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心說這種事情哪裏用得着我看,有月如在一般的鬼魂都能見到,我裝腔作勢道:“我看你夏天裝風衣,想必那不乾淨的東西就在你的衣服下面吧!”

шшш• ttκá n• c o

大叔一聽正中下懷,他搓着手爲難道:“其實不是衣服,而是褲子下面,小兄弟你相信我嗎?”

“我相信你!”我只是相信月如,說到底我就是怕月如給我整一對胸部出來,“你不用擔心,就告訴我吧。”

大叔一把脫掉了風衣,裏邊越是隻穿了一件褂子,我這往下一看才發現他的身上一片正常,唯有褲子好像穿的冬天的棉褲,而且還是好幾條:“我身上沒有問題,我的問題在褲襠裏邊,你知道我褲襠裏有什麼嗎?”

“我去……大家都是男人!我怎麼會不知道。”我白了大叔一眼,眼神不由自主地看向了重要位置,“大叔你該不會是沒有那玩意兒吧!”

“哎呀,不是前面,是後面!”大叔也急了,他突然轉過身去,一把就脫掉了自己的褲子,頓時一股酸爽的味道飄了上來,差一點沒讓我嘔吐一地。

我整理好心情定睛一看,大叔皮膚不錯,那花白的大羅兜還算是有顏有色,只是那半壁江上上面竟然隱隱約約隆起了一張人臉:“大叔,你幾天沒有洗你的羅兜了!”

“一個月沒洗了,不敢洗啊兄弟!”大叔把羅兜翹起很高,使得那惡臭的嘴臉正好對準了我的嘴,“你給我看看啊,看看!”

“喔……”我就要嘔吐,可是此刻月如卻強制讓我的嘴巴,把那些嘔吐物給喝了回去,這正是要爽死我的節湊,“這是什麼人臉嗎?還是一個女人,你羅兜上長了一張女人臉!”

月如也湊了上來,她一臉猜疑道:“奇怪了,這張臉怎麼這麼眼熟呢?江子哥,你覺得呢!”

“我只覺得惡臭!”我伸出手散着這股味道,那女人臉呈現出灰土的顏色,面色大致爲青色,可是她長的位置實在是太帥了,大叔羅兜的肌肉一動,就帶動着她臉面的變化,“這是什麼玩意兒啊!”

月如點頭分析道:“這叫做人面瘡,說白了就是一塊長得像人臉的死肉,只是這死肉應該是來源一個死掉的人,你再好好看看這張臉!”

“行了嗎?我可以穿褲子了嗎?”大叔有些難爲情了,也是,被我一個陌生人看了這麼久的羅兜,而且還是男人,他的確是很難的。

我強忍住臭味靠近端詳着,那臉頰沒有什麼出奇,只是那一雙幽怨的眼睛好像有些熟悉,這不是就像是剛纔豔姐酒吧裏邊那隻鬼嗎:“是剛纔那個小女孩鬼魂!” 第257章花葉永不見,生生相錯

