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快,一座氣魄雄渾的大寺院,便出現了眼前。

此院古色古香,古磚古瓦繞古樹,每一處一景一物,都寫滿了歷史的風霜。

這裡,是層層疊疊的飛梁畫棟,這些木質建築,全靠各樑柱齒交溝含,互為抵禦,穩穩妥妥地把一座建築支撐了千年。

但是千年的風雲變幻,卻依然無法改變這座古寺的精彩紛呈。

山門外的八字牆邊,是兩座石坊,東側石坊橫額上鐫刻著『祖源諦本』,西側石坊橫額上鐫刻的是『嵩少禪林』。

也就這區區八個字,立即凸顯出少林寺在佛教禪宗中的歷史地位。

四名身穿灰色僧袍,大概才十二三歲,正立在山門外迎賓的小沙彌,見來了第一撥看上去氣質不凡的遊客,忙兩邊側立,彎腰合掌表示歡迎。

幾步近前後,鐵芸嫣鬆開了寒子劍,她立即瞪著眼睛,將手裡銀槍輕輕兩邊一掃后,四頂沙彌帽,已經全部被掃落在地。

這四名第一批倒霉小沙彌,這時才驚訝的發現,感情今兒這頭一撥長得像俠客般的遊客,還扛著槍攜著劍,滿臉的氣勢洶洶呢。

不會是拍電影的吧?

不是,不見攝影機和攝影組呀!

那就是有人想來踢山砸場子了?

也不對吧,早就不是那江湖恩怨,打打殺殺的年代了,誰還敢來這天下第一武山找茬鬧事呢?

那就肯定是三個神經病!

敢辱我少林聖帽,敢來少林寺鬧事兒,找扁呢!

咱們幾個雖說還沒有練成大器,可扁你們三個神經病,還不是輕輕鬆鬆。

於是,這四名小沙彌的小組長,首先往門中一橫,他張開雙臂怒道:「三位施主請自回吧,少林寶寺不歡迎爾等這般無理之客!」

「爾!爾!爾你祖師爺的臭腳呀,小禿驢找抽呢!」豈料鐵芸嫣比他怒得還怒,這回直接是四個輕輕的無影單腿踢。

根本不要商量,這四名小沙彌,全部乖乖的跌坐在地,不敢再啃聲了。

再上去狠狠扭了四次小和尚的小耳朵后,見他們已經全部低著頭,疼得只敢淌眼淚,鐵芸嫣才如一隻小母老虎,大搖大擺的欲闖山門。

「快,快,快,快去敲警鐘,有惡人來闖山門了!」

鐵芸嫣一聽,立即又來了個嬌老虎猛回頭,然後馬尾辮一甩,銀槍一指,又嚇得那四名小沙爬起來拔腿就跑。

高分貝,飛揚跋扈的哈哈大笑聲中,鐵芸嫣扛著銀槍,先進了山門后,就看見一尊大腹便便的彌勒佛,被供在正前方的佛龕之中。

神龕旁邊,還立著一座眼珠子被牛眼還大的傻韋馱木雕像。

此韋馱倒也傻得威風凜凜的長棍在握,裝得好像憑他一個木頭人,就能替少林寺看家護院了。

急促的鐵鐘警報聲中,鐵芸嫣冷笑著又是一個飛腿,那隻木頭做的韋馱像,也搖晃著滾在草坪上睡覺去了。

在寒子劍和謝若蘭忍俊不住的笑聲中,鐵芸嫣沿著一條蒼松翠柏下的碑林甬道繼續前進,也迎了第一撥真正負責看家護院的少**僧。

六名身穿青色僧袍的青年武僧一字排開,雙手合掌攔住了鐵芸嫣。

「不想挨揍,就統統滾開,姑奶奶今天只想找釋迦打架!」鐵芸嫣銀槍一舞,用槍尖指著他們喝道。

「對不起,這就要看你有沒有能耐,先過了我們這一關了!」

一位武僧朗朗而道后,立即身子一翻,和其他五位武僧一起展開了少林地趟拳。

這套地趟拳,只不過是少林弟子的基本入門功夫,見他六人開始交錯著左右翻飛,上下沉浮,以跌,撲,翻,滾等動作,將鐵芸嫣團團圍住開始主動進攻。

「哼!自不量力!」

只見鐵芸嫣怒哼一聲后柳腰一提,立即將銀槍插地,再以槍尖為支點,然後手握槍柄飛身而起,使出一套飄逸的繞槍360度炫飛連環踢后,那六名武僧立即也滾到六個草窩裡去趴蛋了。

