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海宋位面開始,在軍事科技方面,任迪就對彈道導彈情有獨鍾。對超遠程火力投射極其重視。至於海洋,在海洋上製造萬噸軍事機械。本位面的核動力戰列艦任迪會製造。但是隨着能量電池科技的出現,任迪在這局開局製造的核動力戰列艦已經過時了。

任迪對海洋軍事技術的瘸腿。在黃土區的軍事發展的後果是一連串的。長期以來進行的是大陸軍的建設。在海洋方面欠缺的不是一兩艘戰艦,而是衆多戰艦,配合作戰的體系思維。工業國只有有了海軍思維,才能建設出一隻大艦隊。

一戰前夕,美國這個土豪建造了一隻大白艦隊,結果老牌海軍強國英國無畏艦和戰略巡航艦一出。美國海軍就要調整方向了。之前的艦隊虐日本還是可以的,要是和大英帝國對抗。百年海軍會危在旦夕。美國真正接過英國世界霸權的時候是,太平洋海戰。以艦載機爲作戰力量的航母戰鬥羣,在大洋上廝殺,美國爆了一百艘航母,碾壓日本的過程中,用一場海上大戰役總結了自己海軍作戰思維。二戰結束後美國海軍的發展。都是按照二戰實戰誕生的思維建設的。

世界獨一無二的海軍,均是有自己的海洋作戰核心思維。而思維都是在大海戰中總結的。任迪這幾場任務還沒打過大海戰呢。就算當初海宋開始爆航母的時候,任迪的應對策略還是用導彈擴大陸權優勢應對對海權。但是在這個位面核鋼位面,海洋的意義不僅僅是交通線,還有資源帶的意義,海軍的意義不僅僅是進攻還有守住海洋國土。這個世界一個個傳統勢力海軍勢力都非常強勁。

如果要在大洋上維持一隻威懾力量,在無海軍思維指導下,該造什麼戰艦。戰艦在戰鬥羣的定位什麼。黃土區現在是茫然無知的。還有那就是造艦極易造成黃土區和周天合盟原本就脆弱的關係失去平衡。在沒有必然戰勝把握的情況下,投入戰爭資源。拉開對抗戰略是不智的。

整個黃土區維持的戰略還是陸地戰略。至於現在黃土區該做什麼?

在黃土區秦嶺作戰指揮室中,趙璟雯轉身面對身後龐大的地球投影,素手擡起,一道光束照在了西域地區。對着身後的一位位嚮往者說道:“大陸是一體的。用海權者的話來說,這塊世界上最龐大的大陸是世界島。呵呵,核元紀年35年之前,我希望看到青藏高原的穿山隧道竣工,西域地區夷播海,鹹海,裏海中亞湖泊連成地域,被我們的鐵路貫通。”

在趙璟雯後方地球投影上,被趙靜文檔手神經控制出現了兩條交通線,一條沿着絲綢之路到達地中海另一條貫穿喜馬拉雅山脈衍生到亞洲次大陸。

兩條交通線建設伴隨着是大量人口點向着西方擴張,連帶着軍事也對着西部擴張。放在任迪位面,這種戰略一旦實施,必然會被世界上的國家警覺,在全世界範圍內圍堵。沙俄曾經就是這種戰略,所以英國在克里米亞帶着歐洲羣毆了沙皇后,又在東亞尋找代理人圍堵沙俄。慫恿日本打日俄戰爭。

但是現在黃土區的這種戰略,不過是秦取巴蜀,得實際利益(產糧區),讓中原諸國放棄戒心的效果。擁有龐大工業製造,和糧食產量的黃土區在願意繼續在陸地上刨土。對於周天合盟的一幫元老們來說,這是眼下情況中最好不過的結果了。畢竟這個世界海權思想已經瀰漫了幾百年。一時間想轉變思維看世界,還是很困難的。

趙璟雯在清晰的表達了自己的意思後,一位軍官舉手問道:“蘭特人那邊怎麼辦。”

趙璟雯瞥了一眼歐亞大陸上方的角落說道:“陸地不屬於他們。如果他們阻擾我們,那就讓第二次北亞戰役延續。如果他們不阻擾……”

趙璟雯看着面前黃土區的高級成員,臉上露出一絲狡獪說道:“那就讓他們準備好應付未來的第三次北亞戰爭。” 這是最差的時代,因爲這個時代每個人,無法以個體爲單位繁衍生存,這個時代人類對社會集體的依賴前所未有。健康成長需要社會,學習知識需要社會,吃飯最基本的農業,也需要社會工業化,不是有一袋種子就能種植生存的。當然變得更聰明,活得更久也需要社會,不可能憋在山洞裏面就能打坐長生。

當然這也是最好的時代。正如有的末世世界一樣,所有的人都沒了,就剩你一個漫步在大街上,所有的物品物資,以前都要錢的物資,任你挑選。對於生強力壯的末世強者來說,靠着力氣和武力就能獲取以前輪不到自己的東西,實屬痛快。一種都由我說的算的痛快。

對於工業黨來說,整個世界都是自己說的算,也是痛快,恨不得拉着二十一世紀的工業機器跑到明末去當工廠主,缺人了就在到處是饑荒的陸地上招人,缺資源了就開着船全球去搶。世界上那個民族不聽話,就放流感病毒去滅種。

