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受誰的掌控,你想知道嗎?”公主突然笑眯眯的看着葉荒。

空中基地,剛好穿過雲層,濃稠的雲霧從葉荒和公主中間穿過,葉荒幾乎快要看不清公主的身形。等到雲霧消散之後,公主突然說道:“葉荒,你剛纔是不是想過,炸沉日本島?”

“額,這個你怎麼知道的?”

“我瞭解你啊,我比你自己更加了解你。”公主臉上依舊掛着那燦爛的笑容說道:“如果你想炸沉日本島的話,半個小時候,你將會看到日本島消失在太平洋中。真的,只要你想,我便去炸。”

她的臉上帶着笑容,但是眼神卻十分的認真。


炸沉日本這種驚駭世俗的事情,這種可以導致整個世界都風雲變幻的事情,怎麼可能因爲他的一個想法,就被付諸行動,葉荒笑了笑,以爲公主在開玩笑。

他擺了擺手說道:“還是不要了,我對這種恐怖,分子熱衷的事情,可沒有多少興趣。不過我倒是對你操控的那個君姬,挺感興趣的。”

葉荒逃亡的期間,他可是親自體會到了君姬那強大的搜尋能力,他都已經逃到了海域上,都被君姬給找到了蹤跡,要不是公主的能力更加的強大,或許他現在已經栽倒在君姬的手裏,成爲了生命法庭的俘虜而來。

“你想要見君姬?”公主問道。

“嗯,可以見到的吧。”

“當然,你等一下。”

公主沉默了三秒鐘,隨後便看懂公主的身邊,有一道紅色的光芒在閃爍,這些館光芒形成了無數菱形的碎片,碎片如同拼圖一般慢慢的聚合在一起,最終化作了一個穿着紅色印花和服的女人。

這是一個日本女人最傳統的穿着,和服的下已經拖到了地面上,烏黑的長髮卻並沒有豎起來,如同綢緞一般披散在地面上。

看到葉荒,君姬朝他行禮,說道:“見過葉執行官。”

她說的是日文,但是落在葉荒耳中的時候,卻已經被公主翻譯成爲了中文。聲音十分的清脆溫柔,和公主那小女孩般的聲音相比起來,她更像是成熟的女性大姐姐。

葉荒剛想和她說話,誰知道公主的手一揮,君姬的身形就直接消散。

“額,怎麼突然又消失了?”葉荒問道。

“已經看過了,你還想和她說什麼?”公主的表情略有些不悅的說道。

“我就是想詢問一些消息而已,你知道的,我來日本這邊除了爲了執行任務之外,還要將夏琳的弟弟和妹妹給帶回去。我想問他們兩個的消息。”

“不用問她了,問我吧。不是已經和你說了,現在君姬就等同於我的分神,我是凌駕於她之上的存在。你不問我,反而去問她,是不是有些捨近求遠了?”

聽公主這麼一說,好似也有那麼些道理。

“那好吧,公主你快告訴我,夏琳的弟弟和妹妹,在鹿兒島的那個地方,我想最好最快的將他們兩個給接回去。”

安全局的總部已經飛到了日本的領空,而且看上去起目的並不僅僅是爲了將那些被生命法庭抓走的執行官。公主已經將生命法庭的總部地址找到,想必將那些被抓走的人救回來之後,安全局就會直接對生命法庭發動進攻。

整個日本都將陷入到動盪之中,爲了避免夏琳的弟弟和妹妹被捲入到動盪之中,發生什麼意外,葉荒必須先找到他們兩個,將他們帶走。

“夏家的兩個遺孤,已經被待會基地了。”公主說道。

葉荒一愣,說道:“他們兩個已經被找到了嗎?”

“這個算是我爲你發佈的個人委託,在一天前,已經有執行官找打了夏家的那兩個遺孤,將其帶回了基地裏面,現在正在房間裏面休息。”

“快帶我去看看他們兩個。”

“當然沒問題,不過……他們兩個的情緒,現在並不算太穩定,你要做好心理準備。”公主好心的提醒道。

葉荒點了點頭,說道:“嗯,換做是我情緒也不會很穩定。”

原本平淡的生活,被一羣突然闖入能力超羣,可以飛天遁地的人給打破,並且還強行將其帶到空中基地上面來,這種事情,落在誰的頭上,估計情緒都不會太穩定。 在公主的帶領之下,葉荒走到了一棟大樓面前。這棟大樓的建築風格,和崇慶市的那棟安全局基地大樓一模一樣,葉荒目前還只看過崇慶市的安全局基地,現在又看到了總部基地的模樣,開始猜測,是不是安全局每個地方的基地都是這般模樣。

走進大樓裏面,葉荒發現,這裏的情況和崇慶市基地大樓相差無幾,裏面的人都是忙碌的,低頭做着自己的事情,因爲有公主這個全能的助手存在,基本上不需要人與人之間的交流,除非必要的分工協作之外,這裏的每一個人都是獨行俠,與之相伴的就會公主。

