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按照老黎的教程,拿着符在一邊感應着,冥想了一會,感覺眼前有一張符慢慢的清晰出來,然後又突然消失不見了,

又嘗試了好多次,都是這樣,突然,老黎說道“要心無雜念!”

我一聽,又拿着符冥想起來,那種感覺又來了,過了幾秒,那張符已經清晰地出現在我眼前了,“天有三奇日月星,通天透地鬼神驚,敇!”我脫口而出,我看了看手,臥槽,雷切的效果也忒炫了,淡藍色的雷電像有生命似得圍繞着我的手掌跳動,還時不時的有一絲閃電電擊着周圍的空氣。

老黎瞳孔微微地收縮了一下,看着我喃喃的說“天賦如此之高,希望命運不要把他引入歧途…..”我一聽,老黎肯定有什麼事情瞞着我,既然他不想說,那我也就不問了;我裝着沒聽見的樣子,繼續練習我的雷切。

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真的是山中無日子可言,現在,在茅山上每天的日子就是,吃飯;練符;睡覺;在這樣的日子重複一個月以後,我現在已經能熟練地用四種符了,分別是,“切雷符”,“六丁六甲誅邪符”,“太清崇邪符”和“召值時神將符”,其中切雷符,誅邪符和崇邪符都是打鬼用的,然而召值時神將符則是用來周圍的野仙上身用的,不過,用這個符還是要考運氣的,要是你請了個廢物上身你不就完了,不過,以前還有一個蹩腳的陰陽先生對付一個非常厲害的蛇妖的時候用了這張符,直接請到了三清祖師爺上身,雖說只是一絲分魂,但是那隻蛇妖直接給一招滅了;所以,不到一定的情況,這張符還是不用最好。

“均子,我看你也練的差不多了,明天我就帶你去見李緣風吧。”晚上,老黎穿着條紅色的大內褲,坐在牀鋪上說道。

“怎麼這麼快就想把我送走了?”我打趣道;老黎揮了揮手,說“你小子天天在我這裏白吃白喝的,還嫌七嫌八,還要我教你道術,我還巴不得你走嘞!”看得出,老黎其實不想我走,畢竟,在茅山上和他臭味相投,敢和他那麼說話的人也可能只有我一個人。

第二天,這是個陽光明媚的早上,老黎帶着我離開了茅山,來到了李緣風住的山林裏,這裏景色優美,空氣清新,連周圍的動物都不怕人,可謂是現代的花果山哈;

突然,兩把透明的泛着銀藍色的飛劍以極快的速度向我們飛來,老黎立馬把我向後一拉,那兩把飛劍射入地後就慢慢地消失在空氣中,“兩位,我不想有人打擾我和九鳳,你們走吧。”說話的是我面前的一箇中年人,穿着一身非常破舊的道袍,滿臉亂亂的鬍渣,一雙凌厲又而滄桑的眼神。

“萬劍訣,李緣風,在下茅山掌門黎世高!”老黎抱拳一臉正色地說,他就是李緣風?張靈風的師傅?怎麼和街頭乞丐一樣…..

“失敬,沒想到閣下是茅山掌門人,找我有什麼事,你也知道我已經不問世事了。”李緣風抱拳說道。

“久聞李緣風萬劍訣修煉到極致了,果然,百聞不如一見。”

“呵呵,掌門人客氣了。”李緣風揮了揮手,說。

“那我就開門見山了。”老黎也不客氣“我旁邊的這位小兄弟,叫林鋆,他的性格和你徒弟張靈風一樣,有沒有興趣收下。”

“多謝掌門人的好意,我已經決定不問世事了,你們還是……..”還沒等李緣風說完,一個紅色的身影沖天而降,說道“風風,你怎麼給我抓魚抓這麼久,這些人是誰,誒,這不是茅山的掌門嗎,在下九鳳,李緣風的妻子。”

“在下黎世高,這位是林鋆,想投李緣風門下,但是….”老黎看了李緣風一眼,說。

“額,我叫林鋆,師母好!”我現在也是非常緊張,原來聽老黎說過他們原來的故事,一個是上古妖獸九鳳,一個是人間強者,還吊打過白無常的人;現在就站在我面前,我能不緊張嗎?

