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必你就是雷三爺,久仰大名!”林凡客氣道。

“段先生說笑了,雷某這點虛名在段先生面前算不得什麼。”中年男子頓時謙虛道。

雙方一番客套,很快就分別落座。

酒席早在之前就已經準備好,因此倒是省掉了直接點菜的功夫。

“原本今天的晚宴前幾天就應該準備的,但是這段時間一直都沒有空隙,才推遲到了今天,還請段先生千萬不要見怪,覺得雷某就是一個不守承諾的僞君子啊!”雷暴哈哈一笑自嘲道。

“雷三爺說笑了,之前我就已經說過了,三爺其實不必爲此專程對我賠禮道歉,要不是雷三爺今日提醒,此事我早已是忘在了九霄雲外。”

林凡不知道他說的是真是假,隨意寒暄道。

“段先生這麼說那不是打我臉嗎,大丈夫一言既出駟馬難追,既然答應了,就要說到做到,而且上次的事確實是我不對在先。什麼都不說了,這杯酒我先乾爲敬,就當是我給段先生賠禮道歉了。”


說着,雷暴便端起面前的酒杯仰脖一飲而盡,端是爽快無比。

看着對自己異常客氣,甚至有些巴結意味的雷暴,林凡心中疑惑,搞不清楚爲何只是幾天的功夫,對方的態度就發生瞭如此大的變化。

之前雷暴雖然對自己很客氣,但是那隻不過是表面客氣而已,並不像今日這般從骨子裏發出來的敬畏。

不過既然人家都已經先乾爲敬了,林凡還是要給對方一些面子的,於是也端起自己面前的酒杯給喝了。

見林凡終於喝了面前的酒,雷暴心中一直懸着的心總算是放了下去。

其實他之所以態度發生如此大的改變,蓋因聽聞是林凡憑一己之力平息了正南的叛亂。

正南雖然只是北城的老大,但是在四城當中絕對是實力最強的一個,而且對方還有東洋人的幫助,可謂是事半功倍,不出意外是絕對可以拿下青龍幫的,否者趙海生,閔輝等人怎麼可能瞬間就被幹掉?

可是這是如此強大的勢力,居然就栽在了林凡一人手中。

以前,雷暴只是覺得林凡這個人只不過就是身手比較厲害而已,但是一個人再厲害,那也不過是血肉之軀,匹夫之勇,因此倒是並沒有太過放在心裏。

可是南哥這件事,卻是狠狠的給他上了一課,也讓他真正認識到了林凡的可怕實力。

這樣的人絕對不能與之爲敵,只能是好好巴結,因此這纔有了今晚這一幕。

“段先生,我聽說這次正南叛變是因爲段先生你的緣故纔沒有成功的,不知道是真是假?”雷暴試探性的問道。

雖然已經聽聞了這個事實,但是道士傳揚的消息,難免會有出錯的時候。

在恐怖片裏當萬人迷[快穿]


今天雷暴除了想要爲上次的事給林凡道歉,另一個目的就是想要試探一下林凡和趙盈之間的關係,他可是聽說林凡之所以對付正南,那是因爲林凡和青龍幫的大小姐趙盈是好朋友纔會出手相助的。

如果真是這樣,他便只能是放棄吞併青龍幫的心思了。

既然林凡能夠滅掉正南,何嘗不能滅掉他紅幫。

要是因此而導致紅幫被滅,那就得不償失了。

“雷三爺你的消息倒是蠻靈通的。”

林凡雖然沒有正面回答他,但是此話無疑是驗證了他聞聽的事實,

雖然他早就聽說了這事,但是親耳從林凡口中聽到此話,雷暴還是忍不住倒吸了一口涼氣。

“不知道段先生和青龍幫的大小姐是什麼關係?”

“爲什麼突然問這個問題?”林凡皺着眉頭看向雷暴道,他覺得今天雷暴口中的問題有些多了,他又不是什麼有問必答的先生,任何疑問都必須得回答?

