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亮,快閃開!”

我的話剛落口,頓時從那一堆屍體之中跳出了一個渾身是血的乾屍,這個乾屍的是一個老婆婆,身上的襯衣此刻已經完全是血衣,那骨瘦如柴的臉上滿是血跡,一雙嘴巴里更是還有一些之前破碎的內臟,血水長流。

那似乎沒有牙巴的嘴巴邊緣伸出了兩顆長長的獠牙。

那個乾瘦的老者雙目突然一紅,身子從那一堆屍體之中躍起,便直接朝着張亮撲來。

“我草,這是什麼玩意兒!”

嘭!

張亮大罵一句,頓時瘋狂一拳爆出,直接轟在了那乾瘦殭屍的身上,頓時我聽到了骨頭斷裂的聲音,然後張亮又是一把抓住那乾瘦殭屍的手臂,然後猛地一個過肩摔,猛地一腳踩在了那老婆婆殭屍的腦袋上。

這會兒根本就不能再將她當做一個老婆婆來看待。

就這會兒耽擱,我們身後那之前沒有被斬殺的殭屍這會兒已經也是嗅着我們的氣味追了進來,看着那瞬間擁擠的行道,我頓時頭皮發麻……

(本章完) “楊哥,跑!”

張亮猛地一腳踩在那乾瘦的殭屍頭顱上,直接將脖子踩斷了,然後猛地便朝着前衝。

就在我剛要開始衝的時候,突然之間我看到了在張亮的前方瞬間出現了一波的殭屍,我粗略估計了一下數量在二十個左右。

“靠!”

張亮不斷的後退,退到了我的身邊,然後和我背靠背。

“楊哥,現在咋辦。”

“咋辦,將這些死人再搞死一次。”

一邊說話我一邊從揹包裏拿出一件匕首,遞給張亮。

“記住哈,待會兒記住三個地方,眉心、咽喉、心臟!你往那邊衝,我從這兒在衝回去,將這裏的每一個殭屍都要滅了,不然這些傢伙出去,不得了!”

張亮點點頭。

我們此刻靠着互相的喘着氣,那一股股的惡臭我們已經來不及顧忌了。

“張亮,跟着我走上這條路,你後不後悔!”

張亮突然身子微微一顫,看了我一眼道:“楊哥,你這是什麼話。要不是你,我張亮早就掛了,而且我現在身上有這股子力氣也是楊哥賜予的,不後悔!”

“好,不後悔就好!張亮,待會兒你就把自己想象成武俠世界裏的一個刺客,要殺光每一個殭屍!”

張亮嗯了一聲,然後我們互相弓着身。

“三,二,一,殺!”

幾乎是我和張亮同時吼出殺,然後互相借力,身子猛地朝着眼前衝來的殭屍刺殺而去,一時之間擋在我的身前的殭屍瘋狂的嘶吼起來,而且此刻已經有些殭屍衝過了我的身體,不過他們並沒有朝着張亮衝去,而是直接衝到了那一堆雞的屍體之中,瘋狂的撕咬啃噬起來。

我和張亮並沒有受到這些衝過去殭屍的影響,而是瘋狂的開始將那一個個重來的殭屍的頭顱打碎,咽喉洞穿,胸口刺穿!

在這樣完全是一種極度疲憊的屠殺之後,我和張亮都是一屁股坐在了地上,這會兒我和張亮之間雖然相隔可能有三米,我們相視而笑,那早已掉落在地上的手電筒已經被屍血浸染了,這個時候我看着地上一個還沒有死絕的殭屍不斷的顫抖着,我站起身,猛地一槍落下。

一步步走到張亮的身前,我這纔看到了張亮的手臂上被咬了一口,那血肉已經開始變黑了。

“楊哥,我會不會變成這樣子的殭屍,如果要變的話,你現在就一槍把我了結了,我可不想成爲這樣的屍體。”

我一把捏住張亮的手臂,然後從身後已經沾滿了屍血的揹包裏抓出了

一把浸過硃砂水的糯米。

“有點痛,忍着!”

我一把按在了張亮的手臂上!

嗤嗤嗤!

啊啊啊!