九鳳看了我一眼,說“我家風風都還沒同意你當他徒弟,你現在就叫我師母了…..不過你我很喜歡,風風,就收他當徒弟吧~”說着,九鳳就向李緣風撒起嬌來,那個李緣風一看就知道沒追過幾個女的,九鳳這麼一撒嬌,他就非常爽快地同意了我當徒弟。

九鳳見狀,咳了咳,說“咳咳,那個傳統的師徒關係僅次於父子關係,即俗諺所謂”生我者父母,教我者師傅”、“投師如投胎”。有的行業,一入師門,全由師傅管教,父母無權干預,甚至不能見面。建立如此重大的關係,自然需要隆重的風俗禮儀加以確認和保護。一般拜師禮儀分成四個程序。”

“第一,拜祖師、拜行業保護神。表示對本行業敬重,表示從業的虔誠,同時也是祈求祖師爺“保佑”,使自己學業有成。

堇色未央 第二,行拜師禮。一般是師傅、師母坐上座,學徒行三叩首之禮,然後跪獻紅包和投師帖子。

第三,師傅訓話,宣佈門規及賜名等。訓話一般是教育徒弟尊祖守規,勉勵徒弟做人要清白,學藝要刻苦等。我們現在都是先進社會了,投師帖子就不用給了,紅包還是要的。”九鳳紅着臉一臉正緊地說。

李緣風一聽,皺着眉“九鳳!!!”,我見狀,馬上說,“那個,師傅,老規矩不能破,這是給你和師母的紅包。”我摸了摸口袋,把錢包裏面僅存的兩千給了他們。

九鳳笑了笑,說“你這個徒弟我看好你,好好和風風學,不懂的就問他。”然後立馬轉頭對李緣風說“風風,我下山去買點東西,你就先帶他上去吧。”

李緣風看了看她,一臉愛意的說“嗯,那你注意一點,不要給其他人發現了你的身份。”

“知道了,每次你都要說這麼多。走了!”九鳳向李緣風拋了個媚眼,就飛下山了。

“咳咳,那我就先回去了!”在一邊給我們忽視了好久的老黎說道。

如果覺得好看,幫忙點個月票或者啥的,謝謝了啊!!!

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從黎世高的茅山來到李緣風的山林快有一個月了,從原來吃飯睡覺練符的日子變成了吃飯睡覺捕魚打酒做飯了,現在的我完完全全可以說就是一個僕人;不過,想了想,師傅這樣做肯定有他的理由。

“唉!這樣的日子什麼時候纔是個頭啊,今天九鳳師母要吃的是草魚,還要去離屋子一公里外的地方抓。”我一邊劈材一邊抱怨道;“怎麼?想要學法術了?”側臥在一邊喝酒的師傅說出了我的心聲;我像小雞啄米一樣的點了點頭,說“師傅,是要教我你那招萬劍訣了是不是?”

“呵呵,以你現在的道行,用萬劍訣只會傷到自己。”師傅毫不客氣的打擊了我,接着說道“乖徒兒,試着躲我幾招。”說完,把酒壺一扔,在一邊伸了伸身子;我剛剛把柴刀扔下,還沒等我反映過來,他已經出現在我面前,一個右勾拳直接向我打來,我急忙把頭一歪,用左手死死的抓住他的右拳,右手直接一拳向他面門打去;李緣風用左手輕輕的擋了下來,一個鞭腿向我腰部踢來。

“操,我脊椎骨肯定斷了。”我在心裏罵道,現在我腰的感覺就像斷了似的,媽的我也是傻,幹嘛要和師傅拳頭對拳頭,要是我一柴刀給他劈過去,咳咳,所謂功夫再高也怕菜刀,不是,是柴刀。

師傅一把把我拉起來拍了拍我身上的塵土,說“不錯,能和我過這麼多招了,比我預計的還要好。”

