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阿夢很自覺的坐在了後排,打開車窗,吹着晚風,讓人睡意慢慢襲來。

阿夢,剛剛還大大咧咧,超級主動的,現在居然在車上靜靜的坐着?

什麼情況?她一會看看車外,一會又從後視鏡中偷偷的看看認真開車的齊銘,一臉的羞赧。

都說認真的女人最可愛,最美麗,我覺得這樣的話同樣適用於齊銘的身上。迷人的側臉,認真的態度,好撩人啊!

難怪阿夢看的眼睛都不忍離開齊銘。

我輕輕的碰了碰阿夢的胳膊,意味深長的笑了。“找到第二春的感覺了吧?” 哪個少女不懷春呢?

“別笑,我覺得我沉淪了,妞!腫麼辦?腫麼破啊?”阿夢害羞的將身子倚在我的身上,轉過頭來,輕輕的在我耳邊說着這樣的話。

“追!男追女吧,隔座山,女追男,可是隻隔層紗呢!”

“恩哼!”

“加油,采采芣苢,薄言掇之,采采芣苢,薄言捋之,親愛的,我也希望你幸福!”看着這個一起走過來的,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親愛的,長相不錯,賣相不錯,卻從來沒有談過戀愛,我真心希望她能夠幸福。

“你們兩在說什麼悄悄話啊,笑的那麼燦爛,說出來分享分享?獨樂樂不如衆樂樂!”

“嘿!你還在文學系裏的人面前班門弄斧呢?”我戲謔到。

“哈哈!還要人家給我這個班門弄斧的機會哦!”

“機會大大的有!”說說話,才能緩解一下我緊張的情緒,今天,發生的事情太多,也太詭異,我得慢慢消化纔好。

“少貧了,要到地了麼?我餓暈了!”阿夢很鮮見的不搭腔,她明明知道我是在給她牽紅線呀。奇了怪了。阿夢那小臉蛋,就像紅彤彤的蘋果一般,熟透嘍。

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別多,但是,千萬千萬不要每次都是到我的頭上來啊!

好不容易到了地方,等到上菜,我幾乎及像牢裏面放出來的一樣看着那些食物,雙眼就冒出綠光,恨不能全部都吃了纔好。

“我今天真的是餓慘了,你們就當看不見這麼粗魯的人吧!”在兩人的白眼中,我狼吞虎嚥的吃高喝足。

我滿意的擦着我秀氣的嘴脣,毫不介意阿夢在我胡吃海喝的時候,羞答答的玫瑰靜悄悄的開,她可是纏着齊銘講了半天他的成名史外加英雄事蹟。

男人嘛,毫不例外的都喜歡女人的崇拜。

“夜深了,咱們撤不?”一陣冷風吹過,我抖了兩下,順手將那團餐巾紙扔向了垃圾桶。“那咱們現在就,各回各家?”

齊銘說:“不然你還想邀請我們去你家羣居羣宿嗎?某種程度,這可是犯法的。用不用我送你回去?”

我看了看時間,不想再麻煩他,“這個點還是夜生活的高峯期,街上人不少,你還要去警局查資料,我們自己回去就行啦。”

“也行,有事情記得第一時間聯繫我。”

“再見。”

我和阿夢揚手攔了一輛出租車,一屁股坐了上去。這裏離她家裏並不算遠,十分鐘的樣子就能夠。只是,只能開到巷子口。下車,又是一陣微風吹來。一股不算清新,瀰漫着汽車尾氣的空氣。沒有辦法,一線城市,汽車尾氣是輕的,不要天天鬧霧霾就好了。

站在巷子口,有點黑,我們兩人此時有些後悔,拒絕了齊銘送回家的建議。望着那幾乎沒有人走動的巷子,我突然好想念我的餘季。雖然他平時大大咧咧,也會少根筋的經常犯二,但是,我們卻很快樂。每一次,約會,他都會細心的將我送到家門口,或者宿舍樓前。

餘季,你到底在哪裏?餘季,你發生什麼事情了,爲何沒有與我說呢?

我決定,明天再去輔導員那裏問問餘季的情況,實在不行,我又去他家要人,纔不管餘季他媽的反對呢!

“走吧,阿夢!”

“嗯呢!”

