彷彿有一尊宮殿,就聳立在淺水灣上空!

而很多遊客見狀,不由得發出嘖嘖稱奇的聲音。

「這是九龍吸水!是水針出現的預兆!」陳天選吃驚不已。

陳天選記得,水針的是水屬性針,可以操縱水的力量。

因此,在水針現身的時候,就會出現異象。

如果陳天選出現在現場的話,他一定能找到水針的下落。

只可惜光看一個視頻,根本就看不出來有什麼線索! 趙樂陽遲疑的問道:「張哥,那我們該怎麼辦?」

經紀人在來的路上就已經想好了對策,瞥了他一眼,淡定道:「你先發文,說自己沒有管理好粉絲,給方遠帶去了困擾,跟方遠道歉。然後我找點水軍,給你洗一洗,關注度應該就降下來了。」

「道歉?」趙樂陽抿抿嘴,有點不樂意,不過事已至此,也沒別的辦法了,「好,我知道了。」

經紀人點點頭,「嗯,你道歉就可以了,其他的交給我。」

「張哥。」想了想,趙樂陽試探性的問道:「公司那邊真的放棄我了?」

他還是有點不敢相信,畢竟在簽約華輝影視之後,公司給了他很多資源,如今說放棄就放棄,那公司之前投入的不是打水漂了嗎?

經紀人正好也想跟他交個底,於是說道:「你還不明白嗎,我們倆跟李董走得太近了,潘總想要立威,拿你開刀再好不過了。」

「你也別以為自己多有價值,公司捨不得放棄你之類的。雖然給了你很多資源,但你也接了很多通告,公司早就把錢掙回去了。再說了,你這樣的流量小生,只要肯花錢,還怕捧不出來?」