而現在對於黃土區來說,現在的陸地就是獨享的。數百萬人聚集在高原上,隨着炸藥對山體的不停破壞。一條隧道正在沿着喜馬拉雅山脈貫穿,而在世界最高山脈的南側,一個個橫跨數公里山谷的拉索橋正在建造。當山脈隧道鑽成功後,將直接通過大橋穿過山地到達南亞次大陸。

而在北亞和西亞地區,各種建設無需考慮過國界,無需考慮某座山某個湖泊,在當地民族心目中的信仰地位。無需在乎當地人的特殊的生活習慣。比如說任迪位面的中亞,當地人是遊牧的生活習慣,生活的很自然。不能用農耕思維去評判他們的生活。

而這個世界大陸是空曠的,空曠了上千年。千年前的那些國家留下的房屋,精美的佩飾,羊皮毛毯,化工塑料製品,甚至還有埋藏在黃沙中的機械車輛,發動機塞滿草根,不知道什麼時候被鳥築巢的戰機(蒙皮全部消失只剩下骨架。)。

這片土地過去的主人都已經作古,只剩下黃土區自古以來生活在這個大陸中央。嗯,最初的黃土區次人類就是紮根在黃土地上的,紮根大陸內陸地區。現在黃土區在陸地上基本上就是想幹什麼就幹什麼,鐵路儘可能的向西推進,城市儘可能的向西興建,人工葉子農田隨着這些西經策略在大陸上蔓延。

就如同當年美國的西進戰略。羸弱的印第安人無法阻止這股潮流,而蘭特人也現在也無法與黃土區正面衝突阻止黃土區在亞洲大陸上的擴張。沒有海洋霸權戰略的黃土區現在專心陸地戰略,讓亞特蘭特獨自面對黃土區。如此心驚膽戰的面對。

高加索山脈以西東歐地區。今年凌冽的寒風比往年猛一些。大量的人口從歐亞大陸南方返回到蘭特人的北方區域。這些人口大部分曾經是萬明斯坦的人口。曾在較爲溫暖的印度洋海域生存,在周天合盟奠定印度洋之戰的時候,這一波人口到達了中亞古地中海水帶上(裏海與鹹海、地中海、黑海、亞速海等,原來都是古地中海的一部分),然後現在這些萬明斯坦的遺民們被迫再一次向北遷移。

生命力更加頑強的黃土區人類正在大陸上擴張。這一場劇目就像地球進化史上更適合環境的物種開始擠壓原來物種的生存空間。亞特蘭蒂斯高加索山脈基地,潔麗思看着南邊黃土區越來越頻繁地擴張跡象。眉頭輕蹙。

黃土區擴張的太快了,亦或者是說,以黃土區現在的佔領模式,蘭特人所控制的中亞地區一刻都沒有佔領過。蘭特人在整個中亞古地中海水帶上只有二十萬新人類三百六十萬亞人類人口,而現在黃土區此次西部開拓的人口的第一期計劃就是千萬人人口在協調的。天空中飛翔的無人機羣,以及地面上生化獸。毫無懸念的將這片看似龐大實際上據點人口稀少的地帶清理乾淨,然後黃土區大量的人口建設基礎設施增加這塊區域的人口容量。

潔麗思面前的戰略地圖上,如果歐亞大陸是一個雙人坐位,黃土區這個大胖子正在一步一步挪動屁股將其他人擠出去。

潔麗思看了看歐亞大陸的東邊,然後有些不忿地說道:“現在就盯着我們了,欺軟怕硬啊。”

一旁的嵐雲說道:“現在我們比較好打吧。北美基地的消息來看。他們在北太平洋的軍事力量並不強,恩和陸地上的軍事力量比起來差距巨大。應該是對海洋放棄了。”

“放棄海洋?”潔麗思輕輕的唸叨着,然後點了點頭說道:“也對,現在他們的發展需要安全,在和周天合盟關係良好的情況下,還用不着擔心海洋方向。”然而隨後潔麗思陡然轉身對嵐雲說道:“可是這樣的下去話,我們完蛋的會比雷姆特人快。”

嵐雲攤了攤手說道:“那麼現在有什麼辦法呢?我們沒法更改他們的戰略。他們在陸地上的優勢太大了,一時半會不會放棄優勢轉向海洋。”

潔麗思說道:“需求是可以創造的,我們幫助雷姆特人怎麼樣?”

嵐雲:“你說什麼,我聽不懂。”

潔麗思神祕的笑了笑說道:“我的意思是,雷姆特人在北美大路上打的太辛苦了。我們幫幫他們。恩按照源頭,我們還是瓦特聯邦的一部分。”

嵐雲一臉茫然的樣子。潔麗思說道:“黃土區現在的發展是健康的,但是周天合盟呢?如果北美戰場周天合盟徹底戰敗後,會發生什麼?”