還好路上有路燈,到處都燈火通明的也不是很陰暗,我稍微加快了一點腳步往家的方向走去。

到了家門口之後,樓道里的感應燈一直不是很靈敏,亮的時間又短。我連着喊了好幾聲才把燈給喊亮了,阿夢哆哆嗦嗦的好不容易找到了鑰匙,那感應燈又滅了。

“咳咳咳!”我只能無奈的繼續吊嗓子。

“咳咳。”感應燈終於又亮了,藉着燈光,阿夢打開了門,我們一起進去。阿姨和叔叔早已經睡覺了。

“看來,太晚了!”

“十一點了。”阿夢看了看牆壁上的鐘表,輕輕的告訴我。

“那麼,洗洗,睡吧?”

阿夢點點頭,輕手輕腳的走向自己的房間,準備回房間洗漱。

安靜的,黑暗的空間,總讓我有些不安。此時的我,就如驚弓之兔一樣,再受不得一點驚嚇了。我洗刷完畢,躡手躡腳的朝我所睡的客房走去,輕輕的打開門,走了進去。然後,將門反鎖,一氣呵成。這個是我一直以來的習慣,睡覺必須將門反鎖,不然總感覺心裏不安,睡不着覺,整個一個強迫症患者。

正準備轉身,上牀休息,忽然背後有種發毛的感覺。後面,好像有人。

我不自覺的停下了向後轉身的動作,周圍鴉雀無聲的,那敗家的燈又滅了。身在黑暗之中,我卻再也不敢發出任何聲音。這樣僵直着身體站了半分鐘,就算死也要看清楚對方知道變成鬼去找什麼人復仇纔是。我咬緊了牙關一點點的把身體轉了過去。映入眼簾的,是個人的輪廓,離我只有一步遠。

光線太暗我看不清楚他的五官,卻能清晰的感覺到他一直在盯着我。就像野狼盯着嚇到腿軟的兔子一樣。

他是誰?站在這裏多久了?

他是在等我嗎?

敵不動,我便不動!

只是,這樣玩貓捉老鼠的遊戲,我一點都不喜歡,特別是,當我還是那隻老鼠的時候!

討厭!

氣氛,沉默到快要窒息。

“你來了?”我試圖打破沉默,很文明的問他,雖然心裏想問候他祖宗十八代的節奏。

“我來了!”

“你是誰?”

“我是誰?”

好滑頭的,不負責任的回答。“你特麼的到底想要幹嘛?”

我實在是壓抑不住心中的怒火了,一天下來,我也是煩悶到要崩潰的。

重生之廢后種田歡樂多 “嘿嘿!

居然還在冷笑,陰森森的。我猛然的,毅然決絕的轉過身,盯着那一團黑影。“你到底是誰?”

“很好玩麼?”

“好玩!”

我一邊看着他,一邊悄悄的將手藏到背後,準備開頂燈,看看他到底是何方神聖。

“不要做無謂掙扎,你逃不掉的!”

好像看穿了我的意圖,他冷冷的說,一邊慢慢的朝我走了過來。

我將手覆在了開關上,猛然一按,燈不亮,燈居然不亮,在這個關鍵的時間裏。“你想要幹什麼?”

我站立起來,快速的朝牀上跑去。那裏,有高人給我的錦囊,當時我不以爲然的隨手塞到了枕頭下面。

他的眼睛動了動,冷哼道:“你還敢跑啊?”

“想比你而言,我這個不算什麼,保命而已。你纔是個孬種,連自己是誰都不敢說出來!”

“嘖嘖嘖……你還是那麼的嘴毒啊!我是誰,你終究會知道的,又何必着急這麼一時半會呢?” 第3477章

秦風也是覺得這裡情況詭異,才會故意誣陷墨九狸的,但是這裡秦家的人沒幾個,再說大家都是各個勢力的天才,就算再傲慢,道理還是都講的!

「不管了,我們先下去想辦法出去吧!」秦風懊惱的說道。

本來以為發現了仙羽秘境的寶塔,卻沒想到是這樣,早知道他們就不進來了!

可是啊,有錢難買早知道啊!