「怎麼還想讓全世界都知道你對我的愛意?」

鷹揚美利堅 陸司寒打完電話過來,正好就聽到姜南初的話。

原本這天是最悲傷的日子,但是有了姜南初變的不是那麼難熬了。

「你媳婦就是個機靈鬼。」

陸丞評價道。

「這個形容詞倒是蠻符合她的。」

「既然來到這邊了,你也和她說幾句話吧。」

「我想說的話,全部都在心裡,不必對著墓碑說,她早就消失了。」

陸司寒淡淡的說。

「不,她沒有消失,我前幾天去問了一位法師他說……」

「陸丞,你擺出一副愧疚的樣子,難道就指望著讓這座墓碑原諒你嗎?」

陸司寒直接連名帶姓的說。

人總是喜歡幻想有靈魂,遺憾的事情他們總是通過這種方式和靈魂溝通,簡直愚昧不堪,人死了就是死了,什麼都聽不到看不到了。

「我和你媽的事情,我沒有做錯!」

一對父子在這個問題上,永遠都會爭論不堪。

「能不能別吵了,不管有沒有消失,也不看看今天是什麼日子!」

姜南初站出來阻止兩人,陸司寒這才沒有再說話。

陸泰在一旁冷眼旁觀,躺在墓碑下的這個女人根本不是當家主母,可所有規格都是女主人的配置,甚至連這墓地,原本也是陸丞一早看好的風水寶地。

陸泰不止一次感慨,幸好當初他做了些手腳,讓她早點死了,不然只怕陸家繼承人的位置都成了陸司寒這個私生子的。

一場不愉快的祭拜結束,幾人一同下來。

「今天晚上就在老宅吃飯吧。」陸丞淡淡的說道。

「下次吧,我待會和南初要去一趟其他地方。」

「啊?」

「嗯,對,我想起來了,我們要去別的地方,爸爸,我們改天再來看你吧。」

姜南初極會看臉色的說。

「父親,集團內有一些事情也需要我處理。」

「行,你們都忙,都走吧。」

陸丞揮了揮手說,自己一個人進入老宅。

姜南初看著他的背影,昔日雄踞一方的集團首腦,如今也不過就是孤獨的老人罷了,看著真有幾分可憐。

陸司寒與陸泰並沒有著急走,彼此看著對方。

「南初,你先上車。」

「嗯。」

陸司寒很顯然是有一些話要單獨和陸泰說。

陸泰看著陸司寒朝自己走來,兩人相差了整整十五歲,他接手公司的時候陸司寒還只是一個小屁孩,卻沒有想到當年可以任人欺負的小傢伙如今這麼難以對付。

「陸司寒,你過來想做什麼,這裡可還是老宅。」陸泰冷冷的說。

「陸泰,你的心裡不會不安嗎?去祭拜我母親,不怕晚上回來睡不著覺嗎?」

「陸司寒,我不懂你在說什麼,婠姨是抑自殺,和我有什麼關係。」

「我記得你以前有個關係很好的表哥叫做楊盛倉,在我母親去世之後他就消失不見了。」

在聽到楊盛倉這個名字之後,陸泰的臉色陡然難看起來。

「我很期待在你見到楊盛倉之後還能夠說出我母親的死和你沒有一點關係!」

陸司寒說完這句話,朝著姜南初的方向走去。

陸泰整個人都感覺到腿軟,他無力的倚在車門上。

依照父親對時婠的在意程度,如果他知道當年的事情和自己有關,只怕他是絕對不會把繼承權交給自己了。

可是楊盛倉已經整整消失十多年了,陸司寒去哪裡找得到他呢?

或許陸司寒只是在恐嚇自己罷了,陸泰不停地自我安慰著。

陸司寒上車之後,姜南初立刻就貼了過來。

「你剛剛和陸泰說什麼了,我感覺他都快被你氣死了。」

「沒什麼,不過就是一些生意上面的事情。」

「好吧,可是我們今天究竟要去哪裡呢,為什麼不在老宅吃飯?」

姜南初不解的問,陸司寒回握住了她的小手。

「今天的確要去一個很重要的地方,等到了你就知道了。」

陸司寒說完發動汽車離開了崑山,勞斯萊斯在柏油公路上疾馳,駛向郊區。

半個小時后,汽車抵達目的地,姜南初微微張嘴下車,她已經快要被眼前的一幕所震撼了。

「我在帝都也生活了十九年,我怎麼從來不知道這邊還有一片曼珠沙華的花海呢。」

「只是盡頭怎麼好像有一塊墓碑?」

陸司寒從姜南初的身後擁住了她。

「那才是母親的墓碑,臨終前說她想葬在有曼珠沙華的地方,曼珠沙華又被稱之為彼岸花,傳言這種花只會盛開在黃泉路上,花葉永不見,生生相錯,你說她對陸丞該是有絕望。」

這番話讓一向樂觀的姜南初都染上悲傷的情緒。

「走,帶你真正的去祭拜她。」

陸司寒牽過姜南初的手進入花海,穿過透出妖冶美的曼陀羅,來到墓碑前。

「母親,我來看你了,這是南初我的未婚妻。」

「那年那些事情,我不會忘記,你的死,那場火災,我通通記在心裡,每一個參與那場案件的人,我都不會放過。」

陸司寒淡淡的說,但是他的語氣中滿是殺意。

「媽媽,不管陸司寒做什麼決定,我都會無條件支持的。」

姜南初握著陸司寒的手說,她沒有經歷過那些事情,但也感覺得到陸司寒的心情很悲痛。

他就這麼靜靜的站立著一言不發,姜南初也沒有打擾。

兩個小時后,姜南初實在站的腿酸,忍不住動了動,陸司寒才覺得已經過去這麼長時間。

「怎麼都不叫我。」

「因為我知道你肯定不想被人打擾,我就在旁邊陪著你也挺好的。」

姜南初一向嬌氣,站了兩個小時,只怕早就受不了了。

陸司寒索性一把就將她抱了起來。

「來看過她就夠了,她能知道我們的心意,回去吧。」

「嗯。」

姜南初的雙手摸上陸司寒的臉頰,強迫他嘴角微微上揚。

「又想不安分?」

「才不是呢,我只是覺得媽媽如果在世,肯定希望你來看他的時候是露著笑容的。」

姜南初輕聲的說,其實有些時候她還蠻羨慕陸司寒的,至少他還有個人可以祭拜。

但是姜南初卻連生她的人是誰都不知道。 重生之君子好球 大叔急忙拉好了褲子,一副委屈道:“我也不知道這東西怎麼長上來的,起初還以爲只是一個痔瘡而已,誰知道越長越大了!”

