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應該是的吧。除非我不是我老爸的兒子。”夏羽斐自嘲的笑了笑,開始將真氣輸入了滄溟。

“很有可能!”蕭大小姐與刑天異口同聲的回答,又彼此看了對方一眼後扭過了頭。這真是一對上了年紀的活寶。

夏羽斐淡淡的一笑,真氣加速的融入了滄溟之中。漸漸的,滄溟有了變化,原本劍中的純白色浩然正氣慢慢的變成了灰色。

蕭大小姐與刑天簡直不敢相信眼前的這一幕,爲什麼會是這樣?這,這簡直不合常理!

“哎,真是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別多。一個魔族居然可以控制滄溟了,明天就算有人告訴我太陽從西邊升起我也相信了。”刑天頗爲無奈的搖了搖頭。

蕭大小姐聽後,眼中閃過了一絲狡黠的神色,又一本正經的對着刑天說道:“啊?太陽本來就是從西邊升起的呀,你傻不傻?”

“什麼?西邊??天啊!當初我在外面那會兒還是從東邊升起的!現在居然真的去西邊了?”刑天大驚,滿臉的不敢相信。

“啊?你們那時候是東邊啊?現在可是從西邊噢。”蕭大小姐繼續裝着。

大唐染事 哎,幾萬年沒有出去過了,想不到外面變化那麼大。”刑天說這句話的時候,是一種無奈的神色。但是當他看到蕭大小姐那張快要憋笑到爆炸的臉時,就知道自己被她耍了。

“我靠!你個愛哭的小肉腳!本來大爺心情好,還想告訴你救你師父和那個異族的辦法。想不到你居然敢耍我,你就哭去吧!”

“啊?刑天帥哥,本小姐錯了。你就原諒我吧,好麼好麼!”蕭大小姐一聽有辦法救師父和吳良,立刻滿臉的諂媚。還不停的搖着刑天的手臂,拼命的撒嬌。

“去去去,你又不是美女。我幹嘛要告訴你,你不是很牛B麼?耍大爺玩?哼哼,大爺現在耍你玩。來,給大爺笑一個。這纔對嘛,再給大爺哭一個。”刑天開始牛B轟轟的把蕭大小姐當猴耍。

蕭大小姐雖然心有不甘,但是對於她來說沒有什麼是比師父和吳良更加重要的。所以只有忍氣吞聲的被當猴來耍了。 “刑天哥哥,你最好了。你告訴我嘛。等我救了師父出去了後,我給你介紹美女啊!我的徒弟可是很漂亮的妹子噢。”

“真的?這可是你說的噢?”

“是啊是啊!我說的,你就告訴我怎麼救師父吧。”

“她的徒弟是我老婆。”夏羽斐依舊在研究滄溟,他纔沒空管身邊的這對活寶。不過對於自己的老婆,他可是看得很重的。

“呃。。。”蕭大小姐愣了愣,她沒想到夏羽斐居然會拆她臺腳,一時之間不知道怎麼回答。只能呆呆的看着刑天和夏羽斐。

“我靠!想不到你心腸那麼壞了!小肉腳,你居然出賣朋友的妻子啊。”

蕭大小姐還想要解釋什麼,卻忽然見夏羽斐站了起來。走到兩尊石像前,舉起滄溟就砍了下去!他的動作太過,蕭大小姐都來不及反應就見夏羽斐已經手起刀落,行雲流水般完成了砍殺。

“啊!笨蛋斐,你在做什麼!”等夏羽斐已經砍完了石像後,蕭大小姐纔回過神來,驚慌的大叫着。

“咔嚓”!兩尊石像開始發出了破裂聲。

蕭大小姐慌了,她望着石像的頭部出現的細紋不知所措了起來。最後又狠狠的望着夏羽斐,咬牙道:“該死的混蛋!你都做了什麼!我要殺了你!”

說罷,蕭大小姐就喚出了她的那根竹笛想夏羽斐撲了上去!而且一出手就是盡了全力,根本不給夏羽斐任何辯解的機會。

夏羽斐微微皺眉,沒有來得及說話就見蕭大小姐已經衝了上來。一出手就是劍氣九州的進化版—傲劍九州!這是將劍氣高密度的集於劍身上的殺招,一旦被砍中後威力要比釋放出去的劍氣大的多。

不過還沒等夏羽斐做出迴避的動作,他的眼前只覺得虛影一閃。刑天已經將怒火中燒的蕭大小姐給制服了。

“冷靜!夏羽斐做的沒錯。只有這樣才能救你的師父。”刑天的一雙大手如同兩隻虎鋏,牢牢的扣住蕭大小姐的雙手。

蕭嵐雪不明白刑天所說的意思,只是下意識望向師父的石像。

咔嚓聲過後,石像的表面已經完全的碎裂開來。而裏面的兩個人卻完好無損!

