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強坐在了沙發上,將電視的音量調的大聲一些。

只聽得電視裏面傳來朱銓慷慨激昂的聲音:“…以成敗論英雄最大的不可取之處,就是它論不出英雄來。我可以有三個方面來證明這一點…”,徐強看的竟有些入迷。

“光軍,你這不是把朱銓給留在咱們國視了嘛,你咋不早點說?”

柳羽白懸着的心頓時落了個大半。

他知道,在所有的選手當中,國視最想要的選手就是朱銓了。

可以說,哪怕其餘選手都被地方臺給挖走,那國視都是可以接受的,唯獨這個朱銓是國視的“逆鱗”,絕對不容觸碰的。

現在既然他出現在了大專辯論選拔賽上,那一定是通過國視的渠道給他的邀請函,否則不可能哎參加《主持人大賽》的間隙還特地去參加另外一項比賽。

這心該是得多大的人才會幹出來這事兒啊!


“老柳,你不要以爲我把朱銓給留在了國視,你就沒有失職了,我可是在節目組後臺聽到你手下的工作人員跟其他地方臺的人偷偷通電話的…”康光軍叫停了想要坐下來的柳羽白,正聲道:“你可得好好抓抓紀律了!”

柳羽白訕訕地笑了笑,點頭哈腰,道:“我從出了這間辦公室後,就開始整頓,爲了幾個錢居然出賣選手信息,往小了說,這是沒有職業道德;往大了說,這就是犯罪!”

在一番表態以及做了深刻的思想檢討,並果斷的拿出善後的解決方案,柳羽白終於是得到了徐強與康光軍兩人的原諒。

一邊看着朱銓在辯論賽上侃侃而談,一邊詢問起康光軍如何將朱銓拿下的,徐強與柳羽白這才得知了昨晚發生的事情。

“老康,你是說一共有六家衛視來挖朱銓?”

柳羽白有些不大相信,吃驚的問道。

“朱銓沒必要在這事兒上欺騙我,難道你到現在還不知道究竟歐多少家電視臺來找我們國視的員工竊取朱銓的信息?”

康光軍抿了一口茶,白了柳羽白一眼。

柳羽白撓了撓頭,尷尬道:“我就查出來五家,就是那湘省、蘇省、浙省、滬市,還有首都京市的電視臺,就這五家實力最強的地方臺,難道還有?”

徐強似乎又響起來了一家,吸了一口涼氣,兀自的看了康光軍一眼,小聲問道:“難道還有一家是…鳳凰衛視?”

康光軍點了點頭。

這下子柳羽白炸開了鍋,怒道:“這個鳳凰衛視怎麼陰魂不散啊!前些年把我們國視最爲看好的苗子給毀了,這事兒還沒有找他算賬,現在有來搞朱銓!”


柳羽白說的就是那位在《主持人的挑戰》裏拿下最多期數擂主的尉遲嘉琳,要知道現在國視當家女主持之一的李田心也是不如當時的他的。

因爲尉遲嘉琳一共是連續九期的擂主,之後去了鳳凰衛視就棄賽了,而李田心則是一連八期擂主,後被其他選手挑戰落下馬。

可以想象的是,尉遲嘉琳要是不去鳳凰衛視,可能會連續當更多的期的擂主,而之後的發展不敢說比李田心好,但至少不會太差。

差到現在只能在電視上給孟菲當助理主持。

說完這話,柳羽白與徐強面面相覷的對視一眼,從各自的眼神中都讀出了當初尉遲嘉琳拒絕國視的合同,轉頭鳳凰衛視的懷抱的場景,頓時後怕不已。

雖然有尉遲嘉琳愛金錢愛自由的原因影響,可直接的***是國視的動作慢了一步。

要是這事兒再發生在朱銓身上,那就真的是難辭其咎了。

“老康啊,做的好!”徐強接過康光軍用一張A4紙的合同出乎意料的拿下了朱銓,甚爲滿意,笑道:“這個合同,可能N多年之後,會成爲一段佳話啊!”

“是啊,是啊!”