“拜託,痔瘡怎麼可能長屁股外面!”我白了大叔一眼,反正明日裏拜託賣黃瓜也有些無聊,不如幫這個大叔一把,“你是什麼時候開始長這個的?”

“半年前吧!”大叔努力回憶着一臉的哭喪,“我看了好多醫生,那些醫生不是嚇跑了,就說是梅毒之內的,後來請了一些道士發現……”

月如的影像本來還浮動在我身邊,可是一聽到道士兩個字當即閃動了一下:“這人身上別是有什麼道士符紙吧,那會傷了我的元神!”

我定睛一看大叔身上一片漆黑,多半是好幾天沒洗澡了,不要說什麼符紙,半張草紙都找不到:“道士先生怎麼說?”

“那些個臭道士,明明自己沒本事,還說我得了艾滋病!”大叔索性坐了下來,“兄弟,我可是希望你能幫我,我經常出海打漁撈蝦的,錢還是存了一些,只要你肯幫我,我傾家蕩產都無所謂。”

我一聽有錢賺,這可比賣黃瓜來勁兒,不過此時時間已經很晚了,我勸說道:“大叔這件事情我有些頭緒了,你給我留個電話,說不定我能救你!”

“真的……”大叔不太感相信,一副死馬當做活馬醫的樣子道,“你試一試也好,總比沒希望的好。”

我留了大叔的聯繫方式就和他分開了,那臀部上的女孩子臉頰一遍一遍閃在我的腦海裏:“月如,你說那東西是女鬼嗎?”

月如應該清楚陰間的事情,卻不願意給我多說:“那大叔身上的臉只是怨氣,我相信他一定是在什麼地方被這股怨氣附身了。”

“這麼說來,只要解除了那怨氣就可以幫助大叔?”我想着大叔要給我的錢,一陣高興,“哎呀真好,這樣子一來不就可以多賺點了,我也少辛苦外賣跑女生宿舍了。”

月如瞪了我一眼道:“也不知道是誰跑女宿舍跑得起勁兒,皮光肉滑的妹子還算舒服吧。”

“舒服是舒服,可是這半年大叔去過的地方,他自己都說不清楚了,這可怎麼有個頭緒啊!”我想到這裏又起了難,“那女鬼爲什麼會出現在豔姐的酒吧裏呢?”

“那還要問問豔姐才行。”月如的雙眼閃着神祕的色彩,這妮子似乎已經明白了什麼。

昨夜酒喝太多,我起來的時候腦袋還脹痛,不過女鬼的樣子在我心中飄蕩,我實在忍不住大白天地就往鈣奶酒吧跑。

種植女仙在古代 豔姐白天是不做什麼生意的,一看我興沖沖地跑過來開玩笑道:“江子你不是這麼賣力吧,大白天的我這裏可沒女學生給你調戲!”

“是女學生調低我吧。”我打趣一笑坐在了吧檯上面,我情不自禁往最靠窗戶的位置望去,裏邊是空蕩蕩的,“豔姐,你相信我不?”

豔姐給我倒了一杯白水,大清早雖然沒化妝,不過玲瓏的身材已經從蕾絲襯衣裏透了大半出來:“臭小子,你不是要帶姐姐私奔吧!”

我實在沒心情調情,打斷她道:“豔姐,我說我能夠看到一些髒東西,你相信不?”

“什麼!”豔姐一聽又氣又急,她扯着我的衣袖道,“江子,你說我這裏有髒東西?”

“我敢肯定!”我沒有陰陽眼,可是月如的能力足以讓我和鬼有溝通。

豔姐一把起來拿着掃把就要往地上看:“我剛做完清潔,哪裏有髒東西了,我把她掃乾淨!”

我看着豔姐後背露在我面前掃地,差一點就激動得摟了過去:“哎呀豔姐,我說的是鬼,是鬼你知道嗎?”

豔姐其實早就懂了我的意思,她嘆了一口氣坐在我身邊,臉色並不太好:“江子我相信你,因爲這一段時間我也老做噩夢! 邪帝狂妃:廢柴七小姐 夢到有一隻鬼……”

豔姐說話的時候眼神已經看向了那個靠窗戶的位置,那裏空空蕩蕩的,桌子上只有一個豎立起來的菜單牌子。

我心中暗叫不好,難不成這一隻鬼已經盯上了我可愛的豔姐:“是不是夢到一隻女鬼坐在這個位置上!”

