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須的!”黃傑笑了一下“我記得那時候在村子裏的時候咱們喝那三塊錢的白酒都喝的那麼開心,每次喝酒,必須連幹三個,現在喝酒很少有人陪着我連幹三個了。”說到最後的時候黃傑忍不住的嘆了口氣。 280 叫小慧的女人

我師傅跟着哈哈哈的笑了起來,笑聲之中有些哀傷,有些緬懷的味道,柳三爺也跟着在一旁笑了起來“哈哈,來吧,走着走着。”

劉媽這個時候也把果酒給我們拿了過來,給我倆一人倒了一杯子,我和柳青兒對視了一眼,拿着這果酒便嚐了一口,酸酸甜甜的味道,像是飲料,但是卻比飲料有勁,喝着感覺非常不錯,入喉以後還非常舒適的感覺。

柳青兒喝下了以後,面色也是微微的發紅,而我看了一眼我師傅和黃傑他們那邊,他們已經連續將最後的兩杯子喝完了。

想着我師傅他們年輕的時候可能就是非常喜歡喝酒吧,所以到了現在還是遵循着以前喝酒的規矩,想到這以後我有些好奇了起來,不知道我師傅和黃傑柳三爺他們年輕的時候是個什麼樣子。

黃傑一邊陪着我師傅喝酒一邊招呼着我和柳青兒吃菜,而劉媽是一個很有眼力勁的人,很多菜我們知道怎麼吃的時候,劉媽就把菜給我們分到一個小盤子裏面,保證我和柳青兒每一道菜都可以嚐嚐味道。

等着我吃的差不多的時候,我師傅他們還在拼酒,看得出來黃傑也是一個非常能喝酒的人,陪着我師傅和柳三爺喝了這麼多,居然沒有什麼事情。

而這個時候我師傅他們喝完一杯酒以後緩緩的將酒杯放了下去,跟着我師傅習慣性的摸了摸他那下巴的鬍子看着黃傑問道:“老黃,這麼多年,一晃就過來了,好像咱們年輕的時候,那些日子就在昨天一樣,這一眨眼的功夫我們都老了。”

柳三爺也跟着哈哈的笑了起來“是啊,真的老了,那個時候我還記得咱們三個人爲了一個女人爭得頭破血流的,想想那個時候真的很開心。”

黃傑聽到這的時候神色也有些黯然了下來,我師傅跟着開口問道:“你現在還跟小慧有聯繫嗎?”

我聽到這的時候當即豎起了耳朵,看來我師傅喝多了,終於要開口講一下他們年輕的時候的事情了,而黃傑這個時候點點頭說道:“沒有聯繫了,據說當年咱們三個人離開村子以後,小慧嫁人了,我後來回過村子裏,但是沒有看見小慧。”

我師傅和柳三爺聽到這的時候他們兩個人都愣住了,跟着柳三爺率先開口說道:“這都是命,小慧人家不屬於咱們三個人。”

我師傅也跟着哈哈的笑了起來:“是啊,都是命。”

而這個時候柳三爺跟着沒好氣的說道:“尤其是你,你說清靈那姑娘那麼好,十幾年了,也沒嫁人,還等你呢,你可倒好,一點都不知道是怎麼回事。”

而這個時候我師傅的神色有些傷感了起來“有些事情我不說,你們還不懂嗎?”

柳三爺聽到這的時候愣住了,當即柳三爺和黃傑的臉上都抹過了一絲傷感的神色,我不知道他們爲什麼變得如此的傷感了。

而這個時候我師傅也意識到了自己說多了,趕忙扯開了話題“老黃,趕緊的,給我們安排地方睡覺吧,今天是真的喝多了,話說的也多了。”說到這以後我師傅還忍不住打了個哈欠。

黃傑也跟着點點頭說道:“行,我這就安排。”說完以後黃傑看了一眼身後的劉媽笑着說道:“劉媽,你去叫幾個傭人過來,扶三爺和邱爺他們去休息吧。”

劉媽跟着點點頭說道:“好的,劉總,我這就去安排去。”

說罷,我師傅跟着在一旁笑了起來,嘴裏淡淡的吟唱出來一首白玉京“天上白玉京,十二樓五城。仙人撫我頂,結髮受長生…..”

