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來大金牙勵精圖治,偷偷培養了周大,希望用周大除掉老警察,然後自己上位。可是後來周大起來以後背叛了自己,選擇了老警察。他失去了最後的機會,而且從那次以後大金牙在周大和老警察面前徹底失去了地位,就是像是他們的下人一般說打就打說罵就罵!

所以這一切都一切都造成了一件事:大金牙對權利的渴求!或許他只是爲了自保,但就是渴求!渴求到瘋狂,所以當舅舅開口時他下意識地認爲舅舅和周大一樣,在覬覦自己龍頭老大的位置!積壓已久的憤懣終於在今天得到了爆發,大金牙啊地叫了一聲,然後就沒有任何徵兆的朝舅舅開了槍。

幸好舅舅反應敏捷,在他舉槍的那一刻迅速的閃身,但饒是如此右臂還是被子彈擦出一個口子;一擊不中大金牙繼續開槍,但因爲精神不集中,子彈打都打飛了,舅舅也沒有再受到傷害,至於其他人則處於一種難以理解的感情之中,他們不明白爲什麼舅舅都答應跟他們一起了,大金牙還是會突然開槍;在他們的眼裏老大是誰都一樣,只要能夠掙錢誰都一樣,所以大金牙開槍的時候沒人幫忙!捱了一槍的舅舅無奈的上躥下跳直到大金牙打光所有的子彈之後才停下來,衝着裏面所有人喊了一句:“不想死的都趕快離開,那些殭屍全部都會詐了!”

“嘶···”此話一出所有人都吸了口冷氣,大家都知道那意味着什麼,所以當下他們都想離開,可是已經喪失理智的大金牙哪裏管得了這麼多,從桌上拿起另外一把槍直接掀翻了最靠前的一個人,然後衝的其餘的人大吼一聲:“你們都他媽傻了?我們手裏有傢伙,有槍!怕什麼?誰再敢當逃兵,殺無赦!”不得不說千百年來中國的封建文化相當成功,以至於直到現在我們的骨子裏還帶有一絲難以揮去的奴性!

下級對上級,晚輩對長輩···盲目的順從,緣於靈魂的逆來順受··

所以即便是有生命危險,在大金牙一聲怒吼下,所有人停止了逃命,停在了原地。大金牙見狀滿意的點點頭,然後端起手中的大槍對準舅舅便要摟火;舅舅已經拼命的想要幫他們,他早就有機會逃出去,可他沒有。在捱了大金牙一槍之後他同樣沒有,可是現在他不得不跑了,舅舅是善人,可他不是傻子。眼前擺明了這些人不可能聽信自己了,再留下無非就是自己陪他們一起死。在大金牙開槍的前一刻,舅舅猛地轉身撞開門,然後整個身子竄上梯子,迅速出了船艙,並且從外面堵上了門!

其實撞門這一刻舅舅已經在心裏排練了無數次,他一直在爲到底要不要堵上門,因爲一堵住的話就意味着裏面的人全部得死掉,可是不堵門的話自己一定出不去,這些亡命徒是不會允許自己活着離開的,到頭來要麼當場擊斃自己,要麼把自己抓回去然後和他們一起喂殭屍,思量再三舅舅下定了決心,因爲腦子裏出現了老警察再三強調的那句話:“想要幫助別人的時候,先考慮好自己有沒有那個能力。”顯然目前不具備,所以他只能選擇自保。

但舅舅並不是惡人,出來以後舅舅爬上船頂,費力的鑿開一個洞,然後在洞口出擺上一面鏡子,鏡子上面貼着幾張靈符。這是舅舅對他們最後的幫助,因爲殭屍是因爲喉嚨處的那口氣出不去,纔會成爲殭屍。而那口氣是靠什麼滋潤的呢?棺材內的陰氣以及月圓之夜的月光!

每到月圓之夜,住在深山之中的百姓都會聽到外面似乎有嗚嗚的哀鳴聲,其實那不是哀鳴而是殭屍羣沐浴月光時候的興奮聲。舅舅在船頂鑿通漏出天空,然後放了貼了靈符的鏡子作爲‘滿月’,這樣若是殭屍出來以後,會誤以爲是滿月之夜,暫時性的放下一切貪婪的沐浴月光,大金牙他們可以利用這個空擋離開,如果他們能有這個造化的話。

盡人事聽天命,舅舅做完這一切後又在所有輪船範圍內選了四個基點,然後各點放了幾枚銅錢,然後又在船身貼了幾張紙符,繼而離去。

而裏面的大金牙等人從下面上去之後才發現船艙門被舅舅從外面鎖住了,氣急敗壞的大金牙一揮手就說從另外的門出去追,可就在這時,下面突然傳來噠噠噠的腳步聲,聽上去就像好多人在走路··· 第476章

只是墨九狸根本沒有理會他的話,眾人都以為水桐會憤怒之下衝過去,殺了墨九狸等人,卻沒有想到等了半天,都沒看到水桐等人追過來……

好奇之下,眾人一看水桐等人,頓時紛紛倒吸一口冷氣的,石化在當場……

等到眾人回過神來,再看墨九狸等人的身影時,墨九狸等人已經小時的無影無蹤了……

軒轅澈和東方瀾震驚的看著水桐等一群,水族的長老和護衛們,全部倒在地上,身體不斷的冒出黑血,然後肢體開始腐化,沒用多久的時間,水桐等30多人,紛紛化為一堆白骨落在珍品閣的門前……