葉荒都懷疑,這些爲安全局工作的人,是不是天生的孤獨分子。習慣於一個人的生活。

“跟我來吧。”公主已經走到了前方,催促着葉荒。

在安全局的基地裏面,每一處都有着投影的設備,所以公主才能夠像現在一樣,以真人一樣的方式,出現在葉荒的面前,並且爲他帶路。

兩人走到了電梯裏面,電梯開始向上升。

“我們把他們帶回基地之後,就一直將其看管在擬態的房間裏面,要不要他們接觸到武者或者異能者的世界,這個決定權在夏家人的手中。”公主頓了頓說道:“但是現在夏家,除了已經被帶走的夏琳小姐之外,已經沒有了其他人,夏琳小姐走之前,又將他們兩個託付給你,所以,這個決定權在你的手上。”

葉荒想了想,說道:“將他們帶回中國之後,而且還是在崇慶市內,總有一天會接觸到這些,告訴他們吧。”

“恩,我也覺得,提前告訴他們不會是一件壞事。”

兩人交談了兩句,便電梯便已經低到。

走出電梯,一閃金屬門出現在他們的眼前,公主伸手輕輕的觸碰了一下金屬門,便聽到“滋滋”的聲響,金屬門洞開,一道藍光掃在了葉荒的身上。

這是身份的驗證,以葉荒的權限和公主對他的特殊對待,驗證不可能不通過。

藍光消失,葉荒走進了門裏面,公主卻停在了他身後,說道:“我便不進去了,有什麼需要,隨時呼喚我便是。”

葉荒點了點頭,繼續前行。

他走進房間裏面,發現這是一棟日式的小院子,和他之前在旅館那邊看到的相差不多。

院子用籬笆圍繞了起來,籬笆外邊是廣袤的農場,此時已經是冬天,農場的草地上一片枯黃,看上去有些蕭瑟。


只有走到牆壁的盡頭的伸手去觸碰的時候,纔會發現,院子外面並不是廣袤的農場,而是冰冷又僵硬的玻璃。這裏就是擬態的環境,如果不親手去觸碰的話,逼真到你根本就分不清真實和虛幻。

“別摸了,都是假的。”

一個清冽的男孩聲音從葉荒的身後傳來。

葉荒回頭看過去,只見這男孩莫約十五六歲的樣子,穿着一身日本中學生的立領黑色制服,身高莫約在一米七左右,看清男孩的容貌時,葉荒就已經確定,這個男孩一定就是夏琳的弟弟。

因爲他的樣子,實在是太像夏琳了,兩個人雖然在年紀和性別上有着差距,但是那張臉分明就是一個模子裏面印出來的。

葉荒的目光繼續往後,發現在男孩的身後,還有一個女孩。

與男孩一樣,這個女孩也是十五六歲,穿着日本中學生的水手服,身高竟然比男孩還要高上些許,女孩的容貌與夏琳更是相似。

這是一對雙胞胎,一對龍鳳胎,而是其實長得如此相似的龍鳳胎。葉荒都開始懷疑起來,是不是夏家天生就帶着生雙胞胎的基因。

看到葉荒打量着他們,那個男孩繼續說道:“你也是被抓進來的嗎?”

男孩說的是日語,但是已經被公主翻譯成爲中文。

看樣子,男孩已經把葉荒也當成了他們的同類,以爲葉荒也是被莫名其妙抓進來的。

葉荒想了想,看上去他們對安全局相當的抗拒,現在就表明身份的話,或許不利於接近他們兩個,倒不如先隱藏一下。他點了點頭說道:“你們也是被抓進的嗎?”

到底是孩子,沒有多少警惕心,聽葉荒這麼說他們也就相信了,瞬間便放下了警惕和戒備,女孩更是從男孩的身後,走到了前面來,兩人一起靠近葉荒,大有一種共患難的感覺。

“來,先吃點東西吧。”男孩指引着葉荒,走到了一個房間裏面。

這裏是他們吃飯的地方,在葉荒進來之前,他們兩個就在這裏吃東西,餐桌上還可以看到一些日式的沒事,味增湯,天婦羅之類的。

葉荒入座之後,兩人很是熟稔的通過公主,又叫了一些食物。

男孩說道:“雖然不知道他們爲什麼要把我們抓過來,不過,至少住的地方還可以,吃的喝的也可以隨便點,還有遊戲可以玩,你先吃點東西吧。”

葉荒看了看餐桌上的食物,發現自己確實也有些飢餓,便狼吞虎嚥了起來。

這模樣,看在男孩和女孩的眼中,都以爲葉荒是很久沒有吃東西,對他越發的同情了起來。

吃過東西之後,男孩又帶着葉荒走進來客廳裏面休息。

因爲是冬天,所以被爐是必不可少的,三人就縮在被爐裏面,男孩開始詢問葉荒的一些事情。

“還沒有問你的名字呢,你叫什麼啊?”男孩頓了頓說道:“哦,對了,先自我介紹一下,我叫隆本一夏,這是我的妹妹,隆本真冬。”

女孩朝葉荒點了點頭,說道:“你好,我是隆本真冬,請多多關照。”

葉荒這才反應過來,說道:“你們好,我叫做……葉荒。”

“葉荒,你是中國人對吧。”一夏說道:“那些抓我們的人也是中國人,你既然也是中國人,他們爲什麼也要抓你?”

