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二邊走邊盤算,回去之後,立刻把自己的親戚全部動員起來,還要再雇幾個下人,一定要從採購的源頭抓起,對了,可以嘗試和豫京城內最大的幾家傭兵聯盟建立長期合作關係,以保證食材的來源。還要去南城的坊市多淘幾個美食畫譜,傳統手藝再加上畫意的力量,做出來的飯菜才是最為地道和絕品……

數年之後,天籟酒樓突然崛起,很快把豫京城內一些擁有千年老字號之稱的酒店都給比了下去,儼然成了豫京最為高檔的餐飲巨頭。

……

小樓內,現在的氣氛也是達到了一個高|潮。

美食、美酒、好友……

只有親眼看到柳窈窕的吃相,才會知道她到底是有多能吃。滿滿一桌子的酒菜,光她一個,至少就消滅了一半有餘,而且還是在柳雨瑤一再的呵斥之下。

轉眼之間,就是盤見底,酒空瓶。

「要不,我們這些畫師就各盡所能,每人給窈窕小妹妹畫一道菜出來怎麼樣?」看到柳窈窕意猶未盡的樣子,細心的李姿姿首先提議道。

「好主意!」

「好主意!」

「哈哈,我也正想見識一下易寒兄弟的手藝,據說,在茫崖古戰場內,易寒兄弟在岩漿湖上大擺筵席,那轟動可是風靡一時呀!」

……

李姿姿的提議立刻得到了眾人的認可。

「好叻!好叻!那就讓窈窕我這個小美食家給各位哥哥姐姐做裁判吧!」柳窈窕高興的直跳,並毛遂自薦起來。

「好,那就讓窈窕做裁判!我們幾個就八仙過海各顯神通吧!」柳雨瑤也點頭贊同。

說畫就畫,每個人都不含糊。

雖說只是畫一道菜,也是能夠看出各人的畫意修為。

一時間,各色畫意從各人的手指之上涌動而出,整個小樓之內,瞬間被一**強悍的畫意波動打亂。

令易寒感到意外的是,李姿姿的手法很是特異,綠色的畫意就像是一條靈動的小蛇,在她細長的指端蜿蜒延伸,很快就把一盤香氣四溢的爆炒龍蝦畫了出來。

與此同時,其他人也都是拿出了自己的作品。

柳雨瑤畫的是一盤天魔筍,徐暝畫的是一盤火獅擺尾,……

「易寒弟弟的呢?」這時候,柳雨瑤才是發現,易寒的面前,居然什麼都沒有。

「哈哈,我被你們幾個的精彩表演看入迷了,還沒來得及動手。」易寒尷尬地笑道。

「不行,易寒哥哥一定要畫!」柳窈窕望著易寒撒嬌地叫道。

「哈哈,這還不簡單,不過,菜都有了,還差一壺酒,我就來瓶醉天仙給大家助興吧!」(未完待續) 第兩百零三章柳白(第一更)

「哈哈,這還不簡單,不過,菜都有了,還差一壺酒,我就來瓶醉天仙給大家助興吧!」易寒笑道。

「醉天仙?這名字好!」

眾人都是把目光轉向易寒,看他如何精彩的表演。

易寒淡淡地一笑,右手食指緩緩地抬到胸前,暗金色的畫意慢慢地在那指端凝聚,瞬間就是一個金色的光球出現。小樓之內,立刻被那暴射的金光充滿,所有的一切,包括眾人在內,都是被一層金光籠罩,頓時變得熠熠生輝。