此時,天色已經是傍晚了,看著那滿地的白骨,十分的滲人……

眾人紛紛渾身一抖,避開的遠遠的,珍品閣的管事,看著門口一片白骨,也是十分的無奈,奈何都是水族的人,他們也不好隨便清理了,招來一個夥計,讓他去京華城水族的別院,通知水族的人前來收了骨灰……

「澈,看起來那幾人我們以後只能交善,不能交惡啊!」東方瀾看著好友說道。

「沒錯,我看他們離去的方向,應該是住在京華酒樓的,不如我們去看看吧!」軒轅澈說道。

「明天吧,今天發生這麼多事情,而且天色已晚,我昨天問過了,那幾人不是京華城的人,想必也是為了等坐傳送陣,前往浩天城的,應該跟我們順路的!」東方瀾說道。

「好,那明天我們兩人再去拜訪!這水族希望他們不會再繼續找死!」軒轅澈看了眼地上的白骨道。

「呵呵,不找死就不是水族了!反正水族人多,我們看熱鬧就好!」東方瀾意味深長的說道。

說完兩人轉身回到了京華樓……

京華酒樓

墨九狸等人回來后,她又為幾人仔細檢查了一下傷勢,確定沒事才放心!因為顧琰等人受傷了,墨九狸回去就將幾人帶到了空間中……

利用空間和外面的時差,幾人在空間內待了幾天的時間,傷勢徹底好了,幾人才出來……

翌日

京華酒樓大廳

墨九狸等人依舊坐在靠窗的位置吃飯,不少人看到墨九狸都眼中帶著忌憚,他們可沒有忘記,昨天這個女子,只是回眸間,就將水族一群人化為了白骨……

今天他們都聚集在京華酒樓,也是因為得知,水族的人,今天會找上門來報仇的!不管在那裡,八卦和看熱鬧絕對是不分男女的,因此,這些人都是來看熱鬧的……

墨九狸今天帶著幾人,故意坐在大廳中,也是想看看那水族的人,是否死心!如果死心了,那麼明天他們就在房間中閉關修鍊,如果不死心的找來,那她也不介意,再教訓教訓他們……

「主子,這水族雖然強者不多,勢力不如其餘三人家族,但是他們水族人丁興旺,可以說是四大家族中,人數最多的一族!而且,水族因為是出的最多的是煉器師,加上水族的族人都心思都有些不在正道上。」 回到周大家的時候,舅舅臉上寫滿了憂愁,他不知道自己怎麼跟周大的妻子解釋,畢竟這一個月來連自己都覺得周大是個不錯的人,自己跟人家妻子說這些天來那人根本不是你丈夫,人家能信嗎?可是舅舅並不打算隱瞞,哪怕被人家打罵···

而我,此刻也還沒有睡。躺在牀上跟周大的女兒在玩兒沙包,周大的女人坐在牀頭納着鞋底兒。由於舅舅和周大的計劃,我們在此停留了將近一個月,這一個月來可以說是我自打從家裏出來以後最安穩的時間,沒有鬼怪,也不用那麼勞累的沒日沒夜的趕路,每天就是吃喝玩樂,愜意極了。尤其是有周大的女孩兒陪我,我似乎好久都沒想雨萱了,慢慢的腦子裏竟然忘記了找媳婦兒的事。當然奇怪的是之前每次遇到危險時候就會感覺後面有人拽我,這段時間沒有危險我就慢慢發現反是我跟周大女兒捱得近了,後面也會有那種感覺。

周大的女人納着鞋底兒,眉頭微皺似乎在想着什麼事情,腦子想着事情手上卻沒有停止,手指被針扎破,鮮血瞬間就涌了出來,她輕輕擦拭一下然後用牙齒咬著嘴脣,似乎在爲什麼而揪心。此刻已經深夜,若是平日裏大家早就睡了,現在我倆沒睡是因爲玩兒的盡興了,而她則是在惦記自己的丈夫。

突然,大門處傳來咚咚咚的敲門聲,女人猛地擡頭放下手中的針線框子,大步來到門前拉開門栓。門開以後看到舅舅她鬆了口氣,可是看到舅舅進門以後身後空空如也女人臉色一變連忙跑到門處往外瞅,舅舅舔了舔舌頭,到嘴的話終究沒說。過了能有五分鐘,女人呆呆的走進家,機械般的鎖上大門,也不管舅舅徑自回了房間。

“你怎麼什麼都不問?”跟進去以後,舅舅輕聲問道;我看到舅舅回來馬上高興的起身往他懷裏撲過去,舅舅抱住我以後沒有像往日一般用他那帶有小胡茬的下吧擦我的臉,而是神色凝重的讓我趕緊睡,說完就把我放到牀上,然後他拉着女人走到了院子裏。

“俺剛剛躺了會兒,做了個夢。”院子裏,女人帶着哭聲說道;昏暗的月光下,舅舅看着她的臉是那麼的無助。而聽女人說完,舅舅心裏馬上一驚,隨即打開天眼朝着屋內看過去,果然裏面還有一絲陰氣,但沒有髒東西,應該是有什麼東西來了,又走了。

“不用看了,俺讓他走了”女人說着眼淚就又掉下來了,抽噎着跟舅舅講了她做的夢,原來就在半小時前,我和她女兒在邊上玩兒,女人在做針線活兒,做着做着只覺得突然身子很冷,然後莫名的睏意席捲全身,就不自覺的趴在牀頭的桌子上面睡着了。

似乎睡了好久,女人只覺得聽到有人叫自己的名字,很熟悉的聲音可她就是想不起來是誰,擡頭一看竟然是自己的丈夫周大,只不過他背對着自己蹲在地上再喊自己的名字。女人看到以後喜出望外的邊往前走邊說你不是跟楊少師父去配合警察抓那壞人去了嗎,怎麼自己回來了?

