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兄期待起來,眼睛望眼欲穿。

“先生,上次我記得你這裏有四君子的,怎麼……”一名中年人此時看着宋德華,恭敬道。

“賣了。”宋德華道。

中年人聽到這裏臉色有些失落起來。他早就留意到四君子,那栩栩如生的玉佩讓他日夜惦記。可惜上一次他錢不夠,時隔半個月,他終於湊夠錢,可是……

“先生,我能求你一件事嗎?”中年人臉上猶豫,看了看掛鐘時間後咬牙對着宋德華恭敬道。

“說!”宋德華已經知道中年人要說什麼,只不過事情可不是他想象的那麼簡單呀。

中年人無疑就是想要四君子,可是四君子只有書生劉仁才一個鬼魅能凝聚,其餘鬼魅只怕沒那個本事。

都是鬼氣,但也要看道行和個人本事。

這其中涉及到許多問題,少不了和各自鬼魅的修養有關。

人有氣質,鬼也有。所以有的鬼即便是鬼也鬼的好看。而有一些生前不待見的人死了之後也就成了不待見的鬼。

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一個人活的有沒價值要看他的涵養有多高。即便成了鬼魅,也是個涵養有品的鬼。

四君子是因爲劉仁才的特殊身份,畢竟是個書生秀才,又琴棋書畫樣樣精通,所以他能用自己的意境貫通鬼氣凝聚成四君子。別的鬼魅,不行!起碼宋德華目前沒發現有。

“你能幫我再準備一套四君子嗎?多少錢我都願意給!”中年人說的話果然是這樣,而宋德華則是很認真看着中年人搖頭。

“這個不行,我這裏的玉佩從來都是隻有一套,要想一模一樣是沒有多事。”

每一個鬼魅都有各自的特性,凝聚出來的玉佩圖案自然也都不一樣。即便是圖一樣,和是給人的感覺,神態卻是不同。終究最後也不過是弄的原本獨一無二的東西變的一文不值。

所以他這裏不是批量生產的地方,沒有一樣的說法。

中年人發呆,看着宋德華帶着哀求的語氣道:“先生,我求你了。”

宋德華依舊搖頭,右手伸起,示意沒什麼需要的話中年人可以走了。

球霸的黑科技系統 “先生……”中年人依舊沒有放棄的意思,即便宋德華已經開始送客。

“走吧,這裏有的你都可以挑選,或者要點別的。可是,四君子只有那一套,已經出售,所以沒有了。”

宋德華再次明確道。只要人不是很過分,宋德華都可以不計較一些令他不愉快的事。

“先……”中年人繼續說話,可是宋德華的臉色陰沉下來,這讓他不敢再說,低頭如鬥敗公雞向外面走去。一走三回頭,留戀看着宋德華又看着玉魂殿。

爲了四君子,他付出了很多……

可是在宋德華面前,他沒有選擇!

“下一個!”宋德華繼續道。

還有半個小時,半個小時後又將是宋德華期待的時候。銀質桃木劍,道士,這些都是宋德華需要知道的。十年前的因,終究在這個時候該有個了斷了。

一世纏情:吻安,壞老公 接下來依舊是忙碌的,一個青年走了,又一個青年進來。進進出出,這種生活宋德華也早已經習慣。

如今他更期待的是餓死鬼這次能賣力的叫,比昨天要更淒涼才行。只有這樣纔有可能將道士們吸引過來。不然他這個計劃可就要落空了。

但是,當宋德華的眼前出現另外兩個青年的時候,宋德華突然打消了這個念頭。

當宋德華叫下一個的時候不是進來一個人,而是兩個。這兩個人也不是來買玉器的,而是道士。

眼前兩個青年真是之前宋德華在路上被罵蛇精病的道士,只是現在他們卻出現在宋德華的玉魂殿。

顯然,他們應該是發現了什麼。若不然的話也不會出現在這個地方,而是替天行道,斬妖除魔去了。

“難道你們不知道規矩嗎?”宋德華心裏明白。不過此時卻是很不客氣說話。

兩個道士師兄弟對望一眼,不明所以:“什麼規矩?”

