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快十套設備都安裝完畢,甘永啓動了所有的設備,那十面屏幕上就開始播放前幾日的監控錄像。

甘永看了幾分鐘,回頭對左歡說道:“幫我叫幾個人來幫忙!”

旁邊的警察馬上露出了嘲笑的神情,叫你逞能,這下露陷了吧!

左歡也是一臉奇怪的問道:“你不是那麼厲害麼?還需要找人幫忙?”

甘永怒了,大聲的叫道:“叫人幫忙按快進啊!我兩隻手怎麼按得到十個鍵盤?”

門口看稀奇的警察本就不少,聽到這人不光可以同時觀察十個屏幕,居然還要快進着看,不用招呼,就進來了幾個不服氣的青年警察,於是她們就在甘永的指揮下不停的快進自己負責的那臺設備。

“一號暫停!好!繼續快進!”

“七號退後二十秒!”

“四號你換文件啊!看別人的屏幕幹什麼?”

甘永在這間辦公室裏大呼小叫,過足了指揮警察的癮。

這種效率是非常恐怖的,圍觀的人們都看得目瞪口呆,也有懷疑他是根本看不清楚那十面屏幕上飛速閃動的畫面的,但不管怎麼樣,那一大堆的移動硬盤還是在逐漸減少。

開始進來的幾位女警按快進都已經累得不行,好幾個都已經不能快速反應甘永的指揮了。

甘永大聲問道:“累啦?”

衆女警齊齊點頭!

甘永冷哼道:“準備啊!三!二!一!跟着我左手右手一個慢動作!右手左手慢動作重播……”

…………!

直到下午快下班的時候,甘永才圓瞪着充滿血絲的眼睛讓休息一會。

左歡拍拍甘永的肩膀,關心的說:“不行就明天再來!”

“啊!噠!”甘永一記黑虎掏心打在左歡肚子上:“我警告過你了,不要在我面前說那兩個字!”

左歡當然不會被傷到,他只有搖着頭去找中心的科長,看這個架勢得多安排幾位警察加加班了。

簡單的拼掉幾個盒飯,甘永又開始在辦公室裏大呼小叫地指揮新來的警察了。

終於在換了兩撥人體快進器後,甘永大喊道:“六號停,退回去一點,多了多了!我說一點你聽不懂啊!”

那個女警很不服氣的把畫面定格在甘永說的位置上。

甘永比對了下手裏蓋雅的全身照,很是篤定地指着六號屏幕的畫面說:“就是她!”


左歡看了下甘永所指的那個女人,那是一個車載監控所錄製,畫面上一個女子正從一輛大巴下走下來,畫面不算清晰,但也能看清那女人的身形和長相。

畫面中那個女子一身的戶外裝備,寬鬆的衣服遮住了體型,帶着個棒球帽,一副墨鏡擋住了半邊臉,在左歡看來,和他記憶中的蓋雅根本無一相似之處。

左歡根本無法相信那就是蓋雅,他指着畫面說:“你確定是她?”

甘永眼露兇光,緩緩說道:“我說是!那就是!”

他見左歡還是露出不信的表情,甘永就走到1號機那個女警旁邊,指着她說:“34B、23、35!”

他又對着2號機的女警說:“36C、24、35!一會留個電話吧美女?”

兩個被他準確報出三圍數字的女警都羞紅了臉,飛快的跑出去了。

現在雖是六月,但L市的氣溫很低,這些女警都穿着寬大的警服,天知道甘永是怎麼看出來她們的身材的!

這下左歡完全相信了,他問6號機的女警:“這是什麼時候什麼地點的錄像?”

那女警看了下視頻信息說道:“是4天前在界山達阪拍到的!”

“界山達阪?”左歡不知道這個地名。

“羌塘無人區!”後面的甘永接口道:“那是去羌塘無人區的必經之地!”