一行人從三樓下來,再次來到一樓唯一的門口,開始試著打開門出去,只是所有人都試了一遍,也沒有把門打開,一個個都有些緊張了……

「看起來,我們只能等到秘境開啟了!」納蘭尚雲盯著打不開的塔門說道。

「是啊,現在也沒有別的辦法了!」木星也說道。

最後沒辦法,眾人也就不打算繼續消耗實力了,紛紛在塔內找地方坐下來,等著秘境關閉的時候,把他們傳送出去!

而在他們等待的時候,竟然陸續有人來到這裡,還都發現了仙羽塔,幾乎所有人都跟他們想的一樣,直接沖了進來,納蘭尚雲等人見狀,想趁著有人進來時,衝出去,結果發現根本不行……

那些人可以進來,他們卻出不去,也是這個時候,秦風等人才徹底發現一個事實,這個什麼都沒有的仙羽塔,只能進不能出……

這個發現,讓他們所有人都不好了!

只能進不能出,那到時候他們真的會被傳送出去嗎?如果傳送不出去該怎麼辦啊?

一時間,納蘭尚雲和後面進來的人,都徹底慌了!

有人不斷的攻擊著塔門,但是結果出了消耗了他們的實力,什麼用都沒有!

「不好,別再攻擊了,浪費的靈力,在這裡沒辦法恢復,吃丹藥也沒用!」有人忽然間驚呼道。

原來剛才著急出去,攻擊比較猛的幾個人,感覺消耗了太多靈力,於是退回來服下丹藥,恢復體力,卻發現丹藥入口后,只是感覺丹藥內的靈力,在體內化開了!

但是根本沒辦法恢復之前消耗的靈力,仔細一看這仙羽塔內,一點靈力都沒有,也就是說在這裡把靈力消耗了,丹藥都補不回來的!

這個認知,讓眾人又是一驚!

而外面每隔一段時間,就會偶爾有人發現仙羽塔,裡面的人看到熟人有心提醒,卻是連聲音都傳不出去,分明看到門開了,卻只有外面的人能進來,裡面的人卻出不去!

不過一天的時間,塔內就從原本只有納蘭尚雲二十多人,增加到了七八十個人了!

別困在塔內的眾人臉色都很難看,現在他們也只能祈禱著過了明天,秘境關閉能把他們傳送出去了!

而外界夏老等人的大屏幕,能看到忽然間出現的仙羽塔,卻不知道仙羽塔內的情況,只是看到不少人都進入了仙羽塔,對於墨九狸被納蘭尚雲等人趕走,沒進去的時候,夏老還有些氣憤和遺憾!

心裡甚至期望著,墨九狸能回去通知占星然等人,然後一起進入才好! 去你的!畫個圈圈詛咒你。

我並沒有接話,使出渾身的力氣,拿出跑一百米短跑的激情,麻溜的跑到牀上,正準備掀開枕頭,去拿那位高人給我的錦囊。

咦?怎麼回事?我明明就放到枕頭下面的。這會,在生死攸關的關鍵時候,卻消失的無影無蹤了?我沮喪的一擡頭,猛然看到一張蒼白無比卻又非常熟悉的臉龐。

嘿嘿嘿,乖乖,她還在對着我笑呢!烈焰紅脣,襯托着她蒼白毫無一絲血色的臉,是那樣的詭異,特別是還吃吃的笑着,就像張着血盆大口的鬼怪。

強烈的恐懼光環籠罩着我,要命的是,錦囊去哪兒了,掀開了被子還是沒有找到?

片偶 我又急又怕,眼淚水都在眼睛裏面打轉轉兒。

“你還好麼?要不要我來給你做伴啊?”

“嘻嘻!”明明就是一個死人,怎麼會出現在這裏,還開着那麼無聊的玩笑,人鬼殊途,不知道麼?我要是高人,我特麼第一個就收了你,看你還怎麼出來嚇人!

腫麼辦?

我一邊看着在我旁邊搔首弄姿,陰笑的樑音,一邊看着離我越來越近的他,心裏盤算着如何才能逃出魔掌。

這樣的情形下,我必須向辦法自救啊!不然誰能來救我呢?

”葫蘆娃,葫蘆娃,一個藤上七朵花……”

我的手機在此時, 屏幕一閃一閃的,不恰當的響了起來。我的天,怎麼又變成這樣的鈴聲了呢?

