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房間的天井裏面,找到了火山雄。

火山雄正坐在天井的邊緣,用磨刀石,打磨着一把劍。

那把刀極其的鋒利,不過火山雄,明顯很不耐煩。

“火山雄前輩。”我喊了火山雄一句。

“哦,客人,你沒去休息嗎?”火山雄問我。

我也坐在了天井的邊緣,問火山雄:您磨這把劍,似乎不太……耐心?

“你也看出來了?”火山雄笑着問我。

“看出來了。”我說。

火山雄說:你眼力很好,我確實不太耐心,雖然我的職業道德,讓我依然在精心的打磨着這把劍,可我沒有用心……現在,有錢人大多數不懂劍,要我一個月之內,給他交出一把劍,這劍,都是有靈性的,一個月磨出來的劍,即使再漂亮,那也是一把工藝品,而不是真正帶有靈魂的兵刃。

“恩!商業時代,什麼都要快,可是缺乏了時間的沉澱,如何出精品。”我對火山雄說。

火山雄點點頭,神色有些難看,接着,他又問我:對了,你找我,是爲了什麼事情嗎?

“哦,哦,火山雄前輩,我想問你,最近,有什麼人,在深山裏面出沒嗎?”我問火山雄。

崑崙仙宮的入口,那絕對是在深山老林裏面,如果在鬧市,早就被人發覺了。

火山雄說:沖繩島的山,一直都有很多人出沒。

“那是爲什麼呢?”我問火山雄。

“爲了寶藏。”火山雄說。

寶藏?難道說,崑崙仙宮,早就成了沖繩島公開的祕密?

火山雄說:爲了秦朝人留下的寶藏。

“怎麼又扯上了秦朝人的事情了?”我問火山雄。

火山雄說:你們中國的秦始皇,爲了尋找長生不老藥,派大將徐福,帶上了三千童男,三千童女,坐船來了沖繩島。

“徐福沒有回中國。”火山雄說。

“那徐福去哪兒了?”我問。

火山雄磨着刀,說:徐福就在沖繩島上定居了,繁衍生息,後來,徐福橫掃整個日本島,自立“日本王”,傳說,徐福在死前,積累了許許多多的寶藏,都是爲了獻給秦始皇,贖回自己沒有找到長生不死藥的罪……可是,當他晚年偷偷回國,卻發現……秦始皇,早就死了……所以,他黯然回了沖繩島,將那一批寶藏,藏在了沖繩島上!

哦! 婚入歧途 原來還有這事?

火山雄說在日本,很多地方,還有徐福的石像,讓我沒事,可以去瞻仰瞻仰。

看來問火山雄,我是問不到什麼了……有什麼神神祕祕的人來沖繩島?現在一看,幾乎有很多啊!大多數都是爲了徐福的寶藏來的。

我轉身告辭了火山雄,走了幾步後,我突然想起了一件事情……唉……這裏有崑崙仙宮,也有徐福的寶藏。

那會不會?

崑崙仙宮本來就是徐福的寶藏,徐福的寶藏,也就是現在吸引了許多勢力注意的……崑崙仙宮?

我的腦海裏面,突然蹦出了這麼一個設想,這個設想,我覺得不太可能……可我又覺得,依稀可能是這麼回事。

難道說,崑崙仙宮,就是先秦寶藏嗎?

我想了想,有點不太明白。

剛好,風影站在走廊裏面抽菸,我把我的設想和火山雄告訴我的話,說給了風影聽。

風影一肚子的野史,他聽完,問我:小李爺,徐福登錄日本的地點,其實是一個謎團,如果徐福登錄日本的地點,確實是沖繩島的話……那崑崙仙宮,還真有可能是先秦寶藏。

我問風影:你有什麼證據嗎?

“當然有了。”風影問我:你可知道,徐福是一個什麼樣的人?

“秦朝大將!”我對風影說。

風影搖了搖頭,說:徐福這個人,其實很神祕的,他不光是大將那麼簡單……他是一個“方士”! 方士我是知道的,就和現在的陰人差不多,不過,格調上面,要高數倍。

曾經有一句話,學得屠龍術,賣於帝王家,說的就是“方士”。

方士會煉製丹藥,懂興風作浪,懂奇門遁甲,懂六合八方,明事情本理,通曉人心,最愛輔佐帝王。

徐福竟然是方士?

