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猶豫了下還是通過了好友驗證。

點開相冊一看,我就樂了,是楚言,他的照片不多,只有幾張,有一張還是穿著警察制服的照片,英姿勃勃的,簡直能迷倒一片小姑娘。

可他是怎麼知道我的微信號的?

「到家了嗎?」楚言問。

「到了!」

「今天的飯沒吃成,明天我再請你吧?」

我想了想,商璟煜的事後天才能解決,這個期間我還是不見楚言的好。

「我明天有事!」

「後天呢?」

「後天也有事!」

楚言半晌沒回,我感覺有些過分了,忙說:「要不這個周日吧!」

楚言很快回了個「好!」

我拿著手機,心裡其實還挺美的,楚言也算是我從小到大的男神,對於他我一直還有些別的情緒在,只不過我有點自卑,感覺自己配不上他,就一直不敢說。

後來他走了,我們失去了聯繫,漸漸的我也就淡忘了,可如今他回來了,我的心又開始莫名的躁動起來。

放下手機,正準備關燈,忽然感覺屋子裡涼颼颼的,我唰的坐了起來,緊張的看著四周,從床頭櫃拿出那把傘慢慢的撐開…

我看見商璟煜正靠著牆站在門口,一言不發陰惻惻的看著我,那眼神簡直要吃人!

「商…商先生…我…」

我還沒來得及跟他說說郭佳佳的事,商璟煜一下子就飄到了我身邊,雙手一抱,吻了上來…

我腦子登時一片空白。

我的力氣再商璟煜面前簡直是算不了什麼,想推也推不開,腦子裡只有一個念頭,我被一隻鬼強吻了… 他的嘴唇很柔軟,只是有點涼,不過他吻的很霸道,很強勢,我都有點害怕,他會不會吻著吻著把我吃掉了…

過了許久,他才一把推開我,像丟東西一樣把我甩到一邊。

我狠狠的揉了揉發疼的嘴唇,惡狠狠的盯著他,眼睛里全是眼淚。

我的初吻,就這麼沒了,還是跟一隻男鬼,簡直要多噁心有多噁心!

我不解氣的在地上吐了兩口。

「商璟煜,你是不是有病?」我也是急了,居然罵他有病,他豈止是有病,根本已經死了好不好。

商璟煜不說話,就那麼看著我,不過看心情似乎好了不少,畢竟那道擰著的眉毛慢慢的舒展開了。

我又狠狠的揉了揉嘴唇,用桌上的紙巾擦了擦嘴。

這個動作成功的激怒了男鬼。

看著他又漸漸變冷的臉色,我再也不敢做別的了。

我咽了咽口水,整理了下思緒說:「我原諒你了!」

一直不說話的商璟煜挑了挑眉毛,似乎覺得很可笑。

我繼續說:「我已經幫你物色好了一個女孩子,她叫郭佳佳,人美身材好,明天是她的頭七,你可以見一見,包你滿意!」

商璟煜聽完也沒說話,只是看著我,看的我頭皮發麻。

我懷疑這貨生前難道是個啞巴?

就在我這麼想著的時候,商璟煜忽然從鼻子里發出一聲冷哼:「買一送一!」

「什麼意思?」我下意識的問。

商璟煜卻消失不見了。

雖然沒明白他的話什麼意思,可是看到男鬼走了,我還是長長的舒了一口氣。

緊繃的神經一放鬆,就感覺渾身的力氣像被抽幹了一般。

想到剛剛的那個吻,就有種吞了蒼蠅的感覺。

看來商璟煜的事必須得儘快解決了。



第二天,我剛剛起床,就有人敲門,開門。

發現是幾個工人模樣的樣,在往我家搬傢具。

「喂,你們幹什麼?我沒買過傢具,你們是不是送錯了?」我問。

一個領頭的工人疑惑:「這不是念念婚介所?」

「是啊!」

「那你是凌安嗎?」

「是我…」

我完全懵圈了

「那就沒送錯!」工人指揮著,把一張嶄新的桌子換了,又換了個新型的冰箱,吊燈,以及衣櫃和床。

值得一提的是,床是雙人的,很大,還貼心的送了一張很舒服的床墊。

這些東西擺進來后,我的婚介所就顯得更加破舊了,有些格格不入的感覺。

「這是誰送的?」我問那個工人。

「一個姓劉的!」工人說完就遞給我一個本子:「簽字!」

我狐疑的簽了字,腦子還是懵圈的狀態。

姓劉的?是誰?

