庄有為恢復元力后,又攝入大量氣血力量,直接吃掉一個五級進化狼的心臟。

「過程雖然艱辛,但我能清楚感覺到,這寒冰之力對我的身體,有很強的淬鍊效果!」完全恢復過來后,庄有為準備開始第二階段的修鍊。

沒什麼變化,與前一階段基本差不多,先砸破一米多厚的冰層,收斂元力直接跳入冰水,任由冰水侵蝕肌膚。

只不過這一階段,每一輪淬鍊堅持的時間,都要比原來長很多。

從第一次下去的三分半,到第十一次已達到十分鐘。

只不過,在十次淬鍊后,庄有為元力即將耗盡,只能砸破冰層返回冰面,結束這一階段的淬鍊。

從這兩個階段來看,淬體作用很明顯,無論是承受時間長短,還是庄有為自身的感覺,都能看到強化的效果。

回到冰層表面后,庄有為立馬開始恢復,準備進行下一階段的淬鍊…… 用寒冰之力刺激,達到極限后運轉元力抵禦寒力,恢復正常后再進行刺激,這樣循環強化,屬於一個淬鍊階段。

元力耗盡,體內儲存的能量耗空,那就必須恢復元力、補充能量。

在庄有為這裡,主要靠運轉功法恢復元力,靠吃入大量食物,攝入大量的氣血之力,來補充體內消耗的能量。

完成補充后,立馬進入下一個階段的淬鍊,淬鍊後補充、補充后淬鍊,這可看成一個階段大循環。

很快,六天時間過去,庄有為已記不清他淬鍊皮肉,完成多少次循環,進行多少個階段的修鍊。

「這段時間,用寒冰之力刺激身體,達到淬鍊身體的效果,在淬鍊皮肉這個層次,效果很明顯。」

「如今我站在冰原表面,完全不用元力去抵禦寒力,全身浸泡在冰水中,都能堅持三個小時……」庄有為總結這段時間,寒冰淬鍊皮肉的效果。

現在相比六天前,冰層已達到一米五厚度,冰層表面的溫度達到零下三十五攝氏度,冰水中的溫度達到零下五十攝氏度,且冰水中存在濃度很高的寒冰之力,具有很強的侵蝕性。

換個角度來說,如果不是寒冰之力的存在,就不會有零下五十攝氏度的冰水,早已變成堅硬結實的冰塊。

但這些都不重要,關鍵在於庄有為,現在能在零下五十攝氏度的冰水中,不用運轉元力抵抗寒力,直接讓皮肉承受三個小時。

不得不說,這是很恐怖的進步,承受時間的延長,基本呈反拋物線遞增。

「前兩次用寒冰之力刺激,皮肉的承受時間都達到三個小時,這兩次幾乎沒什麼增長,幾乎是達到一個極限,出現淬鍊皮肉的瓶頸。」

「現在還堅持淬鍊皮肉,估計效果不會很大,甚至要很長時間的積累,才能打破當前面臨的瓶頸,這與我的修鍊計劃不符。」庄有為暗自思索起來。

前兩次淬鍊,他都是承受三個小時,淬鍊效果忽略不計。

須知在他淬鍊過程中,開始幾秒幾十秒的增加,後面都是幾分、十幾分的增加,皮肉強度基礎越高,承受時間的增長越大。

這一點,不同於元力淬鍊。

在淬鍊元力的時候,元力越精純、淬鍊效果就越慢,算是一個先快后慢的過程。

庄有為用寒冰之力刺激,來進行皮肉淬鍊,過程前期、中期,都是先慢后快的趨勢。

只不過最後幾次,淬鍊效果才劇烈衰減,最後兩次直接沒什麼進展。

這種情況,明顯是達到極限,出現瓶頸的現象。

「按預定的修鍊計劃,我現在完成寒冰淬體第一步:皮肉淬鍊。」

「後面還有兩步計劃,淬鍊血液與淬鍊骨骼。」

「但這種刺激性淬鍊,不同於輔助性增長,如果控制不當,不僅透支潛力那麼簡單,甚至會造成一定損傷。」

「皮肉的損傷無所謂,比較容易恢復,不會留下什麼隱患。」

