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心裏一寒,“招魂傀儡?”

這種邪術,我在《道陵真經》篇後的小篆上看到過,這種是以紙人和邪咒將活人的靈魄吸附到紙人上,成爲邪惡巫師利用做壞事的傀儡。

殺人放火,撒毒成兇!

可惜,當時沒當回事兒,因爲書上也說了,那種邪術在漢代皇帝征伐蠻夷後,逼的會這種邪術的部族南遷,後來部族巫師死的死,亡的亡,沒有徒弟精藝,也就失傳了。

所以,也沒在意真經上有沒有記載破除方法。

重生之全能男神:雲爺拽翻天! 眼前,阿牛和盤綺羅的魂魄全都被苗族巫師控制,我若使出全力,傷害的就是阿牛和盤綺羅的真魂,若是不出手,那就會被這兩個被蠱惑利用的傀儡殺死!

這纔是最毒辣的招數,用你的弱點來攻擊你自己死穴。

輸了,全死,贏了,我活,兩個朋友死。

這根本就是一盤死棋,若是無法破解,怎麼樣都是結局悲慘。

我無法用道法降服眼前被控制的阿牛和盤綺羅,怔愣之際,控制兩個人魂魄的紙人,穿過兩道魂魄,化作兩把劍,對着我的胸口猛地刺過來。

兩把寒光閃閃的劍,瞬間刺穿我的胸腔。

只是不見血流出來,因爲那是鬼劍,刺中的不過是我的元神。

我頓時元神不穩,有些靈魂出竅的感覺。

要是平時,我可以隨便的靈魂出竅,但現在可是被紙鬼給逼的,要是魂魄一旦離體,那兩個紙鬼穿進我身體裏的紙鬼,就會立即控制我的身體,鳩佔鵲巢。

我速念真經經文,穩住魂氣。

那兩個紙鬼化成兩道煞氣,在我身體裏冷劍一樣的橫穿着。

與此同時,阿牛和盤綺羅的傀儡魂,也獰笑着伸着滲人的長指甲,對着我撲過來。 墨九狸臉上帶著作為一個母親的驕傲的光芒,慢慢的給帝溟寒講關於寶寶的事情,她知道帝溟寒缺失了那段陪著她們母女的時光,所以墨九狸說的很慢很細緻……

帝溟寒聽的入神,彷彿能看到當初墨九狸和寶寶之間的互動,臉上滿是幸福和滿足的笑意,客棧的小二把飯菜送上來時,看到墨九狸房間內多出一個帝溟寒也沒在意,畢竟墨九狸點的不是一個人的餐。

墨九狸邊吃邊繼續給帝溟寒講解寶寶和自己的事情,特別都是關於寶寶的事情說的最細緻,兩個人邊吃邊聊很晚才休息!

為了避免麻煩,在無望城的這段時間,墨九狸和帝溟寒就沒有再進空間了,小鳳白天都跟在墨九狸的肩膀上面,接下來的幾天時間,墨九狸和帝溟寒都出去打聽了一些消息。

不過很失望的是,對於他們想要知道的消息,並沒有打聽到,畢竟最近因為三界拍賣行的史上最大拍賣會的關係,到處都是關於三界拍賣會的事情,所以很少有人談論別的事情。

一晃三天的時間過去了,三界拍賣會今天開始,一到早,第三客棧的客人就紛紛起來,前往三界拍賣行了!

而原本墨九狸以為那龍允兒會帶人,來客棧鬧事的,但是卻一點動靜都沒有,好像就那麼不了了之了,墨九狸和帝溟寒猜測,怕是被這第三客棧的人,暗中搞定了……

三界拍賣行這一次拍賣會規模盛大的什麼地步,看到前往三界拍賣行的人有多少就知道了!

據說,這三界拍賣行的拍賣會每三年舉行一次,每一次都會拍賣無數的天材地寶!但是從三千年前開始,三界拍賣行就關門,不再舉行拍賣會了。

至於原因也沒有人知道,到底為什麼三界拍賣行無端關門!開始還有人懷疑是不是三界拍賣行遭受了什麼攻擊,或者是內部出了問題,所以才會無端關門,但是不管眾人如何猜測,三界拍賣行依舊是大門緊閉,久而久之也就被人遺忘了……

直到一年前,三界拍賣行再次營業,雖然開門了卻只是出售一些尋常寶貝,並沒有再次舉辦拍賣會,但是也從一年前開始放出消息,一年後三界拍賣行將舉辦一次史上最盛大的拍賣會。