雖無人被傷,那六名武僧連來犯者的衣角都沒碰到,就被一招擊敗,他們爬起來朝鐵芸嫣合掌行禮后,才低著頭紅著臉悄然退去了。

「哈哈,原來少**功,是吹牛吹出來的呀,簡直不堪一擊!」

鐵芸嫣故意扯著嗓子,大喊一聲后,又回頭朝寒子劍和謝若蘭擠了一下大眼睛,然後繼續扛著她的銀花槍,大搖大擺的橫著膀子,朝前推進。

一路無人攔阻,前面就是一座大殿。

粗魯的用銀槍捅開一扇雕花的木窗后,鐵芸嫣探頭朝里一望,見此殿中供奉著一尊釋迦牟尼佛像。

只見這殿內,青磚鋪就的地板上,有48個深淺不同的腳窩,它們共有4行,前後左右相隔2米有餘,最深的有50厘米。

聽說這些腳窩,是幾百年來,由少林的武僧們,冬練寒九夏練三伏,長年累月苦練而踏成。

果然名不虛傳,這些深深的腳窩,必然是當初少林十八羅漢救秦王留下的資本和榮耀。

再往前走了幾步后,鐵芸嫣抬腿就打算踹門時,突然從兩側,冒出了兩位虎背熊腰的中年大和尚,只見他們身穿深紅色的袈裟,仍然是雙手合掌彬彬有禮。

「施主請止步,此乃聖殿,俗人迴避!」

姑奶奶我是俗人?

