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是你老婆,你別再毀壞我的名聲了。”楊暖暖道。

“你不是誰是!”

龍少決的老婆只能有一個,那一個人早在三年前他就找到了。

“誰是你老婆和我都沒有關係,重點是我不是。”

“你是。”

“我不是!”

“你是我老婆。”

“我不是,再胡說我就……”楊暖暖炸毛了。

“你就怎麼樣?讓我以身相許嗎?”龍少決把腹黑髮揮的淋漓盡致。

“我就……明天就在大街上拉一個男的打結婚證。”楊暖暖想了片刻道。

“你敢!”龍少決不怒自威。

“沒有我不敢做的事。”楊暖暖認真的道。

“和你打結婚證的人只能是我!如果你的名字出現在不該出現的地方,我會殺了那個人全家!寸草不生,一個活口都不會留。”

“切~嚇唬誰啊。”楊暖暖不屑的噓。

“我說到做到,老婆如果你不相信的話,大可以試試。”龍少決說。

“我不是你老婆,不是不是不是不是不是不是不是不是不是不是……”楊暖暖捂住耳朵重複。

“你是。”

“我不是!!!!!”楊暖暖音量陡然加大。

說了多少遍了,她楊暖暖不是龍少決的老婆!

“楊暖暖是我老婆!”

龍少決攬着楊暖暖的肩膀,兩個人雙雙走到一樓樓道。

龍少決對着亮着金色陽光的大門外大聲道。

坐在臺階上的方煜聞聲站起來,他站在階梯之下默默無言的等着楊暖暖。

方煜衣服髒的不像樣子,相貌看起來看起來乾淨清澈的如同晨露。

一輛低調奢華的黑色跑車停在楊暖暖家樓下,車輛距離方煜大概有三米遠。

龍少決帶着些許耍賴意味的話語穿進車裏,啪嗒,車廂裏響起一陣細微的動靜。

什麼東西被折斷了? 渾身不自在的金俊坐在駕駛位上,聽到龍少決的聲音,他嚇了一大跳。

金俊透過後視鏡看向坐在後座上的顧悠悠:“顧小姐,你沒事吧?”

“沒事。”面容傾國傾城的顧悠悠表情不明喜怒,她低着頭,金黃色的明豔秀髮遮住了她的半邊臉。

顧悠悠低眼看着自己的手,她的右手拿着兩根修長白皙的手指,左手少了兩根手指。

“……”金俊不再看向顧悠悠,他連喘氣都不敢大聲,深怕惹怒了顧悠悠。

“金俊你去接一下他吧,外面太陽挺大的,要是他受傷了,我會心痛。”顧悠悠幽幽的看着車窗外的明媚陽光。

“好,我現在就去。”金俊點頭。

“我不是你老婆!”氣憤的楊暖暖推開龍少決,她小跑着逃離龍少決的禁-錮。

“你是。”龍少決追楊暖暖。

“我不是,你別再跟着我了,我要去上班了。”楊暖暖不耐煩的道。

這個男人怎麼那麼煩人呢?

“不如跟着我走吧,我養着你。”在楊暖暖跑出單元樓前,龍少決堵住了楊暖暖。

“你是誰?”楊暖暖盯着龍少決,“你憑什麼養着我?我憑什麼讓你養着我?”

“我是你老公,老公養老婆。”龍少決回答。

“煩死了煩死了,煩死了。”楊暖暖煩躁的原地踱步。

“老婆~”龍少決把身體朝楊暖暖湊了湊。

“別靠近我。”楊暖暖手抵住龍少決的臉,她嫌棄的把他往後面推。

“親一下就好,不要拒絕我嘛。”龍少決語氣帶着兩分撒嬌。

一個身高直逼一米九的大男人居然這樣……

楊暖暖看着龍少決一陣惡寒,她忽然覺得自己瘦弱的身體高大了許多。

金俊從跑車走下來,他的手裏撐着一把大黑傘。

方煜感受到一絲不尋常的味道,他緩慢的扭頭。

金俊的相貌被黑傘完全遮住,方煜看不清他的樣子。

“……”方煜沉默的看着步步靠近自己的金俊,自然垂放在身體兩側的手緊緊的握成了拳。

這些不乾淨的人呆在楊暖暖身邊,他們遲早會害死楊暖暖的!

