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此世上再無八岐大蛇,除非昭和大神能將那一枚蛇卵孵化出來。那蛇卵早已沉寂無數年,完全沒有了生命的跡象。想要孵化而出,幾乎是絕無可能的事情。

天幕桑之助伸手握住後背上揹着的武士長刀,用力揮出一道刀氣:“可惡,到底是誰少了後代服部?”

他手中的刀氣即出!

一絲陰森冰冷的殺氣朝着周圍擴散而開。

陳志凡手心中的黃色小骨龍焦躁的加速轉動了起來,手心中一陣灼燙:“這是……怎麼回事?”

他感覺黃色小骨龍似乎是想去什麼地方。

不僅是陳志凡發現了異常,軒轅龍飛也走到了窗前,他感覺到了一絲森冷之意。

有好幾個人都不約而同的感應到了空氣裏的不同。z市不同的地方都傳出了奇怪深沉的聲音,似乎久遠亙古,蒼老沉涼!

滲透着腐敗和死亡的氣息,還有屬於歷史的沉寂感!

地底有一個含糊的聲音傳出:“似乎是熟悉的味道!那味道……幾十年了,我都無法忘記。”

“殺氣!”

“千鳥雷切!”

地底的殘屍,腐敗的屍骸,不朽的魂靈,全都發出了不安的躁動,“敵人!”

“殺……把入侵者殺死!”

“有敵人的味道!”

“不驅逐外虜,誓不還!”

z市平靜的夜晚之下,似乎又是處處不平靜,似乎有什麼暗流暗藏在這深夜裏。、

陳志凡握着手腕,朝着黃色小骨龍想要去的地方。

天幕桑之助卻是手握長刀:“我倒是要看看,到底是誰殺死了後代服部!” 來吧殿下 他做了一個手勢,叫自己的跟隨忍者朝着隱蔽處潛藏了下去。

軒轅龍飛的手裏已經握上了一把寬刃斬骨刀:“上次你們送死,我沒有去幫忙。 拽丫頭惹上酷首席 這次叫你們嚐嚐神廚的刀!”

WWW¸ ttκá n¸ C O

他打開了窗戶,朝外一躍而下。

等他走到街道上看見了走在前面的陳志凡,不由得咧嘴一笑:“志凡,你去何處?”

聽見有人叫自己的名字,陳志凡猛地回頭,瞧見軒轅龍飛手握菜刀跟在他的身後:“你打算擺攤去嗎?”

他有龍脈在身,能感覺到異常,這不奇怪,軒轅龍飛又是怎麼發現異常的?

“我這是家傳斬骨刀,不是菜刀,”軒轅龍飛拍拍心愛的刀:“這是我的老夥計,在它之下,被斬倭奴四百餘,我軒轅龍飛不是膽小怯懦之人。志凡小兄弟,你我同行吧。”

這當然無不可,有軒轅龍飛同去,便是多了幾分保障。陳志凡道:“你是如何發現有不對勁的?”

軒轅龍飛目中射出迷離之色,語氣卻是耐人尋味:“你難道不知道我曾親手斬過倭奴頭顱,那是我生前,好漢不提當年勇,我要告訴你的是……”

旁邊一個聲音沉沉的道:“那是千鳥雷切的味道!”

陳志凡這才發現自己身後又多了一個獨目老者,一個老嫗!他沒聽過千鳥雷切,這兩個老人又是什麼事情出現的?“請問,你們說的千鳥雷切是什麼?”

老嫗嘿嘿的冷笑了一聲:“現在的年輕人就是不讀書,老婆子給你普及一下!”

獨目老者出聲說道:“千鳥雷切可以說是一種忍術,也是一把刀的名字!”

聽見忍術二字,陳志凡的臉色就凝重了起來:“原來是如此,怪不得我有種感覺想要去一個地方,不知道二位前輩……”

這兩個人的修爲很高,他根本看不出來這兩個人的來歷。

陳志凡看了一眼默不作聲的軒轅龍飛,軒轅龍飛顯然認識這兩個老人,不知道他爲何一字不提,這倒是令人值得商榷。

獨目老者淡淡的道:“早已死掉的人,不值得一提。”

陳志凡不在出聲!

