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小凡還想要多問一些內容,但是猛鬼先生根本沒給他時間,隨着白光一閃,張小凡再睜眼的時候,他居然發現自己已經來到了一間小房間。

這間房間有些奇怪,面積很小,只有七八個平方,裏面的設施只有一張牀和櫃子桌子,就連電視機什麼都沒有,他正想打量一下這裏的情報,突然感覺整個房間都在顛簸。

“嗯?這裏是……在船上。”張小凡從房間的窗口處向外看去,只見外面是茫茫無際的海水。

“自己居然來到了一艘船上,不過我要前往目的地的話,到底哪個纔是目的地?”張小凡正想着,摸了摸口袋,發現有一張紙,拿出來之後,張小凡才看到圖紙的底部,標註着一個山脈,而在山脈的頂端,則是寫了“目的地”三個大字。

“原來地理檢查這麼簡單,不就是過去麼,等下了船,看看自己在什麼地方。”

張小凡喃喃自語着,這時候,邊上的廁所門突然打開,一個半裸着的女生擦着頭髮走了出來,張小凡大驚失色,他沒想到這間房間裏面會有人。

女生顯然也看到張小凡,她停滯了一秒,剛要大喊,張小凡一個箭步衝了上去,連忙捂着女生的嘴巴,說道:“別吵,我是好人。”

如此近的距離,張小凡不可避免的觸碰到女生的柔軟處,頓時便讓張小凡心中有些爽歪歪,這女生長得還算嬌俏可人,尤其是看着胸堅挺的模樣,顯然還是沒生過孩子的。

女生驚恐的眨眨眼睛,顯然是嚇壞了,張小凡正色說道:“現在我放開你的嘴巴,不過你要是敢大喊,我第一時間滅了你,明白嗎?”

女生也不是大笨蛋,她當然知道面對歹徒的時候要順從,隨即連忙點頭。

張小凡緩緩鬆手,說道:“這就好,你放心,我不會傷害你。”

說完,眼睛掃了女生的胸口一眼,暗道這倒是挺讚的,一個手一個摸不過來吧。

女生連忙蓋了蓋自己的胸口,緊咬着嘴脣說:“請你不要傷害我,實在不行的話,請你戴套。”

說着,遞過去一隻套。

張小凡下意識的接過來,連忙扔掉,罵道:“你搞毛線呢,這時候你給我這?”

“你……你抓我不就是想要這樣嘛?要不然你幹嘛?”女生弱弱的說道,這模樣格外的嬌小可人。

張小凡心中一嘆,說道:“我待會就會走的,我問你,這裏是哪裏?”

女生聽了還是有些猶豫的看着張小凡,弱弱的說:“你來到這裏,難道還不知道這裏是哪裏嗎?那你是怎麼上來的?”

“這一點你不需要知道,你只需要回答我的話好了。”

“那好吧,請坐。”女生做了一個請的手勢,讓張小凡坐過去,隨即遞來一直茶杯,說道:“路途遙遠,喝點東西吧。”

張小凡皺眉說道:“不需要,你趕緊回答我的問題。”

“嗯,那好吧,這裏是在大鷹號船上,我們現在前往黑山峽谷,然後……”女生說到這裏,再次把茶杯遞過去,突然,她茶杯直接朝張小凡扔去,森冷道:“去死吧!” 女生的突然出手完全出乎了張小凡意料之外,因爲這個女生根本沒有穿任何的東西,等於就是說她手無縛雞之力,而她的手上也只不過是僅僅拿着茶杯罷了,要知道,茶杯能有什麼攻擊力呢?

不過,張小凡敏銳的察覺到,茶杯中倒出的水不是那麼純潔,上面有些渾濁。

不好,這水不正常。

水潑向自己的一瞬間,張小凡連忙升出龍龜盾,將水完全抵擋在住。

“滋滋……”水在龍龜盾的表妹泛起一陣白煙,看來擁有着極度的腐蝕性。

“好哇,居然用這麼惡毒的方法對付我,真是沒想到。”張小凡森冷的笑了一聲,他已經動了殺意。

女生驚恐萬狀,不斷後退,看着張小凡手中的龍龜盾,喃喃道:“你……你到底是什麼人呢,和大鷹伯爵有什麼關係?”