嵐雲眼睛亮了一下點了點頭說道:“太平洋就不是東亞人種的澡盆了。無論黃土區是否願意,只要有一艘雷姆特人的戰艦進入太平洋,他們就必須着手應付海上的威脅。”

潔麗思點了點頭說道:“還有,如果黃土區要控制海洋,他們現在的出海口是在北方,北亞和美洲接壤的範圍在高緯度地區,在我們的地磁攻擊範圍內,他們是不會通過白令海峽,威脅我們的美洲基地的。而他們最適合的海上據點應該是這一條。”

藍色緩慢旋轉的地球儀上,橫跨北太平洋的阿留申羣島,這條從北亞堪察加半島衍生到阿拉加斯加半島的火山島嶼鏈現在掌握在周天合盟的海軍手裏。是美洲軍方和黃土區進行貿易的重要航道。

嵐雲開始計算着北美地區的黃土區崩盤的後遺症。然後擡起頭來問道:“你準備怎麼幫?如果是泄露科技給他們,我覺得得不償失。”

潔麗思笑了笑說道:“當然不是和他們科技合作,能源,我想我們的能源供應給他們。這個合作他們一定會願意接受的。”

沒有永遠的敵人,只有永遠的利益。國與國之間的幫助,動機根本不可能純淨。在面對強大敵人的時候,給另一國幫助,並不是讓另一國渡過難關,而是讓自己活得更久。

一小塊領土一段荒原的邊界,就能讓兩個相鄰的國家,火花不斷,背上戰爭的包袱。至於潔麗思是獲取過介入權杖這個道具的。也就俗稱攪屎棍的道具。雖然這個道具在這個世界沒用(獲取方式,如英國一樣攪屎棍。使用效果,強行插入另一位演變軍官的任務。)但是潔麗思的行事風格從現在可以看得出來。

對於世界上任何一小塊地,如果裁決者的態度模糊一下,猛然撒手,留下這個問題,就能讓爭議持續下去。而爭議之所以成爲爭議,則是兩個國家都沒能力裁決。就算用戰爭也沒辦法解決,反而會拖住兩個國家的發展。要是有一個國家力量增長到一定程度在國勢上徹底壓倒對手,被擱置的爭議,就可以拿出來談自古以來了。

鏡頭切換。

蜀區,巨大的磁籠子中,八千萬度的離子體正在磁場中運轉。磁約束點火持續了一千八百秒後結束。在二十一世紀中,核聚變技術號稱永遠都差二十五年。因爲每次造出來的反應堆,都是距離持續穩定的製造能源要差一步。然後就得重行設計熔爐。

當然至於超聲波冷光點火核聚變,和激光點火慣性約束核聚變怎麼看都是有些不靠譜。至於現在的模式已經是任迪按照第二天賦規劃中的最優模式了。理論上是可以達到近似一億度。但是實際上那麼強大的磁場還沒有,只能降低標準用替代的東西。看到此情此景,任迪還是有點懷念孫冰慧。如果孫冰慧的天賦在,估計這次實驗差不多就成了。

核反應堆漸漸停止充入電能。反應堆停止。實驗結束後,任迪拿起了一小塊材料,非常小巧的材料,爲納米尺度上的排列,現在也只是這種材料才能產生足夠強的磁力,但是現在只能實驗室生產少量的材料,在任迪第二天賦的設計中整個可控核聚變磁籠都是這種材料,耗費巨大,且不說,還有種種的問題。因爲當這種材料做的這麼大塊的時候輕微的碰撞都會產生影響性能的內部裂縫。

看了看這個再次興建沒有任何效果,這是接近一步的耗能熔爐,任迪搖了搖頭說道:“這不是一個部門的事情。也難怪這個世界弄不出來這個。” 北美加勒比海蔚藍的大海中,海中的一個巨大黑影逐漸擴大,就像在水下要撞到海面一樣,在從水下付出的一瞬間,大量的水向周圍四溢,白色的水流帶着水泡朝着周圍散去,就像在海面上開了一朵白色的花。

露出睡眠的是一個巨大鯨魚的背部,在出水面的五秒鐘內。鯨魚背部的,發出了煤氣罐炸膛一樣的氣流悶響。四發導彈在鯨魚內部胸腔。擠壓下氣流的力量下噴射出來,隨後在半空中點火。而巨大的鯨魚背上猶如眼瞼(眼皮)一樣合攏,將露出的洞口覆蓋。在水花中繼續一個猛衝進入大洋中。

至於導彈則是劃過長空,朝着兩百公里外的目標飛射。飛彈重重的打擊在巴拿馬要塞上,恩這個位面不叫巴拿馬,周天合盟將這個地點喚作鐵橋,當年命名寓意鐵橋攔江。至於現在這是溝通太平洋和大西洋的戰略節點。雷姆特人和周天合盟在這裏雲集了大片海陸空力量進行攻擊該處爆發的戰役雖然戰場不大,但是此時南美北部地區的戰鬥,和北美南部的戰鬥都要照顧這個作戰節點。

至於現在雷姆特人已經在南美和北美地區取得了局部勝利,能夠通過陸路朝着巴拿馬運送兵力和火力。周天合盟在巴拿馬的要塞只能靠着太平洋的艦隊進行支援。

ωwш ¸тт kán ¸℃ O

帶着兩百公斤個炸藥戰鬥部的導彈從天空中猛然拍下,大片碎石在地面轟鳴的瞬間,無數碎石猶如噴泉噴射的水柱一樣衝上天空個。這裏的自動防禦要塞已經在雙方各種火力打擊下變成廢墟,而且朝着絞肉機的方向發展。

也就是在此等火力的打擊下,大量生化鼠還是乘着自動登陸艇,到達海岸線。朝着修羅地獄一樣的戰場衝上去,連同3生化部隊一起衝上去的還有一批批刀鋒戰士。火炮製造的碎石,攪拌碎肉的過程中,必須要有刀鋒戰士參加,生化部隊是拼命的,刀鋒戰士是控制戰場的。