張亮瘋狂的嘶吼着,這種痛完全就如是有人拿着一團火在燒灼着手臂一般。

一分鐘之後,糯米完全的變黑了,我這會兒依舊將手臂緊握着,然後翻轉下來,將那糯米倒在地上。

一邊的張亮滿頭都是汗水。

“還沒完,忍得住嗎?”

我知道這一次過後,張亮說不定會徹底的蛻變,所以我格外的重視,張亮的身上有着神奇的際遇,我至今還不知道那晚張亮看到的龍代表着什麼,而張亮這一身力氣是怎麼來的,這些我現在也只有請教柳先生,因爲我今天早上就已經試過了,八兩叔和小北的電話都不通,想必是在潛心的準備吧,所以現在博學多識的也就只有柳先生了。

張亮點點頭,然後笑了一聲道:“說什麼屁話,腦袋掉了都不過碗大個疤,這點痛忍不了?”

“那好,你再忍忍!”

張亮的臉色頓時一下子黑了下去,我鬆開張亮的手,然後結果張亮手上的匕首,然後從揹包裏取出了一小瓶五彩雞血淋在匕首之上,頓時嗤嗤嗤之聲不斷,等到完全沒有黑氣冒出,我纔將匕首放在手上,然後拿出一張紙擦拭乾淨。

“來了,我現在要將你手臂上腐爛的肉都剜掉,不然這上面的屍氣還會繼續蔓延的!”

張亮點點頭,然後將自己的衣服脫了,猛地塞在自己的嘴巴里,測過頭去!

我一臉的凝重,我抓住張亮的手臂,那鋒利的匕首猛地劃開了那腐爛的血肉,頓時一股黑色的血液流出,然後我猛地一用力,張亮瞬間身子猛地一顫,唔唔之聲不斷……

我將那腐肉一點點的剜除,然後將自己襯衣的袖子扯了一隻下來,纏在了張亮的手臂上。

“好了!”

這個時候的張亮才鬆開嘴,我幾乎看到了他滿臉都是汗水,嘴皮發白,不過張亮現如今的體質特殊,卻是硬抗了下來,不過這會兒的情況十分緊急,要是等到回到事務所的話,估計張亮早就被屍毒入體了。

“還能走吧!”

張亮點點頭,然後我將張亮先扶着出了行道,然後我折回。

從包裏掏出了一張張的引火符,瞬間咬破中指,凌空畫出了一張天火符。

“火!”

剎那之間,那被我散落在殭屍身上的引火符瞬間燃了起來。

我連忙退出了養雞場。

站在門外,扶着張亮我的臉色卻是更加的沉重了,因爲我越發的感覺到了這個陽煞殭屍的厲害程度,這些殭屍恐怕不單單是這個村子的屍體,說不定他將周邊的村子的死屍都喚起來了,而且現在已經蛻變成了飛天殭屍實力絕對的恐怖。

我扶着張亮快步的朝着祠堂而去,這會兒我最擔心的便是祠堂那邊出事,要知道一旦祠堂那邊出了事的話,那可不是一般的事情,絕對麻煩至極。

“楊哥,你說這個殭屍這麼牛逼,會不會直接將祠堂那邊的那些人咬一個遍!”

我搖搖頭道:“不可能,就算那陽煞殭屍去了哪裏,也絕對不可能承受住那麼多的人氣的壓制,所以這個陽煞殭屍可能不會去哪裏,就算去了我想村長只要按照我的做,也就不會有事。”

雖然嘴上我這樣說,但是我的心裏卻是完全沒底,看到了之前那一幕那接近八九十個殭屍圍攻我們二人的情況,我就怕同樣的情況會出現在祠堂,祠堂那些人可根本就沒有我和張亮的身手,而且這些人一看到殭屍恐怕都嚇得四散逃離了,這樣的話,我辛辛苦苦佈下的大陣就不攻自破了。

想到之前那個殭屍將我們攔在這裏,我頓時心中便是猛地一顫,難道這個殭屍……

“張亮我們還得加快腳步,我怕這會兒那個殭屍已經得逞了!”

“什麼得逞了?”

張亮一臉不解的問道。

“我要是猜得沒錯的話,這個陽煞殭屍是想要回去搶奪那口棺材,更準確的說是想要那棺材內的那道上古符。”

一想到這裏,我的心中便又是一陣大罵,木道人真是可恨,下次不要我遇到,遇到一定要打的他滿地找牙。

我們還沒有道祠堂,便聽到了祠堂一片的驚呼之聲,我的心中越發的不安。

看來我猜得沒錯,那殭屍的確是將我們阻擋這裏,然後去搶奪棺材!

