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摸了摸口袋裏的手機,心裏面已經決定,一定要尋一個機會給老爺子發一條短信,問問南宮池墨身上的解救之法。不問過老爺子得到最終的答案,我是無論如何都不會死心的。

“二夫人!死者爲大,還請爲故去的先夫哭喪。”那個戴墨鏡的保鏢在我發呆想事情的時候,陡然發聲,把我一個給驚醒了。

“哦,好……”我被突然的驚嚇,弄得心跳的速度快了許多,但還是應下來了。

哭喪也是江城的一個習俗,有錢人家大部分都是請人來哭。

因爲哭喪要耗費力氣,更需要投入感情,我就聽說我們系裏有家庭條件不好的。大着膽子就去殯儀館給人哭喪,聽說有一次感情投入的太過了,居然活活哭暈過去了。

不過,她哭暈一次也算值了。

金主特別感動她的敬業,給了一個大紅包,讓她這一次哭比哭好幾次喪都賺的多。只是那一次爲旁人哭喪,感情太過投入太過悲傷,哭傷了身子,一連病了好幾天纔回去上課。

看現在這個境況連君宸是不打算請人來哭,而是想讓我來爲凌翊哭喪。

想想應該是想讓我知難而退,我這個身體狀況,要替凌翊哭喪,不死也要脫層皮。可那個保鏢說的也沒錯,凌翊是我的丈夫,我理應爲他哭喪,祭奠他的在天之靈。

我的手指頭緊緊的攥住了手裏的那隻銅鈴,機械的輕輕搖了幾下,又扔進紙錢在銅盆中。

稍一回憶過去和凌翊相處的日子,眼淚止不住的就從眼眶裏滑落,心頭的委屈和思念變成了浸了水的海綿,堵在了心臟的正中央。

身體裏所有的血液,匯聚在心臟的時候,都好像融入到了一塊冰中。

脣已經開始顫抖,從嗓子眼裏硬是抖出了兩個傷痛的字眼,“君耀……君耀……君耀……”

那一刻,淚如雨下。

我滿腦子都是那天和簡燁婚禮上,他從臺下跳上來,那般英姿颯爽、冷傲威嚴的樣子。那時候的太陽光明媚極了,哪裏想這幾天這般陰霾。

婚禮那天,燦爛的天光把他的側臉勾勒出了一條帶着輝光的線條,就好似一尊不可隨意仰視的天神。

悲傷的情緒已經融入到了我的靈魂心深處,我撫摸着自己的肚子,在淚水模糊中,被銅盆的火焰烤的的難受。我不停地喊他的名字,小聲的反覆的叫喊着,希望他能聽見我的呼喚,從靈柩裏重新站起來。

“請二夫人大聲哭出來!你如此小聲的哭泣,如何能讓連二公子的魂魄在九泉之下的陰曹地府得到安息?”戴墨鏡的保鏢再次提醒我,聲音冷漠而又帶着命令的口吻。

他大概是覺得我已經沒有多餘的力氣用來大聲的哭泣,嘴角揚起一絲笑意,一副刁難成功的樣子。

這個戴墨鏡的保鏢,剛纔在和旁邊的道士交流的時候,我已經知道了他的名字。也大概瞭解了,他在連君宸身邊具體的身份。

他叫方左一,現在是連君宸身邊的貼身保鏢,只負責近身照顧連君宸的安全。順便再像狗腿子一樣,幫連君宸像現在一樣差遣我。

我身子一顫,想想應該是剛纔在連君宸臥房裏發生的事,讓他心裏產生了不痛快。纔會授意方左一出面,借用哭喪來刁難我。

我若不大聲的哭出來,難免落人口實,這樣一來大概正中他的下懷,眼下也只有真的痛哭出聲這一條路可以走。我把頭輕輕一低,低聲說道:“好的,我明白連先生的意思,我……我努力讓君耀的靈魂得到安息。”

有些悲傷根本不需要醞釀,只需要把壓抑在心頭悲傷的情緒釋放出來。少頃,跪在凌翊的靈柩旁的我就不禁悲從中來,雙膝在悲痛的唆使下凌亂的朝棺木膝行了幾步,抱着靈柩撫棺大聲痛哭。

