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五娘立時便有些手忙腳亂,趕忙伸手抵在了萬東的后心,毫不吝惜的將自身的道氣,瘋狂度入萬東的體內,連聲道「耀庭,你的傷太重了,不要再說話,我來給你療傷!」

此時萬東體內的道種之光,已經微弱到了不可察覺的地步。一旦其徹底熄滅,萬東的小命兒便也沒有了。還沒有見到慕蓮,這三界之劫也還未曾度過,親人兄弟還處在極度的危險之中,萬東怎能在這個時候放手離開?

強烈的責任感,讓萬東產生了一股超強的求生欲!而在這求生欲的支持下,萬東體內的最後一點道種之光,雖然猶如風中殘燭,卻表現的異常頑強!

一開始,萬東的傷勢還讓平五娘束手無策,不知道該從哪裡下手,見到這般情形,平五娘的心神大振,直接催動道氣,灌入萬東的元府,不管其他,只是全心全意的溫養那一抹道種之光。

「耀庭,你行的,你一定行的!」

眼看著那微弱的幾乎要熄滅的道種之光,又一點點的亮了起來,平五娘直喜的眼淚橫流。

「超強的天賦,令人咋舌的悟性,這些已足以讓他成為人中之龍。可沒想到,除了這些之外,他竟然還有如此堅韌的意志。這到底是一個怎樣的少年?這樣的少年,焉有不成為一世之雄的道理?」

慕羽成心中一邊感嘆著,一邊又不免開始心疼。這樣的一個了不得的少年,就要與慕家擦肩而過,身為慕家的家主,慕羽成不心疼才怪!

「豈有此理!看我紫風殺的厲害!」

九五晦空連施展了數種手段,結果都被蕭振威輕鬆擋下,從頭到尾,竟是沒能傷他分毫。九五晦空怒了,雙手齊舉,無數旋轉如刀的紫芒,立時鋪展開來,如蜂群般的向著蕭振威密集涌去。

蕭振威可不曾領悟風之真諦,自然不可能像萬東那樣,將九五晦空的紫風殺從容破解。可沒關係,蕭振威自然有他的手段!

「紫風殺?殺你妹啊!」

咆哮聲中,蕭振威操控著鼎爐,如流星錘般的舞動旋轉起來。不能以巧破敵,那就硬來!這便是蕭振威的手段。

鼎爐飛舞盤旋之間,無數金光迸發灑落,猶如一個個手雷,一遇到紫芒便爆裂開來,將一道道紫風殺,直接轟滅!

「你這蠻夫!」

沒有料到蕭振威竟然會如此火爆,九五晦空直氣的破口大罵。可罵歸罵,一時半會兒,他還真是拿蕭振威沒有辦法。

「都是那小雜種生的這許多麻煩!真是該死!」

被蕭振威搞的沒辦法,九五晦空不由自主的便將心頭的氣惱,全都歸結在了萬東的身上。一回頭。見平五娘正不遺餘力的為萬東療傷,他就更是氣不打一處來了。

暗哼一聲,九五晦空手指破空急點,無數指芒在空中匯聚成『三生俱滅』,直奔蕭振威而去。

九五晦空的『三生俱滅』,以前的蕭振威是十分忌憚的,可是現在,蕭振威卻是面不改色,操起鼎爐,正面迎了上去。

「三生俱滅?哼哼,我不用滅你三生,我只滅你今生!」

怒吼聲中,蕭振威手中的鼎爐,華光大作,直奪人雙目,令人慾盲。那滔滔勁氣,更是咆哮雲霄,令人不敢直視。

蕭振威本欲要一鼓作氣,將九五晦空的『三生俱滅』直接轟滅,不料他的眼角突然一花,竟是失去了九五晦空的身影。蕭振威的心神一沉,急忙四處掃視,登時發現,九五晦空的身影竟詭異的飄出了數百丈,直接逼到了平五娘和萬東的身前。

這還了得?蕭振威當時便急了!

