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到小智的指令后,路卡利歐在原地開始高速旋轉,同時一把把利劍憑空漂浮在身邊,快速提升著攻擊力。

「哦哦!小智讓路卡利歐使出了劍舞!看來是打算秒殺對手啊!」

以劍舞再加上之前使出增強拳時的提升,此時路卡利歐的物攻已經被提升到一個極為恐怖的地步,若是月精靈吃上它那麼一拳,鐵定討不了好。

「月精靈,使用奇異光線。」

「用不著管它,直接衝上去用近身打。」

雙方的指令幾乎是在同一時間喊出來,月精靈身上那些圓圈圖案綻放出微弱的光芒,緊接著一道詭異的紫色光線從其口中吐出,射向路卡利歐。

而路卡利歐忠實地執行了小智的指令,對於這道光線不閃不避,任由它照在自己身上,只是筆直地朝著月精靈快步衝去。

奇異光線能使對手變得混亂,但卻需要一段時間才能完全生效,剛被光線照到的那麼一會,小精靈還是能夠維持住神智的。

小智有信心路卡利歐能在陷入混亂之前,一擊就將月精靈給解決掉!.. 然而,面對氣勢洶洶的路卡利歐,梨林卻也是有著自己的對策:「月精靈,用月光!」

「Blacky!」

月精靈應了一聲,隨即身上那些圓圈圖案發出了比之前更為耀眼的光芒,一陣陣透明光波環繞在其身上,迅速恢復著它的體力。

此時已經臨近中午,正是烈日當空之際,月光絕招幾乎將月精靈的體力給補滿,而在下一刻,路卡利歐的攻擊終於到來了。

「嘭!嘭!嘭!」

伴隨著一聲聲悶響,路卡利歐的拳頭毫不客氣地轟擊在月精靈的身上,而月精靈將所有的攻擊盡數承受下來不說,從頭到尾都一聲不吭,倒也算是硬氣。

這一幕頓時讓周圍的觀眾紛紛發出驚呼聲,如果對方是一隻皮糙肉厚的小精靈也就罷了,可誰都想不到外形嬌小的月精靈居然也能如此耐揍。

其實別看月精靈長得小巧玲瓏,但其實這種小精靈天生物防和特防就很高,體力也很充足,再加上速度慢,倒是名副其實的肉盾。

眼見路卡利歐遲遲無法擊敗月精靈,小智微微一皺眉,命令道:「路卡利歐,先停止攻擊,退回來。」

「別讓它得逞!」見對方要撤退,梨林眼前一亮,「月精靈!用啃咬!」

月精靈連忙縱身一跳,張開小嘴死死地咬在路卡利歐的手臂上面,而路卡利歐原本就有些神志不清晰了,被這麼一咬,下意識地就想把月精靈給摔下去。

然而就在這時,啃咬的退縮效果被觸發了,路卡利歐突然沒來由地感覺一陣心悸,原本掙扎的動作也不免停滯下來,就這麼任由月精靈咬住它。

「呵呵,看來幸運女神站在我這一邊呢。」梨林略有些得意地笑道。

「或許吧。」小智的語氣不置可否,「可惜幸運女神是個萬人騎,她可不會只跟著你一個人走。」

聞言,梨林不由地一愣,緊接著只見路卡利歐的身上發出一道微弱的光,隨即就好似磕了葯般,一下子爆發出驚人的速度,手臂猛地一甩將月精靈給甩飛了出去。

這?!

