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一定是這葵水能捕捉周圍野獸的靈魂,然後拉進水裏,在水中造就了一個個的水屬性的靈獸後放出來,讓這些靈獸保護自己。我想,葵水一定是再次有了靈智了。

這頭黑色的老虎見到我後就對我擺出了戰鬥的架勢。很明顯,它是帶有敵意的,呲着牙,哈喇子直流。我心說這混蛋,要是能讓我的樹妖全部進來,將這些獸馴服了,倒是很強的戰鬥力。不過,最根本的辦法還是有的,那就是我只要融合了葵水,那麼這些野獸自然就會聽命於我,我是他們的本尊,是他們的主公。

我不想和這老虎戀戰,但是又躲不過,正發愁的時候,柏芷突然一下落在了地上,她是以本體出現的,巨大的身軀令黑虎看起來就像是一隻貓。但是,柏芷並沒有攻擊這黑虎,而是和它交談了起來,之後示意我上來。

我騎上柏芷的後背,這黑虎轉過身朝着林子深處走去。它帶着我們走了大概五里路後停下了,柏芷化作人形說:“這黑虎的領地就是這一片了,再過去是一頭熊。你要做好準備了。”

我說:“能不打就不打,我們還是衝過去吧!”

柏芷點頭說:“嗯,看來只能這樣了。”

“對了,你和這黑老虎說什麼了?它怎麼就放行了呢?”

“交談很重要,我告訴他只是路過,他就帶我過來了。”

我說:“是啊,溝通很重要,這些靈獸還是很有智慧的,只不過,不能交流,這很麻煩。”

柏芷說:“他們處在懵懂的狀態,和樹妖一樣,被葵水控制的死死的。”

我說:“你也覺得山上是葵水嗎?”

柏芷點頭說:“是啊,只要我們拿掉了葵水,這整座山的靈獸,將爲我所用。到時候就是如虎添翼啊!”

我嗯了一聲說:“幸虧沒有貿然進攻,不然樹妖和靈獸大戰,一定是損失慘重,圍而不攻,知己知彼百戰百勝。”

“上來吧,我們跑過去!”

柏芷說着化作了本體,我一躍而上,柏芷奔跑了過去。我淘氣地拍打她的屁股,她也不在意,繼續奔跑,很快,一個黑影竄了出來,柏芷一個轉彎,一躍就過去了,我回過頭的時候,看到一頭巨大的黑熊在後面追着我們,但是它怎麼可能跑得過貓科動物呢。

我們很快就過去了,但是隨後,我們遇到了麻煩。剛跑到了半山腰,就遇到了一羣鳥,這羣鳥是一羣黃鸝,一直圍着我們嘰嘰喳喳。很快,一隻大猩猩直接就樹上撲了下來,一雙大手直接就掐住了我的脖子。

我頓時摔在了地上,柏芷自己跑了出去。

大猩猩掐着我,一口寒氣噴在了我的臉上,就像是刀割一樣的寒冷。若不是我水屬性本身就很高,估計直接就會把這顆腦袋凍僵了。

我努力把身體蜷了起來,然後用腳蹬在了大猩猩的肚子上。它的肚子上的肌肉堅硬如鐵,我用力踹它,但是它還是不放我的脖子。我倆就這樣僵持住了。

柏芷妹妹此時跑了回來,對着大猩猩的後背就吼叫了起來。大猩猩這才把一隻手從我脖子上拿開了,但是另一隻手還是抓的緊緊的。它隨後就是一巴掌朝着後面拍去,柏芷根本來不及躲閃,速度出奇的快,我都沒看清,柏芷便被一巴掌扇的飛了出去。

我趁機雙手抓着它的一個手腕,腳用力一踹,總算是將自己踹的倒飛了出去。

這大猩猩還是站在原地,它拍打了自己的胸脯兩下,似乎是在發狠!也許,從來沒有人能從它的手心裏逃脫吧!他繼續朝我奔跑過來,每一步跑起來,似乎大地都跟着顫抖了起來。

我覺得自己的力氣已經夠大了,沒想到這大自然孕育出的這怪物,力量比我要大很多,並且非常的靈敏。簡直就是奇蹟啊!