我師傅念出來這幾句的時候,黃傑跟着愣了一下,看着我師傅說道:“沒有想到這麼多年過去了,你還記得這首詩呢。”說到最後的時候黃傑不禁長長的嘆了口氣。

這首詩我敢肯定黃傑也會念,就連柳三爺都會念這句詩句,想到這以後我看了一眼柳青兒,只見柳青兒這個時候對着我低聲的說道:“這詩句好熟悉啊。”

我跟着點點頭說道:“這詩句應該是我師傅和柳三爺以及黃叔他們年輕的時候吟唱的一首詩,我之前聽我師傅念起來過。”

柳青兒此時並沒有說話,好像是在回憶着什麼一樣,跟着柳青兒恍然大悟的看着我說道:“我知道了,我之前趁着我師傅睡覺的時候,捉弄他的時候,他嘴裏就念過這句詩句。”

而這個時候我師傅看了一眼黃傑笑着說道:“別說我沒忘記,你們兩個又何嘗忘記了呢?” 281 太過真實的噩夢

此時對於那個叫小慧的女人我也是非常的好奇,我真的很好奇她是一個什麼樣的女子,可以讓我師傅他們三個人都爲之癡狂。

而黃傑卻也沒有再娶,想到這以後我不禁嘆了口氣,也許這些事情在我師傅他們心裏始終都沒有過去吧。

我跟着將手裏已經抽完的香菸掐滅了,這個時候柳青兒裹着浴袍走了出來,沒好氣的看了我一眼說道:“又抽菸,你能不能別跟他們學那一套,抽菸有什麼好的?”

我沒好氣的白了一眼柳青兒說道:“要你管,你趕緊去睡覺吧,我要去洗澡了。”說完以後我便起身衝着洗澡間走了進去。

柳青兒也轉身回自己的臥室了,我泡了個熱水澡以後感覺整個人都舒坦了不少,畢竟坐了兩天的車,現在洗個澡確實舒服了不少。

我擦乾了頭髮回到了房間以後,拉開了房間的窗簾,順手打開了窗戶,這個窗戶外面居然可以看到城市裏的燈火闌珊,看着確實很美,我擡手點了一支菸,深深的吸了一口煙。

此時窗戶外面一陣陣的冷風吹了進來,卻讓我感覺頗爲的舒適。

我抽完煙以後就把窗戶關上了,此時頭髮也幹了,疲憊了一天的我,此時已經有些犯困了,我躺在牀上以後沒有過多久便睡着了。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的時候,我迷迷糊糊的聽到了一個聲音,好像是在夢裏,又好像是在我的耳朵裏“救救我,救救我啊~”那聲音非常的恐怖,甚至有些悽慘的感覺。

我跟着便看到了一個矮小的影子,只有半個身子,對,那人只有半個身子,看到這的時候整個人嚇壞了,這到底是個什麼情況啊。

而那半個身子的女人頭髮也非常的長,她看着我繼續說道:“救救我,救救我啊,我好難受,救救我,好嗎?”

當我聽到這個斷斷續續且有恐怖的聲音的時候,整個人都嚇壞了,我此時已經分不清這是做夢還是現實了,跟着我深呼了口氣,想說話卻無論如何都張不開口,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而那個女人嘴裏還在斷斷續續的說着話“救救我,救救我,我好難受,我想死,你快救救我吧~”這斷斷續續的聲音就從那女人的嘴裏傳了出來,周圍一片漆黑,只有她那半個身子,還有那披散着的頭髮,我根本看不清她的面孔。

就在這個時候我準備掙扎一下開口說話的時候,突然之間猛地睜開了眼睛,我此時心跳的還是非常的快,趕忙就反應過來了,原來是做了個夢,我嘴裏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氣,跟着我便將這房間裏的燈打開了。

此時哪兒裏還有什麼黑影呢,一切也都是隻是一個夢而已,想到這以後我心裏放鬆了不少,我拿起來牀邊放着的紙抽,抽出來幾張紙擦了擦額頭的汗水以後,整個人也漸漸的平靜了不少。

跟着我想了一陣,卻什麼都沒有想通,也許這一切真的只是個夢吧。

隨後我平靜了一會以後就躺在牀上繼續睡了起來,這一覺卻始終沒有睡着,折騰到半夜的時候我才困的閉上了眼睛,後來睡下去的時候就非常的踏實了就,沒有在做噩夢了。

我醒過來的時候是被柳青兒的砸門聲叫醒的,我起牀穿好了衣服以後,開門看着柳青兒問道:“怎麼了?”

