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嚇住了,根本就沒有看到小蝶的動作,但當我再一次看到小蝶面孔的時候,她已經站在了我的身邊,手輕輕的搭在我的肩膀上。

我不敢動彈,因爲我看到剛纔站在我身後想要一口吞了我的鬼,這個時候已經被尸解,小芳一家人正在瘋狂的吞吃。

鬼吃鬼。

我那個時候不知道,到後來才知道,像小蝶他們的實力增長的捷徑之一便是吞吃其他的鬼,增加自己的怨氣,讓自己變得更厲害。

此處暫且不表,我們接着說小蝶救下了我之後,那臉色並沒有輕鬆,我

看得出來,雖然有些嚇人,但是並不像其他的鬼那樣的驚悚嚇人,而有一種藝術的美在其中。

“不好!”

就在小芳將之前那個鬼最後一節手指頭吞下的時候,張小蝶臉色一沉,露出了猙獰的一面,一把將我抱起,然後猛地竄出。

我只感覺冰冷的風不斷灌入我的身體,當風靜止的時候,我已經站在了公寓的門口,在我的面前一片狼藉,因爲我用柳葉擦了眼睛,法力還沒過,所以眼前的一切我都能看到,清清楚楚。

眼前一地的碎肉,斷肢殘臂,還有幾個鬼趴在地上,沒有了下肢,一雙手也是被踩的稀巴爛,這個時候正在地上不斷的抓起一個個零散的眼珠,按在自己的眼眶裏。

我極力抑制住自己的心情,站在小蝶的身後,我絕對是一個另類的存在。

眼前站着一大幫人,額,不,是一大幫鬼。

爲首的是一個渾身是血,骨頭錐子都冒在外面的高個子男子,隱約看得出他是一個光頭,一半的腦袋都是被壓碎了的,腦漿滴滴答答的往地上流,看着極爲的滲人。

“小蝶,你可是壞了這裏的規矩!”

那身體幾乎被壓扁的曾大牛吐出沙啞的聲音。

我站在那裏,只能看到那翻騰的腦漿,眼珠子被一團血絲牽扯着包裹在空洞的眼眶裏。

“規矩?”

將我護在身後的張小蝶那原本就陰氣的臉龐更顯得慘白,那雙血紅色的眸子顯得殺氣騰騰。

我明顯感覺身體周圍那些已死的村名們,都是渾身一顫。

那楊雪一家更是吐着長長的舌頭,渾身顫慄。

就連那殺豬匠大康,身子都朝後飄去。

“當然,難道這裏是什麼地方,你不知道?竟然敢帶人進來?”

說話之間,曾大牛將他的眼珠子取下來抓在手上然後對着我的方向攤開,那血淋淋的眼珠子在手板上不斷的蹦彈了幾下。

今夜似乎經歷了太多的詭異事件,完全顛覆了我的人生觀,價值觀,認識觀。

小芳冰冷的小手緊緊的抓着我,似乎也在害怕!

“這是我張小蝶的地盤,莫非你又想和我開戰不成!”

在說話的時候,我清晰的感覺到了張小蝶那抓着我的手臂的手開始變化,鋒利的指甲飛快的生長出來。

到了這個時候我已經不知道什麼叫做怕,比起曾大牛那一邊的陣營,張小蝶似乎安全不少。

雖然這些人都是鬼,但至少是以前認識的人。

“你的地盤?哈哈,小蝶,你別忘了,當初這一片可都是我曾大牛的地盤,而且我早就看上你了,要不你跟着我,以後在這座城市,除了我曾大牛,沒有任何人敢動你!”

曾大牛說話

的時候,對着身後不遠處招了一下手!

頓時一聲嘶吼之聲,近一點我纔看清,是一個渾身血紅的大狼狗,嘴裏還銜着一個女人的半截屍體,血水流了一地。

“怎麼樣,給你幾秒鐘的考慮時間,畢竟我這大狼頭吃了這個女屍還要點兒時間!”

