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在蘇市安家,有房子了再考慮孩子。”

“就你們這能力,還想在蘇市買房子,聽我的,回來上班,生個孩子,別再外面瞎折騰了。”

“我喜歡蘇市…”

“我還喜歡北上廣呢,你的想法不現實。你這結婚了不生孩子不回來的,不是給我們家丟丟面子嗎?不是讓我姨媽難看嗎?你也太不懂事了!”

“或許吧,感覺你姨媽也不怎麼喜歡我,我覺得暫時還是不要回去了,以免產生矛盾。”

“本來你也不招人待見,你說你一外地的,結婚了也不生個小孩,還不回我們這裏來生活,你說叫我們怎麼喜歡你?”

“我回去你們就會喜歡我了嗎?生個孩子就會喜歡我了?”

“那也說不定,誰會喜歡外地媳婦呢?”

“呵呵…我看在你是蕭邦表妹的份兒上,不跟你吵,我覺得你說話有帶你不尊重人, 請你以後注意自己的言行。”

“我怎麼了,自己結婚不生孩子還不允許別人說了?”

“我要了忙了,改天聊,再見。”

清楚的記得,剛結婚兩個月時,被蕭邦表妹咄咄逼人的氣勢氣哭了。看着電腦屏幕上她的話,想象着她得意洋洋的樣子,我渾身發冷,手腳顫抖個不停。

下班後,我沒有回到住處,一個人在中途下了車,走到湖邊,找一個長椅,坐下。冷冷的湖水隨着大風一波又一波的吹打着邊上礁石。我就這麼傻傻的坐着,聽着水打礁石的聲音,眼淚止不住的往下流。委屈啥呢?天知道!

那時候,我多想替自己辯解一下啊,雖已婚倆月,可我們在一起的時間不超過三天,縱使我想結個果兒,也得有人播種吧,播種人都不在,哪來的果子收呢?!

那時候,還好我沒辯解。與那樣沒素質的人多說一句話,我都覺得是在浪費自己的生命。湖邊安靜的很,那一刻,我想到了不如就這樣結束自己的生命吧。多傻的想法!

很晚很晚,纔回到住處,打開門,燈是亮的,蕭邦竟然在家!

“這麼晚回來,加班?”

“我累了,不想說話。”

“怎麼了,眼睛怎麼還紅紅的?是感冒了嗎?”

“可能是吧,老公,我先睡了。”

“飯還沒吃呢,還沒洗漱呢…”

隨蕭邦怎麼說,我鑽進被窩,矇頭不願看他一眼,也不想聽他說話。

“老婆,你怎麼了?是不是有什麼心事?”他鑽進被窩,晃着我的身體,“還是有人欺負你了?”

眼淚刷一下子突然就冒出來了,“沒什麼,我想讓你一直抱着我…”

“好。”

我無聲的流着淚,不知過了多久,我纔開始跟蕭邦說事情的原委。

“太氣人了,明天我就警告她,再這麼對你,看我怎麼吼她!”

“算了,你就當不知道好了,別問了。”

“可是你看你,眼睛都哭腫了,一定委屈極了吧?”

“嗯,我不知道她爲什麼那麼說我,再說了,我又沒說不生孩子,她就一直逼問…”

“她這個人啊,哎,整天沒大沒小的,脾氣還臭得要死,以後別搭理她!”

“嗯…” 來到這座城市快兩年了。慢慢得習慣了它一年三百六十五天裏有三百會下雨。春日裏有貴如油的綿綿細雨,夏日裏有夾雜着電閃雷鳴的滂沱大雨,秋日裏有瑟瑟發抖的細刀子雨,冬日裏有潮溼的冷雨。

比起熱得令人喘不過氣得夏日,我還是喜歡冬天,儘管它冷的令人心生厭煩,至少冷了可以多穿件衣裳保暖。

“慧姐,你看,小寶寶都會笑了,你快看,他笑得多甜呀,”無論我怎麼在苟藝慧跟前誇她的寶寶,無論我說什麼,她都一副眼神空洞的樣子望着牆面,時而癡顛時而狂躁時而不言語。看到她這樣子,我心如刀絞,如果殺人不犯法,我會立刻、馬上一刀子捅死歐陽和他的父母。

是的,慧姐生病了。她得了一種叫作產後抑鬱症的病,重度!這個病,我第一次聽說。好好的一個人,怎麼突然就這樣了呢?