可是周大似乎很害怕自己的樣子,嘴裏不停地喊着別動,不許靠近他之類的話;雖然不明所以女人還是停了下來,然後問他怎麼回事。這是周大突然開口,聲音帶有哭腔:“秀琴(周大老婆的名字),你不要害怕,聽我說完··其實我一個月前就死了,家裏面的那個我是假的,是殺我的人用易容術變得,他是個壞人!他要害楊師父還有些咱們家人,他在這裏的時候我進不來,現在趁他不在趕緊回來告訴你一聲,我已經死了,你是改嫁還是在家裏守着我都沒有意見··”

秀琴聽完感覺莫名其妙,心想你這不是好好的麼還說什麼死不死的,也不管她不讓自己靠近的話了,直接走上前去,拉了他一把,這一拉直接把她給嚇醒了,因爲在拉起周大的瞬間,她看到自己丈夫臉上,根本就沒有了器官,整張臉就像是一個平面!

醒來以後秀琴猛地大喘氣,使勁拍拍胸口心想做噩夢了做噩夢了,然後倒了杯水給自己喝,放鬆一下後心想自己真是神經過敏,怎麼好好的做這種夢,轉身瞬間看到牆角有一小堆沙子,家裏好久沒有動過泥瓦活兒了,怎麼會有沙子,秀琴疑惑的走上去一看,再次嚇得叫出聲來,因爲仔細看那沙子就是兩隻腳印,緊接着秀琴突然就想到剛剛夢裏面周大蹲的地方正是這裏···

再回到牀上的時候秀琴心裏已經掀起巨浪,一直在想自己爲什麼會做這個夢,這個夢會不會是真的···她想盡了一切的一切,卻沒想一個最應該想的問題:丈夫沒了,自己何去何從?

“周大給我託的夢,是真的麼?”秀琴流着淚問舅舅,而舅舅心裏此刻異常的難受,眼角隨之溼潤,他艱難的點點頭,感覺此刻腦袋如有千斤重!

“他爹哎···你怎麼就這麼走了啊···哎·哎··”得到舅舅的肯定,秀琴再也忍受不住,撕心裂肺的哭聲,響徹天空!

或許,這就是一位平凡如沙粒般的中國婦女在愛情和婚姻面前所表現出來的偉大!不到最後一刻,不會相信那個壞的結果。或許這稱不上愛情,但就算把他們看成是一男一女搭夥兒過日子好不好,這份堅持,足矣令人涕零。

你是我的雙眼 “對不起。”雖然自己來的時候遇到的就是假的周大,可舅舅還是開口道歉,他覺得這一切都是自己的過失,真正的善人,總會把不是自己的過錯強加給自己,因爲世界的不完美,就認爲自己做得遠遠不夠;慢慢的我發現,我的舅舅便是這種人。見秀琴默不作聲,舅舅繼續開口:“你可以把周大的八字告訴我,我把他魂魄找回來,你們聊聊吧,問出他的屍體,我們好讓他入土爲安。”舅舅能做的,似乎也只有這些,便毫無保留的說出口。

秀琴點點頭,告訴了他;而後舅舅等屋內我們兩個孩子睡着以後,做法召回了周大的魂魄,問出了他的屍體所在地,說出去沒有人會相信,他的屍體竟然就在大金牙一夥兒人的那些破船不遠的地方,也就是假周大殺死他以後根本就沒做處理直接將他的屍體就近埋在那裏。送走周大魂魄投胎之後,舅舅看着秀琴,舔舔嘴脣緩緩開口:“嫂子,你以後···”一個月的生活下來,秀琴溫柔體貼的照顧讓舅舅心生暖意,見她落得個如此下場,舅舅心裏不好受。

“兄弟呀這就是命你知道吧,命!”秀琴擺擺手說接下來還能怎麼着啊,領着孩子守寡唄,在改嫁找不到好人家不說,害怕他們虐待閨女,就這樣吧。說着她嘆了口氣,表現出來的依舊是剛強。舅舅點頭沒再說什麼,心裏卻越發的難受。

第二天,天亮以後舅舅便帶上一衆村民去了白馬渡,去之前他讓村民備好了十幾桶汽油,拉了滿滿一驢車。到了白馬渡以後他先安排人在周大魂魄所說的地方挖了起來,果然只用了不到十分鐘的時間就已經挖出了周大的屍體,由於人已經死了一個月再加上河底氣溫較高,屍體散發出陣陣惡臭,村民忍不住的捂住鼻子,只有秀琴獨自一人瘋了般的擁上前,緊緊抱住自己死去的丈夫,舅舅看在眼裏,心裏更加疼了。

等了半個小時,秀琴情緒稍稍穩定以後,舅舅便安排一部分人帶着她和周大的屍體率先返回玉竹村安葬,由於昨夜舅舅已經幫他選好了一處相對較好的風水墓地,熱心的村民已經將墳挖好,只待入土。

等他們走了以後舅舅招呼剩下的年輕力壯的小夥子們推着驢車,拿着墨盒就朝着那幾艘船走去,等距離只有十米遠的時候舅舅讓衆人停了下來,然後獨自走上前發現昨夜被自己鎖住的門還保持原樣,但是自己貼上去的紙符已經變成了灰色,舅舅連忙退了幾步看到自己昨天在四個基點放好的銅錢,也已經由原本的青色變成黑色···