那大狼狗看我一眼,我頓時嗅到了一股致命的危險,那張嘴足足有人頭大小,血淋淋的牙齒不斷撕扯着半截女屍,腸肝肚子被扯了出來,一股惡臭瞬間蔓延開來。

我皺起眉頭,但是身邊的人卻是很享受一般,甚至不久前碰到的嬰兒還在不斷的磨牙。

“休想!你算什麼東西,小蝶主人……”

一個乾瘦的小孩子還沒用衝出去,便被小蝶一把抓住,然後冷冷道:“曾大牛,看來今晚你是鐵了心要和我動手了!”

“哈哈哈,張小蝶,我就喜歡你這個性子,聽說你早些年和幾個半吊子陰陽先生混過幾天,不過真要動起手來,恐怕你也知道結果,就你這老弱殘兵,你還怎麼保護你的小白臉老公,實話告訴你吧,今天我就是衝着這個人來的,我要吃了他!”

被曾大牛那乾枯的手指一指,我渾身一顫,汗毛倒豎。

難怪自己進來的時候被小鬼糾纏,趙半仙說背後有大鬼指揮,當時我還沒有注意,原來說的這個大鬼就是這個曾大牛,這下子待會兒要是兩幫鬼打起來的話,我恐怕在劫難逃。

趙半仙,趙半仙,你快來救救我呀!

我慌亂中低下頭,看了一眼時間,竟然才三點,天還沒有亮。

這一夜怎麼就這麼難熬!

“告密鬼,一定是你!”

說話之間,張小蝶伸手一抓,在一個角落裏便被直接抓出來了一個身材瘦小的男鬼,穿着敞口的黑色衣服,黃皮長褲,帶着一個皮跨帽子,帶着一個圓框眼鏡,眉心一個大拇指大小的血洞。

“小蝶姑娘,不是我,不是我……”

“不是你,還有誰,賣國賊,早不該留你了!”

我聽得一愣一愣的,根本不知道說的什麼意思,接下來我就看到張小蝶那伸出的手指瞬間猶如切割機一般,直接將那瘦小的男鬼撕得粉碎,被周圍的幾個鬼分而食之。

“森哥,不要害怕,這個鬼生前就不是什麼好人,是一個大漢奸,害死了很多的人,小蝶姐姐看他可憐收留了他,沒想他死了還沒有改掉做別人走狗的毛病!”

我點點頭,到了這一刻,我能說些什麼呢?

在今夜之前,這一切對於我來說都是天方夜譚,做夢一樣。

吼吼……

就在這時,那大狼頭大吼幾聲,似乎吃的很過癮一般,嘴巴張開,竟然吐出了一個人腦袋,血淋淋的,沒有一點兒皮肉!

(本章完) 曾大牛伸手摸了一下那歡快嚎叫的大狼頭,半邊嘴巴上揚,似乎努力想要做出生前那種囂張的動作,可惜半邊臉被人壓爛了,做出來的動作,讓人看着只覺得詭異。

我躲在一大羣熟悉的鬼面中間,看着眼前的一切只覺得格外的詭異,恐懼的心已經慢慢開始適應,只是每每看到曾大牛那流淌的腦髓就是一陣噁心。

“小蝶,還需要考慮嗎?”

曾大牛向前走了一步,宛若行屍。

因爲搖晃,淡白色的腦漿在昏黃的燈光下清晰可聞。

小蝶站在距離我不遠處,我能夠感覺到她身上的陰氣越來越重。

小時候父親就告訴我,這個世間上有很多科學不能解釋的東西,而這些科學不能解釋的,或許就是我們所不知道的另一個世界。

這個世界的運行規則或許和我們現實社會有些不同,但是他們或許真實的存在在我們的生活之中。

或許等你轉身,它他們就在你的身後。

那個時候我一笑了之,可是這一刻,我卻是再也沒有任何的懷疑。

我被小芳拉着,楊雪一家,小芳一家圍着保護在中間。這個時候他們的身上瞬間升騰起了一股陰氣。

我能夠感知到,這股略帶着灰色的陰氣有巨大的殺傷力。

“看來你是鐵了心要和我過不去了!呵呵呵……”

曾大牛的笑聲格外的陰森,彷彿是詭計得逞一般。

“曾大牛,你什麼心思,我豈會不知道,要動手就來了,不過今日我奉勸你一句,小心被人賣了還不知道!”