易寒的手指,帶著那耀眼的光球,開始在眾人驚訝的目光中,快如閃電般地在虛空之中翩翩飛舞起來。

首先,是一個全透明的橢圓形鹿角執壺被易寒畫了出來。

那執壺,就像是透明的水晶一般,懸浮在眾人的面前。

「唰!唰!唰!」

易寒的手指在空中連番抖動,他那手指,就像是一支神筆,帶動著畫意光球閃爍而過,一條金色的河流,就在眾人的面前緩緩地流淌起來。

與此同時,清醇到令人陶醉的酒香,已經是從那金色的河水中瀰漫而出,瞬間湧入眾人的鼻孔之中,所有人都是微眯著眼睛,如痴如醉一般。

易寒看到眾人這般的模樣,微微地一笑,手指一揮,那金色的河流直衝那執壺中而去。

「灑!灑!」

美酒入壺的聲音傳來,眾人才是清醒過來。

「唰!唰!唰!」

易寒又是連續幾次揮動手指,幾隻高腳酒杯就是漂浮在了每個人的面前。

「嘭!」

易寒的手指又是迅速地彈出,一道金光射向那盛酒的執壺。金色的酒液從那杯中濺出,如噴泉一般灑向那些酒杯。杯中酒滿,卻是沒有一滴灑落杯外。

「來來來!每人先品嘗一杯,然後給個評價!」

「嘖——」

眾人都是伸手抓過面前的酒杯,酒漿入口。那表情全都是瞬間凝固。

片刻之後,讚歎之聲接連傳出。眾人都是被易寒的手段折服。

「綿柔!」

「醇正!」

「濃香!」

「有點兒甜!」

「爽!」

「好酒!」

「正點!」

……

夜已深,其他人都是回房間休息或修鍊去了,只剩下易寒和柳雨瑤二人。

「易寒弟弟,走,我帶你去見我爹。他可是指名要見你的!」柳雨瑤這時才輕聲地對易寒說道。

「要見我?」易寒一怔,「我到了這裡之後,好像我們都未出去吧?他怎麼知道我在這裡?」

「呵呵,易寒弟弟,不要說你已經進了我柳氏家族的地盤。就是走進豫京城,也瞞不過他老人家的眼睛。」柳雨瑤神秘地笑道。

「說來也是,以柳氏家族龐大的勢力,肯定是到處都有眼線,哪裡有個風吹草動應該都是清清楚楚吧!」易寒點頭說道,「也好,我正有事需要表舅幫忙呢!」

「表舅?你說誰是你表舅?」柳雨瑤被易寒的話給搞懵了,連忙問道。

「你爹呀!」易寒也是吃驚於柳雨瑤的反應。「他難道沒有和你說過嗎?我娘是羞月公主!」


「什麼?你……是羞月姑姑的兒子?怎麼可能?我怎麼沒有聽說過?」柳雨瑤確實被驚到了。

天呀,羞月公主居然有一個兒子?而且就站在自己的眼前!

這事如果被傳出去,整個豫京城都會被轟動吧!

她雖然從未見過羞月公主。但是可沒少聽父親提起過,那可是當今皇帝唯一的女兒,只是不知什麼原因,從未見其公開露面。

而現在,竟然突然冒出一個羞月公主的兒子出來,這當然讓她感到太不可思議了!

「走吧。見到表舅之後,很多疑問都可以解開了!」易寒一驚之後。很快就是明白了過來,看來母親的事。皇家隱瞞的還真深呀。

「走!易寒弟弟,不,應該叫表弟,我現在算是明白了,為什麼我爹會這樣的關注你,從茫崖城回來之後,她詢問你的事情最是詳細,比我這個親生女兒關心的都多。」柳雨瑤有些晃過神來,腦子也是變得清晰起來。

出了小樓和小院,二人又在月光之下飛掠了二十多里,才來到一處宏偉的大殿型建筑前。

這裡並沒有護衛什麼的,二人直接推門而入。

大殿內燈火輝煌,亮如白晝。

只有一個身穿白衣的中年人盤坐在一個蒲團上靜心修鍊,一股令人心顫的畫意波動從他的身上傳遞出來。

此人,竟然是達到了高級畫靈的境界!

「爹!我把易寒表弟帶來了!」

柳雨瑤距離還有近百米遠,就開口叫道。

「易寒呀?你們過來吧!」洪亮而又富含磁性的聲音從柳白那裡傳來,他的眼睛也是慢慢地睜開,異常凌厲的眸光一閃,立刻變得溫和起來。

即便是那一閃,就把易寒驚得心臟砰砰直跳起來。

柳白長著一副標準的美男子臉龐,即便是年近四十,依然是遮擋不住那俊朗的一面。想必在年輕之時,也是一個迷倒一片的公子哥。


「易寒見過表舅!」易寒連忙向柳白鞠躬施禮。

「哈哈,羞月的兒子,果然是一表人才呀!來坐下,我們慢慢聊!」柳白慈祥地向易寒和柳雨瑤招招手,另一隻手在他的面前輕輕地一點,兩個和他坐的一模一樣的蒲團,就出現在了他的面前。