“我真沒想到,我承認我是貪玩,但我真的沒有做對不起她的事…”每次去歐陽家看望他們,歐陽總會自責的說。

“你放屁!你不知道月子裏的女人最需要人照顧嗎?你不知道我們遠嫁的女人最需要老公的關心和疼愛嗎?你們這樣的男人,怎麼會娶到老婆呢?我真是不明白了,好好的一個人怎麼突然就變成這樣了呢?”終於有一次,我對着歐陽大吼。

我心疼那個呆呆地坐在牀上眼神一動不動地苟藝慧,我心疼那個尚在襁褓中的嬰孩。我無能的大吼,更是擔心有一天自己也將是第二個苟藝慧。

“好了小貝,歐陽也知道自己錯了,現在當務之急是咱們要聽醫生的,好好照顧她,想辦法讓她配合治療,”蕭邦說。


“後面有什麼計劃嗎?”許飛也追問歐陽。

“沒有,我現在也不知道該怎樣照顧她,孩子有我爸媽照顧呢,倒沒什麼,主要就是藝慧…”

“實在沒什麼辦法,我先跟公司請幾天假,每天過來陪着她,跟她多聊聊天,開到開導她….”

“真的謝謝你,萬分感謝,”歐陽紅着臉說。

“這樣,咱們幾個後面只要下班就趕過來,週末呢也排一下時間,誰有空誰就來,”蕭邦說着。

“行!”許飛答道。

……

動不動就大發脾氣,一想到不順心的事就哭個不停,這就是幾個月裏我們見到的不一樣的慧姐。當她病好後,我們小聚,告訴她,她竟渾然不知,“怎麼可能,你們說的還是我嗎?我不至於那麼脆弱吧?!”

“早知道手機給你錄下來,讓你看看了,多虧了小貝,一得空就去照顧你,陪你聊天…”

“謝謝你,小貝,我一直覺得你很小,沒想到在我最難的時候是你一直照顧我,”慧姐眼含淚水,端起眼前的酒杯,“我先乾爲敬,以後你有什麼事我能幫得到,一定說,我在所不辭!”

“客氣了,都是朋友,再說了我在蘇市就你這麼一個好朋友,你生病了我不照顧誰照顧呢。”

大家聊着過往和今年一年彼此的收穫,有喜有憂。

“許飛,咱們哥幾個就差你了啊,祝你早日脫單!”


“借你吉言!”

“許飛是個好男人,一定能遇到一位好女生的,”慧姐說。

“就是,你們仨裏,數許飛最踏實可靠,”我笑着說。

“嘿,你什麼意思?感情你老公我不靠譜是咋?”蕭邦假裝生氣問。

“靠譜,當然靠譜!”我夾了一塊紅燒肉往蕭邦嘴裏塞,“這個肉特別好吃,給你…”


“這波狗狼灑得,滿地都是!”歐陽打趣道。

“慧姐,你不還在哺乳期嗎?”

“是啊,怎麼了?”

“剛剛你好像喝酒了…”

總裁夫人二選一 沒事,又不是天天喝頓頓喝,”她邊夾菜邊說。

“哦。”

“真羨慕你,永遠活自己,不像我,身不由己,哎,每天都好累啊,”她繼續說。

“你們現在一家三代其樂融融的,多好,別胡思亂想了啊,好好生活,以後日子都是甜的,”我安慰她道。

“你累可不能怪我,要怪就怪你家怪你哥…”

“你有完沒完?不吃了,我先走了!”歐陽還沒說完,苟藝慧就把筷子一摔,扭身走了,剩下我們幾個不知所措的望着歐陽。

“讓她走吧,不用理她,她們家的破事,哎,真是煩死了!”

“夫妻之間要相互體諒和包容,歐陽,你要多體諒她…”

“我沒有不體諒她啊,她的父母我願意贍養,那你說她哥欠下的債務憑什麼要管我們要錢還呢?關鍵是我們現在剛買了房子,又剛生了孩子,我爸媽爲了給我們在蘇市買房,也欠了不少錢,她就想着掙的錢都往她孃家貼補,”說着,歐陽一杯白酒下肚,“之前我爸媽不知道這事,後來有一次我爸媽知道了,現在我爸媽心裏也不舒服。”


“那…那你現在確實挺爲難的啊,要不你回家跟她好好商量下,等你們手頭寬裕了再說。”

“她根本不給商量的餘地,他哥借我們的錢從來都沒還過。哦對了,上個禮拜,她又給她侄子和侄女一人買了一部手機,你們覺得,上初中的孩子有必要用那麼好的手機嗎?”