心頭難受到了極致,絲毫不用演技“哇”的一聲大哭了出來。

痛哭出聲的那一刻,我自己都被嚇了一跳。

那種哭聲簡直比殺豬時的尖叫,還要撕心裂肺。

完完全全我這一段時間內鬱結的痛苦全都發泄出來。哭聲已經超出了我自己所能控制的範圍。是越哭越大,嗓子被撕扯着都要啞了,可是我卻覺得不疼。

緊緊的抱住裝着凌翊的棺槨,在情緒的催動下,我的心痛的如同萬箭穿心一般。隆起的小腹靠在棺壁上。冰涼涼的觸感,似乎在傳達給寶寶,他的父親已經不在的事實!

寶寶沒法出來和我交流,可我似乎也能感覺到他好像知道凌翊走了。寶寶從內心深處發出來的悲傷和痛苦的感覺,我竟然能夠在同一時間感受到。

我腹中孩子失去父親的痛,感染着我所有的情緒,和身上每一處神經。

這一哭好像完全停不下來,哭的昏天黑地。

我覺得嗓子有一股腥味,發乾之後,便喊不出任何聲音。

可眼眶裏的淚水還在不停的流着,眼底早就哭的紅腫麻木,眼睛看東西也看的比較模糊了。

原來哭喪真的是要人命,情緒一旦和哭聲融匯在了一起,根本就沒法停下來,成了真正的悲傷逆流成河。就連那個專門給人哭喪的同學,都在情緒的渲染之下,活活的哭暈過去。

更何況……

凌翊是我一生的摯愛呢?

“你可不可以不要走?”我執着的抓着靈柩的側面,使勁去看棺材裏的人,已經是失去理智了。我忘記了凌翊只是魂魄出竅,腦袋一熱,只剩下爲數不多的幾個念頭,在腦子裏反覆的轉悠。

他會醒過來嗎?

連君宸說過南宮家有辦法讓他醒來!

這樣他就不用躺在冰冷的棺材裏了……

之前一直都在控制自己的情緒,現在有人強迫我哭了,我反倒得到了釋放。

我哭得稀里嘩啦都忘了自己姓什麼,有個男人將我的臉強行的扭到他面前,冷冽的看着我,“丫頭,我不許你哭了!我不許你再爲他哭了!”

眼前漆黑一片,虛汗在額上都冷透了。

我看不清楚眼前的人是誰,卻知道這個人一定就是連君宸,我淡漠的笑了:“真是惺惺作態!如果不是……不是大哥授意方左一,讓我爲自己的丈夫哭喪嗎?如果不是你,我會哭得這般難過,我把繃住的那根弦弄斷,我會會這般思念他嗎?既然都已經逼我到了絕境,你……你怎麼又……咳咳咳……”橫加阻攔!

話還沒說完,接下來要說的話,就被我自己劇烈的咳嗽所掩蓋。

“我……我原以爲你會知難而退的,丫頭,你現在身子虛。怎麼能輕易這樣哭出來,損耗身子的元氣,你肚子裏連家的骨血不要了嗎?”他一把將我摟進懷中。

我沒力氣抵抗,可語氣卻是堅定無比,也誠懇無比,“我知道你刁難我,你越是刁難我,我越要迎難而上。我相信我的寶寶,寶寶他……會和我一樣堅強,陪我一起努力下去。 鬼萌小小妻 大哥,他是我丈夫,如果真的需要哭喪,我願意!”

“你看清楚,我!我連君宸,纔是你六歲時,在雙方高堂見證下,所定下的未婚夫。我纔是名正言順的那個人,他……二弟只是爲了報復我,才把你搶走!”他如同野獸一樣的聲嘶力竭的咆哮,那平日裏精緻的紳士僞裝蕩然無存。

他就好像是領地被人入侵的獅子王,渾身都是狂野的殺氣。

他緊緊的將我身體癱軟的我用力的揉進他滾燙的胸膛上,身上帶着淡淡的菸草味。

那種味道混合了古龍水的味道,讓人一聞之下有些不安,緊接着他神情而又凝重的說道:“我找了你這麼多年,只是沒找到,我要是早知道簡燁那個小畜生婚禮上拋棄的人是你,我絕對不會任由他羞辱你的。丫頭,回到我身邊好不好?” 連君宸那話說的擲地有聲,字字似是戳進了人的心上。

可我的心卻早就已經死了,竟然沒有任何的感覺,甚至根本就不在意我兒時的婚約。我現在認定了凌翊,不管以前發生了什麼……

我只要凌翊!

