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蟲蟲伏在山石後面,對視了一眼,卻瞧出了對方眼中的疑惑來。

情況有些不對。

我們沒有輕舉妄動,而是伏在了山石後面等待着,過了十幾分鍾之後,小妖從天而降,飛到了我們的身邊來,蟲蟲低聲問道:“是圈套?”

小妖點頭,說對,營地裏最多隻有兩個誘餌,而且並非是跟隨黃葵一起離開的精銳;在西南角的甬道處,有八名隨時準備突擊的騎士;而在那幾個制高點,埋伏得有弓弩手。除此之外,我還看到營地附近被人動過手腳,應該是布了法陣——這裏至少有三十多人,是個標準的伏擊圈。

蟲蟲問道:“看到黃葵沒有?”

小妖說沒有,從高空上看,這幫人並沒有什麼區別,瞧不出他在哪裏。

蟲蟲點頭,說從黃英沒有露面,我就覺得有一些不對了,她的確喝了不少酒,但絕對不會醉到見不了客的地步,更像是不想面對我,或者說不想露出馬腳來。

我說你的意思,是這伏擊圈是黃英和黃葵兩人聯手弄出來的?

蟲蟲說對,黃葵的勢力在朱雀鬼市,不可能提前糾集這麼多的人手,而瞧着陣仗,除了麒麟鬼市的主事人,其他人是很難弄出來的。

我說黃英懷疑你了?

蟲蟲搖頭,說她很糾結,也不確定,所以纔會用這種方法來測試,而我之前的辭行,其實已經印證了她大部分的猜測。

我不由得笑了,說他們沒有想到我們家的小妖,已然看穿了一切。

小妖卻突然說話了:“也許他們未必只想測試我們,還有一人,你們卻是忘記了……”

我一愣,說還有誰?

就在這時,有一個黑影從山頂翻越而下,朝着那營地俯衝了過去。 這個出手的人並非旁人,而是之前在鬼市門口撂倒了那些符靈陰兵的王小北。

我完全沒有想到,她居然會出現在了這裏。

爲什麼?

我有些搞不明白,而一眨眼的功夫,她就已經衝到了營地跟前來,適時駐足停留在了外面,然後衝着裏面大聲喊道:“叫黃葵出來見我。”

她卻是知道營地周圍有法陣佈置,並沒有傻乎乎地一頭撞進去。

然而即便如此,她到底還是陷入了伏擊圈中。

小妖在我的身後輕聲嘆道:“明明知道這兒是陷阱,但她到底還是來了……”

這話語裏面似乎蘊含着很複雜的情緒,有一些贊同、認可,也有不屑。

我忍不住說道:“這女人到底是誰?”

這麼出色的女子,倘若是來自陽世,她定然是認識的。

無論是小妖,還是那女子的表現,都已經表現得十分明顯,我不想矇在鼓裏,而小妖還沒有回答,蟲蟲卻說道:“若是我猜得沒錯的話,這個女人,應該就是邪靈教的前代右使洛飛雨吧?”

洛飛雨?

蟲蟲居然也認得?

小妖也點了點頭,說對,就是她,差不多一年沒見了,聽說她帶着自己妹妹去了東海蓬萊島,卻沒想到是出現在了幽府,更加讓人意外的是,雜毛這傢伙這個時候也在——那傢伙不是說爲了陸左來的幽府麼,怎麼又跟這狐狸精攪在一起了?他對得起陶陶麼?

就在小妖憤憤不平的時候,一大蓬的箭雨從天而降,從那制高點上,四面八方地朝着洛飛雨射了過來。

嗖、嗖、嗖……

箭支在半空中發出了淒厲的破空聲,然後帶着巨大的動能垂落而下。

那箭支的數量算不得多,但是整個兒這般陡然落下,卻給人一種《英雄》裏面秦軍攻城、遮天蔽日的恐怖感覺。

通過火眼,我甚至能夠感覺得到不少箭矢的尖端之上,沾得有某些東西。

說不定蟲蟲賣出去的蛇毒,就可能用到了這裏來。

面對着這些箭雨,洛飛雨一動不動。

她就那般站在了原地,我眼睜睜地瞧着這些鋒利的箭矢一支又一支地穿過了洛飛雨的身體,然而她最終還是沒有被釘在了地上,而是依然不到。

就好像那些箭支是虛無的,或者說她是陰魂一般。

不過這也說不通啊,在這黃泉路上,必定有不少大鬼,這麼多的箭矢之中,必然會有專門對付陰魂的符箭,怎麼可能讓她存留呢?