就在我們來到祠堂之外的時候,突然便看到了一道黑色的身影出現在了祠堂的中央,他一出手便是一口通體黑色的金錢劍,這把金錢劍鬼氣森森,一出劍便是一股磅礴的鬼氣瞬間纏繞住了這個陽煞殭屍,隨後他猛地一掌朝着那陽煞殭屍的眉心拍去。

但是這一掌還沒有拍下的瞬間,這個陽煞殭屍身子瞬間消失了,下一刻已經直接飛到了距離祠堂十幾米的地方。

“竟然已經變成了飛天殭屍?”

一個沙啞的聲音頓時讓我心頭一顫,這個聲音我是再熟悉不過了,這個聲音不是別人的,正是我之前咒罵的那可恨的木道人!

(本章完) 就在那飛天殭屍飛出的剎那,我驟然掏出了呆爺之前發明的手掌弓箭,這可是完全是由龍蟒身上的骨頭製成的,威力巨大,而且箭矢只有十來根,所以我一般不會輕易使用,但是這一刻面對飛天殭屍,我不得不用了。

唰!

我掏出那早已上好了一根龍蟒骨箭苗的手掌弓箭,頃刻之間射出。

嘔嘔……

原本想要這一箭直接洞穿眼前這個飛天殭屍的胸口,但是就在那骨箭苗射出的一剎那,被這個飛天殭屍察覺到了,他的身子剛要飛起,這一把骨箭苗直接洞穿了他的小腹。

飛天殭屍嘶吼連連,瘋狂的朝着我們奔來。

這一刻我清晰的看到了眼前的這個殭屍瘋狂的面容,他的臉上長滿了恐怖的白色長毛,一雙恐怖的獠牙上猩紅至極,那雙眼睛更是讓人一看便能夠感覺到格外的恐怖。

“找死!”

要是這個飛天殭屍來偷襲我的話我或許會害怕,但是就這樣赤裸裸的攻擊過來的話,我絲毫不懼,長槍一揚,腳下猛地一用力,身子如離弦的箭一般瘋狂的朝着飛天殭屍衝去。

那飛天殭屍似乎也是沒有想到我會這般主動來攻擊他,當即大吼一聲,身子瞬間消失在了空中,讓我一槍刺了一個空。

這會兒那早已顫巍巍的村長,連忙上前一步道:“楊大師,你可回來了,剛纔……”

不用說了,我都知道,看着站在那棺材面前,對着我一臉笑容的木道人,我的心中涌起一股無名火。

幾步上前,二話沒說,長槍猛地插在地上,一拳便朝着木道人轟去。

木道人似乎並沒有想到一向畏懼他的我會出手,所以根本就沒有怎麼設防,這一拳直接將他轟到在地上,然後我還猛地一腳踩在木道人的胸口上才大怒道:“這一切都是你搞得好事!”

木道人一臉的不悅,然後身子猛地陷入了地下,接着在我面前二米的地方緩緩的出現。

“我做的好事?哼哼,楊森,你還真是一個長不大的孩子呀,我雖然有心想要將他煉成一具陽煞屍,可是究竟爲什麼這個屍體會提前變煞,可能你比我知道的還清楚吧!”

我冷笑一聲,不得不說木道人是個說話的能手,一句話便將自己的責任完全的撇開。

“今天你說破天,如果你不能將這個殭屍給收拾了,我今日便要和你不死不休!”

我今日的火氣特別大,更別說這件事是木道人所爲,一想

起木道人之前做的種種,我恨不得一槍了結了他。

“這個殭屍現在我已經不能控制了,因爲我之前設下的種種祕術都被人破壞了,而且這張古符現在也是開始產生了怨煞之氣,你倒也算是聰明,用這麼多的桃木將這口棺材困住,不過你這個最多能夠控制三天,想要徹底的解決此事,就必須要將那個陽煞殭屍直接斬殺,然後在將這口棺材徹底的燒燬!”

“不用你教,這件事既然是你一手造成的,那麼你自己去解決!”