也就是今天,今天三界拍賣行大門敞開,任何人都可以無門票進入,所有東西全部都是有緣者得,而並非價高者得。當然了雖然拍賣會是沒有門票的,誰都能進入,但是一樣也是出售門票的,門票都是貴賓門票,可以坐在專屬的貴賓席內……

墨九狸是之前客棧的小二主動說,可以幫他們代買貴賓門票,所以墨九狸就直接給了小二一些靈石,讓小二幫忙買了,所以也不知道小二買的門票在什麼位置……

因為有門票在,因此墨九狸和帝溟寒並沒有急著去三界拍賣行,畢竟拍賣會下午才開始的,去早了也沒意思,中午墨九狸和帝溟寒吃過了東西,然後才從第三客棧出去…… 我不願傷着阿牛和盤綺羅的魂魄,沒有使出全力,一下子就落了敗勢。

危機關頭,還是蛇魄出現救了我。

只是蛇魄的這個救法,太不考究了,它竟然將阿牛和盤綺羅的魂魄給吞進肚子裏,給吃了。

心疼的我喲,啊啊直叫,逼着它要是不吐出來,我就滅了它。

蛇魄乖乖的吐出阿牛和盤綺羅,但它跟受了多大的委屈似的,兩隻大蛇眼對着我望着,好像要哭似的!

我白它一眼。蛇都沒眼淚的,拿這招來對付我,根本就不管用。

我本是咒罵蛇魄的,忽的想起自己也是從來都沒有眼淚,好像跟蛇魄是一族似的!

當然這個念頭就是一縱而過,我也沒當回事兒!

看到阿牛和盤綺羅的魂魄飄蕩在空中,我速度甩出兩張拘魂符,將兩隻魂魄捉了,然後唸了一道咒語,強行將那兩隻魂魄逼回兩個人的身體。

此時那個苗族巫師還在作法,在他的咒語下,穿進我身體裏兩個紙片鬼,如利劍一樣橫行,吸着我的元氣。

不得不說,這個苗族巫師的巫術還真不是一般的厲害,我費了不少的力氣,讓自己元魂出竅,然後用役鬼術,將兩隻紙片鬼控制住。

我不急着將兩隻紙片鬼摧毀,所謂以眼還眼以牙還牙。這種招魂傀儡,和巫蠱裏的傀儡術是異曲同工。

古代皇宮裏,妃子暗鬥,就會請巫師用紙人或者木偶下蠱,木偶上被紮了針或者封了符咒,那個被下傀儡蠱的人,就會莫名的生病,或者發瘋而死。

而破解的辦法就只有找到被下傀儡蠱的木偶或者其他原物,用受害者的下一個血咒,害人者就會被反噬而死!

我雖然不懂招魂傀儡的破解方法,但此時想着這招魂傀儡和宮廷禁術,異曲同工,也就試着效法。

結果,還別說,真的管用。

那個苗族巫師,被我的血咒逼的吐血倒地,奄奄一息。

我召喚出苗族巫師的命格,辨識一下,發現這個苗族巫師不該今日喪命,要是此時我將他置之死地,只怕落個怨死鬼,平添了一個禍害,到時候就是我自己給自己找麻煩。

所以還不如現在饒了他的命。

我甩出一張鎮魂符,當初他漸漸削弱的魂息,救了他的命。

那個苗族巫師見識了我的厲害,但並不感恩。一副要騎驢看賬本,走着瞧的德行。

我冷笑一聲,“你也別騎驢了,等着看賬本了,這裏沒驢,倒有一隻野蛇!”

說完讓蛇魄嚇唬一下那個苗族巫師。萬萬想不到,那個苗族巫師竟然被嚇得昏了過去。

“這也太膽小了吧!”我有些傻眼,趕緊讓蛇魄回去,我掐了那苗族巫師的人中,才讓他醒過來。

那個苗族巫師這回嚇破了膽似的,嘴裏不停喊着,“蛇怪,蛇怪……”怕的要死。

我算是無意間找到苗族巫師的軟肋,趁機攻城,“那你說說吧,爲什麼要來大瑤山,還有二十多年前,到底在大瑤山古墓發生了什麼?”

