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最初,財力不如葉家,到卡羅爾和胡墨的捨命力挺!

再到勢力不如葉家,天機家族強勢出擊!

最後,我的身份地位,政界影響力不如葉家,讓我變成了不能動,也不敢動葉家人的被動處境,一直到龍星夜的出現,發佈了兩條勁爆的任命之後,我變成了連龍虎山都不敢明目張膽得罪的存在!

的確,我楚風,孤家寡人,沒有任何身份地位,背景殊榮,但是,我的這羣夥伴,卻是因爲我,而凝聚到了一起,形成了一股連葉家都望塵莫及的勢力!

我不是一個人在戰鬥,我,還有一羣可以捨棄性命,前來相助的夥伴!

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氣,略微平復了一下複雜的心情,陡然間,我的雙目,立刻綻放出了一團精光,當即,我的視線,便從羅藝的身上,轉移到了葉舞袖的身上……

我想,我可以開始我的表演了!

“政界,商界,靈異世界,葉家還有什麼沒有亮出來的底牌,現在,可以亮出來了!”我陰惻惻的笑了起來,毫不掩飾周身的殺意,“如果葉家,沒有底牌了,那麼,不好意思,小爺我可就要開始表演了……”

我一語落地,葉家人,盡數保持沉默!

因爲,葉家,已經沒有底牌可亮了!

葉家引以爲傲的商界,政界,和靈異世界的力量,已經不足以碾壓我了,甚至,我卻大有反超之勢!

如此打擊,對於神州第一家族來說,堪稱毀滅性的!

而“神州第一家族”這個稱號,在此時,也突然變得充滿了諷刺味道!

這,就叫做逆襲吧?

任何人,任何勢力,都不是所謂的高人一籌的存在,因爲,人和人之間,本就沒有高低貴賤之分,葉家,忘記了一句話……莫欺少年窮!

然而,就在這時候,葉千秋身後的邁克爾,卻是毫無徵兆的站了出來!

邁克爾這傢伙,淡定從容的說了一句,道:“葉家的少爺,迎娶羅家的小姐,這是經過雙方自願協商,並且同意之後,才得出了結論,進而,纔會有今天這場婚禮,楚風,就算你擁有足夠多的底牌,但是,你也不能改變眼前的事實,難道不是嗎?” 邁克爾的話,彷彿又爲葉家注入了一劑強心劑!

沒錯,這場婚禮,可是羅藝點頭之後,纔會出現的結果,我就算擁有逆天的本事,也改變不了什麼,但前提是,羅藝真的是自願的嗎?

就算羅藝不是自願的,她想反駁,但是,反駁之後呢?

羅家的名譽,會遭到前所未有的打擊,更會遭到葉家瘋狂的報復!

毫無疑問,邁克爾在這種場合,說出這種話,擺明了就是挺葉家……也難怪,超能力戰隊全軍覆滅,而且,就是死在我的手上,邁克爾,當然會果斷的站在葉家這邊了!

不過,這邊,邁克爾話音剛落,那邊,我老媽便異常霸氣的站了出來……

“這是我們與葉家之間的事情,你算什麼東西,敢站出來聒噪?”我老媽陸晴朗聲冷喝道:“既然你這麼喜歡管閒事,那我就先教教你如何做人吧!”

聲音落地,我老媽的周身,陡然炸出了一團澎湃的氣勁,霎時間,整座禮堂之內,所有的桌椅,都開始劇烈的顫抖了起來!

這不算什麼,真正讓人吃驚的,是我老媽的雙眼……那雙眼瞳,此時,已經變成了血紅色,最誇張的是,我老媽的血紅雙眼之前的那片空間,竟然產生了極其誇張的扭曲程度,甚至,還有不少顆粒在虛空中彌散!

我茫然的望着老媽的那雙眼瞳,我知道,這是化瞳天機眼,可關鍵是,我老媽化瞳天機眼的能力,我見過……是在教廷,我與牛頭決戰之前!