說完,我拍了一下腦袋,頓時明白了,原來,師傅要我劈材是爲了鍛鍊我的臂力,捕魚是爲了訓練我的反應力,以現在的我,在班級裏可能沒人打得過我了,咳咳,那個林鎣除外啊,我從來不打女人的。

“好了,乖徒兒,晚上三更在這裏等我,我就教你個一招半式的。”說完,師傅從懷中掏出了一本書,扔給我說“這是我記錄一些妖鬼,法陣,還有一些道術的書,就送你了,對了,我的酒快喝完了,記得幫我去打點回來啊。”說完,又拿着酒壺喝了起來。

我激動地看着這本書,奶奶的,老子終於得到了祕籍,相信用不了多久,我就會升職加薪,當上總經理,出任CEO,迎娶林鎣,走向人生巔峯,想想還有點小激動!

我拿着書走向我的小茅屋,哎呦臥槽,剛剛拿到祕籍太激動,忘記了剛剛給師傅踢的那一腳,現在的感覺真JB痛。

在師傅的止痛符的作用下,我的腰已經不痛了,現在,我坐在我的小茅屋裏,仔仔細細研究師傅給我的這本書。

在我粗略地看了一邊後,我心裏有十萬只草泥馬經過了,什麼叫一些妖鬼,你妹啊,坑爹啊,這本書可以說是妖鬼大全了,改名成《十萬個妖鬼》得了。我看了看手機,已經十點四十分了,馬上就要到三更了。

在這裏,我給大家普及一下知識,雖然有湊字數的嫌疑,但是,公正不阿的我,還是要給大家普及一下知識;古代民間把晚上戌時作爲一更,亥時作爲二更,子時作爲三更,丑時爲四更,寅時爲五更。後來人們爲了方便,一般就用三更來表示深夜。

我匆匆忙忙地穿上了鞋,來到白天劈柴的地方,沒想到師傅早已在這裏等我了。

“師傅,我來了。”我向他抱拳鞠躬道,師傅笑了笑,說“來的挺早的,我還以爲你起不來了呢。”說完,從背後拔出一把桃木劍,說道“那我就先教你一招,看清楚了!”說完,他就念起了咒語“離火崇邪魅,神兵誅魔邪,敇!”,頓時,那把原本平凡的桃木劍突然亮起了一道藍色的火焰,這道藍色的火焰在皎潔的月光下好似有生命般跳動。

“這招叫離火崇邪,是把丹田之氣凝固到劍上,吸納周圍的離火。”師傅解釋道,“那個,什麼叫丹田……”我一臉黑線地問。

在師傅的兩小時耐心的教導和解釋下,我終於可以順利使用他所謂的丹田之氣了。

“好,那麼,首先,先把丹田裏的氣……..”

又在師傅的三小時的耐心教導下,我勉強能使用這招離火崇邪了,“媽的,用這招真JB的累”我在心裏暗暗罵道。

天邊漸漸泛起了魚肚白,師傅看了天一眼,過了幾秒;突然,師傅一拳打向了地面,頓時,地面出現了一個臉盆大的大洞,裏面還有一個黑匣子。

師傅拿起了下面的黑匣子,遞給我,深深地望了一眼這個匣子,說“這是我年輕時候用的武器,現在就送給你了,死在它劍下強大的妖鬼沒有一百也有八十,你好好使用它。”,我鄭重地接了過來,這個匣子長差不多有一米,寬差不多有二十釐米,外表非常普通,只是有點沉。

一等奴妃 我打開一看,裏面安靜的躺着一把全身烏黑的劍,劍長差不多有九十釐米,寬有五六釐米,差不多有五斤重,劍刃上還刻着一道道花紋,給人一種壓迫感。

“劍名:燎風!”