「但血液與骨骼完全不同,血液本身就很脆弱,如果受寒冰之力凍結凝固,那種狀態就很危險。承載血液流動的血管,生血、造血,作為血液之源的心臟,比起血管更加脆弱。」

「心臟已屬於內臟,算是我淬鍊的薄弱點,現在完成的淬鍊不多,心臟又是五臟六腑中,最為脆弱的一項,想要借外力淬鍊,那必須要精準控制。」

「淬鍊骨骼的話,骨骼承受力強一些,但骨骼內部的骨髓,同樣無比脆弱……」對於第二步淬鍊計劃,庄有為開始猶豫起來。

淬鍊血脈與淬鍊骨骼,沒有嚴格的先後之分,都包裹在皮肉之內,都要從皮肉中引導寒冰之力,主動進行淬鍊才行。

但這兩大板塊,都屬於人體薄弱環節,尤其是用寒冰之力淬鍊,這種情況就更加危險。

即使庄有為敢於冒險修鍊,面臨這種選擇時都很猶豫。

「先淬鍊血液,在淬鍊的時候,用元力護住血管,護住心臟那一大片區域。」思索一番后,庄有為終於做出選擇。

血液更容易淬鍊一些,即便血管比較脆弱,那只是相對而言,能承受濃郁的氣血之力,血管的強度其實不低。

反倒是淬鍊骨骼,骨質很堅硬,導入的寒冰之力太少,幾乎沒什麼淬鍊效果。導入的寒冰之力太多,又容易凍傷骨髓,這個度很難把握。

須知骨髓比血管更加脆弱。

骨骼這邊一強一弱,骨質與骨髓的差距很大。

血液這邊,血管比較脆弱,但比起血液的承受力,差的不是太多,淬鍊的均衡點容易把握一些。

作出決定后,庄有為再次進入冰水中,現在他全身浸泡,短時間根本沒什麼感覺。

不過這一次他很謹慎,運轉元力護住血管后,向流動的血液導入寒冰之力。

開始導入的寒冰之力很少,很快被流動的血液稀釋。

庄有為細微的控制著,慢慢導入更多的寒冰之力。

在這個增加的過程中,血液終於受到一定的影響。

大致寒冰之力,達到氣血之力的一半時,血液流動速度降低到一個冰點。

庄有為有種感覺,血液對寒冰之力的承受度,已達到一個極限,他若繼續導入寒冰之力,很可能將全身血液凍結,那幾乎是找死的行為。

「不能再增加寒冰之力,就維持現狀,我嘗試運轉元力,搬運氣血之力,加快血液的流動,讓血液跟現存的寒冰之力對抗,從而實現更深層次的淬鍊。」庄有為暗自推演著淬鍊過程。

畢竟這種淬鍊方式,他同樣屬於第一次嘗試,只能是摸著石頭過河,不敢有半點大意。

淬鍊皮肉的時候,還能稍微野蠻一些,讓皮肉被動適應,任由寒冰之力刺激就行。

但血液要脆弱很多,只能在承受限度內淬鍊,這就需要一定的引導方式。

其實血液能承受住,氣血之力一半的寒冰之力,庄有為都比較意外。

但回想起來,淬鍊皮肉的時候,同樣對血液、骨骼,有著一些間接的適應性淬鍊,血液與骨骼的強度、承受力,相比原來都有所增長。

只不過這種增長,比起皮肉的跨越性增長,幾乎是忽略不計…… 搬運兩輪氣血之力后,庄有為感覺血液,開始適應寒冰之力,承受度有所提升。

「我再導入一點寒冰之力,就保持那種臨界的壓力,去搬運氣血之力,讓血液適應寒力的侵蝕……」庄有為腦子裡閃過很多念頭,最終確定一個適合的方式。

只不過這一次,導入的寒冰之力,只有氣血之力的百分之一。

原來的寒冰之力,達到氣血之力的一半,這次新增百分之一,就再次達到承受的極限。

庄有為明白,或許他太過心急,讓血液適應度高一些,承受力強一些后,再導入更多的寒冰之力,或許效果要明顯一點。