忽然,我想到了一個人。

我急忙掏出手機給劉管家打了個電話。

有些不好意思的開口,畢竟,如果不是劉管家送的,那我就糗大了。

「劉管家,我想問問…」

「凌小姐是要問傢具的事情嗎?」劉管家問。

「嗯!」

看來真是劉管家送的,無功不受祿,我知道白給的東西沒有那麼好拿的!

「為什麼要送我傢具?」我問。

劉管家笑了笑:「這都是少爺吩咐的,我只是按照少爺的吩咐辦事而已…」

少爺吩咐的,商璟煜吩咐的,一隻男鬼吩咐的… 我搖搖晃晃有點站不穩,緩了好一會兒,拿了包,一路往奶奶家裡走。

到了家,發現奶奶居然不在,我找了一圈也沒看到她。

又等到傍晚,還是沒回來。

我失望的回到念念,看著嶄新的吊燈,傢具,心裡一片冰涼。

我躺在床上,心中暗暗祈禱,希望明天一切順利,商璟煜和郭佳佳配了冥婚,我順利拿到錢…

這一夜很平靜,我撐開傘一直看到半夜兩點,都沒有商璟煜的影子。

我鬆了口氣。

第二天,劉管家派車來接我,我們一起去了郭佳佳的那個鎮子。

今天是郭佳佳的頭七,她的鬼魂一定會回來。

路上,我小心的問劉管家:「劉管家,我想問問,你們家少爺是怎麼通知你給我買傢具的?」

劉管家似乎知道我要這麼問,他從兜里掏出一個手機。

「少爺會發信息給我!」

我一怔!

「那會不會是別人冒充的?」我覺得這種可能性很大。

劉管家看著我笑了笑:「凌小姐說笑了,我這個手機沒裝卡!」

我就再沒有話了。

車子上很快到了鎮子。

郭佳佳的屍體還放在院子里,因為天熱已經有了淡淡的臭味。

郭母早早的迎了上來,熱情的不行。

我們跟著她進了屋子,郭奎看著我的眼神讓我有些不舒服,而郭父的態度卻比之前好了很多,畢竟郭佳佳已經死了,死後能給她找一個好歸宿也不錯。

可是拋開這一切不談,我總覺得郭奎和郭母的態度有點奇怪,尤其是聽我說今晚頭七,我要招魂和郭佳佳談的時候,他們兩剛剛還因為要來錢而喜悅的臉一瞬間僵住了。

「有什麼問題嗎?」我問。

「沒…沒什麼…」郭母有點心虛,隔了一會兒她問:「不招魂行嗎?」

我詫異的看著她。

郭母面上浮起一抹不自然的笑:「你別誤會,我就是覺得怪嚇人的!」

我笑笑:「沒事的,招魂的時候只有我能看見他們,而且商少爺眼光比較高,不知道能不能看上佳佳!」我說完覺得有點不恰當,又趕緊補充:「當然,婚姻是雙方的事情,也要佳佳同意才行。」

郭母就沒在說什麼了,而是在一旁和郭奎說了幾句什麼。

我狐疑的看著他們,總覺得今天的事恐怕不會那麼簡單。

晚上,我們簡單的吃了飯,午夜鐘聲一過,我就來到郭佳佳的棺材前,點了白蠟燭,揪了郭佳佳一根頭髮,用寫著她生辰八字的黃紙包了。

又從包里拿出一隻鈴鐺掛在門口。

一切準備拖妥當后,我就等著郭佳佳了。

大約過了十幾分鐘,鈴鐺響了,是那種很響亮很沒有規律的響動。

我心一沉,一般的鬼魂都是四聲一次的規律響,而郭佳佳這麼雜亂無章,難道是怨氣很重?

