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辛以及他的師弟,蘇威。

此時,蘇威眼神戰意閃過,主動走出來,「辛師兄,交給我吧。」

巫辛點點頭,「楚塵雖然年輕,可實戰經驗非常老道,還有,小心毒物會被他控制。」

「他未必控制得了。」蘇威神色自信,沉聲說道,「我身上的這些夥伴,都滋養超過了十年,並都曾食過我的精血,我與它們之間的聯繫,不會那麼容易被切斷。」

蘇威抬頭看過去。

這時,最後的一名巫神門弟子,倒在了楚塵的腳下。

巫神門年輕一代,跟楚塵相比起來,差距太大了。

宋秋目瞪口呆地看着楚塵。

儘管在他的心裏,一再而再地將楚塵的地位擺得很高,可是,楚塵這麼輕易擊敗諸多殺手以及巫神門眾弟子,還是出乎了宋秋的意料之外。

尤其是,楚塵的每一次出手,都果斷無比,直擊要害,哪怕處於包圍之下,都準確無誤,沒有一絲拖泥帶水。

這就是楚塵說的,實戰經驗!

宋秋難以置信地。

因為,他認識楚塵,五年了。

過去的五年,楚塵一直扮演着傻子的角色,甚至很少走出宋家的家門。

他的實戰經驗,都是五年之前就積累了的?

那個時候的楚塵,才多少歲?

宋秋獃獃地看着楚塵。

半晌,突然間大呼,「姐夫牛逼!」(破音……) 第273章:你害羞了

御書局的大門緊閉,晏臻到了哪兒,看着門前的積雪。

如今,御書局竟連打掃的人都沒有嗎?