“該吃早飯了,我師傅和邱爺他們都在下面等你了。”柳青兒看着我說道。

我此時跟着點點頭說道:“我知道了。”

想來應該是昨天晚上那個噩夢弄的我沒有睡好,所以纔會醒的如此的晚,我穿好了衣服以後洗了把臉就下了樓。

進到了用餐廳以後,我師傅他們都已經在那裏坐着等着我了。

而黃傑這個時候看着我和柳青兒一起走了過來以後,衝着我們兩個人微笑了一下問道:“昨天晚上住的可還習慣?”

我跟着點點頭說道:“還好吧。”

我師傅跟着笑了笑說道:“你這臭小子,太陽都曬屁股了在睡醒。”說到這以後我師傅看着我催促道:“趕緊坐吧。”

我跟着點點頭以後坐了下來,而黃傑這個時候看着我笑了一下“這幾天我工作上還有些事情需要忙上幾天,你們就住在這裏好好的玩幾天吧,等我忙個三五天了,咱們再談後面的事情吧。”說到這以後黃傑看着我師傅笑着問道:“你們看這樣可好?”

柳三爺跟着笑了一下說道:“沒事,反正我們兩個是來給你辦事的,你要是不着急,我們自然也不着急。”

黃傑笑了一下淡淡的說道:“那好,那咱們一起吃飯吧。”

早上的早飯非常的清淡,豆漿,包子,鹹菜,還有一些點心,我們吃完飯以後,黃傑就匆匆忙忙的跟我們告別了,說是公司裏還有些事情需要忙活幾天,讓我們幾個人請自便,再走的時候黃傑還吧司機留下來了,讓我們想去哪裏玩了儘管跟司機說一聲。

隨後他交代完以後就匆匆忙忙的離開了,而此時用餐廳裏就剩下了我們一行四人。

我師傅手裏拿着個牙籤一邊剔牙一邊看着我們幾個人問道:“咱們接下來打算幹啥去?”說到這以後我師傅頓了一下,看着我和柳青兒問道:“你們兩個小傢伙想去哪裏玩?”

我和柳青兒對視了一眼,我聳了聳肩看着我師傅說道:“師傅,去哪裏玩都行,我沒意見。”

而這個時候柳青兒笑嘻嘻的看着我師傅和柳三爺說道:“邱爺,要不咱們去水鎮吧,聽說這裏水鎮的風景很不錯的。”

我師傅這個時候看了一眼柳三爺說道:“老柳,你打算去哪裏?”

柳三爺跟着在一旁笑了笑摸着自己的鬍子看着我們幾個人說道:“水鎮咱們就別去了吧,咱們又不是沒去過,讓他們兩個小傢伙去吧。”

柳青兒這個時候有些失望的看了一眼柳三爺和我師傅“那你們不去了嗎?”

我師傅跟着點點頭說道:“那地方不適合我們去了,你們小傢伙去吧。”說到這以後我師傅頓了一下“我和你師傅今天在家休息吧,你們兩個去吧。”

我是真的重生啦 我跟着想了一下,倒是也沒啥事,反正我去哪都無所謂,於是我衝着我師傅點了點頭說道:“行,師傅,那我和青兒去水鎮玩玩吧。”

“嗯,那你們要注意安全。”說到這以後我師傅頓了一下,看着我臉色也變得嚴肅了一些“尤其是你,心太大,注意安全,知道嗎?”

自從我經歷了上次的事情以後,我師傅基本上都很少讓我自己去做一些事情了,可能也是爲了我的安全着想吧,想到這以後我衝着我師傅點了點頭說道:“師傅,我知道了。”

說完這句話以後我師傅打了個哈欠以後便起身離開了這用餐廳,柳三爺也跟着離開了這用餐廳,此時就剩下我和柳青兒兩個人了。

我看着柳青兒笑着問道:“咱們出發吧?”

柳青兒看了我一眼說道:“等我一下,我去換套衣服去。”說着話柳青兒就起身往樓上跑了。

ωwш_ttκā n_co

我一個人坐在這用餐廳也甚是無聊,於是便走到了客廳,看着這客廳裏放着的陶瓷工藝品,忍不住摸了一下,這些東西應該都有些年份了。

不然黃傑也不會放在這裏的,跟着我一屁股坐在了沙發上,這個時候一個大漢衝着我走了過來,走到我面前的時候他看着我笑着問道:“公子,今天有想好去哪裏玩麼?”