皺着眉頭爬上船頂,看到自己放的那面鏡子已經碎掉以後,舅舅嘆了口氣,根本就沒再往裏看,招呼衆人先在船身塗滿了墨水而後將十幾桶汽油統統倒在上面,衆人推後百米遠,最後舅舅一個菸頭丟上去後迅速用疾風步離開,瞬間整個河底被熱浪席捲,船身發出滔天大火,燒了幾分鐘以後大家進感覺裏面傳來嗚嗚嗚的聲音,似乎有東西再往外裝,但是被彈進去的聲音。

殭屍也怕熱,爲了防止他們逃竄舅舅特意在船身事先塗上墨水,果然成功的阻擋了殭屍外逃;衆人帶足了乾糧飲用水,在邊上等了三個小時,三個小時過後所有的船連着裏面的死人、殭屍一同化作了灰燼;這個罪惡的團伙最終以這種方式離開這個世界。

沒有人知道,鏡子爲什麼會碎掉,你知道麼? 第477章

「雖然他們族內人實力不怎麼樣,但是他們每個人身邊都有強者護著……」沉香說道。

「嗯,看出來了!」墨九狸點頭道,之前在水千惠身邊的幾人,就都實力很強。

「只是花錢請來的人,又不是沒腦子,能有多少衷心,再多的錢也不如命更要不是嗎?」墨九狸淡淡一笑道。

幾人說話的聲音,也沒有刻意壓低,大廳內的眾人都能聽到,眾人覺得墨九狸囂張的同時,也很贊同她說的話……

確實是這樣的,很多強者都是散修的修鍊者,他們不怎麼喜歡被束縛,便不會加入一些勢力!只是修鍊之路,越是到等級高的時候,需要的資源越多……

這個時候,那些強者便會被一些大家族的弟子們,高價雇傭到身邊做護衛和暗衛等,保護自己的安全……

雖然說拿人錢財,護人性命,但是也是在力所能及的範圍內,如果對方不好惹,自己的性命受到威脅,再多的錢也沒人干啊!畢竟命都沒了,錢又何用呢?

就像之前跟在水千惠身邊的幾個強者,他們死的就很憋屈!不過,卻也怪不得別人,如果他們不想自以為是的,帶著水族的人去找沉香等人麻煩,也不會被墨九狸直接給滅了……

如果當時水千惠隕落,他們選擇離開,也就不會被滅了,所以說,只能是他們自尋死路啊……

不多時,門口傳來一陣嘈雜聲,九個身穿水族服飾是人走了進來,為首的是一個年輕的男子,身邊跟著八個老者,在九人身後,還有些湊熱鬧的人,隨著他們一起走了進來,其中就有軒轅澈和東方瀾兩人……

要說軒轅澈和東方瀾也是有些鬱悶,兩人一大早就想過來京華酒樓,跟墨九狸套套近乎認識一翻……

卻沒有想到,一大早,就被一個不速之客找上門來,不是別人,正是水族此刻為首的年輕男子,水族的少主水千鈞,他是水千惠的親哥哥……

其實軒轅澈兩人跟水千鈞,沒有什麼交情,但是因為四大家族現在還未正式交惡,所以幾人表面上還是維持著禮貌的狀態,見面也是點頭之交而已……

水千鈞找上門來,不為別的,正是因為聽說昨天他們兩人也在珍品閣門口,因此前來詢問他們昨天的事情經過,並且請求他們帶著他來找墨九狸……

聞言,兩人頓時就怒了……

這水千鈞分明就是陰險的,想要啦他們兩個下水啊!雖然說是他不認識墨九狸,讓他們幫忙帶個路,不需要幫忙……

但是可想而知,要是那個夫人看到他們倆把水千鈞帶去的,不認為他們是一夥的才怪,於是東方瀾直接拒絕了……

可是水千鈞早就打定主意,拉兩人下水,又怎麼可能輕易放過他們!直言他們兩人除非給他畫出墨九狸等人的畫像,否則他找到了墨九狸,也會告訴對方,自己跟他們是好友的……

無奈之下,東方瀾和軒轅澈,只能畫下了沉香的畫像,

PS:謝謝我的寶寶打賞《異世獨寵:神醫娘親萌寶貝》999閱點! 前一天晚上,舅舅剛剛離開,大金牙他們便聽到下面傳來噠噠噠的腳步聲,衆人左看右看發現自己人都在身邊,頓時便緊張到了極點,紛紛退到邊上,奮力的踹着船艙的門想要逃離,可是已經瘋了的大金牙哪裏還有理智可言,大步跨上前將所有人趕到前面讓他們不要怕,說最厲害的傢伙已經被他們幹掉了,剩下的殭屍嘍囉根本不足爲慮,讓大家跟着他殺殭屍;說完便一馬當先的衝上去。

衆人此刻沒了主心骨,想逃出去暫時也不太可能,看到大金牙如此瘋狂,紛紛硬着頭皮跟着他下了梯子;下去以後他們便看到所有的殭屍全部站了起來,伸着雙手正朝着他們跳了過來,所有的殭屍眼睛都變得通紅,看着他們,就像是看到仇人一般,此刻他們才相信舅舅的話都是真的。可是想跑已經來不及了,因爲大金牙很有楚霸王項羽那破釜沉舟的魄力,在最後一個人下來的時候就將梯子放了下來。殭屍動作並不算快,可在這狹小的地下室內,殭屍每近一步他們就接近死亡一分。在爲首的兩名殭屍距離他們只有兩三米距離的時候大金牙猛地開口:“開火!”同時間扣動扳機,緊接着身後的人也同時開槍;噼裏啪啦一連串的近距離射擊直接打飛了那兩隻殭屍,他們被打倒以後直接躺在後面殭屍的身子上,然後停頓不到三秒鐘輕輕一跳身體便再次站直,繼續向前走來。