梨林心中微微一驚,難不成這隻路卡利歐還沒發揮出全部的實力?但轉念一想又覺得不對勁,路卡利歐之前的表現明明已經是竭盡全力了。

「難道……」梨林想到了一種可能性,「你的這隻路卡利歐,特性是不屈之心吧?」

不屈之心特性的效果是,當陷入退縮狀態后,速度則會提升,而路卡利歐正是靠此特性因禍得福。

小智也不答話,只是默默思考著接下來的對策,雖然路卡利歐成功擺脫對方,但自身也陷入了混亂狀態,一旦發動攻擊,就有一半的幾率傷到自己。

「月精靈,連續用影子球。」

梨林自然看出小智有些投鼠忌器,當即也不客氣,命令月精靈連續使出影子球,一時間逼得路卡利歐只能狼狽不堪地躲避。

「路卡利歐,用波導彈。」

小智覺得這樣一味躲避實在憋屈,因此讓路卡利歐試著用波導彈反擊,可沒想到波導彈在發射出去以後,居然轉了個彎轟到路卡利歐的身上,連躲都沒辦法躲。

「呵呵呵,波導彈這個絕招還真是不錯呢,一旦發出就絕對不會落空。」

見到這一幕,梨林是笑得花枝招展,看得周圍幾名男性觀眾眼睛都直了,可小智卻是越看越覺得討厭。

好在吃了自己的一記波導彈后,路卡利歐總算是恢復神智,眼神變得清明起來,只不過它一直在喘著粗氣,顯然波導彈對它造成的傷害顯然不小。

……看來勝負就在這最後一擊了。

小智心中瞭然,這波導彈威力巨大,再加上先前受到月精靈的一些攻擊,此時路卡利歐的體力已經是強弩之末了。

不過,他很快就打定了主意:「路卡利歐,使出最大威力的波導彈,直接瞄準對手。」

「(了解!)」

路卡利歐也知道現在已經到了關鍵時刻,它眼神一凝,全身剩餘的波導之力被盡數調動起來,緊接著一顆規模遠超之前的藍色能量球在它雙手中凝聚出來。

「啊!這顆波導彈的大小簡直是前所未聞啊!小智這是打算拚命了嗎!」

然而,就在場上所有的觀眾都屏住呼吸,眼睛一眨不眨地盯著場上狀況時,梨林卻是突然舉起右手來,悠悠地道:「裁判先生,我棄權了。」

「……」

場上頓時陷入了一片死寂,所有人都是一臉愕然地看著那位依舊笑意盎然的女子,就連路卡利歐手中的能量球也是在其獃滯中緩緩消散了。

「那個,梨林選手,你確定嗎?」還是裁判比較敬業,最先回過神來確認道。

「我很確定。」梨林笑眯眯地道,「畢竟人家的月精靈這麼柔軟,哪能受得了那麼大的彈彈啊。」

彈彈你個頭啊!那叫波導彈!

小智狠狠地吐出一口胸中濁氣,雖然贏了,可他一點也不覺得高興,之前明明打得那麼憋屈,可當路卡利歐要發力的時候,對方卻又來這一手,這就像牟足了勁卻打在棉花上,別提有多難過了。

明明都到精彩的地方了,卻突然就這樣沒了,不帶這麼坑爹的吧!

有這一想法的觀眾不在少數,若非梨林是個女人,恐怕有不少男性觀眾都得破口大罵起來。

「呃,觀眾朋友們,由於梨林選手自覺不敵對手,選擇了棄權,因此最終的勝利者是小智選手!讓我們恭喜他順利進入四強!」

隨著解說員的話語,觀眾們這才想起要為勝利者鼓掌,只是小智現在壓根就沒那個心情。

「路卡利歐,幸苦你了。」

在收迴路卡利歐后,小智正想離開,梨林卻突然叫住了他,揮著手笑嘻嘻地道:「小帥哥,你的實力還真不錯哦,要不要……」

「不約。」

小智不耐煩地打斷了她,接著二話不說轉身就走,而留在原地的梨林在愣了片刻后,苦笑著摸了摸腦袋。

「哎呀哎呀,看來這下BOSS交代給我的任務全部都失敗了啊。」.. 「好厲害,小智居然把對方逼到棄權了!」

瑟蕾娜一臉激動地看著指揮台上表情永遠淡然的小智,她可不會像周圍人那樣去管那麼多,她只知道自己的心上人漂亮地贏得了比賽。

眼見小智離開了指揮台走入選手通道,瑟蕾娜連忙對花子說道:「花子阿姨,我們出去和小智匯合吧。」

而在另一邊,小智緩緩地走在選手通道中,腦中一直在想一個問題,一般來說,像石英大會這種重要的賽事,尤其是都進入八強了只要是訓練家都會拼盡全力戰鬥到最後一刻吧?