“聽你這麼一說,她們孃家確實有點…”蕭邦看了我一眼,欲言又止。

“看我幹什麼?”

“沒事,突然覺得你真好!”

“是突然覺得我真省錢真省事吧?”

“你這話說的,你要不好,我能願意花重金娶你?”

“滾!”

“許飛,以後你找對象一定了解清楚了,千萬不要找那種家裏事多的,我煩都煩死了…”歐陽對許飛說。


“聽你們這麼一說,我突然覺得還是單身好,”許飛邊嚼着菜邊說。

“歐陽,你也別跟慧姐慪氣,她現在哺乳期,什麼事都順着她,讓着她點,不然她心情不好,好像會回奶什麼的,到時候,你兒子的口糧可就沒了,”我說。

“就是,等過了這段特殊時期再說,她們家的事也不是一天兩天能解決完的。”

“老婆說什麼都是對的,如果你覺得她做的不對,你就好好反思自己,一定是自己錯了…”許飛啃着肉骨頭說。

“嘿,你一單身漢,懂得還挺多呢!”

“那必須的!” 年關將至,超市裏熱鬧非凡。過年,在我們這個有着幾千年歷史文明的國度,它是最重要的節日,沒有之一,也不接受反駁。不信你看,無論什麼身份的人,上至一方父母官,下至老百姓,只要一有空,這幾天都忙着東奔西竄的置辦各種年貨。大街小巷張燈結綵,人人心裏都樂開了花似的。

這個時候,老人和孩子往往最開心,因爲老人能夠見到他們日思夜想的孩兒們。孩子呢,則在這幾天能遲到各種好吃的、玩各種好玩的,並且還會收到長輩們給或多或少的壓歲錢…

這個時候,剛參加工作的人、單身漢和結婚不久的小夫妻們最難熬,他們每走一家親戚都要被七大姑八大姨各種盤問,一月工資多少啊,什麼時候有對象啊,什麼時候結婚啊,什麼時候生娃呀…

這個時候,略有小成就的其他人以爲自己終於不會再被盤問動盤問西了,可事實上,他們一樣會被揪住問個沒完沒了的,你家房子買哪裏呀,面積多呀,孩子上的是不是貴族學校呀,娃的成績好不好呀,什麼時候在升職加薪呀,什麼時候再換大房子呀…

你看,這樣一個節日,熱鬧吧!你想清閒一會兒,那不可能,任憑你多麼的高冷,熱情洋溢的節日氛圍都會把你帶動起來的。

“你看這個怎麼樣?爸媽估計都還沒有嘗過燕窩的味道要不咱們帶一盒給他們?”我看到貨架上擺放整齊的燕窩,想想公婆一輩子都省吃儉用的,這個年齡,該吃點好的用點好的了。

“這個…這個就算了吧,爸媽應該不大喜歡,他們節約慣了,平常都粗茶淡飯的…”

“就是平常不捨得吃啊用啊的,現在才更應該買,看你,這兒子當的,一點都不稱職,問你爸媽喜歡什麼吧,你也不知道,問你他們的生日在哪一天吧,你也不清楚的…”

“買了也是浪費,他們肯定會趁着過節走親戚送人的。”

“我不信,兒媳婦買的,寶貝還來不及呢,怎麼可能捨得送人呢?”

“所以啊,你還是不太瞭解他們。他們其實不在乎這些的。”

“那,他們在乎什麼?”

“錢,孫子,回老家,這些實實在在的…”

“呵呵,這些,我一樣都給不了,我還是買些禮品吧,你是他們的兒子,我和你不一樣的,要不要是他們的事,送不送是我的事。”我認真挑選了燕窩、中老年補品、按摩儀等,“看!這些夠不夠?不夠的話走前再來一趟,再買些…”

“夠了夠了,這要花不少錢呢吧?”

“你呀,放心,不花你的錢,我們發的年終獎金夠用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