這回把個鐵芸嫣氣得,她擰著柳眉,二話不說,舉槍就揍。

只見那兩位大和尚,不慌不忙的左右一讓,輕鬆避開後退至殿前廣場上。

鐵芸嫣倒沒急著去追,她銀牙猛咬,先一腳踹開那殿門后,才轉身一個飛躍,讓銀槍空中捻出數朵槍花,朝那兩名大和尚撲了過去。

兩位大和尚見槍花兇悍莫測,自然不敢硬接,忙一起側身一繞。

等鐵芸嫣發現銀槍已放空后,她突然感覺自己的左右兩側,同時襲來了四道鋼烈的掌風。

「芸兒小心,此乃少林第一掌般若禪掌,不可硬接,打他們的後背和下盤,」寒子劍急忙笑著大聲提醒,他也已經做好了接應的準備。

「子劍放心,他們仍然不是對手,」鐵芸嫣在空中一飄躲開,那四股激蕩的掌風,竟颳得她的秀臉隱隱發紅。

根本不需要落地,鐵芸嫣讓槍尖在石板上一點,一個飛翻后,人又高高升了空。

然後趁勢收槍,鐵芸嫣在半空翻滾,迅速飛到兩位大和尚的背後。

此時,只見空中如行雲流動,鐵芸嫣的手中長槍,剎那間化了幾十條銀色棍影。

「砰!砰!」

兩聲后,兩位大和尚的後背,立即重重的挨了兩槍柄。

挨了重擊,兩位大和尚幾步跌蹌后,又同時轉身,朝正用銀槍畫地,在翩翩而轉的鐵芸嫣攻了回來。

還是般若禪掌,但是這回兩位大和尚,以左右穿花手的手法,四掌交替飛舞,用眼花繚亂的掌風,暗攜著更加凌厲的力道,分成上下左右和四面八方,朝鐵芸嫣罩了過去。

哼!來得好,姑奶奶正轉著圈兒,蓄勁待發呢。

就在那隻聞掌風,不見掌影的般若禪掌已到眼前時,鐵芸嫣身子飄然一擰,立馬又不見人影了。

兩位大和尚一見撲空,急忙收掌后,抬頭一看,卻只見滿天都是銀色槍影。

鐵芸嫣以身輕如燕的絕對優勢,升至到半空后,手中銀槍,已如銀雨點點飛灑而下。

見頭頂槍雨撒來,兩位差點撞頭的大和尚,急欲分開後退。

見他二人慌亂,鐵芸嫣又一樂,她身子一飄銀槍猛揮,就朝左側那大和尚的後背踩了上去。

電閃之間,只見鐵芸嫣腳踏和尚肩,她瞪眼咬牙,雙手揮槍狠狠一抽,然後單腳朝後猛推,再利用大和尚的肉身彈性,嘻笑快樂得,飛去了寒子劍的懷裡。

那大和尚挨一踏一抽一推后,背後挨了重重一擊,立馬身體一歪,失去了重心,和迎面急沖而來的另一個大和尚來了一次親密接觸。

「砰!」

這是大和尚背後挨槍柄猛抽的聲音,明顯被剛才那個聲音響亮多了,也好聽多了。

「砰!」

這個延遲一秒鐘后的聲音,是兩個大和尚額頭靠額頭,鼻子靠鼻子碰撞的聲音。

這個聲音非常的不好聽,但是卻相當的好看。

這個后發的聲音,產生的效果是這樣的:

兩位大和尚的眼前,同時冒出了兩片星光燦爛,額頭上也多出了兩塊小肉包。

還有,四道鮮紅熱乎乎的鼻血,四道黏糊糊,掛著絲兒的紅色鼻涕,一起在他們的臉上流將下來了。

「嗨!姑奶奶我可沒打你們的臉哦,你們兩個肥呆和尚,還非要瞄準了,才肯抱抱撞撞,這可不能賴我哈!」被寒子劍從身後抱在懷裡,鐵芸嫣急忙辯解。

「女施主武藝高強,老衲技不如人,甘拜下風。」

兩位老和尚用衣袖擦了一下鼻血和鼻涕后,才同時合掌彎腰,打算告退。

「老禿驢,不許走,讓釋迦那個老東西趕快滾出來,我要痛痛快快的揍他一頓,一定要打得他滿地找牙,打得他跪地喊姑奶奶!」

鐵芸嫣一邊叫罵,一邊急得欲去攔截,卻被寒子劍和謝若蘭同時哈哈笑著牢牢的拽住了。

「三位施主,既為挑釁生事而來,欲見方丈,那就請先過了十八羅漢陣吧!」

「嗨!那十八個死羅漢呢?快滾出來領揍吧!」鐵芸嫣又樂得在寒子劍的懷裡,舞著銀槍大聲罵陣。 待那兩個老和尚敗陣離去,等了片刻后,卻再無動靜,只聽得從後山傳來一陣整齊劃一的吶喊聲。

這大概是那些少林弟子,正在練早功的聲音吧。

於是,三人便邊走邊覽,通過那個有深腳窩的大殿後,又是眼前一亮。

一座紅牆綠瓦,斗拱彩繪的三間重檐大殿,又出現了眼前。

寒子劍領著鐵芸嫣和謝若蘭進殿一看,又見此殿隔屏的左右,各有一尊金剛塑像,再往裡看時,則是供奉著象徵『風調雨順』的四大天王。

邊玩邊看,穿過天王殿,其後就是少林寺的大雄寶殿了。

此大雄寶殿的殿堂正中,掛著一條由大清康熙皇帝親筆題寫的匾額,上面書有『寶樹芳蓮』四個大字。

婚後強愛 至於此殿內,見還供奉著很多尊泥菩薩。

不過,這些個形態各異,高矮胖瘦不一,模樣搞怪的泥菩薩,究竟是屬於什麼品種的佛,這三位警界的現世佛,也不需要認識,反正彼此都不認識。

倒是大殿兩側的那十八尊羅漢像,立即引起了三位警佛的興趣。

此十八尊羅漢,其俗名為降龍,伏虎,笑獅,騎象,坐鹿,布袋,芭蕉,長眉,歡喜,沉思,過江,探手,托塔,挖耳,看門,開心,舉缽,靜坐。

這十八動感十足的個稱號,完全是根據他們的形象特徵而得來。

「十八尊大傻個兒,來呀,下來呀,你們別光傻站在那裡張牙舞爪,橫眉瞪眼呀,統統下來和姑奶奶再打一架吧,」挽著寒子劍,鐵芸嫣調皮嘻笑著,用銀花槍指著那十八尊泥像挑釁。