哼!

曾大牛聽到這句話,當即那冷哼一聲,有模有樣,要不是因爲我看到他的面容,恐怕還真以爲是個正常人。

“都不要動手,小蝶是我曾大牛的,看我今天怎麼收了她!”

那原本看着就要散架了的曾大牛,這一刻竟然猛地朝着張小蝶衝了過來,一身烏黑色的氣息,這股氣息要比一般的陰氣強大得多。

小芳小聲告訴我,這是怨氣,曾大牛之所以能夠將火葬場那麼多的厲鬼都收拾的服服貼貼,就是因爲他一身的兇怨之氣根本就不可化解,而且曾大牛這麼多年,一直保持着每天吃一個火葬場的新鬼,所以他身上的怨煞之氣已經無比的強大。

聽到了小芳的解釋,我突然有些緊張起來。

不知道是爲了小蝶,還是說怕這個曾大牛將小蝶打敗了,進而要吞吃我。

就在我矛盾的瞬間,小蝶也瞬間陰氣暴走,陰風肆意,將他那烏黑的長髮吹拂得散亂不堪。

女配她真的不想死 嘭!

嘎巴!

曾大牛那原本就殘破的身軀猛地撞在了小蝶伸出的雙手上。

小蝶身子猛地一顫,身子被撞飛了一米遠,要不是楊雪幾人抵擋,恐怕小蝶會直接的撞在我

的身上。

“嘎嘎嘎嘎,小蝶,兩年了你已經不是我的對手,哈哈哈,曾經我吞吃了一個陰陽先生,他說你的身上有大祕密,還說你會爲我帶來好運,所以我才一直留着你!直到今天,你把這個渾身都是寶貝的傢伙帶到了我的面前,嘎嘎嘎嘎……”

似乎是興奮過頭了,曾大牛笑着笑着那半邊嘴巴竟然再一次裂開,生硬的像個幹鴨子。

“你怎麼知道!”

小蝶身子猛地飛起,擋在我的身前,那之前被撞斷的雙手這一刻開始在滾滾陰氣的繚繞之下緩緩復原。

“我怎麼知道,自然有我的辦法,你讓開,只要我吃了這個小子,我就能成爲鬼王,在這個蜀中,甚至整個南方,都沒有任何人是我的對手,你放心,我會正是迎娶你的,因爲你留着我還有用!”

曾大牛說話的聲音陰森冰冷,彷彿是命令,又彷彿是從地底漂浮出來的幽靈之音。

我完全處於傻逼癡呆狀態,完全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要不是被小芳緊緊抓着手,我恐怕當場就要昏倒了。

畢竟曾大牛那一個血紅色的眼珠子看着我,越看我越覺得恐怖。

“這麼說你是木道人養的鬼!”

小蝶突然長長吐出一口氣。

“小蝶,你沒得選!”

冷少的蜜愛小妻 曾大牛的手裏不知道什麼時候竟然多出了一把桃木劍。

我當場就蒙圈了,這鬼不是最怕桃木劍嗎?怎麼這曾大牛竟然拿着桃木劍,看他的架勢絕對不是想不開。

圍着我的幾個鬼都是渾身瑟瑟顫抖,我心中竟然開始爲小蝶擔心起來。

畢竟我再怎麼不相信小蝶就是婆婆爲我定下的鬼媳婦,眼前她保護我卻是是真實所見的,我是打心底的不想小蝶出事。

“今天我吃定這塊唐僧肉了!”曾大牛那張破碎不堪的臉上開始顯現出生前的模樣,我看到了他的囂張,身邊的鬼影緩緩消失,我只能看到小蝶還有曾大牛。

消失了?

柳枝的作用失效?

我一下子意識到了怎麼回事。

“相公,往回跑!”

