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庸醫!全他媽的是庸醫!!治不好我弟,我就要他們命!!!要他們全家的命!!!”

黃隆喘着粗氣憤怒的咆哮,嚇得車中的小弟們一聲都不敢啃。

“黃隆,我和你來可不是爲了聽你大吼大叫的!我家朱凱師弟,跟着你弟弟去了一趟深滬市居然就沒有回來,你們是不是也要給我一個交代?!”

然而小弟們大氣都不敢喘,可不代表車裏就沒有人敢說話了。

在車中一個陰暗的角落,一個看不清面貌的男子,絲毫不畏懼憤怒中的黃隆,不陰不陽的開口道。

“馮超!到底是誰害誰還說不清楚呢!別以爲在宋少面前能說幾句話就了不起,如果讓我知道是因爲你那個什麼狗屁師弟害得我弟弟變成了這樣,就算他沒事我也會讓他有事的!!”

氣正不順的黃隆,聽到馮超的不陰不陽的話語,頓時大怒,如果是平時也許他也就忍了,但是如今親弟弟正面臨着變成植物人的可能,他也管不了那麼多了!

“你大可試試!!!”

馮超冷冷的話音傳來,車中的氣溫彷彿再次降低了數度。

周邊的幾個小弟呼吸都快要不順暢了。 隨着暮色的加深,車隊離開了休息區,繼續駛入了國道。

今夜的國道公路顯得無比的空曠,由其是如今已經過了凌晨,半天前後都不見一輛車,這大隊的麪包車隊顯得非常突兀。

在車隊前方十數公里處,進入深滬市必經公路上,一排重型車橫在公路上,將整條路給堵死了。

不遠處的一個小山壁上,趙燁正坐在一塊石頭上抽着煙,他腳邊已經躺了十數根菸蒂了,他在等,等待東海車隊的到來!

這是他組建白虎堂後的第一戰!同時也是他戴罪立功的關鍵戰役,此戰不容有失!

而他身後一百來位身強體壯的彪形大漢整整齊齊的站在他的身後,大漢手中都拿着明晃晃的長刀,帶着森森寒氣,在清冷的月光下,更顯一份肅殺!

這一百多位都是白虎堂的絕對精銳,他們已經在這站了半小時了,卻沒有人移動一下,更沒有人發出任何聲音。

“今晚是我們白虎堂的第一戰!在這一戰中殺敵最多,表現最勇猛的兄弟,我會向總管進言提拔爲戰堂堂主!大家有沒信心!”

Wшw тt kān c o

看到遠方由遠及近的陣陣燈光,趙燁知道目標馬上就要來了!

將燃燒到頭的菸蒂狠狠碾碎,趙燁轉身看向身後的一百多個黑衣大漢。

原先的戰堂堂主吊腳眼,已經在下午被處決了,讓冥,讓白虎堂揹負恥辱的人,沒有資格再存在在這個世界上!

“有!!!”

一陣低沉而有力的聲音,從一百來個大漢口中整齊的發出。

黑衣大漢眼中都有爆發出興奮的光芒,只要今晚奮勇殺敵,他們就有機會給自己戴上銀色的徽章,這是多大的權利和榮耀!由不得他們不興奮!

就在趙燁帶着白虎堂精銳進入戰鬥序列的時候,在離他們數百米外的一個山坡上,一個修長挺拔的身影站在山崖邊,夜風帶起他一片片衣角。

月色的清輝灑在他的臉上,泛起一陣陣銀光,赫然一張銀色的雕花面具覆蓋在他的大半邊臉上,讓人感受到淡淡的邪意的氣息!

在身影身後,有兩男一女三個人站在男子身後,其中一個身材高大壯碩的男子數次想要說話,都被女子狠狠的瞪了回去。

感受到女子的眼神,壯碩男子縮了縮脖子,就像老鼠遇見貓一樣,訕訕的閉住了還來不及發出聲音的大嘴。

“坦克!”


山崖邊的挺拔身影,看着天邊的冷月,露在銀色面具外邊的薄脣輕輕開啓。

“少主!”