師兄說話,看着宋德華的時候看的很仔細,一直到他沒發覺宋德華身上有異常後才停止打量,接着開始打量玉魂殿裏面。

“桃木?鬼氣?”師兄五官很靈敏,當他開始打量玉魂殿的時候已經感受到這兩股氣息,並且皺眉起來。

在外面的時候他還以爲是陰地造成陰氣,所以殘留着鬼氣。可是進到裏面他真真切切感受到了鬼氣,就如鬼魅常駐在這裏一般。可是讓他奇怪的是在這裏有鬼氣,還有桃木的氣息。

盛世寵妃:重生不為後 不是幾年桃木,而是有着一定歷史,甚至讓他垂涎的桃木!

“少說有三五百年吧?”師兄閉目深呼吸,隨即張開眼睛淡淡道。

他要是感覺沒錯的話,這桃木並且有三百到五百年的歷史,也因爲這樣,他貪婪了。

年份越久,法力越高,若是製作成桃木劍絕對是極品中的極品!而且,也能成爲其他道士們妒忌羨慕恨的法器。帶時候同門見到他這個師兄還不更加佩服和低頭?

師兄越想,嘴上笑意越濃。

“不知道規矩你們來我玉魂殿撒野?”宋德華返身坐在櫃檯,看着眼前兩個道士。

今晚不能讓他們破壞自己的計劃,所以宋德華得轟他們走。

“什麼規矩不規矩?你打開店就是做生意不是?大家一起進來都沒什麼,不然你乾脆就別開門得了。”師兄開口,桀驁不馴。

他已經打定主意要在這個人身上拿到桃木,所以現在他刻意刁難。這個時候他說話無非就是引起所有人對宋德華的不滿,可是讓他失望的是,外面排隊的青年看傻子一般看着他,而不是和他同一心對這個排隊購物的方式鄙夷和聲討。

排隊的衆人自然看死兩個道士,他們這是存心搗亂呀!

“師弟,你說是不是?”見衆人不理睬他,師兄把口風轉到師弟身上。

“是。”師弟那裏能說不是,不過他也不在乎現在說什麼。他已經感受到鬼氣,所以眼前的人肯定有問題。

就如昨晚他看到一樣,這裏,有很大的問題!

“這裏,輪不到你們說。我的規矩就是一次只能進來一個,現在,你們給我滾出去!”宋德華沉聲道。

他可以假裝不知道他們兩人的身份,所以宋德華劍走偏鋒。因爲不知道,所以可以肆無忌憚。管你是什麼道士不道士,有沒感應到鬼氣,這裏是他宋德華的地盤,這兩個人宋德華不喜歡,所以趕他們走。

“哎,你這個人怎麼樣?莫不是你這裏有鬼,所以不敢讓我們師兄弟在這裏一探究竟?”

師兄不知道眼前這個人是誰,爲什麼整個玉器店裏面都是鬼氣。但是這個人心裏有鬼,也許是民間傳說中的養小鬼的人。這種人留不得!

“滾還是不滾?”宋德華只說一句話。

師兄臉色變的難看起來,看着宋德華雙目迸射兇意。隨即他笑了,準備威脅眼前的宋德華。

“你們兩個到底買不買?不買就出去呀,我還要進去呢!”就在這個時候外面排隊的青年們憤怒了,紛紛開口說話,指責。

“就是,你們兩人蛇精病吧,都什麼時候了居然在這裏耽誤我們的時間,找死呀!”

“混蛋,不買滾蛋!”

……

所有人對着師兄弟兩人責罵,這讓原本繼續刁難宋德華的師兄弟兩人互相對望一眼,最後咬牙離開。

他們是道士,對付鬼魅有一套並且威力強大,可是對平凡的人……一個兩個三個都能對付,但是眼前幾十個人對着他們揮拳頭他們又怎麼敢繼續下去?

主要是他們現在等同無理取鬧,這也不符合他們門規,要是被師傅知道,他們兩人吃不了兜着走!

