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謝書友死神之絲打賞,謝謝支持! “靈植園沒問題嗎?二對一的話,坐鎮的鬼將很難佔到上風吧?”唐牧北有些擔心。

儘管那些七品之間的戰鬥對於他來說已經是神仙打架的級別,隨便一點能量泄露都能翻山倒海。若沒有溯洄前輩在,自己早就有多遠逃多遠了,可他還是替鬼將們擔心。

二對一,都是相同的實力,顯然我方鬼將會打得很吃力。

“暫時不會有問題。這幾隻魔尊氣息有點古怪可能摻雜着水貨,一時半會兒鬼將還不至於落敗,咱們抓緊時間突擊老巢就能解決兇潮問題,準備好這就走了!”溯洄用能量將唐牧北的意識包裹住,免得他受不了衝擊昏死過去。

七品以上的戰鬥難得一見,他能全程觀摩的話,對以後大有好處。

唐牧北的身影在混亂中一閃不見,並沒能引起任何人注意。有魔界入侵,此時靈植園內已然大亂,誰還有精力照看他?

“頭好暈!”唐牧北感覺自己像是在滾筒洗衣機裏高速旋轉過一樣,頭重腳輕暈頭轉向的。

等回過神來他才發現,靈植園已經遙不可見,眼前全是漆黑濃霧。

“用神識仔細感受,魔界中生物因爲吸收邪氣的緣故身上帶着一股很特殊的氣息。你要記住這種味道,以後在人世間只要察覺到一絲一毫,不管對方是誰立馬砍死他丫的,懂嗎?不然你絕對會後悔的。”

溯洄控制着自己的能量傳送,利用心竅中已經擴張到最大的貓娘,讓唐牧北的神識感受魔類的氣息。

這是七品鬼將都無法觸及到的氣息,只要感受過一次就能留下最深刻的烙痕。

“好奇怪的味道……”唐牧北修爲實在太低,努力將神識釋放到最大化,才從貓娘反饋過來的信息中感受到一絲古怪氣息,根本找不到形容詞來形容,只能說嗅到一次真的刻骨銘心。

溯洄確定他已經完全記住了,才笑道:“你不是喜歡長劍嗎?讓你近距離感受一下深奧劍法。”

話畢,凌厲殺氣在他右手中凝聚出一柄長劍。

“好厲害!這就是傳說中的‘無招勝有招,無劍勝有劍’?”唐牧北心中激動澎湃,這纔是自己想要的高手風範啊!

無論如何,自己的畫風一定要向這個方向發展!

溯洄:……

“所有的劍法都有招式的;而且你修爲太低了根本承受不了我的全部意志降臨,所以我的兵刃根本就帶不出來,只能先用自身殺氣湊合着用。如果我的本命兵器在的話,就不需要我親自衝鋒陷陣了。”

唐牧北:……

前輩,別再拿修爲說事兒了。

真的扎心哩。

“魔道餘孽膽敢襲擊灰界,納命來吧!”溯洄威嚴喝道。

隨即利劍出鞘,直逼濃濃黑霧中心位置。

唐牧北又是一陣頭暈目眩,儘管有溯洄前輩保護他的意識並沒有直接昏死過去,但此時他眼中的畫面就跟網卡了一樣,連貫帥氣的劍法只能看到其中某個畫面。

即便如此,他還是覺得雙眼被劍氣刺的巨疼,沒幾秒鐘就忍不住淚流滿面。

當然,淚流滿面的是唐牧北自己的意識;本體現在由溯洄前輩控制,大佬纔不會這麼丟人哩。

劍氣凜冽,將濃霧都削碎了。

“防禦破掉了!大哥小心,可能有八品鬼尊出手!”聲音沙啞的小型魔尊操控兇潮與攻城的魔尊打配合正處於關鍵時刻,只得提醒兄長謹慎迎敵。

儘管魔尊與鬼尊同稱尊者,但等級卻不同。

魔尊是七品境界;鬼尊則是八品,兩者相遇魔尊完全會被吊打。

小型魔尊此時並沒有很在意,此次任務屬於較高級別,其他高手都在忙另外更高等級計劃,因此魔界主宰特賜下一件寶物,以防萬一。

即便是有八品鬼尊出手,依靠此寶謹慎些也能抵擋到任務完成。

除非被九品鬼仙攻擊,否則此役沒理由會輸。傳說中的鬼仙已經萬年不見一個,怎麼可能就這麼湊巧來支援小小靈植園?只要找到靈植園內的封印之地,用全園守衛鬼將做祭品,沒有什麼封印是打不開的。

只待勝利迴歸,魔界主宰必定會有重賞!