「九五老賊,你好卑鄙!」哪裡還顧得上什麼『三生俱滅』,厲嘯聲中,蕭振威身若大鵬般,直向九五晦空狂掠而去。

蕭振威的反應不慢,身形也是快的驚人,可終究是被九五晦空佔了先機,眼睜睜的看著九五晦空的雙掌,如出海狂龍般的向著平五娘和萬東拍去。

「耀庭,五娘!」

蕭振威直急得發出陣陣嘶吼。慕羽成,慕敖,凌天厚等人也是紛紛變了顏色。怒罵聲,厲嘯聲此起彼伏,就連慕羽成也是雙目直噴怒火,恨不能一步上前,活劈了九五晦空。

好在平五娘此時突然感受到了危機,驀然睜開了雙眼。她這一睜眼,便看到九五晦空已然到了跟前。心神狂震之下,平五娘沒有絲毫的猶豫,直接便將萬東抱在了懷裡,同時用自己的後背擋向了九五晦空的掌鋒。

九五晦空為了將二人置於死地,這一擊絕對是動用了全力。平五娘自然清楚,這一掌若是劈在她身上,後果必定十分嚴重。可再嚴重,也頂多就是重傷,但若是劈在萬東的身上,那就不好說了。

「平前輩……」

平五娘剛轉過身子,萬東的眼睛也睜了開。平五娘沖他微微一笑,本希望用笑容寬慰萬東,讓他不要擔心。孰料,平五娘的笑容還未消散,萬東竟也笑了。

只是萬東的笑容卻沒有令平五娘的心感到寬慰,反倒是令她心中一緊。

果然,平五娘正覺得不妙的時候,一股大力,突然從萬東身上迸發開來,等平五娘想要反抗的時候,她整個人已然順著萬東的力量橫飛了出去。

「耀庭!」

平五娘也只來得及發出一聲驚呼,九五晦空的掌鋒,便錯過她的身體,直接轟在了萬東的身上。

「去死!去死!」

九五晦空整個人狀如瘋狂,此時此刻,他只恨不得將自己體內所有的道氣,一股腦兒的全用上,只要萬東能死!

強悍的力量,轟然爆發,萬東的身體就如同被炸飛的小石子兒,直向遠處飛了出去。

這一幕發生的如此突然,如此驚心動魄,在場的每一個人都呆了。

平五娘的大腦一片空白,就好像魂魄離開了身體,傻傻的站在那裡,動也不動,只是一雙眼睛緊緊的盯著萬東那在空中倒飛的身形,眼淚如斷了線的珠子,不停的向下滾落…… 而此時,慕羽成更是驚的渾身汗毛都豎了起來,心中的自責猶如爆發的火山,不可遏止的泛濫成災。

他不該如此自信,以至於自信的對萬東來說,都有些殘忍!不錯,萬東是天縱奇才,甚至有可能是劫數的救星,可那又怎麼樣?萬東他終究還只是個少年,尚未步出搖籃,毋庸置疑,現在正是他最需要呵護的時候。

再堅韌強壯的樹苗,也需要精心培育,方才能夠成長為參天大樹。誰一生下來就是強者?他慕羽成能有今天,那也是無數慕家前輩強者盡心呵護的結果。

慕羽成總想著不能打斷萬東的造化,要讓萬東在生與死的邊緣,最大程度的汲取成長。這聽上去,或許並沒有錯,可慕羽成卻未能把握好其中的度。

一想到,萬東因為自己的一時疏忽,而遭到九五晦空的致命一擊,慕羽成便幾乎不能自持,八尺之軀,彷彿觸電似的顫抖不休。這一刻的慕羽成,竟天真的希望,甚至是祈求時間能夠倒流。

「不!這不是真的,這不是真的!」

凌天厚的頭搖的就像是撥浪鼓,很讓人擔心,那頭顱會不會從他的脖子上搖的掉了下來。而從他口中所發出的喊聲,更是於嘶啞中,充斥著一種令人心酸的悲傷。

凌天厚完全無法接受這一切!隨著萬東的身形被九五晦空一拳轟飛,凌天厚的一顆心就好像是爆裂開來了一樣痛。

慕敖,慕玄生,以至於莫太常等人,此時無不是呆若木雞,臉上眼中,寫滿了難以置信,以及深深的惋惜。

「不!你不能死!」

到了這一刻,慕羽成終於隱忍不住了,一聲爆喝,飛身暴起,直向萬東的身體抓了過去。此時的慕羽成,心中唯有一個念頭,那就是哪怕捨棄自己這一身修為不要,也要救活萬東!