而很快我就發現了一個情況,她並非一動不動,而是動得很輕微,所以隔得遠了,就發現不到。

這個時候小妖突然說道:“這女人的大變形術,已經修煉到了很恐怖的境地了。”

大變形術?

我一愣,說這是什麼鬼?

小妖說你還記得之前我們在黃泉大道上面碰到的那些牛頭魔怪麼?

我點頭,說當然記得。

小妖說那些牛頭魔怪,除了一部分統領之外,大部分都是殘魂融入塑形蟲之中形成的,而那塑形蟲則是幽冥變形蟲的低級形態,只有真正有身份和地位的陰兵,方纔能夠獲得賞賜最高級的幽冥變形蟲——但是那個洛飛雨的身上,則也有許多幽冥變形蟲,理論上來說,她可以化身千萬,很難被殺死!

我心中詫異,說實際上呢?

小妖似乎想起了什麼來,揮舞着翅膀,騰身而起,說道:“我知道她爲什麼會出現在這裏了——幽冥變形蟲的壽命不長,她必然是之前植入體內的幽冥變形蟲壽命到期了,便來到這兒更換新蟲的!”

我搖頭說道:“原來還是有副作用啊?這玩意怎麼跟整容一樣,隔段時間就得打點玻尿酸維持啊?”

小妖說如果是這樣的話,那麼她極有可能會栽在這裏!

是麼?

就在我們說話的時候,在角落處埋伏着的那隊騎士已經沿着甬道朝着營地衝了出來,而在洛飛雨的身後,幾十個黑盔黑甲的符靈陰兵也踏着黑霧前來,將她給團團圍住。

那隊騎士有八人,有的持矛,有的拿刀。

他們騎的是恐豹,速度快得如同閃電,轉瞬即至,領頭一個陡然伸出長矛,朝着洛飛雨的胸口插了過去。

洛飛雨用劍,一把纖細修長的秀女劍,輕輕一拍,就彷彿有巨大的力量涌出。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那長矛之上,突然涌現出一大股的藍色烈焰來,陡然蔓延開來,將洛飛雨給全部籠罩了住。

唰!

洛飛雨又是一劍,將這殺招給破開,不過還沒有等她喘一口氣,下一秒那攻擊又紛呈而至。

八個人就有八種手段,讓人目不暇接。

洛飛雨與這八人都拼過一次,以她的實力,完全能夠勝得過這八人之中的任何一位,然而一番交手之後,卻並沒有佔了上風,而是後退連連。

小妖這個時候解釋道:“黃泉路上的一衆勢力,不少人都有着跟幽冥變形蟲的高階陰卒交過手,早就琢磨透了,所以一旦較起了真來,洛飛雨未必能夠承擔得了對方的衝擊。”

洛飛雨與這幫人拼鬥過後,對方並沒有咄咄逼人,而是圍成了一個大圈。

這是從黑暗中又走出了一羣人來,爲首的,卻正是黃英、黃葵兩姐弟,除此之外,還有幾個一看起來就是高手的傢伙在身後拱衛着。

其中就有讓蟲蟲特別提出的剛伯。

洛飛雨橫劍而立,瞧見這一大羣人將她給重重圍住,因爲隔得遠,我並沒有瞧見她臉上的表情,但是卻感覺得到她所散發出來的鎮定。

雖萬千人吾往矣——就是這種氣勢。

黃英走到了人羣之中來,開口說話,然而因爲隔得有一段距離,又不是大聲叫喊,所以我並不能聽清楚。

就在我鬱悶的時候,旁邊的姜寶卻開了口:“小北姐姐,我真的很失望……”

啊?

我瞧向了姜寶,說你剛纔說的話,是黃英所說?

姜寶點頭,說對,我能夠聽得到他們那邊的話語,幫你們轉達,用麼?

這傢伙,真的是個寶貝啊!