小型魔尊想到這裏心情大好,觸手揮動法力增大,照這情形很快就能將靈植園踏平了!

被稱爲大哥的大型魔尊與它背對背,操縱手中法寶撐起防禦。

“誒?這次還真遇上好寶物了!”溯洄眯了眯眼看清楚十幾米外的兩隻魔尊,低聲笑道:“希望靈植園那邊能多撐一會兒,我可能得花點時間才能回去支援。看到那大傢伙手裏的錘子了沒?咱得小心點不能把它弄壞了!”

唐牧北:@[email protected]

他現在什麼都看不清了,眼前所有畫面都是重疊起來的。

不過,眼神兒不行他心裏還沒徹底暈菜,於是迷迷糊糊問道:“那是雷神的錘子嗎?拿到手可以飛起來嗎?”

溯洄:……

“小朋友你還是先歇歇吧,我就不拿你的修爲說事兒了。”溯洄很無語,不過一品小修士沒見識很正常。

這柄魔界錘子,勢在必得!

他手中殺氣凝聚起來的長劍在腳下畫了個奇怪符號,然後瞬間消失不見。

大型魔尊手中舉着錘子,向闖進濃霧的氣息位置砸下去。

“Duang!”一錘砸中溯洄所畫的符號,它頓時怔住,特喵的人呢?

溯洄此時早已閃現在兩隻魔尊中間位置,一劍劈下去同時大笑道:“居然是同根異體,變異型魔尊很少見啊!”

一股精純劍意從殺氣長劍上釋放出來,極其霸道的劍意中還蘊含着一絲毀滅法則之力。

“誰?誰在背後捅我刀子?”大型魔尊只覺得後背一涼,心中頓不妙,如此精妙的空間之術運用,難道來者是位鬼仙?

與此同時,靈植園地下總指揮捂着胸口大叫道:“是誰?敢在背後捅我刀子?”

“宜年鬼將,勸你還是別掙扎比較好,能少受點罪。”負責指揮調度的六品鬼皇風志悠閒踱步進來,見他果然動彈不得桀桀笑道:“魔界的縛魂繞果然好使,就是使用代價太大了些。”

“風志!是你?!”宜年鬼將硬撐着勉強站起來。

此時他體內靈氣幾乎停滯不動,甚至還隱約有股邪氣在試圖入侵,“風志,我待你不薄,甚至就連此地的職位都是我幫你爭取來的,你……”

風志仰頭大笑,“宜年前輩,你已晉升七品壽元尚多,哪能理解我這種突破無望壽元所剩無幾的小人物對於提升境界的渴望?自從投誠到魔界陣營中,我通過賣信息得來數件寶物,壽元已經延長了三百餘年,只要我努力爲魔界做事就能獲得突破七品的契機。

與修行相比,什麼職位、情誼統統得靠邊站!總有一天,我也會晉升成七品魔尊的!

來人,把宜年鬼將攙扶上去。記住所有俘虜都不要傷害一絲一毫,我要用他們的壽元來開啓此地封印!” 靈植園已然大亂。

四位鬼將被魔尊纏住之後並沒能維持很長時間就敗下陣來,文山鬼王還正努力調動守衛阻止兇靈進入園內時,就被人襲擊瞬間動彈不得。

“重樓!你……”從暈眩中清醒過來,文山鬼王發現自己身邊橫七豎八躺倒着三江居士、各位坐鎮鬼將,甚至連總指揮宜年鬼將都被俘虜了!而自己的得意大弟子卻在指揮幾個守衛將所有俘虜放置在藥竹田附近。