方煜絕不會再一次眼睜睜的看着楊暖暖死去,竟然他與她重逢了,他即便是用自己的生命,也要換來楊暖暖這一世的平安喜樂。

“老大!”金俊站在方煜身邊,他把傘搭在肩頭,對着單元樓道里的龍少決大吼。

金俊現在心裏極度不平衡,他擔驚受怕了一整夜,他的卻暖玉在懷。

昨夜顧悠悠深怕金俊知道龍少決遇險去幫他,就把金俊喊道她家裏,與顧悠悠呆了一夜,金俊現在想死的心都有了。

金俊很畏懼很害怕顧悠悠,和顧悠悠單獨在一間房裏呆了一夜,金俊幼小脆弱的心靈遭遇了前所未有的打擊。

“你說我小弟喊你回家吃飯了,你趕快走吧。我就是不送了。”楊暖暖對着龍少決讓他出門。

“你這麼希望我離開?”龍少決冷着臉問。

“……”楊暖暖看着他不回答。

廢話!我現在一點都不想看到你!

“老大!顧小姐現在正在車裏等着你呢,再不出來你就要失去你最忠心的下屬了。”金俊道。

“……”方煜側臉看着金俊。

是他!

那個男人怎麼會成爲金俊的老大?

冥界金俊可是一根老油條,早在老鬼王建立強大神祕的鬼族冥界之前,金俊已經在人間遊歷了好久好久了,龍少決怎麼會成爲他的老大?

金俊又怎麼會甘心誠服於龍少決?

“……”楊暖暖一聽到顧小姐在等他,心裏忽然一悶,一點點不爽涌上心頭。

又是這個顧小姐,她和龍少決究竟是什麼關係!

想到顧悠悠那張和江華卿一模一樣臉蛋,楊暖暖靈機一動,難不成顧悠悠是江華卿失散多年的姐妹。

等會去公司要是有幸能見到女神江華卿,我一定要好好的問清楚。楊暖暖心裏想。

“我一步也不想離開你怎麼辦?”龍少決道,“楊暖暖你有毒。”

“……”楊暖暖無語的瞪了龍少決一眼,隨即道:“你的顧小姐在車裏等你,還不快去,豈有讓美女等待的道理。”

“哈哈哈。”龍少決看着她氣呼呼的小模樣,心中一陣狂喜襲來。

她吃醋了嗎?

“笑你奶奶家的西瓜皮。”楊暖暖推開攔住門的龍少決,她大步走出去。

“嫂……”金俊看到楊暖暖脫口而出的嫂子被他硬憋回嘴裏,現在顧悠悠還在車裏,要是被她聽到金俊喊楊暖暖嫂子,那金俊以後的日子可就爽歪歪了。

“暖暖。”方煜看到楊暖暖,他清澈的臉上揚起一抹暖心的微笑。

微風習習,方煜的黑髮在風中肆意的起舞,他乾淨清澈的臉上帶着微笑,看起來就像從漫畫走出來的小小少年。

“喲呵。老熟人。”金俊這纔看到方煜,他打趣道。

“你好。”方煜轉頭對金俊點頭問好。

“好好好,你好我好大家好。”金俊亂七八糟的接話。

“早上好啊,各位。”楊暖暖假笑着揮手打招呼。

“我不好!”隨後出來的龍少決抓住了楊暖暖。

“媽呀,我求求你放了我吧。”楊暖暖欲哭無淚的看着龍少決。

楊暖暖不知道這廝好不好,但她知道只要他一出現,自己準不好!

“姐姐我幫你殺了他,好嗎?”

見楊暖暖一臉不開心不耐煩,方煜立馬跳到楊暖暖面前,他看着楊暖暖認真的問。

“……”楊暖暖無力的翻了一個白眼。

這弟弟又是從哪冒出來的,動不動就打打殺殺的真的好嗎?

“好嗎?他欺負你,我就幫你殺了他!”方煜有理有據的道。

“讓他殺了我,好嗎?”龍少決扶着楊暖暖,四目相對。

“不好!”楊暖暖想也不想的脫口而出。

話音剛落,方煜蓄勢待發的身體陡然鬆弛,姐姐不同意他殺了這個不乾不淨的男人。

“真乖。”龍少決喜逐顏開,一個蜻蜓點水般的輕吻落在楊暖暖的臉頰。

“你以爲我是在幫你嗎?”楊暖暖看着開心的龍少決問。

“難道不是嗎?”龍少決反問。 “僱兇殺人是犯法的,我看起來很像傻瓜嗎?”楊暖暖徐徐道。

“姐姐不是傻瓜,誰說姐姐傻我就殺了他!”方煜輕輕的道。

“……”楊暖暖無語。

這個男孩又是從哪冒出來的?