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這是一個陽光明媚的早上

“喂,均哥,暑假都去那裏瀟灑了,電話也不給哥幾個打一個,QQ也不上,聯盟也不玩,你是要鬧那樣!”原本,打算和往日一樣去練劍,突然,吳煌一個電話就給我打了過來。

“我如果告訴你我在練絕世神功嘞。”我打趣道

“聽你吹,對了,明天就要報名了,你不要忘記了啊!”說完,吳煌就匆匆掛了電話,也不知道幹嘛去了。“對了,明天就要報名了,我還是和師傅說一下”;我剛剛回頭,就見師傅早就在我背後了,說“我知道了,明天我和九鳳就帶你去。”說完,就帶着我繼續去練劍了。

“那個,師孃,你能不能飛的慢一點,我有點暈。”現在,我正位於高空中,九鳳師孃的背上,話說,鳳凰坐騎真的超炫啊,不過,首先你要不暈機。

“不行啊,風風要和我比誰飛得快,我堂堂神話神獸,怎麼能飛的比人類慢嘞。” 咱們班 說完,九鳳師孃鳳翅一展,又快了起來,師傅見狀,兩手飛快地結印,御劍又追了上來,九鳳師孃又加速,師傅又加速,他們兩人就這麼一直比了下去,不知道你們受不受得了,反正我是受不了了。

迎面吹來的風越來越大,我死死地抓住師孃背上的鳥毛,不,是鳳羽。但是,這也不起作用,很快,我就直接給風吹了出去,手上還撮着一撮鳥毛,不,是鳳羽。師孃吃痛地大叫,“臭小子,敢拔我鳥毛,不是,是拔我鳳羽。”

師傅見我掉下去,直接御劍飛了過來把我救起來,對師孃說“好了,九鳳,別鬧了。”

師孃頭一扭,鼻子哼的一聲,說“哼,誰讓他拔我鳥毛,不是,拔我鳳羽;好了,上來,再拔我鳥毛,不是,拔我鳳羽,我就直接把你丟下去。”

終於,在勻速飛行的狀態下,我安全到了城裏,師傅笑了笑對我說“好了,就送你到這裏了”說完,拉着九鳳師孃轉頭就要走,我立馬問道,“師傅,那以後要怎麼找你。”師傅回過頭笑了笑,遞給我一張黃色的符,我在他那本書上見過,這是定位符,主要效果和名字一樣,就是定位用的,“以後找我直接把血滴到符上就好了,我就能感應到你的位置了。”說完,就坐到師孃背上走了。

我頓時糾結了,師傅幹嘛不直接給我他的電話,找他還要滴血,難道,師傅根本不會用電話。

突然,我意識到一件不妙的事情,就是,這放假兩個月我根本沒和我媽說我去那裏,完了,回家要怎麼解釋。

這時,後面傳來我媽的聲音“臭小子,放假兩個月又跑到那裏玩了,看老孃我不打死你……”

接下來太血腥,爲了不帶壞祖國的花朵,爲了下一代健康的成長,爲了祖國,爲了人民,爲了心中的黨,我也不湊字數了,直接忽略這段就是了。

“老師上氣不接下氣地在門口喘氣,沒辦法,我是一路疾跑過來的。

“林鋆,吳煌,你們出去。”武哥在講臺上看都不看就直接說,“不是,老師,林鋆遲到我出去幹嘛”坐在下面的吳煌,一聽就叫他出去就說道,“不是,我叫習慣了”武哥笑了笑說道。

終於,在我三寸不爛之舌的教導下,武哥給我報了名。

“對了,林鋆,你懂不懂這近團結上面發生了一起靈異案件。”吳煌神祕兮兮地過來對我說。

如果覺得好看,幫忙點個月票或者啥的,謝謝了啊!!!

在這裏推薦一下我朋友寫的一本書《茅山捉鬼錄》 有空的可以去看看

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什麼?靈異事件?說給我聽聽”我一聽有靈異事件就激動了,我TM學了這麼就的道術,連TM鬼都打過,現在,有靈異事件了,終於可以給我大展身手的機會了,說不定我就會升職加薪,當上總經理,出任CEO,迎娶林鎣,走向人生巔峯,想想還有點小激動!