可梨林卻是毫不猶豫地棄權了,更何況對方還是未來的城都四天王之一,這實在讓小智有些難以想象。

但他轉念一想,石英大會真的那麼重要麼?贏了也不過得到些名聲獎金,輸掉也沒什麼,或許梨林的這份洒脫也正是其獨到之處。

小智搖了搖頭,不高興再去想這些,無論對方以後是否能成為四天王,這都和他無關,現下還是著眼於如何去贏得之後的比賽吧。

走出選手通道,在謝絕了一系列採訪后,小智終於同大木博士他們匯合,照例準備前往餐廳慶祝一番,而皮卡丘也在經過治療后,重新趴在了他的肩膀上。

正當一行人前往餐廳之際,廣播喇叭內卻是突然傳來了一道通知:「真新鎮的大木雪成,有你的電話,請你到最近的小精靈中心回電話。」

聞言,眾人皆是面面相覷,瑟蕾娜拉了拉小智,小聲問道:「大木雪成是誰啊?是大木博士的名字嗎?」

「沒錯。」小智點了點頭,隨即轉頭對大木博士道,「博士,會不會是你那兩個助手闖禍了?」

小智口中的那兩個助手亦是大木博士的學生,在大木博士前往石英高原前,特意拜託他們兩人來照看研究所。

只是大木研究所內的小精靈眾多,難免會有一兩個調皮的小傢伙,再加上身為老大的化石翼龍不在,他們照顧小精靈的經驗又有些不足,所以出現什麼一些紕漏是很正常的事。

不過總體來說也不會有什麼大事,由於是給小精靈做研究,研究所的設備都是異常堅固的,最多也就那些傢具沙發遭了殃。

「唔,很有可能啊。」

大木博士有些為難地抓了抓頭皮,接著一臉抱歉地道:「不好意思,你們先過去吧,我接了電話以後再趕過來。」

「博士,我們還是陪您一起去吧。」

花子覺得這樣不太好,其餘幾人也皆是點頭稱是,畢竟大木博士是長輩,他們幾個小輩丟下他先去吃東西,怎麼說都有些不成體統。

大木博士也不再矯情,隨即帶著一行人前往小精靈中心,可在接通電話以後,得到的信息卻是令他大吃一驚,甚至都忍不住叫出聲來。

「你說什麼!研究所被盜了!!!」

————————————————————

幾個小時前的真新鎮,有三個身影鬼鬼祟祟地接近著大木研究所,如果小智在場的話,肯定一眼就能認出這三個傢伙。

沒錯,正是許久未登場的火箭隊笨蛋三人組。

自從上次在阿庫夏見過最後一面后,由於海之神殿的沉沒,小智一時間忘記這三個傢伙的存在,等事後想起了,卻又覺得太麻煩,因此懶得管這三個傢伙死活,自顧自地離開了。

不過俗話說得好,好人不長命禍害遺千年,這三個傢伙雖然沒本事,可小命卻是如同小強般那樣堅.挺。

海之神殿的沉沒不但沒淹死他們,更是由於失去阿庫夏后,瑪納霏的力量稍微減弱了,這三個傢伙身上被施加的心靈交換也隨之消除,各自回到了原來的身體。