由於火炮打擊劇烈,和高輻射,部分刀鋒戰士經常會發生全身儀器失靈,然後猛然敲打着全身的封閉的金屬裝甲。最後費力的摘下頭盔,呼吸着熾熱的空氣,感受着前所未有真實的疼痛,最後一臉被玩壞了的樣子靠在彈坑中靜靜地等待着死亡。

周天合盟的刀鋒戰士,瓦特聯邦的斯巴達,都是藥物以及精神控制的士兵。他們被派遣到這裏交戰,指揮官壓根就沒考慮過他們回來。就像打即時戰略遊戲,騷擾的部隊就讓他們死在那裏,多換掉敵人一些單位。

現在在雙方高層的眼中前線交戰的部隊就是資源造出來的殺人兵器。戰略地圖上消耗的兵棋。和黃土區的技術不同,黃土區的一個士兵指揮的生化鼠至少是在一千甚至一千以上。這得益於,黃土區輔腦技術的成功。加上戰鷹代替士兵眼睛監控大片地區的生化鼠,有時候甚至能在五分鐘內多六十公里外的生化鼠軍隊下達作戰命令。

而周天合盟現在的生化武器遠遠無法達到輔腦的地步。他們使用的生化鼠,就是按照條件反射的原理,電擊命令控制,和藥物注射影響生化部隊的情緒。至於對輔腦直接灌輸前進,後退,戰鬥等不可否決的命令。只有黃土區擁有這樣的技術。

同樣是電流控制,顯然通過輔腦直接打入電訊號,直接作用於大腦思維,用不可違逆信息,該信息的電流強度壓倒腦內其他電訊號記錄的思維。黃土區的生化鼠早就是最高權限握在人類手中的傀儡。

而現在周天合盟的掌握的生化獸,只是利用動物害怕疼痛形態。如果電擊過於猛烈,傳遞痛覺的神經元被弄壞了。生化鼠則會發狂失控,而藥物控制雖然會壓抑生化鼠的恐懼,但是一旦藥物過量,就會讓生化鼠喪失思考能力,變成直接向前衝,忘了打擊目標的行走蠢肉。這種技術本質上是馴獸。

也正是對生化鼠的控制差距,黃土區的控制更加容易。周天合盟的一位刀鋒戰士控制的生化鼠難以超過一百隻(注如果是大平原上用不着士兵控制,直接下達命令讓生化兵器無腦衝鋒就行了。),比黃土區要少一個數量級。而黃土區預計當腦輔助芯片成功後,在戰場上指揮的生化鼠將再次提高一個數量級。

孫馳勇曾經嘗試過引進黃土區的生化兵器技術,但是看了一下繁複的生產線,以及植入輔腦過程中複雜的機械對接,讓孫馳勇感嘆着這不單單是生化兵器了,幾乎是納米機械中將,量產機械兵的零件量。周天合盟根本抽不出大量的工人對這一套生產線進行維護,就算抽出了,足夠的工人,這些生化兵器在戰場前線士兵手裏的運用難度,已經逐漸類似於戰役指揮了,需要前線士兵思考該如何利用手中兵力。刀鋒戰士這種單人廝殺的兵種無法勝任需要嚴密計算時間差,戰場距離差距。兵力交換差距,單個兵種在不同地形下遭遇各類型火力打擊受損概率。

所以周天合盟還是適合量產的第一代生化兵器。同樣的雷姆特人也沒有突破生化兵器的技術代差。雙方都這樣消耗着。軍方几乎是大手大腳的在用着資源,而後方周天合盟的後方,當一船船物資運送到美洲,近乎無底洞的吞噬資源的時候,周天合盟的後方終於出現了一些不和諧。

澳洲這個生產鈾礦有着大片沿海經濟帶地區,按理說周天合盟軍方維護住美洲大陸戰線,他們受益很大,如果戰線失守,這裏就要首當其衝。但是辛苦維繫的過程中。這裏的周天合盟的家族終於憤怒了。

“憑什麼,當年周家之亂,已經付出代價了,難道還要逼我們嗎。”吳家家主吳天昊氣憤地罵道。這一年來原材料的價格一再下降,而且來自周天合盟的命令是繼續加大供應量。

當然如果單單是這樣,吳天昊也就忍了,這一年下來,澳洲的四大家族都按時完成合盟,但是按時完成卻換來了,長生名額的消減。這就讓澳洲各個家族就不能忍了,敢情順着核心區也要遭到這樣的待遇。

周天合盟的最新命令是戰功獎懲命令,在戰場上完成一定戰功,破軍殺敵,毀艦隊炸城級別的任務,則按照標準評判戰功,戰功的標準有三大元帥和元老們聯合評判。以元帥意見爲主。元老們的意見爲輔。

獲取戰功的士兵將獲取長生名額。這種最高命令本質上鼓勵周天合盟軍隊能夠逆轉現在的頹勢。但是要獎勵長生名額,那就意味着大蛋糕要重新分配。現在的世界已經軟柿子已經吃完了。元老們原本的計劃時準備吃黃土區,大量的可以勞動的次人類這代表着巨大利益。甚至能維持周天合盟的繁榮走向更高峯。但是一場戰爭讓這個計劃破產了,至於現在想要武力征服黃土區,完全是找死的事情。雖然不知道黃土區的具體軍事實力是什麼情況。但是明白黃土區現在和周天合盟在發電量上已經超過了周天合盟三倍。有機物產量到達周天合盟其他區域的一點五倍。工業產值達到黃土區總工業產值的百分之五十。再加上現在蛻變者龐大無比的數量。

一百年的來,首次戰爭紅利斷了。獎勵一部分人必須將另一部分人碗裏的肉挖出來。也就是長生名額分配。核心區各個家族自然不願意吃虧,用自己的衰老成就他人的生。所以不公平的分配方式出現了。

鏡頭切換到兩天後。

孫馳勇在作戰會議上對着衆多軍官的投影指着山川河流的立體地圖上,講述着:“7683號高地在這次行動的戰鬥極其重要,蘇洛!”