「阿彌陀佛!」

這時,一個洪亮深沉,倘若由低音炮所發的聲音,從殿外傳了進來。

同時傳來的,還有一陣非常整齊的「蹬!蹬! 浮生幾重戀 蹬!」腳步聲。

寒子劍轉頭一看后,這才領著鐵芸嫣和謝若蘭,一起回頭出了殿門。

此時大雄寶殿外的廣場上,出現了一位身材高大,穿著醬紫色僧袍,長眉精眼,光頭圓臉,拿著一串黑色佛珠的老和尚。

他的身後,還屹立著十八位手持紫色棗木長棍棒,身著青色短僧衣,身高統統超過了一米八,看起來恰似銅牆鐵壁一般的青年壯僧。

一見此景,寒子劍突然忍不住想笑。

看來真是時過境遷,物是人非了。

曾聽恩師斷塵子說過,正宗的少林十八羅漢陣,是由十八位使用各種不同兵器,或者是徒手而戰的武僧而組成。

他們依次分別是:

伏虎羅漢,千葉手。

接引羅漢,羅漢拳。

金剛羅漢,散花掌。

功德羅漢,鷹爪功。

今天三爺給夫人撐腰了嗎 光明羅漢,一指禪。

**羅漢,修羅刀。

日月羅漢,八仙醉棍。

須彌羅漢,普渡杖。

廣力羅漢,廣寒鐵槍。

降龍羅漢,擒龍手。

清凈羅漢,大力金剛拳。

歸真羅漢,般若禪掌。

精進羅漢,龍爪功。

旃檀羅漢,拈花指。

賢善羅漢,慈悲佛刀。

智慧羅漢,韋馱棍。

妙音羅漢,無常冷杖。

金身羅漢,伏摩劍。

可眼前這些和尚,到底算什麼呢?

是一支十八棍僧隊罷了。

不過,也許是科技和文明的高度進步,少林如今也有了突飛猛進的改進吧。

再細看這十八位武僧,倒也個個虎背熊腰,勁肌發達,眼精耳聰。

僅從他們剛才的腳步聲中就能判斷出,這些人的默契和意志,覺非一日之功。

這十八羅漢陣,既是少林對付強敵的最後一道強大的屏障,那這十八位棍僧,也肯定是少林中的頂頂級高手!

聽聞,此陣倘若啟動,便如巨蟒盤距,首尾相應,陣勢一發而全活,動則如行雲,止又若山嶽,其變幻精奇無比,一旦將敵人困入陣中,極少有突出重圍的先例。

「釋迦為何還不出來?你又是何職?」寒子劍立身,朗聲傲喝。

「老衲達摩院都空,施主欲挑戰少林,還是先過羅漢陣吧!」那老和尚也不甘示弱,立即錚錚而答。

雙手抱劍,寒子劍又往前逼近了幾步,然後精光一掃,故意用話相激:「哼!一支棍僧隊吧,不屑為戰!」

「布陣!」那老和尚倒也有些修為,並沒有被激怒,他立馬低眉輕喝。

「領命!」

整齊劃一,響徹雲霄的應答聲中,十八位棍僧同時飛身空翻,立即在人影紛飛,眼花繚亂中,將寒子劍團團圍住了。

再齊齊吶喊一聲后,十八位棍僧和十八條棍棒,瞬間開始運動,開始圍著寒子劍轉圈。

唰!唰!唰!

噌!噌!噌!

只是片刻間,那十八棍僧的轉速,越來越快,在目不暇接中,他們還在不斷急速交替,變換方位。

不過,等他們幾圈下來后,寒子劍已經洞悉他們每一位的套路。

見寒子劍目空一切,仍然低眉抱肩以靜制動,眼睛里可全部都是輕視,十八位武僧終於被激怒,同時大喝一聲后,正式發起了進攻。

頓時,十八條棍棒舞出一大團棍氣,如龍如蛇般,立即從四面八方攜風咬來。

謝若蘭在中原廳,任職快二十年了,少林究竟來過多少次,她根本記不住了,不過今天可也第一次見到這傳說中,無人能敵的十八羅漢陣。

就在謝若蘭暗暗擔心時,卻見寒子劍仍然雙手抱劍,氣定神閑的在十八條棍影之間游梭,竟有如閑庭信步般。

正在場外觀戰的達摩院首座大和尚『都空』大和尚一見,也暗自大吃一驚!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