難道她不是溺水,而是被人害死的!

我咽了咽口水,我的職業生涯中還沒遇到這種情況,聽鈴鐺這個動靜,這簡直就是要變厲鬼了。

我緊張的看著門外,突然一陣大風刮過,一個白衣服的女人飄了進來,她渾身都濕透了,長發遮住了大半張臉,所到之處全是地上留下一攤水…

「郭佳佳,我是靈媒…」我的話沒說完,郭佳佳就狠狠的瞪了我一眼,那一眼,嚇得我把到口邊的話咽了回去。

看這個架勢,我都在想,根本沒必要把商璟煜找出來了,否則兩隻厲鬼,我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郭佳佳四處看了看,迅速朝東屋移動,那個屋子我記得是郭奎住的。

一到郭奎門口,郭佳佳的恨意難掩。

「郭奎你害死我,我要你償命!」

郭佳佳說著就沖了進去,我眼見著她進去了,有些著急,這個時候也明白了個大概,郭佳佳恐怕是郭奎溺死的。

「啊…」

片刻后一聲尖利的女人叫聲傳來,郭佳佳從屋子裡被重重的拋了出來,跌在地上,肚子上似乎被刺了一劍。

郭奎拿著一把銅錢劍走出來沖郭母說道:「媽,大師給的這把劍還真是管用!」

說完他們才注意到一旁的我。 郭母喜笑顏開的走過來:「凌小姐,不知道那商少爺滿意嗎?」

我看著這兩個人,又看了看躺在地上絕望的郭佳佳。

郭母說:「你也看到了,她變成了厲鬼,如果商少爺看不上,不如就把她…」

郭母沒說下去,可是意思我卻懂了。

雖然人鬼殊途,可我實在不忍心看著郭佳佳就那麼魂飛魄散。

「郭奎,李芬,你們兩個不會有好下場!」郭佳佳掙扎著就要起來。

郭母聽到她說了真相,就示意郭奎動手。

「慢著!」我喊了一聲。

郭母的眼睛已經不似剛剛那麼笑眯眯的,而是滿含警惕的看著我。

「商少爺喜歡她!」我開口。

郭母狐疑的看著我,顯然是不信。

我堆了個笑臉:「伯母,反正她已經是鬼了,你把她打的魂飛魄散也沒用啊,不如交給商少爺,還能賺一筆錢呢!」

「可是她亂說話怎麼辦?」郭母不死心。

我笑了笑:「您聽過哪個案子是因為鬼魂的話定罪的?而且今天是頭七她才可以回來,過了今天她就不是想回來就能回來的了!」

郭母被我說動了。

嬌妻來襲:老公請淡定 「錢什麼時候給?」她問。

「這要問問劉管家了!」我說。

「劉管家傍晚就走了!」

「我給他打個電話吧,告訴他們談成了,聘禮很快就能下進來!」

郭母又想了一會兒,捨不得那100萬,有了那些錢,郭奎買房子娶媳婦都不用愁了。

我看她的樣子就知道她心動了。

可是一旁的郭奎比她母親狡猾多了:「媽,你別聽這個女人胡說,她一定會去報警,今天她和郭佳佳誰也走不出這個院子!」

郭母很快就回過神來,瞪了我一眼:「差點被你給騙了!」

我知道要壞事了,趕緊往門口跑,可是郭母卻搶先一步攔住了我的去路,我們兩個女人撕打在一起。

郭奎則拿著那把銅錢劍朝郭佳佳走去。

「不要!」我喊了一聲。

可是已經遲了,郭奎的劍已經刺了出去,我看不下去,而郭母還拽著我。

我回頭用盡全力狠狠的給了她一拳,郭母畢竟年紀大了,被我打的一時站不起來。

我趕緊往外跑,郭奎眼見著他媽被我打倒,幾步就追上了我,一把扯著我的頭髮把我拉倒在地。

「媽的,臭女人!」他罵了一句,揮拳就要打我,可惜他的手突然像是被什麼抓住一般動彈不得。

接著我聽到一聲清脆的骨頭斷裂的聲音。

兩聲…

三聲…

四聲…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