憋屈!陳雲鋒無論如何將他們打成粉末,都能快速的恢復過來,這使得陳雲鋒有種有力無處使的感覺。

經過這一分心,夢星辰全力之下竟然將空間裂縫推回來了一點點,空間裂縫又穩居之中,但是卻越來越巨大了。

可以說兩個人中間就彷彿有一道巨大的幕布,誰先碰到,誰就死,這便是空間裂縫的厲害。


“卑鄙!”陳雲鋒煩不勝煩,怒聲喝道。

夢星辰又再次噴出了一口血,卻哈哈笑了起來:“不是你死就是我亡,你讓楚雲威脅我父母比我卑鄙一千倍,一萬倍!”

“不許你提她!”陳雲鋒突然變得雙眼血紅,力氣又大了幾分。

“你已經手段窮出了嗎?我還有!”夢星辰感覺到陳雲鋒越來越大的力量,也不着急,大聲喝道:“風來!”

整個毫無章法的龍捲風竟然變得規矩了起來,然後特別人性化的深處兩條風腿,開始向那些妖魔奔跑而去。

我擦,這真是活見鬼了!無論是妖魔還是人族再次被震撼到,一道巨大的龍捲風竟然長了兩條腿出來,然後衝入了妖魔的陣營,彷彿一個絞肉機一般,走到哪兒,絞殺到哪兒。

那些低階的妖魔就彷彿水泡泡一般,一碰就破。

妖魔大軍終於反應了過來,在幾大首腦人物的怒喝下:“鎮!”

高手妖魔瞬間聯合起來,產生劍氣防禦,然而這道龍捲風可是夢星辰和陳雲鋒二人竭盡全力的一擊,即使妖魔那邊形成了保護罩,可是弱勢的地方仍然被龍捲風一掃就破了。

真是解氣啊,就這一下,就讓妖魔死這麼多。爲什麼這龍捲風只去攻擊妖魔,不攻擊我們人族這邊呢?一定是夢星辰的力量!

所有人都歡呼起來:“夢星辰!夢星辰!”

摘星府人也是高聲叫了起來,有這樣的表現,說明是自己老大佔了上風。

此刻夕陽西下,陳雲鋒和夢星辰二人竟然難解難分,他們也覺得這樣消耗下去,除了將一方的精力全部耗盡就能分出勝負,可是接近一天的僵持下來,根本沒有絲毫作用啊!

想要抽手,可是那空間裂縫吸住了二人,只有讓這空間裂縫倒向一邊才能抽手。

此刻妖魔那邊被這龍捲風肆虐得有些遭不住,有些妖魔宗師聯手想要將這個龍捲風打散或者推向別處,結果這龍捲風太過於穩定,所有劍氣都被它自身化解!

這使得妖魔這邊大罵起來:“陳雲鋒,你個傻逼,你把龍捲風推向人族那邊啊!”

“陳雲鋒,我草你姥姥的,你快點啊!”

聽着那些妖魔破口大罵,陳雲鋒一口血便噴了出來,媽蛋的,這是老子能控制的嗎?這分明是夢星辰在使用妖法啊!話說你們妖魔鬼怪這麼多,也使點妖法試試啊!

若非陳雲鋒要沉着應對夢星辰,否則早就開始破口大罵了,我草,真是氣人,話說到底是怎麼回事。

雖然這樣,但絲毫不能緩解二人的局勢,那空間裂縫竟然逐漸的擴張開來,無論是面積還是厚度,都逐漸的在逼向二人。

然而就在此時,夢星辰感覺儲物袋中的三面左字令動了動,隨後就自己從儲物袋中飛了出來。

“咚咚咚”三聲,彷彿被磁鐵吸附一般,成三才之勢貼在了空間裂縫之上。

突然,轟隆一聲,空間裂縫爆炸開來,陳雲鋒和夢星辰二人被這衝擊直接撞出了龍捲風,皆是噴出好長一道鮮血。

夢星辰站落地面,這道爆炸對自己傷害不太大,陳雲鋒也應當如此,結果看向陳雲鋒,發現他的周身血肉模糊,那絲毫不亞於神魔煉體的肉身竟然被炸成了這樣?

那爲什麼自己一點事都沒有?莫非是因爲那三枚左字令保護了自己?

