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楊慕面帶春風的看著周圍的景象,刺眼的金光對於她來說卻十分的柔和。漸漸的,她身上的衣服也發生了變化,一道道從衣服內透射出的金色光芒,將衣服也全都染色。頭髮也在飛舞中,變成的有些發白的金色。

一副東方人的面孔,此時卻是一頭金髮,著實的與眾不同,不是那種妖嬈,而是一種別樣美。

隨著金光的升華,周圍颳起了陣陣柔和的風,風裡夾帶著溫暖,夾帶著慈藹。在木槿花海里的所有守護者包括隗桑,一同的都感受到了這種博愛的力量。這股力量他們不陌生,作為守護者,自然是能體會到,這種來自於冥冥中神的胸懷。

片刻,左楊慕的金光,突然大盛,像是一個憑空的太陽,許多較弱小的狼,都不敢在看,閉上眼睛,涓涓的眼淚從狼目中流出。金光幾乎罩遍了整個木槿花海,更是衝天而起。

眉心上的星旋轉動的更快,頗有威勢的金芒爆射而出。許多巨狼已經開始退後,不敢再停留在金芒的前面,好似他們也無法去抵擋一樣。金光終於照耀的每個人都睜不開眼睛,只是一瞬間,大家就覺得金光散去。·

在一睜眼,左楊慕正緩緩的從天而降。露絲此時已經恢復了平時較弱的身影,眼角掛著剛剛用處的淚痕,睜得大大的盯著左楊慕。就見左楊慕原本普通綠色帶豹紋點的皮衣,此時已經變成了通體的灰褐色,頭上的獸皮頭繩,也變成了粉色。

一頭烏黑的秀絲,也好似融入了金光,顏色有著淡淡的金黃色。眉心的五個星點,有兩個正在爍爍的放著金光。此時也都列會原位。再看左楊慕的雙眼,精良無比,比之前,要真人心魄。

帶左楊慕落地,露絲絲毫沒有猶豫,激動的跑上前去,一下拉住左楊慕的手,眼睛晶瑩的左一眼右一眼,前前後後把左楊慕好好的看了一遍,最後眼淚奪眶而出,雙臂環繞,將左楊慕抱在懷裡:「姐姐!」

左楊慕一身紅色的皮衣,領子上翻著金毛,雙手比之前還要纖細,嫩滑。回抱住露絲,眼睛也是一片閃爍:「露絲!你來了!」

「恩恩!我來了,嚇死我了你!」此時的露絲,再也沒有剛剛幻化成狼人的那股凶厲之氣,完完全全的變成了一個年級不大的小女孩,抽泣的抱著左楊慕,好像受了好多委屈的小妹妹;

「別哭了,你看,我這不是沒事么!」左楊慕抬手,愛憐的摸了摸露絲髮黃的頭髮,心中第一次感覺到溫暖在流動;

這時隗桑咧著大嘴一笑:「小丫頭,你可讓我好找啊!你這一丟,把我……哦對,我們給急壞了!」

左楊慕抬頭看著斯恩和隗桑等人,露出歉意:「真是抱歉,讓你們擔心了!」

木辰只是微笑著點頭,面色有些不自然,左楊慕就是一愣,拉著露絲,兩個人走到木辰的近前,又抬頭看了看四周,這才發現,在斯恩族落的一旁還有一隻隊伍里的狼人,面色都不好看,心裡就是咯噔一下:「你們都受傷了?」

木辰勉強一笑,雖然身體不適,讓笑容有些不自然,但是眼目中卻透露出真摯:「沒事,你沒事就好!」

「你們也受傷了?」露絲看著一旁的媚婉兒,聲音柔和的問道;

「沒事,公主沒事就好!」露絲有些驚愕,她沒想到左楊慕會問自己。

左楊慕一擺手,「我們先**落吧,」四周看了看,「這裡離族落不遠,到哪裡,我們休息休息,受傷的也治一治。」

這是四周那些沒有參戰的守護者,紛紛蠢蠢欲動,不一會兒,幾個身材魁梧的漢子,來到左楊慕的身後,施禮道:「公主!守護者艾洛(冥駿)拜見公主!「

左楊慕轉回身,美目掃了一眼,和顏悅色的說道:「諸位免禮,你們可都是守護者!「

「是!「眾人齊齊說道,就在聲音剛落,艾洛的聲音率先響起:」公主,還請您與我同**落,也好讓我們保護您的安全!「

冥駿聞聽,埋怨自己嘴慢,又俺很艾洛狡猾,急忙也跟著說道:「是啊!公主,還能歲我回到我的族落,「說著眼睛卻有意無意的瞟向斯恩和媚婉兒,他只是看到一開始媚婉兒就在這裡,可他並不知道其中原委,所以自然而然的認為媚婉兒也一早就跟在了左楊慕的身邊;