對於木道人我不會有任何的客氣,而且我現在根本就不畏懼他,他有着種種祕術有如何,在我的眼裏,木道人雖然是對手但是絕不是唯一的對手,他奈何不了如今的我。

“哈哈哈,果然是年輕人,要對付這個陽煞殭屍我一個人根本不夠,而且現在這個陽煞殭屍已經變成了一個飛天殭屍,你剛纔距離他那麼近,難道沒有看到他身上的白毛已經開始退化了嗎?”

被木道人這麼一說我的心猛地一沉,難道這個飛天殭屍又要開是蛻變了,這樣的速度也太過於恐怖了吧。

“這已經慢的了,原本要是今晚的時候我直接將他從棺材之中拉出來,變煞之後劍直接成爲鬼王,可是現在已經不可能了,他最多就成爲一個無毛殭屍罷了!”

我站在那裏,在我的身後站着的是整個存在的人,村長這會兒還是驚魂未定。

“楊大師,這件事……”

我點點頭,然後到:“村長放心,這件事我自然會處理好,你們都務必先呆在這裏。”

村長連忙點點頭。

我幾步走到那棺材旁邊,然後指着那棺材之中血紅的符文道:“這是什麼古符,那殭屍之所以蛻變如此快,完全都是因爲這張古符!”

木道人苦笑了一聲道:“原本師父讓我一直跟着你,我琢磨着這段時間你都要在成都接業務,所以我便想着趁着這段時間練出一具屍體,所以我利用風水之利設計了這場意外,然後在來爲他下葬,並且這口棺材都是我親自佈置的,你看到的這張古符乃是我的珍藏,這乃是一張古符,名爲煞符,乃是當年我一次偶然的機會得到的一張上古的煞符,我一共有兩張,第一張已經練成了一具陰煞殭屍,而現在這具卻是失敗了,哎,白白浪費了我一張煞符,想來真是有點可惜了!”

“什麼,你!”

我難以想象,這整個事情竟然都是木道人一個人所爲,這樣的話也就是說這個羅老頭其實就是

木道人將他殺害的,還想要將別人的屍體直接煉成陽煞屍體。

“我怎麼了?呵呵,我所以一直說你是個長不大的孩子,你知道力量對於一個人的重要性嗎,沒有了實力,你完全就是一個渣,什麼都不是!”

木道人站在我的面前,轉過身一臉蔑視的看着我道。

“哼哼,在你的世界裏,殺人煉屍就是獲得力量的唯方法,你的力量都是建立在傷天害理的基礎上,你這樣的人,就該死!”

說話之間,我猛地抓起長槍對着木道人便是一槍刺出,長槍瞬間落在了木道人的肩頭,木道人伸手一把便抓住了長槍,然後冷冷道:“你要以爲我不敢殺你,我木道人行事從來不願意受到任何的約束,在這個世界上沒有任何人能夠約束我!”

“是嗎?你要殺我的話,就來呀!”

我猛地一轉長槍,瘋狂的開始朝着眼前的木道人攻擊而去,其實在我的心裏早已經想要斬殺幾個內心的仇人,木道人便是其中之一。

出槍之間我大吼一聲:“村長,馬上點火,將這個口棺材燒了!”

這口棺材之中的煞符,雖然不能再拿走了,但是因爲附庸在了棺材之上,所以整個棺材便成了一口煞棺,而且這口煞棺材,還是那個老羅頭想要得到的東西,因爲他本身就是一個陽煞殭屍,現在更是化作了飛天殭屍,智慧等各方面都有了提升,所以他也想搶奪到這口棺材,然後讓自己再一步蛻變,聽木道人的口氣,這樣的煞符能夠讓一個殭屍直接變成屍王。

屍王什麼概念,一想想風鐮、就九幽就知道了。

我自然不會讓這一切得逞,不管是木道人還是這個陽煞殭屍老羅頭。

村長聽到我的話之後,連忙開始招呼幾個早已嚇得顫巍巍的人,便準備點火。

“誰敢!”

突然木道人大手猛地一揮,磅礴的鬼氣從他的手上爆出,然後飛快的朝着我抓來,完全就是一個恐怖的鬼氣虛手。

我身子一側,咬破中指凌空畫出了一個散氣符,然後瘋狂的一槍刺出。

而此刻的木道人身子一閃,已經站在了桃木樁上,然後一把便將棺材的蓋子蓋上,接着身子一閃,站在了村長的面前,一把抓住村長的脖子用他沙啞的聲音道:“我木道人看得起你這個地方,纔在你們這裏佈置一個陽煞殭屍,你們真是不識擡舉,想要破壞我計劃的人都得死!”