一位年輕軍官站起來喊道:“在。”

孫馳勇說倒:“十二個小時後,你必須趕到。”

噹噹一陣清脆的聲音打斷會議。一位協調次人類副官敲門說道:“將軍有來自離州(澳洲)的重要情報。加密級別A級。”

孫馳勇說道:“念。”

這個會議本身的級別是S級別。這位情報官說道:“八月13日,離州,次人類發生暴動,星月港,濱海港,南陵港三座港口燃其大火。我們堆砌在哪裏的大量軍用物資損失不明。”

聽到這,孫馳勇愣了顯然很意外,然而一秒鐘之後,孫馳勇嘴角掛上了冷笑。輕聲說道:“這幫豬頭。”

孫馳勇很顯然是知道元老們新制度的最終是讓那些人的利益損害。澳洲港口發生的事情孫馳勇一點都不意外。如果要是澳洲的家族不做些什麼。孫馳勇反倒是意外了。

很快實施的圖片傳來了,港口上大量的混亂的人羣正在揮舞着棍棒,猶如野獸一樣咆哮。原本的幾個露天堆放軍用物資準備裝在載的軍用物資在燃燒。

在場的所有軍官吸了口冷氣。孫馳勇眯了眯眼睛,問道:“這什麼怎麼回事,不僅僅是調製的次人類在暴動吧。”

旁邊的副官說道:“根據最新的消息,還有部分從前線存活的刀鋒戰士。脫離控制參與了這場暴動。”

一旁的軍官問道:“怎麼搞的,連鋼殼中的刀鋒都看不好。離州的四大家族無能透頂了吧。”

孫馳勇看了看衆人說道:“各位這是叛亂,不是暴。是有組織有預謀的阻礙軍方獲取勝利,具體原因我會向元老會說明的,而各位,必須迅速評判,將所有的罪魁禍首逮捕起來。”

一位位軍官聽到了孫馳勇這麼說,有的露出了憤怒,因爲如果是陰謀的話,這是離州人第二次對軍方背後捅刀子。當然也有些軍官憂心忡忡,一位軍官似乎認爲這太激進了破壞了政治潛規則,說道:“長官?這樣是否不……”

話沒有說完,孫馳勇冷冷的看着他:“你有什麼想要爲叛賊解釋的嗎?”

看到孫馳勇冰冷的目光,這位軍官立刻將話吞了下去,搖頭說道:“沒有長官,我堅決服從命令。” 星月港口,一個全身血管凸起的人類,靜靜的趴在高處俯視着這個港口,這個人類,應該說是人類吧,從刀鋒戰士的鎧甲中爬出來後,已經佔據這個港口並且自由自在瘋狂了十二個小時了。他點燃了很多,掐死了很多。自由的嚎叫着。

鬼萌小小妻 和他一起的還有很多調製後的次人類,原本溫順的次人類如果要沒有經過洗腦這個步驟,而是輸入狂暴廝殺的畫面。就能形成現在大街上的野獸,很顯然,港口中這些瘋狂的調製次人類並沒有按照洗腦程序播放忠誠於新人類的畫面。播放新人類高貴,爲新人類服務是榮耀的信息。而是播放了暴虐的信息畫面。

蛻變術和調製技術上是類似的,關鍵是蛻變的軀體中,思維變化是誰主導的,如果是蛻變者本身的意志在學習自然科學知識,按照人文歷史確定自己的行爲準則。那就是蛻變,如果軀體中思維無自我變化能力,則是蛻變過程中被動畫畫面灌輸道理。這就是由外界可塑,至於可塑成什麼模樣,決定權在塑造者的手裏。

港口中動亂一開始,澳洲的幾個家族就着手控制動亂,大量的機械戰警在大街上行走,大量的軍事手持着槍械佔據高樓視角寬敞的地方。阻止動亂擴散。將破壞約束在最小範圍內。也就是港口中。恰恰這個港口是軍事物資堆積的地方。

天空中掠過的四軸無人機,鏡頭拍攝地面的畫面傳遞到後方,在澳洲南部城市地下,四十多位新人類貴族(多爲投影)坐在屏幕前看着港口上可控的混亂,燃燒的煙霧遮蔽了港口。

爲首幾位新人類臉上露出了笑意。這時候一位,五官方正兩撇鬍子的中年人說道:“各位,剛剛合盟來電詢問我們的損失,我抱着沉痛的心情,告訴了他們,三個物資轉運港口物資在混亂中損失大半。元老會對我們下達嚴令審查事故原因,杜絕這種可能再次發生。”