然而,就在慕羽成即將抓到萬東身體的一瞬間,一道犀利至極的啼鳴驟然響起,尚未等慕羽成反應過來,狂風卷著一道巨大身形,轟然罩在了他的頭頂。

慕羽成吃驚的抬頭望去,只見一雙遮天羽翼,足有數千丈,直接將陽光一併擋了住,好像只是眨眼間的工夫,天地便陷入了一片黑暗之中。

「鯤鵬?不!是……是帝鯤鵬!」慕羽成到底是見識廣博之人,一眼便認了出來,心頭大為震驚。

在道門大世界,鯤鵬本已十分罕見,更別說是神獸級別的帝鯤鵬,由不得慕羽成不驚。

而待慕羽成回過神兒來的時候,那帝鯤鵬的一雙巨爪,竟已將萬東撈了住。慕羽成的心立時一陣顫抖,九五晦空的那一擊已然是十分沉重,此時的萬東,只怕比那風中殘燭還要脆弱,哪裡還經受起帝鯤鵬的一抓?

「孽畜!給我放開!」

這次慕羽成不再遲疑,一聲爆喝,磅礴的勁氣立時便匯聚於他的掌心,知道帝鯤鵬不好對付,慕羽成也沒留手兒,雙掌寶光燦然,還未放出,便已讓人感受到一股開天裂地的威勢。

「慕家主快快住手,那帝鯤鵬乃是耀庭的寵物!」

慕羽成一掌即將拍出之際,凌天厚陡然想了起來,急忙沖慕羽成高聲喊道。得虧慕羽成已是聖魂境的強者,早已修的收發由心,凌天厚的話音還未落地,慕羽成便下意識的將掌力收了回來。

「天厚,你說什麼?你說這帝鯤鵬竟是耀庭收服的寵物?」慕羽成一臉詫異的轉頭向凌天厚看去,眼神中滿是不敢相信。

即便是到了慕羽成這種程度,他都不敢想將神獸收服為寵物的事兒,眼前這一切,一時半會兒,他又如何能夠消化的了?

凌天厚點了點頭,道「不會錯的,慕家主莫要傷它!」

剛才慕羽成或許有傷到帝鯤鵬的機會,可是現在,一眨眼的工夫,帝鯤鵬便已在數十里之外,他想傷也傷不了了。要論速度,整個道門大世界,無人能與帝鯤鵬比肩!

「既然帝鯤鵬是耀庭的寵物,它剛才為何不與萬東並肩戰鬥?」慕羽成的臉上滿是疑問,有了帝鯤鵬這樣強大的助力,萬東怎麼也不該落到這般田地。

凌天厚搖了搖頭,神情帶著些孤苦的道:「帝鯤鵬剛剛育成,戰力尚未達到巔峰,可能耀庭是不想讓它受傷,所以才一直不曾召喚吧。」

慕羽成微微頷首,眼下恐怕也只有這一個解釋了。

「壞了!帝鯤鵬帶走了耀庭,那麼何人來為他療傷?」慕羽成突然想了起來,直急的跺腳的問道。

聽他這樣一說,凌天厚的眼睛頓時亮了起來,目光灼灼的盯著慕羽成,急聲問道「慕家主,以您的意思,耀庭他現在還活著?」

「這個……」

凌天厚這一問,慕羽成登時不知道該怎麼說了,面色隨之黯淡了下來。

「別做夢了!就算那小雜種是屬貓的,有九條命,也擋不住我最後那一拳!哈哈哈……好哇,那小雜種總算是死在老夫的手裡了!」就在眾人心情悲傷絕望之時,九五晦空卻是無比得意的放聲大笑了起來。心腹大患終被除掉,滿腔陰鬱一掃而空,也難怪他有些難以自控。