“奶奶的我還就不信了!”大金牙瞪着眼睛罵了一句然後繼續摟火兒,可是槍膛沉悶的響聲告訴他沒子彈了,他隨手丟掉槍然後把手伸到後面,想要別人給他遞傢伙,可是沒有人給他。扭頭一看,大家都搖頭說沒子彈了,表情一個比一個難看。由於他們的活動範圍就在這船上,平日裏基本不會出去,也就造成了他們不會隨身攜帶太多子彈的習慣;他們的子彈有很多,可都存放在倉庫裏面,平日裏都是用完直接去裏面填子彈,現在他們手裏的傢伙全部變成了燒火棍,那羣殭屍已經過了中間房子的距離,衝過去拿子彈根本不現實,楞了一下大金牙終於接受了現實,招呼大家搬梯子,準備撒丫子。

衆人如獲特赦,三下五除二的放好梯子,大金牙轉身就要上梯子,已經走上來的一隻殭屍突然原地跳了起來,一口咬在他的右臂上,咬住死死的不鬆手大金牙奮力掙扎都逃不脫,最後直接從腰間拔出匕首,一下子劃下自己右臂上面被咬住的那塊兒肉,趁着殭屍未反應過來之際猛地拉起邊上一人朝他扔了過去,之後大金牙咬着牙上了梯子,上去以後就不自覺地蹲在地上,剛剛生命面臨威脅他不得不選擇棄卒保車,上來以後稍微放鬆一下,整個身體便不住的顫抖起來,豆大的汗珠從額頭滲出,順着鼻尖臉頰滴了下來;胳膊上面更是不住的流着鮮血,等最後一個人上來以後大金牙讓人搬起桌子板凳頂在上面,然後顫巍巍的從內兜兒摸出半截雪茄,在煤油燈上對着後猛的抽了幾口,想了一下遞給邊上的人,那人遲疑一下,沒敢接。

“今天這把,夠嗆了。兄弟們跟我一遭也沒享過啥福,現在咱一塊兒吸根菸,吸吧··”大金牙輕輕地開口,因爲失血過多和劇烈的疼痛,臉色慘白。

那人聽了眼神一下子變得暗淡無光,緩緩接過然後用力的吸了一口就遞給了邊上的人,然後整個人躺在地上,呆滯的向上看着,等到所有人輪完一圈,雪茄回道大金牙手中,本來他還想再吸上一口,看這快要熄滅的火頭嘆了口氣然後從桌子上拿過一支手槍放到嘴裏緊緊咬住,然後將雪茄頭猛的按在自己的傷口上,一時間他眼睛又瞪大一號,邊上的人連忙上前死死的按住他,大金牙嘴裏牙齒咬着槍托咯吱咯吱的響着,瞬間汗水就打溼了衣衫,但他收上去沒有停止,菸頭依舊死死摁在傷口之上,發出嘶嘶的聲響,半分鐘過後他的那塊肉已經隱隱散發出肉香,他才停下來,將菸頭丟到一邊(這麼做是爲了止血,如果不這麼做他就算不被殭屍吃掉也會因失血過多而死);衆人鬆開他以後,大金牙身子就像散架般癱倒在地,整條右臂都不停的抽搐着,久久停不下來,而就在這段時間內,地下室發出陣陣慘叫。

大金牙上梯子之前丟出去的那個人最終被殭屍抓住,然後被其他人拋棄,鎖在了下面;被殭屍抓住以後一點一點撕碎,在不斷的慘叫聲中沒了呼吸。咬死他以後殭屍迅速抽乾其體內鮮血,然後順着梯子一節一節的跳了上去,直到頂部因爲外面被桌子頂着,他們暫時出不去,不停地用腦袋撞擊頭頂,發出咚咚的聲音。而大金牙在地上躺了一會兒,稍稍緩過來點勁兒就招呼旁人把他扶起來,然後搭起了人牆,因爲倒在地上向上看的時候他們看到了舅舅故意鑿開的那個洞口。

在他們搭起人牆的時候,下面的殭屍拼命的向上撞擊,可能感受到他們要跑殭屍變得越發的瘋狂,從開始的一隻變成了兩隻,又從兩隻變成了三隻,在三隻殭屍合理的撞擊之下,扣在上面的桌椅板凳被撞開,就在它們散開的一瞬間,船板啪的一聲爆碎成數瓣兒,兩隻殭屍率先張着血盆大嘴,齜着獠牙跳了出來,出來之後完全沒做停頓的朝着人牆走來,大金牙此刻正在人牆的頂端,就要爬上去了,可是因爲下面的人看到殭屍害怕了,腿肚子不停的抽抽,整個人牆變得搖搖欲墜,大金牙在上面險些摔倒。

在這短暫的時間內所有的殭屍都跳了上來,但是他們統一的,在接近人牆的時候突然停止前進,停在那裏來回擺着腦袋,發出輕微的享受的聲音,最後在最前面的殭屍的帶領下,所有的殭屍都把身體伏在地上,然後高高擡起頭看着大金牙頭頂的那面鏡子。這是舅舅的假月亮在發揮作用,如果他們幾人中有人會開天眼,就會發現頭頂閃爍這一輪金光,極像月亮!可惜沒有人懂;殭屍滿臉貪婪的看着頭頂的‘滿月’可大金牙並不知情,他以爲所有的殭屍都在盯着自己,手忙腳亂的爬了上去。