「是!還請公主和我回到我的族落才是!「身後的其他人也都紛紛說道,一個個的聲音十分的誠懇,但是心裡卻開始著急,生怕左楊慕聽了艾洛和冥駿的慫恿,那麼自己這一趟就算是白跑了,而且,現在一旦左楊慕有了選擇,以後,就再沒有更改的機會了。

為了她的安全,其他的族落,即便是左楊慕不再那些族落里,也有會傾盡全力去保護,可以說,無形中,其他的族落,就以左楊慕所在的族落為首了。

左楊慕淡然的看著眾人,許久笑盈盈的說道:「第一,我不是什麼公主,也不需要你們誰保護,第二,我也不相信你們!「說道這裡,回頭對木辰說道:」木辰大哥,你先帶著這些受傷的族人回寨子里治傷!一定要治好!我們都是一家人!「

這句話,讓木辰和媚婉兒的心裡都是一動,原本以為著,左楊慕經歷過了這件事,又有這麼多血脈純正的守護者爭搶,一定會眼高於頂,不會再和他們這些支脈旁系親近,如今卻沒想到,左楊慕還會那他們當做一家人來看。


斯恩的眼中露出了讚賞,忽然發現,左楊慕不再是以前那個愛衝動,少思量的天真女孩了,如今好像一下子長大了許多。

左楊慕深知,未來的路怕是很難走,就看這些守護者,無論哪一個,都不是自己能抗衡的,他們有著無窮的力量,不畏死的精神,還有那種執著,智慧。

「我們走吧!「左楊慕邁步就要走,木辰此時已經張羅著帶著受傷的人先走了一步,剩下兩個族落一百多人,也都抬起了腳步,向著木槿花海外走去。

艾洛見狀大急:「公主,請留步!還請公主隨我會族落才是!公主的哥哥……「

「是啊,是啊!公主還有喚醒王子和金色公羊的使命!「冥駿也攔住左楊慕道;

「我說過的話不想再重複,不過,既然你們執意認定我是你們的公主,三日後,讓你們族落里的頭領到斯恩的寨中與我一會!好了,我走了!三日後,我們再見!「

繞過面色難看的艾洛、冥駿等人,左楊慕帶著人走出了木槿花海,鑽進山林,不一會兒,一百多人便被山林掩住了身形。

「什麼?兩個多月!「左楊慕驚呼一聲,一個心劇烈的跳動起來,好久才恢復平靜,暗自安慰自己:好吧,自己來到這該死的地方遇見的怪事夠多了,這也沒什麼稀奇的。不就是自己在這睡了兩個多月嗎!

想到這裡『咕嚕』一聲,連左楊慕自己都聽的清楚,下意識的看向身邊的斯恩、媚婉兒等人,好在斯恩和媚婉兒還算顧及一些左楊慕的臉面,假裝警惕的看著四周,好像四周有什麼發現似的,根本就沒聽見左楊慕出糗。可是大咧咧的隗桑卻還不在在乎,聽到左楊慕肚子的叫聲哈哈笑道:

「怎麼樣,小丫頭,餓了兩個月,現在不好受了吧!「左楊慕的臉就是一紅,沒好氣的瞪了隗桑一眼;

『噗呲』露絲實在忍不住也笑出聲,拉著左楊慕的手:「呵呵,快到了,回去我們就吃『大餐』!「 眾人到了山寨,斯恩吩咐手下人,安排媚婉兒等族落之人休息之處。並且,在晚上招待大家歡聚。期間,相互也講述了這段日子發生的事情。每個人聽完都是唏噓不已,可以說,這一段時間,子羊星發生的事,都好像變得風起雲湧,隱隱任誰都能感覺出來,暗中隱藏的威脅。