“咳咳,我有點口渴了,喉嚨痛說不出話。”吳煌揉了揉喉嚨,說。我二話不說,對準他屁股就是一腳,媽的,“好,等等請你喝水”沒辦法。

吳煌一聽立馬笑道“早這麼說就是了,我要阿薩姆奶茶啊,要原味的。”他見我臉色不對,立馬說道“咳咳,那個,前天晚上十一點的時候團結七口街的加油站附近上面死了一個女的,我也不懂叫什麼,但是,可怕的是,她的屍體上沒有皮,但是,警方也通過監控確認過了,那天晚上加油站周圍根本沒有人,野獸就更不用說了,你說會不會是周迅演的畫皮裏的那個狐妖,這還不止,就在附近,還有一具男的屍體,死亡原因也不知道爲什麼,但是聽道士說是什麼魂魄給人勾走了,你說現在飛機都飛到月球看過沒有嫦娥了,怎麼還有人這麼迷信。”

我一聽,想起了師傅給我的那本書裏記載過一種鬼;名曰:畫皮鬼,主要以男性的魂魄爲食物,喜歡把漂亮的女性人皮披在外面,用以勾引男性,吸食他的魂魄。至於電影裏的畫皮,其實根本不是狐妖,只是因爲天朝不信鬼,鬼屬於封建迷信裏的打擊對象,所以把聊齋裏的那個畫皮鬼改成了狐妖。

“糟了,阿黃你有沒有林鎣電話!”我急忙問道,因爲我想起來畫皮鬼是要連續吸食七個男的魂魄,肯定要連續殺七個女的換皮,那天看見她寫轉學手續的時候看見她家在團結上面,她那麼漂亮,要是給鬼抓了,那不是糟了。

“幹嘛,怕她給鬼抓走啊,156***,記得給我買水啊!”說完,阿黃就拿着行李向宿舍走去。

我一看手機,現在已經中午十二點了,距離那個鬼出來還有十個小時,那麼,先去網吧放鬆一下,於是,我拉上了阿黃去學校附近的千兆網吧。

“cnm,吳煌,你把木木勾過來幹嘛!怕他大招打不到我們全部的人?”我拍着鍵盤大罵道,這混蛋,玩機器人進去送一血也就算了,每次團戰都把啊木木勾過來放大招,我這個劍姬就直接給秒了。 萌寶駕到:總裁哪裏逃 不知玩了多久,反正輸了十幾把了,我一看手機,媽的,已經晚上十點了,難怪肚子這麼餓。等等,已經十點了,我草,畫皮鬼不是快出來了,林鎣怎麼辦,你妹啊,坑爹啊!急急忙忙地下了機子。

“誒,均哥,你要去那裏”阿黃看我下機了,就摘下耳機問道,我頭也不回說道“去救你嫂子!”說完,就直接衝出網吧。

唉,臥槽,原來在這下面拉客的摩的哥哥嘞,你妹啊,坑爹啊,原來不要你們的時候你們排排站,停在這裏;現在需要你們的時候一個人都沒有。

我一路疾跑到一中,終於看見了一個摩的,哎呀,媽的,還有一個小哥帶着一個小妹要和我搶這個摩的哥哥,妹的,要開房不會走路過去啊;我衝上去直接一腳把他踹下來,說“我要趕着去救人!走,去團結。”這個摩的貌似沒反映過來,我又大喊了一邊“去團結,我急着去救人。”說完,這個摩的點了點頭,油門直接加到底,衝了出去,看見紅燈就闖,在這麼一陣末路狂奔下,我到了團結,這麼摩的臨走前還用一種肯定的眼神看了我一眼,說道“孩子,拯救世界,維護這個世界和平的任務就交給你了,這麼小就要爲世界和平做貢獻,長大以後一定更了不起。”臥槽,他是不是以爲我是凹凸曼了,不說了救殺鬼重要。