我問風影:古時候,方士也多……可惜,大多數人沒什麼……真才實學,有個別異人,也隱在深山不問世事,徐福,有本事嗎?

風影聽了,冷笑一聲,說:小李爺,我就跟你明說吧,秦國方士徐福,是鬼谷子的最後一個關門弟子!

反派毒妃逆襲攻略 “什麼,什麼?”我問風影。

風影點點頭說:你沒聽錯,徐福,確實是鬼谷子的關門弟子。

鬼谷子是誰?

聽聞鬼谷子是一位大家,門下弟子衆多,寫下《孫臏兵法》的孫臏,就是鬼谷子門人。

傳聞鬼谷子活了七百歲。

不過,也有人說,鬼谷子並不是一個人……應該說鬼谷子,又叫“鬼谷門”,每一任的門主,都有驚天駭地之才,有曠世經緯之能。

所以,鬼谷子門人,能人輩出。

不管是鬼谷子還是鬼谷門……鬼谷子這個名字,在中國的歷史上,一直極其神祕。

徐福是鬼谷子的關門弟子,他的地位自然不用多說,本事也毋庸置疑。

我這才點點頭,對風影說:那真的有可能了,崑崙仙宮內,絕對有大量的陰術,說不定就是徐福親自設置的。

說到了這裏,我突然想起了一點:對了!老風,你還記得天瞎老人曾經說過的話嗎?

天瞎老人是唯一見過崑崙仙宮的人,活了八百歲,最後選擇讓胡八太爺結束了他的性命。

天瞎老人在崑崙仙宮裏面,吃了一頓紅果,從此,長生不死!

我盯着老風:長生不老藥?

“對啊!”風影也拍了拍腦袋:徐福出海爲的是什麼?不就是爲了給秦始皇尋找長生不死藥麼?那崑崙仙宮裏的紅果,沒準就是長生不死藥呢?

想到了這裏,我幾乎已經確定,崑崙仙宮就是“先秦寶藏”,就埋在這沖繩島上?

風影搖搖頭,說:小李爺,你可別忘記了……天瞎老人可是在崑崙山,尋找到的“崑崙仙宮”,可不是沖繩島!

他剛剛說完,大金牙的聲音傳了過來:也不是不可能,老風,你可聽說過杭州靈隱寺飛來峯?

風影聽了,微微點頭,背了一句蘇東坡的詩:溪山處處皆可廬,最愛靈隱飛來峯!

“沒錯,就是那座飛來峯。”大金牙說:飛來峯怪石林立,和周圍的山峯,實在不太像,曾經,一個印度和尚,一葦渡江,來了中國,看到了飛來峯的時候,驚奇的說:這不是天竺國靈鷲山之小嶺嗎?怎麼會在這裏?

於是,就有人說,飛來峯,是從天竺國飛過來的。

大金牙說:一些山峯、洞穴,一旦靈氣太足,是可以自動飛行的……八百年前,崑崙仙宮從崑崙山,直接橫渡萬里河山,落入沖繩島上,也不是不可能啊!又或者,天瞎老人看到的崑崙仙宮,就是從沖繩島飛過去的,然後又飛了回來,也不是沒可能!

大金牙這麼一說,倒是解釋得通了。

可是,實在是玄乎!

我看了看大金牙和風影,說道:還不好說……崑崙仙宮是不是先秦寶藏,暫時真的不能確定。

“有可能性,但不能確定。”大金牙也說。

本來我一直都以爲,崑崙仙宮,不過就是一個埋藏有寶藏的地宮,現在看來……撲朔迷離啊!

大金牙說道:不管如何,我要去一趟崑崙仙宮,這是我一輩子的夙願,我要進去。

“你哪兒就夙願了?”我嗤笑了一陣大金牙。

娛樂圈之我是傳奇 我身後,再次傳過來帝子歸的聲音。

“小李爺,你還別說,這進入崑崙仙宮,是所有陰人的夙願。”帝子歸晃悠悠的走向了我。

我問帝子歸爲什麼這麼說。

帝子歸雙手抱拳,望着天空,說:敢問蒼天,是否有仙……我們所有陰人學藝的時候,都會問這麼一個問題!在人間,我們見過厲鬼,我們也有異於常人的本事,也見過妖、精怪,可是……我們見過仙嗎?