看到林凡略微不滿的眼神,雷暴趕緊解釋道:“是這樣的,因爲道上傳言,段先生是因爲趙盈的緣故纔會和正南爲敵的,所以我有些好奇你們的關係。”

“這樣啊,其實沒什麼,我和趙盈只是很好的朋友,她有困難,作爲朋友的我自然是肝膽相照。”

“原來如此!”雷暴嘴上說着,心裏則是翻江倒海。

看樣子,自己吞併青龍幫的計劃只能是放棄了,他可不想和林凡爲敵。 “我聽說,正南這次是因爲和山口組勾結,纔會殺得趙幫主措手不及。”

“雷三爺似乎知道的東西很多啊。”林凡一臉玩味的笑道。

雷暴尷尬一笑,“其實不瞞段先生,山本秀一剛開始找的人是我,只是最後被我給拒絕了,沒想到他反身就找了正南。”

“哦?” 巫妃來襲

“難道雷三爺就沒有想過一統東海的地下勢力嗎?”

“當然想過, 都市之神豪黑科技 ,山本秀一想要助我,肯定目的並不單純。更何況這裏還是我們華夏人的地盤,怎麼能讓東洋人指手畫腳呢?我雷暴雖然不是什麼好人,但也不願做狗漢奸。”

林凡頓時有些意外,一時之間倒是對雷暴此人多了一些好感。

一直以來,林凡都以爲雷暴這個人是一個城府極深,又十分狡詐的人,但是今日親身接觸之後,倒是並非如此。

林凡並沒有在包間逗留很長時間,和雷暴打了一聲招呼之後,便準備離開。

剛走出包間,沒想到卻有一個人撞入了他懷裏。

王小小“哎呦”一聲跌坐在地上,疼的眼淚都快掉出來了,不停的揉着自己的頭。

心中暗惱,這傢伙是難道是鐵人嗎,身上怎麼這麼硬?

王小小感覺自己就像是撞在了一堵牆壁上。

聽到女人清脆的聲音,林凡頓時一愣,這才知道撞入自己懷裏的是一個妹子。

正要低頭看看是哪個小姐姐如此冒失,去聽對方率先開口道:“咦,是你!”

嗯?認識自己?

此時,女人已經從地上站了起來,看長相似乎是有些熟悉。

“你是?”

“段先生,是我啊,上次在醉仙樓,你還幫過我來着。”

王小小很是興奮,沒想到居然會這麼湊巧,會在這裏再次見到林凡。

蓋因上次林凡給她的印象實在是太深了,她想不記得都不行。

“哦……我記起來了,原來是你啊,這你是……”

聽到對方這麼一說,林凡頓時有了印象,想起來了這個女人,就是上次林凡和夏青青去醉仙樓參加慶功宴的時候,被楊偉逼的要讓出位子的女人,不過林凡卻是不知道她的名字。

正要詢問對方叫什麼,一個憤怒的聲音卻是傳了過來。

“王小小,你是不是瘋了,連秦總你也敢得罪,你要是不想被公司冷藏的話,就給我趕緊回去給秦總當面道歉。”

一個尖酸刻薄的女人不知道何時從一間包間走了出來,正怒視着王小小說道。

聽到冷藏兩個字,王小小的身體猛然一顫,但是一想到回去之後很可能再繼續被那個老男人佔便宜,王小小慌亂的心情最終是平靜了下來。

“黃姐,就算是公司要雪藏我,我也不會回去陪那個人的,我是一個明星,不是什麼陪酒女郎,而且他還讓我……”

說到這裏,王小小卻是有些說不下去了,臉上浮現一抹羞憤之色,顯然是想到了什麼讓她感覺不堪的事情。

“你……”

被叫做黃姐的女人氣的全身都在顫抖,怒極反笑道:“好,這可是你說的,王小小,你不要後悔,之後我會把今天發生的事,一字不差的告訴給劉總,你就等着被雪藏吧!”