緊接着三面金令又鑽入夢星辰的儲物袋中,更加確定了夢星辰的想法。

夢星辰此刻站落在妖魔大軍之中,無數妖魔對他虎視眈眈,夢星辰此刻的身高也只有那些三頭巨人相比,於是拔起腿便奔向陳雲鋒,一路血光迸射,踩死無數妖魔。 誇張!十足的誇張!跟妖魔戰鬥這麼久以來,何時見過這種直接用腳去踩,而且身後全是血肉模糊死得不能再死的妖魔!

夢星辰的法相天地可不是蓋的,加上神魔煉體,加上鑄身成甲,只是那一腳踩下去便宛如一個劍尊的攻擊,所以那些低階妖魔只有被如此踐踏的份。

雖然陳雲鋒敗了,但那些妖魔首腦可不會讓夢星辰趁勢殺了他,紛紛出手企圖攔截夢星辰。

然而夢星辰此刻就像是一個打不倒的巨人,直接將那些防禦和攻擊撞碎,陳雲鋒此刻已經被另外一個怪鳥妖魔抓了起來,往鎮魂關那邊跑。

夢星辰一個抽射,便飛了過去,“裂空術!”嗖的一聲,夢星辰消失不見,再次出現的時候已經懸浮在那怪鳥的前方。

夢星辰揚起破敗劍,“咚”的一聲砸在了躲避不及的怪鳥頭上,怪鳥宛如一隻死鳥一般徑直往下掉。

夢星辰一把抓住了陳雲鋒,此刻陳雲鋒傷得比較重,但呼吸很平穩,夢星辰將他高高舉起,雲劫劍一劍刺向他。

藍袍人此刻也早已趕來,看到這一幕大驚失色,一柄黑色的劍宛如黑夜一般幽暗,一個閃身便化作了一道黑煙,其餘首腦趕來也是紛紛出手,無數道攻擊向夢星辰襲擊而來。

此刻人族那邊也早已按捺不住,由摘星府人帶頭,所有人族士兵衝向了妖魔大軍:“殺!”

在夢星辰的感染下,這些士兵的血性和氣勢再次爆發而出,乾死這羣生兒子沒**的妖魔,夢星辰一個人戰鬥,我們豈能坐視不理!

看着無數攻擊而來,夢星辰並沒有躲閃,如果躲閃就註定殺不了陳雲鋒,如果殺掉了陳雲鋒就勢必會被這些首腦妖魔打成重傷,甚至死亡。

但夢星辰毫不猶豫,一劍刺了上去,因爲他等這一刻太久了,久得讓他都快忘記了仇恨一般的久!所以,今日必殺陳雲鋒。

雲劫劍刺到了陳雲鋒的後背,然而卻不得寸進,陳雲鋒的煉體之術十分厲害,此刻陳雲鋒也醒了過來,感覺抵在背後的那柄劍哈哈大笑了起來:“站着讓你殺都殺不了我!”

“是嗎?”夢星辰直接將陳雲鋒擋在了前面,那些妖魔首腦的攻擊已經打出,此刻看見夢星辰竟然將陳雲鋒用作擋箭牌,紛紛驚叫不已。

陳雲鋒也是驚恐,這些妖魔大腦都是頂尖人物,發出的攻擊也是全力攻擊,自己身受重傷又如何抵擋。


夢星辰此刻仍然將雲劫劍抵在陳雲鋒的後背,夢星辰冷漠的說道:“結束了陳雲鋒,殺了你,不久後我便要去雲霞劍宗,我要覆滅整個雲霞劍宗。”

“利刃術。”夢星辰再次使出一道法術,雲劫劍尖頓時發出鋥亮的光芒,只是將將陳雲鋒刺疼生疼,但仍然無法穿透。

“不!你不能殺我!”可陳雲鋒此刻感覺到了害怕,因爲他有種感覺真的會死,“我是天之驕子,我怎麼會死在你的手裏!”

陳雲鋒還在做着自己天之驕子的美夢,他的一生都覺得自己比別人有能力,比別人優渥,只有自己纔是上天註定之人,他會成爲無盡劍域或者整個世界的主宰!

然而這一切的美夢都將終止,幾個妖魔首腦的攻擊來了,陳雲鋒首當其衝,噗呲一聲吐出一口鮮血,隨後巨大的衝擊力往後一撞,於此同時夢星辰將劍用力往前一伸。

雲劫劍尖發出亮光和錚錚劍鳴,噗呲一聲便將陳雲鋒刺了個對穿,陳雲鋒睜大了眼睛看着那些大佬,若非他們這一攻擊產生的衝撞力,自己又如何會被這一劍刺透呢?

