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區長,這不是在籌備總結大會嗎,小韓是禁毒中隊的民警,大會都是他們幫着籌備的,所以我對他們比較熟悉。”

“越過我,找我的人,過分了!”

“下不爲例,下次肯定先向張區長請示彙報。”

右邊那位戴着眼鏡的領導,放下牌笑道:“你們兩位爭什麼爭,歸根結底,小韓是關書記的人。關書記,你說是不是?”

坐在中間的領導放下茶杯,意味深長地說:“小韓可不是我關雲鵬的人,而是我們公安邊防的兵!”

韓昕再傻也明白怎麼回事了,連忙立正敬禮:“關書記好,各位領導好,前南雲新康邊防支隊中士、現陵海分局刑警大隊四中隊民警韓昕前來報到,請各位領導指示!”

“別那麼嚴肅,這又不是正式場合。”

關書記站起來走到他身邊,拍拍他胳膊:“看來我需要介紹一下,小韓,這位就是真正收留你的張區長,也就是你們局長。”

“張區長好,謝謝張區長收留。”

“關書記,你這話說的,什麼叫收留?”

“我是就事論事,我們這些從部隊出來的太難了。去年好幾個老戰友轉業,安置的都不理想。要不是你幫忙,小韓工作的事還真不好辦。”

“關書記,你是幫我們引進了一個人才,我們感謝還來不及呢。”

“是啊關書記,不但張區長要感謝你,連我們支隊都要感謝你。”

“一碼歸一碼,要不是你們給小韓平臺,小韓哪有機會再立新功。”

關書記笑了笑,接着介紹:“小韓,這位就是你們區政法委黃書記,黃書記也是你們區禁毒委主任,你就是在黃書記和張區長領導下工作的。”

韓昕急忙道:“黃書記好!”

“小韓同志,我們雖然是第一次見,但你的名字我早有耳聞。”

“謝謝黃書記關心。”

“肖支我就不用介紹了,坐,我們坐下說。”

“關書記,我還是站着吧。”

張區長拍拍身邊的椅子:“站着怎麼說話,站着讓我們怎麼打牌?今晚是我們公安系統跟政法委系統的友誼賽。你是我們分局民警,坐我邊上,看我們打。”

“是!”

扭扭捏捏會影響四位處級領導的牌興,韓昕只能老老實實坐了下來。

張區長跟肖支是對家,市政法委關副書記和區政法委黃書記是對家。

“公安代表隊”已經升到J了,“政法委代表隊”還在打6。

關書記摸好牌,把大王“進貢”給張區長,一邊繼續整理手中的牌,一邊問:“小韓,知不知道你們張區長,爲什麼不讓你帶隊去南雲端毒窩。”

上次跟範子瑜說十有八九是領導想擴大戰果,事實上不完全是。

想到領導更多是考慮到保密,韓昕連忙道:“知道,感謝張區長對我的關心。”

張區長扔下一張3,半開玩笑地說:“關書記,看來我是個假局長。要不是肖支及時提醒,我都不知道。”

關書記下意識問:“市局沒告訴你?”

“劉主任只是給我打了個電話,讓我幫着安排個人,別的什麼都沒說。”

肖支連忙解釋:“關書記、張區長,這件事不能怪局領導,只能怪我。因爲全市局只有我一個人知道,還是總隊領導告訴我的。”

這把牌很好,算上剛湊的同花順,有四個炸彈!

張區長心情不錯,用胳膊肘捅捅韓昕:“你小子可以啊,連總隊領導都知道你。”

“報告張區長,我不認識總隊領導。”

“他們知道你就行了,好好幹,這次乾的很漂亮,沒給關書記丟臉。”

張區長話音剛落,區政法委黃書記就擡頭道:“小韓同志,爲了你的事,關書記真是操碎了心。不知道找過多少次市局,搞不清楚的以爲收了你多少好處呢。”

這可不是在開玩笑。

韓昕趕緊站起身:“我知道,謝謝關書記,我給您添麻煩了。”

關書記笑問道:“你怎麼知道的?”

“一位已經轉業的老領導告訴我的。”

“他以前是哪個公司的?”

“跟我一樣,也是彩雲公司的。”

張區長好奇地問:“彩雲公司,什麼意思?”

關書記哈哈笑道:“這是我們邊防獨有的‘代號’,南雲不是叫彩雲之南嗎,所以南雲邊防就叫彩雲公司,也有人叫孔雀公司,反正是地方特色。”

“那西疆邊防總隊呢?”