“我現在看你很礙眼,你,可以去死了!”我老媽陡然冷喝一聲。

下一瞬間,兩道光束,瞬間從化瞳天機眼中,迸射而出,不偏不倚,而且速度奇快的射到了邁克爾的身上!

當即,那邁克爾的身體,便立刻變成了無數細微的顆粒,從他的雙肩開始擴散,就像是被推到的多米諾骨牌,雙肩,雙臂,雙手,頭顱,身軀,雙腿,雙腳,諸多器官,開始不斷的揮發,湮滅,僅僅十幾秒的時間,邁克爾,已經完全消失了,變成了數不盡的細小顆粒,彌散在禮堂內的空氣之中……

邁克爾,死了,死在我老媽的一道眼神之下!

這是多麼恐怖的能力?

別人不知道邁克爾的實力,但我知道,這傢伙,絕對強於亨利和傑森,可偏偏,連我老媽一道眼神都抵擋不住!

這是多麼霸氣的舉動?

一言不合,根本不需要拔刀,而是直接殺人!

順我者昌,逆我者亡,此時,我也只能用這八個字來形容老媽了!

而且,老媽露了這麼一手,也徹底解開了我心中那兩個謎團……

其一,暗中保護我的人,也就是給我送來神祕信件的人,就是她,我老媽陸晴!

其二,當初在楚氏古玩店,拿走單猛給我的那塊白玉牌的人,也是我的老媽!

圍繞着我老媽的謎團,一一解開了,可知道了全部答案的我,內心之中,卻仍舊充滿了震撼與不敢相信!

再說邁克爾,這麼一個大活人,在短短十幾秒的時間,便化成了飛灰,其震撼程度,完全超過了電視中的超級特效,畢竟,這可是發生在衆人眼前的場景!

這一瞬間,禮堂內的所有人,幾乎都艱難的作出了一個吞嚥的動作,一時間,禮堂內的“咕嚕”聲此起彼伏,凝重之中,又透出了幾分滑稽…… “殺人了!”

不知道是誰,率先喊了這麼一句話,隨後,那羣聚集在禮堂內的富商名流們,內心中幾乎達到了極致的恐懼,也終於被引導了出來!

當即,那羣富商名流們,一個個也顧不上什麼形象了,紛紛驚慌失措的叫嚷了起來,連滾帶爬的逃出了禮堂!

僅僅半分鐘的時間,數以千計的葉家賓客,便猶如潮水一般,瘋狂的衝出了禮堂,就彷彿,如果他們再不走,那麼,接下來喪命的,就是他們……

禮堂內的閒雜人等,已經盡數退走,現在,禮堂內剩下的人,也只有葉家陣營的人,以及我的人了!

“好大的膽子,竟然敢當衆殺人!”葉千秋陰沉着臉,厲聲冷喝了起來。

“當衆殺人?”我老媽撇了葉千秋一眼,冷笑一聲道:“你哪隻眼睛見到我殺人了?兇器呢?血跡呢?屍體呢? 幸運俏妻娶進門 證據呢?”

被我老媽這麼一嗆,葉千秋頓時啞口無言。

的確,這件事,要兇器沒兇器,要血跡沒血跡,要屍體沒屍體,更別說證據了,當衆殺人,根本不存在的!

“千秋!不要在爭論這件事了!”葉裏藏終於開口了,便見他緩步走到了葉家陣營的最前方,與我遙遙相望,上位者的氣勢,盡顯無遺,“你們這次來,無非就是想破壞清風與羅家的聯姻,對吧?”

沒有人回答葉裏藏的話,因爲,現在,是該我出面的時機了!

當即,我當仁不讓的站了出來,毫不畏懼的迎向了葉裏藏的冰冷目光,雖然他歷經滄桑,輩分夠高,但小爺我也不是吃素的,我這兩年的經歷,遠要比他的一生,兇險無數倍!