“師父,您醒了?”重樓依然微笑着,一點都看不出對自己人下狠手時的陰險,“放心吧,一會兒用壽元進行祭祀的時候,看在師父多年諄諄教導的份兒上,我會快些動手不至於讓您感覺到太痛苦的。”

文山鬼王心中一堵,一口老血差點噴出來。

“重樓,我從小把你養大,你究竟爲何要背叛爲師?背叛整個陰界?”文山鬼王氣得渾身發抖,但他已經絲毫動彈不得。

“陰界快完了。”重樓收起笑臉看着他,“師父您夜以繼日埋頭研究靈植和靈寵,從來沒有關注過其他事情。我不喜歡只做個藥農,我也想能有無限晉升可能!但是陰界出問題了,即使再努力爲它們賣命,陰界主宰也不可能力挽狂瀾。

徒兒認爲識時務者爲俊傑。

更何況,魔界給出的條件實在太誘人了,我沒辦法拒絕。”

文山鬼王死死瞪着他,卻再發不出絲毫聲音。

顯然此地已經被某種強大力量鎖定了。

那是七品鬼將都無法掙脫的力量,來自最黑暗最污穢之地。

沒想到靈植園的兇潮竟然會演變爲魔界入侵,然而陰界援軍無法在第一時間抵達,因爲最近的傳送地點在梟龍鎮。就算陰界以最快的速度集合人手,傳送過來再趕到靈植園,也只能爲衆人收屍了。

“牧小友,是老夫害了你啊!”文山鬼王此時心灰意冷,最疼愛的大弟子背叛自己;本來是爲自己送還遺失兵器的牧店主也被捲進來。

此時靈植園淪陷,守園將領全被俘虜放置在藥竹田,唯獨不見牧店主蹤跡。外圍已被狂化兇潮佔領,恐怕他早已凶多吉少。

“匹夫無罪懷璧其罪,你們要怪就怪這片藥園子正好跟某處封印重合了。”

風志拿着一支火把走過來笑道:“我主需要開啓這處封印,籌謀多年才趁着兇潮集齊這麼多鬼將前來守衛。若不是需要大量壽元燃燒來祭魔界重寶打破封印,我還真不想破壞此處靈植園,畢竟是我親自參與建立起來的地方,多少還是有些感情的。

多說不宜,此處戰事已畢,只等雙頭魔尊吸收完兇潮的能量過來進行祭祀儀式,然後打破封印。你們……安息吧!”

點燃後冒着黑色火焰的火把熊熊燃燒,風志大笑着將其插入泥土中,靜待雙頭魔尊到來。

“前輩,好像有什麼東西啓動了!”唐牧北感受着周圍突然涌起的能量,一股不安衝上心頭。

溯洄剛宰了那隻一個身體兩個頭顱的古怪魔尊,手裏拿着戰利品——一隻鐵錘,正研究這玩意兒該怎麼啓動。突然覺得腳下一陣,黑霧瞬間散去,百里之外的兇靈開始化爲飛灰!

“霧草!居然是個小型陣法,藏在這隻雙頭怪的身體裏!”溯洄略微怔住,他實在沒想到,什麼人能做出把陣法刻畫到軀體內這麼喪心病狂的事情來!

若是這隻雙頭魔尊沒被斬殺的話,想來它們是想借此陣法吸收能量。

然而此時它們已經掛了,能量要吸收到哪去?

化爲飛灰的兇靈被抽取所有壽元,開始逐漸向陣法聚集過來。速度之快,讓溯洄都沒反應過來。

“不好了前輩,這肯定不是什麼好玩意兒!”唐牧北只覺得胸口處一陣發燙,洛水公子留下的封印竟然開始蠢蠢欲動!

日鬼哩!

封印不會要崩潰了吧?

肯定是這兩天在灰界浪過頭了!這玩意兒也沒個使用說明,我怎麼知道該怎麼維持原狀啊?

“你身上這是封印嗎?”溯洄終於發現了那枚印記,他低頭研究片刻,“原來是洛水那傢伙的手筆啊,連封印都做的這麼精緻,的確是他的風格。小朋友你別擔心,封印不會崩潰的,它只是感知到可鎮壓的能量,所以想替咱們解決難題而已。

既然天意如此,那就接受意外的饋贈吧!”