我推搡了一下他的堅硬的胸膛,發現沒辦法掙脫,才用了緩兵之計,“大哥,你鬆開我好不好?南宮池墨還有南派的那些道士都在,這樣穿出去不好……七歲以前的記憶我都忘了,你……你能給我點時間嗎?”

“能,當然能!”他的情緒一度有些激動。

我又柔聲的安撫他,“讓我給君耀最後守孝一段時間吧,到了頭七,他的魂會回來看一眼。然後,就……就永遠的去了陰曹地府。這樣讓他看見……不好!”

雖然知道魂魄最終的重點,是幽幽泉流的下游,幽都。

可我爲了迎合普通人聽信晚期民間傳說,自小相信陰曹地府的思路,順坡下驢的說了人死後會在陰曹地府。

其實在道教佛教之前,中土本土的宗教,就是告訴大家人的魂魄死後歸入幽都。順着幽都的泉流歸向大海,然後又從歸墟海底眼中,重新進入山川水脈,融入自然當中。

如此輪迴,終有一日,還是會匯聚成三魂七魄,返回到人世間。

這種投胎轉世的方式,更加自然,也算是輪迴的一種。但並不能滿足人追求永生輪迴的幻想,所以纔有人虛構的六道輪迴那樣能夠滿足人靈魂不死不滅的滿足感,而且傳說中的陰曹地府也更加符合當時人們所生存的時代背景。

“我陪你一起守孝,丫頭,你別再哭了。”他揉了揉我的髮絲,緩緩的將我鬆開來。低垂的目光如同月光般的柔和,指腹一點點的擦去我臉上的淚痕。

我靜靜的瞧着他,也不說話,心頭其實是死水一潭。

我心就好像死了一樣,對連君宸的這種做法,根本就沒有任何感覺,反正只要能讓他放開我就成。視線緊緊的盯着裝着凌翊屍首的靈柩,滿腦子都是他那張帶着邪異笑容的臉孔。

連君宸微微皺了下眉頭,但並未說什麼,回到原處兀自跪拜燒紙。

在靈前燒紙的守孝的日子過的很快,一晃就如同白駒過隙一般過去。跳大神的道士,換了一批又一批,一個個即便下去輪班休息了,上來也是沒精打采的。

情籤豪門 我和連君宸沒吃沒喝的,居然在靈前堅持到了凌翊死後第六天。

江城的大雨早就已經停了,放晴了兩三天,這兩天又開始變成了死氣沉沉的陰天。鉛雲壓城,好似要將所有人都壓的喘不過氣來。

在這幾天內,我眉心塗抹的太白大人的血,曾經換過一次,以防時間久了失去效用。可全程,我連上廁所那個叫做方左一的保鏢都會跟着我。

也不知道是不是連君宸的內心更加變態扭曲了了,我在裏面方便,那個該死的方左一居然在外面開信號屏蔽器。

我在裏面別說打電話了,連一條短信都發不出去,更別說是找老爺子和宋晴求救了。我心急如焚,南宮池墨的身子一天不如一天,每每總是在靈堂中被嗆得咳嗽。

喉嚨裏嘔出血,也不會當着門中的手下的道士真的吐出來,全都是自己給嚥下去的。在我的觀察中,他掌心內還曾經從腹腔內吐出過血塊,說明臟器的功能越來越弱了。

我……

我真的不希望,凌翊死去之後,南宮池墨又跟着離開。

這樣的打擊,換了誰……

也是受不了的!