說完,便要怒氣衝衝的返回包間。

但就在這個時候,包間裏卻是又走出了幾個人。

爲首的是一個穿着西裝革履的老男人,在他身後還跟着兩個西裝保鏢。

王小小一看到爲首的那個老男人,頓時俏臉就是一白。

從剛纔兩人的談話中,林凡已經隱隱約約聽出了一些名堂。

好像上次叫做王小小的女人是一個明星,而這個被稱作黃姐的女人卻是要王小小給什麼秦總陪酒,看王小小的這個反應,應該就是眼前這個爲首的老男人了。

“秦總,您怎麼出來了?”

黃姐看到老男人,頓時像是變了一張臉,臉上盡是諂媚和討好,一點也沒有剛纔對待王小小冷冰冰的模樣。


而被稱作秦總的老男人卻是根本沒有理會黃姐,連看都沒有看一眼。

只是眼中帶了一絲冷漠看着王小小道:“小小,我原本以爲你是一個聰明的女人,看來我是想錯了,不過我還是想再給你一次機會,如果你答應我的要求,我不僅可以原諒你剛纔失禮的行爲,還會繼續將你捧成娛樂圈中最有名氣的女藝人。”

這樣的話對於一個想要在娛樂圈中立足,又有着野心的女藝人來說,絕對是一個天大的誘惑,因爲這個男人有這樣的能力。

只是王小小卻不是那種爲了名利而出賣自己身體的人,因此面對秦總給的所謂機會,不僅沒有接受,反而一臉憤恨的說道:“你死了這條心吧,我是不會答應你的要求的。”

秦總的臉色頓時一冷,“如此,那我就只能是動粗了,把她給我帶過來。”秦總對着身後的兩個保鏢說道。

兩個保鏢聽到吩咐,立刻走了出來就要將王小小的給帶走。

王小小心中一顫,趕忙一把抓住了林凡的胳膊,似乎只有這樣才能讓她感覺到一絲安全。

“段先生,求你幫幫我,我不想被他們給帶走。”

如果說還有誰能夠幫助她的話,便只能是身邊的林凡了,上次她可是親眼看到臉周世明那樣的香江大亨的兒子都要對林凡禮遇有加的,可見林凡的身份絕對是不一般。

“呃……”

看到王小小的動作,林凡頓時有些詫異,心中暗自吐槽,妹子,我們纔不過是第二次見面而已,你這樣似乎有些不太好吧?

不過,望着王小小眼中祈求的目光,林凡也不好意思讓人家小美女放手,她實在是不忍心拒絕。

於是將王小小拉到了自己身後,直接擋住了兩個保鏢。

看到林凡突然將王小小護在了身後,兩人下意識將目光看向了自己的老闆。

秦總看到林凡阻擾自己的好事,當下臉色一沉看着林凡道:“小子,識相的就給我讓開,這裏沒你什麼事。”

“那我要是不讓呢?”林凡撇了撇嘴不屑的道。

“不讓?”

秦總輕蔑一笑,然後對着自己的兩個保鏢道:“給我好好教訓他,讓他知道英雄救美不是這麼好當的。”

“是。”

兩個保鏢聽到吩咐,立刻便向着林凡揮起了拳頭。

林凡卻是眼睛都沒眨,快速擡腿,就將兩人給踢飛了出去,直接昏迷了過去。

秦總都沒有看明白是怎麼一回事,自己的兩個保鏢就飛了出去,頓時心中升起一股寒意,再次看向林凡的目光全都充滿了恐懼。 “你不要過來……”

看着林凡不斷向自己逼近,秦總忍不住後退了幾步,頓時一個站立不穩跌坐在地上,樣子很是狼狽。

看着秦總這麼一副狼狽模樣,王小小心中很是解氣。

“你幹什麼?”

剛纔看懵了的黃姐,這會兒反應了過來,見到如此場景,瞬間就感覺自己在秦總面前表現的機會來了,於是立刻攔在了林凡面前。

“幹什麼?是這位秦總想要讓人教訓我的,現在卻要反過來質問我,你不覺得有些可笑嗎?”林凡沒好氣的看着眼前的女人問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