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會賠你,乖乖聽話。”龍少決眼裏浮上一道寵溺的笑意。

“你說的哈,賠我。”楊暖暖指着龍少決的臉道。

“恩,我說的。”龍少決點頭。

楊暖暖慢慢地鬆手,龍少決大手用力一扯,打底衫被龍少決一手甩開。

龍少決抱着楊暖暖順勢轉了半個圈,他帶着楊暖暖倒在了沙發上。

龍少決把楊暖暖壓在身下,腦袋本就昏沉的楊暖暖,被他這麼一轉,頓時覺得天旋地轉,眼冒金星。

趁着楊暖暖眩暈的這段時間,龍少決褪去簡單的解開了自己的衣服。

褪去衣服的龍少決再放覆身而上,楊暖暖看着龍少決,突然驚恐的尖叫。

龍少決低頭封住楊暖暖的嘴巴,楊暖暖用力的拍打着龍少決的後背,憑她怎麼用力都無濟於事。

千鈞一髮之際,楊暖暖一把推開了龍少決,她大喊着道:“去我房間,我不要在這!”

龍少決沒說話抱起渾身赤-裸的楊暖暖朝她的房間走,不長的一段路,龍少決走的很慢,走路的過程中,該有的動作,一樣沒停。

靜謐的深夜,諾大的莊園外,薔薇花盛開的依舊濃烈,夜風平地起,一望無際的花海緩緩涌動,如同海潮一般。

火紅的薔薇花中站在一個穿着白衣的男人,那個男人烏黑柔順的頭髮用一根看起來很破舊的布條捆綁。

阿king白衣黑褲,腳上沒穿鞋,他展開雙臂站在花海之中,頭頂上空,墨色的穹頂嵌着上一輪碩大的明月。

月光柔和,細細的月華傾瀉在阿king的身上,身旁薔薇花盛開。

風緩緩拂過,阿king面色如月,氣質清冷,高貴典雅的如同月光之神。

阿king靜靜地的佇立在花海中,站在月光裏。

花海中有一條供人通行的石板小路,遠處有腳步聲不緊不慢的傳來。

腳步聲越來越近,一個穿着白裙子的女孩,手裏拿着一件黑色的毛妮外套從花海的盡頭而來。

少女白裙飄飄,一頭烏黑柔順的長髮披在身後。

女孩長得很漂亮,小臉大眼瓊鼻高挺,一雙看起來黑白分明的大眼睛中帶着森森邪氣。

這個女孩五官長得和楊暖暖一模一樣,不對,這個女孩子的五官長的比楊暖暖還要好看。

她是由阿king親手打造出來,按照楊暖暖的模樣畫出來的少女,細看之下,她的模樣比楊暖暖的還要精緻。

但精緻的少女,渾身上下透着一道陰森森的邪氣。

楊暖暖周身縈繞着一股如同陽光一般的熱情,她很靈動,很生動,總是活力四射,蓬勃的生命力很是動人。

“主人,天冷了,我給你拿了一件衣服。”女孩去到了阿king身後,她低着頭嬌羞的開口道。

和她這個人一樣,這個女孩說話的感覺讓人聽得毛骨悚然。

明明聲音動聽的如同泉水敲打着巖壁,但字裏行間流露出來的邪氣,讓人聽着渾身不自在。

阿king聞聲放下手臂,他轉身,看着眼前這個‘楊暖暖’。

“主人。”‘楊暖暖’的模樣更加嬌羞了。

泰國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視頻曝光 撲倒男主好飢_渴!!請關注微信公衆號在線看: meinvxuan1 (長按三秒複製)!! “主人,你爲什麼要這樣盯着我看?是我做的有什麼不好嗎?”‘楊暖暖’疑惑的瞪大眼睛問。