南宮池墨不是連家人,並不需要跪拜,他就雙手背在身後,這就會這麼安靜的站在我們身後陪着。他身子虛弱,稍站一會兒便是額上起了虛汗,卻執拗的不肯休息。

那些個南宮家南派的道士,偶爾也會像南宮池墨請示和交流。

商討的事宜,無非是和高宅有關的一些話題,我聽不真切,只能聽到零星的一些話頭。說是高宅的老太太被弄死之後,高宅裏的女主人就難產了之類的……

倒是,他們頭七如何招魂的事宜我聽了個仔細,他們認爲凌翊是被狗煞奪走了心臟。現在屍體經過乾燥保存並沒有被破壞的很嚴重,只是身體裏缺少水分而已。

如果能在全國上下,找到匹配的心臟。

把這一顆匹配的心臟移植給凌翊,再在十字路口開壇招魂,是有希望把凌翊的魂給召回來。

只是這麼一做,凌翊很可能就不是純粹的活人。

身上的三盞明燈,鐵定是要比一般人要暗上許多。身上火氣不足,整個人都會變得陰氣森森的。那些南宮家的道士,還勸連君宸要三思,讓他如非萬不得已,千萬不要逆天而行。

連君宸似乎打定了主意,根本就聽不進去任何勸告,每一次聊到這個問題,都是斬釘截鐵要讓這羣道士給凌翊還陽。

我長時間的高度疲勞,讓思考能力下降。

思來想去,我一直搞不清楚一個問題。凌翊的魂魄去了鬼域,按道理來說他們這幫道士就是本領破天,那也是沒法把魂魄召回,讓凌翊從鬼域回來的。

可能是我心裏還抱有幻想吧,我總覺得這羣道士,沒有想象中那麼簡單。

也許……

真的有萬一呢?

萬一凌翊真的回來了……

這想法當時疲勞過度的情況下並不覺得天真,但是但凡我腦子清醒,也不會對這種事情抱有任何憧憬。

正這樣美好的幻想着,連家的大門傳來了敲門的聲音。

要知道凌翊死去的頭七天,連家大喪,連君宸連公司都扔出去給別人管。至少我在靈堂守孝的期間,也只有簡燁這隻沒頭蒼蠅敢來惹事。

除此之外,再也沒有其他人。

我跪了太久,反應都不靈敏了,半天才回過頭去看。

就見到門口站了個皮膚白皙,穿着一身白色長裙的姑娘,她鬢邊也別了一朵白花。一看到我,就將我渾身都覺得冰冷的身子摟在了懷裏,“蘇馬桶,你的身上好涼,瘦了好多,皮膚也好……你這麼虐待自己,是打算殉情嗎?”

宋……

宋晴居然來了。

我突然有種晴天霹靂,束手無策的感覺。

這個連家本來就邪門的很,我和凌翊住進來被狗煞牽連了也就算了。宋晴是我最好的朋友,在這個時候來到連家來找我,這不是讓我的心更加亂嗎?

我用力的推開她,語氣有些冷漠:“你怎麼來了?”

從南城到江城有短途的飛機,但是要價要兩千多,費用並不算低。 古畫迷局 如果坐長途大巴的話,算上路上的時間,應該要一兩天的時間。

看宋晴風塵僕僕的提着大包過來,大包上沒見機場託運的貼條。

應該是囊中羞澀,坐了大巴趕過來的。

“怎麼當了闊少奶奶了,就不興讓我這個窮酸朋友來看看?要不是……要不是爺爺讓我來給你送口訣,我纔不過來了呢。”宋晴對於我的冷漠的確是愣了一下,但馬上就厚着臉皮自己給了自己臺階下,順便還酸了我兩句。

我心頭憋着一口氣,恨不得立刻就拿了掃帚把她給趕出去,讓宋晴本人不要攙和進連家的這些破事裏。

可旁邊有這麼多人,我也不方便說出實情,只能甩了臉色,低頭繼續燒紙,“我不知道你說什麼,今天是我丈夫的頭七,還希望你不要來打擾。”

“頭七就更要注意了,你要是在頭七趕去招魂的路上暈過去,或者別的怎麼樣,是會驚擾到連二先生的亡魂的,那可是要得不償失的。”宋晴絕對是刀子嘴豆腐心,被我這麼冷漠的拒絕,還是非要留下來不可。