我展開翅膀,加持了破天九式,之後倒飛出去,拉開了一定的距離後,我猛地衝了過來,速度之快,根本容不得這大猩猩反應,我直接抱住了它那說碩大的腦袋,之後雙腳落地,大地律動加持。

此時,大猩猩的身體已經向後傾倒了。我借勢用力一摔,硬是把它掄了起來,硬生生摔在了地上,就聽哄地一聲巨響,煙塵瀰漫而起,在煙塵裏,我看到一個黑影竄了出去,拍着屁股就跑了幾步,直接躍上了一棵大樹,鑽進了樹冠不見了。

這他媽的還打得過就打,打不過就跑啊!

隨後,我就聽到了莎莎的聲音,柏芷妹子似乎是感覺到了危險,她跑過來傳音給我說:“快走,猩猩是羣居的。”

我這才意識到了這個問題,跳上了柏芷的後背,柏芷奔跑了起來,朝着前面跑了出去,隨後,我看到兩旁的樹上密密麻麻的大猩猩盪來盪去,朝着我就過來了。

柏芷妹子奔跑起來很快,兩旁的大猩猩很快就落在了後面的地面上,它們集體朝着我吼叫了起來。我罵了句:“還厲害的畜生!”

就這樣,柏芷憑着靈獸的直覺帶着我一路向上。她躲開了大多數的靈獸,在天剛亮的時候,總算是帶着我跳躍上了峯頂的一塊巨石。在遠處,已經可以看到波光粼粼的天池。

我下來,站在她的身旁,看着東方的太陽徐徐升起。

她隨後也化作了人形,站在我的身旁說:“看來,我們是上來容易,下去就不容易了啊!你快看!”

我看到,元始天尊遠遠地站在一塊巨石上靜靜地看着我不說話,而在我們的身後,已經有人影穿梭,衆多高手紛紛埋伏在了我的身後。

元始天尊此時遠遠地一拱手道:“師叔,你上山來怎麼不打個招呼呢?我也好下山迎接啊!”

這老狐狸,絕對不是心裏話啊!他這麼一說,倒是弄得我有點不好意思了,我笑着說:“我這是不請自來,元始天尊,你倒是比無上還有實力啊,真的是悶頭髮大財的主兒啊!”

“師叔,只要是答應退兵,我便讓開一條路給師叔,師叔便能安然下山!”

我看看天空,發現空中有神鶴飛翔,並且,在山林的樹頂上有弓箭手已經準備好了,很明顯,只要是我一升空,先是一頓長弓伺候,之後便是空中的攔截。那對我是極其不利的,光是那長弓,就很難應付了。

我笑着說:“我既然上來了,不達目的是不會下去的。”

“師叔上來的目的是什麼?也許我能滿足師叔也說不定!”

我說:“我只是想去天池洗個澡。”

“師叔,那裏不適合洗澡,水溫極低,你還是選擇去別處吧,對了,在不遠處有個溫泉,我帶師叔去如何?”

“元始,我要是非要去天池洗澡呢?”

元始天尊這時候一伸手,拽出了長劍來,他笑着說:“那師叔你要問問我手裏的長劍答應不答應了。”

我笑着也拔出了長劍來,看着他說:“元始,你膽子不小啊!”

“師叔,我不敢殺你,但是並不代表我不敢和你比試一下,您輸了,我送您下山,您贏了,我帶您去天池。”

其實我是知道,我沒有贏的機會的。我對柏芷說:“追備好,一招過後,你我迅速直奔天池。我需要的是速度!”

柏芷傳音過來說:“好的,我明白!”

元始天尊的天劍太極絲毫不比無上差,甚至,我覺得他的造詣要勝過無上一些。這個元始天尊的整體實力很強,尤其是他有那些水屬性靈獸護山,這元始峯簡直就是鐵桶一塊!

我這纔對元始天尊說:“既然這樣,我就教你一招,看好了!”

我右手握着劍,左手捏了一個曼陀羅。這個冰火曼陀羅不大,我的靈魂力能控制的定向爆炸的量也就只能控制在乒乓球那麼大了。但是這也比以前的那種沒有針對性的爆炸威力大多了。

元始天尊一劍刺了過來,他身體平移,突然身體轉了一圈,以他的身體爲中心,長劍劃出了一個太極圖的虛影。隨後,這劍朝着我的前胸刺來。

我長劍一挑,兩把劍接觸到了一起的時候,元始天尊的長劍便震顫了起來,嗡嗡地聲音刺得我耳膜都疼了。我心說這是什麼情況?

