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這一點來就能說明曾毅雖然對古老充滿了怨恨但是同樣他已經在心中承認了他這個親人,否者以曾毅的性子又怎麼可能做出這種出力不討好的事情。

一切就緒,曾毅盤坐在古老的身邊開始了更深層次的入定,之所以不立刻給古老續命是因爲一方面自己的狀態還沒有調到最佳。

另一方面是此時還沒有到陣法與天干地支還沒有十分完美的契合,只有在夜晚子時,整個大陣才能完美的矇蔽天機,到了那時纔是續命的最佳時機。

時間一分一秒的流逝四十九明燈在空中不停的更換這自身的位置,直到子時的到來,明燈中的燈火爲之一亮,將整個天台照的一片通明。

是時候了!

只見曾毅一直緊閉的眼睛也在這時猛的睜開然後絲毫沒有猶豫的將體內的金色命格逼出了體外!

夜晚的陽臺被來有着很大的夜風和霧氣但是就在曾毅命格出體的那一刻,瞬間風停霧散,樓下三樓的婦產科,原本嗷嗷亂叫的小崽子們彷彿都受到了某種指示般,瞬間停止了哭鳴!

命格出體對於任何一個術士來說都代表着將自身至於危險之中,但是此時曾毅也顧不了許多,直接將命格至於古老的眉心。

一股帶着生機的綠色順着命格向着古老的眉心融去,生機像是一涌活水,將古老幹枯的土地灌溉,他的臉上漸漸的顯現出紅潤的光澤。

一切如常,子時很快的過去,曾毅飛快的在長明燈暗淡之前收回了命格,然後一切再次恢復如常,只不過是他的臉上出現了一絲的蒼白,原本活力四射的年紀竟然有了一絲的暮色。

“艹,一個時辰纔給老爺子關注了半年的陽壽,而且要了老子將近一年的壽命!”像是怕被上天聽到,曾毅鄙視的看着天空嘴裏嘟囔了一聲,然後再次陷入了沉寂。

日出日落,就這樣轉眼間,已經過去了六天,再次給老爺子注入陽壽之後,曾毅的頭髮上已經有了一絲的花白!

這並不奇怪是他生命力透支的表現,按理說今天已經到了最後一天,老爺子的三年陽壽應該已經補齊,但是曾毅的眼中竟然出現了一絲的糾結和痛苦。

原來直到現在曾毅給老爺子耗費了的陽壽並不是六年!而是已經八年,就在第二天續命的時候,曾毅就已經發現給老爺子續命消耗他的陽壽是越來越多。然而即便如此古老的陽壽還有半年沒有蓄滿。

“這得要我積多少陰德才能把這麼多陽壽都補回來啊!”曾毅一臉埋怨的對着,躺在牀上已經氣色紅潤的老爺子嘟囔道,但是老爺子明顯沒有甦醒,所以並沒有回答。

接着又見曾毅咬了咬牙道:“明天最後一天了,老爺子一切就看你的造化了!”說完他再次閉上了雙眼。 當您能看到這一章的時候,是不是可以給咱一個收藏,在評論裏發表一下支持,咱就需要這麼點安慰,提前謝謝了。。。。。。。。。

在這段日子裏除了古正雄曾毅的父親張老和林雪以及另外一個不知名的女人經常站在門外一等就是一天外,其餘的衆人已經早就離去。

本來林雪已經打定了主意要同曾毅斷絕關係,但是當聽到曾父電話中提及他可能會有危險時,那顆封存的心竟然再次跳動了起來,沒有絲毫有餘,她彷彿本能一樣就來到了這裏。

“我就是來看看他怎麼死的!”林雪違心的用一個藉口安慰這自己,但卻不知道那緊緊扣着的雙手卻出賣了她。


其實在她的心中根本就沒有放下過曾毅,甚至有時候會想到過接納蕭媚,畢竟一切的一切都是天意弄人,但這些東西她也只是想想罷了,因爲她所接受的教育以及女人的本質都不允許她這麼去做。