(嗯。。。。。我想說什麼來着?算了,說了你們也不給!書頁有個投票,用手機看的朋友們切換到電腦版給投一票吧!) “羌塘”意爲北方的空地,指的是藏北無人區,實則是所有北方未知的土地。

大羌塘包含藏北、可可西里、阿爾金、崑崙山,這四個無人區連片在一起,構成了一個超級無人大荒原,也是世界第二大的自然保護區。

難道蓋雅跑到那裏去了?左歡馬上就明白了蓋雅的用意,她肯定是從馮仁強那裏得知了魅靈被抑制進化的方法,千里迢迢來到藏北,肯定就是爲了找到那種干擾裝置。

但是,蓋雅得到那個裝置有什麼用呢?而且她爲什麼捨近求遠,跑去那種杳無人煙的苦寒之地?

左歡想了很久都不得要領,但他還是做出了決定,跟過去!一定要找到她!

現在左歡已經深信那張神祕的紙條是自己寫給自己的,崔青婷,也就是蓋雅,實在是有必殺的理由!

左歡和甘永感謝了L市公安局信息中心的警察們,一起走到大門口,左歡問道:“尾款我讓朋友轉賬給你,這次你幫了我的忙,實在感謝!”

甘永神祕的一笑:“你要進無人區?”

左歡點點頭,這個男人雖然吊兒郎當的,但是值得信任。

甘永繼續神祕的笑道:“需要導遊嗎?”

左歡吃了一驚:“你對那裏也熟悉?”

甘永大聲笑道:“我在那裏當過兵!五年的時間,說不上是瞭如指掌,但安全的把你帶進帶出還是可以的,而且你要找那個女人,我也可以幫得上忙!”

左歡找不到可以拒絕他的理由,在那荒涼的地方,多個人說話也好,左歡馬上就點頭道:“好!你要多少導遊費?”

甘永瀟灑地甩了下他的一寸長髮,說道:“不要錢!幫你篩查錄像我坑了你不少,這次就免費當你的導遊!不過進去的裝備和物資你可要自己準備!”

左歡點點頭,找出了陳科給他那個電話號碼。

接電話的是一個低沉的聲音,直接就問道:“你是左歡?你需要什麼?”

左歡答道:“對,我是左歡,我需要一輛車和一些進入羌塘無人區的戶外裝備。”

那人毫不猶豫的說道:“好,兩個小時後你到XX路口的汽修廠來找我。”

兩人在L市逛了會,看看時間臨近就叫了個車來到了XX路的汽修廠,現在雖是晚上十一點了,但這汽修廠裏還是燈火通明。

左歡剛走到門口,一個滿身油污的老頭就走過來看了左歡幾眼道:“陳老頭還好吧?”


左歡答道:“我們科長他身體很好!”


這老頭點點頭說:“來吧,今天有點晚了,你們看看還差什麼,明天我給補上!”

兩人隨着那老頭來到汽修廠一角,老頭扯開篷布,下面是一輛破破爛爛的越野車,連車標都沒有,看不出什麼牌子的。

甘永馬上眼睛發亮,在這車上東摸西看,像是看到什麼寶貝一樣。

左歡看見甘永這反應,就知道這車是好東西了。

果然甘永擡起頭來說:“這車把殼子換了,賣個一百萬沒問題。”

老頭見他識貨,點頭說道:“這車只是看在老陳的面子上借給你的,要愛惜知道不?”

左歡連聲答應。

老頭打開車子的後備箱,裏面有幾個很大的油桶,還有一堆物資,老頭一一指給兩人看,都是一些野外生存的必須品,GPS、衛星電話都有準備,還有幾箱軍用自熱型單兵口糧和壓縮餅乾以及一些罐頭。

老頭說道:“你們把備用油桶加滿,這些東西夠你們在野外生存20天以上了,還有什麼需要嗎?”

甘永小聲說道:“物資很齊備了,能搞兩把槍來嗎?”

老頭居然沒有拒絕,直接問道:“喜歡什麼樣式的?”

甘永忙道:“95式!我要95式!”