壯碩男子趕忙上前一步,眼中有着興奮和鐵血的光芒。

“南方有幾隻老鼠,你帶龍組兄弟去解決掉,動作要乾淨!”銀色面具的聲音再次響起。

“好叻!就等着您老人家這句話呢!嘎嘎!這些兔崽子居然也想玩釣魚,看老子玩不死他們!”

坦克一咧嘴,滿口白牙在月光下更顯森寒,同時還不忘抖了抖身上壯碩的肌肉塊。

“廢話真多!還不快滾!”

坦克本還在滔滔不絕的發表着感慨,一個修長的美腿狠狠踹在了他的屁股上,將他壯碩的身子踹的一個趔趄。

不過坦克卻不敢表現出絲毫不滿,反而轉身賠笑着看了眼美腿的主人,然後快速轉身離開。

“小五她們呢?”

帶着銀色面具的挺拔身影,轉過頭,看向身後那個始終離他數步之遙的女子。

“她們都帶着玩具去找合適的位置去了呢,不過,這真的不會出事兒嗎?畢竟……”

女子先是莞爾一笑,明媚的笑容在其冷豔的俏臉上顯得如此嬌豔,不過很快的又浮上了一絲憂慮。

“沒事!如果他們不破壞規矩,我也會按照規矩和他們玩,但是如果他們膽敢破壞規矩,那就讓小五她們玩玩也無所謂!”

身影無所謂了搖了搖頭,語氣中有着一絲寵溺。

銀色面具男子不再說話,山包上恢復了一片寂靜,片刻之後,男子嘴角扯出一片笑容,“果真來了!王烈,冰雨,車裏的那個人就交給你們了!”

王烈沉默的點了點頭,他能感受到車中男子給他帶來的壓迫,如今他已經是練氣巔峯的修爲了,能給他帶來壓迫感的只能是築基期修爲的修士!一股熊熊的戰意在王烈的眼中燃燒!

雖然他現在是冥的大總管,但骨子裏他還是那個鐵血豪情的兵王!

“可少主你……”

相比王烈的沉默和戰意,冰雨更多的是擔心是她少主的安全。

“放心吧,不過是一個快要突破到結丹期老頭子,還對我造不成威脅!”帶着銀色面具的男子,也就是冥少主夜星魂不屑的一笑,“倒是你們,在練氣巔峯待了有些時候了,希望你們能通過今晚的戰鬥,把握住突破築基的契機!”

“是!少主!”

冰雨和王烈對視一眼,齊聲道。

夜星魂依舊沒有轉身,只是修長有力的手指輕彈,兩道光芒分別射向王烈和冰雨。

王烈和冰雨齊齊伸手握住了射向自己的流光。

攤開掌心,一抹感激的神情浮現——築基丹!

時間流逝,喧囂嘈雜的喊殺聲從前方的國道上傳來。

王烈和冰雨對着夜星魂齊齊一躬身,閃身消失在山包上。

夜星魂定定的看着月色下的清輝,挺拔的身影慢慢變淡,寂靜的山包上只剩下蟲鳴和夜風……

國道上,數量麪包車側翻在地上,麪包車的側面有着明顯的撞擊痕跡,而立面包車不遠的地方躺着十數塊巨大的山石。

而國道空隙之處,將近三百個黑衣大漢團團擠在一起,手中泛着寒光的刀械不停的揮砍,在給清冷的月光蒙上了一層血色。

雖然這將近三百大漢都是身穿黑衣,但卻有着明顯的區別。

那就是人數較少的那一方,所有黑衣大漢的胸口都佩戴着一個統一的徽章,銀焰爲底,一個銀色雕花面具聳立在徽章的最中央!

雖然這些帶着徽章的黑衣大漢在人數上幾乎比對手少了一半,但彪悍程度卻遠勝對方!


以一百的人數,打的對方將近兩百人連連後退,更是不時有人被他們砍倒在地不停的哀嚎。

但是這羣大漢就像是虎入羊羣,帶着興奮血腥的戰意,將眼前的對手一個個砍翻在地。

“兄弟們!衝!勝利就在眼前!”

趙燁抹了一把臉上被噴濺到的鮮血,一臉的興奮,不停的高聲嘶吼,指揮白虎堂的兄弟廝殺。

在他看來,今晚勝券已握,只需最多半小時他們就可以將對方擊潰!到時候就是一面倒的屠殺,而他則將完成這次華麗的戴罪立功!