“你真的看到了?”豔姐驚訝道,“我只能在夢中看到,可是到了晚上,卻一如往常,壓根就沒有什麼怪異。”

我嘗試着和月如溝通,她對這種事情也是知道得少:“你會做這個夢,說明你和這一隻鬼有聯繫,不瞞你了,我昨天晚上離開的就是看到了她!”

“她真的回來了嗎?”豔姐說道這裏突然眼色通紅,她毫不避諱地撲倒在了我手臂之上,“嗚嗚……她總算肯回來找我了,我的小燕子……”

我想要扶起豔姐,一個大御姐,渾身香噴噴的倒在我的手臂上,我安慰也不是,不安慰又覺得不盡人意:“豔姐……你慢慢說啊,我懂點和鬼交流的法術,可以幫你,你說的小燕子是誰?”

豔姐畢竟是過來人,她稍微修正了一下道:“臭小子,你除了賣黃瓜懂得還真多。這個小燕子就是我的女兒!”

“你的女兒。”我回想這那小女孩鬼魂,即便一身髒兮兮的,可是眼神卻如同豔姐一般明亮,“你的女兒發生了什麼事情?”

豔姐一個人生活十分堅強,可是一提到女兒就有些黯然:“那是好幾年前的事情了,當初我和小燕子的爸爸離婚,她一氣之下就離家出走了,我們怎麼都找不到,後來警方也只能用登記死亡來處理這個事情。”

“她離開的時候應該也只有十來歲吧。”我回想這女孩子的樣貌,絕對不超過12歲。

豔姐點了點頭:“如果她還在說不定比你小不了幾歲,可惜了……都是我們不好……哎。”

“離家出走失蹤了。”我默默地想着,借問豔姐道,“豔姐,她到你夢裏來找你是什麼時候,她有和你說什麼嗎?”

豔姐看着天花板努力回憶道:“她的臉頰都是青色的,她伸手向着我,她說她冷,她冷……”

“鬼會說自己冷嗎?”我側過頭來,月如那傢伙已經端坐在吧檯前面了,“你覺得呢?”

豔姐還在回想,可惜夢境裏邊的東西能帶出來的太少太少了。

月如閉着眼睛冷靜思索,突然告訴我道:“那種冷的感覺我也體會過幾秒鐘,不過由於我強大的意志力,所以我掙脫了它!”

“強大的意志力?”我覺得好笑,“月如你的意志力就是要找我要回內衣嗎?”

月如一怒,控制着我的手掌就給我自己來了一個耳光:“有些力量會仗着法術高強控制剛死去的小鬼,我想小燕子的屍體應該是被困在了一個很冷的地方!”

“哎呀江子,這不關你的事,你不用這樣啊!”豔姐看我那一巴掌打得厲害,十分心疼道,“痛不痛啊!”

我痛當然是痛,這月如妹子下手也太狠了:“豔姐我沒事,我通常需要這樣讓自己的思維變得開闊,而且我已經想到了!”

“想到什麼了?”

我頓了頓聲道:“首先豔姐,既然我昨晚已經看到了小燕子,證明她已經離開人世了,你也不要太難過。”

“這麼多年過去了,我也當她已經離開了,可是活要見人,死要見屍,你應該理解我。”豔姐握緊雙手,對於女兒的思念是一隻都沒有停止過。

我點了點頭,問着月如道:“我們一定要幫幫豔姐,你應該有方法和小燕子取得聯繫吧。”

“我不敢肯定,鬼魂之間沒什麼感情,她不一定會理我。”月如仔細想着辦法,她突然拍手道,“不過如果你知道她的喜好,她說不定能和你溝通呢?”

“喜好?”我看着豔姐,看來今晚要在酒吧裏邊等着小燕子的出現了,“豔姐,你家小燕子有什麼喜好嗎?說不定我今晚可以和她有些交流!”

豔姐聽我這麼一說臉色居然微微發紅:“小燕子受他爸爸的影響,特別喜歡男人的腹肌,她從小就喜歡摸那玩意兒,想起來她爸爸的……”

“我去,腹肌!”我一聽這兩個詞當即摸了摸自己的腹部,我當然有腹肌,不過只有兩塊,而且還是被一層細薄的肥肉給包裹着的,“這要怎麼建立溝通?”

月如飄在空中吹着口哨:“方法我是給你說了,不過要怎麼實行得問問你自己,要不咱們就不要幫這個忙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