只是他如此一來,立時便點燃了眾人的怒火。尤其是平五娘,回過神兒來之後,眼神中的憤怒,直到了一種駭人的程度。

連句話都懶得再與九五晦空多說,手腕驀然一揚,黑,紅,紫三道劍芒,同時閃耀,三柄本命神劍,直接便向著九五晦空的周身要害刺了過去。

隨著平五娘修為的增長,她之前被九五晦空擊碎的神劍不但恢復如初,而且看樣子,威力還要更盛從前。三道華光,猶如三條狂龍,每一道都攜帶著翻天覆地的威勢,轉眼間的工夫,便讓整個天地都陷入了一片蕭殺之中。

「平五娘,你偷襲老夫!」

九五晦空被嚇了一跳,身形急忙躲閃,同時口中厲聲直斥。

平五娘也不答話,只是陰沉著面龐,不停的舞動雙手。無數道法藉助手印一併打出,紛紛灌入三柄本命神劍之中。三柄本命神劍的華光,立時再次暴漲,直將日月之輝都掩蓋了住。

發起狠的女人,無疑是最可怕的!即便強若九五晦空,一時也是被逼的手忙腳亂,眉頭更是皺的不能再緊。

可這還不是最糟的,就在九五晦空慌忙躲閃平五娘的劍光之時,蕭振威也發動了。巨大無比的鼎爐,如小山一般,不停砸落,落在哪裡,哪裡便是一片狼藉。比起平五娘的三柄本命神劍,猶要恐怖!

「九五老賊,今日便要你為耀庭殉葬!」

蕭振威爆出聲聲厲嘯,巨鼎配合著平五娘的攻勢,越發凌厲兇猛。九五晦空一時不能敵,連連後退,那狼狽模樣,簡直將聖魂境強者的威風盡數掃地。

「可惡!」

九五晦空被追的不耐,霍的站定身形,雙掌同時劈出。兩道浩蕩掌勁,分抵平五娘的神劍,蕭振威的巨鼎。看樣子,九五晦空是想要憑藉自己雄厚的修為,強行壓制蕭平二人,力爭擺脫困局,轉敗為勝。

可九五晦空忽略了一點,那就是此時的蕭平二人,已然不是過去可比。三股力量撞擊於一處,直發出一連串震天動地的響聲。甚至將整個第三峰都震動的顫抖不止!

四處飛濺的勁氣,更是將方圓數十里的一切,都幾乎盡數蕩平!如果你站在其他六峰的峰巔,定會驚駭的發現,第三峰的峰巔幾乎被生生的削平!

得虧在場的都是強者,無一弱手,否則不知道多少人會被這餘波活活震死。

蕭振威和平五娘齊齊發出一聲悶哼,連帶著巨鼎神劍,一同向後爆退了數十步。可九五晦空更要痛苦,身形倒掠之間,鮮血直噴了一路,哪怕是瞎子也能看出,這一次他傷的不輕!

「怎……怎麼會這樣,你們的修為……」

落地之後,九五晦空的臉上布滿驚色,雙目更是瞪得,一雙眼珠子幾乎要從眼眶裡跳將出來。

就在不久之前,還被他踩在腳下,任憑他宰割的蕭平二人,這一轉眼的工夫,竟然凌駕於他之上了,這事兒恐怕無論發生在誰的身上,都難以平靜面對。

「九五老賊,我說過,今日便是你的死期!」

一招得手,蕭平二人的氣勢更是雄壯!蕭振威猛然向前踏出一步,聲若洪鐘的喝道。

「笑話!老夫還不信了,區區一塊吸靈石,便能將你們送入聖魂境?」

九五晦空擦了一把嘴角兒的血跡,身軀猛然一頓,巨大無比的本命神像,立時在其身後凝聚成形。祭出本命神像,九五晦空的神情頓時大變,渾身上下更是不斷的爆發出要將天地都踩在腳下的可怕威勢。

「今日老夫便鎮壓了你們這對姦夫**!」

九五晦空向前重重的踏出一步,其身後的本命神像,也向前踏出了一步,大地頓時為之一顫,就連運行在天地之間的道義法則,似乎也受到了影響,微微一亂。

「本命神像嗎?也沒什麼了不起!」

平五娘一聲清喝,嬌軀猛然一挺,一道黑紅紫三色交融的神光,立時在其背後升騰而起。沒過片刻,這神光中便走出了一道同樣巨大的虛影,赫然是平五娘的面目。高過數十丈,英姿颯爽,更兼威勢無窮! 平五娘的本命神像,左手執黑劍,黑光幽幽,吞噬日月之光輝!右手執紅劍,紅光萬里,洶洶如火,給人以灼膚刺骨之感!更有一柄紫劍藏於背後,紫意盎然,透出神秘與高貴!