直到第七天的下午,其餘等人像是商量好了一樣再次出現在了樓道口出,而甲四還是如往常一樣一動不動的蹲坐在門口處,只不過不知何時手中已經多了把三尺青峯。

雖然劍尖指向地面,但任誰也不敢小視,從而讓站在外邊一臉抱怨的人們安靜了不少。

古正雄對這甲四確實十分的恭敬,雖然在幾次搭腔之中,甲四從來沒有搭理過他,但是就衝着甲四從曾毅命令下達以後,就再也沒有移動過一下,就足矣讓他敬佩不已!古家的男兒多入軍旅,試想又有幾個人不對這種豪男敬重呢。

同時古正雄也對自己的這個便宜侄子也充滿了疑惑,因爲就在曾毅下達過封禁的命令之後,又有八十名手拿長劍的西裝男出現在三個樓道之中。因此還差點引起了整個醫院的恐慌。

試想在這和平的年代,一百個如同黑社會般的強壯男子出現在醫院之中,會是一個什麼樣的場景,而且這些人不言不語,除了到達某個位置之後,稍作調整就蹲在那裏在也沒有了動靜。

如果不是親眼看到他們是怎麼過來的,古正雄都以爲這些根本就不是活人,也幸好古家權大,纔將這裏的消息封鎖,否則不定又有什麼事情發生。

呆在天台的曾毅並不知道這裏發生的一切,此時的他正在爲今晚做着最後的準備!

註定今晚是一個不平凡的夜晚!

時間很快到了子夜,長明燈也即將再次通明,張老頭頂處的白鶴銅燈依然亮着,而且苗頭遠比第一晚上要大的多足有三寸有餘。

而然曾毅的臉上並沒有露出輕鬆,反而有些不安,因爲前幾天所作的一切,都是在爲今天晚上做準備,只有再長明燈撤去,青銅燈上的魂火迴歸古老的身上 ,而這一切都沒有受到天道的制裁,那樣才能算是整個法事結束。

天台上如同白晝般的亮起,讓站在門口的人心神一震,臉上充滿了不可思議,唯獨曾父,林雪,古正雄以及那名婦女一臉的擔心,因爲他們知道這是法事開始的節奏,而今天更是曾毅口中的最後一天!

只見曾毅臉上像是作出什麼重大決定一般,再次將命格逼出,按照往常一樣開始給古老補充陽壽。

而於往常不同的是,曾毅一開始就沒有限制自己壽命流出的速度,像是不要錢一樣向着古老的眉心涌入。


古老的印堂就像是一個不見底的黑洞瘋狂的接收着這充滿生機的活力。

時間在一分一秒的流逝,子時說到底也就一頓飯的功夫,終於在還有片刻功夫的時候,曾毅感到古老的印堂已經再也容不下更多的生命,這纔將命格重新收回了體內。

而此時雖然命格依然金光燦燦,但是曾毅的眉目間已經出現了老態,原本只是有些花白的頭髮現在已經兩鬢如雪!

曾毅並沒有發現自己的異樣,因爲接下來纔是最爲關鍵的時刻,只見他緩緩的將古老同四十九盞長明燈的聯繫切斷,然後又將青銅燈上的魂火還回本體。

隨着魂火的還入,曾毅緊閉雙眼,仔細的體悟這周邊元氣的波動,然而他擔心的一切都沒有發生。

古老的眼角也在片刻之後睜開!一切就像是恢復了正常一般。

“老頭,你命大,活過來了!”看着古老爺子眼中重新匯聚的精光,曾毅終於確認術法已經成功,強忍着內心的激動,一臉鄙夷的看着古老說道,像是很不情願他活過來一樣。

“我活過來了?”古老爺子感受這體內再出充滿了力量,不由有些難以置信的說道,然而當看到曾毅滿須鬢白的樣子,對自己充滿了怨恨道:“小子你的頭髮怎麼都白了,是不是因爲老不死的原因!”