我慌忙點頭,說要,而小妖也忍不住誇他,說想不到你居然還有這等本事啊?

姜寶憨厚地笑了笑,然後說道:“不用失望,你我本來就是兩路人。”

這個,應該是洛飛雨在說回答。

黃英:“爲什麼要這樣?”

洛飛雨:“因爲他拿了不該拿的東西,我過來,是準備拿走,日後物歸原主!”

黃英:“你認識殺我大兄的那個人?”

洛飛雨:“認得。”

黃英:“那人殺了我大兄,那就是我黃府的仇敵,泰山伯治下的所有人,都將會與之爲敵,讓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洛飛雨:“有本事你們就找他去,別在這裏跟我吹牛。黃葵,東西給我。”

黃英:“小北姐姐,你這是在逼我啊!”

洛飛雨:“你上吧,別顧忌什麼情義,你我之間,本就應該是陌生人,而不是朋友!”

黃英:“上,給我生擒!”

就在這個時候,黃葵突然發出了一聲歇斯底里地嘶吼:“不,給我殺了這娘們,剁成肉醬!”

好暴戾的情緒,這話兒,卻是連我們都能夠聽清楚了。

兩位主家發了話,旁邊的人沒有任何猶豫,立刻動手,最先上的不是旁人,而是那一大羣的符靈陰兵,這些玩意是看守鬼市、維護秩序的根本,沒想到黃家姐妹一下子就弄了這麼多來,顯然就是不想讓來人離開。

要麼死,要麼束手就擒。

符靈陰兵一動,立刻就要將洛飛雨給圍將起來,而洛飛雨哪裏能夠陷入這重重圍困之中,先發制人,朝着前方衝了過去。

她的前方,就是黃家姐弟,以及一衆頂尖高手。

好剛烈的女子,到了這個時候,她居然還有那種恐怖的戰鬥慾望。

洛飛雨動手,人未動,劍先行,那秀女劍居然脫離了她的手掌,騰空而起,穿過人羣的縫隙,朝着那黃葵射了過去。

那劍快,宛如疾光,眼看就要捅穿了黃葵,則是一個長眉毛的男人揮劍斬下,卻是將這飛劍的衝勢給阻攔,而那劍卻並不跟他糾纏,迴繞一圈,又朝着黃葵射去。

這把劍,殺氣騰騰。

流年的愛戀 黃葵忍不住就往後跑,他一亂動,前方的人羣立刻就出現了一絲縫隙來,洛飛雨徑直撞入人羣之中,避開朝她身上招呼過來的無數刀槍劍戟,卻是衝到了黃葵的跟前來。

這個時候,那些符靈陰兵已經將外圍給全部封死了去,而洛飛雨撞入的人羣也都是訓練有素的高手,立刻散開了來。

這些人一散開,立刻出手,而且並非那手忙腳亂的陣勢,一招一劍,都頗有章法,極富層次感。

一瞬間,洛飛雨就被人給圍住,而這個時候,她已經從慌亂的黃葵手中,搶過了一塊玉。

就是那枚圓靈通幽符,茅山十寶之一。

黃葵在洛飛雨的壓力面前,表現得很狼狽,不過發現她停手之後,一下子跳入人羣后方,怒聲吼道:“給我殺了她!”

他歇斯底里,而就在這時,洛飛雨的身子陡然一扭,卻是化作了無數黑點。

那些黑點朝着天空騰起,又朝着我們這邊飛了過來。 逃了?

就在我們都以爲洛飛雨就要折在這裏的時候,她居然在那“千軍萬馬”之中,取了我們丟失的那塊圓靈通幽符,然後逃了出來。

她沒有選擇與這幫人硬碰硬,而是轉身就走,這、這也太出乎意料之外了吧?

黑點在半空中騰起,跨越了三十多丈,落到了地上,又凝聚成了洛飛雨的模樣,然後朝着我們這邊的峯口快速衝了過來。

她的速度飛快,而與此同時,那把秀女劍卻在人羣之中不斷飛舞,攔住了伏兵之中的高手追擊,然後才宛如流光一般地朝着她本人射去。

走!