“破壞談不上,我只是想讓羅藝重新選擇一下,畢竟,我之前不在神州!”我淡淡的撇了葉裏藏一眼,絲毫不爲他的氣勢所懾,“你們在暗處搞的那些陰謀詭計,威逼利誘,現在,已經沒有用了,因爲,我已經站在了與葉家同等的位置上,你們能給羅家的,我楚風,一樣可以,甚至,比你們更甚!”

“大言不慚!”葉清風的父親葉雲開,聽了我的話之後,頓時冷笑了起來,彷彿,他仍舊不願意接受眼前的事實一般,繼續嘴硬的說道:“我葉家,豈是你能相提並論的?讓羅家的人重新選擇,你有這個資格嗎?”

我並沒有因爲葉雲開的話,而動怒,相反,我臉上的冷笑,卻因爲葉雲開的話,愈發濃郁,“這麼說,你反對讓羅藝重新選擇了?”

“在葉家面前,你們都沒有機會選擇重來一次!”葉雲開氣勢洶洶的大喊了一聲。

“好吧!”我頗爲無奈的聳了聳肩,下一瞬間,我的臉色突然一冷,用一種充滿了肅殺之氣的聲音,對葉雲開,以及也加所有人,鄭重的說道:“在我面前,你們所有人,也沒有重新選擇的機會,那麼,我就先拿你開刀!”

話音落地,我便毫不猶豫的邁出了步子,徑直走向了葉雲開……老媽都那麼霸道了,那我也不能弱了楚家和陸家的威風,況且,現在,也是該我出手的時候了! 我這一動,禮堂內的衆人,也隨之動了……

葉月明等龍虎山的道士,想要將葉家人護在中央,畢竟,葉家人都是普通人,拋開身份,地位和財富之外,與普通人無異,面對我,他們,根本不是我的對手!

因爲,按照我以往的行事風格來看,我,就是一個不守規矩的瘋子,葉家所謂的身份,地位和財富,在我眼裏,屁都不是,所以,葉月明他們也不敢保證,我不會再發一次瘋……

可是,葉月明這邊的人才剛動,那邊,以老鬼爲首的天機家族衆人,便搶先一步發難,直接閃進了人羣之中,形成了一個反包圍的內圈,將龍虎山衆人,擋在我與葉家衆人的圈子之外!

老鬼,對上了葉月明,天機家族的其他高手,在我老媽的率領下,也分別對上了其餘龍虎山的高手!

當即,禮堂之中,便形成了這樣一種詭異的場景……

我獨自一人,在包圍圈中,面對葉家衆人,而葉家衆人之外,則是天機家族的衆人,與最外圍的龍虎山衆人相對峙……

龍虎山的人,不敢輕舉妄動,因爲前有天機家族的人牽制,後又有九尾仙狐胡墨,以及八部衆之一的迦樓羅卡羅爾,在後方虎視眈眈,他們,已經陷入到了腹背受敵,自顧不暇的劣勢,又哪來的精力,去理葉家人?

現在的局面,其實就是我自己,對抗整個葉家的人!

但是……葉家人,算個屁!

“好了!閒雜人等已經沒了,現在,該你們承擔我怒火洗禮的時候了!”我一邊說着,一邊走到了葉雲開的身前,與他之間,僅有不足半米的距離!

不過,那葉雲開仍舊倨傲不已,嘴角微動,“楚風,我不相信你敢把我們怎麼樣,我們可是葉家……”

葉雲開的話還沒說完,我便猛的擡起了腿……

我快如閃電般擡起了腿,毫無顧忌的掃在了葉雲開的左腿之上,登時,一道清脆刺耳的“咔吧”聲,便立刻在禮堂之內炸響開來!

“啊!”葉雲開發出了一道痛苦的哀號聲,整個人猶如失重一般,直挺挺的半跪在了我的面前!