兩人走了,宋德華卻沒見的輕鬆。

他在想,今晚還要不要放出餓死鬼將自己要等的人引過來。 顯然,眼前的兩個道士會從中作梗,到時候只怕弄巧成拙惹到更多不必要的麻煩。但是,可以肯定的是他宋德華不怕這些道士,甚至上沒有好感。

因爲他們,所以李可欣才消失在他眼前,折磨他十年之久,都是道士們的錯。若不是考慮到這兩個人裏的大師兄似乎刻意找他麻煩,宋德華一定會按照他原來的計劃將餓死鬼放出去。

“看來今晚玉魂殿沒什麼鬼魅來了,我也樂的輕鬆。”

看了眼在外面站立等待什麼的兩個道士,宋德華知道有他們在鬼魅們今晚肯定不敢到這附近。所以他的玉魂殿也將難得一次沒“客人”!

道士能感覺到鬼氣,鬼魅也能感覺到道士身上散發出來的氣息。所以他們肯定不會出現在玉魂殿一帶的,除非找死。

“下一個!”不再理會那兩個道士,宋德華繼續做自己的生意。

“師兄,明明感覺到濃郁的鬼氣,爲什麼剛剛我們不對他出手?”師弟不明白,所以請教眼前帶着少許喜色的師兄。

師兄將喜色掩飾下去,百年桃木的祕密肯定不能讓太多人知道,包括眼前的師弟。

師弟肯定已經感應到桃木的氣息,但是他肯定不知道年份,否則這個傢伙能那麼淡定?

“不急,在沒有證據之前我們還是不要打草驚蛇。再說那麼多人看着,我們做出驚世駭俗的事情師傅肯定不會喜歡。”師兄道。

他們有個規矩,就是不能擾民。意思是把有鬼魅等等之類的事情隱瞞下來,不能傳播。以免引起民慌。這是維護穩定的一個很重要因素,若不然最後只會讓他們陷入一個無比難堪的位置。

師弟聽到這裏點頭,眼前師兄說的確實沒錯。雖然已經感受到,可是那個玉魂殿的青年身上沒有鬼氣,而是一個普通的人。這也就表示他不可能是鬼上身什麼的。頂多只能證明有鬼魅存在。

“對了,師弟。今天我們遇到的那個女人被三個鬼魅碰過,只怕已經減壽並且運程全無。你去幫她一把吧。”師兄悲憐道。

“啊?”師弟看着師兄,感覺自己一定是聽錯了。

“啊什麼,快去吧。我在這裏守着,放心。”師兄沉聲道。

“是、是……”師弟雖然想不通爲什麼會這樣,不過他卻沒有耽誤,轉身祭出一面黃旗在虛空中懸浮移動,向着今天遇見的那個女人住處走去。

師兄青年看着師弟離開,走遠,笑了。

“現在就我一個人,我就不信你沒問題。”師兄看着,直對玉魂殿大門。

等鐘聲響起的時候也代表營業時間結束。

還在排隊的青年雖然遺憾,可是也沒有辦法,只能明天請早了。

青年們一一散去,如黑夜一般的心情讓他們撇嘴或者抿嘴。而宋德華此時也抿嘴看着外面正淡淡對着他看來的道士。

“感情這個傢伙纏上我了。”看到這一幕,宋德華可以肯定道。

不過宋德華也沒過多理會,直接從玉魂殿內走出來並關上門。如今玉魂殿外鬼影都沒有一隻,所以如宋德華想象的那樣,宋德華可以休息一天了。

“喂,閣下怎麼稱呼?我也應該叫你先生嗎?”師兄看到宋德華想他走來後似笑非笑道。

只不過他的話卻被宋德華無視了。宋德華和道士擦肩而過如若無物一般,如空氣一般宋德華走了過去。

這讓師兄憤怒了,右手試圖捉住宋德華的衣服扯回來。但是讓他意外的是在他準備捉過去的時候宋德華卻平移一般上前,使得他右手落空,呆呆看着眼前的宋德華背影。

“喂,你和鬼魅打交道難道就不怕我把事情傳播出去,只怕到時候你玉魂殿也要搞砸,還有你也將失去很多很多你認爲值得的東西。”

師兄試圖威脅宋德華,要想獲得桃木,就只有這個方法最好了。他現在在賭,賭眼前這個人肯定不知道桃木的年代,因爲這個人只是個普通的生意人,在生意人眼裏就只有利益,而他現在則以這個話題開始試探宋德華。

“有什麼好給你傳播的?我做我的生意,你走你的人。你這個人怎麼能耐得住摻合到我的生意上?”宋德華內心好笑,心道這個人是在威脅?