柳羽白也連連點頭。

“老徐,老柳,我當時也是這麼跟朱銓說的。”康光軍笑道:“這個小孩在海選的時候,實力你們也都知道的,說不上好,只能是馬馬虎虎,因爲年齡的優勢,最後以吊車尾的成績進入最後的六十強。”

說到此處,康光軍擡頭回憶道:“可是沒想到,昨天的那表現,真的是判若兩人了。我相信,這是他這一個月來的努力得到的成果。”

“確實,像他這樣文采斐然的主持人着實不多!”徐強附和道:“但是,你有沒有跟他說,得改主持風格,不然光靠說文言文,支撐不了多久,而是也不利於傳播,讓普通大衆明白。”

康光軍朝着電視的方向努了努嘴,道:“喏,這不是在給他鍛鍊的機會麼?”

“老康,還真有你一套的!”

徐強很快的就明白了康光軍的用意,發出爽朗的笑聲。

柳羽白也是明白了康光軍的用意。

一來讓朱銓獲得持續性的曝光,使得朱銓獲得持續性的熱度,畢竟距離第二輪比賽開始還有三週的時間;

二來讓朱銓去向這些辯論選手進行取經,也就是像他們學習怎麼用最爲簡潔話表達出自己所需要表達的信息。

在這一點上辯論與主持是相同的,要不然從國視離職的那位相聲名家之子馬棟怎麼會在辯論節目裏如魚得水呢?

“朱銓這個隊是要贏了嗎?”

此時,自由辯論環節已經結束,根據徐強三人的判斷,場上佔優的是朱銓所在的反方隊。

“不知道,得看雙方四辯的結案陳詞,才能夠做最後的判斷,不過就目前來說,四六開吧!”

康光軍做出了自己的判斷。

“嘿,沒成想這個朱銓的辯論實力這麼的強悍,我倒是期待他第二輪比賽時的表現了!”

徐強眯着自己原本就不算大的眼睛,笑道。

比賽再次的進入到了休息時間,總共有二十分鐘的時間來準備結案陳詞。

徐強看了看手錶,突然反應過來道:“老柳,你咋還坐在這兒呢?六家衛視蜂擁而至, 趙趕驢電梯奇遇記 ,你咋一點也不慌呢?”

“難道你認爲朱銓留了下來,你就高枕無憂了?還有那麼多的好苗子呢?給我去談啊!”

徐強怒道。

康光軍示意徐強稍微冷靜一些,接着吩咐柳羽白道:“現在這個周蘊和李七月本來就是我麼國視的員工,和我們有合約在身,蔡紫兒也是我們下屬單位的員工,這幾個不礙事兒。朱銓被我搞定了,所以他們的目標就是其餘的幾個明星選手了!”

康光軍的分析直接是給了柳羽白指路明燈般的指引,只見其雙手抱拳,鄭重道:“瞧好了,我一定不辱使命。” 辯論已經到了最後一步,所有人都緊張的期待着最後正方兩方的結辯該如何陳述,就目前場上的局勢來看,反方紅隊還是稍稍佔據着優勢。

侯爺纏婚:青梅小毒妻 ,瞬間又是幾條熱搜空降,#蔣·蒙拉麗莎·舸的微笑#、#朱銓原來是嘴強王者#、#三連三問定乾坤#、#送溫暖的正方一辯#、#獨戰羣雄孫堅強#、#孫強:我太難了#…這些關鍵詞都登上了熱搜榜。

雖然不像昨天《主持人大賽》一連三條相關熱搜霸佔微博熱搜前三那般的誇張,但是有數量如此之多的熱搜也是證明了衆人對大專辯論華國選拔賽決賽的關注。

要知道,這纔是第一場啊!

等這場比賽結束後,下午還會有第二場的比拼。

與觀衆們熱火朝天般討論不同的是,評委席上的氣氛難以言喻。

堅定的要將孫強隊判定爲勝利一方的趙今茂趁着雙方隊員整理結辯發言的時間,問了其餘幾個評委,想要探探他們的口風,看看是否有機會將他們拉到自己的陣營中來,結果卻發現,他們好像更好看反方紅隊。

這個就比較尷尬了!

在辯論當中,所有的結果基本上都是在自由辯論結束後,就已經確定了下來,很少有在自由辯論結束前依舊有明顯落敗跡象的隊伍僅僅依靠最後的結辯獲得勝利的。

除非,那人的結辯陳詞太有魅力了!

就像九三年那屆一樣,華國代表隊的四辯蔣昌健以一己之力在最後關頭憑藉自己的結辯陳詞逆轉了比賽,獲得勝利。

孫強能夠跟那位封神的蔣昌健比?