因爲前方,他看見了孤零零的持刀人,站在之前他與後代服部平藏戰鬥的地方。

陳志凡看到此,立刻就明白了這個陣仗其實是找自己的。和尚和文書他們散盡自己全身屍氣死氣的情景歷歷在目,在老嫗和獨目老人拿出自己的武器時。陳志凡笑道:“蛇肉真不好吃,後代服部平藏,也太醜了,不過和你們醜陋的八岐大蛇相得益彰。”

天幕桑之助持刀望向陳志凡:“原來是你,小子,受死吧,爲了八岐大蛇,我今天就要你死。”

軒轅龍飛握緊斬骨刀站在了陳志凡的身側,“你想做什麼?”

陳志凡道:“這個傢伙的刀很不一般,我想搶過來,給他弄廢!”他更想弄廢的是拿着武士刀的男人。

天幕桑之助一個手勢,原本隱藏起來的武士跳了出來,包圍住幾個人。 就連看到軒轅子鈺抱住夢初柔,也都一副淡淡的表情。

夜冰依眯了眯眼,突然覺得很多事情,其實並非像她表面上看上去的那樣。

同時,她也挺心疼這個夢初柔的。

明明是軒轅子鈺先對人家動的手動的腳,憑什麼這些人罵的只有夢初柔?!

不過不管怎麼樣,總算達到了自己的目的。

當然,這還不夠。

只見他們的七靈王殿下,不僅當眾和夢初柔摟摟抱抱,還突然深情的大喊道:「柔兒!你放心吧!本殿不會先娶洛瑤那個賤人,本殿明天就娶你。」

然而夢初柔早已經被他的舉動給驚呆了,一臉懵逼,不知道該說什麼。

她怎麼也想不到,軒轅子鈺會當眾對她說出這些話來。

要是平時在私底下他這麼說,她一定會高興的上天!

可是……

「七靈王殿下……放開!」夢初柔猛然驚醒。

聽著眾人的指指點點,夢初柔臉色瞬間一白,急忙推開了魔怔了一般的男人。

「呵呵……本殿這些天沒來看你,騷貨,還來欲擒故縱這招?」越來越放縱的話從軒轅子鈺的口中吐出來。

他的眼睛里彷彿只有夢初柔一個人似的。

「……」

「你你你、你……」夢初柔瞪大了眼睛,伸手指著軒轅子鈺震驚的說不出完整的話。

這個男人瘋了嗎?!

洛瑤緊蹙眉頭,不可思議的看著眼前的男人。

他怎麼會變成這樣?

軒轅子凌淡淡的看著軒轅子鈺,眼中快速閃過一抹詫異,也極為驚訝他的反常。

百里流觴清潤的眼眸中劃過一絲異樣的光芒。

眼眸下意識看向某處……瞬間閃過一抹瞭然。

軒轅子鈺還在說道:「賤人!你為何不讓本殿下碰!莫非……你肚子里真的懷上本殿的孩子了?」

繼續保持一臉懵逼夢初柔……

一臉卧槽的眾人:「……」

「天啊!卧槽卧槽!」

「夢初柔!她懷了七靈王殿下的孩子了?!!」

「這消息簡直太勁爆了有沒有?」

眾人一陣錯愕,天雷滾滾,再次被劈的外焦里嫩!

「沒有、不是這樣的!不是這樣的!!」夢初柔狠狠將軒轅子鈺推開!

此刻她要再察覺不出來這個男人的不正常那她就是個傻逼了!

怎麼會這樣!她之前為了逼他早點娶自己,便忽悠他說自己懷了他的孩子。

可是沒想到,他居然當眾說了出來!

被眾人指指點點,夢初柔臉上再也矜持不住,一片火辣辣!