鬼畜一樣陰森森的鈴聲在黑暗中顯得格外的突兀,襯着現在有些詭異的氣氛,讓我提起的一顆心瞬間從天堂掉到了地獄。我正準備將手機拿起,樑音輕輕的一揚她紅色的衣袖,就將我的華爲榮耀6plus給握在了手中。

長長的紅色尖指甲,在我白色手機上映出了詭異的感覺。

“想幹嘛啊?倫家幫你?”樑音極其嫵媚的衝着我笑了,眼神卻是無比的惡毒,彷彿要將我撕碎了吃掉一般。

“葫蘆娃,葫蘆娃,一根藤上七朵花。風吹雨打,都不怕,啦啦啦啦。叮噹咚咚噹噹,葫蘆娃,叮噹咚咚噹噹……”見我沒有回答,傻傻的看着她,便獨自哼起了歌兒,還是剛剛我手機的鈴聲!!嚇死人不償命的感覺。

我嚇得癱在了牀上。“嘖嘖嘖嘖……”我還沒有反應過來,背後又響起了陰森森的冷笑,一雙冰涼的大手,覆在我的脖子上,毫無溫度,毫無生氣。

“你!你要幹嘛!”我艱難的哼出這麼幾個字,艱難的呼吸着!難道,今天我就要命喪於此?

“你說我要幹嘛呢?”那個神祕的他,已經貼在在了我的身邊。

“你還是那麼的美麗。好香啊,是時候了,你該來陪我了!你該不會忘記我了吧?”他一臉深情的將嘴脣,印在了我的嘴巴上。

對的,我百分之一百沒有看錯,他就是很深情的看着我,就像看着自己深愛的戀人一般,但是同時眼神裏又帶着一絲惡毒,或者說戲謔?還有一絲說不上來的感覺。

我感覺自己快要完蛋了!一股屍臭的腐爛味撲鼻而來。我心裏泛起了強烈想嘔的慾望,卻無法將他掙開。我的初吻,就這樣被掠奪了。

從小父母就教導我要傳統,女子有女德。雖然我戀愛了,但是也是僅限於牽牽小手,擁抱擁抱而已。現在,居然被一個連他是誰都不知道的人,或者鬼吻了?

“不要!”我想要推開他,可是雙手被他死死的按着,完全掙脫不了。絕望中,一股強烈的嘔意朝我襲來。“哇哇哇……!”

我知道我吐了。而且是呈噴射狀的!嘔吐出來的東西應該也讓他沾到了,或者嚥到喉嚨裏面去了,如果運氣不好的話,或許被他給吃下去了吧?想想都覺得噁心啊!

因爲此時的他,正放過了我的嘴,往地板上吐着什麼東西,一臉的嫌棄。亂吐,真是一個而不講衛生的人,垃圾桶就在旁邊的。

我費力的揚起頭,將遺留在嘴裏的嘔出物吐進垃圾桶,暢快啊!你也有今天,自己去噁心去吧!好歹我也無力的回擊了一把。躺在牀上的姿勢一點都不舒服,腿都開始隱隱的發麻起來,我輕輕的挪動着身子,想着趁他不注意換個姿勢,或者說,如果可以的話,能夠逃脫魔掌就最好了。

“想動?”

糟糕,被發現了,我衝着他翻了翻白眼,要不要那麼聰明嘛! 名門第一寵 真是的。正準備說話,卻感覺我的脖子上一陣冰涼襲來,他是雙手在慢慢的收緊……

他冷冷的看着我。

尼瑪,又來了。看來,我今天是躲不過去了,糊里糊塗的死麼?不知道哪裏來的勇氣,我死死的盯着他,死死的盯着,想要將他的樣子刻錄到腦海。恐怖小說不是有說,人之將死,會記住她最後一個見到的人麼?所以說,我就算是死,也一定要記住他,做鬼也不會放過他。你可以找我來報仇,找一個無辜的我來報仇,我未必就不能找你?Shit!我終於可以理解不是不報時候未到那句話了。

他摁在我脖子上的力道越來越大,

我不知道他到底是誰,到底想要什麼,那我又要如何才能逃離他?脖子越來越痛,就連脖子上那個才長好,沒有掉疤的咬痕,已經開始絲絲的冒着血,我連掙扎的力氣都已經沒有了,或許,我這一次真的,大概是要死了。

淚水蓄積在我美麗的眼眶裏,呼之欲出。“啊!救命啊!”強烈的求生慾望讓我驚駭的大叫出來。在這樣的生死關頭,我腦子裏面第一個蹦出的居然是夏未,而不是餘季?