這也就註定他們所有人,再次丟掉唯一的逃生機會,大金牙慌亂中碰到了舅舅留下的鏡子,那面鏡子在船頂旋轉幾圈後摔了下去,就在鏡子消失的一瞬間那些殭屍突然性情大變,齊刷刷的站起來,雙眼通紅甚至有些發紫,嗷嗷叫着衝了上來,一時間四五個殭屍咬住了人牆最底端的那個人,最致命的是他肩上站着那麼多人,根本就沒有逃命的機會,強忍了幾下他就解脫了,一隻殭屍衝上來乾脆利落的咬碎他的喉嚨。他死了以後身體倒了下來,整面人牆瞬間倒塌,本來大金牙已經上去了,完全可以爬上去,但是他下面的人在將要掉下去的時候猛地伸手抓住了他,嘴裏怒吼一聲:“都他媽是你一意孤行,我死了你也別想活!”

十分鐘內,所有人全部被殭屍咬死,最慘的是大金牙身上被咬得體無完膚,其他人要麼是直接咬斷脖子,咬碎喉嚨基本上都是痛快的死去,只有大金牙不是,那些殭屍好像是商量好了一般,最後動的大金牙,美指將是最起碼在他身上咬了10口,但在這上百口中,沒有一處是致命的!

或許這就是報應,大金牙一意孤行,爲了做表率殘忍的將他們的主人切割成無數塊,然而過了不到兩個小時,他就被殭屍羣困住,體無完膚。真的應了那句風吹輪流轉和不是不報時候未到,只不過他比較可憐,報應來的太早··

看着幾艘船在眼前化爲烏有,舅舅心裏卻沒有勝利者的喜悅;爲了做好這件事情我們已經在此停留一月,結果卻死了那麼多人,早知如此舅舅寧可自己去拼命,也不會讓別人參與到這個計劃中來,可是逝者長已矣,除了感慨世事無常,舅舅什麼都做不了;回到家中幫秀琴打滿了缸裏的水,然後劈了整整一間屋子的柴火,就帶我上了路。

離開的時候舅舅沒有跟秀琴告別,儘管我們在這裏住的最久,感情最深。身爲陰陽行當裏的人本身就應該鐵面無情,可他偏偏感性十足,他可以談笑間上天入地,降妖除怪;卻受不了這人世間白衣蒼狗。

出發的時候是清晨,等秀琴起來做好飯去舅舅房裏喊他的時候,卻發現他早已離開,秀琴蹲在地上,默默流淚良久。她沒有告訴舅舅的是周大再給自己託夢的時候還告訴過自己:“秀琴呀,楊少師父是個好人,你可以留下他···” 第478章

並且聲明愛要不要,不要拉到!他們是真心不想跟墨九狸為敵,不希望水千鈞在墨九狸面前說起他們,才勉為其難畫了一副沉香的畫像的……

水千鈞拿到畫像,眼中閃過一道幽光,轉身離去……

軒轅澈和東方瀾微微遲了一會兒,才起身前往京華酒樓,奈何水千鈞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走的極慢……

讓兩人隨著眾人的隊伍,磨磨唧唧的還是在水千鈞後面,差不多同時來到了京華酒樓……

到了地方兩人便找了一處靠近墨九狸等人的桌子,坐了下來,看著對面水千鈞的眼神,帶著十分的不滿……

水千鈞眼神在大廳中,隨意的一掃,看到沉香時,眼神微微一頓,幾步來到墨九狸等人的桌子邊站定……

從懷裡拿出一副畫像,十分認真的看了眼沉香又看了看畫,然後,微微轉頭看向不從遠處的軒轅澈和東方瀾兩人露出一抹笑容道:「軒轅少主,和東方少主畫的果然形象,竟然跟本人沒有差別!」

