎啊,實在又來不及的,他就衝上去頂一下,給人家整個傷上加傷,開始的時候還有人努力的恢復一下修爲,但是到了最後,全部都被山膏這小子給搞崩潰了。

“怎麼樣?我厲害吧?”

山膏對着我們說道。

我不由自主的給他豎起了一個大拇指。

把他們全部都給封印起來了以後,我們找繩子給他們捆了起來,這傢伙,之前整的我們這麼慘,現在肯定要給他們好好的回報一下。

“來吧,我們大家商量一下,怎麼回報他們?”

把他們丟到了一邊,我們四個人就開始開會了。

山膏這小子,也不知道從哪個地方招來了一個棍子,然後十分猥瑣的做了一個戳戳戳的動作。

“爆他們的菊花!”

他那個猥瑣的眼神,讓我感覺到整個人生都不好了,特別是他說出爆菊花這三個字的時候,還是衝着我的。

當然,最怕的,肯定不是我了,畢竟山膏這小子修爲還是不如我的,當山膏說出這三個字的時候,我能夠感覺到,旁邊的饕餮們,都是一顫。

結果下一刻,得意忘形的山膏遭報應了,在她旁邊的歲小妹,一下子敲到了他的腦袋上面。

“你怎麼這麼猥瑣,就不能想點正經的事情麼?”

“我….”

山膏看了看我,似乎是在說,爆菊花這種東西是跟我學的,好像是

有這麼回事,但是我絕對不能讓他在我家可愛的小魅面前毀掉我英勇的形象啊。

“那個,山膏說的也有道理,對敵人,我們要無所不用其極,反正不把他們弄死,讓他們嘗試一下,也不錯!”

頭一次,我開始支持山膏的決定。

“你們想什麼呢!”

蘇小魅有些不慢的看着我,雖然我這麼做有點自投羅網的嫌疑,但是這樣無異於就變成,我被山膏帶壞了。

“我覺得,還是不要了吧!太噁心了!”

林蛋蛋在一邊說道。

“再說了,真要搞這個,誰上呢?”

這話說的是實話,大家說都可以,但還真的沒有人願意做這個事情,就連山膏這小子自己都閃開了。

必須得給他們一個印象深刻的教訓,不然的話,我怎麼也不管滿足的,他們居然傷害了我家蘇小魅,真的是太過分了。

“有了!”

突然,我腦洞大開。

“你們看我的!”

說着,我就徑直朝着他們走了過去。

本來我沒必要這樣的,但是爲了蘇小魅,一定要狠狠的報復這幫傢伙。

“這邊的饕餮們,你們聽着,現在,你們都是俘虜,剛纔我們說的話,你們也都聽到了,本來呢,是準備爆菊花來着,但是我們現在覺得有些噁心了,所以就給你們一個機會,按照我說的話來,你們就有機會活命,如果要是反抗的話,首先,生命安全我不保證,再一個,就算是能活着,我給你們擺一個基佬的姿勢,給你們扒光了送出去,保證讓你們生不如死。”

我這麼一說,對面的饕餮們,瞬間就嚇的直顫的。

要知道,剛開始的時候,他們一個二個還牛逼的很呢,都是一副要殺要剮隨便你,老子肯定不會跟你合作的樣子,不過,這也證明了那句話,只要是人,就沒有不怕的地方。

“行了,我也不和你們瞎逼逼了,進入正題吧,你,起來!”

我對着其中一個人說道。

他看了看我,有些疑惑,但還是站了起來。

“跟我過來!”

我把他帶到了鄭老大的面前。

鄭老大是這些饕餮裏面,我捆的最結實的一個,因爲他的實力最強,我怕他給我玩點什麼幺蛾子。

下一刻,我的鬼氣一陣閃動,被我叫過來的那傢伙,身上的繩子,直接就散架了。

“給我扇他,對着臉扇,二十巴掌,你只要扇完了,我保證,你就安全了。”

我對着這個饕餮說道。

他一個勁的衝着我直搖頭。

扇鄭老大,就算是借他十個膽子,他也是不敢的。

“你不敢

?”

他看着我,點了點頭。

“沒關係,我這個人是專門給人送單子的,我最喜歡的事情,就是把一個膽小的人,鍛鍊成一個膽大的人!”

說着,我回頭對着後面說道。

“山膏,你過來!”

山膏看着我,屁顛屁顛的就跑過來了。

“在呢,怎麼了?”

“這小子不配合,準備,給他扒光了,你剛纔那根棍子呢?給他插上,把他給我送出去!”

山膏聽到我這話,整個就是一陣的興奮。

“好咧,這種事情,我最擅長了!”

說着,山膏拿起了那個棍子,然後,我的鬼氣已經蓄勢待發了,只要下一刻,這傢伙的衣服就能夠被我給打散。

我恢復了他的聲音。

“合作不?”

“合作,我合作!”

他吼叫着,似乎是看到了什麼非常恐怖的東西。

“很好,趕緊的,上吧,二十個,我幫你數着呢!”

“你敢!”

鄭老大不知道怎麼的,居然突破了我對他聲音的封鎖。

“老大,對不起了!”

說着,他似乎是下定了決心,一巴掌扇了過去,鄭老大整個直接就懵了。

“你!!”

“聲音太小了,我沒聽見,這一下不算!”

我對着他說道。

“林星,我告訴你,你別欺人太甚!”

鄭老大在一邊對着我叫道。

“就要這麼大的聲音!”

說完,我也一巴掌朝着鄭老大扇了過去。

我們這裏本來就比較安靜,啪的一聲,響徹全場。

“每一下都不能比這個聲音小,不然的話,就按照我剛纔說的執行,誰要是以後想被人家當成基佬,就只管不用力氣好了!”

“老大,對不起了!”

說着,他就扇了下去。

下一刻,鄭老大的聲音,直接被我再一次的封印住。

接下來的時間裏面,耳光響亮,剛開始來的三四個人,都開始配合了,還有一個,似乎是跟鄭老大一個小隊的,死都不肯打,不過,這沒關係,我讓山膏給這小子來了一下,真給他插上送出去了,來了個殺雞儆猴,本來後面還是有不少人在觀望的,他們在期待我只是說着玩的,但是看到我這一下之後,所有的人都開始啞火了。

接下來的過程,異常的順利,基本上每個人,都扇了鄭老大響亮的二十個耳光,而鄭老大看着我的眼神,也由惡毒,變成了更惡毒。

大家都鬆了一口氣,本來以爲,這樣就要結束了的,但是我的下一句話,又讓他們顫抖。

(本章完) “鄭傑,剛纔那麼多人打了你,你是不是特別的憤怒啊?”

我看着鄭傑,笑嘻嘻的對着他問道,此時此刻,我已經解開了他嘴巴的封印了。

“關你什麼事情,我他媽最狠的就是你!”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