一雙黑白分明的大眼睛瞪得老大,圓溜溜的眼睛裏閃着疑惑,乍一看,可愛乖巧的就像兔子一樣。

但不能細看,若細看之下,這個‘楊暖暖’眼底的森森邪氣彷彿帶着嗜血勾人的魅惑。

一眼是聖潔乖巧的天使,兩眼是吃人肉喝人血的怪物。

……

阿king不言,他站直身體,涼薄的脣瓣上勾起一道自嘲的笑意。

假的就是假的,五官畫的再像,同一個世界上都不會出現第二個。每個人都是獨一無二,不可替代的。

“主人,天冷了,我給你送衣服來了,你不冷嗎?”‘楊暖暖’表情有些委屈巴巴的。

爲什麼人家好心好意的給你送衣服,你連正眼都不看我一眼。

阿king轉身,他手臂一揮,嘣一下,‘楊暖暖’雙手拿着的衣服頓時燃燒,幽幽的藍色火焰映襯着她的臉蛋。

‘楊暖暖’的臉被火光照亮,幽幽的藍色火光,看起來無比滲人恐怖。

寂靜的夜裏,滿園盛開的薔薇花海中,阿king無聲無息的大步離開,花海隨風涌動,馨甜的花香染了阿king一身。

‘楊暖暖’懷裏的衣服徹底燃燒殆盡,最後化作一捧青灰,風一吹,洋洋灑灑的灰塵完全消失。

“呵呵。”‘楊暖暖’站在原地,她嘴角揚起一道邪氣十足的陰笑。

沒關係的主人,是你造就了我,給了我意識,你是我的愛人,也是我的父親,不管你對我是什麼態度,都沒有關係,一點關係都沒有。

整整一個下午,加上夜晚,龍少決就像是瘋了一般,不停的索取,不斷的佔有。

帶着幾分醉意的楊暖暖,體內的所有熱情都被酒精釣了出來。

從被動的享受龍少決帶給她的快樂,到主動去佔領龍少決的領地,楊暖暖在這兩者之前轉換自如。

那個過程,即便天地將在下一秒毀滅也不能阻止他們。

同樣都是第一次的兩個人毫不生澀,他們就像是之前有過無數次的親密接觸一般,默契一百分,兩具身體契合的天衣無縫,一切都完美的不像話。

天快亮了,楊暖暖的房間中滿是曖-昧的情-欲味道,龍少決滿足的睡在楊暖暖身側,他的的手放在楊暖暖的胸上,腿壓在楊暖暖的身上。

楊暖暖睜着眼睛,她眼神一片清明,靜靜地的望着天花板。

就這樣了嗎?

楊暖暖扭頭盯着龍少決看,睡睡中龍少決容貌俊美,五官少了白天時的戾氣和霸氣。睡睡時的龍少決模樣看起來很乖巧。

楊暖暖你喜歡他嗎?

楊暖暖悄悄地的在心裏自問,好像是喜歡呢?

楊暖暖並不確定自己的心,但是她肯定的事自己絕對不要嫁給龍少軒。

龍少決,龍少軒,從長相上區分,他們無限接近於一個人,就算長得很像也說明不了什麼問題。他們是兩個人,兩個完全不同的人。

楊暖暖翻了一個身,她雙手緊緊地的抱住了龍少決的胳膊,閉眼,沒一會楊暖暖就睡着了。

楊暖暖本來就很累,身體很疲憊,加上無形的卸去了心中的一塊巨石,楊暖暖抱着龍少決,睡得很安心。

楊暖暖再次睜眼是被龍少決吻醒的,他醒了之後看到懷裏睡顏乖巧的楊暖暖,沒來由的欲-火在心間燃燒。

龍少決就像品嚐食物一般,不停的親-吻着楊暖暖,親吻着她全身上下的每一處地方,一寸肌-膚也不放過。

楊暖暖閉緊眼睛,她睫毛一顫一顫,她厭煩地伸手推開龍少決的腦袋:“煩死了,我要睡覺!”她語氣嬌怒。

楊暖暖的手抵在龍少決的立體俊美的臉龐上,龍少決拿下她的小手,放在嘴邊吻了兩下道:“乖。”

話音未落,龍少決覆身而下。

楊暖暖實在被他折磨的受不了了,她猛地睜開眼睛,瞪着眼神迷離,表情動-情的龍少決一字一頓的說:“你再動我一下,我就跳樓。”

龍少決的幽深的眼眸中染着情-欲,他靜看着楊暖暖,沒說話,直接用動作回答楊暖暖的問題。

感覺到他的猛然用力,楊暖暖抿緊嘴巴,不讓自己發出一點聲音。

龍少決覆在楊暖暖的身上不語,呼吸沉重,楊暖暖握成拳頭的手狠狠地的用力。

指甲扎進手掌心,楊暖暖閉着嘴巴,努力的不讓自己發出那一聲讓她臉紅心跳的動靜。

楊暖暖突然翻身,龍少決毫無防備,身上的動作停住了。

楊暖暖道:“你再亂動,我真的要跳樓了,現在就跳,光着身體就跳下去。”