如此威勢,不需多,只要一眼,便將終身難忘!

平五娘祭出本命神像,九五晦空的神情頓時為之一呆,震驚了好半晌,方才吶吶的說道「這不可能!方才並無天地異像發生,你怎麼可能就這樣悄無聲息的成就了聖魂?」

別說是九五晦空不解,慕羽成也是一臉的迷惘和驚奇。修士晉級之時,總會伴有天地異像的發生。而去隨著境界的不斷提升,這種天地異像還會變得更加明顯和強烈。

修士的修為進入聖魂境,那基本上意味著跳出了凡俗修士的範疇,已經擁有了半仙之體!作為人類修士,這是巔峰的突破!那種天地異像自然也應該更為宏大強烈。九五晦空,慕羽成在成就聖魂之時,皆是如此!

「天地之間,奧妙無窮!九五晦空,你以為你成就了聖魂,便可以洞悉一切了嗎?」

蕭振威發出一聲充滿不屑的冷笑,雙臂擎天舉起,一道金光,立時從他的頭頂噴吐而出。不消片刻,這金光便化作了一道巨大虛影,盤膝坐在蕭振威頭頂的雲端里。

這虛影,與蕭振威神似,可更要充滿一種浩渺氣息。端坐於雲端之上,右手高舉鼎爐,左手橫於胸前,法相莊嚴肅穆,猶如神祗,令人禁不住便會生出一種欲要加以膜拜之心。

「什麼!?你……你也修出了本命神像!?」蕭振威的本命神像一出,九五晦空心中的震驚頓時翻倍,連說話都變得不那麼利索了。

要說震驚,慕羽成卻是一點兒也不遜色於他,甚至還猶有過之!兩大聖魂境強者同時誕生,這在道門的歷史上,只怕也是極為罕見。這讓慕羽成除了震驚之外,更是感到無比喜悅。道門又多了兩大強者,這自然是道門之幸!

至於慕敖等人,此時除了震驚之外,也只能是懷著深深的羨慕,仰望蕭平二人了。

道門大世界就是這樣,有時候機緣造化比天賦更為重要!不見得你一步領先,便能步步領先。若是沒有一顆平常心,非被別人的造化,活活氣死不可!

九五晦空臉上的猖狂輕蔑之色,終於是消失殆盡。雙雙成就聖魂的蕭平二人,讓他感受到了一種死亡的威脅。

「就算你們成就了聖魂,也不足以與我九五家族為敵!我勸你們還是三思而後行,免得給自己招來滅身之禍!」九五晦空已然沒有足夠的把握能夠壓制蕭平二人,就算他最後勝了,也必然是慘勝,而且慘到何種地步,也很難說!

「奶奶個熊!你哪兒來的那麼多廢話,給我去死!」

蕭振威的爆脾氣首先發作,雙臂向前一探,本命神像所擎起的巨鼎,立時光芒萬丈,攜帶著萬鈞之勢,狠狠的向著九五晦空砸了過去。

九五晦空急吼一聲「你們這是自取滅亡!」,隨即右掌猛然舉起,其身後的本命神像,也跟著轟然劈出一掌,巨大如山的掌影,破空而出,正面迎向巨鼎。

先前,九五晦空一掌便將巨鼎劈裂,然而現在卻是時過境遷!滔滔如浪潮湧動般的掌勁,撞在巨鼎之上,只是催動出轟天的巨響,別說是將巨鼎劈裂,甚至是將巨鼎劈退回去都不能夠!