小蝶吼了一聲,然後一身紅衣的他猛地朝着曾大牛衝去,除此之外我還看到了一件血紅色的長裙站在我的身邊,然後我的後背被鬼猛地推了一把,我知道這是李冰。

哧啦……

我剛跑兩步,小蝶便猛地飛出,直接撲在了我的腳下,他的胸膛竟然被挖開,蒼白的臉上顯出無比的痛苦,原本烏黑的長髮也是變得乾枯如稻草。

“小蝶!”

我連忙蹲下,卻是被小蝶那沾滿了曾大牛血的手推開。

“跑!”

“跑過那道鐵門!”

這個時候我看到曾大牛的步子受到了阻擋,雖然很慢但卻是看到他一臉的不屑,嘴巴不斷的

撕扯着什麼。

我知道,一定是剛纔護住我的鬼!

我突然心很痛。

想到或許小芳也在那裏面!

“我不跑!小蝶你說,我現在該怎麼做!怎麼做!”

“李冰,帶他走!”

小蝶的聲音無力,我幾乎看到了她的身體周圍的黑氣開始一點點的變化,那撕開的胸膛也再難以癒合。

桃木劍,一定是桃木劍傷了小蝶,鬼最怕桃木劍,小蝶雖然厲害,但是也抵不過桃木劍。

我剛要動,卻是被血紅色的長裙纏住了身子,我感覺渾身瞬間冰涼,意識之中出現了一座座的高樓,絕望,無助,眼前一大幫陌生男人提着褲子朝着自己走來,充滿了淫邪的味道。

這一刻,我看到了李冰死之前的那一幕。

啊!

我突然大吼一聲,眼前的一切幻想瞬間消失,我一個踉蹌,竟然已經到了鐵門外。

嘔嘔……

不遠處一聲聲的嘶吼,慘叫,聽在我的耳朵裏,我只感覺渾身冰涼,看着那手持桃木劍不斷劈砍的曾大牛,突然涌起了滔天仇恨。

我雖然看不見其他鬼的死,但是我看得見小蝶被他看的渾身是傷,陰氣散亂,原本姣好的面容變得蒼白無力,一雙眼睛也是慢慢的顯出了白色。

“小蝶!”

我大吼一聲,就要衝過去,突然我感覺我的雙腳被什麼東西緊緊的抱住。

陰氣極大,我知道是誰。

只是因爲我在沒有方法開啓冥眼,所以我不能看到也不能聽到。

“小芳,我知道是你,你放開我,你再不放開,小蝶就要被曾大牛給殺死了,你快放開我!”

那陰氣依舊纏繞着我的雙腿,我用盡力氣都不能移動分毫。

隱約之間我聽到了和之前一般難聽的哭泣之聲,我知道是小芳的。

“小芳別哭,你放我開,讓我去,要是我真的死了,正好來陪你們!”

“你放開我,我不會後悔的!”

這個時候我要是聽了小蝶的話,衝入了鐵門,進入公寓,或許就沒事,但是小蝶和這些鬼恐怕難逃一劫。

就算這二十四年他們都在默默的保護我,我暫時不敢相信,但是就憑着今晚他們奮不顧身保護我,我也不應該做個懦夫。

從小我都沒有朋友,小芳,二狗子,還有很多我不認識的,或者我只是認識的村民們,爲了讓我可以逃過一劫,放棄投胎轉世的機會。

這一死被曾大牛吞吃了,就代表着永不超生!

“相公,快進去,到十四樓你的房間,不管聽到什麼都不要動,天亮了,你就安全了!”

聽到小蝶那沙啞的聲音,瞬間一股暖流涌上心頭,一股血濃於水的感情讓我眼前一亮,那一刻我竟然看到了一切!

(本章完) 小時候和我天天扭打在一起的二狗子此刻死死的抱住曾大牛的斷腿,張大嘴巴一口一口的啃着吃,就像小時候過年啃着豬大腿一般。

但是曾大牛的身後卻是一個個渾身是血的火葬場的鬼衝上來,撕扯着一個個熟悉卻又陌生老人的身軀。

“小芳,你放開!”

“嗚嗚嗚嗚嗚,森哥哥,你快跑,不要回頭!”

小芳依舊死死的抱着我的腿,我見到她一臉的淚水,像極了小時候和我一上學時被人欺負的樣子。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