該死的,究竟哪裡出了問題?

「七靈王殿下!請你自重!」

「啪!」

「啊——」

夢初柔慘叫一聲,身體被軒轅子鈺一巴掌狠狠煽飛了出去。

「賤人!裝什麼純,本殿給你臉,你還敢得寸進尺了是不是!」

男人的雙目赤紅,突然做了一個讓人不可思議的舉動。

他一把脫了自己的褲子……

然後,朝著趴在地上的夢初柔壓了下去。

「啊——啊啊啊啊!」

「媽耶!我的眼!」

姑娘們後知後覺,紛紛伸手捂住自己的眼睛!

天啊……

她們看見什麼了……

七靈王殿下的小七七…… 「啊……」夢初柔胸前的衣衫,被發癲了的男人狠狠扯了個稀巴爛!

頓時,一片白花花的美好風景暴露在外面。

男人們伸長了脖子,瞪大眼睛,齊齊『咕咚』一聲,狠狠咽了咽口水!

夢初柔腦子裡轟然一炸!

差點忍不住暈死過去!

當然,她要能暈死過去就好了!

「啊啊啊啊啊!救命啊!快放開我!」沒辦法,她推不開男人,只好大聲呼喊求救。

不然難不成要讓他當眾上了自己。

那她還不如一頭撞死得了!

姑娘們聽到這一幕,心中又是羞又是氣!

忍不住將手指分開個縫隙,偷偷的打量。

一個個臉紅心跳,不得不說,七靈王殿下……他真的,好大啊啊啊啊啊!

愛慕軒轅子鈺的小迷妹們忍不住紅著臉怒罵了起來:「真是便宜了夢初柔這個賤人了!」

因為,若是今天的事情傳出去,無論七靈王殿下有沒有對夢初柔這個小賤人做出什麼事兒。

愛你是最好的時光2 以這個賤人月女的身份,靈主也一定會讓七靈王給她一個名份!!

憑什麼!

這個小賤人!狐狸精!

真不要臉!勾引她們的七靈王殿下!

姑娘們心痛不已,芳心碎落了一地。

軒轅子鈺旁若無人的繼續扯著她的褲子。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不要!!」

夢初柔叫的更加凄慘了,要說剛開始她還是裝模作樣的叫叫。

鬼王的七夜絕寵妃 可是如今,她看到居然沒有一個人出來阻止這一切,她不禁傻眼了。

媽的!他們都是瞎子嘛?

看不見她要被欺負?!

青梅懷袖,誰可與煮酒 夢初柔差點崩潰!

不可以……不可以……

姑娘們一臉鄙夷的瞪著她!

「賤人!叫什麼叫,明明很願意,還做出一副被強了的樣子給誰看?真他媽噁心!」

夢初柔:「……」

她就算願意!

但也不願意在你們這些外人的眼前做這種事情好不好?

「撕啦——」

她的裙褲也不見了,這下,徹底的赤果果了。

「啊啊啊啊啊!!!」

然而,其實並不是沒有人想過上來救夢初柔。

而是他們心有餘而力不足啊。

他們如何敢攔著性格暴烈的七靈王殿下?

他們可還想多活兩年呢!

正在夢初柔快要崩潰的時候,終於有一個人跳出來幫助她。

這個人,正是之前軒轅子鈺身邊的小廝。

小廝走上前看著自家殿下。

他知道七靈王殿下平時性格極端殘暴,但也不是這般什麼都不顧啊?

他覺得殿下有些不對勁,便上前來試著勸勸。

「七靈王殿下,你、你——」

話未說完,一隻冰涼的大手狠狠掐上了他的脖子。

「咔嚓——」一道清脆的響聲落下。

小廝死不瞑目。

嘩……

眾人一片嘩然。

一個個開始往後倒退,誰也不敢再上前一步勸說。

而夢初柔看到軒轅子鈺起開,她剛想要偷偷逃跑。

然而還沒站起來,就被軒轅子鈺一巴掌打翻在地。

「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