那苗族巫師此時真成了軟蛋,眼露驚恐,說不出

一句話來。

過了好半天,他才緩過勁兒來。稍微定下神,他又變了嘴臉,不吃我這一套。

將我惹急了,我出手狠戾,將他的元魂逼出體外,然後用拘魂符降住。

即使這樣苗族巫師還是硬骨頭,剛纔被蛇魄嚇脫半條命的人,似乎根本不是他。

我各種方法也使了,軟的硬的,他就是不合作。

最後還是恢復過來的盤綺羅厲害,她知道一切,拔出匕首對着苗族巫師的大腿就是一刀。

一刀不服,她就說要挖了苗族巫師的眼睛,割了他的舌頭,將他的原身一刀刀的割了。

苗族巫師這才怕了。

“早這樣不就好了!”雖然我對盤綺羅的招數,感覺有些髮指,但不得不說,這丫頭狠的時候,還真是惡人的剋星。

我讓阿牛將苗族巫師的傷口包紮好,他肯合作,我也不能太過分,好歹保着他原身無礙。

苗族巫師這才緩緩的說了,他叫苗恆,他姐姐叫苗瑩。原本和大瑤山的阿嬤算是有些淵源。

二十多年前,阿嬤說大瑤山盤王墓出了一條大蛇害死很多山民,就請他們姐弟幫忙除去蛇患。

他們姐妹不遠萬里的來了,當時和阿嬤,還有盤綺羅的父母,一起去降服妖怪。

他們進了盤王墓後,發現一條盤踞的千年白蛇,當時就認定那條白蛇就是吞噬山民的妖蛇,齊心協力絞殺。

然而那條白蛇精怪狡猾,他們沒捉到它,反被它引到古墓深處,被古墓的機關困住。

好不容易纔逃不出來,苟延殘喘的回到寨子裏。一行人卻全中了屍毒。命在旦夕時,一個雲遊的道士出現,救了一衆人的命。

衆人自然對那個道士感激不盡。問的那道士原來姓黃,也是金秀人。不日前他算出大瑤山會出驚天之禍,所以日夜不停的趕過來。

得知衆人曾經去過盤王墓,想捉住一條巨蛇。

黃道士就說,那惹出禍端的並非是那一條白蛇。

這白蛇祖先是白矖,乃是上古女媧娘娘身邊寵養的靈物,身有仙根。所有其後代,即使未羽化前,也非妖怪之類,而該算是妖仙。

那盤王墓本來就是半神之墓,墓地又坐落在靈氣龍脈上,所以易出仙緣。

盤王又爲半神,即使死後正氣仍在,根本容不得半絲妖邪在其墓地上滋生,所以那白蛇既然生在盤王墓,那將來一定是要入仙道的正流妖仙。

蛇本身又是地五仙之一。各種仙流,神佛中,獨獨地五仙是最難惹,最難纏的。所謂請神容易送神難,這裏的神其實並不是說一般的正統神仙,而是指入了仙流的地五仙。

這地五仙中最難纏的除了狐仙,就是柳仙,也就是蛇仙。

一旦得罪,就有免不了的禍患,結怨的一代消亡後,後代子孫也難逃宿誅。非要落得斷子絕孫,恩怨纔算終結。

黃道士說的這些,大家都知道,雖然道士和巫師爲兩道,但巫術本來就是源起道法之中,所以有同源之說。

阿嬤更是堅持白蛇饒了盤王墓的寧靜,祖先不得享,那麼子嗣怎得安?

她堅持無論如何,也要將那白蛇殺死纔好! 「大小姐,我們進去吧!」白衣老者看著白衣女子說道。

墨九狸站在白衣女子身後,隱約只能看到對方帶著面紗,身段氣質看著還湊合,但是一身傲慢的氣息,確實讓人喜歡不起來。

「看什麼看?賤人,再看眼睛給你挖下……」

「啪啪……」

白衣女子察覺到有人打量的視線,也沒搞清楚是誰,回頭盯著墨九狸就罵道。

結果悲劇了!

帝溟寒怎麼可能讓人辱罵墨九狸,那簡直就是找死!所以,隨著兩道清脆的聲音響起,白衣女子臉上的面紗沒有掉,但是明顯能看到對方的臉胖了……

胖的面紗都跟著鼓了起來,後面不少人心裡都感覺十分解氣,本來插隊就算了,插隊還如此囂張,說話難聽的人,就是欠揍!

龍天嬌直接被帝溟寒給打的懵逼了,要知道她可是龍家的大小姐龍天嬌,從小到大都是受盡了寵愛,從來也沒有人敢打她,就連她的三個妹妹也被她欺負的死死的!

現在,竟然有人敢打她,真是找死!