“師,師父!”蕭嵐雪見到了五百年沒有見到的人,一下子就撲進了天女的懷中。

“乖,小雪啊。這麼多年真是委屈你了。你們說的話,我和吳良都聽到了,也看到了。只是被封印着不能言語罷了。”天女將蕭嵐雪緊緊的擁在懷中,滿臉的欣慰。

“嘿嘿,想不到你的小徒弟還真不錯啊。”吳良在邊上嘻嘻哈哈道,他嘴上是在對自己的老婆說話,但是眼神卻是饒有興趣的望着夏羽斐。

“怎麼?不滿意啊?不滿意你自己也去收一個啊。這個叫夏羽斐的小夥子不錯,你可以考慮下的。”天女嬉笑般的說道。

“切!這是殺戮那傢伙的後人,我可不收。不過一醒來就能看到同族的人,還真讓人開心啊。”吳良的臉上似乎永遠都保持着那種閒散的笑容,加上他身上那種邪邪的氣息,讓夏羽斐很有好感。

“小子,你是那個夏安之的兒子?”吳良帶着邪邪的笑容望着夏羽斐問道。

“是。”夏羽斐淡淡的點頭。

“很好!那就父債子還吧!”說完,吳良的身影就從原地消失了。只是一個瞬間,就來到了夏羽斐的面前。


一拳!這一拳毫無花哨,只是用力揮出然後擊中夏羽斐。可憐的夏羽斐根本連反應的時間都沒有就被打飛了出去,結結實實的撞在了牆上。

蕭大小姐見狀,立刻就要衝上去。卻被她師父拉住了,後者無聲的搖了搖頭,示意蕭嵐雪不要去。

“啊嗚!”皮蛋自從剛剛開始就安心的趴在一邊,此時見老大被揍了哪裏還有繼續趴着的道理?就算自己根本不是這個大叔的對手也魔化成魔倪獸,擋在夏羽斐的身前。 一心只有大小姐男神別撩

“哈哈,居然又是一隻魔倪獸!真和夏安之當年一樣,居然又要帶魔倪獸出去。”吳良嘻嘻哈哈的看着皮蛋,似乎見到好玩的東西似的。

“又一隻?難道皮蛋的父母真是被我老爸帶出去的?”夏羽斐緩緩從地上爬起,這個無良大叔實力還真不容小窺。剛剛那一下自己根本連反應都來不及,就被擊中了。

不過能和巔峯狀態下的刑天打成平手數百年,實力也確實擺在那裏了。還好那一拳並沒有殺氣,要不然自己可能就完了。

夏羽斐的話對於皮蛋來說,無疑是個重磅**!想不到老大的爸爸就是帶走自己父母的人。到底當年發生了什麼,讓自己的父母一聲不響的離開了。

“嗚嗚。。。”皮蛋發出了一陣悲鳴聲,夏羽斐微微皺眉後做起了翻譯。

“皮蛋問,爲什麼要帶走它的父母?你們知道麼?”

“嘿嘿,小子!當年夏安之那個傢伙可是神奇的很啊!下三濫的小伎倆不算,還有魔獸和兩隻魔倪獸。一個人就敢和我們夫妻叫板。對於爲什麼要帶着那兩隻魔倪獸,這個我可不知道。”吳良嘰裏呱啦的說了一大堆,只有一句是說到點子上的。

他帶着輕蔑的眼神看着夏羽斐又繼續說道:“嘿嘿,你的實力和夏安之比起來差的很遠啊!要不要我教你幾招啊?然後再和我打過。”

“教的話行,打的話就算了。不過一切等出去再說,我現在只想着回家。”夏羽斐淡淡的說道。

“對!走了走了!在這裏居然待了五百年,嘴都淡出個鳥來了!”吳良哈哈笑着。見老婆白了他一眼後,吳良立刻很識相的閉上了嘴。看來也是個得“妻管嚴”的主啊。

煉妖塔內部是個很奇怪的空間,由於時間過的相當緩慢所以纔會有外面一天裏面一年這種普遍的說法出現。

可事實上煉妖塔內的時間並不會真的變久了,而是煉妖塔內的環境和空間會給人一種漫無止盡的延長感。外面的一天裏面就好像被延長變成了一年一樣,但是實際上時間還是隻過了一天而已。

比如說夏羽斐現在的頭髮依舊和來的時候一樣長,這就是最好的證明!要不然在煉妖塔早就產生出一堆萬年老妖了!到那個時候還得了?早就把煉妖塔給拆了。

如果按照煉妖塔內的時間來算,蕭大小姐的師父和吳良兩人是在此待了十八萬年左右。這十八萬年,如果換成了別人早就精神崩潰了。

也是因爲這點煉妖塔內的妖魔纔會這麼殘暴。因爲在這種環境下只有殺戮和血腥才能讓它們有釋放。妲姬也是一樣的道理利用淫-性來尋求解脫。這就是當初建造煉妖塔的最大原意讓塔內的妖魔受不了進而自相殘殺。