緊接着陳雲鋒的身體撞擊到了夢星辰的身上,巨大的衝擊力將二人打入了鎮魂關裏面。

幾個大佬傻眼了,沒想到自己出手沒能幫上忙,反而幫了倒忙!

“你們去指揮大軍與人族戰鬥,我去看看!”藍袍人當機力端,一個人飛向那道峽谷,其餘也是一猶豫,但看到人族士兵氣勢高漲,將妖魔打得節節敗退,這怎麼可能?便返回去坐鎮。

人族這邊都看到了夢星辰和陳雲鋒一起墜落大峽谷,更是拼盡了全力,摘星府人更甚,極力催動降魔劍法,不斷的攻擊那些妖魔,像一柄尖刀,已經刺入了妖魔大軍的心臟。

藍袍人來到峽谷,看見陳雲鋒瞪着眼睛,那柄雲劫劍從後背穿入,從陳雲鋒的胸口穿出!斷失了生機。

此刻夢星辰已經變回了原樣,身上也是掛着許多重傷,就算陳雲鋒的身體抵擋住了大部分攻擊,但那麼多妖魔首腦的致命一擊的餘波也夠夢星辰喝上一壺的了。此刻夢星辰搖搖晃晃的站在一邊,看見藍袍人後並沒有着急動手,而是一腳將陳雲鋒踹翻了過來,將雲劫劍拔出。

爲了防止意外,夢星辰的這一劍動用了鬼道之術,將陳雲鋒的魂魄都震散了,防止的就是陳雲鋒背後的神祕勢力,杏河村一役,陳雲鋒內臟盡毀也能活過來,還變成了宗師,而且祕密絲毫不少於自己,所以這一次,直接將陳雲鋒的魂魄震散。


而在天上,那黑袍人說道:“這夢星辰也忒狠了點吧?”

鋼豆哼哼唧唧的說道:“好了,看也看完了,你可以滾粗了。”

黑袍人揉了揉下巴:“等會兒,我就想看看今天這事怎麼過?!”

鋼豆無奈的搖了搖頭,趕不走這個瘟神啊,怎麼辦呢?自己也不能下去幫助夢星辰。

而且夢星辰現在十分虛弱,因爲之前的戰鬥已經消耗了他全部的精力。

夢星辰冷漠的看着面前的藍袍人說道:“魔劍一族,傳聞有兩位掌權的公子,一位是魔劍族的大公子,藍冥流,一位是二公子藍動天。我想,你便是藍冥流吧。”

“呵呵……你是如何認識我的?”藍冥流此刻覺得很怪異,自己向來低調,這名字又如何知道的呢?

“不過,就算你知道我的名字,我便會放過你嗎?”藍冥流搖了搖頭,說那麼多廢話幹什麼,殺了出去打仗。

然而就在此時,峽谷中一對人馬飛馳而來,領頭人正是藍晶晶,只見她傲然怒目,“大哥,如果你殺他,我便生生世世與你勢不兩立!” “呵呵,三妹,大哥以爲你是來幫我的,這又是爲何呢?”藍冥流也不着急,似乎情況變得越來越有趣了呢。

藍晶晶本來一怒之下就準備返回魔劍一族,結果聽說夢星辰與陳雲鋒戰了起來,便帶上自己的人馬立刻趕了過來。此時,他身後還跟着另外一個女子,再後面則是一衆侍衛,這些都是藍晶晶自己培養的隸屬於自己的勢力。

藍晶晶和那身邊的女子都走上前來,攙扶着夢星辰,藍晶晶那身邊的女子說道:“大哥,四妹也保他!”

藍晶晶感激的看了一眼藍曾在,點了點頭,與這妹妹同仇敵愾,夢星辰獲救的可能性會大很多!

藍冥流笑了笑,將劍拔出:“我只以爲藍晶晶背叛魔族,私通人類,沒想到四妹你也背叛了魔族。”

“今天,說不得我就要家法處置了!”藍冥流哼哼笑了笑,“你以爲,你的那封信我不知道?所以才緊急佈置了蠕蟲大軍,否則還真敗在你手中!”