只是那次事件並未讓他們記住什麼教訓,依舊我行我素地干著壞事,而這次趁石英大會開幕之際,他們更是把目光放到了大木研究所之上。

說起來,其實大木研究所的防衛措施並不周密,主要原因也是研究所很少遭竊,即使是有也只不過是幾個小毛賊。

之所以會這樣,是因為研究所值錢的東西也就是那些研究設備,可那些設備都是大型的,除非動用機械否則根本就搬不出去。

其餘的也就那些小精靈了,不過盜獵者卻是很少光顧這兒,一來大木研究所實在太有名氣,一旦被盜,聯盟官方可不敢敷衍了事,一定會將事件徹查到底。

二來研究所內雖然寄放著不少小精靈,可珍貴和強大的小精靈卻是很少,畢竟那些訓練家們又不是傻瓜,強大的小精靈自然是放在自己身上的。

綜上所述,由於所得回報與犯罪成本不成比例,因此那些盜獵者也懶得來這兒,畢竟都是為了混口飯吃,沒必要做這種吃力不討好的買賣。

可問題是火箭隊的這三個笨蛋不懂啊,什麼犯罪成本,那是壓根沒聽說過,如果他們真的懂的話,原著中他們也不會傻乎乎地追著皮神一直不放了。

此時正是小智比賽的時間,因此鎮子里幾乎所有人都呆在家內觀看電視,這三個笨蛋倒也是順利抵達了研究所的庭院內。

望著庭院內那些各種各樣的小精靈,三人組激動地口水都要流下來了,小次郎迫不及待地道:「喂!我們現在就把這些小精靈給抓起來吧!」

「你這個笨蛋!」

武藏氣得直接就是一拳敲在他的腦袋上,罵道:「那些小精靈是你說抓就能抓到的嗎!萬一反抗驚動了研究所的人可怎麼辦!」

經過了這麼多次的教訓,武藏倒是有些長進,可小次郎卻還是像以前那樣迷糊,他摸著腦袋,有些委屈地道:「那你說怎麼辦啊?」

「我看這樣好了喵。」喵喵倒是給出了一個主意,「我們先潛進研究所,將這些小精靈的精靈球偷出來,這樣不就行了嗎喵!」

「好主意!就這麼辦!」*2

三人組「嘿嘿嘿」地相視一笑,隨即輕手輕腳地開始爬窗,而這時,研究所內的那兩名助手對此還毫不知情,依舊目不轉睛地盯著電視機看比賽呢。.. 可惜三人組畢竟是火箭隊內有名的笨蛋組合,即使偷偷溜進了研究所內,到頭來居然還是迷路了!

「喂!喵喵!」武藏極力壓低聲音,「你到底帶的什麼路啊!這一路上別說精靈球了,連個值錢的東西都沒有啊!」

「我怎麼知道啊喵!我又不是狗喵!」喵喵低聲報怨道。

不過在研究所內摸索了一會,三人組總算找到裝有精靈球的房間,屋子內有好幾排金屬架子,放眼望去,上面密密麻麻地放滿了精靈球,每一枚精靈球下面都有標籤註明了基本的信息。