此時,這破天劍進化成了金光閃閃的樣子,難道,這把劍的進化竟然能令這一劍的威力增加這麼多嗎?

元始天尊的長劍再也握不住了,突然就脫手了,我隨後就把手裏的乒乓球大小的曼陀羅釋放了出去,直奔元始天尊的前胸,到了他的胸前,我用靈魂力控制着,默唸道:“爆!”

就聽哄地一聲,這爆炸實實在在轟炸在了他的胸口,他頓時倒飛出去。我立即上了柏芷的後背,柏芷猛地就竄了出去。

就聽元始天尊大喊道:“師叔,那是禁地,去不得!”

我回過頭,看到他的嘴角有血,看來是被我這一下炸出了內傷了。

他沒有追過來,我和柏芷一路狂奔,一直到了天池邊上才停下,剛停下,我就看到了一條食人魚跳了出來,看了我一眼後落到了水裏。

我說:“柏芷,你回內世界,我要下水了!”

柏芷身形一晃,便進了內世界。

我一步步向着水裏走去。

元始天尊到了我身後的岸邊,他朝我喊了句:“師叔,這水,下不去的。這麼多年了,我試圖下去尋找裏面的寶物,但是每次都失敗了,下面有食人魚羣,還有一條水龍,很難對付的。如果你在我的山上丟了命,我會倒黴的,你還是上來吧!”

我回過頭說:“我要是死了,你一定會陪葬的。你還是爲我祈禱吧!” 我看得出來,元始天尊是矛盾的。他一方面不想與我爲敵,一方面還不想與我爲伍。他從心裏是恨我的,但是又不想我死在這元始峯的天池中。

我如果死在這裏,我的信徒會將怒火發泄在他的身上,這樣一來,他是承受不起的。

但是,我必須要下水,因爲我需要葵水。只要我找到了葵水,那麼我便能夠有新的突破,這次,也許會成爲一個巨大的飛躍。

我覺得自己水性很好,但是當我一頭扎進水裏慢慢下潛的時候才發現,在這裏水性好是沒有用的,這裏最大的敵人不是水,而是低溫。越往下,溫度越低,我的四肢開始有僵硬的跡象。我不得不提起火屬性的真氣溫暖自己,但是,在這極寒的水中,似乎不太管用了。

我的天,這水下太奇怪了,按理說這樣的溫度,水應該早就結冰了,偏偏,這裏的水在這天池中還在流動,並且我感覺得到,這天池的水是在做着旋轉的運動,圍着一個點在旋轉。

我慢慢接近中心地帶,水越來越冷了。突然,一羣小魚朝着我遊了過來,開始的時候還在外圍觀望,看起來可愛極了,突然,其中一條一呲牙,所有的小魚都露出了鋒利的牙齒,蜂擁而上。

我立即加持了五行護盾,穿上了內甲。這些小魚開始圍着五行護盾撕咬,吱吱嘎嘎的聲音不斷,我繼續前行,根本沒當回事。

但是我走了一會兒後,就聽啪地一聲,五行護盾竟然就這樣碎了。這些小魚頓時直接就將我包圍在了其中。

先是大腿,撕心裂肺的疼痛。接着,我就看到我的身體周圍瞬間充滿了紅色的水霧。我知道,那是我的血液。

我大吃一驚,這是什麼東西?它們的力氣不大,但是咬合力配合鋒利的牙齒,就像是在用刮鬍刀片割肉一樣。很快,我的大腿被割掉了一塊肉。隨後,這些小魚開始撕扯起來,只是一瞬間,這肉和渾濁的血水就被這些小魚過濾的清澈無比。

忍着疼痛繼續前進,我在心裏安慰自己,這些小魚的攻擊僅限於皮肉,離着心大遠呢!它們傷及不到我的性命的。

我提起真氣,將這些小魚震開,但是隨後,它們立即又圍了上來。對付這些小傢伙,我沒有更好的辦法,只能事i加速前進。

當我在水下快速前行,過了一塊水下的大石的時候,這些小魚突然就散了。我這才呼出一口氣,再看自己的身體,皮肉幾乎被啃食光了,只剩下血淋淋的一副骨架。這疼痛是鑽心的。

疼得我見到了一個石縫後,立即鑽了進去。進去後,我開始療傷,水下療傷進度緩慢,但總比不療傷好多了。我閉上眼,開始重組體表的皮肉。

這麼一療傷,我也不知道過了多久,當我睜開眼的時候,猛地就看到了一個巨大的頭,這很明顯是一個龍頭,它是藍色的皮膚,一雙金色的眼睛,這龍頭就在石縫外面,它在注視着我。我從它的眼神裏,並沒有看到敵意。這是讓我奇怪的。