坐在座位上,左楊慕思量了好久,才開口說道:「我想和大家說件事情!這件事非同小可,可能關護到整個白羊星域的安慰,切實的關係到我們大家!」

斯恩和媚婉兒的神色就變得嚴肅,隗桑卻仍舊大大咧咧的喝著酒,嘴裡嘟囔道:「要這麼嚴肅嗎?」

左楊慕一笑:「隗桑,這或許和你的星域也有關!」

隗桑聽聞,一臉的不在乎,「切!你們白羊星域的和我們獅子星域有什麼關係!」

「我這段時間雖然好像在花海里沉睡,但並不確切,期間,我看到了一些了一些好像是幻覺,又覺得特別真實的畫面!」

這句話說出,就把在場所有人的吸引力都聚集了過來,紛紛放下手中的酒杯或碗筷,凝目在左楊慕身上。

「我看見你們一個個,都死了!而且白羊星域,也不復存在!」

「怎麼會?」大家異口同聲的驚呼道;

「確實如此,正因為我喚醒了王子和金毛公羊,導致星域崩塌,才使得大家都滅亡!」說道這裡,左楊慕停了一下,面帶沉思的說道:「我不知道這是真是假,但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萬一是真的,那喚醒之事,我們就要慎重考慮了!」

「這個不太可能吧!」斯恩有些懷疑的說道;

「也許是那個惡魔搗的鬼!」媚婉兒也不太相信的說道;

左楊慕搖搖頭,就把她在沉睡之時看到的一幕幕畫面全部說了一遍,最後說道:「我覺得,惡魔也想要我喚醒王子,所以才會抓住我,並且,讓我看到那些畫面!」

大家聞聽,紛紛沉默,只有隗桑滿不在乎,他認為著,這都是白羊星域的事,所以嘿嘿一笑:「沒關係,到時候,都跟我去獅子星域!」

左楊慕一手扶額,無奈的看著隗桑:「隗桑大哥啊,你認為著,你們星域若是也被喚醒,還能存在嗎?」

隗桑聽完,眉頭一皺,想了想:「好像你說的有道理!」

眾人看到隗桑憨實的模樣,也不在理他,媚婉兒柔聲的對左楊慕說:「那公主的意思是?」

「我可不是公主啊,婉兒千萬不要這麼叫我,我們都是一家人,有什麼大家商量!」左楊慕嬌嗔了一聲,隨即,面容一整:「如今我們所知雙魚星域已經陷入外星域手裡,而我們白羊星域又和雙魚是鄰居,所謂唇亡齒寒,我們不能坐視不理!」

左楊慕看到眾人都在注意聽,於是繼續說道:「如今,我們白羊星域里,首先,守護族落如同散沙,不團結,還有凡人的各個國家也是如此,同時還有惡魔的侵擾,這些因素,我們都要一一解決!」

斯恩點了點頭:「公主說的對!確實如公主所言,那公主的意思,我們該怎麼辦?」

左楊慕苦笑了一聲,對於這個『公主』她現在是受也得受,不受也得受,完全不能扭轉眾人對自己的稱呼和態度:「我的意思,先統一白羊星域的守護者,將惡魔打出去,或者壓制住,讓惡魔不敢再作亂,然後在統一白羊星域的人馬,去解雙魚之困!」

媚婉兒聞言,心中有些猶豫,這件事可不是左楊慕那麼一說就能夠辦到的,是需要大量的時間和精力去完成,其中還會有不少爭鬥在其中,豈是說兩句就可以的。不過,她倒也不是那麼悲觀,要知道,左楊慕是星域公主的身份,是得到認同的,只要左楊慕召喚,即便都不情願,也不能違抗的。

就在這時,又聽左楊慕說道:「喚醒王子和金毛公羊,其中的變數太多,而且,他們能否保護我們,或者說能不能有那個保護我們的實力都是未知了,與其把希望寄托在別人身上,還不如靠我們自己!你們說呢!」

隗桑聽了,猛的喝了一大口酒:「對!小丫頭說的對!這話我愛聽,求爺爺,告奶奶的不如靠我們自己,死多大點事!」

斯恩狠狠的瞪了隗桑一眼,心道:恩,你可是不怕,你就您老哥一個,你死了還有整個獅子星域在呢!我們死了,白羊星域就會受到損失,要知道,整個白羊星域所有的守護者也是數量有限的。

而且,其他入侵星域的守護者也不是沒有,有些還要比我們的守護者更加強大,不然,我們冒險喚醒王子和金毛公羊幹什麼!