我跟着點點頭笑着說道:“叫小貴就行了,別叫什麼公子了。”說到這以後我頓了一下看着他問道:“這裏是不是有個江川水鎮?”

那大漢跟着點點頭說道:“是的,不過今天不是週末,也不是旅遊旺季,你們現在去正合適,人應該不會太多的。”說到這以後大漢頓了一下“您今天是打算去江川水鎮嗎?”

我跟着點點頭說道:“對。”說到這以後我頓了一下“等會就出發了,青兒還沒下來呢。”

“好,那我在門口恭候着你們。”那大漢說道。

我點點頭以後,那大漢便轉身走了出去,不過這樣的說話方式確實有些不太習慣,總感覺自己好像高人一等的似的,我有些不太習慣。

過了大概半個小時你的時間,柳青兒才緩緩的從樓上走了下來,我看見柳青兒換了一身衣服以後,忍不住打量了一下,青兒這丫頭打扮起來確實很漂亮,穿着一件白色的唯一,纖細的腿上包裹着一個熱褲,看起來非常的短,叫上換穿着一雙白色的帆布鞋,看起來非常的有活力。

她走到我面前以後衝着我笑了一下“怎麼樣?本姑娘的這身打扮還不錯吧?”

我跟着點點頭,嘴裏卻沒好氣的說道:“是不錯,但是我等了你快一個小時了。”說到這以後我忍不住嘟囔道:“女人真是麻煩。”

柳青兒白了我一眼,伸出手一把就掐在了我的腰上,嘴裏氣呼呼的說道:“姜小貴,你有本事再說一遍,誰麻煩了?” 282 水鎮風景

我一看到柳青兒這幅氣勢洶洶的樣子心裏就有點害怕了,趕忙開始衝着她求饒了起來“我麻煩,我麻煩,是我自己麻煩,您不麻煩。”

柳青兒聽到我求饒了以後,在一臉滿意的樣子緩緩的將她那掐在我腰間的手放開了,隨後我一邊揉着自己被掐過的地方一邊看着柳青兒問道:“咱們現在出發吧?”

“走吧。”柳青兒看着我說道。

隨後我和柳青兒便一起走出門了,上了車以後,那司機回過頭看着我笑着問道:“小貴,咱們現在去水鎮嗎?”

我跟着點點頭說道:“走着走着。”

說完這句話以後我在車上伸了個懶腰看了一眼柳青兒問道:“你去過水鎮嗎?”

柳青兒衝着我搖了搖頭說道:“我也沒去過,但是聽說過江川水鎮,很出名的一個地方。”說到這以後柳青兒看了我一眼,笑着問道:“你該不會聽都沒聽過吧?”

我尷尬的撓了撓頭說道:“我還真是沒聽說過。”

柳青兒看了我一眼說道:“一猜你就什麼都不知道。”

說完以後柳青兒還白了我一眼,好像自己知道的很多一樣,於是我坐在那裏沒有理會她,而是靠在車子的座椅上閉上了眼睛,養神。

不知道怎麼回事,剛剛一閉上眼睛我就想起來昨天晚上做的噩夢了,不知道自己怎麼會做這種噩夢,而且那夢境給我的感覺實在是太真實了,而且夢裏還出現了一個女人,那個女人到底是誰呢?

難道這真的是一個噩夢麼?又或者說是黃傑叔叔家裏是不是真的存在着什麼不乾淨的東西呢?想到這以後我心裏有些疑惑,但是我想了半天卻始終也想不清楚這一切到底是怎麼回事。

跟着我猛地睜開眼睛,此時柳青兒坐在我的旁邊正在把玩着手機呢,於是我推了她一下以後看着柳青兒問道:“青兒,問你個事情。”

柳青兒把玩着手機頭也沒擡一下的說道:“說吧,什麼事情。”

我跟着低聲的說道:“你昨天晚上有沒有做什麼噩夢啊?”

柳青兒仍舊是低着頭玩着手機,嘴裏卻很隨意的說道:“沒有,我昨天晚上睡得挺舒服的。”說到這以後柳青兒像是想到了什麼一樣,把手機放進了口袋裏,回過頭望着我問道:“你昨天做噩夢了?”