難道,它不想弄死我嗎?如果是這樣,那就太好了。

但是隨後,我發現自己錯了。這水龍突然就張開嘴,一口寒氣噴了出來,頓時,我身體周圍的水便被凍了起來。而我也迅速地被凍在了裏面動彈不得。身體已經凍僵了。這寒氣真的是太厲害了。

接着,這水龍爪子伸出來,我從它的眼神裏看到的居然是一絲戲謔。

它把大石頭推開,然後一雙前爪抓住我和冰塊,迅速朝着中心方向游去,最後,我被安放在了一個山洞裏。在這裏面,我看到有七八十個我這樣的冰塊,裏面都有一個被冰封的人。

我被放好後,這水龍選了一個冰塊敲碎了,然後一口就吞食了裏面的人,吃完後還打了個飽嗝,將衣物又吐了出來。很明顯,這水龍是在囤積食物啊!而我,成了它囤積的食物的一部分。

這水龍吃完這個人後,便臥在一塊大石上睡着了。我看看四周,發現這些冰塊裏的人有男有女,他們一定是和我一樣來尋寶的,也一定是和我一樣被冰封在了這冰塊裏的。

最後,我在一個冰塊裏發現了一個人,長得和米戀特別像。我的天,米戀怎麼會在這裏被冰封住呢?再接着,我在這裏又看到了白公主。這兩個人在冰塊裏的表情很安詳,就像是睡着了一樣,這和別人有着本質的不同。

我知道,這兩個人都是不簡單的,她們本都是主神。只是,這兩個人是我見到的那兩個人嗎?或者,這只是兩具很久之前的屍體呢?

今天,我第一次看到龍是怎麼拉屎的,它屁股一翹就拉屎了,但是拉出來的竟然是一副紫金身。在這塊巨石的下面,已經堆了無數的紫金身。看來,有無數的尊者都試圖前來尋寶,最後成了這水龍的口糧了。

媽的,難道我最後也會是這樣的結果嗎?

我開始試着調動真氣,但是我發現,真氣的調動異常的緩慢,身體已經被凍的發僵,生理機能幾乎就停止了。血液流動的也很緩慢,也許我思考了這麼多就已經過去了三天了吧!

此時,一切都隨着生理機能的放緩變得慢了下來。但是這樣下去是絕對不行的,我必須要衝破這冰塊。我將所能調動起的所有真氣都護住了心脈。如此一來,心臟便逐漸溫暖了起來,跳動的快了起來。

但是血液粘稠,這麼一跳,血壓增高,頓時頭暈目眩。多虧了我的身體結實,就這樣硬扛着,讓血液快速流動了起來,同時,心臟越來越熱,不停地給血液加溫,很快,血脈便恢復了。

我的血脈之力是驚人的,要是別人的話,估計對付這冰塊沒辦法,但是我不同。我四肢用力,就聽這冰塊啪地一聲。隨後,這水龍突然擡起頭來四下觀望。我趕忙停手了,我知道,被它發現,後果難料!

看來,我還是裝死一段時間比較好,等它出去再行動!

現在,我對時間有了準確的概念,大概是過了五天,這水龍在毫無徵兆下突然擡起頭來,直接就竄了出去。我抓緊機會,雙臂一震,就聽啪地一聲,這冰塊便四分五裂,我跳出來的時候呼出一口氣,氣泡慢慢向上漂,最後停在了洞頂,有一種令人視覺錯亂的美感。

我剛要離開,突然目光掃到了特別像米戀和白公主的兩具屍體。我過去,直接收了這兩具屍體進了內世界。

天琴看到後也吃了一驚,她說:“楊落,怎麼可能這麼像?”

我說:“你才注意到嗎?確實是太像了,看來,這裏面是有原因的,長得像不奇怪,但是兩個人出現在同一個地方被我們發現,這就有點說不過去了。”

天琴一閃身出現在了我的身旁,她說:“這水龍太厲害了,你要小心。”

她說着用手一指說:“在那裏!”