“大鷹伯爵?”張小凡眉頭一皺,卻也沒過多的理會,他直接抓住女生的脖子,直接將她提了起來,森冷說道:“你這女人居然如此狠毒,既然如此,你就去死吧。”

張小凡狠狠把女子甩飛了出去,女生直接撞開了她剛剛從廁所間出來的那扇門,張小凡朝裏看去,只見廁所間一片血跡。

他連忙走了過去,只見一個只穿着內褲的中年男子喉嚨被割開,渾身是血的躺在浴缸之中,他的眼睛睜得極大,顯然死之前他原本是想着享受一下這個女生美妙的酮體的,沒想到卻被人直接割喉。

“謀殺!”

這是張小凡的第一個念頭,也不能怪他會這麼想,這個人死的這麼慘,不是謀殺是什麼?

“想不到啊,你居然殺了人了。”張小凡目光冷厲的看着這個女生。

女生驚訝的看着張小凡,說道:“你居然不認識他?”

“我應該認識他嗎?”張小凡皺眉說,“這裏到底是什麼世界?”

“你該不會是……穿越者吧?”女生驚訝的看着張小凡,說道:“我經常看小說的,你一定是穿越者,對不對。”

張小凡沒想到這妞心思這麼靈敏,僅僅是因爲經常看小說,就猜出了他的身份,這智商很感人啊。

無奈之下,張小凡說道:“不錯,我是,你最好好好配合我,否則,我先jian後殺。”張小凡颳了一眼女生的胸,裝作惡狠狠的模樣說道。

“哼!”女生連忙穿好了衣服,說道:“既然你不認識這傢伙,我就把事情和你說一下吧,這傢伙是本地的一個大壞蛋,無惡不作,剛剛就從我們的村子出來,搶劫了我們村的很多財富,還把我抓來,想要對我那樣!”

“哼,我看是你故意被他抓的吧?”

“那又怎麼樣,此人不死,我們村子後患無窮,爲了保護我們村子,我只有殺了他。”說完,女生竟然直接哭了起來,她趴在牀上悲痛的道:“我們原本富裕的村子,生活在一片祥和的世界,但是就因爲這個人的出現,燒殺搶掠,無惡不作,我這是爲民除害。”

事實上張小凡也不知道這妞說的都是真的還是假的,但是看她這麼傷心的樣子,張小凡心中一嘆,連忙安慰,“好了,別哭了,人都死了,你告訴我,這個世界是些什麼情況,我怎麼前往這裏?”

張小凡拿出地圖給女生看了一下,女生見了驚訝道:“我們就是要前往黑山峽谷啊,不過你這標註的是黑山峽谷的另一面,你要翻山過去才行呢。”

“這麼遠?”張小凡皺起了眉頭,“那好吧,到時候你帶我過去。”

“什麼啊,你純粹找死,你知道這一路上有多少野獸嗎?”女生皺眉說道。

“咚咚咚。”這時候突然傳來敲門聲。

女生連忙捂住張小凡嘴巴,輕語說:“小點聲,是伯爵的手下。”

“伯爵先生,安雪小姐求見,他還不知道你現在和女大盜白素一起睡覺的事。”門口的聲音說道。

“怎麼辦?”張小凡皺着眉頭看着這個叫白素的女生,沒想到這妞是大盜,虧她剛剛還哭着說自己是淳樸的村民,簡直一派胡言,他已經懷疑這女生所說的話是不是都是小說上看的了。

白素做了一個噓的手勢,隨即突然一道男生傳出,“這個我知道了,你讓安雪小姐等個十分鐘,我馬上就好,下去吧。”

“是!”