我跟着點了點頭以後看着她如實的說道:“確實是。”不過不得不說,昨天晚上的那個夢太恐怖了,連我都被嚇到了,而且夢裏的我根本沒有辦法說話。。

“那你跟我說說是怎麼回事吧。”柳青兒對着我說道。

於是我看了一眼前面開車的司機以後便低聲的對着柳青兒把那個噩夢說了一遍,柳青兒聽完以後有些不可置信的樣子看着我問道:“你該不會是睡覺睡糊塗了吧??”

我跟着搖了搖頭,有些不確定的說道:“其實我也不知道爲什麼會做這麼一個夢,你要知道的,我很少做夢的。”

柳青兒看着我繼續問道:“那你的意思是,你懷疑黃叔叔家裏有不乾淨的東西?”

我跟着點點頭說道:“多少有點懷疑吧。”

“那不可能,他這個宅子的風水都是我師傅給看的,我師傅以前跟我說過這些事情的,我師傅看過的宅在一般是不會有髒東西的。”說到這以後柳青兒頓了一下“再說了,如果你都能感覺出來,難道我師傅和你師傅都感覺不出來嗎?”

我想了一下柳青兒的話,道理上確實沒錯,但是昨天晚上我做的那個夢實在是太過的真實了,感覺就發生在了我的眼前一樣,如果不是最後猛地睜開眼睛,我都不相信那是一個夢,但是柳青兒都已經這麼說了,我此時也就沒有什麼好繼續反駁的了,想到這以後衝着柳青兒點點頭說道:“也許吧。”

柳青兒跟着在一旁揉了揉我的腦袋,看着我說道:“行了,就是一個夢而已,你可能是太累了,所以纔會做出來這樣一個夢的。”說到這以後柳青兒頓了一下“行了,別在胡思亂想了,今天出來玩了,開開心心的。”

難得柳青兒能說出來這樣一番話,於是我便衝着她點點頭說道:“只能如此了。”

隨後我便沒有繼續說話了,而是靠在車座上,等待着到站,等着我們到了水鎮的時候車子就已經緩緩的停了下來。

而我們停下車以後,車上的司機回過頭看着我和柳青兒笑了笑說道:“小貴,到了,需要我陪着你們一起進去嗎?” 283 又遇見韓玉兒

柳青兒這話說的不錯,而且我們坐在船上穿梭在這江川水鎮,周圍的店鋪還在放着一首接着一首的民謠歌曲,確實別有一番滋味。

我跟着回過頭看了一眼,發現我們的身後也有一艘小船,只是只能看見前面划船的人,而坐船的人想來應該是坐在那烏篷裏面,所以我根本看不清楚裏面的人是誰。

柳青兒跟着拍了我一下,看着我問道:“你在看什麼呢?爲什麼,從一下車開始你就一直心不在焉的?”說罷,柳青兒還一臉疑惑的樣子看着我。

我看着柳青兒看我的眼神以後,低下了頭,裝作很隨意的樣子說道:“沒什麼,我就是第一次來這裏不太習慣。”

“你是不是有什麼事情瞞着我?”說完以後,柳青兒有些威脅的樣子看着我說道:“我可告訴你,你最好是不要有什麼事情瞞着我,明白嗎?”

我跟着趕忙點了點頭說道:“知道了知道了,誰敢瞞着你,你天天那麼兇。”

我是替身,你非良人 “王八蛋,你說誰兇呢?”說着話的功夫柳青兒就衝着我舉起了拳頭,擺出來一副好像要揍我的樣子。。

我趕忙開口說道:“得得得,我錯了,這坐在船上呢,不能鬧,太危險了。”

“沒事,大不了本姑娘下去救你去,本姑娘可是學過游泳的人。”柳青兒說完以後看着我笑了笑問道:“你就這麼害怕掉到水裏嗎?”

說着話柳青兒伸出雙手開始做出一副想要將我推到水裏的樣子,我雖然知道她是在嚇唬我,但是我還是很害怕,因爲只有被水淹過的人才知道這是一種什麼樣的體會。

於是我看着柳青兒平靜了一下以後說道:“能不能別鬧了?安靜會不行嗎?”