軒轅澈和東方瀾,在看到水千鈞拿出畫時,兩人額頭就突突突的直跳,一股不好的預感浮上心頭,果然,聽到水千鈞的話時,兩人臉色瞬間黑了……

即便墨九狸沒有看向他們,但是沉香等人的眼神,依舊讓兩人覺得臉上火辣辣的,一種背叛的感覺襲上心頭……

雖然他們也不是墨九狸的手下,就算告訴別人墨九狸等人在那裡,也算不上什麼背叛,但是兩人心裡就是感覺自己背叛了似的難受……

「水族少主,請我們為你找人,我們不願,但是你水族少主無賴的求一副畫,我們自然不好拒絕了!」東方瀾桃花眼一挑,看著水千鈞冷冷的說道。

「沒錯,雖然水族少主明明已經知道對方是誰,還是硬要拉我們下水,我們不配合你都說不過去!」軒轅澈也冷聲符合道。

兩人的話,讓水千鈞臉色一黑,他們如此說了,對方再傻也知道,兩人跟他不是一夥兒的了,真是小看了他們兩人了……

看起來,這兩人是想交好這幾人了!估計也是為了那女人手裡的絕品紫仙石吧!想到這裡,水千鈞微微一笑沒有說話……

他和水千惠一起來到京華城,正是因為水族跟軒轅家族和東方家族的關係不好!他才故意不去京華樓的賭石大會的……

卻沒有想到,自己閉關修鍊兩天,昨天一大早,被自家老爹的傳音石打斷,他才知道自己的妹妹水千惠的魂牌碎了,水千惠死了……

他心驚的同時,急忙找人一問,才知道怎麼回事!得知事情真相,水千鈞也是覺得水千惠死有餘辜,沒事竟然跑去跟人打賭,真不知道她的腦子都想什麼了……

雖然他和水千惠是親兄妹,但是兩人關係並不好!實在是水千惠做事,太讓他看不上了,加上水千惠先後兩次被軒轅澈和東方瀾退婚,使得他這個水族少主,在族人面前,經常因為自己的妹妹被退婚的事情,讓人恥笑…… 清早跟舅舅出來以後,我們走的很快,一個月時間的修養已經讓我徹底的變成‘土肥圓’走起路來感覺累的不行,往前走了十幾裏就受不了,盤腿坐在地上任憑舅舅怎麼威逼利誘,始終不爲所動。

“浪浪,你不找你媳婦兒了?”舅舅無奈,只得再次動用殺手鐗,可是這招之前屢試不爽,經過這一個多月以後,它就不靈光了,因爲陪伴我這一個月的是周大的女兒,而非雨萱,孩子都是容易心血來潮,也就容易遺忘,很不幸的是我雖然沒有忘記雨萱,但在腦子裏,真的感覺她可有可無。所以當舅舅說完以後,我只是嘿嘿一笑,然後就閉上眼睛,小憩起來。

舅舅見我如此無奈的搖搖頭,然後突然記起什麼似得臉色大變,猛的擡手一巴掌打在我左臉上,我明顯的感覺捱打以後左臉以我能夠看到的速度腫了起來;這還不算,打完嘴巴子以後舅舅又是一腳揣在我屁股上,直接把我踹的跪倒外地,最後舅舅扯着嗓子吼道:“你趕緊磕頭,衝她磕頭!”說着便從包包裏拿出一塊黑乎乎的木板。

這木板我認識,正是當日拜堂的時候,我親的那塊棺材板,外婆說她就是我媳婦兒。

舅舅帶我出來這將近兩個月的時間從沒打過我,對我那更是沒的說,什麼事都是跟我商量着來,對我有着高度的尊重,這是多少家長都做不到的,可是現在竟然莫名其妙的打我,還打的那麼厲害!

比起身上的痛,我心裏更加的委屈,因爲出來以後我離開父母,其實早就把舅舅當做自己的全部依靠,在我眼裏他就是一切。我以爲他會永遠疼我,可是……我眼睛裏面含着淚水,巨大的委屈涌上心頭,同時我覺得身後傳來那股熟悉而又巨大的力量,跟往日不同的是今天的這股力道特別怪,一會兒想要把我拉起來,一會兒又狠狠的把我摁在地上,我能感覺到這兩種力量源於一體。呆呆的感受這種神奇的力量,一時間忘記舅舅的話。

“我讓你磕頭!”我的無動於衷並沒有讓舅舅更加暴怒,他有些無奈的說出口,從他的表情可以看出,他在做的不是他想要的。

“好,我給你面子”我也不知道怎麼回事,腦子裏突然冒出這麼一句話,然後迅速的跪下,將前額頂在棺材板上面,連續重複三次。奇怪的是,當我嗑完三個頭以後,身後那股類似於人格分裂的幾道突然就消失了,隨機而來的是一股說不出來的力量,由後背擴散到全身,所到之處涼涼的,非常舒服。

尤其是原本腫若豬頭的左臉,在那股清涼的幾道到來以後,竟然緩緩的消了腫。

“感覺怎麼樣?”我磕頭以後舅舅並沒有馬上讓我起來,而是在棺材板周圍燒了一些紙錢,見我臉上的腫痕迅速消退後,才一把抱起我,滿意的疼愛與愧疚。

我沒有理他,眼淚再一次在眼睛裏面打轉轉,但我依舊沒有哭,眼淚是我最後一樣可以依靠的東西,所以我不能輕易離開他。我知道舅舅這麼做一定有原因,比如成親那晚跟着棺材板拜堂,比如這些日子經歷過的那些事,舅舅將就因果……等等之事讓我感覺他們一旦反常,就要出現壞事……

“別怪舅舅,剛剛必須打你。”見我不做聲,他面露心疼的開口,滿眼掩飾不住的疼愛與寵溺。舅舅一生中共打過我兩次,兩次都特別疼,都讓我銘記永生;以至於我只要一照鏡子看到自己的左臉,就會記起這天他打我的那一巴掌,和踹我這一腳。

每次想起我都會問他當時打我是什麼感覺,他說心痛。我就會切一聲說那你還打的那麼厲害,舅舅只說一句你該打……事實上後面發生的事情確實證明我該打,等我真正懂得了什麼是媳婦兒的時候,一切已經晚了。

當即舅舅抱着我往前繼續走,路上他不停的給我講笑話,還說這一路上都可以吃什麼好吃的,我的心情慢慢的就會恢復過來,走到後面的時候,他還動用了疾風步,因爲他說首先是我這一路上積累的功德足夠了,接下來的路程可以放鬆一些,還有就是我們在白馬渡附近耽誤的時間太長,必須早點趕到。

總之我之間他在腿上綁了兩根紅繩然後把我背起來,我只覺得耳朵後產生了風一般,周圍的花草樹木通通往後飛,等我們再次停下來的時候舅舅告訴我我們已經走了幾百里路程,過了眼前的娘娘廟就是我們要去的地方了。