龍少決放正楊暖暖的身體,他低頭伏在楊暖暖的耳邊沙啞着嗓子說:“半個小時,最後半個小時,乖。”說着他親吻着楊暖暖的臉頰。

楊暖暖突然躬身,她張嘴一口咬住龍少決的肩膀:“好,半個小時。”

楊暖暖咬住龍少決的肩膀就不鬆嘴,他越用力,她也更加用力。

貝齒合緊,楊暖暖滿嘴鮮血,她的牙恨不得都嵌進龍少決的骨肉之中。

四十分鐘之後,楊暖暖咬肌痠痛,她實在沒有力氣了,認命的鬆口,渾身酥軟的躺在牀上。

楊暖暖認命的躺在龍少決的身下,她側着頭,眼睛半閉,捲翹濃密的眼睫毛在陽光的照射下,眼瞼下映襯着一把卷翹的小扇子。

烏黑柔順的頭髮散在枕頭上,她臉色蒼白,無精打采,整個人看起來疲憊嬌-弱,像是一朵蔫了的花朵。

龍少決看着她,翻身而下,他長臂攔過楊暖暖,把她抱在懷裏。

楊暖暖全身上下一點力氣都沒有,除了眨眼呼吸,她沒有任何反應。

楊暖暖被榨乾了。

龍少決擒住楊暖暖的嘴巴,輾轉吻了片刻,他伏在楊暖暖耳邊歉意十足的虔誠道歉:“對不起。”

楊暖暖聽到他道歉,有些詫異,她疑惑的擡眼,爲什麼要道歉?

楊暖暖黑白分明的大眼睛,一下撞進龍少決幽深充滿無限溫柔的眼眸中。

龍少決的大手溫柔的一下一下的撫摸着楊暖暖的長髮,他說:“我太開心了,沒有照顧你的感受。暖暖,我……”

我是第一次這種話,龍少決還真不好意思說出口,畢竟他也是奔三的高齡了。

楊暖暖有氣無力地問:“你什麼?”

泰國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視頻曝光 撲倒男主好飢_渴!!請關注微信公衆號在線看: meinvxuan1 (長按三秒複製)!! “我愛你啊。”龍少決低頭吻住楊暖暖。

楊暖暖表面沒什麼變化,心底各種滋味交纏在一起,說不好的複雜情緒堵在楊暖暖的心裏。

楊暖暖動了幾次嘴巴,想要說話,最終她什麼話都沒說出來。

“我餓了,我要洗澡。”楊暖暖推開龍少決,她一把大力的拉過被子。

楊暖暖裹着被子想要下牀,她一動,身下傳來一股異樣的感覺。楊暖暖愣住了,縮在被子地下的腿緊緊地夾在一起。

龍少決看着呆若木雞,身體僵硬的楊暖暖,他立馬明白了是怎麼回事。

輕笑兩聲,龍少決攔腰抱起裹着被子的楊暖暖。

龍少決抱着楊暖暖往浴缸裏放滿了熱水,放好熱水,他動作輕柔,小心翼翼的把楊暖暖放進浴缸,扯過被子,扔出去,他也坐進了浴缸裏。

“洗澡!洗澡!不許亂動!”楊暖暖大喊怒吼。

“我就是在幫你洗澡,沒有亂動。”龍少決的話裏帶着詭計得逞的笑意。

一個小時之後,龍少決從浴室裏走出來。他上身赤-裸-着,下半身掛着浴巾,頭髮溼噠噠的往下滴着水珠。

龍少決整個人顯得神采奕奕,精神頭十足。

龍少決走進楊暖暖的房間,打開她的衣櫃,看着楊暖暖擺放整齊的內衣各種嫌棄。

楊暖暖的內衣都很保守,特別保守,不僅保守,而且極土!

