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都屬於陳博士創建的‘英雄聯盟’裏的成員。”夜鶯道:“我們和你們一樣,都是身體有着異於常人的超能力的人。”

這個即便是夜鶯不說,他們也都非常的清楚了。夜鶯是一個可以擺脫地球引力而飛行的人,佂易的怪力也早就讓他們大跌眼鏡了,最酷的就是風掣的瞬間移動,太絢炸了,至於能夠讓碎石亂飛的阿懶是什麼能力他們還不清楚,一直都沉默不語的寧一天雖然沒有表現出任何的超能力,但和這些人在一起的,肯定也有他不俗的能力。

“英雄聯盟?”蜜糖對這個答案還真的感覺到震驚。

冰冰也皺起了眉頭,她之前只知道共德拉是一個異能力者的組織,卻沒想到這還有個英雄聯盟?這不是打LOL呢吧……

“我知道,我現在說這些你很難理解,所以我希望請你們跟我們回去,讓陳博士和金鑫給你們解釋,你們會比現在清楚的多。”夜鶯認真道:“請相信我們,我們跟剛纔那些人不一樣。”

“你們是有超能力的正義組織?”百合小心翼翼的問道。

佂易粗聲粗語道:“是的,我們是正義的組織。剛纔那幾個人是邪惡的一方。我相信即便是我不說,你們也肯定都清楚。”

王聰等人沒有說話,相互看了一眼。

這時候,一直都沉默不語的寧一天突然對冰冰說了一句話:“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你曾經也是她們的人。”

冰冰一怔,警惕了起來,百合也跟着緊張的握緊了拳頭。

“你們是怎麼知道的?”蜜糖的追問一針見血。

冰冰對此也非常的好奇。

“因爲我曾經追蹤過你。”寧一天淡淡道:“你有非常危險的縱火能力,一度成爲過我們英雄聯盟的頭號擊殺目標。”

冰冰聞言,忍不住冒出一身冷汗,這些能把秦淮八豔都打個措手不及的傢伙若真的要對付她,她顯然沒有還擊之力。

“只不過你做過兩件事情之後就銷聲匿跡了。”寧一天道:“所以……”

百合忍不住解釋:“冰冰姐做的事情都是迫於無奈,我以前也是她們的人,所以很清楚那種感覺,那些壞事都不是我們想要去做的!”

冰冰冷冷道:“沒什麼好解釋的。”

“你們不要擔心,我們來這裏不是要追究你們的對錯,我們相信金鑫的朋友是不會錯的。”夜鶯爲兩人寬心道。

“你們一直都說金鑫是你們的朋友,可我們爲什麼從來都沒有在金鑫的口中聽說過你們。”王聰不解道:“如果金鑫是你們的朋友,那她肯定會跟我們說。”

夜鶯微微一笑:“因爲金鑫並不知道我們都是有超能力的人,她也只是跟博士有比較近的接觸,和我們並沒有特別近的接觸,所以說她並不清楚我們的存在。”

“那你也敢說她是你們的朋友。”王聰忍不住吐槽,這社會還真是病態,只是聽說過的人就敢說是朋友,有一面之緣的人就敢說是自己的八拜之交啊。

夜鶯點點頭:“她是博士的朋友,就是我們的朋友。”

“你們一直都在說博士……”蜜糖道:“博士究竟是什麼人。”

“等你見到博士之後就知道了。”夜鶯道。

“如果我們不想見呢。”蜜糖道。

夜鶯沒想到蜜糖會這麼說,臉上多少都有些掛不住,這拒絕也未免太乾脆了一些吧。

“如果你們不想見,我們也不會強求的。”佂易回答的也很乾脆。

“我們如果不去的話,金鑫怎麼辦。”王聰可沒有蜜糖那麼淡定,他不可能讓金鑫自己處於危險之中。”

“如果像他們所說的,金鑫和博士是朋友,那麼博士應該不會爲難金鑫吧?”蜜糖道:“反而我們這些局外人去了會讓人覺得尷尬。”

夜鶯無奈的搖搖頭:“看來你真的是一點都不相信我們。”

就在這個時候,山洞內突然轟的發出一聲悶響!

“不好。”阿懶清晰的感覺到山體巖壁的變化:“這裏馬上就要坍塌了!”

“走!”夜鶯當機立斷。

“來不及了!”阿懶這話剛出口,洞內基地的頂壁就轟的一聲坍塌下來一塊巨石!直接砸在了王聰的身邊。

王聰驚出一身冷汗,他的速度在這種時候是有發揮的餘地,可是面前冰冰,蜜糖,百合三個女孩,他要先救誰?!