溯洄控制身體站到了陣法中間。

一個、十個、百、千、萬……數以千萬計的兇靈壽元被凝聚進陣法中。

壽元之力通過陣法進入到唐牧北的身體中,還沒等流至鐵錘中,他胸口前的封印就開始吞噬。幾分鐘後,百分之九十的能量全部被唐牧北身上的封印鎮壓住;僅有一小部分被鐵錘吸收。

“原來這玩意兒需要用壽元補充能量,不愧是魔界的手筆。”溯洄掂了掂沒充滿能量的鐵錘略微有些遺憾,“還以爲能爆出好裝備來給你用呢,誰知道是個破錘子。算了,我先收起來研究研究,看來你跟兵器之間緣分還沒到。”

唐牧北:……

前輩您拿走別客氣,我纔不會選擇一把鐵錘做兵器哩!

別人要麼飛劍要麼雙刀,我出場要拎一鐵錘,這畫風太辣眼睛了!沒有雷神的顏值,絕對不能隨便掄錘子玩,否則絕壁被當做村口打鐵的!

再說了,以後要養個器靈什麼的,其他店主都是妖刀那種畫風;到我這兒要變成鐵錘妹妹麼?

我!拒!絕!

“哈哈哈!”窺屏的溯洄前輩一陣大笑,“自古以來錘修的形象都是五大三粗型的,你要變成錘修,身體素質還差點。看來兵器的事兒還是再等等吧,現在咱們該回去看看靈植園的情況了。”

唐牧北生硬轉移話題,“前輩,咱們已經把兇潮化解了,靈植園壓力會小很多吧?要是有時間的話幫我看看這塊封印,順便寫一份使用說明唄,我總擔心它會突然炸了。”

“炸是肯定不會的,你要相信洛水公子的封印水平。”溯洄眯着眼看向靈植園方向,“喲,情況不妙啊!那些傢伙怎麼被捆住手腳放在藥竹田邊了?特喵的,這是想在我門前玩屠殺啊!尼瑪,誰出的餿主意!”

“屠殺?靈植園怎麼了?”唐牧北一聽慌了,趕忙問道:“文山前輩他們怎麼樣?”

溯洄顯然很生氣,冷哼一聲隨手做了個搭箭拉弓的姿勢回道:“我看着暫時都還沒死。不知道哪裏泄露了風聲,真的讓這些傢伙摸到了大門口,真是奇恥大辱啊!”

話畢,拉弓射箭。

一支殺氣凝聚的利箭瞬間射向靈植園內。 “嗖!”一支無形利箭憑空射來,熊熊燃燒的黑色火把直接被射倒在地。

黑色液體灑在地上便燃燒的更旺盛了,空氣中開始瀰漫一股濃厚的血腥氣味。

“敵襲!”距離最近的風志被嚇了一大跳,立馬撲上前試圖將火把復原;看守衆位鬼將的幾隻魔尊略微皺皺眉頭,憑空出現的那隻利箭在射中火把前沒有泄露出一絲氣息,難道趕來支援的是九品鬼仙?

那種程度的話,難道不是利用空間之力穿梭過來直接吊打嗎?

怎麼可能只射過來一支箭?

魔界衆人茫然之際,文山鬼王卻是一顆心提到了嗓子眼,那支利箭上傳來的熟悉氣息——是牧店主!

一羣四品至七品的守園前輩,居然要靠區區一品店主來援救。

他覺得此事有種巨大的荒誕感。

假面嬌妻 希望牧店主千萬不要魯莽,還是回梟龍鎮求救比較靠譜些,否則八隻魔尊與一衆部下,即便是使用祕寶爆發強大戰鬥力的牧小友,還能敵過它們不成?

“不好!快……”逃字還沒出口,正在園中大肆搜刮的一名魔將就變成了飛灰。

飄灑飛灰中,唐牧北的身影閃現出來。

“牧店主!快走!回梟龍鎮!”三江居士一直在積蓄力量,當他看到猜測成真時拼勁全力喊出一聲。

唐牧北略轉頭微微一笑,“三江前輩不用擔心,我還應付得來。”

說罷,他身形猶如鬼魅瞬間消失,下一刻出現在一名魔尊身後,雙手結印便將其硬生生封印住!