龍天嬌捂著臉頰,瞪著面前的墨九狸,恨不得直接撲上去撕了墨九狸一般,對方都以為龍天嬌不會善罷甘休的,但是龍天嬌卻忍下來了,拿出兩顆丹藥,一邊惡狠狠的瞪著墨九狸服下,一邊死死盯著墨九狸和帝溟寒兩人的臉,然後轉身離開……

龍天嬌身邊的老者回神,急忙跟了上去!

墨九狸微微挑眉,看著帝溟寒笑著說道:「看起來我們又有麻煩了呢!」

「不怕,走吧!」帝溟寒笑著說道。

兩人上前,墨九狸把手裡的門票遞給了一邊的夥計,夥計看到墨九狸拿出的門票時,瞳孔狠狠一縮,立即對著身邊的人小聲耳語了幾句,夥計身邊的人立刻退了下去。

「兩位稍等,馬上有人來帶兩位進去!」夥計看著墨九狸和帝溟寒恭敬的說道。

態度和剛才跟龍天嬌等人說話,完全是兩個檔次,恭敬程度都不一樣,這讓跟在龍天嬌身後慢了一步的老者,腳步微微一頓,回頭忍不住看了眼三界拍賣行的夥計,還有墨九狸和帝溟寒,忍不住微微皺眉,心裡猜測著墨九狸和帝溟寒的身份……

不多時,一個身材微胖的中年男人跟著一個夥計急忙從裡面走了出來,墨九狸和帝溟寒身後的眾人看到中年男子都是一愣,因為這個微胖的中年男子他們很多人都認識……

「兩位貴客,讓你們久等了,我是三界拍賣行的管事,我叫陳禮,兩位請跟我來吧……」陳禮面帶笑容,態度熱情又恭敬的看著墨九狸和帝溟寒說道。

墨九狸微微挑眉:「那就麻煩陳管事了!」

「不客氣不客氣,這都是我應該做的!」陳禮立即笑著說道,然後在前面為墨九狸和帝溟寒帶路。

三人離開,墨九狸身後響起了一陣的抽氣聲,墨九狸和帝溟寒可是沒有錯過的!