“沒有。”帝子歸說:反正我知道的陰人裏,從來沒有見過仙的……所以,我們都想知道……這蒼天厚土下,是否有仙!

如果有!請讓我見上一面。

大金牙也說:是啊!小李爺,如果我們拿到了鑰匙,也知道了崑崙仙宮的入口,我們,想進一趟崑崙仙宮……有沒有仙……這個神奇的地宮,會給我們答案的!

“小李,你放心,我們只是爲了單純的探索,並不會拿走崑崙仙宮裏的任何一件寶貝。”風影也有進入“崑崙仙宮”的想法!

我搖了搖頭:如果真進了,再往不往外拿東西,那就說不好了,有些東西,勾人心魄,攝人神魂,如果我找到了崑崙仙宮……第一件事情,我要炸掉崑崙仙宮……從此,再也沒有任何人,會去尋找崑崙仙宮,崑崙仙宮的傳說,也就此徹底埋葬,讓傳說徹底埋葬!

“小李爺!”大金牙喊我一句。

“這事沒得商量。”我一擡手,對大金牙說。

大金牙嘆了口氣,說:小李爺,我得跟你說件事了。

特種兵之變種人 “什麼事?”我問。

大金牙說:小李爺……我告訴你,你這次來沖繩島,就不應該帶喬拉過來的!

“怎麼了?”我問大金牙。

大金牙說喬拉的身手確實是最厲害的,可是現在你也見到了,她失控了,失控了的喬拉,就是一頭野獸……能夠徹底把我們咬個稀巴爛。

他越說越激動,走到我面前,一扯衣領,說:你看我的喉嚨,一個小時前,喬拉揪住了我的衣領,還要揮拳砸死我……你知道當時的感覺嗎?我這麼大的人了,差一點尿了褲襠,你知道嗎?

“現在沖繩島只能進不能出,我們要面對喬拉那個怪獸,隨時都會被打爆的!”大金牙激動得衝我吼了起來。

我點點頭,對大金牙說:對不住,老金……喬喬這次失控,確實很危險,我會努力,控制住她的,她不會有第二次失控,我們要相信戰友!

“相信戰友?我相信你妹。”大金牙指着我的鼻尖,說道:你信喬拉,不信我們……喬拉失控了要打人,你說要相信戰友,可我們幾個,想去一趟崑崙仙宮……一睹仙緣,你就說我們會被攝魂?你這是雙重標準?呵呵呵呵!

我胸中憋了一股鬱氣,對大金牙說:老金,你話太重了吧?

“小李,話糙理不糙,我覺得大金牙說的,沒毛病。”帝子歸也說道。

大金牙在帝子歸的鼓舞下,似乎更亢奮了,吼了起來:我跟着你出生入死,去看一趟崑崙仙宮怎麼了?李善水,我告訴你……你別以爲現在就你能帶我們賺錢,章楠給我報價了……

他還沒說完,風影吼了一聲:老金……你特麼說什麼屁話呢?你特麼的是不是傻了?腦子進水了?不會說話就別說。

大金牙被風影吼了一句後,也意識到失態了,低着頭,沒說話。

我心中,爬起了一陣悲涼,望向了大金牙、帝子歸、風影三人,說道:我收回我剛纔的話,但是……具體是進不進崑崙仙宮,找到了再說!喬拉……大家也再給他一次機會,就這樣。

我說完,轉身要進喬拉的房間。

大金牙和帝子歸兩人,掉頭也回屋了。

唯獨風影,走到了我的面前,伸手摟住了我的肩膀:小李爺,人心不穩啊,隊伍難帶,崑崙仙宮,是個大問題。

我點點頭,對風影說:可不是麼,自古以來,最難看懂的,就是人心……老金和帝子歸以爲我偏心,可我卻有一種感覺……崑崙仙宮裏面,或許不是什麼好玩意兒,貿然進去,丟了命,估計也說不定。

風影看向我,說:你確定?