三江居士與文山鬼王對視一眼,都從老朋友眼中看到一絲驚訝神色。

果然,每位成爲人世間店主的人都不簡單!

此時牧店主身上充斥着一種難以名狀的威壓,這根本不是符寶能賦予的效果,難道說他的符寶是用來請神入體?

這究竟是請來了何方神聖附體?居然恐怖到如此地步!

只見牧店主隨手就能捏爆一名魔將;八位魔尊連反抗都沒來得及就被封印在原地,隨即化成一團掙扎的球體。待他將其餘小嘍囉一一捏爆之後,八位魔尊已然化作拳頭大的黑糰子,一動不動了無生機,隨後被他收起來;

就連靈植園中充斥着的邪魔氣息都在逐漸減緩。

“小朋友,我的力量快要耗盡了。”

溯洄爽了一把之後聲音有幾分虛弱,“畢竟只有千分之幾的意志降臨,我調動不了本體更多能量。

太久沒用封印之術,沒想到消耗會這麼大,好在危機已經解決了。

你就躺在這裏等待此地抽取出的邪氣全部被你的封印鎮壓,用不了多久被捆綁起來的這幫人就能恢復,他們應該會照顧好你的;

還有,我剛纔把八隻魔尊餵給你的貓娘。它現在陷入沉睡中開始吸收能量準備變異,等貓娘醒過來以後能不能化成人形,就看你運氣如何了。

就這樣吧,咱們明天再見!”

隨着最後一個字傳過來,唐牧北只覺得身體突然變得異常沉重,像是什麼東西被抽離一般,整個人不受控制像只麻袋“撲通”一聲栽倒在地。

昏死過去之前,唐牧北深深體會到身體被掏空的感覺,是真特喵酸爽啊!

也不知究竟沉睡了多久。

唐牧北努力睜開眼的時候,只看到滿眼燦爛陽光。

這是他迄今爲止睡過最好的一覺,比靈魂出竅身體沉睡的效果還要好,只是全身依然痠疼充滿虛弱感。

他活動活動身體,趕忙沉下心神往心竅中看過去。

之前被溯洄前輩撐大到成年狀態的貓娘又縮水成兩寸大小,此時它正蜷縮在心竅中沉睡,感受了一下它狀態良好,唐牧北這才放下心來。

“牧小友,你醒啦!”剛推開房門走出去,他就看到笑容滿面的文山鬼王,“此次多虧牧小友鼎力相助,靈植園衆守衛將士才能免遭死難。總指揮宜年鬼將在此等候一夜,見牧小友沒有醒來的兆頭,便先行一步去往陰界總部上報此次事件,他讓我轉達對小友的謝意。

此次牧小友立下汗馬功勞,陰界自然會有所獎勵;你救了我們的性命,一定要送份大禮才能……”

他還沒說完,三江居士敲門道:“蓮花山盛事快開場了,咱們還是在路上說吧。”

還在犯迷糊的唐牧北被拖上一輛公務車,文山鬼王順手給他刷了兩個清潔術。

“原本今天舉行的蓮花山盛事第一場就是擺擂臺爭奪昨晚成熟的玄煌靈果,只是昨天魔界入侵茲事體大,衆位鬼將也都沒緩過來,擂臺賽只得延期舉行。主辦方爲了彌補,給持有請柬的貴賓準備了不少禮品,牧店主你待會兒先去領了;大概再有半個時辰,會直接開始第二項目……”

唐牧北困得睜不開眼,壓根就沒留意三江居士在說些什麼,更記不清文山鬼王絮絮叨叨說謝禮的事情。

等他勉強打起精神的時候,已經坐在了貴賓席上。

眼前是一個小型廣場,紅色土地略微空曠。

身邊所有人都在低聲議論,氛圍顯得很緊張。唐牧北茫然左右看看,剛纔主會人做介紹的時候他睡着了,也沒聽清楚這廣場上要舉行什麼儀式。

“上場了上場了!”

“全都是選出來的精英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