葉荒想了想,說道:“或許就是因爲是中國人,所以才抓我們的吧。”

隆本一夏搖了搖頭說道:“那他們肯定是抓錯人了,我和妹妹,可都是大和民族的人。”

你們可不是什麼大和民族的人,你們是中國人,是武林七大宗門夏家最後的血脈!你們的體內,都留着炎黃子孫的血液!葉荒很想現在就將事實說出來,但是,爲了避免他們兩個的排斥和抗拒,只能夠先忍着。 “那我也不知道爲什麼會被抓住。”葉荒話鋒一轉,說道:“爲什麼你們就斷定是抓住你們呢?你們來到這裏之後,不是說好吃好喝的生活着嗎?還可以打遊戲什麼的。”

隆本一夏搖了搖頭說道:“不管他們怎麼對待我,但是結果總沒有改變,我和妹妹現在住在這個看似自由的房間裏面,但是根本就沒有辦法離開,周圍都是冰冷又堅硬的牆壁,這就是軟禁。”

看上去,隆本一夏和隆本真冬還算是冷靜,這或許與他們的血脈有關係,畢竟是夏家的人,繼承了夏家優良的血統,尋常的人身處這種境況之中,只怕早就已經驚慌失措了。

“那你們,來到這裏之前,是什麼情況呢?”葉荒問道。

隆本一夏那雙與夏琳酷似的眸子,突然死死的盯着葉荒,說道:“你問這麼多做什麼啊?”

葉荒一愣,說道:“我就是好奇而已,你們要是不願意說的話,我可以給你們說說我來之前在做什麼啊,你看我們現在都在這個房間裏面,彼此有一些瞭解不是挺好的嗎?”

兩兄妹點了點頭,好似覺得葉荒說的也是這麼個道理。

“那你先說吧。”隆本一夏說道。

“好吧,我先說。”葉荒深吸了一口氣說道:“我來之前,其實一直在一座山裏面修行……”

“修行?”隆本一夏詫異的看着葉荒。

葉荒笑了笑,將自己帶着的帽子取下,露出了還沒有長出多少頭髮的光腦門說道。

“你是僧侶嗎?”隆本一夏詫異的說道。

在日本,僧侶的地位可是很高的,受到人們的尊敬。

葉荒搖了搖頭說道:“我不是僧侶,曾經我以成爲僧侶而作爲目標,所以在山上修行着,但是有一天,修行受到了阻礙,就要下山去歷練了。”

“我知道,我知道。”隆本一夏再度插嘴說道:“很多漫畫裏面,都是這樣的劇情。”

葉荒很是無奈的看了他一眼說道:“你能不打擾我嗎?”

“好吧,我儘量。”

“下山之後,我遇到了一個女孩……”看到隆本一夏又準備插嘴,葉荒連忙加快了語速,將他要說的話給憋了回去。

隨後葉荒三言兩語的將簡化版的與夏琳的經歷,告知了隆本一夏和隆本真冬,當然,涉及到武者異能者的事情,都被他用其他的方式給帶過了。

“夏琳離開之前,讓我去日本找她的弟弟和妹妹,於是我就跑到了日本來,但是嘛……恩,遇到了一些事情,我被你們日本的黑幫個追殺,走投無路的時候,這裏的人把我給救了。所以我就出現在你們的面前了。”葉荒說道。


他的話音剛落,隆本一夏和隆本真冬就拍起手來。

“哇,哇!精彩精彩,和漫畫裏面的劇情一樣精彩了。想不到葉荒你居然還有這麼多的經歷,實在是太有趣了。”深受漫畫毒害的隆本一夏,一臉仰慕的看着葉荒。

就連隆本真冬,看向葉荒的目光,也變得佩服起來。

在他們看來,因爲女人的一個承諾,而遠渡重洋,尋找那個女孩子的弟弟和妹妹的葉荒,是一個很重情義,也很值得信賴的人。

“好了,我的事情說完了,說說你們兩個被抓上來之前的事情吧。”

隆本一夏與隆本真冬相視一眼,異口同聲的說道:“我們比起葉荒你的來說,就差太遠了。我們很普通的。”

“我們就是鹿兒島縣一個農場家的孩子,父親叫做隆本一郎,母親隆本香知。從小到大都在本地的鎮子上讀書,小學,中學……都是在鎮子上。原本我們快要畢業了,已經和父母商量好,高中要去東京讀書,因爲父親也準備賣掉農場,去東京工作了。”隆本一夏說。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