我來到了七口街加油站附近,突然,周圍吹起了一陣陰風,我急忙從口袋拿起一張冥途符,兩手掐印,口中唸到“乾元陰覆,玄運無偏;造化發育,萬物資焉。”這個冥途符的效果就像牛眼淚一樣,因爲牛眼淚材料珍稀難弄到,所以,就有一些無聊的人研發了這麼個冥途符,不過,這個冥途符也有冥途符的好處,牛眼淚抹在眼皮上時間長了,冥途就會一直開着,想關都關不了,而冥途符時間一過,冥途也自然關閉了。

我向前面看去,臥槽,離我不遠的地方有一個人影,不是,是人是鬼我還不懂。

“前面的是人,是鬼?”我試探地問道

“咦?陰陽先生?我是尤溪靈異調查小組的組長,林政旭”那個人說道,

靈異調查小組?這是什麼?

如果覺得好看,幫忙點個月票或者啥的,謝謝了啊!!!

在這裏推薦一下我朋友寫的一本書《茅山捉鬼錄》 有空的可以去看看

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啊?靈異調查小組是什麼”我一聽是人,就暗暗的鬆了一口氣,聽見他說了什麼靈異調查小組,不恥下問又好學的我就問道。

“靈異調查小組是政府新成立的一個組織,一般人不知道的。”林政旭看了看我說道,不是,什麼叫一般人不知道,我是一般人嗎?我師傅可是李緣風,師母還是上古神獸嘞,我能是一般人?怎麼說我也是一個遊走一民間四方的陰陽先生啊,怎麼能說我是一般人。“我叫林政旭,你嘞。”他微微一笑說道。

“我叫林鋆,你叫我均子就好了。”我擺了擺手說道,接着問道“那你要怎麼對付這個畫皮鬼?”

他一聽就露出了尷尬的笑容,說道“現在我只是個小隊隊長,每個月只有十發除靈子彈,遇見一般的鬼,就用他們發的那把符文刃了,遇見強一點的就用子彈,遇見更強了我的只能跑了。”我一聽,尼瑪,這不是坑人啊,能用那把破匕首殺的鬼也就只能是那些只能來整整人的腹鬼,大頭鬼,吊靴鬼之類的,遇見個厲鬼或者陰煞的用除靈子彈還不一定能打得中嘞,想到在我也只能苦苦一笑了。

突然,四周陰風四起,我急忙回頭一看,我草,在我背後站着一個渾身血淋淋的鬼;那個鬼看見我們兩個後,詭異的笑了笑,說道“喲,兩個帥哥啊,要不要來和老孃耍一耍。”臥槽,要是好看的女的這麼說就算了,你妹啊,坑爹啊,一個沒有皮的人,不是,沒有皮的鬼,我不禁的全身抖了抖。

“喂,老旭,我們要怎麼幹它”我小聲的在林政旭耳邊說道,“生死看淡,上去就是幹。”林政旭淡淡的說完這個話後拔出那把符文刃,對準那個女鬼的手臂就是一刀,瞬間,給插的地方冒起來陣陣黑煙。

畫皮鬼吃痛捂着手臂的看着我們說“靈異調查小組的人?可惡。”說完,指甲直接變長,對準林政旭的心臟方向刺來。

我見狀,拿着切雷符,口中唸到“天有三奇日月星,通天透地鬼神驚,敇!”,瞬間,一道淡藍色的閃電蔓延到我手上,我對準畫皮鬼就是一拳,本以爲它會給我打飛,結果你們也想到了吧,沒錯,我不僅沒有打飛它,還直接給它掐住了脖子,按在地上了;其實,當時不是這個符沒威力,這個符是按照用符者的道行來定威力的,我那時候的道行,用這個符除了裝逼,沒有其他效果了。

在這裏我就想問了,這些鬼幹什麼老是喜歡掐別人脖子,它都會用鬼氣或者煞氣之類的,上來直接給我來一招不就好了,掐脖子搞的我又痛,它又費力;後來我才知道,只是說起來很麻煩,我就按照遊戲的理解說吧,

比如人HP有三千,魔抗20%,護甲20%;鬼的藍有200,放一個技能要150,傷害50-500不等(命中人體部位不同),回藍速度不夠,但鬼的物理攻擊有3W,你是選擇物理攻擊還是法術攻擊呢。