“哈哈……”在這位中年人說完後,下面的新人類們傳來一陣鬨笑的聲音。是對周天合盟的元老會的嘲諷。吳昊天說道:“現在這件事證明了,如果沒有我們,周天合盟現在的運轉意味着停擺。現在該是我們談條件的時候了。”

正在一位位澳洲的新人類貴族們正在愉悅的商談接下來要做什麼的時候。這時候大廳中出現了警報。這時候訊號接收器開始閃爍起來,吳天昊按下了按鈕,一位少將軍銜的軍官投影出現在吳天昊面前。

而這時候吳天昊另一側看到了大量的無人機在海面上出現。這位少將說道:“吳家主,你好,我方空中力量即將抵達。三個小時後,我軍登陸力量即將到達離州各個有可能發生叛亂的港口。”

吳天昊強自鎮靜說道:“這裏是我們的控制範圍,請你們離開。”

這位軍官冰冷地說道:“鑑於家主您所在的區域發生嚴重叛亂,而且是多地同時爆發。我方軍事指揮部判斷,您現在的人生自由安全不由自主。所以我軍決定控制離州,然後等待合盟議會的裁決。”

吳天昊大聲痛斥說道:“你們沒有權利這麼做,我奉勸你們離開,否則一切後果有你們負責。難道你們想嘗一嘗列車炮的滋味。”沒等吳天昊說完,對面的軍官露出冷笑然後就掛斷了。

在在場衆多新人類面面相覷下,很快屏幕上出現了大量戰鬥無人機。隨着激光閃爍,一個個監控的畫面天旋地轉的消失。很顯然這些監控的無人機是被擊落了。

而天空中衆多戰鷹,掠過城市。“開火!”一位城市中的軍官仰頭看着這些急速掠過城市的鳥類下達了這樣的命令然後一束束子彈對着天空發射,一隻鳥躲閃不及瞬間被打成了碎片,然而衆多鳥類散開在天空中向着四處逃竄。沒等這位打鳥的軍官開心多久,很快高空中一隊無人機從主隊列中飛出劃出一道弧線朝着這裏俯衝,一束束機槍子彈朝着地面開火。大量水泥被打成了粉末狀態。子彈貫穿了牆壁。這一隊反抗的士兵瞬間被擊殺。

無人機按照戰鷹的辨識,對街道上一個個行走的自走機械戰警進行了摧毀,在大量子彈的掃射下,以往這些在城市中威風凜凜的鋼鐵怪物,瞬間就變成了一堆廢鐵。

在海面上,大量的登陸艇拉出了白色的浪花線條,大量生化武器在次人類協調者士兵的協同下,預備登陸各個主要城市。

原本樂觀的離洲貴族們,不知所措的看着地圖上一個個城市出現了被入侵的紅點。

“阻止他們,必須阻止他們,他們這麼做是不符合規則的。這幫軍方的蠻子。”剛剛那個負責和周天合盟元老們聯繫的中年人現在語無倫次的要求給軍方的行爲回擊。

шшш▪ ttκá n▪ C 〇

這幫離州貴族原本只是要抗爭一下,感覺在合盟的現行規則下不公平,燒了軍方的物資。準備迂迴用這種取巧的手段逼迫周天合盟退讓,卻哪裏知道,合盟現在的規則對於合盟真正的力量羣體來說,不是約束的金科玉律。而是一種諸強爲了保持和平分配利益的默契。當軍方的利益被損害的時候。軍方果斷出手了。

從規則上來說,最早周天合盟的規則還在,隨着長生技術的出現,元老們爲了永生逐漸的破壞了規則,然後革新派崛起,發現元老在規則外的自私,所以革新派破壞的規則更多,在保守派眼中蠻狠霸道的取得了合盟中的話語權,而現在的軍方行事手段更是喜歡直來直往,直接用力量解決。

當初的革新派看現在的軍方,則是發現軍方竟然如此過分。規則一步步破碎後,則是叢林法則逐漸當道。如果繼續發展下去,如果軍方沒有毀滅的話,他們終究會發現,更年輕的年輕人會在他們的基礎上更加敢幹。視軍方內部規則爲無物,最終叢林法則會落實到每一個人爲單位。當規則破壞,下一代年輕人敢做的會超出上一代人的想象。

當一輛輛數十年前生產的列車炮被離州的新人類家族下令從隧道中拖出來,對着海面實施警告炮擊的時候。這時候在海面上的戰列艦擡起了炮管,戰艦上的機械管道上一枚枚核炮彈上膛。

當輻射的閃光在周天合盟自己的城市邊上閃爍,雖然這個核閃光和南美戰場上一連七八枚核彈同時閃爍的光輝遜色的多,但是卻由於非常靠近周天合盟自己的城市,讓人驚駭異常。

此次戰列艦核炮擊的殺傷很小,戰艦上的新人類軍官只是想變通一下。傳遞自己的威懾。炮擊就摧毀了三門列車炮。在地面上留下直徑上千米的輻射圈。然而產生的效果,讓軍方的年輕人非常滿意,——離州的那幫癟三們都老實了。

年輕的新人類軍官們志得意滿。但是周天合盟的元老們,在聽到這個消息後沉默一秒鐘後,猶如被踩了尾巴的貓一樣炸毛的跳了起來。軍方處理問題的手段觸及了底線。這已經不是在離州釋放核打擊是否符合當時情況的問題。而是軍隊的權限問題。當軍隊有權利對自家城市方向進行炮擊,而且是核打擊。如果默認這種權限,就意味着軍隊有鎮壓周天合盟任何一座城市的權利,也就是默認了軍隊主宰國家的權利。