“嘖嘖,你是人,但是你的店鋪鬼氣十足,所以我懷疑最近都市裏出現的厲鬼就是你的所作所爲!”師兄欲加之罪,開始實施自己的計劃。

宋德華冷笑,心道這個人還真會加罪,居然把厲鬼的出現扯在他身上,這事情說出去誰信?

所以宋德華沒有理會他的意思,繼續走路,對於身後有些臉色鐵青的師兄毫不在意。實話說,這個人要是敢做點什麼出格的事情宋德華不介意出手教訓他。

“喂,你真的要自挖墳墓嗎?”宋德華的軟硬不吃讓師兄憤怒,可是現在他也只能另想辦法把桃木搞到手。要是他知道桃木在什麼地方的話他甚至會選擇偷盜。

只要是他想要的東西就沒有得不到的!就算得不到,他不擇手段也要拿到手!

“怎麼了?”聽到道士的話,宋德華停下腳步並且放言道。

那樣子就是在跟他說,誰要是認爲他宋德華好欺負的話儘管來試試就好了,不管是鬼魅神仙,只要敢來,宋德華就敢應戰!

“哼!”師兄也是倔脾氣,和宋德華僵硬起來。他是真的什麼事情都做的出來,什麼事情!

見眼前青年道士沒有話說,宋德華走了。不管這個人到底在玩什麼花招,宋德華相信不是好事。

道士青年當然沒好事,如今他重新看着玉魂殿,不知道在想什麼。可是宋德華已經走遠,因爲他給對方十個膽子,他都不敢偷東西。

宋德華也不知道今天應該叫十年一次放假日還是其他什麼的,反正這種感覺怪彆扭的。好比以往都在做同一件事情,如今突然不用做了,居然開始有些難受起來,想着去做那件過去一直想解脫不幹的事情。

“人就是個奇怪可愛的動物……”宋德華邊走邊攤開雙手看着,嘖嘖出聲顯得自己也很無奈。

也許因爲太晚的原因,四周靜悄悄只有酒吧等娛樂場所外有燈光閃爍,時不時也有一兩對男女摟抱或者雙手抱胸顯得寒冷走過。而宋德華則是一直把這種情況無視。

都市的熱鬧和他真的沒有關係,這輩子連酒吧都沒去過的人他是頭一號,並且宋德華在這裏生活了十年!

現在他走在路上看都不看都能知道左邊十三米左右有個天上人間,再往上走三十米有個不夜歸,右邊還有個酒樓叫擎天酒樓,每到禮拜的時候不少未成年男女經常出沒在酒樓四周……

這些十年來從來如此,未曾改變。宋德華一個人走在路上腦海只會想念一個人,那個每一天每一個月每一年他都會去想的童顏,李可欣。

“當初你我還小,如是成長不知道你是否能長髮飄飄在我身邊?”宋德華側臉看着右邊,彷彿看到長大的李可欣衝着他微笑。

只是宋德華失望了,在他的右邊什麼都沒有,李可欣也不可能長大。鬼魅死了是不會成長的,保持身前的模樣。不過李可欣似乎又真的成長了,殘魂寄託在李靜身上的同時同化了,如果兩個魂魄不融合的話……李可欣將是李靜的的樣子。

九陰大帝 這是個未知數,連他自己都不敢保證事情是否能像他想象的那麼順利。也因爲這樣,這種無形的壓力使得宋德華整個人從沒放鬆過。

“師傅,你要是在的話該有多好?”宋德華的難題也許也就只有他師傅有辦法,只是師傅他又找不到蹤跡,最後一切的過還是他一個人受。

“算了,男兒當自強。這個時候也只能靠自己,不然師傅知道了必然會笑話我的。”宋德華右手拇指抹了抹鼻子帶着幾分得瑟自強不息道。

將軍夫人在線直播忙 “呼……”

就在這個時候一道陰風從宋德華後面吹拂過來,冷滋滋,陰森森。

“恩?”晚上有鬼魅這種事情宋德華比誰都清楚不過,一路來他也見到不少。可是明顯這股陰風的主人是爲他來的。

宋德華倒是奇怪,什麼鬼魅打主意居然敢打在他身上來!