再看她的衣服,大部分都是廉價的便宜貨,龍少決伸手撥起楊暖暖的衣服一件一件地看,她的衣服不多,沒有一件能入得了龍少決的眼。

楊暖暖工作了許久,以前她天天見鬼,她所有的收入基本上都奉獻給街頭的江湖騙子,假道士,假和尚,冒充僞劣的驅鬼驅魔神器買了一堆。

她不在乎衣食住行,就是珍惜自己不值錢的小命。

還泡在浴缸裏的楊暖暖大喊:“衣服呢,讓你拿個衣服,你怎麼這麼磨嘰啊。”

龍少決沒有拿衣服,他拿起楊暖暖的手機,撥通金俊的號碼。

電話那頭金俊道:“老大,有何吩咐,我現在很忙,小事找你找黑老大,大事你找左爺爺,再見。”

金俊的聲音聽起來一本正經,語速和聲音就像是電話錄音。

龍少決說:“馬上派人送兩套衣服到楊暖暖家。”

“咦咦咦~”電話那頭的金俊傳來一陣怪聲。

金俊壞笑着問:“老大,你和楊暖暖怎麼了呀,怎麼過了一天一夜就沒有衣服穿了呢?”

“給你五分鐘。”龍少決說完掛斷電話。

正在酒吧的金俊對着手機大喊,他真的很忙,他現在離楊暖暖家真的很遠,五分鐘的時間是肯定不夠的。

金俊再重撥楊暖暖的電話,龍少決已經把他屏蔽了。

可憐的金俊頂着下午的烈日,狂奔在秋日的街頭。

金俊速度快的驚人,他從路人身邊掠過,路人傻眼的愣在原地,剛剛路人好像看到有個人影,等路人回神的時候,金俊模糊虛無的身影早就消失了。

三分鐘的時間,金俊到達了楊暖暖家樓下。

不敢耽誤時間,金俊繞到了住宅樓後面的陰暗處。

一個穿着白裙子,紅色高跟鞋,留着黑長直的女孩子早已經提着衣服站在哪裏等了金俊許久了。

金俊手插在口袋裏,酷酷的走向那個穿着白裙子的女生:“翠花,衣服呢?”

“已經準備了。”提着衣服的翠花轉身,當她轉身時,你會發現,她的兩面都是後背。

金俊接過翠花手裏的衣服,走了兩步金俊的身影直接走進結實的牆壁中。

楊暖暖家,龍少決蹲在浴缸前,楊暖暖除了腦袋,她整個人沒進滿是泡泡的浴缸中。

楊暖暖警惕地盯着龍少決,眼睛瞪得圓溜溜。

龍少決笑道:“這麼緊張做什麼?”

楊暖暖回答:“我沒緊張。”

“是嗎?”龍少決輕微動了一下。

楊暖暖幾乎是條件反射性的捧起一捧水就朝龍少決潑過去,楊暖暖大喊:“滾開,別過來!”

龍少決臉上掛着泡沫,他不怒反喜,伸手擺正楊暖暖的臉,笑問:“不是不緊張嗎?”

楊暖暖怒目瞪着他:“我本來就沒緊張,只是自我保護性太強。”

龍少決說:“好,你沒緊張,老婆說的都是正確的。放心吧,今天我不會再碰你了,我們還有一輩子的時間,不着急。”

楊暖暖沒反駁他,依舊警惕的注視帶着笑意認真的龍少決。

龍少決眼神閃過一陣異樣,他聽到一絲人聽不到的細微動靜。

龍少決猛地起身,動作很快,楊暖暖被嚇了一大跳。

龍少決轉身衝出浴室,反手帶上浴室房門,幾乎是同一個時間,提着衣服的金俊憑空出現在龍少決面前。

金俊所出現的位置正對着浴室大門,如果門沒關的話,那金俊一眼就能看到泡在浴缸中的楊暖暖。

金俊笑道:“嗨,老大。我沒超時吧,剛剛走錯路了,進了一個美女家裏,美女正好在洗澡,我就看了一眼。”

“衣服。”龍少決伸手道。

“吶。”金俊老老實實的把衣服遞給龍少決。

“老大,你氣色不錯嗎,憑我多年的經驗,我猜你昨天……”金俊話還沒說完,龍少決一個眼刀掃到金俊身上,金俊立馬閉緊嘴巴。

“老大,你要是沒事的話,那我就先離開了,不打擾你和大嫂卿卿我我膩膩歪歪了。”金俊道。

“有事讓你去辦。”龍少決道。

金俊笑嘻嘻地說:“什麼事?小事你找黑老大,大事你找左白帆,百無一用是美少年,而我就是角色美少年,我辦不成事情的。”

從江城回來之後,金俊這個人越來越浮誇,越來越孩子氣,沒人知道其中原因。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