老頭又望向左歡,左歡對槍沒什麼研究,就隨口道:“我要一把手槍就可以了!”

老頭拿出電話說:“你們等等”就走到一旁去打電話。

過了幾分鐘老頭來說:“槍你們到界山達阪的邊防站找吳隊長,他會安排的!”

左歡點點頭,說道:“這些東西的費用是多少?”

老頭擺擺手道:“我會找陳老頭要的,你記住把車還我就是了。”

和老頭告別後,左歡和甘永就駕車踏上了去羌塘無人區旅途。

從L市到界山達阪有一千多公里的道路,那老頭提供的越野車性能很強勁,應該是在發動機上專爲應付高原的稀薄空氣做了改動,兩人一路欣賞沿途風景,交替駕車,倒也不算疲憊。

一天後,左歡終於把車停在了GPS所定位的地方,界山達阪到了。

這裏其實只有一座石碑,上面寫着界山達阪和海拔高度,空氣已經很稀薄了,好在左歡的體質非同常人,甘永又在這邊生活過幾年,兩人都沒有出現高原反應。

左歡被純藍的天空驚呆了,從小生活在大城市的他,哪裏見過如此的藍天,前面的內華達之行已經讓他感嘆天藍無比,但要和這裏比較的話,左歡有些詞窮!

把車開不遠處的兵站,左歡對衛兵亮出了國安部的證件,問道:“吳隊長在哪裏?”

衛兵指了指營房後的一間屋子。

左歡直接把車開到了屋子門口,既然有證件,特權也要享受的。

敲了敲門,裏面發出一聲爆喝:“滾進來!”

左歡推開門進去,裏面坐着個少尉軍銜的男子,正在伏案疾書,他沒擡頭,指着桌上的杯子說道:“去幫我重新泡杯茶!”

看來他以爲是兵站裏的人來找他了,左歡敲敲桌子,說道:“吳隊長!我是來拿東西的!”

吳隊長正才擡起頭來,有點不好意思的說:“我還以爲是小馮來了,你來拿什麼東西?”

左歡有點尷尬,他連幫他準備了那麼多東西的老頭都不知道叫什麼,左歡只有又掏出國安部的證件說:“我來拿槍!”

吳隊長接過證件翻來覆去的檢查了一下,提起桌子邊的一個旅行包放在桌子上道:“手槍只有一把77式,不過子彈很多。”

甘永說道:“77式啊?上膛很容易夾虎口的,其它還有麼?”

左歡心想反正也沒機會開槍,就說道:“沒關係,這裏又碰不到什麼需要開槍的東西。”

甘永和吳隊長馬上瞪大了眼睛看着左歡。


左歡心想難道又說錯話了,果然甘永就像教訓小朋友一樣說道:“裏面的猛獸太多了,有雪豹、棕熊、猞猁,最多的還是狼羣!那可都是些吃人的玩意,你不開槍?”

(羌塘無人區裏是有這些玩意,但是少,少到你敢開槍打它的話就會被關起來,不過爲了故事豐滿好看一些,就默認這些東西成羣了吧!)

吳隊長說:“那要不你們再等等,我去換把步槍給你?”

左歡忙道:“不用了,我們時間很緊,就這樣吧!”

吳隊長遞來一張地圖,上面用紅筆勾出來很多小圈,他說道:“這些地方是軍方的補給點,裏面有汽油、壓縮食品、應急藥物,還有通訊設備,你們可能會用到的。”

謝過了吳隊長,左歡就駕車駛入了那一大片的荒漠,遠遠望去,芳草悽悽,山脈連連,竟是一個人影都看不到,這天大地大,上哪裏去找蓋雅呢?

甘永在副駕上突然伸手指着右前方說:“走這邊!”

難道這人真有第六感?左歡吃驚地看着他。

甘永昂起頭道:“你傻啊?要是你被人追捕的話,你去人多還是人少的地方?前面到處都是車撤,就這邊少一些,我敢百分百的肯定她走的這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