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若塵卻故意傷了她的心。

後來,張若塵還聽說,閻折仙被冥殿文通大神抓走的消息,心中更加愧疚。

但,既然閻折仙沒有來到星桓天,張若塵也就沒有多言,道:「老夫只是不解,白卿兒乃是元會級天才,更是星海垂釣者的弟子,將來說不定就是一位神尊,閻羅族的神靈怎麼可能不想娶她?」

閻昱似文人雅士一般,淡淡一笑:「先生既然已將話挑明,閻某就不虛言相欺了!閻羅族不僅對白卿兒這位神尊種子感興趣,對神女十二坊,乃至整個星桓天,都有極大興趣。」

「哦?」張若塵道。

閻昱道:「世人只看到了神女第一城的城主白皇后和十二位坊主,卻不知,從神女十二坊嫁出去的天之驕女之中,也有一些修鍊到了神境。而且,這些天之驕女,所嫁之人,無一不是一個時代的人傑,有的甚至是一方霸主。」

「神女十二坊的勢力,早已遍布地獄界和天庭萬界,不知有多少耳目,勢力之龐大,又豈止是一座星桓天和一百八十座神女樓那麼簡單?這些,只是表象而已!」

「論對情報的掌握,論對天下隱秘的窺探,在一些方面,神女十二坊甚至超過天宮旗下的紅塵絕世樓與命運神殿旗下的神山驚雲閣。」

「先生若是將她們當成一群弱女子看待,必是大錯特錯。」

顯然,閻昱聽到了張若塵先前與冥花坊主的對話。

張若塵當然清楚,神女十二坊的厲害,不說別的時代如何,僅是這個時代,她們就能安排女子,與羅剎族天羅神國的神皇子羅生天相戀。在命運神域,甚至能夠影響到命運神殿的死亡大祭司,調動神殿的力量來達到目的。

閻昱道:「如今戰事已啟,宇宙大亂。這不只是天庭和地獄的戰爭,很有可能,還會激化出更大的矛盾,任何顛覆我們想象的事都可能發生。在這樣的時局之下,神女十二坊這樣的勢力,各方自然都想掌握在手中。」

「掌握了她們,等於是掌握了天下耳目。」

「掌握了星桓天,等於是掌握了扼守海石星塢的咽喉,掌握了下一階段,地獄界和天庭南方宇宙開戰的主動權。這就是為何,明明星空戰場打得天翻地覆,天庭和地獄的神靈卻還聚集到星桓天的原因。」

張若塵神情雖然不變,但心中已是翻江倒海。

並不是震驚於閻昱說的這些話,這些,其實張若塵早已想到。

震驚的是,閻昱居然會如此直白的,將這些話,講給他這個垂暮老朽的人聽。難道閻昱不怕這些話,被漁謠神師和白皇后聽到?

又或許,他就是故意,讓漁謠神師和白皇后聽到,以此來傳達閻羅族的意志。

閻昱臉上微微含笑,繼續道:「誰都知道,白卿兒的母親乃是白皇后,父親乃是威名赫赫的荒天大神,將來必定是神女十二坊之主。迎娶了她,便是掌握整個神女十二坊,掌握了星桓天這座戰略意義非凡的大世界。而且,迎娶的,更是一位未來的神尊。」

「老夫明白了!」張若塵道。

閻昱道:「先生真的明白了?」

張若塵點了點頭,道:「二公子是想要天尊寶紗,所以才跟老夫講了這麼多。」

「閻羅族根本不需要派遣更多的神靈前來,因為,就算閻羅族這個元會誕生的神靈中,有比二公子更強大的存在,但絕對沒有二公子優秀,也沒有二公子身份尊貴。白卿兒並非尋常女子,想要入她的眼極難,二公子是她最佳的選擇。」

閻昱整理衣襟,莊重肅然,向張若塵躬身行禮,道:「先生若能將天尊寶紗交給閻某,閻某必然送上一枚續命神丹。閻某這話,絕不是石英上君那樣的假話。以太上的丹道造詣,煉製出來的續命神丹,必定是最珍貴的。」