毫無疑問,葉雲開的左腿,已經被我一腳踢斷了!

沒錯!

我動手了,而且一出手,就踢斷了葉家長房一脈,葉雲開的腿!

這一刻,整座禮堂內的所有人,都傻眼了!

葉家,龍虎山,羅家,甚至是天機家族的衆人,都傻愣在了原地……貌似,沒人會想到,也沒人敢想,我真的敢對葉家的人動手,而且一出手,便是如此的狠辣決絕!

“楚風!你敢對我葉家人動手?”葉清風直接衝了出來,擋在他老子葉雲開的身前,並且擡手指着我,厲聲怒罵道:“你知道對葉家人動手的後果嗎?我要讓你的所有親朋好友陪葬!”

“小子!”我冷冷的嗤笑一聲,不屑的說道:“你應該感謝天機家族,感謝教皇,感謝那位,如果不是他們,給了我這麼多身份,現在,葉雲開絕對會變成一具屍體,而不是斷腿狗,就是因爲我擁有了那麼多的身份,我纔不能毫無顧忌的殺光你們……”

“放肆!”葉裏藏也忍不住了,當即暴怒的吼了一聲。

不過,葉裏藏的怒吼聲,在我耳中,和屁沒去區別,唯一的區別就是,屁是臭的,但葉裏藏的聲音,卻沒什麼臭味……

我都也不回,甚至連看都懶得去看葉裏藏一眼,只是直視因爲劇痛而全身顫抖的葉雲開,冷然說道:“葉裏藏,你閉嘴,現在還不到你說話的時候……葉雲開,我再問你一遍,你同意羅藝重新選擇這件事嗎?” “你……我不同意!”葉雲開咬着牙,憤怒的咆哮了起來。

“不同意?”我痞笑了一聲,當即,我的身體,便猶如鬼魅一般,瞬間便繞過了葉清風,出現在了葉雲開的側面……

下一瞬間,我毫不猶豫的再次踢出了一腳,這一腳,我徑直踢到了葉雲開另外一條腿上!

咔嚓!

又是一道刺耳的斷骨聲響起,葉雲開的另外一條腿,也直接被我踢斷了!

雙腿盡斷,葉雲開,只能雙膝跪地,否則,他便只能選擇躺下!

“楚風!”葉清風猶如一頭受傷的野獸,一邊嘶吼,一邊朝着我掄起了拳頭。

這葉清風的身手不錯,光是看他掄拳頭的架勢,三兩個特種兵,也不是他的對手,可惜,他遇上了我……

我猛的一揚手,直接反扣住了葉清風的手腕,被迫,葉清風停下了攻勢,只能一邊雙目噴火一般的盯着我,一邊奮力的想要將手臂,從我的手掌中抽出來。

“放開他!”葉裏藏咆哮了起來,“楚風,你今天的所作所爲,會引起衆怒的,你將無法收場,也會讓神州上下,所有人去譴責……”

“後果這麼嚴重嗎?”我扣住葉清風的手腕,轉頭望向了葉裏藏,故作驚訝的張開了嘴巴,一邊驚呼,一邊戲謔的笑了起來,“那你們有沒有想過,當初你們用計圍剿錦繡,逼迫羅藝的時候,會不會引起衆怒?會不會無法收場?會不會讓所有人去譴責?”

“我們葉家做事,不需要對任何人解釋!”葉裏藏仍舊嘴硬。

“很好!”我聞言,哈哈大笑一聲,“其實,我楚風做事,也不需要對任何人解釋,或者,我從來都沒想過要去對任何人解釋什麼,我今天的所作所爲,也只是想收回一些利息而已,你們想鬧,儘管鬧,小爺我奉陪到底,還有,記住,如今的錦繡神州,救了你們,如果是幾十年前,你們葉家,今天必會被我滅門!”

聲音落地,我的手掌,猛的發力,“咔嚓”一聲,我直接掰斷了葉清風的手腕!