這一次,庄有為搬運一輪氣血之力后,又出現那種開始適應的狀態。

但庄有為耐著性子,接連搬運九輪氣血之力,感覺血液確實適應現在的寒力,能夠承受寒力的侵蝕后,他才增加導入的寒冰之力。

這一次的效果,確實要明顯很多,增加大致百分之五的寒冰之力,才達到血液承受的極限。

這個時候,寒冰之力已佔比氣血之力的百分之五十六,無疑是很大的一個進步。

又是接連九輪搬運氣血之力,達到基本適應的程度后,庄有為又開始導入更多寒冰之力,這次大致有百分之八,寒冰之力佔比達到百分之六十四。

就這樣,又是一個循環的過程,搬運氣血之力適應,新增導入寒冰之力,循環錘鍊血液系統,對寒冰之力的承受度。

沒錯,不只是血液,而是整個血液系統。

在循環幾次后,庄有為感覺自己的元力控制,能護住血管與心臟,就開始降低保護度,讓血管與心臟接受寒力的刺激,只不過力度稍許要小那麼一點。

差不多五個小時過去,庄有為感覺元力耗盡,回到冰原表面恢復元力,補充消耗的氣血能量。

同時,在恢復補充期間,庄有為主動與楚文峰聯絡,詢問現在的形勢。

六天多時間過去,天劍軍已趕到斧山,正式建立東線戰場,濱城作為天劍軍的後方基地。

召集起來的民間武裝,包括東盛集團梟龍戰隊,則從海威出發,同樣趕到前線斧山,海威則作為民間武裝的後方基地,由民間代表與政/府統一調度。

只是很奇怪,現在朝東海峽的冰層,已達到一米五厚度,承受力超過兩萬斤,天照老魔渡海早已不成問題。

但東島魔人大軍與天照老魔,這段時間都沒什麼動靜。

這種情況,帝國有幾種猜測,比較樂觀的認為,或許東島監測冰層厚度,尚未實際確定冰層的承受力,或是東島內部不穩,不急於西渡入侵。

但理智一些的分析,認為天照老魔與東島魔人,現在不急於西渡的原因,在於它們進一步提升實力,爆發時必將更為兇猛。

畢竟有天照老魔首次西渡,登陸朝東半島后,受國內八岐大妖拖後腿,被逼返回鎮壓的經歷。

無論是內部不穩,抑或是東島方面追求更大勝算,要準備更充分一些,都有不小的可能性。

只不過這些問題,庄有為無意探究。

確定東島魔人,暫時沒什麼動靜后,庄有為抓緊時間修鍊。

無論敵人有什麼陰謀,增強自身實力都沒錯,實力越強勝算越大。

庄有為第二輪進入冰水,淬鍊血液的過程,尚未達到元力耗盡的極限。

大致三個小時后,庄有為導入的寒冰之力,達到氣血之力一樣的程度,形成一個一比一的平衡點。

即便搬運氣血之力,讓血液適應寒冰之力的侵蝕,庄有為都不敢再增加寒冰之力。

一旦寒冰之力大於氣血之力,無論血液是否適應寒冰之力,只要那個平衡被打破,血液就有凍結凝固的危險。

偏偏在這個平衡點,即便不去搬運氣血之力,血液都能保持一種靜態適應。

出現這種情況,庄有為很清楚,他借寒冰之力淬鍊血液,同樣達到一個瓶頸。

只不過,相比耗費六天時間,讓皮肉適應寒冰之力,讓皮肉強度大增,對寒力的承受度大增。

這一輪只用八個小時,進行的血液淬鍊,效果明顯要差很多。

但相比血液原本的基礎,淬鍊效果又不算很小,至少對寒冰之力的承受,從原本氣血之力的五成,達到氣血之力一致的平衡點。

且讓血管與心臟,都得到很大的淬鍊,強化程度更大。

「出現瓶頸后,堅持淬鍊的意義不大,我先把元力恢復到巔峰狀態,再確定如何淬鍊骨骼!」庄有為暗自想著,離開冰水回到冰原表面。