緊跟着又是兩塊落石掉落,王聰很清楚自己根本不可能短時間內把三個女孩都救出去。

這時候的取捨簡直讓人崩潰。

但轉瞬之間,剛剛還在王聰身旁的蜜糖就消失在了王聰的視野之中!同時消失的還有風掣!

王聰的心情豁然開朗,沒有再考慮,一把抱起冰冰和百合就直接衝向了山洞外!

當王聰把冰冰和百合安全帶出的時候,蜜糖,寧一天以及佂易都已經出來了。

只聽轟的一聲,整個山洞基地的門口都塌了下來,就在衆人的心全部提到嗓子眼的時候,風掣,夜鶯和阿懶三人也都成功瞬移而出。

風掣的額頭上滲出了細汗,剛纔真的是太危險了,千鈞一髮啊。連續的幾次瞬移也讓他能量大損,整個人看上去都有些發軟。

霧霾獸被徹底的壓在了坍塌的山洞內,這個不爲人知的祕密基地徹底毀於一旦。 冰飛心弦殤之一眼萬年 ,肯定是非常困難。

這種事情最好是拜託神劍局來解決,他們有更多的權利能夠祕密的將事情處理乾淨。

當然,這些就不是他們應該多慮的了,讓博士去和楊大錘楊局去溝通就好了。

“你還真是瘋了。”夜鶯苦笑一聲,真的是太險了,差一點他們就都埋在山洞之中了。

風掣擺擺手:“謝謝的話就不要多說了,明天早上我想吃壽司。”

“沒問題。”夜鶯痛快的答應了風掣的要求:“我一定好好幫你做一頓壽司大餐。”

現在秦淮八豔早已經沒有了蹤影,王聰他們也不可能短時間內再次找到她們,所以每個人臉上都多少有一些失落。

蜜糖是第一個獲救的人,可她卻怎麼都高興不起來,相比起和風掣一起體驗瞬移的感覺,她更希望救自己的人是王聰。

王聰雖然沒有瞬移的能力,但他的速度也顯然讓英雄聯盟的五人驚歎不已,那麼短的時間內帶着兩個人衝出即將坍塌的山洞,實在是速度驚人。

我的火辣美女總裁 。”王聰看了蜜糖一眼。

剛纔風掣第一時間選擇要救的人不是他們自己人,而是蜜糖,這一點讓王聰很感激。

蜜糖點了點頭,面對救命恩人,她也沒有了之前的懷疑。

“謝謝你們的信任。”夜鶯道:“我相信金鑫現在也已經等了好久了,她會非常擔心你們的。”


冰冰緩緩開口:“在跟你們去見金鑫和博士之前,我能不能再問一個問題?”

“可以啊。”夜鶯點點頭。

“你們是怎麼找到我們的?”冰冰直言不諱:“就剛纔那麼大霧霾天,我們第一時間跟蹤她們都已經很困難了,你們是如何跟上我們的?”

這是一個非常嚴肅的問題,安全感的消失讓冰冰不得不去詢問。

“這就要歸功於阿寧了。”夜鶯笑了笑,看了一眼寧一天:“剛纔阿寧就說過,他曾經追蹤過你,這話你沒有忘記吧?”

冰冰點點頭:“沒有。”

“阿寧擅長的是精神追蹤,只要是能給他一個人相關的東西,哪怕只是殘存的氣息,他都能解決問題。”夜鶯道:“你們開的車是金鑫的車,所以阿寧很容易做到。”

冰冰這才明白的點點頭。

突然間,王聰想到了什麼事情,臉色慘變:“關曉萌還在裏面!!”

這一聲驚呼可把衆人給瞎懵了。

冰冰、蜜糖以及百合的心也瞬間再次被提了起來,關曉萌被秦淮八豔帶來了,還在秦淮八豔的車裏,而秦淮八豔的汽車現在已經被埋在了這片廢墟之中。

關曉萌顯然是凶多吉少了!