接下來,宋晴發揮了熱心大姐的本領。

又是強迫我喝水,又是給我喂粥的。

她就好像來之前早就算準了我沒吃沒喝好幾天了,早就把吃吃喝喝的放在保溫壺裏帶來。嘴裏光說狠話了,可還是溫柔的伺候我吃喝。

我面對宋晴掏心掏肺的做法,心裏早就感動的一塌糊塗。

嘴上實在沒法說她,只能任由她隨便折騰。

吃飽了喝足了,肚子裏的吃食一消化,就要進五穀輪迴之地走一遭。我突然間想要方便,只能把手裏面的紙錢給放下了。

宋晴好像早就料到,我吃飽了就想要拉屎,挽着我的手進了連家的洗手間。

那個方左一依舊是在門口守着,宋晴把我拉到了洗面臺下面說話,“蘇馬桶,凌翊怎麼會出事呢,他可是幽都的……”

宋晴幾乎知道我和凌翊全部的事,我把什麼都告訴她了。

我爲了防止有人監聽,用好幾天都在摸紙錢的臭手堵住她的嘴脣,兩隻手指頭從口袋裏掏出了那張南宮池墨給我的,摺疊成了愛心形狀的符籙給宋晴看。

雖然符籙被摺疊過,但是透過背面印出來的硃砂印,還是能看到部分符咒上的筆鋒。 麻辣天女 一看到我手裏頭的符籙,她就清楚了是怎麼個情況,知道可能有人在附近監聽。

她很聰明,在手機上打了一行字,告訴我老爺子讓她過來其實就是送那段我在電話里根本就記不住的口訣訣竅。

口訣的內容,宋晴寫在了a4紙上,最後折成了很小一塊,塞在我口袋裏。

如果有時間要我必須及時背下來,否則將來要用的時候,突然想不起來,那可是要悔之晚矣的。

我稍微掃了一眼,就覺得有些眼暈了。

文言文的東西就跟數學對我來說的意義是一樣的,讓我做一些應試教育的題目也就算了,要是考驗我實際操作真的有一定的難度。

我把a4只塞進了口袋裏,坐在馬桶上方便了一下。

宋晴突然在手機上又打了一行字,問我是不是還想問有關於陰陽先生被反噬的事情。看到這幾個字,我就知道宋晴當時是把我的話放在心上了。

馬上的我就點頭如搗蒜,我當讓還想問了。

不過陰陽先生這一行我雖然瞭解的不多,但是也知道被反噬有很多種,其中最常見的就是被自己豢養的鬼物所反噬。比如說煉化的小鬼本來就心懷恨意,忽然有一天強大起來,不受控制了,就會反噬其主。

可南宮池墨這種,可是被自己開壇做法召喚來的厲鬼魂死了以後,由於二者之間有同根同源的聯繫,纔會被牽連至重傷。

裝在殼子里的女人 也不知道,老爺子有沒有交代宋晴這一方面。

在廁所裏面用文字交流,還是很累的,隨便幾下就耽誤了不少時間。

打了半天字,我才成功的把自己想問的問題打出來,“老爺子有沒有說,被自己開壇做法請來的邪祟反噬了,該怎麼處理?”

就聽到洗手間門外傳來了一陣陣不耐煩的敲門的聲音,外面的方左一似乎是等得急躁了,“蘇小姐還不打算出來嗎?”

這回我真的是被氣的笑了,我作爲連家二公子的妻子,上個廁所也被限制時間了。

要是在學校宿舍裏或者在家裏,那還不是愛蹲多久蹲多久。

我冰冷的笑了,“方保鏢,我便祕而已,你至於在門外使勁催嗎?你就算不在門口看着,我還能從馬桶裏鑽這跑掉不成?”

“二夫人,你別以爲你們在裏面做什麼,我不知道。”他的聲音同樣是那樣的蔑然,“你以爲你們在手機上打字交流,我就不知道你們在聊什麼?”

我的心一驚,頓時覺得害怕了。

連君宸爲了監視我,不會變態到在一樓的洗手間裏裝監控探頭這種東西吧?

我隨手抽了一本雜誌遮在了膝蓋上,雙眼在房間裏四處搜尋,宋晴也在幫我一同的去找這個看不見的針孔攝像頭。

我蹲在馬桶上,把所有能看到我和宋晴短信位置的方向都排查了一遍,卻始終沒有找到那顆藏在暗處的鏡頭。

這可把我惹急了,額頭上都出了汗液了。

我爲了和簡燁一起上課,還特意選修了一門刑偵,對於找針孔攝像頭這麼簡單的事情。對我來說應該是沒有任何問題纔對,眼下居然是怎麼都找不到。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