趙樂陽有點不甘心,問道:「那我們該怎麼辦?」

經紀人說道:「放心,我已經聯繫好了逸晨影視,等這件事情平息了,我們就轉去逸晨。」

「好。」有了後路,趙樂陽多少也放鬆了一點。

不過,他內心終究還是有些不甘。

逸晨雖然也是四大影視公司之一,但是一直不上不下的,比不過華輝影視,甚至《颶風營救》在春節檔上映以後,它跟遠程影視也只是伯仲之間了。

而且遠程影視靠着方導,發展潛力還很大,未來有一天比肩甚至超過華輝也是有可能的。

就算拋開這些不說,自己如今人氣大降,還有黑料,去了逸晨估計也很難得到重用。

想到這裏,趙樂陽不禁嘆了口氣。

一步錯,步步錯。

當初,要是留在星火影視該多好啊。

……

上午9點30分,趙樂陽的微博賬號發了一篇長文。

內容大意是自己一時疏忽,沒有及時的制止粉絲,導致出現了這樣的情況,對於被波及到的方導,他感到十分抱歉。

趙樂陽主動認慫,但很多人還是不肯放過他。

「呵呵,你的醜事被人抖出來才知道道歉,昨天晚上怎麼不出來說話呢?」

「道歉也沒用,總之我對你是脫粉了。」

「看着自己的粉絲胡作非為,你都不出來阻止,你算什麼偶像啊。」

「經過這件事,我終於看清你了,我要取關,你這樣的人不配擁有粉絲。」

……

同一時間,星火影視的某間會議室中。

《觸不可及》即將開拍,在正式開機之前,方遠將劇組各部門的負責人召集起來開了個會,大家一起給電影的開機工作查漏補缺。

等了一會,方遠抬頭看了一下,見人已經來齊了,於是說道:「好,既然人到齊了,我們就正式開始吧。」

「好的,方導。」眾人齊齊點頭。

方遠先把目光看向了演員導演,問道:「演員那邊沒問題吧?主要演員的檔期協調好了嗎?」

演員導演笑道:「沒問題方導。」

對於別的導演來說,協調演員的檔期是個難事,有些時候大牌演員的檔期出現問題,劇組方面還要主動調整和配合。

當紅的明星同時拍幾部戲,在幾個劇組之間來回串,這並不是什麼稀罕事。

但對於方遠的劇組來說,這種事情顯然不會成為問題。

一是沒人敢在這位最年輕的百億導演面前擺架子,二是無論哪個演員都知道參演方導的電影有好處,自然願意積極配合。

檔期有衝突的,還不等劇組這邊過問,演員自己就想辦法解決了,所以檔期的問題,很順利就協調好了。

「好。」方遠點點頭,繼續問道:「配角的培訓怎麼樣了?」

電影的男二號是個富豪,豪宅里管家、秘書、私人醫生等一應俱全,為了更加貼近人物形象,方遠在上個星期請了專業人士來給演員們培訓,爭取一言一行都能貼合角色。

演員導演回答道:「都準備好了。」

「好。」方遠轉頭看向另一邊。

「拍攝場地沒問題吧?」

「方導,都聯繫好了。」

「拍攝需要的豪車和名表呢?」

「品牌方都已經送來了。」

一項項的檢查,時間很快就到了中午。

趁著間隙,方遠低頭看了下表,已經11點30分了。

他抬起頭,說道:「好,大家休息吧,下午兩點繼續開會。」

「好的方導。」

「方導,我們吃飯去了。」

「下午見,方導。」

眾人起身朝着門口走去。

方遠收拾好桌上的資料,也起身出了會議室。

剛走出門口,在走廊上正好遇到了同樣從辦公室里走出來的谷峰。

「谷哥。」方遠跟他打招呼。

聽到聲音,谷峰轉過頭,說道:「這麼巧,我正想找你呢。」

「怎麼了?」方遠上前幾步,和谷峰平行,兩人朝着電梯的方向走去。

谷峰一邊走一邊說,「趙樂陽已經在微博上道歉了,他的粉絲也偃旗息鼓了。」

「是嘛,這麼快啊。」方遠有點驚訝。

昨天晚上到現在,才不過半天時間,事情這就解決了?

谷峰笑道:「嗯,華輝影視那邊沒怎麼出手,光收拾趙樂陽一個人,半天時間已經夠了。」

方遠好奇道:「沒出手,為什麼?華輝影視不是在捧趙樂陽嗎?」

「哈哈哈。」谷峰笑了笑,說道:「我聽說是因為華輝影視的內部最近不怎麼太平,有人想對潘正毅動手,想把他從總裁位子上拉下來,潘正毅好不容易才把事情解決。趙樂陽這次站錯隊了,所以被冷落也不奇怪。」

「哦,這樣啊。」方遠隨意答了一聲,對這種內幕不怎麼感興趣。

而且他也不在意趙樂陽道不道歉,只要事情解決了就行。他目前的工作重心只有一個,那就是籌備《觸不可及》,這些小事就沒必要太過關注了。

兩人走到電梯前,方遠伸手按了向下的按鈕。

谷峰隨口道:「你今天不是開會嘛,怎麼樣,沒問題吧?」

方遠答道:「沒什麼大問題,一些小毛病這兩天也能解決。」

谷峰點頭,「嗯,沒問題就好,過幾天就是電影的發佈會了,我這邊準備開始邀請媒體記者了。」

正說着話呢,電梯門開了。

兩人邁步走了進去,繼續交流着。

吃過午飯,下午接着開會。

一個個小問題被找了出來並加以解決,電影的籌備工作也逐漸完善著。

距離電影開機的時間越來越近了。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這天是安浩軒的成年禮,安浩軒一家人乘車到外地旅遊。

天色已暗,原本輕浮在空中的雲朵變得烏黑,呈螺旋狀壓在穹頂,給予世界窒息般的壓迫感。

漫漫黑夜已至,但可見度是足夠的,安浩軒可以憑藉微弱的月光找到路。

他一家人坐在草坪上享受著晚餐,安浩軒猛地顫抖了一下,站起來捂著肚子,急速吐出一句話:「爸,媽,我想上廁所,先不陪你們吃飯了。」

「好,那你去吧!」

他們一家人在一座山上野炊,最近的廁所也有一兩千米的樣子。安浩軒只感覺膀胱快要爆發,拚命地往廁所的方向跑。

安浩軒從廁所出來時,隱隱約約看到森林裡有什麼東西發著亮光,如同一個垂直的光柱。

安浩軒不是特別在意,只是看了一下就走了。他和家人吃完晚飯準備離開,他背著背包,行走在回家的路上。

「那到底是什麼呢?」

安浩軒回想起森林裡的光柱,越發覺得不可思議,那不像是任何手電筒發出的光。

安浩軒跟在家人的身後,走在最後面,他回過頭,眼睛快速在森林中掃視。

他很快就再次看到了那個光柱,好奇心驅使著他跑往那邊。

「爸,媽,我好像有東西忘記拿了,你們先走吧!我馬上就跟過來!」

安浩軒隨便找了個借口想以此矇混過關,自己好去森林一探究竟。

他深入森林,扒開樹葉,那發光的東西露出了全貌。

——幾塊石頭有規律地圍繞在一起,形成一個圓,而圓心則自下而上衝出紫色的光柱,直通雲霄,與星辰問候。

「好神奇,這是怎麼做到的?」

安浩軒把手伸過去,頓時他的手掌被紫色光線包裹住。緊接著陣陣酥麻感從手心傳向全身,勢如瘋長的藤蔓一般。

安浩軒這才意識到,自己的手似乎被麻痹了,無法脫離光柱。片刻后,壓頂的烏雲開始繞點旋轉,安浩軒感覺自己在飛速地下沉,即使他一直在原地沒有動彈過。

這種感覺就像是在瘋狂墜落的電梯里一樣,讓安浩軒無法移動。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