“走了,走了!刑天老哥,你不走麼?”吳良手牽着媳婦,脖子上坐着蕭大小姐,看上去到是像其樂融融的一家。

“我。。。”臨到離開時,刑天到沒有那種豪爽了,反而有些畏懼。他咬了咬牙,似乎下了很大的決心似的,“走!去找天帝去!萬一打不過的話,就再給砍一次頭而已!”說着率先豪邁的邁出了傳送門。 在滄溟出世,發出白光後的不久。距離煉妖塔不下百米的茅屋,已是人聲鼎沸了。

除了葉若秋與何杏兒之外,還有很多人在。這裏面有崑崙現在最高的指揮者,葉問天。還有很多長的其形古怪的傢伙們,其中就包括送過夏羽斐一根中國結紅繩的福神婆婆。

這些人之中,有兩個人最爲顯眼。

他們是一男一女。兩人都是身着古裝氣勢非凡。

男的頭戴紫金通天冠(有垂兩根長到地上的鬚鬚,就是那種看起來看小強的鬚鬚一樣。)身穿龍鱗甲腰配青色闊劍腳穿繡金戰靴。

女的在髻上插了一根典雅的水晶簪,一身紫色霓紗身上還飄纏著一條絲帶。還在腰間別着一把紫晶如意,腳穿流雲鞋。


男的溫文儒雅女的美絕凡塵看樣子就知道是天上謫仙。而兩人都有一個共通點。就是足不沾地身體全飄在半空中。年紀看來在二十歲間。

“你是說,這光是從煉妖塔裏面傳出來的?”天女端莊的臉上卻是凝重不已,似乎有什麼不好的預感。

而她身後的那名男子更是驚訝到了極點!不時的眼帶恐懼的望下煉妖塔頂層。

“是的。”葉若秋淡淡的回答。

“若秋,牧童前輩爲什麼會帶夏羽斐進去?”這是葉問天問的,他問的時候還不着痕跡的瞄了一眼兩位天人。

沒辦法,就算是崑崙的門主,也很少進入崑崙的神氏村。更不要說見到天人了,他曾經聽一位神氏村的神氏提過,他們這些神氏都是些小神,上不得天庭所以就在這裏住着了。而上次神氏村裏來天人,已經是五百年前的事情了。

“這個,我就不清楚了。爸爸,你還是等師父和夏羽斐出來後再問他們吧。”葉若秋回道。

這些下等的神氏都是被天人引來的。他們不知道爲什麼五百年後會有天人來到崑崙,而且還似乎有些。。。緊張。

“倆位來此,是不是有什麼事情?”一直都沒有開口的何杏兒以一種近似妖異的口吻開口詢問着。

“小姐你好,我叫吳昊。這位是我的姐姐吳瑞,我們只是來調查一些事情的,各位不必這麼緊張。”那名男天人開口笑着,試圖將氣氛弄的緩和些。但是他沒發現,現場除了他們兩個天人外,其他的人都只是好奇罷了,哪裏會有緊張的神色。

“哎?那麼多人?難道是知道我今天出來麼?”

忽然間傳出的聲音讓所有在場的人都爲之一驚,而何杏兒和葉若秋臉上隨即都笑了起來。

“相公!”何杏兒千嬌百媚的一聲後,立刻轉身撲向了聲音的主人。

何杏兒是想給夏羽斐一個擁抱的,但不想夏羽斐的手腳更快一步,雙手將何杏兒攔腰抱起在空中轉了好幾個圈。

邊上的衆人都好奇的打量着這個忽然出現的男人。在這裏出現的,除了何杏兒、葉若秋和葉問天之外,其餘的不是天人就是下等神氏。

但是剛纔夏羽斐的出現他們都沒有察覺到,如果不是他開口說話,而是出手傷人的話。那後果簡直不堪設想。

葉問天笑眯眯的望着此時正抱着自己小女兒打轉的男人,他似乎又強大了不少。比起上次在魔窟外見到要內斂的多,那是的夏羽斐就像是一頭豹子全身都充滿着爆發力。而現在的他更像是一個普通人,一個普通的不能在普通的人。

夏羽斐將何杏兒抱着轉了好幾個圈後,纔將其放下,擁入懷中。這時他才發現,在眼前的人羣中除了葉問天、葉若秋和福神婆婆之外沒有一個人是自己認識的。

不過有一道自於一個男人目光讓他十分在意,那個打扮的如同唱戲的傢伙似乎和自己有仇一般,如果目光要殺人的話,估計自己找就被這個男人用目光殺死幾千次了。

一般一個男人會毫無緣由的這樣對另一個男人保持敵意,那明顯就是一個情況。夏羽斐心中苦笑,低頭望向懷中的何杏兒,這才走了不到一個月的時間,就莫名其妙的多了一個唱大戲的情敵。那以後的日子還得了了。