「太棒了!終於找到了!」

激動的小次郎立刻就伸手抓向其中一枚精靈球,一旁的喵喵見了頓時嚇得魂飛魄散,連忙想要去阻止他。

「笨蛋!不行啊喵!」

「啊?」

然而,卻已經來不及了,別看小次郎這人反應慢,可身手卻是極為敏捷,屬於那種典型的腦子沒動身體就已經動起來了。

也因此早就在他話剛說出口的下一秒鐘,這手就已經搭在了精靈球之上,緊接著刺耳的警報聲就「嘀嘀嘀」地響了起來。

這下那兩個留守的助手立刻意識到不對勁,連忙喚來幾隻看守的小精靈開始搜查,而三人組也被這警報聲嚇得慌了神。

「喂、喂!武藏,我們現在怎麼辦啊?」小次郎的聲音都有些發抖。

「什麼怎麼辦!當然是……」

武藏本想十分硬氣地和對方打一架,但聽著那越來越近的雜亂腳步聲,這底氣一下子就沒了,改口道:「當然是先撤退了,反正這裡也沒什麼值錢的東西,還是別浪費時間了!」

「沒錯,這個研究所還窮呢。」

三人組在自欺欺人了一番后,隨即慌不擇路地開始逃命,就在他們隨便進了個房間打算翻窗戶出去時,喵喵卻又突然感覺心有不甘。

「我說,我們就這樣空著手離開,真的好嗎喵?」

「你什麼意思?」小次郎奇怪地看著它。

「我是說……」喵喵陰險地一笑,「我們要不要順手撈點東西,也好賣出去改善一下伙食啊喵。」

武藏和小次郎互相看了看,緊接著異口同聲地喊道:「那還等什麼!快點動手啊!」

話音剛落,三人組就齊齊開始動起手來,不得不說這三個傢伙果然是火箭隊的最底層,大本事沒有,但這抄家的功夫卻是一流的。

眨眼間,房間內稍微看起來值些錢的東西都被一掃而空,甚至就連一支鉛筆、一塊橡皮都沒放過。

可見這三個傢伙是窮到什麼地步了。

「咦?這是什麼?」武藏手中拿著一塊橘黃色的石頭,好奇地打量著。

「管它是什麼!總之,開始撤退喵!」

三人組齊齊發出一聲喊,隨即十分熟練地跳出窗戶,一瞬間的功夫便消失不見,不知跑哪去了,而那兩名遲遲趕來的助手,自然也只見著被翻得亂七八糟的房間,嫌犯別說是人了,就連影子都沒看見。

————————————————————

在得到大木研究所被幾名神秘的「神偷」給光顧的消息后,大木博士是再也坐不住了,急急忙忙就想要趕回研究所清點損失。

「抱歉了,小智,接下來的比賽我恐怕不能現場觀看了。」大木博士一臉歉意地道。

「沒關係,博士你快回去吧。」小智自然表示理解,更何況這種事又不是大木博士想要發生的。

「爺爺,我也陪你一起回去吧。」

小茂這麼說也就罷了,畢竟他是大木博士的孫子,可花子竟然也說道:「這樣的話,我也回去幫忙博士打掃一下,研究所一定變得很亂了。」

「老媽,你也走?不留下來看我比賽了?」小智莫名其妙地看著她。

這回花子卻是沒有立刻回話,反而先是一臉複雜地看了小智一會,接著突然伸出手指在他的腦門上輕輕地彈了一下。

「……幹什麼?」

「唉,你這孩子。」花子嘆了一口氣,一副恨鐵不成鋼的樣子,「我留下來?我留下來幹嘛?給自己找不自在嗎?」

「什麼不自在?」小智一時間沒反應過來。

「總之,你好好加油吧,媽媽會在電視機前給你加油的。」花子拍了拍小智的肩膀,語重心長地說道。

不等小智回話,花子剛想要轉身離開,突然伸出抱過小智懷中的瑪納霏:「啊,對了,瑪納霏我也帶回去吧,可以嗎?瑪納霏?」

「瑪娜!」

經過一段時間的相處,瑪納霏和花子的關係早已變得異常融洽,再加上瑪納霏十分喜歡花子做的點心,有時候倒是反而更喜歡黏著花子。

雖然當中有了一段小插曲,但這午飯還是要吃的,在與大木博士三人告別了以後,小智和瑟蕾娜、娜姿前往餐廳準備解決溫飽問題。

餐桌上,瑟蕾娜不停地和小智討論著之前的幾場戰鬥,尤其是說到精彩的地方,還會興奮得兩眼放光。

可惜小智卻是興緻不高,只是有一句沒一句地搭著話,這下瑟蕾娜有些生氣了。

「我說小智。」瑟蕾娜微微嘟著嘴,「人家和你說話,你怎麼都不理人家的。」

「誰說我沒理你了?」小智一臉奇怪地反問。

「什麼嘛!我說十句你才回一句,這怎麼能叫理啊!」瑟蕾娜不滿地報怨起來。

「可你說來說去只說對戰,就不能換點別的話題嗎?就算非要說,那也說些高端點的戰鬥啊。」

小智有些無奈,瑟蕾娜很喜歡觀看小精靈對戰,就算水平低一點的也能看得津津有味,可這對於小智來說卻是無聊得很,因此石英大會絕大多數的比賽他都沒去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