“抓住兩位小姐,即日遣回族中,家法處置!”藍冥流說完,本來跟在藍晶晶身後的那些侍衛頓時拿出劍朝向二人。

“你們!”藍晶晶此刻也是一愣,自己培養的心腹侍衛怎的早就被藍冥流收買了嗎?怪不得知道自己送出去的信。

此刻夢星辰感激的看了一眼藍晶晶:“你這是爲何要趟這渾水,我還有辦法應付。”

藍晶晶卻抓着夢星辰的手說到:“我怎麼可能放任你去死。”

夢星辰溫柔的目光看着藍晶晶,他雖然討厭魔劍一族,但並不討厭藍晶晶,而且藍晶晶敢於爲他與家族抗爭,十分感動。

此刻藍曾在瞪大了眼睛,大驚失色,看藍晶晶和夢星辰這樣子,分明就是有一腿啊!曾在魔塔之中與夢星辰短暫接觸下,藍曾在便知道夢星辰早有心上人,莫非這個心上人就是自己的三姐藍晶晶!哎喲我去!這到底是什麼事啊!

頓時,藍曾在捂着肚子,感覺腹痛如絞,臉色蒼白一顆顆汗珠便滴了下來。

“這位姑娘,你沒事吧?”夢星辰只覺得藍曾在面熟,並不知道她就是魔塔中那女扮男裝的藍曾在,通過之前的談話,得知她是藍晶晶的妹妹,也十分有好感。

然而藍晶晶卻愣住了,一探脈臉色大變,藍曾在這是要生了!

藍晶晶此刻要找個藉口,既要將夢星辰救走,又要讓藍曾在尋個地方找個產婆接生,她畢竟也只是個黃花大閨女,哪會這些事情。平時泰山崩於面都不會亂陣腳的藍晶晶此刻真的有些亂了。

夢星辰看見藍晶晶那焦急的神色也抓住藍曾在的手一探脈,頓時也是大驚失色,再看其肚子,這般平坦,再一探脈,我去,妥妥的要生啊!怎麼回事?

“晶晶,快帶你妹妹走,我自有主張!”夢星辰斬釘截鐵,知道藍晶晶焦急的原因是擔心自己。

但藍晶晶卻叫到:“不,他會殺了你的。”

就在此時,天搖地動,三枚左字令牌金光大作,一枚懸浮在夢星辰頭上,一枚懸浮在藍晶晶頭上,一枚懸浮在藍曾在頭上!

夢星辰此刻有種感覺,那上古大能把今天所有的事情都料到了,馬上就會有奇蹟發生!

藍冥流此刻也覺得不對勁,飛身過來,同時吩咐道:“殺無赦!”

那幾個站得近,拿起劍便刺向幾人。

而這殺無赦幾個字讓藍晶晶和藍曾在都愣了片刻,但隨即金光一閃,三人消失不見。

藍冥流大驚失色,莫非這樣就讓幾人跑了?而就在此時,不太寬的鎮魂峽谷開始不斷合攏,藍冥流不知怎麼回事,但也不敢多待,飛身而起,衝向鎮魂關外。

那些侍衛也是驚慌,跟在藍冥流身後,紛紛叫到:“少主救命!”

藍冥流根本不停,一溜煙便鑽出了鎮魂峽谷,然而他剛剛鑽出,峽谷已經完全合攏,那幾個侍衛已經在絕望中被夾死了。

外面戰鬥的妖魔和人族戰士都愣住了,這無數年都屹立不動的鎮魂峽谷今天怎的就合攏了呢?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而且很快的,巨大的鎮魂山竟然開始旋動起來,發出巨大的機關之聲,咔咔……

整個鎮魂山將常年浸泡在瘴氣瀰漫的一面露了出來,竟然是一面巨大的石壁,上書六個大字:“破敗者,自在也!”

而在天上的鋼豆和黑袍人都齊齊爆了句粗口,特別是那黑袍人直接飛身而下:“破敗老匹夫,莫非你都算計好了的不成?”

然而這黑袍人還未落下,一道沖天光柱便從鎮魂山中噴涌而出,直接將黑袍人不知道噴射去了哪兒。

鋼豆的臉有些抽抽,這上古大能就是破敗天尊,而夢星辰這小子誤打誤撞竟然找到了這傳承之地!

破敗天尊就是叼啊,那麼多年前竟然就預計到了這麼多年以後的事情,這等能力,實在是歎爲觀止,神王,你老可要一路走好!

鎮魂山沒了動靜,妖魔和人族將士還愣愣的不知所措,左無雙大聲喝道:“妖魔沒有了退路和救援,殺!”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