“別扯那沒用的了,走吧別在這裏站着了,風怪大的!”老爺子的表情看在曾毅的眼中,對着次賠本買賣做出了肯定。

“是不是!”老爺子明顯十分的倔強,依舊不依不饒道。

“哎呀行了,是!反正你還也換不回來了,趕緊下樓,我都累死了!”說着曾毅率先向着樓下走去!

而老爺子看着眼前還很年輕,但已經有了暮態的孫兒充滿了愧疚,沒想到最終還是這個外孫救了自己!

見曾毅推門出來,甲四一下從地上站了起來然後站在了曾毅的身後,曾毅看了眼眼前幾十個一身貴氣的衆人,將眼光一下聚集在了林雪的身上!

“老爺子怎麼樣了?”古正雄問出了衆人最爲關心的問題。

但曾毅明顯沒有將他的話聽到腦子裏,雙眼緊緊的盯着林雪。

現在天氣已經漸熱,林雪並沒有穿笨重的羽絨服,只穿了一個黑色的打底褲和一件白色的長身線衣,整個凹凸有致的身材在這緊身的衣服下被襯托的淋淋盡致,臉上更是不知是刻意還是無意的畫着淡淡的薄妝,將整個人襯托的如同絕塵的仙子一般。

“娶了媳婦忘了娘,白眼狼一個!”一直擔心的看着兒子的曾擎天在看到兒子的樣子後不滿的嘟囔道。

他的話引得一旁的林雪臉上一片嬌紅。

“你來了!”沒有想到林雪也在這裏的曾毅,手足無措的走跟前說道。

“曾叔說,你在這裏有危險,我來看你怎麼個死法!”明顯林雪還在生着曾毅的氣沒好聲的說道。

“呃!”

曾毅尷尬的撓了撓頭站在了那裏沒有在去接話,而早在見到張老的時候就知道了兩人間的問題立刻對着曾毅威脅道:“小子你是不是欺負林雪了,我可是答應她媽了,你要好好照顧她的,不然你嬸不跟老爹我好了,你看我怎麼收拾你小子。”

“啊!頭暈!”

曾父的話,讓曾毅不知道怎麼回答,立刻捂着腦袋準備轉移話題,原本就對曾毅頭髮變白充滿擔心的林雪,在這一刻再也不顧對曾毅的怨恨一步衝了上去,扶住了曾毅。

“這是誰啊!”

古老年邁的聲音從曾毅的背後響起,整個樓洞中的人集體陷入了死機當中。

嘶~

只聽見一聲聲吸冷氣的聲音。

真的死而復生了?曾家的人還真有這麼大的本事?

衆人不敢相信的看着眼前的現實,看向曾毅的目光也都充滿了敬畏!

其中一個青年眼中的驚訝一閃而過,低下腦袋不知在向着什麼。

“爸?”

古正雄揉了揉眼睛看着眼前,身子骨十分硬朗的老人,如果不是那一身醫院的病人服,他還真不敢去喊這一生爸!

“哼!沒問你這女孩是誰?你他娘又想挨鞭子了不是”在曾毅面前慈祥的老人,此刻再次暴漏出他火爆的脾氣對着古正雄絲毫不留面子的吼道。

“嘿嘿!她是毅兒的女朋友。”古正雄衆人眼中的鐵漢,軍隊中說一不二的少將在老人面前如同溫順的小貓一樣乖乖的說道。

“呦!老頭沒發現你脾氣還挺大啊,來在吼一聲,看看能把這燈泡震碎不能!”一直沒有說話的曾毅語出驚人的說道。

嘶~

他的話音剛落,身後的衆人在次吸了口冷氣,老頭?燈泡?