看他這架勢,也是準備纏着楊暖暖不放手了。

龍少決毫無預兆的低頭吻住楊暖暖,楊暖暖眼眸陡然瞪大,又來了。

脣齒廝-磨,龍少決吻的很用心。

楊暖暖眼神無力,她不自覺的將手放在龍少決的腰上,鼻尖全是龍少決的味道,楊暖暖睜着大眼睛默默的注視着龍少決。

龍少決眼眸微閉,他吻的很輕很柔,賣力盡心的在脣齒之上討好楊暖暖。

像是感覺到來自楊暖暖的目光,他緩緩擡起眼眸:“閉眼!”

“……”楊暖暖疑惑的看着龍少決。

我爲什麼要閉眼?你又不是我男人!

方煜癡癡的看着正在親吻的兩個人,他乾淨的眼眸裏寫滿了複雜。

我應該上前拉開他們嗎?

姐姐看起來並沒有反抗,爲什麼我的心像是被棉花塞住了?

方煜看着他們,連眨眼都忘了。

“老大……”金俊傻眼的看着龍少決和楊暖暖,他欲言又止。

金俊的內心是崩潰的,他怎麼攤上這麼一個老大!

龍少決楊暖暖脣瓣相印,楊暖暖眼底一片清明,她默默的看着近在咫尺的龍少決。

這樣看,其實楊暖暖一點也不討厭英俊帥氣的龍少決。

龍少決看着眼神清明的楊暖暖,她一動不動的任憑他親吻。

楊暖暖明明很乖,龍少決一看到她淡定的眼神,心裏似乎燒起一股來歷不明的怒火。

他這麼賣力,這麼溫柔的去親吻楊暖暖,而她卻泰然自若,淡定的彷彿什麼也沒有發生……

楊暖暖這樣的反應真的好嗎?

龍少決自認爲自己的吻技還不錯,楊暖暖平靜的反着實讓他很惱火。

龍少決雙手用力的摟住楊暖暖,楊暖暖往前挪了半步,他們的身體緊緊的貼在一起。

“姐姐。”方煜輕輕的喊了一聲。他的聲音很小,小到連站在他身邊的金俊都沒有聽到。

跑車裏的顧悠悠手搭在車窗上,她饒有意味的看着站在遠處相擁相吻的兩個人。

“呵呵。”顧悠悠輕笑,眼底一片陰寒毒辣。

很好!

楊暖暖這個女人做的很好!

她顧悠悠追了三年的男人就這樣被一個小小的人降服了,楊暖暖的行爲如同在大庭廣衆之下狠狠打了顧悠悠一巴掌。

“龍少決。”顧悠悠坐直身體,她的玉手之中握住一個碧綠的戒指。

顧悠悠把戒指玩-弄於股掌之間,她低眸沉思,身體四周一道污中帶紅的霧氣環環繚繞。

“唔。”楊暖暖咬緊牙關,她手掐着龍少決,眼眸憤憤的瞪着龍少決。

龍少決雙手抱住楊暖暖,嘴上功夫層出不窮,他笑看楊暖暖,並不着急進攻。

楊暖暖這座城池的留與失全在龍少決的掌控之中,既然她不想接受他的熱情,那他也不霸王-硬-上弓。

長-吻持續了很久很久,楊暖暖覺得自己的嘴巴都要麻木了。

龍少決再一次的試探性的想要攻進她的脣齒裏,楊暖暖嘴巴一抿,龍少決立刻就撤回。

楊暖暖忽然開竅,她怒目瞪着龍少決。

感情這廝這麼長的時間都是在逗她玩的,龍少決每一次進攻的時侯,楊暖暖只需要輕輕合上嘴巴,他就退兵了。如此反覆,龍少決樂此不疲。

“準備好了嗎,這次我不會再讓你了。”龍少決問。

他說話的時侯嘴巴並沒有離開楊暖暖的嘴,楊暖暖猛地一個眼刀甩向了龍少決。

媽的,這都多長時間了,這廝居然還沒開始,又這麼不要臉的嗎!

“呼。”氣憤的楊暖暖一把推開龍少決,她長出長吸了一口氣。

楊暖暖擡頭看着龍少決,張嘴大喊:“不許伸-舌頭!!!!”

“好。”龍少決拉過楊暖暖爽快的就答應了。

“姐姐。”方煜紅着臉又輕輕喚了一聲。

“我靠!你們還來呀,已經日上三竿了。大嫂老大我求求你們了,晚上再約好嗎。”金俊道。

金俊的話語剛落,旁邊蔥鬱的綠化忽然被風吹的颯颯作響,一股極陰極寒的力量,突如其來的落在金俊身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