“你們多慮了。”風掣淡淡道:“那個女孩我在山體坍塌的第一時間就將她帶了出來,她沒有任何自保能力,所以在裏面是最危險。現在她就在你們車裏,你們完全不用擔心。”

王聰心中的巨石哐當落下,幸好有這樣一個瞬移的高手,若不然他們可就真把關曉萌給落下了。

幾人跑去汽車打開門,看到關曉萌正安靜的睡在車內,懸在心口窩的那顆心纔算是徹底的放鬆了下來。

“兄弟,多謝。”王聰已經不知道用什麼樣子的話才能表達自己內心的感激了。

風掣微微點頭:“小意思。”

霧霾獸的死亡讓空氣變得清新了好多,原本這裏濃厚的霧霾已經消散的差不多了。

“時間不早了,我們還是早一點趕回去吧。”夜鶯提醒道:“博士和金鑫可還都在等着我們呢。”

“那你們在前面帶路,我們跟在後面。”冰冰說完就直接坐進了駕駛座內,王聰扶蜜糖和百合上車之後,自己也坐進了副駕駛。

夜鶯他們等人也都紛紛上車,直接開車前面帶路,奔往此刻博士和蜜糖的所在處。

霧霾獸的死牽出了共德拉陰謀的冰山一角,這個可怕的組織究竟在謀劃些什麼,只是想想就讓人感覺心驚膽戰。

他們要的居然是整個世界!

這是關係到人類生存的事情,王聰第一次感覺到了如此強烈的危機,共德拉比他想象中更可怕,而且可怕的太多太多了。

蜜糖一路上也沒有說話,她意識到自己所捲入的危機遠比她最開始設想的更嚴重,所以心情也忍不住沉重起來。

至於冰冰和百合,觸動更大,她們都是共德拉走出來的人,卻從來都不知道組織竟然還有這些陰謀,也從沒想過尊主居然有這等狼子野心! 在王聰他們一行人追擊秦淮八豔離去之後,金鑫帶着米爾一路趕到醫院,因爲將米爾送醫及時,才讓米爾的情況沒有那麼危險。

爆寵魔妃:腹黑神皇,別使壞 ,還含有大量的***。


顯然,這纔是米爾會在如此短時間內昏迷的原因,一定是有哪個下三濫的傢伙想要圖謀不軌,在米爾的酒水裏放下了這些極其容易致人昏迷的藥物,所以纔會讓米爾產生這種不良的反應。

好在米爾得到了及時的搶救纔沒有鬧出大事情來。

但這仍然是讓金鑫驚出一身冷汗。

當米爾的情況穩定之後,金鑫的心思再一次回到王聰他們的身上,現在她是連他們的一點消息都沒有啊,只是想想都覺得腦仁疼。

金鑫站在走廊盡頭的窗戶口,看着窗外渾濁的夜空,擁有帝都身份證的人一直都很驕傲,到哪都喜歡告訴別人自己是有燕京戶口的主兒。

金鑫還真是想不通他們有什麼好驕傲的,在這裏就連看到星星都是一件極其奢侈的事情,根本沒辦法和他們上滬相提並論吧?作爲上滬人,這種驕傲是與生俱來的。

“沒想到我能夠在燕京見到你。”

金鑫背後突然想起一個聲音,讓她忍不住有些驚訝的轉過身。

“博士?”金鑫一臉震驚的看着陳博士,不可思議的搖着頭:“你怎麼會在這裏?”

古虎推着陳博士走近金鑫,陳博士笑吟吟的對金鑫道:“這句話應該是我問你纔對吧,我是燕京人,我在這裏有什麼好奇怪的呢?反倒是你,怎麼會突然跑到燕京來了?”

金鑫和陳博士也算得上是老交情了。

曾經在金鑫剛剛發現自己體質跟別人不同的時候,她喜歡利用自己的靈魂之刃去對抗那些讓她看不慣的事情。

就是在那個時候,陳博士出現在了金鑫的面前。

陳博士告訴金鑫,這個世界上並不只有她是特殊的,還有很多特殊的人,他希望金鑫能夠加入他們的英雄聯盟。

但金鑫拒絕的很乾脆,當時的她還並不是特別的相信陳博士,她也不喜歡被人束縛受人管理,而且青幫還有那麼一堆事情等着她處理,她也沒有那一份心思。

但陳博士告訴金鑫,即便是她加入了英雄聯盟,也一樣可以繼續留在上滬,在青幫維護上滬的和平以及正義,這都不影響。她不需要對自己的生活做出改變。


金鑫當時問陳博士,既然她不需要對自己的生活做出改變,又爲何一定要加入什麼英雄聯盟呢。

她即便是不加入,也一樣會去做她認爲正確的事情,所以金鑫一直都覺得加入英雄聯盟沒有什麼意義,反而會給自己套上一層枷鎖。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