古老爺子是誰,在場的那位沒有被他老人教育過,那都是血淋漓的過去啊,每每想去,身後身居高位的衆人們,都不由自主的打了個寒顫,就連張老也有些目瞪口呆的看着曾毅。

終於曾擎天早年還接觸過古老爺子,自然知道他的脾氣,經過上次的交談後他已經知道了妻子回家時的誤會,此時正一臉你慘了的樣子看着曾毅,古正雄更是閉上了雙眼準備等待暴風雨的來臨。 然而讓人大跌眼鏡的是,古老爺子一改常態,竟然讓曾毅一句話噎的臉色通紅,然後一臉討好的看向林雪道:“丫頭多大了!”

老爺子的討好, 訓夫攻略

常在官場的高官們,此時看向曾毅的眼光已經變了個樣子,能讓老爺子因爲一個人而討好另一個人的,到現在估計也就他這麼一個了!可見曾毅在古老心目中的地位是何等的高。

所以衆人不得不端正對曾毅1的態度,更有甚者已經做好了討好曾毅的準備。


“老爺子,我今年二十一歲了!”林雪乖巧的將自己的年齡告訴了老爺子。

顯然林雪對曾毅剛纔對待老人的態度明顯不滿,一對勾人的眸子使勁的白了曾毅一眼。

一直盯着林雪的曾毅在看到她的不滿以後,立刻露出了討好的笑容,不由自主的摸了下自己的鼻子,這讓已經人老成精的古老頓時看清了這裏的關鍵,對待林雪的態度更加的和藹。

看透老人心思的曾毅,對於古老的陽謀沒有一絲的辦法,就在這時,一股冥冥中的天意和曾毅的神識一觸及逝!

但這片刻的接觸已經讓曾毅知道了很多即將可能發生的事情。

“艹!”下意識曾毅罵了一句,卻不知他對着的方向正好是還在生他氣的林雪。

“什麼?”本就想找曾毅麻煩的林雪頓時化身爲一隻猛虎,張牙舞爪,原形畢露的對着曾毅吼道。

林雪的彪悍,讓曾毅本能的一陣苦笑,看着旁邊幾位老人一臉愛莫能助的樣子,曾毅沒有太多的時間解釋,對着甲四吼道:“甲四,我沒有出來以前任何人不得上天台!”

“諾!”

然後就見曾毅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再次跳上了天台,留下一羣目瞪口呆的衆人!

誤入迷局 我孫子果然有才華,逃跑都這麼有水平!”當一直以不怒自威聞名於世的古老說出這樣的話,頓時引得衆人大跌眼鏡。

“曾毅你別跑!”古老的話將林雪驚醒,然後就見林雪緊跟曾毅的步伐向着天台追去。

“主母留步!”

一直不曾說話的甲四,在這個時候竟然也開口說話了,而且聲音中還有着一絲溫柔,像是怕嚇到林雪一樣!

“我要殺了他,你給我讓開!”林雪沒有理會甲四的話依然要闖進天台。

面對林雪的硬闖,甲四像是十分避諱同林雪身體間的接觸,竟然被她硬生生的擠出了一個道理

林雪闖進去的瞬間,彷彿給其餘等人帶來靈感,就見古正雄也要強行闖進的時候,卻發現一把三尺青峯架在他的脖子上……

這他嗎人和人的差距怎麼就這麼大呢!古正雄從甲四冰冷的眼神中知道,如果自己在行闖入,對方的長劍絕對會像削平果一樣,把自己的腦袋削下來。

古正雄不得已往後又退了一步,如同受了委屈的小媳婦般,一臉幽怨的看着甲四

“唰!”

甲四的三尺青峯,被他如同插豆腐般再次插在了地上,然後挑釁的看了眼前的衆人一眼,從新蹲會了以前蹲守的位置。

站在天台之上,本來準備繼續追趕曾毅的林雪,卻發現天空中,即便是黑夜也能讓人看見一團黑色的濃霧在天台的上空集結,不,應該說是在曾毅的頭頂集結。

沒錯正是天劫,這已經是他經歷的第三次了,那種感覺他不會記錯。

“曾毅那是什麼?”全心備戰的曾毅突然聽到林雪的聲音,頓時有些亂了陣腳,由於時間緊迫他來不及跟林雪解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