墨九狸看了眼帝溟寒,兩人都覺得事情有些不對勁,他們的門票可是客棧小二幫忙代買的。 ???黃道士說破了嘴皮子也沒說服阿嬤,還將阿嬤惹怒,將他趕出盤寨。△¢筆癡鈡文

之後,阿嬤就帶着兒子兒媳和苗氏兄妹去了盤王墓。

在追殺白蛇的時候,卻意外捅了蛇窩,引出一條巨大的黑蛇,還有萬千的蛇羣。

逃亡過程中,阿嬤的兒媳被一條金花蛇附身,失了神智,兒子被黑蛇吞噬丟了性命。

聽到這裏,我猛然想起曾經殺死一條房樑粗的黑蛇,那次阿嬤正是說出了盤俊的父親被黑蛇吞吃之仇。

我心裏倒吸了一口涼氣後,繼續凝神聽苗恆說下去。

苗恆說,他姐姐身上的金蠶蠱警示他們姐弟,不能再追殺白蛇,要不然就會有殺蛇之禍。

因爲那條白蛇修行將滿,即將羽化成仙,脫離妖道,他們要是繼續追殺那條白蛇,就算成功以後,也將遭受千年遺害,子孫都將受天譴。∽↗筆∽↗癡∽↗鈡∽↗文

苗瑩自然不敢不聽金蠶蠱的話,準備離開盤寨時,阿嬤謊稱兒媳變成妖怪,晚上露了蛇形,差點兒將她的小孫女吃掉,希望苗瑩姐弟在臨走之前,將她的兒媳婦捉住。

苗瑩心地善良,就信了。

沒想到卻因此中了阿嬤的圈套。

因爲阿嬤之前就得到線索,說黃道士已經找到白蛇,和白蛇大戰三天三夜後,企圖說服白蛇,化干戈爲玉帛。

阿嬤將苗瑩姐弟騙到白蛇盤踞的山洞,誤傷了白蛇,激化了矛盾,之後受重傷的白蛇還是打敗苗瑩,並將苗瑩吞噬,苗恆和阿嬤被蛇尾拍中,差點粉身碎骨。

最後還是黃道士救了他們。其實當時白蛇已經被激怒,根本就不再相信黃道士,但是黃道士也不知道和白蛇如何交涉的,好像達成了什麼盟誓。

苗恆只知道黃道士讓阿嬤送了他一個信物,說十八年後,會有人來讓她改命,她必須答應做到,要不然盤瑤將永世不得安寧。

再後來的事,他就不清楚了。

當時他身負重傷,本事又打不過阿嬤,姐姐之仇,也就只能暫時擱下。直到一個月前,他突然做夢,夢到被蛇吃掉的姐姐。

苗瑩在夢裏告訴他,當年吃掉她的白蛇元神已經投胎轉世。只是當年阿嬤沒有遵守誓言,在轉世的白蛇十八歲時幫她改命,錯過了最好的時機,白蛇的詛咒將會應驗。埋葬它原身的妖墓異象浮動,白蛇散落的其餘二魂,即將衝出禁錮,復位。

一旦鎮墓失敗,妖魂釋出,人間就此多了個不死妖孽,那結果會如何可怕,不言而喻!

我聽到這裏,面色全變,心海如驚濤拍岸。

這怎麼可能?這怎麼可能?

我完全無法相信。

苗恆說那隻白蛇已經轉世,轉世還需要阿嬤改命,這一切怎麼和我的經歷想象?

說的好像我就是那白蛇轉世……

我情緒失控,狂奔出去百米,蹲在一塊巨石後面,一遍遍的問自己,聽到的會是真的嗎?

心虛混亂間,我猛地想起秦老道說過的我前世雖不算仙流,但仙骨還是有的,這些話好像更將我往白蛇轉世那廂拉近了一截!

不行,我要去找秦老道問個清楚! 按理說一個客棧而已,就算有門路可以幫他們買到門票,也不會高檔到哪裡去吧!何況墨九狸現在仔細想想,覺得當時在客棧的時候,似乎也沒聽說客棧幫別人買門票的事情。

如果有的話,他們沒理由聽不到別人議論的,墨九狸記得當時那小二可是很熱情的毛遂自薦,說是他們客棧可以幫忙代買三界拍賣行的門票的。

雖然覺得不對勁,但是墨九狸也沒說什麼,既然來之則安之,不管怎麼樣,看完拍賣會回去以後再找小二問問也行!

墨九狸和帝溟寒跟著陳禮進來之後,才發現這三界拍賣行不是一般的大,難怪可以無限量讓人進來啊,這裡簡直大的離譜,墨九狸目測中間的拍賣會場,差不多有一個足球場那麼大。

然後周圍都是階梯排列的座位,墨九狸也看出來這整個三界拍賣行周圍的座位,是幾個空間神器放在一起的,陳禮一直帶著墨九狸和帝溟寒從一側的入口,來到了最上面的一層,最上面的一排是茶色的玻璃包間,外面完全看不到裡面的情況,只能看到一排茶色的房間而已。

陳禮帶著墨九狸和帝溟寒直接來到了中間的位置,在最中間一個包間的門口停下,墨九狸看到這位置的時候,眼神微微一閃,現在要是告訴她這門票還是一般門票,她要信了那就是傻子了。

「陳管事,沒有想到你們這貴賓門票,都賣到客棧去了呢!」墨九狸看著陳禮笑著說道。

「哈哈,這個是啊,門票多的沒人買啊,哈哈哈!」陳禮聞言乾笑兩聲說道,他們這三界拍賣行的貴賓席根本不出售的好吧,都是送出去給九州天界地位崇高的人的啊!

特別是這一間專屬貴賓房,從開始到現在就沒有打開過的,這還是第一次啊,如果不是他剛才收到消息,夥計就來喊他了,怕是他都不敢相信的啊!

雖然看不出這對男女的身份,但是能讓那位如此禮遇,定然不是尋常人等啊,所以對方說什麼,陳禮都小心應對,作為三界拍賣行的管事,能說會道本來就是看家本領的。

打開門之後,陳禮帶著墨九狸和帝溟寒走了進去,然後笑著對墨九狸兩個人說道:「兩位,這裡是你們的貴賓房間,等會兒拍賣會開啟的時候,前面的光幕會自動亮起,這裡面有個按鈕,看中的物品想出價時,按一下說話所有人都能聽到,等會兒我會讓我們拍賣會的專門服務人員,來侍候兩位,有什麼需要都可以豐吩咐他們的!」

「多謝陳管事!」墨九狸微微一笑的說道。

「不客氣,這都是我應該的!」陳禮笑著道。

「那沒什麼事情,我先退下了!兩位請隨意……」陳禮看著墨九狸和帝溟寒說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