她指着的是一個石壁,石壁上並沒有什麼特殊的,只是生長着一些水下的植物。我過去,發現在那些還帶之中有一個洞口,這個洞口剛好和水龍大小相似。我恍然大悟,說道:“這水龍是從這裏鑽出來的。”

天琴說:“葵水就在這裏面了,我有感覺。”

我一閃身就鑽了進去,洞口很深,一直向着斜下。並且越來越冷,天琴最後受不了了,直接鑽進了我的內世界裏。

我呼出一口氣,然後強忍着前行,終於,我走到了盡頭。在這裏有一個相對寬敞的空間,在這裏,有一個水下的水池,在水池裏,有一汪碧藍碧藍的水。這水在不停地散發着寒氣。

我慢慢走上前,伸出手,控制着這葵水慢慢升了起來,於是,它化作了一個巨大的水珠,我伸出手,水珠便滑動了過來,貼住我的手掌的時候,我便開始融合它。這是最難的一次融合,似乎骨頭都凍僵了,我咬着牙堅持着,最後,葵水消失了,而我被凍成了一尊雕塑!

但是隨後,我感覺到了洶涌的能量開始爆發了,內世界裏電閃雷鳴,火山,海嘯,颶風,冰雹等一起就來了。弄得動靜是史無前例的。

我一閉眼,就感覺到了自己要升級了。睜開眼的時候,就聽翁地一聲震盪了出去,升級了,七品人尊。但是,這只是開始,此時,內世界的能量已經爆棚,大五行已經圓滿。

我感覺得到,我的五行護盾已經是堅不可摧。於是我哈哈大笑了起來。下次升級,不會太遠了,我知道,此時無時無刻不在醞釀下一次的晉級!

於是,我在這洞內安心修煉,平復了內世界的狂躁,把內世界控制在可以接受的範圍,能量的發揮緩慢釋放,在三天後,我再次晉級了,成了八品人尊。

照這樣下去,很快就能晉級爲地尊。但是,我不能在這裏等下去了,外面還在戰爭。我在心裏嘆了口氣,心說要是這樣繼續等下去,升級到天尊只是事件問題,那時候再出去的話,便能化境無敵了。

只是,我沒有那麼多的時間。

我突然就覺得有些累了,這麼多年,似乎我就沒有能夠安靜生活一段時間的機會,似乎每天都在忙碌,真的不知道什麼時候是個頭。

鑽出了這個洞口,到了放口糧的那個大一些的洞,我一眼就看到了納蘭英雄也被冰封在了一旁。

他來幹嘛?我要不要救他呢?他不是負責看守無上城的嗎?怎麼就跑來這裏了呢?這不是擅離職守又是什麼?

那條水龍此時擡起頭來,它看着我,我也看着它。它剛要張嘴,我先傳音說:“別打了,講和吧!”

它怎麼可能聽我這一套呢?張嘴一口寒氣就噴了出來。

我此時笑了,我知道,現在我的水屬性已經達到了三十加,並且五行大成,對各種屬性的攻擊和防禦都有五成的加成。它的攻擊,再也不可能困住我的了。

我的周圍瞬間結冰,但是我也是一瞬間,就把這冰塊給震碎了。這低溫再也限制不了我調動真氣。這水龍一擺尾就朝着我衝了過來。

我學着西遊記裏的臺詞大喊道:“孽畜,還不現出原形!“

媽的,人家本來就是原形。 這孽畜的一隻爪子伸了出來。朝着我的頭就抓了下來。我則一劍迎了上去。這可是硬碰硬的打法。它的爪子是黑色的,發着幽光。和長劍碰在一起的時候,就聽嗡地一聲,它那巨大的身體都跟着抖了起來。

我不再給它機會,攝魂眼一閃,隨後長劍變成長刀,分身而起,一刀朝着它的脖子砍了下去。頓時,這顆碩大的腦袋就這樣被我砍了下來。鮮血噴涌而出,向四外蔓延了出去。

而我此時,靜靜地站在納蘭英雄那塊冰旁邊,在想是不是應該救他的問題。

最後,我還是一劍拍在了這冰塊上,冰塊碎裂,納蘭英雄的身體便飄了出來,我一伸手抓住他的腳脖子,拽着便到了岸邊。當我上岸的時候,我發現,靈獸在岸邊聚集,浩浩蕩蕩,無邊無際。一個個的在聚精會神地望着我。

我把納蘭英雄放平,之後按壓他的肚子,幾口水被我按出來後,他悠悠轉醒。睜開眼的時候看到是我,立即喊了句:“不好了,張靜偷襲,菩提不敵被抓去了。我是來搬救兵的啊!”