易寒和柳雨瑤走過去,很快地坐下。

在柳白面前,易寒有一種很安全的感覺,好像是回到了自己的家中一般。

「爹!羞月公主有這麼一個兒子,我怎麼一直都不知道呀?!」柳雨瑤一坐下,就質問似的向他的父親開|炮。看來他們父子之間的關係,在平時處得也是融洽,並沒有那些大家族應有的諸多禮儀和規矩。

「哈哈,雨瑤呀,這事你可不能怪爹!」柳白不以為意地哈哈笑道,「當年羞月離開豫京,並生下易寒,皇室隱瞞的很嚴密,我也是最近幾年才聽說的,而且還嚴令不許傳與他人知道!」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柳雨瑤震驚地問道。

「嗨,這……說來話長!」

於是,柳白把他所知道有關羞月公主和易寒的事情大致說了一遍。


連易寒也是第一次知道,原來這一切,都是那個靠山王夏丹山林一個人在作怪!只是,他為什麼非要逼著母親與大燕帝國的皇子和親呢?既然母親和父親已經成親,而且還生下了他,他為什麼還要強行拆散他們一家三口呢?易寒非常肯定,在茫崖古戰場時,那個到處在懸賞他的性命的背後黑手,肯定是夏丹山林無疑!他一個孱弱的晚輩,為何還要趕盡殺絕?

這些疑問,從柳白這裡應該難以找到答案,看來,也只有參加完畫緣大會,見到自己的親姥爺——當今的皇帝陛下之後,才能夠徹底弄清楚了。

「原來這麼複雜!」柳雨瑤嘆息道,「只是,害苦了易寒表弟了!如果我猜測不錯,在茫崖古戰場內懸賞易寒表弟性命的背後黑手,肯定是夏丹山林!這個靠山王,真不是東西!」

「皇家的事,不要妄加評論!」柳白瞪了一眼自己的寶貝女兒,好似諱莫如深,接著說道,「現在皇帝陛下已經出關,易寒應該不會再受到追殺和懸賞什麼的待遇。」


「那現在,我們需要把易寒表弟在我們柳氏家族的消息傳遞給皇帝陛下嗎?」柳雨瑤繼續問道,看來她對易寒是真的關心。

「不用,以皇家的消息,易寒到了我柳氏家族,他們肯定已經知悉!之所以到現在還按兵不動,肯定是有他們自己的打算。」柳白又把目光轉向易寒說道,「易寒也不用多想什麼,你就把這裡當做自己的家,好好的在即將開始的畫緣大會上表現即可。一切,都有水到渠成的時候!」

「好的,表舅!」被柳白這般的一說,一直懸著的心,總算是放了下來。他已經不再擔心他們母子能不能團聚的事情,接下來,他要全身心地投入到畫緣大會之中,給那些想讓他難看的人看看,他易寒,不需要依靠任何人,照樣可以一鳴驚人!

「距離畫緣大會還有將近一個月時間,至於報名什麼的事情,你們兩個以及你們的朋友,都不用操心,我都會給你們安排妥當。這段時間內,就讓雨瑤帶你們好好逛逛豫京城,好玩兒的地方,還是有很多!」柳白吩咐道。

「好的,爹!」柳雨瑤很愉快地接下了這個任務。

「謝謝表舅!」聽到柳白如此安排,易寒也是非常期待,豫京,在他心中那可是聖地,雖然一路上也是看到了一些扎眼的事情,但對龐大的豫京來說,連瑕疵都是不算。

「對了,易寒,最近一段時間,如果是有什麼需要的,儘管直接來找我即可,告訴雨瑤也行,即使修鍊上的問題,我也可以幫你……」柳白又特意地關照了易寒一句。

「其實,我現在就有一件事情需要表舅幫忙。」和柳白談話,易寒感覺到無拘無束,他也就直言不諱,「我爺爺應該也是來到了豫京城,我擔心他一個人不安全,能否把他也接到柳氏家族來住?」(未完待續) (想聽到更多你們的聲音,想收到更多你們的建議,現在就搜索微信公眾號「qdread」並加關注,給《神畫世界》更多支持!)第兩百零四章風雲舟(第二更)

「哈哈,這等小事,好辦!」柳白毫不在乎地說道,「你們先回去休息,明天早上,就會有答案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