如果有人想問我現在的感覺,我就那麼和你說,你用鐵鉗,把自己脖子給夾住,沒錯,就是這樣的感覺。

“快,打它鬼門。”我急忙對一邊的林政旭吼道,我在師傅的那本書上看過,再厲害的鬼也怕鬼門給打中,就像武林上面說的空門,則是防禦不到的位子;畫皮鬼一聽要打它鬼門,直接鬆開我向後退去。

“奶奶的,從小到大沒打過這麼狼狽的架,看小爺我不弄死它,還有,這個老黎,給了我一張沒用的破東西,除了裝逼,沒有其他用處了”我揉了揉脖子罵道。“老旭,拖住它,我要動真格了。”

林政旭聽了後,點了點頭,拿着符文刃衝上去就是幹。

“媽的,老子不用點有用的還真給你當廢物了。”說完,我掏出一張太清崇邪符,衝上去,對準它鬼門狠狠的拍了下去。“cnm,能不能打準點啊,打到我了”林政旭抱着畫皮鬼怒吼道,額,這個不能怪我,在我拍下去的瞬間,畫皮鬼直接把頭向右邊一歪,我就直接把符拍老旭臉上了。

還沒等我回話,這個畫皮鬼直接給我一腳,然後,我就飛出去了。

“媽的,老子用指向性遠距離攻擊還不行。”我把崇邪符放回口袋裏,又掏出了一張六丁六甲誅邪符,咳咳,不是我節約,是畫符太TM累了。

我把誅邪符對準畫皮鬼,口中唸到“陽明之精,神威藏心,收攝陰魅,遁隱人形,靈符一道,崇魔無跡,敢有違逆,天兵上行,敕!”只見誅邪符發出一道黃色的光打向畫皮鬼,那個畫皮鬼給打中的地方直接就穿了過去,還冒起一一陣陣黑煙。

“啊!!!”畫皮鬼是太痛還是怒氣爆發我就不懂了,只見它一下子掙脫了老旭的懷抱,咳咳,沒錯,就是掙脫了老旭的懷抱,向我衝來,對準我肚子就是一腳,於是,我又飛了出去;不過,這一腳和林鎣踢的那一腳相比,還是林鎣踢的那一腳痛。

“臥槽,不行了,聽天由命吧”我從垃圾堆裏爬了出來,拿起一張召值時神將符,貼頭上後,唸到“如值時神將,敇”

這個召值時神將符有一定的賭博性質,不過,在這個看臉的世界,我還是贏了,因爲,我TM那時候召了一個大神來了。

“嘿嘿,給這種小鬼打成這樣,還是讓我來幫你吧”我腦海裏響起了這樣一句話,然後,我的身體就不受控制了。

這時,畫皮鬼衝了過來,對準我胸口就是一爪,我去年買了個表啊,你妹啊,還會痛啊。

“滾!”只見我霸氣側漏地吼了一句,而且身邊還衝出一圈紅色的氣浪,畫皮鬼給氣浪打中後直接魂飛魄散了。

“大神,留下姓名,以後報恩還有個對象。”

“在下宋傑,你叫林鋆我知道,你以後會比我更強的,相信我,你以後會是一等一的強者。好了,我也要走。”說完,我身體就回復了控制權,前面他和我說了這麼多,其實就是在一剎那之間,這個應該就是什麼心靈溝通了吧。

不過,恢復控制權後,胸口的那個傷口就更痛了,然後我就很爭氣的暈了過去。

今天我叔公搬房子,我過去幫忙,所以只更一章,抱歉了啊!

如果覺得好看,幫忙點個月票或者啥的,謝謝了啊!!!