柳青兒聽到我這幅語氣以後,顯然也明白,我多少有些生氣了,於是看了我一眼點點頭說道:“我知道了。”

說着話我和柳青兒就坐在這船裏開始看着這四周的風景,對於我身後那艘烏篷船,我還是一直都在注意着呢,因爲那艘船就和我們保持着不近不遠的距離,而我每次想看清楚那船裏坐着的人是誰的時候,卻發現自己根本看不到。

隨後,等着我們游到了岸上的時候,導遊將這船緩緩的靠岸了,我和柳青兒兩個人將救生衣脫下來給了導遊以後,我看着柳青兒笑了笑問道:“咱們去吃點東西去吧?”

柳青兒跟着笑嘻嘻的說道:“好啊!”

說着話我便和柳青兒去小鎮街道上的一些店鋪,這些店鋪裏基本上什麼吃的都有,而且都是地方特色,北京滷煮,天津麻花,甚至還有什麼麻將毛肚,還有鮮花餅,我看了一眼柳青兒問道:“你想吃什麼?”

“我想吃鮮花餅!”柳青兒看着我說道。

我跟着點點頭以後便拉着柳青兒衝着那賣鮮花餅的門面走了過去,走到門口的時候,有個阿姨正在往出包裝着那些鮮花餅。

我跟着拉着柳青兒走上前笑了笑看着那阿姨說道:“阿姨,給我們來個兩個鮮花餅。”

那阿姨看着我們笑了笑說道:“你們是情侶吧?”

我跟着趕忙準備開口解釋的時候,柳青兒跟着率先開口說道:“阿姨,你是怎麼看出來的啊?”

那阿姨衝着我們和藹的笑了一下“小情侶都喜歡吃這裏的鮮花餅,這鮮花餅的寓意就是,團團圓圓,永不分離呢。”

我聽到這的時候愣了一下,跟着開口笑說道:“阿姨,您懂得還真不少。”

阿姨看着我們笑了笑說道:“我畢竟在這裏做生意呢,見識的人也多了。”說着話這阿姨就將兩個鮮花餅給我們包好了。

我付過錢以後,便跟着柳青兒轉身走開了,一邊往前走,柳青兒一邊吃着鮮花餅一邊回過頭看着我說道:“這鮮花餅真的不錯,還真的有一種鮮花的味道,很好吃的。”說完以後柳青兒頓了一下看着我問道:“你怎麼不吃啊?”

我跟着笑着搖了搖頭說道:“我不喜歡吃甜食,這個也給你吃吧。”

柳青兒疑惑的看着我問道:“真的?”

“嗯呢。”說着話我便把自己手裏並沒有吃的鮮花餅遞給了柳青兒。

而柳青兒這個時候衝着我笑了笑說道:“沒發現你還有這麼細膩的一面呢。”柳青兒倒是一點都沒客氣就把我手裏的鮮花餅接了過去。

柳青兒一邊吃着東西我就一邊找了一個石椅坐了下來,很快柳青兒也跟着坐了下來,我跟着開口說道:“那啥,你在這裏等我一會,我去上個廁所去,你在這裏哪裏都不要去知道不?”

“哦哦,那你快點回來。”柳青兒一邊吃着鮮花餅一邊說道。

我跟着點點頭說道:“嗯,你在這裏等我幾分鐘就行了。”

說着話我便起身了,跟着我便衝着一個小衚衕裏面走了進去,走到了衚衕以後,我儘量找着人少的地方走了進去,而就在這個時候我感覺到有人在靠近我了,他的腳步很輕,應該是個女人,想到這以後我深呼了口氣裝作很平靜的樣子繼續往前走。

而此時這衚衕里根本沒有人了,所以對於跟蹤我的人來說,這裏絕對是她應該下手的地方。

就在這個時候,我感覺自己身後的腳步聲已經離我越來越近了,我跟着緩緩的放慢了腳步,緩緩的將自己手裏的剪紙拿了出來,若是有危險,即可扔出去炸開再說。

就在這個時候那腳步聲已經徹底到了我身上,跟着我猛地一下子就回過頭了,只見一個帶着黑色口罩的女人,手裏拿着一張白色的紙人準備貼在我的身後,當即我反應快了一些。

一把就將那女人的手臂抓住了,跟着我猛地一用力,她下意識的鬆開了手,那白色的紙人緩緩的掉落在了地上,我看到這紙人的時候,心裏一下子就確定了,巫術傳人,因爲只有巫術傳人才會用剪紙,而她的紙人和我的不一樣,我的是黑色的,她的是白色的,那也就是說,她是女巫傳人,烏達有一族。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