“啊!”葉清風頓時發出了一道淒厲的慘叫聲,劇烈的疼痛,讓他那俊秀的五官,都產生了劇烈的扭曲!

“哎呀!對不起!葉大少爺,我弄疼你了吧?”我冷笑連連,對猙獰無比的葉清風鄙夷的說道:“我這個人,最不喜歡別人用手指着我,本來呢,我應該掰斷你的十根手指,但是,看在你是名門葉家之後,我就掰斷你的手腕算了,讓你一次疼個夠……”

“楚風!你欺人太甚了!我要找上面評理……”葉雲開的堂弟,葉守疆叫嚷了起來。

不過,葉守疆的話還沒說完,便不被我的眼神一瞪,硬生生的把後半句話給嚥了回去!

什麼叫氣場?

這就叫氣場!

葉雲開被我踢斷了兩條腿,葉清風被我掰斷了手腕,葉裏藏更是被我嗆的連話都說不出來了,你一個葉守疆,區區葉家的第三代,有什麼資格在我面前呱噪?

“葉守疆……我問你,你同意,羅藝重新選擇一次嗎?” 國士無雙之將軍年少 我皮笑肉不笑的盯着葉守疆,這傢伙的叫喊聲,成功的將我的注意力,吸引到了他的身上。

“我……我……”葉守疆“我”的半天,可就是說不出一句話來!

“你無法作出評論,那就代表,你不同意,對吧?”我的聲音,依舊冰冷,我的嘴角,同樣掛着淡笑,當即,我便鬆開了葉清風的手腕,徑直走到了葉守疆的面前,在衆目睽睽之下,我直接一巴掌,抽在了葉守疆的臉上! 啪!

無比清脆的聲音,響徹禮堂!

葉守疆,目瞪口呆的站在原地,怔怔的望着抽了他一巴掌的我……

這一巴掌,我根本就沒用什麼力氣,不然,葉守疆的腦袋,都會被我直接抽飛!

我想做的,就是單純的打葉守疆一巴掌,僅此而已!

“你同意嗎?”我皮笑肉不笑的繼續追問了葉守疆一句。

葉守疆,傻傻的愣在原地,他徹底被我打傻了,甚至,已經完全忘記去回答我的問題了,畢竟,身爲葉家二房的直系傳人,葉守疆,從小到大,都沒受過如此“禮遇”吧?

見葉守疆不言語,我反手又是一巴掌甩到了他的臉上!

啪……

啪啪啪……

緊接着,我繼續正抽反抽,足足抽了葉守疆十幾巴掌,把這傢伙的臉頰,都抽成了豬頭,這才罷休!

葉守疆被我抽的嘴角溢血,直到此時,葉守疆才從震撼之中,反應了過來……

只見葉守疆擡起了手掌,摸了摸滾燙紅腫的臉頰,忽的,葉守疆好似發瘋一般,一邊咆哮,一邊朝着我直衝而來!

“不自量力!”我不屑的撇了撇嘴,直接擡起腿,朝着葉守疆的小腹,就是一腳。

嘭!

葉守疆的小腹,被我結結實實的踹中了,當即,那傢伙的身體,便立刻雙腳離地,直接趴在地上,狂吐了起來,這傢伙,直接把胃裏的綠色酸水和膽汁,都給吐了出來,模樣,慘不忍睹!

“下一個!”我不再理會葉守疆,而是將目光,定格到了場中的葉家第二代人,葉裏藏和葉千秋的身上……

葉家到場的第四代人中,葉舞袖是個女人,我還真不想對她動手,而葉清風,手腕斷了,我暫時對他沒什麼興趣了。

葉家的第三代人,葉田拓也葉塵土不在,葉守疆與葉雲開又被我痛揍一頓,連站起來的力量都沒有了,我自然也失去了興趣。

剩下的,便只剩下葉裏藏和葉千秋了,不過,這兩個傢伙是老頭,本着尊老愛幼的傳統美德,我倒真不能打斷他們的雙手雙腳,最多,就是來點教訓……

誠然,我現在,真的不能殺光葉家的人,畢竟哥們我是有身份,有地位的巨頭,況且,如果我滅了葉家滿門,那麼,我的親人,我的夥伴,都會承受無法想象的巨大壓力,甚至,我會將他們帶入萬劫不復的深淵!