在這裏推薦一下我朋友寫的一本書《茅山捉鬼錄》 有空的可以去看看

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在滅了畫皮鬼後已經很久沒有再遇見鬼了,這樣的日子一直到了國慶。

“老大,晚上請你去吃燒烤啊。”我懶散地趴在桌面上,和我的新同桌林鎣說道;阿武貌似看得出我對林鎣有意思,於是就當了個老好人,就把我原配同桌胡昆建調走,把她換來了,真的是送走星星,來了月亮。

“好啊,你請客我就去。”她擡起了在看手機的頭,笑了笑對我說道;自從我出院以後,她對我的態度明顯好了很多,嘿嘿,看來小爺我真的是風度翩翩,英姿颯爽,貌比潘安。

正當我和她聊的水深火熱的時候,前面的吳煌出來煞風景了,“嘿嘿,均寶貝,我聽見了,晚上你們要去吃燒烤。”吳煌回過頭一臉猥瑣地笑道,林鎣立馬給了他一腳說道“小夥子,有些事情不要知道的太多,不然,死的早啊!”

“行,你們夫妻兩個欺負我一個,我怕你們!”吳煌給踢了一腳後,立馬忿忿地說道,說完就趴在桌面上假哭道,“你們夫妻兩欺負我一個孤家寡人,都欺負我~”

“行行行,晚上帶你來就是了。”我無奈的說。

吳煌一聽,立馬對我笑道,“知道你好,均哥哥,mua!親一個。”

“滾!”

“喂,老大,我和吳煌在文公橋頭的那家燒烤店等你。”

半小時後,林鎣穿着一件牛仔衣,裏面穿着一件白色T恤,下面穿的是短褲,還把原來綁起來的馬尾放了下來,平常在學校裏天天看她穿校服都感覺好看了,現在,她特意打扮了一番,我看的TM都呆了。

過了幾秒後,她笑了笑說道“怎麼,不好看?”

我嚥了咽口水,說道“沒沒沒,很好看。”這時,吳煌又TM出來煞風景了,他揉了揉肚子,說道“林鋆,你怎麼還不點燒烤,我都要餓死了,晚上你請客,我特地不吃晚飯過來。”

林鎣聽了後,說道“林鋆,你就先點吧。”說完,就低頭玩手機去了;

我惡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心裏罵道“cnm的吳煌,以後我死也不會帶你來了。”我罵完後瞬間換了一個笑臉對我未來女友說道“老大,你要吃什麼?”

“茄子,翅膀,黃瓜,刀鰍魚,脖子肉,韭菜,雞柳,大腿…..”林鎣擡起頭後,想了想說道。

我一聽,笑容直接凝固了,說道“你直接和我說除了白粿,其他都要就是了”

“是哦!除了白粿,其他各來十串!”林鎣一副呆萌的樣子說道。

“老大,我要也是!”吳煌在一邊吼道。

上菜後,我本以爲林鎣是一副淑女樣子,細嚼慢嚥,可誰TM知道林鎣萌妹子的外表下卻有着一顆女漢子的心,不過,我就是喜歡她。

她直接拿起一把大腿,直接一口咬下去,說道“小均子,叫老闆啤酒再上幾瓶。”

我苦笑道“是,老大!”

看見林鎣吃的這麼不亦樂乎,我心裏也挺開心的,在幫她擦嘴的時候還隨便摸了摸她的臉,咳咳,不要把我想歪,我可是正人君子。

但是,煞風景的人多的是,就像一邊的吳煌,現在正給辣的一把鼻涕一把淚的找我要紙張。

“誰**啊!我**!誰**啊!還是我**!”這時,我的手機響了起來,咳咳,我的哮喘又犯了,這個鈴聲不是我調的,是林鎣,她說這個鈴聲和我很配。

“喂,林鋆啊,快過來七中後山,我TM又遇見鬼了,這個鬼還很強啊”電話一頭直接叫出了我的名字,我TM都不懂他是誰,就問道“你誰啊?”

“哎呀,我林政旭,你電話我是通過警局調查找到了,快點過來,我頂不住了”臥槽,原來是林政旭,媽的,還去調查我電話,又要我去打鬼,鬱悶了。

我皺了皺眉,看着林鎣,心裏想到底去不去,林鎣看了我一眼,笑道“快去吧,去幫你朋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