“都他媽的是廢物!”

在黑衣大漢纏鬥的區域外,兩個男子在好整以暇的觀看。

兩個男子不是別人,正是黃隆,以及朱凱的師兄馮超。

相比趙燁的身先士卒,黃隆從來都沒有這種習慣,自恃身份的他一向都不喜歡參與到這種混戰中。

但是,當他看到自己的弟兄被打的節節敗退時候,終於忍不住變了臉色。如無意外,如果沒有什麼外力介入的話,一場慘敗他們是逃不了的了。

相比黃隆的氣急敗壞,馮超卻是淡然的太多,在他看來,這些打鬥都是一些螻蟻的遊戲!

在他們這些高來高去的修士眼中,這些凡人和螻蟻根本就沒有區別,誰輸誰贏都和他沒有半毛錢關係。

“你難道就這樣看着?!如果這次慘敗,你怎麼向宋少交代!”

黃隆正準備加入戰場,可餘光看到馮超依舊好整以暇的看着,絲毫沒有要動手的意思,終於忍不住開口。

“少拿宋天明壓我!要不是師父開口,我才懶得理他!我只關心我師弟的下落,別的事情是你們自己的事兒!而且……”馮超第一次露出了一抹驚奇的神色,“沒想到,他們也有高手呢!”

馮超的話音剛落,一紅一黑兩道身影在不遠處現出身形,正是冰雨和王烈!

哼!

冷哼一聲,黃隆不再管馮超,抽出一把長刀也加入了戰鬥。

不愧是宋天明的得力戰將,才一加入戰局,黃隆就將兩個白虎堂的黑衣大漢砍翻在地。

要不是後面的大漢見機快,將兩人拉出了戰場,這兩個大漢就要被黃隆那方的人亂刀砍死了。

不過白虎堂不停推進的勢頭也被打斷了,黃隆帶着手下兄弟,不停的衝擊着白虎堂的戰線。

看到黃隆的加入,改變了戰局,趙燁眼中兇光直冒,直接將對手砍翻,揮舞着大刀撲向了黃隆。

黃隆也關注這個敵對勢力的頭目很久了,看到趙燁撲向自己,也不退避,殘忍的咧嘴一笑,拖着長刀迎了上去……

“嘖嘖!好一個美人兒!小/妞,打打殺殺的終歸不是女人該乾的事兒,還是跟了老子我,從今以後讓你享盡無窮男女之樂,這樣豈不是很好!”

看着兩個僅是練氣期的男女,馮超壓根就沒有將對方當一會兒事兒,築基期和練氣期的差距不可謂不大,是修士脫離肉體凡胎的第一次蛻變!


沒有任何的迴應,冰雨冷着俏臉,直接握着匕首衝了上去。

對於對手,冰雨向來都不廢話,何況還是一個淫/賊!

看着已經衝向對手的冰雨,王烈一陣苦笑,少主讓他和冰雨配合,真不知道是對是錯,前面的那位姑奶奶完全沒有配合精神嘛……

不過王烈也知道現在不是吐槽的時候,握着一把軍用***,緊跟着冰雨衝向了馮超。 冰雨拉着紅色的殘影不斷向馮超逼近,手中的匕首在小手中若隱若現,就像是黑夜中的鬼魅。

馮超峯一動不動的看着衝向自己的冰雨,眼中只有嘲諷的冷漠。

在他看來,練氣期的修士,根本就算不上是真正的修真者。

只有到了築基期,修真者才能初步掌握一些威力強大的法術,與此同時,由於經過了築基的淬鍊,肉體的強度也得到了極大的加強,壽命也有了不少的延伸。

練氣期的修士,在他看來就和那些普通的武者或是異能者沒有太大的區別,既不能使用法寶,也不能掌握法術,簡直毫無可取之處!

然而就在他不屑的看着冰雨的時候,那道紅色的身影突然從他的眼前消失了!!

嗯?!

馮超頓時一驚,強大的神識快速蔓延而出。

很快,一道人影出現在了他神識的覆蓋範圍,正是剛剛消失的冰雨!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