張小凡瞪大了眼睛看着白素,沒想到這妞居然會這一招。

“這是腹語,出門在外,沒個技能怎麼能行?是吧?”白素說完,開始整理氣自己東西,她沒好氣說:“還愣着幹什麼,你別以爲你有一個烏龜殼就厲害了,到時候要是被他們發現你殺了伯爵大人,他們會殺了你的。”

“問題是你殺的。”張小凡冷着臉說。

“確實是我殺得啊,問題是你也在這。”白素說着,緊接着大致給張小凡講了一下這個世界。

聽了白素的話之後,張小凡明白,這個世界和自己的世界差不多,都是屬於科技世界,星球上也是國家很多,宗教林立,他們也同樣怕鬼,害怕殭屍這類。

而且和張小凡的世界一樣,他們大多數也都是普通人,不過唯一不同的是,這個世界竟然通過科技,研製出了特異功能。

“喂,你剛剛變戲法一樣突然出現這個烏龜殼,你不會就是異能者吧?”白素好奇的看着張小凡說道。

張小凡皺眉說:“普通人中間也會有異能者麼?”

“當然了。”白素一臉的無語,看一個白癡似的看着張小凡說道:“你還不知道吧?十年前,異能研究所發生爆炸,裏面研究內容被一掃而空,之後,世界各地黑市開始出現異能能量販賣,服用異能能量者,都有百分之二十的機率變成異能者。”

“那剩下的百分之八十呢?”

“變成白癡或者死!”白素說道。

“好吧,所以你也服用了這種異能能量?”張小凡看着白素說。

白素驚訝的看着張小凡,最後無奈的說道:“好吧,確實是,我服用異能能量,本來是想要變強的,沒想到……”

白素說着,看向了自己的胸,嘆氣說:“沒想到只是這裏變大了一點,然後跑得快一點……” 張小凡順着白素的目光看了下去,頓時眼中一片怪異,怪不得剛纔一見這妞的時候,就覺得她人小鬼大,明明年紀不是很大,不過那裏卻大的出奇,剛剛還以爲她是不是整過,沒想到是因爲特異功能的緣故。

“好了,我把這裏的事情都和你說了,現在我們是一根繩子上的小雞……”

“等下,一根繩子上的小雞是什麼意思?”張小凡臉色怪異的問。

“諺語啊?你們那裏不會連這個都沒有吧?”

“難道不是一根繩子上的螞蚱麼?”張小凡無語的說。

“好了,不管是小雞還是螞蚱,反正我們現在都是一夥的了,我們應該同舟共濟,共同患難!”白素拍拍張小凡的肩膀,態度誠懇的說道。

卻是沒想到,拍着張小凡肩膀的手指中間,突然亮出一根銀針,白素嘴角勾勒着笑容,銀針搞不猶豫的刺向了張小凡脖子。

笑着殺人,就是白素這個樣子。

“轟……”

“啊……”

張小凡頭顱突然燃起火焰,劇烈的溫度讓白素慘叫一聲後退。

“想殺我?看來你真的找死!”張小凡手掌再次燃起火焰,就在動殺機的時候,門口突然響起敲門聲。

“咚咚咚……”

“伯爵大人,發生了什麼事?”原來白素的慘叫聲引起了門口護衛的注意。

張小凡眉頭一皺,對白素輕聲說:“你知道應該怎麼做。”

森冷的目光直視着白素,讓她情不自禁的打了一個寒顫,她毫不懷疑的知道,若是她敢多說一句廢話,眼前這個看似年輕的男生定會將她就地格殺。

第一時間,白素模仿伯爵的聲音:“吵什麼,老子正玩得開心,別打擾我。”

接着自己的聲音,“啊,不要啊,饒命……”

門口的兩個侍衛露出意味深長的聲音,隨即也不再管裏面。

“剛剛的事對不起,能給我一個機會嗎?”白素緊張的說道。

“給我一個理由吧。”張小凡說着,已經拿出了一把砍刀,目光森冷不已,長時間班級的殺戮,已經讓他有了一股實質性的殺氣。

他殺過人,而且很多……

這是白素的第一個想法,她已經很後悔之前冒失的舉動了,竟然在絲毫不知道對方底細的情況下想要殺他,自己還真是自大,白素露出無奈的笑容,也許,自己要是換做是對方的話,一定會毫不猶豫的斬殺自己吧。