左楊慕沒有接隗桑的話,而是繼續將自己的想法說出來:「三天後,我召集那些守護族的頭領,也是為了這件事,現在,我們大家商議下,如何能說服這些人,或者讓這些人助我們一臂之力!」


這話一說出口,斯恩和媚婉兒紛紛低頭,沒有回答左楊慕的問題,他們清楚自己在守護族中的地位,怕是自己說了,也沒有絲毫作用,但是,也不是完全沒有可能,想了想,媚婉兒思索著說道:「我想離不開兩個字!」


「哪兩個字?」左楊慕的眼睛就是一亮;

「利益!」

左楊慕沉思了一下說:「你是說?」

「白羊星域的守護者,分佈的很均勻,幾乎鋪遍了整個白羊星域。但是彼此之間又各自為政。每顆星更像是一個守護者的獨立王國,因為每顆星上面都有血統純正的守護者存在。

但是,這只是表面上,實際上,每個守護族落都想有自己的一席之地,有一片區域完全的就是以自己的族落為主。唯一能凝聚他們的,就是金色公羊和沉睡的王子。如今,公主不想讓王子蘇醒,就要給他們一定的好處,同時也要施威給他們,雙管齊下,效果才會顯著。」

媚婉兒的話說得很有道理,不過,任誰都能聽出其中的難度。好處,左楊慕去哪裡尋找,她剛剛來到白羊星域不到半年的時間,她能給這些守護者什麼?說到施威,唬唬人還差不多,她哪有那個實力?雖然,這些守護者在見到她的時候都十分的恭敬,但其實上,心裡都打著各自的算盤。

真正從骨子裡的那種尊重是沒有的,確切的說,這些守護者尊重和崇拜的是金毛公羊和王子,並不是一個黃毛丫頭!想到這裡左楊慕一開始的想法有些動搖了,這件事現在看來遠沒有自己想的那麼簡單。

「有些難啊!」左楊慕頗感頭大的搖搖頭。


斯恩和媚婉兒對視一眼,最後,斯恩一笑:「也不是沒有辦法,公主可還記得當初,我對你說過的話?」

「什麼?」左楊慕怔怔的看著斯恩;

「開啟星神之力!」

「星神之力?」左楊慕好像想起了什麼:「你不是說開啟星神之力,就會喚醒王子和沉睡的金毛公羊嗎?」

「公主錯會了意了!我當時說的意思,若是開啟星神之力,你就會蘇醒前世的記憶,到那時,你自己就會受到記憶的影響,忍不住靠著星神之力去喚醒王子,不是說開啟星神之力,就會喚醒王子!」

「這樣啊!但是還是存在喚醒王子的風險!」左楊慕有些猶豫,不開啟力量,就一定不會喚醒王子,但是入侵和惡魔的攻擊也不容小窺,開啟,卻存在更大的風險,這該如何選擇?

眾人也都沒了聲,一向天不怕地不怕的隗桑此時也悶著頭喝酒,左楊慕之前跟他說的,頗讓他動心,這件事情牽扯的面非常大,那不是一人和幾個人的生死,而是整個星域的存亡,他作為其中一員,不可能不動心。若說是戰死,還說得過去,可眼下聽了左楊慕的話,怎麼都覺得好像自己落入到了一個陰謀當中。


忽然覺得自己就是一顆任人擺布的棋子,這種感覺擱在誰心裡都不會好受,不然這些人也不會動搖自己的守護使命,開始傾向於左楊慕說的,靠自己!

「其實也沒那麼悲觀,如今,公主已經開啟了部分星神之力,就是你眉心上的星點,兩顆了,已經相當的不容易了,若是五個星全部變成金色,那就是絕對的星神,就算是當初金毛公羊再次蘇醒,也不能奈何於你,到那時,就算這些守護者有異心,也不敢做出什麼事來,只能俯首於公主!」斯恩淡淡的說道;

「哎!那還不知道要多久!不過…….」左楊慕語氣變得堅定:「開啟星神之力不到萬不得已,還是不要做,我總覺得這些傳說中的東西,都有著我們想不到的東西隱藏在裡面,如今還是等三天後,與各族落首領談過再說!若是他們相信我說的,自然會和我們站在一起,若是不願意…..那麼,我們就靠我們自己!只要星域不滅,我們就有機會!」

眾人默然,如今也只好如此,不過,左楊慕卻看得出來,這些人的信心都不足,於是,冷笑道:「我想,如果我們那時候做出了一些成績,或者取得了一些成功,那些守護者,自己就會來找我們,到那時,就不是我們邀請他們,而是他們求我們讓他們和我一起作戰了!利益到什麼時候,都是最鋒利的武器!」 三天後,斯恩的寨子里。