“兄弟,我們該怎麼通知他猥瑣哥被武林捉了?”

“我、我也不知道呀!我特嗎的還不知道死了居然還真的有鬼,現在我又怎麼知道和人溝通?”

陰風吹拂輕輕而過,陰風來到宋德華的面前,隨即出現兩道人影在宋德華面前兩米的位置。兩個青年說話,不時用手在宋德華面前左右晃動如遇瞎子一般試探宋德華能不能看到他們。

“混蛋,這該怎麼辦?猥瑣哥這次肯定會死的!”左邊青年焦急,有些咬牙切齒起來。

“你別罵我混蛋呀,隻眼前這個人說要讓猥瑣哥跟他混的,還說有事到玉魂殿找他。但是對方沒讓我們來找,而且我們已經死了,他看不到呀!”

兩個青年互相對話,焦急不安。

“猥瑣怎麼了?”驀然,在他們乾着急的時候宋德華看着他們道。

兩個青年小弟魂魄之身猛的定住,隨即機械扭頭看着宋德華,難以置信。

“你、你、你居然能看到我們?還……還能聽到我們說話?”左邊小弟說話,嘴巴張開如脫臼,右手手指點着宋德華又點自己,完全是傻了一般。 另一個小弟的情況也好不到哪裏,現在也是一臉癡呆,看着宋德華連話都說不出來啊了。

“猥瑣怎麼了?”宋德華重複之前的話。

眼前兩個人是猥瑣的小弟,他們死了,如今成爲魂魄。可以想象猥瑣定然是遭遇到什麼不幸的事情。而且現在猥瑣也危在旦夕。

宋德華從來說話算話,當初他說讓猥瑣跟他混就已經表示猥瑣是他的人。可是現在有人對猥瑣出手,這可不是什麼好事。

“大……大哥,猥瑣哥被人陷害,現在……”兩個小弟也不含糊,當下直接認了宋德華做大哥,並且將事情經過說一遍。

宋德華聽着,一直到武林幾個人的事件後心道這個人倒是陰險歹毒。

“帶路!”聽到後面宋德華也不需要兩個小弟繼續說,直接讓他們帶路就是。

不管怎麼樣,既然事情已經發生,宋德華現在趕過去也許還能救猥瑣。晚的話只怕也成了兩個小弟的樣子,死了。

“是!”兩個小弟聽到這裏點頭,前頭帶路。

距離猥瑣幫會的地方足足有半小時的路程,兩個帶路的小弟因爲是鬼魅的原因此時行走如飛,輕飄飄。同時他們兩人不時回頭看身後的宋德華,深怕他追不上來。畢竟他們是鬼,身子平移,再厲害點還能飛空。

可是他們錯了,不論他們之前兩人故意放慢腳步好讓宋德華跟上還是後面全力加速前進,宋德華始終和他們兩人保持兩米的距離,不增不減,不長不短。

也因爲這樣,兩個小弟重新看着那個一路風輕雲淡,氣不喘面不紅的宋德華換上了異常敬重的表情。

這個大哥有點牛!

當初他們聽到宋德華對着猥瑣說跟他混的時候他們都有些看輕這個人,只道是癡人夢話。可現在看來,這個人不簡單,非常的。但憑現在的本事就可以看出來實力非一般。更主要的是,他還能看到身爲鬼魂的他們!

“呸,你簡直就是找死,猥瑣,還是把實話供出來吧!”一間黝黑的房子裏,武林半躺在椅子上看着眼前被捆綁的嚴嚴實實,吊起來雙腳離地的猥瑣。

現在幫會的人在審問猥瑣,他武林自然要來湊熱鬧。他武林現在神清氣爽,爲難猥瑣被鞭打七七四十九下,如今暈死過去依舊被拷問着。

按照幫規,猥瑣這是要三刀六洞的呀。可是現在畢竟時代不一樣了,那種血腥的場面怎麼還能搬上臺?所以隨便綁起來抽一頓得了。他們是講道理的人不是?

問話的小弟註定沒人理會他的,因爲猥瑣已經昏死,對他的鞭打毫無知覺。

“特嗎的!就暈過去了?真不禁玩!”見猥瑣沒反應,小弟上前試探,見猥瑣已經暈死後他忙撇嘴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