洛飛雨落在了地上,沒有半分停留,朝着山邊的峯口衝來。

之所以選擇上山,而不是沿着穀道而行,是因爲忌憚那些行動迅速的恐豹,這些東西的平地上的速度實在是太快了,人短時間的爆發或許能夠勝得過,但是時間一長,必然就會被跟上。

然而讓我們沒有想到的是,她沒有朝着其他方向奔行,而是徑直朝着我們這邊跑來。

難道是知道我們在這兒,準備禍水東引?

好算計啊!

我的心陡然狂跳了起來,這時蟲蟲也沒有再低伏身子,而是站了起來。

她在表明我們的存在。

這是什麼意思?

我有點兒鬧不明白,沒想到蟲蟲剛剛探出半個身子,那洛飛雨瞧見了,居然停頓了一下,然後朝着側面離開了去。

她沒有往我們這邊跑過來,是害怕被我們伏擊,還是別的原因?

就在我疑惑的時候,小妖突然嘆了一口氣,說道:“她認出你來了?”

蟲蟲縮回了身子,說道:“蚩麗妹離開人世,她應該是知道的,不過我與蚩麗妹長得如此像,聰慧如她,必然知道我們之間是有聯繫的;而且還有陸言和你,長得與陸左和虎皮貓大人都很相似——在這黃泉路上,突然多出了三個山寨貨,不管如何,她都應該知道與出現在這裏的蕭克明有關……”

小妖冷不住哼了一聲,說愛屋及烏,她倒是個癡情女子,只不過就是個當小三兒的命!

蟲蟲聽到,忍不住皺眉頭,說女人何苦難爲女人?再說了,我聽說她與蕭克明認識的時候,無論是她,還是蕭克明,都不知道陶陶還活着……

兩人小聲嘀咕,我在旁邊卻聽明白了幾分。

蟲蟲之所以露一下面,是想告訴洛飛雨我們在這裏,而洛飛雨轉變方向,選擇另外的一條道路,卻是因爲蕭克明的面子。

她不想給我們帶來禍患,所以寧可選擇一條更爲艱難和危險的道路。

想到這裏,我不由得心中驚歎,你個雜毛道士,有這麼一個好姑娘愛着,你特麼的見面跟我談東官風月真的合適麼?

搞得我不懂裝懂,絞盡腦汁地配合,有多累你知道不?

而就在我暗自腹誹的時候,突然間洛飛雨一個踉蹌,竟然撲倒在了地上,雖然她很快就爬了起來,不過小妖卻瞧出了端倪來。

她低聲說道:“這狐狸精好像還是有一些不太適應那些新的幽冥變形蟲,可能有危險啊!”

說話間,七八頭恐豹已經跟到了她的身後來,作勢欲撲。

這些恐豹的身上已經換了騎士,最前面幾位,都是護翼在黃家姐弟身邊的高手,除了剛伯職責所在之外,其餘的人都上了戰陣來。

戰鬥並沒有結束,而是持續了。

黃家姐弟今天擺出來的這個陣容,就是不容許有任何閃失,也絕對不會讓人逃離。

看得出來,洛飛雨到底還是有一些失算了,她沒有預料到,對方爲了設這個陷阱,居然將整個鬼市的力量都給抽之一空。

這般破釜沉舟,真的是好大的魄力。

能夠在這黃泉道上立足的,當真都不是等閒之輩,即便是一直被人所詬病的黃家姐弟,都是如此厲害。

眼看着洛飛雨就要給人追上,這個時候蟲蟲突然站了起來。

小妖有些焦急,說你想幹什麼?

蟲蟲望着那個高速疾奔的女人,臉上突然浮現出了幾分古怪的神色來,淡淡地說道:“我欣賞她!”

啊?

小妖忍不住喊停,說就那個狐狸精,有什麼可值得欣賞的啊?

蟲蟲搖頭,說不知道,我就是喜歡她——再說了,圓靈通幽符是在我的手上丟的,我有責任把它給找回來,之前的時候,爲這事兒準備了一些東西,現在也是派上用場的時候了。

她看了我們一眼,徵詢意見。

小妖別過了頭去,嘴上嘟囔道:“唉,你是看着同病相憐了吧——隨你吧,反正事情不妙,我展翅高飛就是。”

說是徵詢意見,但也就是隻是問一下小妖而已,至於我……

我會反對麼?

而姜寶這個悶葫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