這一次恢復要快很多,畢竟元力尚未耗盡,但補充的能量很多,尤其是氣血之力。

這種補充方式,估計只能庄有為使用,有儲物空間攜帶大量氣血肉食,消耗多少、補充多少,不會讓身體出現虧空,挖掘身體潛力后,不至於透支身體潛力。

恢復過來后,庄有為經過一番思索,大致確定淬鍊骨骼的方式。

「我現在,怎麼說都掌握著冰之力,受我控制的冰之力很溫和,我用來淬鍊骨髓。同時導入寒冰之力,從骨骼表面由外向內淬鍊……」作出決定后,庄有為就按這個方式,開始淬鍊骨骼。

骨質對寒力的承受度不差,至少不比血液弱,但骨髓很脆弱,庄有為採用他掌握的一級冰之力淬鍊,算是比較溫和的手段。

但外界的寒冰之力,導入淬鍊骨質,這個由外向內的過程,就必須要把握精準,不能讓寒力穿透骨質,侵蝕到脆弱的骨髓。

總結起來,淬鍊骨骼的難度,就在於保護骨髓。

對骨質的淬鍊,比淬鍊血液更簡單。

庄有為精神力很強,這種精準控制不算難。

但實際操作中,對骨質淬鍊只完成三輪,寒冰之力的刺激,就幾乎失去效果。

偏偏骨髓承受不住,增加寒冰之力的話,必定會接觸到骨髓,這是一個不可調和的矛盾。

終於在淬鍊骨骼這一關,尚未出現淬鍊的瓶頸,庄有為都只能選擇結束。

「且不說效果如何,至少各方面都有進步!骨髓承受不住外力,往後要尋找一些輔助強化物,進行針對性的強化才行!」庄有為暗自思索道。 這次借用寒冰之力,針對皮肉、血液、骨骼三大塊的淬鍊,對骨骼系統的淬鍊效果,庄有為確實不太滿意,但對血液系統的淬鍊,已達到他預期的效果。

至於對皮肉板塊的淬鍊,更遠遠超出庄有為的預期,效果比他期待的標準更高。

真要說起來,庄有為的骨骼系統,其實根本不算弱。這一塊他用中華鬣羚角,神農秘境內得到的丹藥,進行針對性淬鍊過,且強化的效果不差。

只不過強弱標準,永遠都是相對而言。

在寒冰之力侵蝕下,骨髓確實很弱,但骨質對寒力的承受度,其實又不比皮肉差多少。

冰屬性的破壞力,僅次於雷屬性、金屬性,火屬性都未必比冰屬性強。

寒冰之力作為冰屬性,破壞力最強的一種屬性力量,對血肉身體的侵蝕,完全不用懷疑。

庄有為這一次,借用寒冰之力淬鍊身體,不僅淬鍊皮肉,更淬鍊骨骼、血液,幾乎是在刀尖上跳舞。

「即便骨骼的淬鍊,尚未出現瓶頸,只是承受不住寒冰之力,才不得不結束淬鍊。」

「但不管怎麼說,骨骼系統都得到一定的強化,血液強度增加一倍,皮肉強度增加不低於三倍。」

「我自己能清楚感覺到,自身綜合素質的增強,只不過感覺太籠統,還是查看系統數據,看這次增加多少戰力指數。」庄有為一番分析后,意念進入系統界面。

【大BOSS系統】

綁定者:庄有為

系統主線:進化之路

當前等級:七級進化

戰力指數:25080/29501

進化點:4139921779/4251032879

掌握技能:無量真經(輔)、刀斧術(中級)、大力金剛拳(登堂入室)、金剛伏魔刀(登堂入室)、破鋒八刀(爐火純青)、破空斬(爐火純青)、風之力(三級)、冰之力(一級)

儲物空間:384立方米(8×8×6;可融合空間異寶、靈礦,擴大儲物空間)

進化點達到要求,是否選擇進化?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