在一道道震天如暮鍾般的轟響之中,兩人竟是陷入了膠著之中。

雖然陷入了膠著狀態,可九五晦空心裡卻是清楚,他的修為到底是要比蕭振威強出一線的。只要繼續堅持下去,最後敗亡的必將是蕭振威。

然而有一點卻是讓九五晦空心神忐忑,那就是蕭振威並不是一個人在戰鬥。果不其然,九五晦空剛一將目光投向平五娘,平五娘便已發動。

黑紅兩道劍芒,攜帶著無窮劍意,同時從平五娘的雙手之中爆射而出。黑如幽冥,紅如烈火,如果之前還有些名不副實,那現在卻是形如其神,空前霸道。

劍光刺破空氣之時,似乎連天空都在嗚咽,在九五晦空身邊流轉的一切氣機,盡數轉化為刺骨冰冷的殺機。

九五晦空的心神一陣狂跳,急忙祭起左掌,想要將平五娘的劍意擋上一擋。可還沒等他抬起左掌,一道讓他心驚肉跳的紫意,不知何所起,卻倏忽間躍入其眼帘。

九五晦空下意識的瞄向平五娘的後背,果不其然,懸挂在其後背的紫劍,已然消失無蹤。黑紅二劍雖然兇猛,可最後的殺招卻在紫劍。平五娘的『三劍舞』,果然是讓人防不勝防!

「吼!!!」

九五晦空仰天發出一聲怒吼,吼聲中滿含道義法則,其威勢幾乎堪比大道真音。平五娘所祭出的紫劍,立時為之一頓,竟無法再向前。

「九五老賊,你的吼聲未免太難聽了!」

九五晦空剛一控制住平五娘的紫劍,蕭振威的巨鼎便猛然開始發威。醞釀其中的道氣之火,轟然噴出,瞬間便在九五晦空的神像巨掌上形成了烈火燎原之勢。

「確實難聽,我看還是讓他儘快閉嘴吧!」

平五娘也不肯閑著,厲斥聲中,黑紅兩道劍芒,瞬間大作,那光芒直裹住了小半個天空。

誰說黑紅二劍只是誘餌?三劍攻守轉換,令敵頭尾難顧,這才是『三劍舞』的精髓所在。

砰砰砰!轟轟轟!

巨響瞬間憑空大作,密集如雷暴。直讓遠在其他六峰的人們,都聽的心境膽顫。目光所及,整個第三峰,到處皆是大道法則之力瀰漫,幾乎要遮蔽了第三峰的真容。

不誇張的說,此時的第三峰,對神道境以下的修士來說,就是雷池,誰入誰死!

噗!

九五晦空終於抵擋不住平五娘和蕭振威的左右夾擊,本命神像顫抖不止,其口中更是鮮血狂噴,身形直如斷了線的風箏,在蕭平二人的攻勢之下,搖擺飄蕩。

「再吃我一劍!」

得勢之後,平五娘更是不肯給九五晦空絲毫喘息之機,三柄神劍再次爆發出奪天之光,如三條嗜血的狂龍,直向著九五晦空絞殺過去。

蕭振威對九五晦空也是滿腔恨意。平五娘一動,蕭振威立時如影隨形。這二人相濡以沫,早已修成了讓人驚悚的默契。一舉一動,配合的可以說天衣無縫。

看這情形,假以時日,蕭平二人聖魂境得以穩固,兩人聯手,足可同時力戰三個聖魂境強者。而現在這一戰,無疑便是兩人的成名之戰,至於九五晦空,似乎唯有落個給兩人做墊腳石的下場!

九五晦空擋不住第一擊,自然也擋不住第二擊!蕭平二人身形這一逼上來,九五晦空的身形便再次被擊飛了出去。與當初萬東被他一拳轟飛的情形幾乎毫無二致!九五晦空大概做夢也不會想到,報應竟然會來的如此之快。

「可惡!你們以二打一,算什麼英雄好漢,有本事與老夫單挑!」九五晦空傷勢加重,越發不是蕭平二人的對手,驚怒之下,直忍不住放聲吼了起來。

「哼哼,九五老賊,你腦子壞掉了吧,誰要跟你單挑?」

「今日定要讓你為耀庭陪葬!受死吧!」

九五晦空想要用話拿住蕭平二人,顯然是痴心妄想,蕭平二人同時發出厲斥,身形非但沒有絲毫停頓,出手甚至比之前更加兇猛。

「呃……噗!」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