想到這裏,白素連忙誠懇說道:“說實話吧,我是附近的盜賊,雖然我一直獨自一人,也沒啥大的本事,不過我對這附近很瞭解,你不是要去黑山峽谷的另一頭麼?我可以帶路。”

不得不說,這個提議很誘人,不過張小凡不是笨蛋,眼前這個看似柔弱的女子陰謀詭計極多,誰知道她會不會前腳和自己嘻嘻哈哈,背後突然來一刀,這種人很危險啊。

看到張小凡眼中的不信任,白素連忙說:“我知道我之前的行爲讓你不信任我,但是我對立面很熟悉,有我帶路,你會少走不少彎路。”

“好,既然如此……”張小凡手腕一翻,拿出一粒白色藥丸,直接扔入白素口中,白素面色一變,等她反應過來的時候,已經把藥丸吞了下去。

“這叫聽話藥丸,服用之後,三天內若是不服用我的解藥,全身潰爛而死,這期間你就做我的手下吧。”張小凡冷笑的說,事實上這哪裏是什麼聽話藥丸,壓根就是一普通的維生素片而已,張小凡平時放身上補身體用的,他這麼做,目的就是嚇唬嚇唬白素一下,好讓她聽話而已。

果然,白素小臉變得煞白,她咬牙說:“好,希望三天後你能給我解藥。”

“放心吧。”

說着,兩人收拾了一下,張小凡看着窗外說道:“待會從這裏跳出去麼?”

“只能這樣了,外面有守衛,他們都是異能者,雖然只是普通強化身體的異能,但是引起別人注意也很麻煩。”

“嗯,還有多久到達岸邊?”

“待會會有鳴笛聲,表示要靠岸了,到時候我們就跳下海。”

正說着,突然傳來一陣鳴笛之聲,白素驚喜的說道:“差不多快到了。”

“咚咚咚……”

與此同時,傳來一陣敲門聲,一個女聲傳了進來,“伯爵,我都等了很長時間了,你怎麼還不出來?那我可要進來了?”

張小凡第一時間打開窗戶,讓白素跳下,隨即他也毫不猶豫的跳了下去。

一般到這個時候,他們已經離岸邊很近了,張小凡和白素的聲響在海風中變得虛無,兩人先是攀在岸邊休息了一會,隨即紛紛一頭扎進水中,朝着岸邊游去。

船內的房間中,門口突然打開,一個金色長髮,打扮的異常豔麗的女子進入房間。

“安雪小姐,伯爵大人剛剛吩咐,真的不能闖入……”門口侍衛真的而是叫苦不迭,這要是惹惱了伯爵大人,你安雪小姐沒事,但是我們可是要被處理的啊。

不過事已至此,安雪已經打開了門,嗯?牀上沒人,這是怎麼回事?

安雪眉頭一皺,她扭頭朝兩個侍衛說道:“你們不是說伯爵在這間屋子麼,人呢?”

“這……”

兩個侍衛面面相覷,安雪冷哼一聲,她走進廁所一看,只見伯爵的屍體正躺在裏面。

“啊……伯爵……伯爵死了,是誰殺了他?拉響警報,伯爵已死,兇手一定跳船逃跑,全力前往岸邊,兇手一定逃離上岸……”

嘟嘟嘟……

聽着背後大船的鳴笛聲,此刻張小凡和白素已經上岸,島嶼的風景很不錯,樹木成蔭,陽光秀麗,然而張小凡能夠看到地上的沙灘上,有着幾隻巨大的腳印。

“這是什麼生物的,爲什麼會有這麼大腳印?”張小凡低頭詢問。

“你連恐龍都不知道啊?這裏面是有名的恐龍島,工業時代以來,唯一沒有被大規模破壞的恐龍棲息地啊。”白素迴應。

“你們這裏……居然還有恐龍!”張小凡真的是無語了,這到底是什麼樣的世界啊。 “怎麼,看你樣子似乎也知道恐龍啊,難道你們那個世界沒有恐龍?那你又是怎麼知道恐龍這種事物的?”此時白素也有些好奇了。

“我們那裏恐龍已經滅絕了。”

“什麼?滅絕了?”白素小嘴微張,驚訝的說:“真好,怪不得你這麼強,恐龍一定是被你們殺了的吧,哎,我們這裏就不行了,恐龍災害每年都會發生,他們太大了,每年都會有比高樓還大的巨龍闖到城市,不過這幾年政府軍已經開始在進行恐龍滅絕計劃了,相信用不了多久,就能完全除掉恐龍。”

“好吧,真沒想到你們這裏會這樣。”張小凡暗道驚奇,突然發現遠處的船上放下來好幾艘小船,這些小船都朝四周散去,他驚異的問:“這些船到底是怎麼回事?”