「姑娘,咱們還是回去吧?」錦竹冷得厲害。

晏臻微微一笑,抬手敲門。

叩叩兩聲,等了片刻,門從裏面打開了。

開門的是個嬤嬤,看着她說道:「你是……」

「我晏臻,嬤嬤,能進去嗎?」晏臻說道。

聽到晏臻二字,嬤嬤臉上的冷色消失了,含笑說道:「原是靜安郡主,快請進。」

晏臻進去了,嬤嬤關上門,上前引路。

「之前娘娘吩咐了,郡主來的話可以儘管看。」

晏臻笑了笑,知道嬤嬤口中的娘娘是誰。

淑妃,上次墨無言帶她來這裏,便見過了。

如今這麼一想,此前墨無言帶她來,原是以兒媳的身份來見淑妃娘娘。

臉,便不由得紅了。

這個滑頭。

「郡主請坐,書局內燒着暖牆,是不冷的,若是郡主覺得冷,奴婢再去燒一盆碳來。」嬤嬤說道。

「不用忙了,這樣就很好,我只呆一個時辰便回去。」晏臻說道。

「是,那奴婢去準備茶點。」人施禮,人退出去了。

這嬤嬤待她這樣多禮,晏臻知道是如何回事。

錦竹在書案旁跪坐伺候,晏臻起身,去挑選了兩本書放下,又拿了紙筆,看書寫字。

她看到有道理的,或是捉摸不透的,便會抄錄下來,再行研究。

這些,晏臻前世也如此。

看得入神,一隻手突然伸來,從她頭頂過,拿了她手裏的書。

晏臻回頭看去,笑了。

「你怎知道我在此處?」她說道。

墨無言坐下,揮手讓婢子退下去,婢子起身出去。

「因為,我一直跟在你身邊。」墨無言道。

書室里只剩下他們二人,墨無言就坐在對面,看她挑選的書。

晏臻看他,笑問道:「你昨夜給我熬的湯,都放了什麼?」

墨無言看她,道:「放了兩根人蔘,兩瓣七葉草,還有紅棗,當歸,靈芝……」

「行了,不用說了。」晏臻莞爾,很是哭笑不得說道:「你可把我補慘了。」

「啊?」墨無言一驚,忙道:「我,臻兒,我並非有意,可還有哪兒不舒服?」

「昨夜我流鼻血,是大補所致,睡了一晚上倒是沒什麼了。」晏臻笑道。

墨無言自責,說道:「是我不懂這些,累你受難了。」

「你也是好心,我啊,並未生氣。」

她眉眼含笑,抬手摸了摸自己的鼻子:「這兒,也沒怪你。」

墨無言心頭暖,伸手輕輕撫上她的臉。

時間靜逸,在寒冷的冬日裏跟愛的人坐在一處相對而視,真真兒是一種幸福。

悠的,墨無言縮回手,輕咳了聲。

晏臻也有些紅臉心跳加速,不能對視,不能對視。

「那個,臻兒吃飯了嗎?」墨無言胡亂扯了句話。

晏臻嗯了聲,心還跳得厲害,但已經平靜不少,看他問道:「你呢?」

「我也吃過了。」墨無言說道。

說着,見晏臻臉頰透著粉嫩,笑道:「臻兒,你……害羞了?」

晏臻一怔,抬手摸臉頰,笑道:「是你害羞了吧。」

墨無言抬手,輕咳了聲。

「臻兒即知道,就不要說出來嘛。」他不好意思的說道。「走,出去看看。」

林寒將懷中林月兒放開,大踏步朝著外面走去。

「一同前去。」林宏深頓時道。

如今,自己這孫兒可能都有著匹敵一尊武道宗師的強大實力,他們根本不用再畏懼什麼。

「走,大少爺一定能將那群趙家人打得屁滾尿流。」

一眾林家族人神色興奮,紛紛跟

《龍血神帝尊》第六十三章雷厲風行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

[]

溫栩栩不知道在這公交車站蹲了多久,直到頭頂上那細細密密的雨絲忽然大了起來,打在她的身上,有人看到了,走了過來。

「姑娘,你沒事吧?這麼冷的天,又下這麼大的雨,你怎麼一個人蹲在這裡不回家啊?」

溫栩栩聽到了,這才緩緩地從自己的雙膝里抬起頭來,看向了這個人。

這是一個大約四十來歲的中年女人,穿著一件絳紅色的厚外套,外套的邊緣上,都能看到起球了,隔著老遠都能聞見她身上的油煙味。

看來,這應該也是那個家裡的媽媽,或者妻子吧。

溫栩栩搖了搖頭,說:「沒事。」

「沒事那你還不回家啊,你家裡人該惦記著你了,你是不是沒有趕上公交車啊?唉,閨女,我跟你說,這個點已經沒有公交了,不然我幫你攔一輛的士吧。」

這個阿姨很熱心腸,見溫栩栩還是蹲在那裡還不動,她還想給她攔車。

溫栩栩聽見了,連忙又擺擺手:「阿姨,不用,真的……」

「你這孩子,我看你是受委屈了吧,沒關係的,人這一輩子很長,總會遇到一些坎,但是你只要邁過去了,就沒事了,你要多想想那些愛你的、等著你的人,嗯?」

閱歷豐富的阿姨,似乎瞧出了什麼,嘆了一聲后忽的勸了一句。

溫栩栩怔住了。

等她的人?

是啊,她怎麼忘了呢?她還有等她的人啊,父母不在了,親人也淡薄,但是她還有等她回去的人啊,那就是她的孩子!她血脈的延續,有什麼比他們更需要她的呢?

溫栩栩終於如夢初醒,馬上,她從地上扶著站起來。

「阿姨,謝謝你,我知道了。」

「嗯,知道就好,那趕緊回去吧。」

阿姨笑了笑,說了一句讓她趕緊回家,然後她也提著手裡的袋子飛快的走了,看起來也正是要趕著回家的人。

溫栩栩在寒風中已經冷了多時,都有些發紫的唇,終於,也在那裡露出扯了扯,隨後,攔下一輛士也走了。

她得趕緊去她大兒子那,他還在等著她呢。

夜,更深了。

逐漸越下越大的冬雨,在這寒風肆虐的夜晚,也將天氣弄得更冰冷刺骨,就連看一眼,坐在車裡的溫栩栩都覺得寒意滲人,於是她不得不裹緊了自己的衣服,感覺到頭上的濕漉漉,她試圖弄點什麼去擦擦,卻發現因為出來的時候走得急,她除了針包,什麼都沒帶。

算了,那就這樣吧。

這個點了,也不知道胤胤有沒有睡著?

溫栩栩沒有再去管自己了,望了一眼越發黑沉的窗外,心底沒來由的已經升出一陣擔憂。

還好,因為已經很晚的緣故,路上沒什麼車,一路很通暢,也就是二十多分鐘的時間,這輛車就載著她到了淺水灣。

「小姐,到了。」

司機還是第一次來到這個有名的富人別墅區,免不了從後視鏡里多打量了她幾眼。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