“怎麼這麼激情啊,相公。”何杏兒將臉深深的埋進夏羽斐的胸膛中,剛剛的旋轉讓她有些被幸福轉暈了頭,又想到身邊有那麼多人看着,其中還有自己的父親與姐姐,縱使是被稱爲魔女的她也覺得不好意思了起來。

“這段時間,對於你來說可能只是短短的二十三天,但是對於我來說可是有二十三年的歲月了啊!我現在最想做的就是帶着你回家,然後和小蠻一起過上平淡的日子。”夏羽斐回想起煉妖塔中的歲月,心裏是唏噓不已。不過所謂的平淡日子可能是到等到所有的事情都解決完了後才能過上吧,

“嘻嘻,人家也是度日如年的好吧?”何杏兒嘻嘻一笑,又指了指不遠處的葉若秋,“相公,如果你不介意的話,人家可是想要讓姐妹團中多一個呢,三女共侍一夫噢。”

最後兩句話何杏兒是貼着夏羽斐的耳邊輕聲說的,她可沒有膽子在這麼多人面前說出這樣的話,她的呵氣如蘭又弄點的夏羽斐耳邊癢癢的,又想到才入崑崙的時候自己從身後抱着何杏兒,也是這樣在耳邊輕語,不由會心一笑。

他這一笑,何杏兒還以爲夏羽斐就此答應下來了。立刻眉開眼笑道:“嘻嘻,就知道相公你最好了。”

最好了?什麼最好了?夏羽斐剛剛只是出神的想着第一次與何杏兒見面的情景,哪裏有聽到她說了點什麼。現在他一臉迷茫的看着何杏兒,又回想起剛剛的那句話。

三女公侍一夫。。。天啊!難不成?不行!


可是還沒等他表態,卻聽一旁的葉問天先發聲問道:“夏羽斐啊,聽說你與牧童前輩一起進入煉妖塔,怎麼就你一個人出來了?難道出了什麼事情?”

這時葉若秋和何杏兒才發現,原來就夏羽斐一個人出現,而她們的師父卻沒有一起回來。

夏羽斐見兩個女子着急,拍了拍何杏兒手背做爲安撫,又開口解釋道:“她與我一起出來了,只是有些事情要處理。所以等會就到。只是不知道爲什麼這裏有這麼多人呢?”

“這事我來解答吧,正好我也有些事情要問你。”從人羣中飄出一個天人打扮的女子,滿臉高傲的說着。

她飄到夏羽斐的面前,上下打量了一番夏羽斐,那種眼神似乎就在看一隻牲口,這樣的感覺讓夏羽斐很不習慣。不過夏羽斐卻不知道,此時吳瑞的心中更是驚訝連連。

眼前這個男人似乎一點力量都沒有,他真的是有能力在煉妖塔中轉了一圈的人麼?而且之前的那道白光分明是隻有滄溟才能發散出的純正浩然正氣,還有塔中被關押的刑天到底怎麼了?

不過最讓她在意的是,夏羽斐出現時那種毫無聲息的模樣。難道是因爲他太弱了?弱到讓自己根本就感覺不到他的存在? “你好,我叫吳瑞。那位是我的弟弟,名叫吳昊。我們都是從天界而來,也就是你們通常意義上的天人。”吳瑞的開場白還算是客氣,夏羽斐也就淡淡的點了點頭,算是在聽。

“之前我們天界感受到煉妖塔中發出了一道白色光芒,不知道這道光芒是由什麼原因發出的呢?”吳瑞繼續問道。

“難道一道光芒就能讓這裏聚了這麼多人?還驚動了天界麼?”夏羽斐淡淡的笑着,那張飽經風霜後而變得剛毅的臉龐,此時看上去是那麼的成熟又穩重。

“哼!我們天界做事,哪裏輪得到你這種下界之人評論。你只要老老實實回答我姐的問題就好。”一聲冷哼從吳昊的嘴中傳出,他本來就看夏羽斐不爽,現在聽這傢伙這麼一說,心中更加煩躁,出口當然也好不到哪裏去。

“那如果我不回答呢?”夏羽斐的嘴角揚起了一抹邪邪的笑容,如果蕭大小姐或者皮蛋在這裏的話,一定會知道這時候的夏羽斐其實最爲可怕。

可蕭大小姐一出煉妖塔就感受到天人的氣息了,那羣人中除了夏羽斐之外都對天人沒有好感。而夏羽斐又急着去見何杏兒,所以就讓他獨自先過來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