「老夫能看出二公子的誠意,也相信二公子的人品,但天尊寶紗確實不在老夫身上。」張若塵道。

閻昱只是嘆息一聲,卻沒有懷疑張若塵的話。

畢竟,對一個將死之人而言,一枚續命神丹的價值,遠勝天尊寶紗。天尊寶紗若在他身上,他沒理由不換。

閻昱道:「實際上,我一直都懷疑,最近出現的天尊寶紗,壓根就是一個陷阱。」

張若塵生出了一些興趣,道:「此話怎講?」

閻昱道:「天尊寶紗,只是一件傳說中的寶物。這個傳說,始於十個元會之前,距今已經一百多萬年,從未有人真正見過天尊寶紗。」

「可是,白卿兒對外宣布,誰能拿著天尊寶紗參加玲瓏大會,送給她,便嫁其為妻之後。一百多萬年前的傳說,突然變成真的了,天尊寶紗隨之出世。這未免太巧合了吧?」

「以我推測,無外乎兩個可能。」

「第一,這是白卿兒故意布的局。」

「她的目的,倒是不好猜測。此女智多如妖,行事沒有章法,甚至敢冒天下之大不為,再聰明的人,都可能落入她的算計之中。」

千年前,白卿兒以一己之力,將整個地獄界的修士都戲耍在股掌之中,攪動風雲,製造亂世,給閻昱留下了深刻印象。

「第二,是地獄界的某一大族,或者天庭的某一大界,在算計此事。故意放出天尊寶紗的消息,吸引所有修士的注意力。」

張若塵道:「若天尊寶紗根本就是子虛烏有的東西,那麼,像二公子、商弘、海尚明宮你們來到星桓天,又有什麼意義呢?」

閻昱笑道:「正是有先生這樣的想法,所以,布局者才能利用這個思維陷阱攪風攪雨。實際上,白卿兒和神女十二坊要的,根本不是天尊寶紗,而是將神女第一城煉成一座神城。誰能幫她們做到,誰就能娶白卿兒。」

「如果有兩個以上的勢力,能夠幫她們做到。那麼,接下來,便是白卿兒反向選擇的時候。」

張若塵道:「所以二公子一人前來星桓天就夠了,因為閻羅族一定有辦法將神女第一城,煉製成神城。」

「今日所講已經很多,閻某告辭。」

既然確定天尊寶紗不在張若塵身上,閻昱自然也就對他失去興趣,不願再多言。

但,即將離開的時候,閻昱還是轉身,慎重的提醒:「天尊寶紗不在先生手中,閻某信,可是別的修士卻不會信。」

「而且,刀尊已經降下神諭,誰能殺你,取你神心帶去刀神界,他將賜其神使的身份。」

「所以先生還是不要離開未名山莊為好,若是離開,尤其要提防商弘,此人乃不世奇才,修為距離大神只差臨門一腳,更是闖過了十層真理之海的真理使者之一,掌握有大量真理奧義。他是這個元會的最強層次,巫馬九行這種千年新神,差了他十萬八千里,他一根手指就能按死。閻某言盡於此!」

對商弘那種層次的強者,閻昱顯然是有深深的忌憚。 好在圓月躺在了母親的臂彎了,很快就停止了哭泣,可還是一抽一抽的難受。

小陽從母親懷裏探出小腦袋來,拉住妹妹的小手,輕聲地哄:「圓月不哭了啊,不哭,爸爸不在,哥哥保護你。」

或許是兄妹之間真的有心靈感應,小圓月跟哥哥手拉着手,真的漸漸停下了抽泣。

時繁星站起來,道:「封爺爺,你們慢慢聊,我就帶孩子們先回去了。孩子們還小,實在是害怕吵架的場面。」

「沒事,你好好留下,該走的不是你。」封老爺子擰著眉頭,再一次指著大門道:「雲霆,我再給你最後一次機會,你要是一意孤行,那麼你今天出了這個門,以後就不要回來了。如果你現在跟小星星認錯,請求她的原諒,以後好好對孩子們,那你就還是我們老封家的好孫子。」