說話之間,木道人那手上便猛地用力一捏……

(本章完) “放手!”

就在木道人用力一捏的眨眼之間,原本站在我身邊的張亮已經站在了木道人的面前,他一把抓住了木道人的手臂冷冷道。

木道人臉色微沉,那原本捏住村長的手瞬間鬆了力氣,然後緩過神看着將他手臂抓住的張亮笑了一聲道:“小夥子,你倒是有股子力氣,叫什麼名字?”

可以說一開始木道人根本就沒有將張亮放在眼裏,所以此時此刻自然是根本就不認識張亮,自然也就根本沒有看到張亮是跟着我一起來的。

張亮笑了一聲,抓着木道人的手臂猛地一帶,木道人的身子便直接上前了幾步,站在了那棺材的旁邊。村長這會兒不斷的咳嗽,連忙跑到了我的身後,看着站在那不遠處的木道人渾身顫抖。

大抵是之前木道人那仿若雷擊一般的出手完全將他嚇着了,我知道在木道人的眼裏死幾個人,就算是這整個龍井村的人都死了變成厲鬼,變成殭屍他都絲毫不畏懼,所以殺個把人,就算是在這個社會,也是拿他沒有辦法,如果你要拿警察來抓他的話,簡直就是扯淡。

“村長,別怕,你將村民都組織起來,讓他們務必不能離開這裏半步,然後就是每個人隨身最好攜帶一點兒糯米,糯米能夠祛除屍氣,再有就是假如那殭屍再一次出現了,你們一定不要慌,特別是大家不能亂,這麼多的人在一起,陽氣都將他的屍氣壓下去了。”

說完我便上前一步,蓋好棺材蓋子,對張亮道:“張亮,手臂還能用力不,將這口棺材扛着,我們去找那具屍體!”

張亮一臉苦笑道:“又扛着走?”

一代女相:巾幗王妃 我點點頭,說完之後走到木道人的身邊道:“既然是你佈置的這個陽煞殭屍,我想你一定是有辦法知道他在哪裏吧?”

出乎我意料的是,木道人緩緩搖頭道:“沒辦法,現在這個陽煞殭屍已經蛻變成了飛天殭屍,而且如果我們今晚不找到他的話,他明天一定會蛻變成無毛殭屍,無限接近與屍王,而且那陽煞殭屍的身上有着這古符的氣息,吞噬四房天地的煞氣入體,完全可以成爲一個真正的陽煞屍王,只是時間的問題,故而現在他一定在躲着我們。”

“也就是說,你不能找到他了?”

我的聲音冰冷,因爲我看到了木道人眼中那和煦背後的殺機,想來他還是想要將要將老羅頭的屍體煉成陽煞殭屍,畢竟他安排了這一切,自然不想要半途而廢,但是我卻不能,一旦這個陽煞殭屍被木道人煉製成功的話,那木道人的實力便絕度的恐怖起來,之前已經聽到木道人說了他有兩張煞符,一張煉成了陰煞屍體,另一張便是

這棺材內底部的這個古樸的血符。

加上之前的金屍,所以現如今的木道人就算不能屍王平起平坐,但是與屍王的實力確實想相差無幾的。

“如果你不說的話,現在我將這口棺材燒了,我知道你一定有底牌還可以控制這個屍體,如果你還不說實話,我只有將這口棺材燒了,相信你一個人也絕對不是我們兩個人的對手。”

“對手,在我木道人的眼裏,你根本就不是我的對手,就算在加上一個只會用蠻力的小子,就能威脅到我?”

木道人突然笑了,隨即身子緩緩的消失了在地面消失,我和張亮的眉頭都是猛地一顫。

突然木道人出現在了張亮的身邊,我連忙一把拉過張亮,長槍瞬間一揮直接落在了木道人的眉心之處。

“我知道你不會刺下去,因爲你還想憑着我的來找到這具陽煞殭屍!”

木道人站在那裏,一臉的笑容,但是這會兒我看到那笑容卻是極度不爽。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