經過三天的休息和療傷,大部分的守護者已經恢復如初。還有一小部分,因為傷勢重一些,又或者是身體不如其他族人。特別要說的是青木,他的傷勢可謂是所有人中最重的,直到現在還沒醒過來,一直在昏迷中。露絲自告奮勇,擔任起來照顧青木的任務。

為了會見眾多守護族落的首領,斯恩在三天內,特意將幾間木屋打通了。此時在被打通的木屋裡坐滿了人。男男女女都有,有魁梧的,有秀美的,還有一些上年歲的,還有年輕的。總之,人頭攢動,議論紛紛。

相互之間大部分都是認識的,畢竟守護者在一開始的時候是在一起的,只是後來,太平久了,就分崩離析了。這才造成了現在,各霸一方,整體衰落的局面。

左楊慕坐在斯恩的左邊,原本,大家是讓左楊慕居中而坐,但是,左楊慕卻堅決推辭,理由是:「這裡是斯恩頭領的寨子,我可不能喧賓奪主!」最後,大家也拗不過她,只好暫時如此。

而且這次聚會的目的,也不在於座次的排列。那些應邀而來的守護者首領,交頭接耳,議論著左楊慕讓他們來此的目的。

左楊慕坐在位置上,眼睛掃視著在場的每一個人,可以說這些人,她不認識的有很多,那天在木槿花海,有印象的也就是艾洛和冥駿,至於其他的,她甚至連相貌都沒有印象。用眼神詢問斯恩,人是否到期了,斯恩點點頭。

左楊慕含笑站起身,向大家深施一禮,她所行的禮是標準的星域之禮,右手放在左胸,腰身前傾,配合她如今灰褐色的衣衫,十分的惹人注目。見左楊慕如此,大家都知道,公主有話要說,所以也都齊齊的起身還禮,場面上立刻鴉雀無聲。

左楊慕一擺手,笑如春風:「大家請坐!」眾人也都抱以微笑,等眾人都坐定后,左楊慕鶯聲說道:「十分歡迎大家到斯恩的寨子中做客,如此看重我的邀請,我在這謝謝大家的賞光!」

「哪裡!哪裡!公主太客氣了!」冥駿今天卻搶在艾洛前面,滿臉帶笑的客氣道;

「是啊!是啊!」其他人也紛紛應和著,如今左楊慕是公認的星域公主,這樣的身份,這些骨子裡刻印這守護使命的人,怎麼會不給面子;

「大家也不必客氣,我比較直接,有什麼就說什麼,這次邀請大家來,是有件事情說出來和大家討論討論……」

大家凝神,這幾間打通的屋子裡面,坐了不下二百餘人,哪一個人都是一方守護者的族落首領。安靜的落針可聞,都在靜靜的聽著左楊慕所說的疑問和猜測,聽到最後有的人開始動心了,雖說有使命,對性命也可以無畏,但是毀滅星域這樣的大事,還是很駭人的。

冥駿和艾洛一改爭鋒的勢頭,對視一眼,艾洛首先提出自己的看法:「公主,您所說的,我們不知道真假,以前也沒發生過,而且我們族落里也沒有這樣記錄,但是,我知道以您的身份不至於騙我們,所以此事,有點太大,容我們商議商議!」

「那是自然!你們大可以商議,不過我還得重新聲明一下,我並不是你們所說的星域公主,我來自地球,是機緣巧合,受到了什麼力量的驅使,其中也許是某個黑手在暗中操控,一旦那隻黑手的主人有什麼企圖,我和你們都要堤防。

不過,就算我是你們所說的公主,如今,我也不做了,我要做的就是求生,為我,也我斯恩,也為整個白羊星域求生!」左楊慕睫毛輕閃,語氣流露出肯定和豪氣,另外還蘊含著一股勇氣,為求生而不惜一切代價的信念。

艾洛剛坐下想要和冥駿等人商議,抬頭的一瞬間,神色就一呆,這不是他第一次見過左楊慕了,但是那一次也支持匆匆而過,如今只是這麼一瞬間,艾洛忽然覺得自己的神智就是一陣恍惚,他好像看見了一個從天而降的天使。

一頭淡金色的頭髮垂於腦後,頭頂上左右如同落著兩隻蜻蜓一般,系著粉白色的絲帶,若隱若現的隨著頭髮舞動。眉心中五顆星點排列有序,其中最顯眼的兩顆,尤其明亮,似乎在星眸閃爍間,泛著金光。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