“當然不確定,就是直覺而已。”我拍了拍風影的肩膀,對他說:你去勸勸老金吧,其實沒多大的事,崑崙仙宮,還是得找……至於進不進,只能到時候看情況了。

“原話一定帶到。”風影對我拱了拱手,轉身去找大金牙了。

我搖搖頭……其實章楠的“金元政策”,也不是沒用,至少,素來我和關係最深的大金牙,也開始用“章楠的報價”來威脅我了。

在這場人情和金元之間的戰鬥,不知道哪一邊能贏啊!

我嘆了口氣,打開了喬拉的門,進了房間。

房間裏,喬拉側躺着酣睡,我走到了喬拉的面前,卻發現,她的臉上,留下了兩行熱淚。

原來,喬拉早就醒了,她估計也聽到了大金牙剛纔那話,所以,很傷心。

“事情不怪你。”我拉了一把木頭長凳,坐在了喬拉的面前。

喬拉問我:小李爺,剛纔我失控的時候,大金牙是不是被我差點打死?

“差點吧,好在我有金剛鐲。”我對喬拉說。

喬拉又問:那還有其他的兄弟,受傷嗎?

“沒有。”我對喬拉說:其餘人都還好……秦殤和鄭子強,一人被你崩斷了一條琴絃,現在他們還在修琴絃在呢。

“真是對不起……我也沒想到,事情會發生成這個樣子。”喬拉別看是個女漢子,其實內心相當敏感。

平常的喬拉,酷得要命,現在的喬拉……實在不能算酷。

我問喬拉:當時你怎麼了?怎麼就突然狂躁起來了呢? 我問喬拉當時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喬拉說她也不知道,她看到“火山家”的門口的時候,就感覺回到了自己的家!

不!

應該說,比喬拉回到了自己家,還要親切,還要激動。

只是,這種激動和親切下,還埋藏着亢奮,一種讓人躁動的亢奮。

在這種躁動下,喬拉,失去了理智。

“真的假的?”我問喬拉:“你是沖繩島人?”

“不是,不是!”

喬拉說:我從來不是什麼沖繩島人,我是土生土長的大興安嶺人!絕對的!

“這可真奇怪。”我想了想,對喬拉說:我去找帝子歸,爲你做一次催眠,催眠可以探索你的潛意識……這次,估計是你的潛意識作祟,你願意接受催眠嗎?

“願意。”喬拉直接坐了起來,抹掉了淚痕:其實我真的不想打大金牙他們的……我從來不打很好的朋友。

“我也知道你不想。”我按住了喬拉的肩膀,說道:這樣好了,我去給你找人。

“謝謝!”

我點頭:恩!

我出了門,敲了敲帝子歸的門。

咚咚咚!

帝子歸拉開了門,見是我,有些不好意思的說:小李啊,剛纔的事,實在對不住,我是說大金牙開頭說的話沒毛病,他後面說的話,我覺得毛病很大。

帝子歸指的是大金牙用“章楠報價”威脅我的話。

我笑了笑,說:不說這事了,誰也難免有着急的時候。

我走進了帝子歸的房間裏面,對他說:你幫我做一次催眠吧?

“幫你做催眠?你要催眠做什麼?”帝子歸說。

我擺擺手,說不是我做催眠,是喬拉做催眠。

“哦!哦!”帝子歸點點頭,接着又搖頭,說:喬拉的催眠,我可不敢做,要是在把她給弄得失控了……嘖嘖……這火山家的房頂都要掀掉了。

“再信任喬拉一次吧……我感覺,喬拉的內心,有話要說。”我對帝子歸講。

帝子歸再次搖頭,說:去,去,去,我絕對不去……喬拉狂躁的時候,你又不是不知道是什麼狀況?如果不是裴東丈那個老犢子,估計第一個被.打死的,就是你小李了。

重生之戀傾城 帝子歸是對剛纔的事情有陰影了,如果換成別的人,我想帝子歸肯定敢上……可是喬拉……他是真不敢上。

喬拉發怒起來,真是一隻銀背大猩猩,一雙手,能輕鬆的把人給撕開。

我對帝子歸說:這樣好了,你教我一些催眠術,我去給喬拉做催眠。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