此話一出,我吃了一驚,菩提老祖不敵,這張靜的修爲得何等恐怖啊!

元始天尊此時在一旁看着我說:“師叔,你幸好沒死,這真的是不幸之中的萬幸。兩位師叔,如果沒事,下山去吧!”

我哼了一聲說:“立即隨我去攻打玉女城,不然一把火燒了你的元始峯。”

“師叔,何必逼我呢?”

我和他沒話說,站起來哈哈笑了。頓時,這漫山遍野的野獸都跟着咆哮了起來。攻擊我的那羣大猩猩此時都跑來了,到了我面前後,拍着胸脯,然後伸出來一隻手。我和帶頭的猩猩之王擊掌了一下,它便興高采烈起來。

接着,他轉過身去,看意思是要揹着我下山的意思。我便躍上了它那寬闊的後背。也沒招呼納蘭英雄,自己就下山了。一邊走,我一邊喊道:“納蘭英雄,你還磨嘰什麼?再不下山,就要放火了。”

元始天尊是個很有主意的人,他喊道:“就算是放火燒了我的元始峯,我也不會帶人去攻打玉女城的,師叔,這是我的底線!”

我不管這個,當我見到秦川后,我下令燒了這元始峯。大火很容易就燒了起來,這些靈獸再也不去滅火,而是紛紛跑出來,和我們站在了一起。看着這元始峯熊熊燃燒了起來。風助火勢,火借風威,大火在元始峯上燒了七天七夜,元始天尊最後帶人騰空而起,在半空懸浮,就是不肯下山。

他對我喊道:“師叔,燒也燒了,你該拿的也拿走了,可以放過我了嗎?你和我師父的恩怨,我是不會參與的,我對天發誓,絕對不會與師叔爲敵,還希望師叔就此退去,我也好重建元始峯!”

我看看通天教主,他在一旁嘆了口氣。我說:“既然這樣,通天教主,你也回去吧。我不需要你和原始的支持了。”

通天一聽,感激涕零,他擦了把眼淚說:“師叔,多謝師叔!不然這欺師滅祖的罪名一背上,可就再也洗不清了啊!”

“不過,你若是背後捅我的刀子,我會讓你死無葬身之地!”

通天立即拱手道:“師叔,你放心,我不是那樣人。”

我和秦川帶着大軍浩浩蕩蕩直奔玉女城,到了的時候,媛媛爲主帥坐在中軍帳,見到我來了,媛媛立即站了起來,大聲說:“師父,張靜每天來罵陣,我不敢出去應戰!張靜太厲害了,菩提老祖三招就被擒了。”

我嗯了一聲說:“她再強能強得過我們千萬大軍嗎?不要被她嚇破了膽。”

“但是,菩提老祖此時在她的手上了,我們該怎麼辦呢?”

“不需要怎麼辦,我們打得越狠,菩提老祖越安全。”我說,“這下好了,我們有了百萬水屬性的大軍,可以發動總攻了。”

此時,那百萬水獸已經混進了周圍的森林,森林裏有果子給它們食用,也算是產生了一個食物鏈了。

納蘭英雄罵道:“該死的,早知道張軍和張靜是此等人物,在地界乾脆宰了他們。”

我說:“不可能知道,他們是不會暴漏的。在地界,他們修爲受到限制,無法殺死我們,一定比我們還要着急呢。但是他們在暗處,我們在明處,只有他們暗算我們,我們可想不到暗算他們倆。”

“要是再給我一次機會,一定將他們碎屍萬段不可!”

納蘭英雄咬牙切齒了起來。

接着,我和納蘭英雄、秦川,一起去林子裏看了下囚禁着的練凝凝,這個混蛋玩意倒是活的愜意,在那屋子裏打扮自己呢。見到我們來了,她站起來笑着到了門前,看着我說:“楊落,你說我漂亮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