“很簡單啊,他們的伯爵現在死了,現在當然要尋找兇手報仇了。”白素一臉的無所謂,彷彿一點都不害怕的樣子,緊接着說道:“我們快點走吧,要是被他們發現,那就麻煩了。”

說着,兩人直接鑽入了草叢,行進了一小段距離之後,發現一處隱祕的草叢,張小凡停了下來,說道:“衣服都溼透了,這樣行動太不方便了。”

白素心道你要求還挺高的,嘴上說:“忍忍吧,這荒郊野外的,如……”

話沒說完,張小凡手中出現了一套換洗的衣服,這些衣服他都是平時存儲在古鏡中的,就是防備沒衣服穿的時候。

張小凡直接脫了衣服,***的時候,發現白素眼睛直勾勾的看着自己,他無語的說:“你確定要看。”

“這有什麼,你難道太小,怕我笑話你。”白素嘴角一撇的說道。

“切,我會太小?”張小凡嗤之以鼻,說道:“我是怕你看到我的太大,嚇得直接暈過去。”

“吹吧,反正吹牛不上稅!”白素雖然這樣說着,不過還是扭過頭,張小凡很快收拾好,隨即又扔了一套衣服過去。

“這……”

“給你換的,你身上這麼溼,可是會影響行動的。”張小凡說道。

“哦……”白素拿着衣服,開始脫了起來。

出於習慣性,張小凡扭頭不去看白素,獨自觀察附近的情況,白素有些驚訝的看着張小凡,要知道,身爲女性,她可是知道自己酮體對於男人的誘惑,而這小子竟然一點都不關注自己,這讓白素心中驚訝的同時,又有股莫名的失落。

聞了聞張小凡衣服上的味道,心想:這個男人看似殺伐果斷,但是內心中也有一股柔情呢。

“好了。”白素穿好了衣服說。

張小凡回頭看去,險些就是一股鼻血噴出,這孃的是自己的衣服?

襯衫的鈕釦只扣到一半,正好露出白素碩大的溝溝,這樣罷了,鈕釦還扣錯了一排,以至於右肩是斜着的,露出了潔白如玉的肩膀。

最無奈的是,白素將自己的罩罩扔在了一邊,也就是說,她裏面什麼都沒穿,沒穿都能穿出這個效果,可想而知白素的身材有多好。

看到張小凡這模樣,白素得意的笑了一下,張小凡的表現很明顯對她產生了興趣,這就說明她對張小凡還是有魅力的。

不過,張小凡畢竟也是久經沙場的人物了,電腦中,什麼島國大片各種姿勢沒見過?因此整個人馬上冷靜了下來,說道:“現在開始行動吧,你帶路。”

“嗯,走吧。”

白素走在前面,樹林很密,張小凡他們突然聽到前方處傳來一陣廝殺。

白素整個人激動起來,湊過去說:“真沒想到,這裏面還有人,他們打起來了。”

張小凡看了過去,只見兩個男生一人拿着刀,一人拿着劍對砍在一起,拿刀男生罵道:“曹尼瑪的,敢偷襲我。”

“我們是崇虎門學校的人,你給我放下武器,否則我們老大過來,弄死你!”

“什麼狗屁崇虎門,沒聽說過,給我去死吧。”

拿刀的迅速砍了過去,這一下子,拿劍的男生頓時堅持不住了,他腿一彎,沒想到,拿刀男生突然噴出一股沙子,對方淬不及防之下閉着眼睛痛苦罵:“你使詐!”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