畢竟,葉家的老太爺,可不是誰都能得罪的,而我,對葉家老太爺,只有敬重,畢竟,那是帶領我們神州走向繁榮的真正推手之一,我還沒有狂妄到敢得罪葉家老太爺的地步,而且,我也相信,整件事情,絕對與葉家老太爺無關!

再說葉裏藏和葉千秋,見我將目光定格到了他們身上之後,這兩位身經百戰,飽經滄桑的老者,臉上也情不自禁的流露出了一抹慌張之色,畢竟,像我這種不計後果,不按套路出牌的傢伙,他們還是第一次見到!

“楚風,我不相信你敢動我們!”葉裏藏冷冷的低喝起來。

“我也不相信!”我聳了聳肩,無所謂的說道:“要不,我們試試?”

我的聲音剛剛落地,我的身體,已經出現在葉千秋的身邊了,當即,我毫無顧忌的揚起了手掌,反手一巴掌,抽到了葉千秋的臉上! 啪!

這次的響聲,沒有我之前抽葉守疆的大,但意義,卻是非同一般……葉氏財團的掌舵人,身份顯赫,地位尊崇,葉家第二代巨頭,葉千秋,被我反手抽了一巴掌!

葉千秋和葉裏藏都傻愣在了原地,二人,滿眼不敢相信的盯着我……

“葉裏藏,我不敢動你們……”我一邊笑着,一邊盯着葉裏藏那寫滿了震撼的雙眼,然後,我反手又是一巴掌,再次抽到了葉千秋另外一張臉上!

щщщ _тt kán _c o

啪!

清脆的響聲,響徹全場!

“葉裏藏,你怎麼不說話?我再回答你一遍,我真的不敢動你們!”我笑吟吟的盯着葉裏藏,說完這句話,我擡手又是一巴掌,這一巴掌,我仍舊沒用力,但卻直接把葉千秋那所剩無幾的大牙,給抽掉了一顆!

望着滾動到地上的牙齒,我痞痞的笑了一聲,“葉千秋,你的牙不太好,我幫你省下了拔牙的錢,你說,你是不是得同意,讓羅藝重新選擇一次呢?”

“夠了!”這一次,葉裏藏是徹底爆發了,那雙眼瞳,遍佈怒火與殺意!

葉家,神州第一家族,什麼時候受過這等奇恥大辱?

我對葉家造成的恥辱,絕對要比殺了他們,更讓他們難受!

“夠了?還不夠!”我緩緩的搖頭,忽的,我的表情一凝,無比正色的對葉裏藏說道:“你們葉家,人多勢大,應該從未想過,會有今天吧?順風順水的生活,讓你們變得盲目自大,盲目自傲!我並不想對你們說教,也不想教你們做人,我只想告訴你們兩件事……”

我緩緩的豎起了兩根手指,義正言辭的對葉裏藏冷喝道:“第一件事,莫欺少年窮,我楚風,今天不會殺你們,那是因爲,我給葉家老爺子面子!第二件事,從現在開始,我不會讓羅藝受到任何委屈,你們葉家給了她委屈,我便屠了你們葉家,他們羅家,給了她委屈,我便屠了羅家,全世界給了她委屈,那我便毀了全世界!”

我的聲音,猶如驚雷,響徹禮堂!

這一刻,不僅葉家人傻眼了,就連龍虎山的人,天機家族的人,包括羅家的人,都傻眼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