“小韓,你說,坐下說,怎麼又站起來了。”

“報告張區長,西疆邊防總隊叫大盤雞公司、羊肉串公司或者天池公司,只要對方能聽明白就行。”

關書記不由想起二十多年的軍旅生涯,補充道:“以前的邊防局、現在的移民局就是總公司,此外還有犛牛公司、草原公司等等,公司下面有分公司,當地特色、特產甚至美食,都能用來做代號。” 雖然對方沒有說,都就算用腳指頭想也知道,那幾個尾隨他的人八成是沖着他亮出來的至尊魔戒而來的。

對於這種不懷好意的人,楊磐根本就懶得去接觸。

而那三個尾行楊磐的傢伙眼看目標消失,最後也只能是無奈離開了。

回到個人空間,楊磐發現鐵頭此時還沒有回來,而在原本大門的位置此時又多出了一扇門。

看着那扇新出現的大門上的那個『中』字,以及原本那扇門上不知何時出現的『初』字,楊磐聳了肩然後邁步走進了房間。

隨便弄了點食物草草吃完之後,楊磐便在院子中練習起了龍之寶玉中剛獲得的幾種能量轉換。

而楊磐這一練便是直接練到了晚上。

事實上,楊磐之所在自己的個人空間而不是到空間大廳的訓練室中練習,是為了等俊傑過來。

「97762號執行者請求進入你的個人空間,是否同意。」

隨手散去了手中環繞的風系與冰系能量,楊磐的臉上露出了一抹笑意。

他等的人到了。

「同意。」

寫着『初』字的大門打開,俊傑那圓滾滾的熟悉身軀從大門口緩緩走了進來。

兩人見面聊了一會兒之後,俊傑將楊磐的屠夫的儲肉囊還給了他。

從俊傑手中接過儲肉囊,楊磐也沒多看直接掛在了腰間,然後有奇怪向俊傑問道,「你怎麼一個人過來了,他們幾個那。」

聽楊磐這麼一問,俊傑本來滿臉笑意的臉色微微一僵,但很快便恢復了過來,並說他們幾個都有事,暫時來不了。

察覺到俊傑表現異常的楊磐直接揮手打斷了他的話。

「說吧,到底怎麼回事?」楊磐神色淡然,身上卻隱隱的散發出了一股威壓,那是屬於巨龍的龍威。

面對着楊磐的威壓和詢問,俊傑臉上終於露出了一抹苦笑,隨後便一五一十的跟楊磐解釋了起來。

原來就在今天,有人突然找到了俊傑,想讓他幫忙跟楊磐引薦一下。

因為根本不認識對方,所以俊傑隨口敷衍了兩句便準備離開,可是沒想到對方竟然強行把他們給扣下了,只放俊傑一個出來找楊磐。

「他們這麼做,難道不會違反空間規則?」楊磐有些不解的問道。

「唉,兄弟,你不知道啊。」俊傑嘆了口氣有些喪氣的說道,「要是同為初級執行者肯定不會做到這種程度,可問題是他們是中級執行者,在無限空間的許可權可比我們高多了,所以他們只要不出手傷害初級執行者,其他的小事空間根本就不會去管。」

楊磐聞言點了點頭,然後直接站起身對着一旁的俊傑說道,「我明白了,走,帶我去會會那個找你們的人吧。」

「可是,這……」

俊傑看起來有些猶豫,不過他的還沒說完,楊磐已經朝着門外走去。

俊傑見狀一咬牙也連忙便跟了上。

俊傑剛一走出楊磐的個人空間,就聽楊磐對他說道,「你先捂住耳朵。」

「啊?」俊傑有些懵,但還是按照楊磐所說將耳朵捂了起來。

見俊傑將耳朵捂好,楊磐點了點頭,然後緩緩張開了嘴巴。

「鐵頭,回來,有事幹了!」

楊磐這一嗓子可是使用了技能【龍之吼】,那恐怖的音量甚至將周圍的建築物都震得瑟瑟發抖,而他身旁的俊傑更是被嚇得一屁股坐到了地面上。

「你這是怎麼了。」楊磐伸手將俊傑從地上扶了起來。

「沒,沒什麼,兄弟你嗓門真大呀。」俊傑哆哆嗦嗦的說道。

過了大概五分鐘左右,遠處的一片建築物中傳來了一聲恐怖的嘶吼,隨後就見模樣猙獰恐怖的鐵頭從建築的後方鑽了出來。

俊傑瞪大了眼睛看着奔跑過來的鐵頭有些驚訝的問道,「磐石兄弟,這是鐵頭嗎?」

「是啊,怎麼了。」楊磐頭也不回的說道。

「鐵頭它不是頭牛龍嗎,怎麼變成這幅模樣了?」

「變種了吧,這都不重要。」

取出精靈球將鐵頭收了起來,楊磐轉頭看向了身旁的俊傑,「你說的那個傢伙的空間編號是多少來着?」

俊傑有些木然的報出了一串數字編號,楊磐直接通過無限印記請求進入這位執行者的個人專屬空間。

幾乎是楊磐剛已發出申請,那邊便立刻通過了。

「走了。」

朝着俊傑招呼了一句,楊磐直接踏進了眼前突然出現空間通道。

隨着眼前的景象一變,他們二人周圍德環境已經變了一個模樣。

就在這時,一位打扮的宛如中世紀紳士一般的中年白人男子出現在楊磐的面前,並十分熱情地說道,「磐石先生,請你過來還真是不容易啊,請容我自我介紹一下,我是……」

「你閉嘴!」

楊磐這冷冰冰的三個字直降讓對方還未說出口的話卡在了嗓子裏。

打斷了對方的話,楊磐轉頭朝着身後的俊傑問道,「就是這個傢伙把你們強行帶過來的嗎?」

「是。」俊傑下意識的點頭應道。

「嗯,我知道。」楊磐點了點頭,然後抬手打便了一個響指。

技能——召喚地獄火!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