核心區的元老們罕見非常高效的做出了一項決定,比當年和黃土區開戰的決定還要快。畢竟當初和黃土區開戰,元老們只是覺得有時間來騰出手來解決一下大陸上的問題。而現在軍方所做的幾乎是有關一個個家族生死存亡的權利。

這些古老的家族反撲起來力量不可小覷。首先一封封措辭嚴重的要求軍方給予解釋交出責任人的電文傳送到美洲大陸。然後就是一隻艦隊緊急集結,南下離州,準備接管那裏,這支艦隊已經被授權遇到特殊情況可以開炮反擊。

當這些舉措,到達軍方那裏的時候,年輕的新人類們,對合盟後方老爺的“過激”反應相當不滿,他們的想法是這樣的:“當初有關戰爭勝負成敗的物資被燒掉,也沒見到你們這麼大反應,這時候我們親手解決叛徒,抓住了顛覆合盟的陰謀策劃者,你們這些後方元老竟然如此激動。你們這幫國賊。”

隨着軍方接管離州,天下沒有不透風的牆很快有關這次物資燒燬的原因軍方得知了,原本因爲炮擊,感覺忐忑不安的軍方,陡然理直氣壯起來。認爲自己在爲國鋤奸。自己沒有錯,卻遭到後方如此不公。

代溝,交流上的代溝。兩方勢力重視的焦點不同,均不能理解對方的憤怒情緒,就算理解了,也因爲自己憤怒,不願意讓步。在九八月二十號,太平洋上,周天合盟的兩隻艦隊,開始在大洋上對峙。

周天合盟的問題嚴重了。 離州事變發生的第十天,當事情的發展超出周天合盟雙方的意料時。合盟的元老們開始揉腦袋了。

黃土區的聯網虛擬世界中,趙梓鑫親自發電給黃土區的現任最高指揮官。在虛擬大廳中二人進行了就目前局勢的交談。

“我們不準備對軍方讓步了……”趙梓鑫很顯然是下定了決心。趙璟雯淡淡地問道:“後果呢,如果這個時間段加劇對抗的後果是什麼。你們考慮過嗎。”

趙梓鑫說道:“如果貴方是考慮和軍方在北美大陸上的利益,大可不必擔心,合盟正在組織新的聯合軍隊,由合盟直接指揮,貴方可以參與。你們在北美的貿易路線依然是可以保障的。”

趙璟雯笑了笑,然後臉一肅說道:“沒興趣。”

趙梓鑫聽到這,帶着規勸的語氣說道:“現在軍方已經衆叛親離的,在過去你們和軍方之間的祕密交易脫離了合盟的貿易體系,很是招人嫉妒,現在合盟內部有人要求清算。如果你表態不正確的話。嘖嘖。”

趙璟雯說道:“看來我們是要在北方興建大型戰艦。家主你的意思是這樣的對嗎。”

趙梓鑫沉默了隨後說道:“按照協約,你們不能再在北方港口興建大型戰艦。”

趙璟雯微笑微微露出雪白的牙齒說道:“協約這種東西是保障雙方利益纔會簽訂的,你說呢。”

隨後趙璟雯拉開了全球投影,指着歐亞大陸上說道:“我們現在的精力在西邊,對於大洋上的事情,不想管也難得管。但是不代表我們就徹底放棄航運貿易的利益。我們的意思是維持現狀,關乎於我們的現狀。”

趙璟雯將目光轉向美洲大陸,淡然地說道:“至於你們?組成聯合軍團,接管軍方區域,你們認爲你們有能力,那就去吧。黃土區就不摻和了。我們的人力也不富餘。”

趙梓鑫說道:“璟雯,合盟中多少貢獻纔會有多少利益分配。”

趙璟雯擺了擺手說道:“一百年前,還沒有長生術,大家也無需長生術的時候,我相信有多少貢獻合盟就會分配多少利益,至於現在,你說的可信嗎?少量的資源卻涉及到了每個人都需要的長生術,合盟的分配公平?現在不過是賴的怕狠得,狠得怕橫的,橫的怕不要命的。”

趙璟雯的冷潮熱諷讓趙梓鑫臉上很難看。沒錯現在周天合盟就是這樣,至於爲什麼會這樣,保守派曾經罵革新派不守規矩,革新派罵保守派不知變通。當然現在軍方開始指着保守派和革新派一起罵,不知變通。而革新派覺得軍方不守規矩的時候,大家現在似乎明白了什麼?