娘娘廟是距離我們停下來的地方前方二三裏地遠的一處小村莊,遠遠的看過去只覺得村子裏面下了大霧,霧中隱隱散發着紫光,像極了彩虹末端的那抹絢麗。

舅舅點頭然後笑着對我說浪浪你看,這個村子真是個風水寶地,紫氣東來,寶地呀。

說着把我放下來,照顧着我兩個人就往前走,走到村口的時候,前面突然出現一個身穿白衣的女子,他的頭髮很長完全遮住了臉,以至於我看不到她的容貌,看上去她應該三十多不到四十歲的樣子,卻像個小孩子一樣披頭散髮的在路邊蹦來蹦去,我覺得奇怪就喊她,想讓她過來給我們帶帶路。

雖然我才五歲,到聲音已經很大了,可是那女子就如同沒聽到一般,繼續往前走,我和舅舅對視一眼,感覺這人很有意思,搖搖頭也朝前面走了起來。

越往前走舅舅的表情就越凝重,根據經驗我知道這又是出現難對付的傢伙了,心裏不由一陣擔心,然後悄悄問舅舅:“咋了,是不是又有鬼啊?”

“這個村子不正常,你等會兒注意點,別亂跑。”說着他偷摸往我衣服內兜兒放了幾張靈符,然後再次打量起這個娘娘廟,看過以後,不得不說這裏真的很詭異!

按理說這個村子是紫氣東來的風水寶地,村子裏就算不是家家富貴,但好賴應該有幾戶人家過得好一些吧,可是據舅舅觀察,村子裏的房子都是幾十年前的老房子,好多地方已經出現裂痕,根本不像是能夠住人的地方!還有就是牆上的標語更爲離譜,上面清清楚楚的寫着:肥豬賽大象,就是鼻子短……

一看標語舅舅便知道這裏處於中國的五六十年代,本來也不覺得有什麼,八成是荒廢的老村。可是繼續往前走了幾十米便發現不對勁了,因爲舅舅能感覺到周圍有人說話,有人在聊天,有人在嬉戲,可就是看不到人!

心中暗道一聲不好,同時舅舅打開了天眼掃了過去,果然眼前出現了熙熙攘攘的人羣,應該是一個集市,大家都在買賣物品,不亦樂乎。舅舅旁邊就有一位老大爺再買桃子,看到我們他還問這桃子多少錢一斤!

舅舅當時就反應過來了,這尼瑪是進了不該進的地方了。眼前這老頭應該不僅僅是問價格那麼簡單,像他們這種鬼村,村子裏面的鬼都會有一種特殊的嗅覺,通過這種嗅覺可以分辨出是不是自己村子裏的‘人’,肯定是舅舅和我身上散發出來的生氣讓這老頭產生懷疑,可是因爲我們沒有說話,他也不好下斷論所以才上前詢問。

只要我們一開口,這幫傢伙會馬上知道我們是活人,到時候舅舅自己自保沒有問題,再加上個我就不得而知,畢竟這種古老的村子裏有沒有什麼大傢伙,舅舅自己都不敢確定,所以他選擇了沉默!

老頭見舅舅不說話就又來問我,我不明所以,正準備開口,舅舅連忙伸手捂住了我的嘴,並且用眼神告訴我,不許說話。

跟他在一塊兒呆的時間長了,這點默契我還是有的,當即閉上嘴巴,任憑老頭怎麼問,我也不理會。

那老頭在我們面前堅持了一陣子,叫我們根本就不理會他,自討沒趣的離開了。他走了以後舅舅輕輕附在我的耳邊說我們得趕緊退出去,這個村子是個鬼村,裏面全是死人!

我點點頭,心裏並沒有多麼害怕,可能是經歷的這種事情多了,也可能是對舅舅的修爲比較放心,總之明知道這裏全是鬼,我也能夠坦然處之。

接下來在我們往後退的過程中,相繼遇到了賣雞蛋的大媽,幼兒園小朋友,警察叔叔……多重身份的上前詢問,有好幾次我都差點露餡,多虧舅舅即使阻攔,總算避開了所有‘人’來到了我們進來時候的村口。

來到村口我興高采烈的準備出去,在腳丫即將跨出去的一瞬間,舅舅連忙伸手抓住了我,快速往後退了幾步,我問他怎麼了,心想好不容易可以出去了,怎麼又回來呢?

“這個村子太詭異,我總覺得不會這麼容易就能夠出的去,這些都是道行很深的傢伙,我們必須格外小心!”可能是看透我的心思,舅舅輕輕開口,與此同時剛剛還是村口的景象,突然就變了! 第479章

這讓水千鈞心裡對水千惠,更加的不待見了!聽到水千惠死了,他反而有種輕鬆的感覺,總算是少個礙事的人了……

早上他詢問過後,便派水桐帶著族內高手,前往京華樓詢問事情經過,最好找到害了水千惠的人解決掉……

他再不喜歡水千惠,水千惠也是他們水族的大小姐,就這樣被人害死不追究,那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

因此,水桐他們帶著人出去了,他便留在別院等消息!本來他覺得憑藉水桐和水族一群長老的實力,找到人解決了是很輕鬆的事情……

因此,水桐等人一天沒回來,他也沒多想,只是以為那幾人可能害死了千惠,慌張的逃跑了,水桐等人是去追了……

可是,直到晚上也不見水桐等人回來,就在他剛準備聯繫水桐時,再次收到老爹的傳音,並且十分震怒的問他怎麼回事?前一天水千惠的魂牌碎了,今天水桐等人水族長老的魂牌也都碎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