趙今茂心裏面是有清楚的認知的,期盼孫強那樣的發揮,還不如期盼最後反方紅隊的四辯姜豐在結辯陳詞中出現邏輯漏洞呢!

時間過得很快,正在討論的正反雙方隊員重新坐回了自己的座位,而女主持人也開始說道:“歡迎各位繼續回答辯論會的現場,那麼接下來,辯論會…遵循‘先立論陳詞,後結辯陳詞’的順序,下面,我們有請反方四辯姜豐同學先總結陳詞。”

電視機前的康光軍與徐強兩人也在關注着比賽的進行。

姜豐起身,開口道:“今天我們一開始想談邏輯問題,對方辯友說,以‘成敗論英雄’怎麼會只是一個邏輯問題呢?

好,那這樣,我方就跟對方談事實判斷,可對方同學又說,以‘成敗論英雄’怎麼會只是一個事實判斷呢?

那麼,我真不知道我們今天該談什麼好了?”

這句話一說出口,直接戳住了正方的要害,把剛剛在之前辯論過程中孫強他們一直迴避與己方正面對抗的這一點再次拿出來“鞭屍”。

殺人不過頭點地,現在這樣的做法就是將對方架在火上烤!

也就是說,如果對方在最後的結辯過程中正面回答了自己提出來的問題,儘管自己沒有了說話反駁的機會,那在觀衆們,尤其是在評委們的心裏面就已經是畫了一個“叉”;

而如果對方繼續迴避,不正面回答自己提出來的問題,那麼就意味着承認失敗,承認是他們無從反駁纔會如此無力抗拒,只能夠東拉西扯的顧左而言它。

“此乃陽謀啊!”

許芳庭律師在評委席上突然來了這麼一句。

何爲陽謀?

就是明明知道這是個陷阱,偏偏還得要跳下去!

除了趙今茂面露慍色外,其餘剩下的三人都微微點了點頭,嘴角帶着笑意。

網友們也是紛紛發起了彈幕:

“反方:我方adc進場收割!”

“我的,我的,統統都是我的!我要拿penta、kill!”

“這明明是刺客開始進場收割殘局,介入時機完美,收割成功。”

“感覺這第一段話‘連續三問’是朱銓的手筆啊!”

“你還別說,還真的有那個味兒。”

網友們眼尖的發現姜豐一開口就是‘三問’,從而認爲是朱銓的手筆。

因爲在這場比賽中,朱銓可以說是這個鼻祖的,依靠自己連續不斷的問題,問的對方是連連後撤,招架不住。

網友們猜的確實不錯,這是朱銓的所撰寫的。


在之前商議結辯陳詞時,朱銓就同姜豐商議,一定還是得抓着正方的那些弱點來打,之後再闡明己方的觀點,並舉證。

因爲時間有四分鐘,綽綽有餘。

所以,纔有了這一開始的一幕。

姜豐頓了頓,找準觀衆們的節奏感,繼續說道:“對方辯友告訴大家說,要看到成敗背後那些精神的東西。所以說,原來對方沒有先去以‘成敗論英雄’,卻是看成敗背後的東西后再去論英雄。”

接着,姜豐特意的側過身子,將自己身後所做的椅子露了出來,對着攝像機,鏡頭感十足的用手指向椅子,說道:“那麼我今天和對方辯友辯論的時候,對方辯友是不是要告訴我,是我背後的這把椅子和對方辯友在進行辯論呢?”

哈哈哈…

現場響起了爆炸似得笑聲,朱銓坐在自己反方二辯的座位上,嘴角露出淡淡的笑意,一旁的蔣舸也是朝着自己含苞待放似得笑了起來。

姜豐在聽到這樣的笑聲後,就知道自己的這個“包袱”響了,感激的朝着朱銓點了點頭。

在之前的討論中,對於這第二段陳詞中內含的“小包袱”是朱銓特意設計的,包括臺詞以及動作,皆是朱銓原創,享有百分之百的版權。

網上的網友們也是紛紛爲這個小細節打call,他們也都注意到了這個包袱的設定。

“對方辯友請注意,這是辯論比賽,不是相聲大會!”

“這包袱可以啊!”

“小細節設計的,槓槓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