善於變通的能人是在大家守規矩的存託下體現的。別人都守規矩,就我知道變通,那自然是我受到約束少一點,我更能一點。當變通的人越來越多,規矩漸漸變得活化,這時候下一代更不守規則,超出紅線外的能人就出現了。

同一個社會看不出來這種影響,但是如果有一個一隻都按照劃定紅線嚴守規則的社會運轉作爲對比的話,那一代代能人,也就只是圈子內的能人。到頭來,不過是自作聰明目光短淺的蠢貨罷了。

黃土區不需要長生術,只需要蛻變術。說起來,趙梓鑫有些羨慕黃土區現在的狀態,如果合盟內的年輕人,都對長生術不爭不搶,追求蛻變,整個周天合盟何至於出現這樣的裂紋。現在的繁榮至少還能在持續一百年。

當然這是趙梓鑫的想法,是標準的第一代元老的想法:“我們辛苦了上百年,爲周天合盟的繁榮奠定了基礎,我們享受長生,是應得的,難道有錯嗎?年輕人有了一些小成就,卻想在待遇上和我們靠攏,這是何等荒唐。”然而每個人的看法觀點都不同,偏向於自己是正常的,不偏向於自己纔是不正常的。

紫藤花戀 和黃土區的談判,面對小自己三倍的丫頭,趙梓鑫沒有取得任何任何成果。黃土區沒有配合執意維持北太平洋上和美洲大陸的海上貿易運輸線。雖然這條運輸線,周天合盟的元老們可以輕易派遣一隻艦隊切斷。但是再三考慮下,元老們不敢再軍事上冒這個危險。

核心區的元老們和軍方在海上的對峙一直持續,直到澳洲的生產活動恢復,一船接着一船資源北上在海面上繞了個大圈子送到了黃土區港口貿易,進行工業設備的交換。

演變戰場的任務世界就是這個樣子,到了後期各種平常人看起來精彩的人物你方唱罷我登場。但是沒有哪一個演變軍官希望後期自己的勢力是這麼精彩。

換一個鏡頭,任迪這裏。在複雜的加工工廠中,激光雕刻,真空倉中電磁震盪,上萬個步驟正在進行納米材料的大型結構體加工。在攀登科技樹的過程中,試驗場中的材料性能要比工業上應用的材料性能高一大截。但是實驗室的材料沒有規模化生產。是無法創造經濟價值的。

科技和生產線,不僅僅是生產部門有求於科技,科技研發也要有求於生產。特斯拉的交流電專利,並非不可行而是敗給了控制下游生產的財閥。科學家掌握一個材料形成的各項參數,各種實驗室工藝過程的數據,這個數據交給工程師後,大量的工程師,按照這些實驗數據根據現有工業能創造的條件,將每一個過程設計加大產量,並且便於普通工人利用機械操作完成(自動化)。

如果只有科學家掌握的實驗過程的參數,沒有工程師按照實驗過程參數,進行工業設計。一項牛逼的科技永遠都在實驗室中。法拉第的電磁實驗剛剛實驗的時候,只是實驗室中讓金屬物體偏轉的小魔術,甚至有一位貴婦人問道這玩意有什麼用?這在生活在電力時代人人們看來這個問題太可笑了,電到底有什麼用?現在人有一萬條理由鄙視這種無知,但是在當時,衆多貴族看到這個現象後,就是科學的小魔術。當然後來大量的工程師按照法拉第實驗出來的理論,將這個魔術放大,一步步搞出來大功率發電機,大功率電動機後。電就不是魔術了,而是大魔法。

工程師,大量能將實驗室理論實驗(小魔術),在工廠中塑造成爲工業規模的反應(大魔法)。在早期科技時代,大家都重視科學家,不缺工程師。追求科學家,越有名的科學家似乎國家科技力量就越強大,國家的技術就越強大。但是物理規則是不會變化的,一條條物理規則摸索完畢後,科學研究方向已經固定,開腦洞無法更改物理規則,大量的科技成果,僅僅是觀察到的成果。

觀察到不意味着能做到,人類能用量子對撞擊觀察到一種種微觀粒子,但是不代表就能做出水滴。科學家負責看到,工程師們負做到,將只能干涉到的變成可以做到控制到,將難做的便容易做,將容易做的變成機械自動做的。

這就是這個世界科技斷代的原因,不是出不了科學家,而是工程師,能將實驗室成果變成工業產能的工程師不夠了。單槍匹馬的科學家沒能力設計出工業生產線。除非科學家是魔法師,在高魔世界,個人就有強大的類似於工業機械的操作能力。一個人就能開實驗室,建造魔法塔製造產能。

如果將一個國家比作成魔法師的話,科學家相當於魔法師的知識智慧,而工程師相當於魔力。至於普通工人則是相當於魔法師購買材料的財力了。

任迪要核聚變,從現在設計的外貌上絕不是那麼Low。看起來將會非常科幻。全陶瓷超導陶瓷材料,就像一枚巨大的玉璧一樣,該材料能製造前所未有強大的磁力。外貌就像外星人的飛盤一樣。

在工業生產的平臺上,趙璟雯的投影刷的一下出現。嗯,對於這種戰略生產科技的研發,因爲任迪的能力最強,大腦安裝輔腦最多。對全局的考慮最細緻。所有任迪是技術骨幹。但是這個研發過程中在黃土區最高層中時刻關注,趙靜文檔投影是想什麼時候來就什麼時候來。任迪沒有單方面關閉通訊,拒絕視察的權限。

趙璟雯檔投影在幾個房間出現後,找到了任迪,問道:“最近怎麼樣?”

任迪調開了整個最新磁籠設備的最新進度,整個磁籠設計一個個主要零件在投影上以紅色黃色綠色藍色清晰的顯示該項目的進度。任迪說道:“32年可以製造出樣機。不過該技術大規模運用,是考驗生產體系的,我們所有牽涉到該項目的生產部門,各種生產標準都要提高。大量運用應該需要十年,在這十年我們的工業鏈才能跟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