救命!不管是誰,請來救救我!我的雙手使勁的亂抓,終於,在牀單下面拿到了那枚高人偷偷塞給我的錦囊,說是遇到生命危險的時候才能用的。我放棄了掙扎。想必,相比我剛剛的劇烈掙扎,他應該很不習慣,所以,手上的力道反而輕了一些,我順勢深深的喘了口氣,感慨着生命的美好啊!快了,還差一點,我必須儘快的加油行動起來。

很好,我的右手,已經解開了打着的活結。我強制自己壓抑着內心的喜悅,慢慢的解着繩結,OK,我終於成功的解開了錦囊的帶子,摸到了裏面那枚銅錢,經過高人施法的銅錢。老天!你到底還是在庇佑着我的啊!

感謝天,感謝地!有一種強烈的想喜極而泣的趕腳,然而,此時,喜極而泣並沒有什麼卵用啊!我需要想辦法將銅錢貼到他的胸前或者是後背。

“啊……”終於,我成功的聽到了這一聲淒厲的尖叫。

只見一道刺眼的白光,直直的射向了他的眼睛,然後又折射回來,猛然穿過他的身體,他捂着被穿過的胸口,絕望的發出淒厲的嚎叫,一股股的黑氣,不停的從他的嘴裏噴涌出來……

他面目猙獰的狠狠的盯着我。“你有種!敢這樣對付我,你知不知道,我有一千種甚至一萬種讓你生不如死的辦法!哎呦!”他實在忍不住吃痛的哼了起來。

半響,他立起身子,死死的看着我,又看了一眼在旁邊冷笑的樑音。“嘿嘿嘿……嘖嘖!很好!”

“很好!”

“很好!”

連說了三個很好之後,他突然化身成了一團黑霧,就那麼憑空的消失在了我面前。幾乎在他消失的同時,我才感覺到自己能呼吸到了那久違的極其珍貴的空氣,然而,胃裏翻騰噁心的感覺還是止不住的衝擊我的喉嚨,我忍不住的一陣子乾嘔。好一會兒,緩過氣來,我轉過頭去,想尋找剛剛還坐在我牀裏邊的衝着我一直詭異的微笑並沒有對我採取什麼行爲的樑音,卻是怎麼也找不到她了?

樑音哪裏去了?她也消失了?難道她在他的引導下,也成了一隻紅色的的女鬼?還是說,像那些恐怖小說裏寫的,樑音成了他豢養的小鬼?

太特麼鬼扯了,怎麼可能?我想着這一天發生的這麼多事情,心裏煩悶的不行。媽蛋!再一次見鬼了!

一夜失眠,連以前對我百試百靈的數星星,數羊都沒有效果了。

終於等到了早晨的第一縷陽光,最近天氣真的挺好的,我真希望自己的生活就像這樣的天氣一般,充滿陽光,而不是那些個奇奇怪怪的……

我起身,慢慢的踱到了窗邊,將厚重的窗簾全部打開,看着清晨有陽光,有無限生機的外面,世界真美妙,活着真好啊!

”葫蘆娃,葫蘆娃,一個藤上七朵花!”要命的鈴聲又響了起來。 昨夜,我不是明明將它設置爲《白天不懂夜的黑》了嗎?怎麼會又是這樣古怪,詭異的鈴聲呢?

見鬼吧!

шшш⊙Tтkā n⊙C○

看着才換的華爲榮耀6plus,我在想着,是不是又該換了呢?屏幕一直在閃,拿過來一看,出現的是輔導員的名字。

她一大早的,會找我有什麼事情呢? 莫非。是關於餘季的?上一次找輔導員詢問她關於餘季的消息,也是拜託了她,一有信息就告訴我的,看來效率還不錯呢~

我趕忙按了接聽鍵,開着免提,一邊換衣服。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