「封爺爺,我們真的已經……」

「小星星你不要說話,我今天就要這個臭小子表個態!」

封雲霆無奈地苦笑了一下:「爺爺,有些事情,我真的沒有辦法跟您說。」

「到底是多大的秘密,連跟我這個老頭子說都不行?你要真跟別的女人領證了,我還能讓民政局不給你們辦證嗎?」

「爺爺,請您原諒我,我只能告訴您,我做這一切都是有苦衷的,我有我的道理。」

「你有個屁道理!你真是氣死我了你……」

眼看着祖孫兩個又要鬧起來,小圓月的小嘴一扁一扁的又要哭出來。

林伯趕緊牽起小陽的手,送時繁星母子三人到了門口:「小星星,你先帶孩子們走吧,別嚇著孩子了。」

時繁星一手抱着女兒,一手牽着兒子,深深看了一眼還在對峙著的封老爺子和封雲霆,悠悠然嘆了口氣:「林伯,以後封爺爺就拜託您多照顧了,我之後可能會帶着孩子們去國外生活,會經常給封爺爺發視頻,讓他看看孩子們的。」

事到如今,林伯也知道一切都已經無法挽回了,只能嘆息著點了點頭:「好,小星星,你去國外之後要好好照顧自己啊。還有,剛剛小陽說的那個新爸爸,是個可靠的人嗎?」

時繁星笑着點了點頭:「他人很好,您放心。」

「好,這些年你也受苦了,之後……過的開心點,啊。」

時繁星眼睛微微一熱,「您跟封爺爺也是。」

「好了,走吧。」

出了門,小周不知何時已經等在了門外。

見她們出來,熟練的幫忙拉開車門,調整好兒童座椅:「時小姐,先生交代我在這裏等您,送您和孩子們回去。」

時繁星點頭,和孩子們一起坐上了車。

車子沿着彎彎曲曲的小路漸漸開着,身後的封家老宅越來越小。

「先生現在在哪?」

「他……在忙呢,快要出國了,他也在做最後的收尾,要把這邊的人和事都安排好。」

「……好。」

「時小姐,先生讓我告訴你,今晚他可能不回來了,讓你先睡。」

「這麼忙的嗎?」

「他說,還有最後一件事,很重要。」

時繁星問他:「小周,我想問你一件事,你認識郭總嗎?」

聽到這個名字,小周握著方向盤的手猛的一緊:「時小姐怎麼突然問起這個人了?」

「他今天來找過我,讓我離開先生,說我禍害了先生的美好前程。」

小周道:「時小姐你不用管這些事,先生欠恩人的,已經十倍百倍還回去了。過幾天法院就要開庭了,等案子結束,你們就遠遠的離開這裏,先生為了這一天努力了太久太久,終於能得償所願,真的非常不容易……」

「可是,那個郭總已經知道了薔薇花園。」

「什麼?!」

「今天,就是他的人送圓月過來的。」 第2171章

比賽還是比較嚴格,一般各家經紀公司或者經紀人到裏面跟練習生聯繫,都要跟節目組溝通好。

多數時候,節目組不太願意放行。

雖然出道名額,剪輯等都有規矩,但節目組這邊還是比較想要原生態記錄下,各組練習生在比賽時的樣子。

有人拚命爭取,會直接影響後續結果。

有人有恃無恐,一旦怠慢無人管制和提醒,將會直接吃惡果。

慕安安去找程耀的時候,程耀已經讓慕安安換了一身工裝,偽裝成服裝方面的工作人員,給練習生量身材,溝通表演的節目所需要的服裝情況。

練習生比賽是在偏郊區的摩天大樓內。

一共五層,都是作為練習生比賽舞台、宿舍、練習室等供應。

因為程耀的特意安排,慕安安直接被分派在負責趙起余這組表演。

趙起余是一眼就認出了慕安安,有些意外。

慕安安看到趙起余時,同樣意外。

因為趙起余完全變了樣子。

依舊是老樣子寸頭,左耳閃電標誌一直都在,是趙起余紀念閃電車隊的一種,而明顯趙起余身形比較之前瘦了不少。

氣質還是野,就是比較之前的糙,這會兒顯的精緻許多。

比起剛被丟進來的樣子,這會兒倒是好了許多,有點小練習生的樣子。

但趙起余在這些小孩子裏還是很特別的。

即便趙起余沒有比這些練習生大幾歲,可自小在底層生活圈裏摸爬滾打,註定了趙起余身上不會有這些練習生身上的乾淨和奶氣。

但這些人也不會有他的鋒芒和堅強。

慕安安拿着量尺給趙起余記錄身材,同時記錄他們此次節目表演的主題,以及根據他們的要求,記錄下來在服裝上配合。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